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九章 · 六

东野圭吾2015年05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6

诚回到公寓时,雪穗的鞋子已经放在玄关,屋内传来炒菜的声响。他走进客厅,穿着围裙的雪穗正在厨房里做菜。

“你回来啦,这么晚。”她一边翻动平底锅,一边大声说。已经过了八点半。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诚站在厨房门口问。

“大概一个小时之前。我想得回来准备晚餐,就急忙赶回来了。”

“唔。”

“就快好了,稍等一下。”

“我跟你说,”他望着利落地做着色拉的雪穗的侧脸说,“今天,我在练习场遇到了以前的朋友。”

“哎呀,是吗?我不认识的人?”

“嗯。”

“哦,然后呢?”

“因为很久没见,便说一起吃个饭,就在附近的餐厅随便吃了。”

雪穗的手停了下来,举到脖子附近。“啊……”

“我以为你今天也会很晚才回来,因为你店里好像有麻烦。”

“那事很快就解决了。”雪穗擦了擦脖子,接着露出无力的笑容,“也是,谁叫我老是晚回来呢。”

“抱歉,我本该想办法和你联系。”

“别放在心上。那我还是把饭做好,要饿了就一起吃吧。”

“好。”

“高尔夫球课怎么样?”

“哦,”诚含糊地点头,“也没什么,只是说他们排了课程表,会按照课程安排一步步教。”

“你还喜欢吗?”

“唔……这个嘛……”该怎么解释呢?诚盘算,既然三泽千都留在那里上课,他不想和雪穗同去,只好决定放弃那里的课程,问题是怎么说服雪穗。

“对了,”他还在思索该怎么开口,雪穗先说话了,“明明是我提出来的,现在要反悔实在很过意不去,可状况实在有点糟糕。”

“啊?”诚转头看她,“有困难?怎么了?”

“分店不是要开张了吗?我们正在招聘店员,可一直找不到适当的人。你也知道,最近就业市场完全是劳方市场,新人根本不肯来我们这种小店。”

“所以呢?”

“今天我跟纪子商量,以后我星期六也尽可能去上班。我想应该不至于每个星期六都要——”

“这么说,你确定能休息的就只有星期天了?”

“是啊。”雪穗缩着肩,抬眼看诚,显然是怕他生气。

但他并没有生气,他的心思完全被别的事情占据了。“这样,你就没法去上高尔夫球课了。”

“是啊,所以我才向你道歉。是我出的主意,自己却不能去。对不起。”雪穗双手在身前并拢,深深低头。

“你不能去了?”

“嗯。”她轻轻点头。

“唉,”诚双手抱胸,走向沙发,“真没辙。”说着,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那我自己去上吧,既然说明会都参加了。”

“你不生气?”雪穗似乎对丈夫的反应感到意外。

“嗯,我不会为这事生气。”

“啊,我还以为又会惹你生气,心里正七上八下的呢。别的问题都还好解决,可是,人手不足实在没办法……”

“算了,别提这件事了。只是即便你改变心意,还是想学,也赶不上我那一班了。”

“嗯,我知道。”

“好。”诚拿起桌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把频道转到棒球赛转播。王贞治率领的巨人队在今年刚刚落成的东京巨蛋球场,与中日龙队陷入苦战。但是,他眼睛看着电视,心里想的既不是谁要补上去年退役的投手江川的空缺,也不是原选手本赛季能不能拿下全垒打王。他在想何时才能背着雪穗打电话。

这天夜里,诚辗转难眠,一想到与三泽千都留重逢,身体就莫名发热。她的笑容在脑海中闪现,她的声音在耳内回荡。说明会安排了参观实际教学,他去观看千都留他们在教练的指导下击球。注意到他在场的千都留可能因为太紧张,失误了好几次。每次失误,她都会回头朝他吐吐舌头。

说明会结束后,诚鼓起勇气邀她一起吃饭。“我回家后也没的吃,本来就准备在外面吃完再回家。但一个人吃实在没什么意思。”他编了这样的借口。她的神色似乎有些犹豫,但旋又笑着回答:“那就由我作陪吧。”他看在眼里,并不认为她是碍于情面不得不奉陪。

千都留是搭电车再步行来高尔夫球练习场的,诚让她坐上车,驱车前往去过几次的意大利餐厅。这家店他从未带雪穗来过。

在照明刻意昏暗的店内,诚与千都留相对用餐。仔细回想起来,他们在同一家公司共事时,甚至不曾相偕进过咖啡馆。他心情十分放松,隐隐觉得他们天生即十分契合,和她在一起,话题便源源不绝地涌现,甚至觉得自己能言善道。她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间或说几句话。在各家公司辗转来去的她,提及自己经历时,有一些见识甚至令他感到惊讶。

“你怎么会想学高尔夫球?为了美容?”用餐时,他问道。

“也没有为什么。一定要说原因,算是为了改变自己吧。”

“有必要吗?”

“我常想,最好改变一下,不能再过这种浮萍般随波逐流的生活了。”

“哦。”

“高宫先生为什么想学呢?”

“我?”诚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他不便说是出于妻子的提议,“嗯,因为运动不足啊。”

她似乎接受了这个答复。

离开餐厅后,他送她回家。她曾一度婉拒,但看来并非出于厌恶,在他坚持下,她爽快地答应了。

不知她是否刻意为之,用餐期间,她没有问及他的家庭。他当然也没有说出让她意识到雪穗存在的话。但车子开动后不久,她问:“你太太今天不在家吗?”

或许是他多心,但她的口气听起来有点不自然。他说:“她工作很忙,经常不在家。”

她默默地轻轻点头,之后再没提起类似的问题。

她的公寓位于沿铁路兴建的一座精致漂亮的三层建筑。

“谢谢你。下星期见。”下车前她说。

“嗯……不过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不一定会去。”他说。当时,他并不打算报名。

“哦。你一定很忙。”她露出遗憾的表情。

“不过我想我们可以偶尔见个面。我可以打电话给你吗?”他问。用餐时,他问过她的电话了。

“可以呀。”她边说边点头。

“那就这样。天火大道无弹窗

“拜拜。”

她下车时,一股冲动涌上心头,他想抓住她的手,抓住她,把她拉过来,吻她。但,这些只停留在想象之中。

从后视镜看到她目送着自己,诚发动了车子。要是告诉她我要报名上高尔夫球课,她会感到欣喜吗?他把头埋在枕头里,想。真想早点告诉她,因为今晚没有机会打电话。

以后每个星期都能见到她。光是这么想,他的心就像少年那般雀跃不已。下个星期六真令人万分期待……

他翻个身,才注意到身旁的床上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今晚,他丝毫没有拥抱妻子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