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章 · 三

东野圭吾2015年05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3

第四堂课一结束,友彦立刻前往办公室。说是办公室,其实也没有招牌,只是由旧大楼的其中一户充数。对友彦而言,这地方有着种种回忆。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如此频繁地在此出入。

来到三。四室门前,他取出钥匙开门。一进门就是厨房,桐原面向流理台坐着。

“很早嘛。”他转身向友彦说。

“一下课就来了。”友彦边脱鞋边回答,“立食面店客满,进不去。”

流理台上放着个人电脑,是NEC的PC8001,绿色画面上排列着文字:“今日晴,您好,我是山田太郎……”

“文字处理系统?”友彦站在桐原身后问。

“对,芯片和软件送到了。”

桐原双手灵巧地敲击键盘,他敲的是字母键,但画面显示的却是日文平假名。按了UMA,出现的是“ラギ”。接着,桐原按了空格键。于是,连接计算机的磁盘驱动器便发出咔嗒的声响,画面右下角出现了“马”与“午”的汉字,上面各自编有1与2的号码。桐原按下数字键1,硬盘再度发出声响,“ラギ”的平假名便变成汉字“马”。接着他输入“レガ”,以同样的方式变换成“鹿”这个汉字,这才总算完成了“马鹿”(笨蛋)这个词。前后用时将近十秒。

友彦忍不住苦笑。“用手写绝对更快。”

“这种方式是把系统输入磁盘,每次变换再调出来,当然很花时间。如果把整个系统输入内存,速度就会快上好几倍,不过,这台电脑顶多只能这样。话说回来,磁盘还是很厉害。”

“以后会是磁盘的天下吗?”

“当然。”

友彦点点头,视线转向磁盘驱动器。过去,读写程序大部分是以卡带作为媒介,但实在太费时,容量也小。若改用磁盘,速度和记忆容量都不可同日而语。

“问题在软件。”桐原冒出一句。

友彦再度点头,拿起放在桌上的五点二五英寸磁盘。桐原在想什么,他了然于心。他们经营电脑游戏程序的邮购时,得到的反响非常惊人。有一天,汇款单突然如雪片般寄到,全是订购游戏软件的钱。桐原断定“绝对会大卖”的预测,果然成真。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销售状况极佳,可以说大赚了一笔。但是走到后来,便逐渐遭遇瓶颈。一方面是竞争对手增加,最大的原因在于著作权。过去,像“太空侵略者”等当红软件的盗版,都可光明正大地刊登广告售卖,但最近有迹象显示,无法再如此随心所欲了,因为政府开始针对复制软件展开取缔行动。事实上,已经有好几家公司遭到控告,友彦他们的“公司”也收到了警告函。

桐原对此的预测是:“如果打官司,他们大概会判定复制的程序违法。”最好的证明是一九八。年美国修正著作权法,明文规定:“程序为书写者个人学术思想的创造性表现,为著作物”。

若复制程序不得公开售卖,要在这条路上生存,只有自行开发程序。但是,友彦既无资金,也无技术。

“对了,这个给你。”桐原突然想起似的这么说,从口袋里拿出信封。

友彦接过信封一看,里面装了八张万元钞票。

“今天的报酬,你的那份。”

友彦丢掉信封,把钞票塞进牛仔裤口袋。“那个,以后要怎么办?”

“什么?”

“就是……”

“卡?”

“嗯。”

“这个,”桐原双手抱胸,“如果想用那一手捞一票,最好趁早。拖拖拉拉下去,他们会采取防治措施。”

“防治措施……密码实时认证系统?”

“对。”

“可是,那么做成本太高,大多数金融机构都没兴趣……”

“你以为发现借记卡缺陷的只有我们吗?要不了多久,全国到处都会有人干我们今天做的事。等到那时,再小气的银行也得不计成本,马上更换。”

“唉……”友彦叹气。

所谓密码实时认证系统,是指持卡人密码不直接存入借记卡,而是记录于银行的主计算机。每当持卡人使用卡片,自动取款机便要一一向主机查询密码是否正确。因此,他们制造的伪卡便没了用武之地。

“像今天这种事要是重复做上多次也很危险。就算过得了监控摄像头那一关,也不知道会在哪里露出马脚。”桐原说。

“而且要是银行存款莫名其妙短少,谁都会去报警。”

“重点就是,最好连用伪卡都不会被发现。”

桐原正说到这里,玄关的门铃响了,两人对视一眼。

“奈美江?”友彦说。

“她今天应该不会来,再说现在她还没下班。”桐原看着时钟纳闷,“算了,你去开门。”

友彦站在门后,透过窥视孔观察外面的情况。门外站着一个身穿灰色工作服的男子,大约三十岁。

“有什么事?”

“抽风机定期检查。”男子面无表情地说。

“现在?”

男子默默点头。友彦想,这人态度真冷淡。他把门先关上,取下链条,然后再次开门。

门外突然多了两名男子——一个穿深蓝色外套的大块头和一个穿绿西装的年轻男子站在前面,穿工作服的退到后面压阵。友彦立即察觉危险,想把门关上,却被大块头挡住了。

“打扰一下。”

“你们有什么事?”

友彦开口询问,男子却不发一语,硬挤进来。那宽阔的肩膀让友彦有些害怕,他衣服上带有柑橘的味道。

继大块头之后,穿绿西装的年轻男子也进来了,此人的右眉旁有一道伤疤。

桐原仍坐在椅子上,抬头看闯入者。“哪位?”

大块头依然没有回答,穿着鞋径直走进室内四处查看,然后拉开友彦刚才坐的椅子坐了下来。

“奈美江呢?”男人问桐原。他眼里射出冷酷的光,一头乌黑的头发全往后梳,贴在头皮上。

“不知道。”桐原歪了歪头,“请问您是哪位?”

“奈美江在哪里?”

“我不知道,请问找她有什么事?”

男子依然对桐原的问题置若罔闻,向绿西装男子使个眼色。年轻男子一样穿着鞋走进里面的房间。大块头的目光移到流理台上的电脑,扬起下巴,盯着画面。“这什么东西?”他问。

“日文文字处理系统。”桐原回答。

“哼,”男子仿佛立刻失去兴趣,再度环视室内,“这工作赚得了钱?”

“只要懂得取巧。”桐原回答。

男子耸耸肩,低声笑了。“看样子,小兄弟不太懂,是不是?”

桐原朝友彦看去,友彦也正看着他。

里面的年轻男子在翻找纸箱里的东西,那间是仓库。

“请问你找西口小姐有事?”桐原说出奈美江的姓氏,“能否请你星期六或星期日再来?非假日她不会来。”

“这我知道。”

男子从外套内袋中取出一盒登喜路香烟,叼了一根,用同一牌子的打火机点着。“奈美江有没有联系你?”男子吐了口烟问。

“今天还没有,有什么话要转告她?”桐原说。

“不必。”男子作势欲把烟灰抖在餐桌上,桐原迅速伸出左手,准备接住。男子扬起一道眉毛。“干什么?”

“这里有很多电子设备,请小心烟灰。”

“那就拿烟灰缸出来。”

“没有。”

“哦,”男子的嘴角歪了,“那好,就用这个。”说着,把烟灰抖在桐原的手心。

桐原丝毫未动声色,似乎令男子感到不悦。“你这烟灰缸不错。”说着,他直接把香烟在桐原手掌里摁熄。

友彦看得出来,桐原全身肌肉紧绷,但表情并没有太大变化,也没出声。他就这么伸着左手,瞪着男人。

“你在表示你很有种,啊?”

“不是。”

“铃木,”男子朝里面叫,“找到什么了?”

“没有,什么都没有。”叫作铃木的年轻男子回道。

“唔……”男子把烟盒和打火机收回口袋,拿起桌上的圆珠笔,在摊开的文字处理软件使用说明书边缘写了些什么。“要是奈美江跟你联系,打电话到这里,就说是电器行。”

“请问贵姓?”桐原问。

“知道我的名字对你也没什么屁用。”男子站起身来。

“要是我们不打给你呢?”

男子笑了,从鼻子里呼出气来。“为什么不打?这么做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西口小姐也许会让我们别跟你联系。”

“听好了,小兄弟,”男子指着桐原的胸口,“联不联系,你们都不会有好处;但若不联络,我保你吃亏,可能是让你们后悔一辈子的亏。所以应该怎么办,你很清楚。”

桐原盯着男子的脸孔看了一会儿,微微点头。“哦。”

“那就好,小兄弟不是傻瓜。”男子向铃木使个眼色,后者走出房间。男子取出皮夹,递给友彦两张万元钞票。“烫伤的治疗费。”友彦默默收下,他的指尖在发抖。男子一定是把这些看在了眼里,鄙夷地冷笑。

两人一离开,友彦便锁上门,扣上链条,回头看桐原。“你还好吗?”

桐原没有回答,走进里面的房间,拉开窗帘。

友彦也走到他身旁,从窗户往下看。公寓前的马路边停着一辆深色奔驰。过了一会儿,那三人出现了。大块头和叫铃木的年轻人坐进后座,穿工作服的男子驾车。

看到奔驰开动,桐原才说:“打电话给奈美江。”

友彦点点头,用放在厨房的电话打到西口奈美江家,但没人接。他边放下听筒边摇头。

“要是她在家,那些人也不会来这里。”桐原说。

“那也不会在银行吧?”友彦说。奈美江正式的工作地点是大都银行昭和分行。

“可能请假了。”桐原打开小冰箱,取出制冰盒,把冰敲进水槽,左手握住一块。

“你的烫伤要不要紧?”

“没事。”

“这是些什么人?看起来像是流氓。”

“八九不离十。”

“奈美江怎么会去招惹这些人……”

“天知道。”第一块冰块在手里融化后,桐原又握住一块,“你先回家,有什么消息我再跟你联系。”

“你呢?有什么打算?”

“我今晚留在这里,奈美江可能会打电话来。”

“那我也——”

“你回家。”桐原立刻说,“这些人的同伙可能在这边监视。要是我们两个都留在这里,他们会生疑。”

的确如此。友彦打消主意,决定回家。

“会不会是银行出了什么事啊?”

“天知道。”桐原用右手摸了摸左手的烫伤,或许造成了剧痛,他的脸痛苦地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