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章 · 一

东野圭吾2015年05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1

喧闹声从出了电车车站检票口便没停过。

大学男生竞相散发传单。“××大学网球社,请看一看。”由于一直扯着喉咙高声说话,每个人的声音都又粗又哑。

川岛江利子没有收下半张传单,顺利走出车站,然后与同行的唐泽雪穗相视而笑。

“真夸张,”江利子说,“好像连别的大学也来拉人呢。”

“对他们来说,今天是一年当中最重要的日子呀。”雪穗回答,“不过,可别被发传单的人拉走哦,他们都是社团里最底层的。”说完,她拨了拨长发。

清华女子大学位于丰中市,校舍建于尚留有旧式豪宅的住宅区中。由于只有文学院、家政学院和体育学院,平常出入的学生人数并不多,加上都是女孩子,不会在路上喧哗。遇到今天这种日子,附近的住户肯定会认为大学旁不宜居住,江利子这么想。与清华女子大学交流最频繁的永明大学等校的男生大举出动,为自己的社团或同好会寻找新鲜感与魅力兼备的新成员。他们带着渴望的眼神,在学校必经之路徘徊,一遇到合适的新生,便不顾一切展开游说。

“当地下社员就好,只要联谊的时候参加,也不必交社费。”类似的话充斥耳际。

平常走路到正门只要五分钟,江利子她们却花了二十分钟以上。只不过,那些纠缠不清的男生的目标都是雪穗,这一点江利子十分清楚。自从初中与雪穗同班,她对此便已习以为常。

新社员争夺战在学校正门便告终止。江利子和雪穗走向体育馆,入学典礼将在那里举行。

体育馆里排列着铁椅,最前方竖立着写有系名的牌子。她们俩在英文系的位子上并排坐下。英文系的新生约有四十人,但位子超过一半是空的。校方并没有硬性规定开学典礼必须出席,江利子猜想,大多数新生的目的大概都是参加典礼之后举行的社团介绍。

整个开学典礼只有校长和院长致辞,无聊的致辞使得抵挡睡意成为一种折磨,江利子费尽力气才忍住哈欠。

离开体育馆,校园里已经排好桌椅摊位,各社团和同好会都在高声招揽社员。其中也有男生,看样子是与清华女子大学联合举办社团活动的永明大学学生。

“怎么样?要参加什么社团?”江利子边走边问雪穗。

“这个嘛……”雪穗望着各式海报和招牌,看来并非全然不感兴趣。

“好像有很多网球和滑雪的。”江利子说。事实上,光是这两种运动就占了一半。但绝大多数既不是正式的社团,也不是同好会,只是一些爱好者聚在一起的团体。

“我不参加那种。”雪穗说得很干脆。

“哦?”

“会晒黑。”

“那是一定的……”

“你知道吗?人的肌肤拥有绝佳的记忆力。听说,一个人的肌肤会记住所承受过紫外线的量。所以,晒黑的肌肤就算白了回来,等到年纪大了,伤害依然会出现,黑斑就是这样来的。有人说晒太阳要趁年轻,其实年轻时也不行。”

“哦,这样。”

“不过,也别太介意了,如果你想去滑雪或打网球的话,我不会阻止的。”

“不会啊,我也不想。”江利子连忙摇头。

看着好友人如其名,拥有雪白的肌肤,她想,的确值得细心呵护。即使她们在交谈,男生依旧如发现蛋糕的苍蝇般前仆后继。网球、滑雪、高尔夫、冲浪——偏偏都是些逃不过日晒的活动,江利子不禁莞尔。自然,雪穗不会给他们机会。

雪穗停下脚步,一双猫眼微微上扬,望着某个社团的海报。江利子也看向那边。在那个社团摆设的桌前,有两个新生模样的女生正在听社员解说。那些社员不像其他社团穿着运动服。无论是女社员,或者应该是来自永明大学的男社员,都穿着深色西装外套,每个人看起来都比其他社团的学生成熟,也显得大方出众。

社交舞社——海报上这么写着,后面用括号注明:“永明大学联合社团”。

像雪穗这样的美女一旦驻足,男社员不可能忽略,其中一人立刻走向她。

“对跳舞有兴趣吗?”这个轮廓很深、称得上好看的男生以轻快的口吻问雪穗。

“一点点。不过我没有跳过,什么都不懂。”

“每个人一开始都是初学者,放心,一个月就会了。”

“可以参观吗?”

“当然可以。”说着,这名男生把雪穗带到摊位前,把她介绍给负责接待的清华女子大学社员。接着,他回过头来问江利子:“你呢?怎么样?”

“不用了。”

“哦。”他对江利子的招呼似乎纯粹出自礼貌,一说完便立刻回到雪穗身边。他一定很着急,生怕自己好不容易取得的介绍人身份被其他人抢走。事实上,已经另有三个男生围着雪穗了。

“去参观也好啊。”有人在呆站着的江利子耳边说道。她吓了一跳,往旁边一看,一个高个子男生正低着头看她。

“啊,不了。”江利子挥手婉拒。

“为什么?”男生笑着问道。

“因为……我这种人不适合跳社交舞,要是我学跳舞,家人听到一定会笑到腿软。”

“这跟你是哪一种人无关,你朋友不是要参观吗?那你就跟她一起来看看嘛。光看又不必花钱,参观之后也不会勉强你参加。”

“呃,不过,我还是不行。”

“你不喜欢跳舞?”

“不是,我觉得会跳舞是一件很棒的事。不过,我是不可能的,我一定不行。”

“为什么呢?”高个子男生惊讶地偏着头,但眼含笑意。

“因为,我一下子就晕了。”

“晕?”

“我很容易晕车、晕船,我对会晃的东西没辙。”

她的话让他皱起眉头:“我不懂这跟跳舞有什么关系?”

“因为,”江利子悄声继续说,“跳社交舞的时候,男生不是会牵着女生让她转圈圈吗?《飘》里面,有一幕戏不就是穿丧服的郝思嘉和白瑞德一起跳舞吗?我光看就头晕了。”

江利子说得一本正经,对方却听得笑了出来。“有很多人对社交舞敬而远之,不过这种理由我倒是头一次听到。”

“我可不是开玩笑,我真的很担心会那样啊。”

“真的?”

“嗯。”

“好,那你就亲自来确认一下,是不是会头晕。”说着,他拉起江利子的手,把她带到社团的摊位前。

不知道身边那三个男生说了什么,在名单上填完名字的雪穗正在笑。她蓦地看到江利子的手被一个男生拉着,似乎有些惊讶。

“也让她来参观。”高个子男生说。

“啊,筱冢同学……”负责接待的女社员喃喃道。

“看来,她对社交舞似乎有非常大的误会。”他露出洁白的牙齿,对江利子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