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章 · 四

东野圭吾2015年04月2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4

每星期二、星期五晚上,川岛江利子都和唐泽雪穗一起上英文会话补习班,她这是受到雪穗的影响。

上课时间从七点到八点半。补习班距离学校十分钟路程,但江利子习惯放学后先回家,吃过晚饭再出门。这段时间,雪穗去参加话剧社的练习。平常总是和雪穗形影不离的江利子,总不能到了初三才加入话剧社。

星期二晚上,补习结束后,两人像平常一样并肩走着。走到一半,来到学校旁时,雪穗说要打电话回家,便进了公共电话亭。江利子看了看手表,已经快九点了,这是她们在补习班教室里聊个没完的结果。

“久等了,”雪穗打完电话出来,“我妈妈叫我赶快回家。”

“那我们得加快脚步了。”

“嗯,要不要抄近路?”白夜行小说

“好啊。”

平常她们都会沿着有公交车行驶的大路走,现在两人转进小路。走这条路等于走三角形的第三边,可以节省不少时间。平常她们很少这么走,因为这里路灯昏暗,而且大都是仓库和停车场,少有住户。她们走到堆放着许多木材、看似木材厂仓库的建筑物前面。

“咦!”雪穗停下脚步,望向仓库的方向。

“怎么了?”

“掉在那里的,是不是我们学校的制服?”雪穗指着某个地方。

江利子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靠墙堆放的边角料旁,有一块白布般的东西掉在那里。

“咦!是吗?”她歪着头,“不就是一块布吗?”

“不对,那是我们学校的校服。”雪穗走过去捡起那块白布,“你看,果然没错。”

她说得对,虽然破了,但的确是校服。浅蓝色的衣领正是江利子所熟悉的。“怎么会有校服掉在这里呢?”江利子说。

“不知道……啊!”正在查看制服的雪穗叫了一声。

“什么?”

“这个。”雪穗让她看校服的胸口部位。

名牌被安全别针别在那里,上面写着“藤村”。

江利子没来由地感到恐惧,只觉一阵战栗爬过背脊,一心只想立刻离去。

雪穗却拿着破了的校服四处张望。她发现旁边仓库有个小门半掩着,大胆地往里面看。

“我们赶快回家吧!”江利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只听到雪穗尖叫一声,用手掩住嘴,踉跄倒退。

“怎么了?”江利子颤声问道。

“有人……倒在那里……可能……已经死了。”雪穗说。

倒在地上的是清华女子学园初中部三年级二班的藤村都子,但并没有死。虽然双手双脚遭到捆绑,塞住嘴巴的布绑在脑后,而且已失去知觉,但获救之后她很快便恢复了意识。

发现她的是江利子和雪穗,救她的则另有其人。她们以为发现了尸体,报警之后不敢靠近仓库,两人握住对方的手,一个劲儿地发抖。

藤村都子上半身赤裸,下半身除了裙子,所有衣物都被脱掉,丢弃在她身旁。此外,还找到了一个黑色塑料袋。

火速赶来的救护人员将都子送上救护车,但以她的状况根本无法说话。即使看到江利子两人,她也没有任何反应,双眼空洞无物。

江利子和雪穗一同被带到附近的警察局,在那里接受了简单的问话。江利子第一次搭警车,但由于刚目睹藤村都子的惨状,实在心有余悸。

对她们提出种种问题的,是一个理着五分平头的中年男子,看上去像个寿司店的厨师,但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却截然不同。即使明知他顾虑她们的感受,已尽量表现得温和,他犀利的眼神还是让江利子有所畏惧。

警察的问题最后集中在她们发现都子的经过,以及对于事件是否有什么头绪。关于经过,江利子和雪穗不时互望对方,尽可能准确描述,警察似乎也没有发现疑点。但说到有没有头绪,她们两人却无法提供任何线索。由于夜路危险,学校向来劝导学生若因社团活动晚归,一定要结伴走公交车行经的大道,但实际上她们从未听说发生过意外。

“你们放学回家的时候,有没有见过奇怪的人,或是有谁在路边埋伏?不是你们自己遇到的也没关系,你们的朋友有没有类似的经历?”旁边的女警问道。

“我没有听说过这类事情。”江利子回答。

“不过,”雪穗说,“有人偷窥学校,或是等我们放学时偷拍,对不对?”她看着江利子,寻求赞同。

江利子点点头,她把他们忘了。

“是同一个人吗?”警察问。

“偷看的有好几个,拍照的人……我不知道。”江利子回答。

“但是,我想都是同一所学校的。”

“学校?是学生吗?”女警睁大了双眼。

“我想是大江初中的人。”雪穗说。她笃定的语气让江利子也有些惊讶地望着她。

“大江?你确定?”女警需要确认。

“我以前住在大江,认得出来。我想,那的确是大江初中的校徽。”

女警与中年警察对望一眼。“其他还记得什么?”

“如果是上次偷拍我的人,我知道他姓什么,那时候他胸前别了名牌。”

“姓什么?”中年警察眼睛发亮,一副逮到猎物的表情。

“我记得应该是秋吉。秋冬的秋,吉利的吉。”

江利子听着对话,感到很意外。之前,雪穗可说完全无视于那些人的存在,但原来她连对方的名字都看得那么仔细。江利子不记得那人身上是否别有名牌。

“秋吉……对吗?”

中年警察在女警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女警站了起来。

“最后,想请你们看一下。”中年警察取出塑料袋放在她们面前,“这是掉落在现场的东西,你们有印象吗?”

塑料袋里装的东西似乎是钥匙圈的吊饰,小小的不倒翁上系着链子,但链子断了。

“没有。”江利子说,雪穗也给出相同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