朝霞阅读

第二章 · 三

东野圭吾2015年04月2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3

教语文的女老师目光只在课本与黑板之间来回。她在机械地上课的同时,似乎一心祈祷这地狱般的四十五分钟早点过去。她从不叫学生朗读课本,也不点学生回答问题。

大江初中三年级八班的教室内分成前后两个集团。多少还有点心想上课的人坐在教室的前半部,完全不想上课的人利用教室后半部的空间为所欲为。有人玩扑克和花纸牌,有人大声聊天,有人睡觉,五花八门。泛若不系之舟

老师们曾经训斥这些妨碍上课的学生,但随着时间流逝,他们便什么都不再说了。当然,原因在于老师深受其害。某位英文老师没收了学生上课时看的漫画,打学生的脑袋训诫,结果几天后遭人袭击,断了两根肋骨。

这肯定是报复,但受到训斥的学生有不在场证明。还有一位年轻的数学女老师,看到一整排黑板粉笔槽里摆的东西后吓得惊声尖叫。粉笔槽里摆的是内含精液的保险套。在那之前不久,她说过一些批评不良学生的话。身怀六甲的她差点因为过度惊吓而流产。发生这件事后,她立刻办理停薪留职。大家都认为,在这届初三生毕业之前,她应该不会回来任教。

秋吉雄一坐在教室正中央的位置。在那里,他想上课时就能上课,也能够轻易加入妨碍的一方。他很喜欢这个可以视心情转换立场、有如墙头草般的位置。

牟田俊之进来的时候,语文课已经上了将近一半。他用力打开门,丝毫不在意他人的目光,大摇大摆地走向自己的座位——靠窗的最后一个。女老师似乎想说什么,目光追随着他,但看到他在椅子上坐下,还是继续上课。

牟田把两脚跷在桌子上,从书包里拿出色情杂志。“喂!牟田,你可别在这里打炮啊。”一个男生说。牟田那张狰狞丑陋的脸上露出了阴森的笑容。

语文课一结束,雄一便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大信封,走近牟田。牟田两手插在口袋里,盘腿坐在桌上。他背对着雄一,雄一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从他同伴的笑脸推测,他的心情应该不错。他们正在聊最近流行的电子游戏,他听到“打砖块”这个词。他们今天大概又打算溜出学校,直奔电子游乐场吧。

牟田对面的男生看到了雄一,随着他的目光,牟田回过头。剃掉的眉根青青的,坑坑洼洼的脸上有两处凹陷的深处,是一双小而锐利的眼睛。

“这个。”说着,雄一把信封递出去。

“什么东西?”牟田问,声音很低沉,气息里夹杂着烟味。

“昨天我去清华拍的。”

牟田似乎明白了,戒备的神色从脸上退去。他一把抢走雄一手上的信封,看了看里面。

信封里装的是唐泽雪穗的照片,今天早上天还没亮,雄一就起床冲洗的自信之作。虽然是黑白照,但拍出来的东西能够看出肌肤和头发的颜色。

牟田以一副垂涎欲滴的表情看着照片,旋又抬头看雄一,脸颊挤出一个让人发毛的笑容。“拍得不错。”

“不错吧?费了我好大一番心血。”看到顾客满意的样子,雄一松了口气。

“不过也太少了吧,只有三张?”

“我只先带你可能会喜欢的来。”

“还有几张?”

“还不错的有五六张。”

“很好,明天全部带来。”说着,牟田把信封放在身边,没有要还雄一的意思。

“一张三百,三张是九百。”雄一指着信封说。

牟田皱着眉头,轻蔑地瞪着雄一,右眼下的伤疤显得更为凶悍。“钱等照片全部拿到再给,这样你没话说了吧?”他的口气充满威胁意味。雄一当然没话说。只说句“好”,便欲离去。

牟田却叫住了他:“秋吉,你知道藤村都子吗?”

“藤村?”雄一摇摇头,“不认识。”

“也是清华三年级的,跟唐泽不同班。”

“我不知道这个人。”雄一再度摇头。

“你去帮我拍她的照片,我出同样的价钱。”

“可我不认识她。”

“小提琴。”

“小提琴?”

“她放学后都会在音乐教室拉小提琴,看了就知道。”

“音乐教室里面看得到吗?”

“你自己去看不就知道了。”说着,牟田一副交代完毕的样子,把脸转向同伴。

雄一知道这时候再多嘴会让牟田发怒,默默地离开了。

牟田从上学期开始注意清华女子学园初中部的女生,那所学校的女生以家境好、气质佳闻名。看来他们那些不良分子正流行追清华的女生,只不过到底有没有人如愿以偿,就不得而知了。

拍摄他们中意女生的照片,是雄一向牟田提议的,因为雄一听说他们想要那些女生的照片。雄一有他的原因,因为零用钱不足以让他继续摄影这个兴趣。

牟田一开始要他拍唐泽雪穗。雄一感觉牟田真的很喜欢雪穗,证据是即使照片拍得有点瑕疵,他也照单全收。正因如此,当他提出藤村都子这个名字的时候,雄一有点意外。也许是因为唐泽雪穗实在太高不可攀,所以转移了目标,雄一这么想。无论牟田喜欢的是谁,都与雄一无关。

午休时,雄一刚吃完饭,把空饭盒收进书包,菊池就来到他身边,手上还拿着一个大信封。

“你现在跟我一起到屋顶好不好?”

“屋顶?干吗?”

“就这个啊。”菊池打开信封口,里面放着昨天雄一借他的照片。

“哦。”雄一开始感兴趣,“好啊,我陪你去。”

“好,那走吧。”在菊池的催促下,雄一站起来。

屋顶上空无一人。不久前,这里还是不良学生聚集的地点,但校方发现这里有大量烟蒂,此后训导老师经常来巡视,便再也没人来了。

过了几分钟,楼梯间的门开了,出现的是雄一的同班男生。雄一知道他姓什么,但几乎没有和他说过话。他姓桐原,叫什么就不记得了。

其实不止雄一,他似乎和同学均不相往来。无论做什么,他都不起眼,上课时也极少发言,午休和下课时间总是一个人看书。阴沉的家伙——这是雄一对他的印象。

桐原走到雄一和菊池面前站定,一一凝视他们。他的眼神透露出以前从未显现的锐利光芒,雄一陡然一惊。

“找我干吗?”桐原语气不悦,看样子是菊池找他来的。

“我有东西要给你看。”菊池说。

“什么?”

“就是这个。”菊池从信封里拿出照片。

桐原以提高警戒的模样靠近,接过黑白照片瞥了一眼,随即睁大眼睛。

“这是什么?”

“我想,搞不好可以拿来当参考,”菊池说,“就是四年前的案子。”

雄一看着菊池的侧脸。四年前什么案子?

“你想说什么?”桐原瞪着菊池。

“你看不出来吗?这张照片上的人是你妈。”

“咦?”发出惊呼声的是雄一。桐原狠狠瞪他一眼,再度把锐利的目光转向菊池:“不是,那不是我妈。”

“怎么不是?你看清楚,明明就是你妈,跟她走在一起的是你家以前的店员。”菊池有点光火了。

桐原又看了一次照片,缓缓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反正,照片上的人不是我妈。你少胡说八道!”他说完把照片还给菊池,转身欲走。

“这是在布施车站附近吧?离你家也很近。”菊池在桐原背后飞快地说,“而且,这张照片是四年前拍的,看电线杆上贴的海报就知道了,那是《无语问苍天》。”

桐原停下脚步,但似乎没有和菊池细谈的意思。“你真烦。”他稍稍扭过头来说,“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是好心才跟你说的。”菊池回了这句话,但桐原只瞪了他们俩一眼,便径直走向楼梯间。

“本来想说可以拿来当线索的。”桐原的身影消失后,菊池说道。

“什么线索?”雄一问,“四年前有什么案子?”

听到雄一这么问,菊池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然后点点头。“也对,你跟他读的不是同一所小学,所以不知道那件案子。”

“到底是什么案子!”雄一不耐烦了。

菊池环顾四周之后才说:“秋吉,你知道真澄公园吗?在布施车站附近。”

“真澄公园?啊……”雄一点点头,“以前去过一次。”

“那个公园旁边有栋大楼,记不记得?说是大楼,其实盖到一半就停工了。”

“不太清楚,那楼怎么了?”

“四年前桐原的爸爸就是在那栋大楼里被杀的。”

“咦……”

“钱不见了,他们说应该是劫匪干的。那时候闹得多大啊!每天都有警察四处走来走去。”

“抓到凶手了吗?”

“警察怀疑一个男的可能是凶手,可什么都没查出来。因为那人死了。”

“死了?被杀了?”

“不不不,”菊池摇头道,“出了车祸。警察查他的东西,找到一个打火机,跟桐原他爸爸丢的一模一样。”

“哦,找到打火机,那一定是他干的嘛。”

“这就很难讲了。只知道是一样的打火机,又不能确定就是桐原他爸的。所以问题就来了。”菊池朝楼梯间瞄了一眼,压低声音说,“过了不久,开始有人在传。”

“传什么?”

“说凶手或许是他太太。”

“他太太?”

“就桐原他妈。有人说,他妈跟店员有一腿,嫌他爸碍事。”菊池说,桐原家是开当铺的,店员指的就是以前在当铺做事的男子。

但是,对雄一而言,虽然是朋友的叙述,却像听电视剧剧情一般,一点真实感都没有。“跟店员有一腿”这种话,听了也没感觉。“后来怎样?”雄一要他继续说下去。

“这传了很久。可是没什么根据,后来就不了了之,我也忘了。不过,这张照片,”菊池指着刚才的照片,“你看,后面是宾馆!这两个人一定是从宾馆出来的。”

“有这张照片,会有什么不同吗?”

“当然有!这是桐原他妈和店员搞外遇的证明啊!也就是说,他们有杀他爸的动机。我就是这样想,才拿照片给桐原看。”

菊池经常借阅图书馆的书,随口便能说出“动机”之类的字眼,多半是受惠于此。

“说是这样说,可是站在桐原的立场,他怎么会怀疑自己的妈妈呢?”雄一说。

“那种心情我能理解,可是,有时候不管多么不愿意承认,还是得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不是吗?”菊池极为热切地说完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又道,“算了,我会想办法证明这张照片里拍的就是桐原他妈。这样,他就不能再装了。要是把这张照片拿去给警察看,他们一定会重新调查。我认识调查这件案子的警察,我要把照片拿去给他看。”

“你干吗对这件案子这么认真?”雄一觉得很纳闷。

菊池一边收照片,一边抬眼看他。“发现尸体的是我弟弟。”

“你弟弟?真的?”

“嗯。”菊池点头。

“我弟跟我讲,我也跑去看。结果真的有尸体,我们才去告诉我妈,叫她报警。”

“是这样。”

“因为尸体是我们发现的,所以被警察问了好几次话。可是,警察问的不单单是发现尸体时的事。”

“什么意思?”

“警察想,被害人的钱不见了,照理是凶手拿的。但是,也有被第三者拿走的可能。”

“第三者……”

“听说发现尸体的人报警前先拿走值钱的东西,好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菊池嘴角露出冷笑,说,“不止这样,警察想得更多。自己杀了人,再叫儿子去发现尸体,这也有可能。”

“怎么会……”

“很扯吧,可这都是真的。就因为我们家穷,他们从一开始就用怀疑的眼光看我们。还有,因为我妈去过桐原他们店里,警察就不放过我们。”

“可是,嫌疑不都洗清了吗?”

菊池哼了一声:“这不是重点。”

听了这些话,雄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只是紧握着双手站在那里。就在这时,他们听到开门的声音,一个中年男老师从楼梯间走出来,眼镜后的双眼显得怒气冲冲。“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没什么。”菊池冷冷地回答。

“你!那是什么?你拿着什么?”老师盯上菊池的信封,“给我!”

他似乎怀疑那是色情照片,菊池不耐烦地把信封交给老师。老师看了照片,眉间的力道霎时松开。看在雄一眼里,那反应有几分像是沮丧,也有几分出乎意料。

“这是什么照片?”老师狐疑地问菊池。

“以前在路上拍的,我向秋吉借的。”

老师转向雄一:“真的吗?”

“真的。”雄一回答。

老师看看照片,又看看雄一,过了一会儿才把照片放回信封。“和课业无关的东西不要带到学校来。”

“知道了,对不起。”雄一道歉。

男老师看看他们四周的地面,大概是在查看有没有烟蒂,所幸没有找到。他没再说话,把信封还给菊池。

紧接着,午休结束的铃声响了。

放学后,雄一又来到清华女子学园。但是,他今天的目标不是唐泽雪穗。他沿着墙走了一段路。

他停下脚步,因为耳朵已经捕捉到了要找的声音——小提琴。

他观察四周,确认没人,才毫不犹豫地爬上铁丝网。灰色的校舍就在眼前,雄一的前方就是一楼的窗户。窗户紧闭,窗帘却敞开着,里面的情形一览无余。太好了!雄一在心中欢呼,这里就是音乐教室。

雄一改变身体的角度,探出头去。钢琴的另一头站着一个人,身穿水手服,拉着小提琴。

那就是藤村都子啊!

她看起来比唐泽雪穗娇小。短发。他想看清楚她的长相,但教室光线很暗,玻璃窗的反射也阻碍了视线。正当他把脖子伸得更长的时候,小提琴的声音戛然而止。不仅如此,还看到她往窗边走来。

雄一面前的玻璃窗被打开了,一个一脸好强的女生直直地瞪着他。因为事出突然,他甚至来不及从铁丝网上爬下。

“虫子!”那个想必是藤村都子的女生大喊。有如被她的叫声吓坏了一般,雄一的手松开了。总算是双脚先着地,虽然一屁股跌在地上,但并未受伤。里面有人大声喊叫。糟!快逃!雄一拔腿就跑。

直到逃离险境、如释重负的时候,他才意识到那个女生喊的是“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