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章 · 七

东野圭吾2015年05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7

决定命运的那一天从早上便阴沉沉的,好像随时都会下雨。诚较晚才吃早餐,然后在自己的房间里呆望着天空。昨晚没睡好,他头痛得很厉害。他思索着如何联系上三泽千都留。他知道她今晚将下榻品川的酒店,所以,迫不得已时,可以直接到酒店找她,但他希望尽可能在白天见到她,向她表白。

但他找不出方法。他们没有私下往来,他既不知道她的电话,也不知道住址。她是派遣人员,公司的通讯簿上自然不会有她的名字。

科长或主任也许知道,但该怎么开口询问?更何况,他们不见得会将通讯簿放在家里。

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到公司去直接查。今天虽然是星期六,公司加班的同事应该不少。即使他到办公室找东西,也不必担心有人起疑。

诚暗道事不宜迟,从椅子上站起,玄关的门铃忽然响了。他立即产生不祥的预感。

大约一分钟后,他证实了自己的直觉果然准确。房间外传来有人上楼的声音,像穿着拖鞋走路的独特脚步声,应该是赖子。

“诚,雪穗来了。”赖子在门外说。

“她来了?我马上下去。”

雪穗正在客厅和赖子、外公、外婆喝红茶。她今天穿着深棕色套装。

“雪穗带来了蛋糕,来一块?”赖子问道,看来心情甚佳。

“不了。呃,你怎么会来?”诚看着雪穗问。

“我漏买了好几样旅行用品,想请你陪我去买。”她像唱歌般地说,一双杏眼发出宝石般闪耀的光辉。她已经露出新娘的表情了,这么一想,让诚觉得心中很痛。

“哦……那,该怎么办呢?我有点事要去公司一趟。”

“什么!都这时候了!”赖子双眉紧锁,“结婚前还叫人去上班,你们公司有毛病啊?”

“不是,也算不上是工作,只是想看一下资料。”

“那么,买东西时顺道去吧?”雪穗说,“不过,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进公司?你不是说过,假日的时候不必穿制服,非公司职员也可以自由进出。”

“嗯,是可以……”诚内心彷徨不安,他全未料到雪穗会这么建议。

“工作狂真讨人厌。”赖子扁扁嘴,“家庭和工作,哪一个重要?”

“好,反正也不急,我今天就不去公司了。”

“真的?我无所谓呀。”雪穗说。

“嗯,不去了,没关系。”诚对着未婚妻笑,心里盘算着晚上直接到饭店找三泽千都留。

他说声“我去换衣服”,要雪穗等候,然后回到房间,立刻打电话给筱冢。“我是高宫。那件事没问题吧?”

“嗯,我九点准时到。你呢?跟她联系上了?”

“还没,我还是找不到她的联系方式。更麻烦的是我现在要陪雪穗去买东西。”

筱冢在电话那头叹气。“光听着我都替你觉得累。”

“抱歉,要你替我做这种事。”

“没办法啊,那就九点。”

“麻烦了。”

挂断电话,换好衣服,诚打开门,猛见雪穗就站在走廊上。他不禁吓了一跳。她双手放在背后,靠墙凝视着他,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看起来和平常的微笑似乎有所不同。“你好慢,我过来看看。”她说。

“抱歉,我在选衣服。”

正当他准备下楼,雪穗从背后问道:“那件事是什么事?”

诚差点一脚踩空。“你听我说话?”

“是声音自己传出来的。”

“哦……是工作上的事。”他走下楼梯,生怕她继续追问,好在她没再开口。

他们在银座购物,继三越、松屋等著名百货公司后,又走进名牌专卖店。

说是要买旅行用品,但诚看雪穗并无意买东西。他指出这一点,她耸耸肩,吐了吐舌头。“其实我只是想好好约个会。因为,今天是我们单身的最后一天呀,可以吧?”

诚轻叹口气,他总不能说不行。望着雪穗逛街的开心模样,他回想起他们在一起的四年时光,重新审视自己对她的感情。是啊,因为喜欢她,才会交往到现在。但是,决心结婚的直接原因是什么?是对她深厚的爱情吗?很遗憾,或许并非如此,他想。他是在两年前开始认真考虑结婚的,因为那时发生了一件意外。

一天早上,雪穗约他在东京一家小商务酒店见面。后来他才知道,她为什么在那里投宿。

雪穗以前所未见的严肃表情等候着他。

“我想让你看看这个。”说着,她往桌上一指。那里竖着一根透明的管子,长度大约只有香烟的一半,里面装了少量液体。“不要碰,从上面看。”她加了一句。

诚照她所言往下看,看到管底有两个小小的同心圆。他把看到的情形说出来,雪穗便默默地递给他一张纸。那是验孕器的说明书,上面说明若出现同心圆,便代表检验结果为阳性。

“说明书说要检查早上起床后第一道尿液。我想要让你看看结果,才来这里住的。”雪穗说,听得出她本已确信自己怀孕了。

诚的脸色想必极为难看,雪穗却开朗地说:“放心吧,我不会生下来,医院我也自己去。”

“真的?”诚问。

“嗯,因为现在还不能生孩子吧?”

坦白说,听到雪穗的话,诚忐忑不安的心才放了下来。自己即将成为父亲,这种事他连想都没想过,自然也没有心理准备。

正如雪穗所说,她单独上医院,悄悄接受了堕胎手术。那段时期,大约有一个星期没有看见她,后来她的举止和之前一样开朗。她绝口不提孩子的事,即使他想开口询问,她也立刻察觉,总是抢先摇头说:“什么都别再说了,我没事,真的。”

因为这件事,诚开始认真考虑和她的婚事,他认为这是男人的责任。

然而,诚现在却认为,当时自己是不是忘了更重要的事……

共一条评论

  1. 小白说道:

    渣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