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九章 · 五

东野圭吾2015年05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5

老鹰高尔夫练习场建于规划成棋盘方格状的住宅区中,招牌上写着“全长二百码,备有最新型发球机”。绿色的网内侧,小白球不断交织飞舞。

这里距诚的公寓开车约二十分钟。两人刚过四点便离家,于四点半抵达。传单上写着说明会五点开始。

“果然太早了。我早说晚点再出门就行。”诚操控着宝马车的方向盘说。

“我怕会塞车呀。不过,可以看看别人打球,说不定能参考参考。”坐在副驾驶座的雪穗回答。

“外行人看再久练习也没有帮助。”

正值高尔夫热潮,又是星期六,客人相当多。停车场几乎客满的状态也证明了这一点。

总算找到了车位,两人下了车,走向入口。路经一个电话亭时,雪穗停下脚步。

“对不起,我可以打个电话吗?”说着,她从包里取出记事本。

“那我先进去看看。”

“好。”说话的时候,她已经拿起了听筒。

高尔夫练习场的入口宽敞明亮得像平价西餐厅一般。穿过玻璃自动门,诚来到里面。铺着灰色地毯的大厅里,有好几个无所事事的客人。一进来左边便是前台,两名穿着鲜艳制服的年轻女子正在招呼客人。

“不好意思,可以麻烦您在这里填上大名吗?一有空位,我们便会按顺序呼叫。”一名员工说。正和她说话的是一个看来与运动无缘的肥胖中年男子,身旁放着黑色高尔夫球袋。

“什么,人很多啊?”中年男子面露不悦。

“是啊,可能要请您等二三十分钟。”

“唔,真没办法。”男子不情愿地写下名字。

看来大厅里无事可做的那群人都是在排队。诚再次意识到,所谓的高尔夫热潮原来是真的。或许是因为无须接待客户,他的同事鲜少有人接触这一运动。他走近前台,告诉工作人员他们要参加高尔夫球课的说明会。一个工作人员笑容可掬地回答:“我们会广播,请在这里稍候。”

这时雪穗进来了,一看到诚便立刻跑过来,但神情和刚才有些不同。“对不起,出了点问题。”

“怎么?”

“店里发生了一点麻烦,我不得不去处理。”雪穗咬着嘴唇。

她的店星期日公休,星期六由田村纪子与一名打工的小姐打理。

“现在就要去?”诚问,声音明显听出他非常不高兴。

“嗯。”雪穗点头。

“高尔夫球课怎么办?你不听说明会了?”

“不好意思,你一个人去好不好?我现在打车回店里。”

“唉!”诚叹气道,“真拿你没办法。”

“对不起。”雪穗双手合十,“你去听听,要是很无聊,就马上回家吧。”

“当然啦。”

“真抱歉。那我先走了。”雪穗快步走出大门。

目送她的背影离开后,诚再度轻叹口气。他设法压抑内心的怒气,因为他知道,任怒气蔓延,只会让自己身心俱疲。这种经验他不知有过多少次了。

诚决定到开设在大厅一角的高尔夫球用品店逛逛,店内除了高尔夫球杆、用品,还陈列着小饰品。光看这些并没有加深他的兴趣。事实上,他对高尔夫球几乎一无所知,顶多只知道基本规则,以及一般玩家的目标就是破百。但是,所谓的破百究竟是什么样的分数,他一无所知。

他正在浏览金属球杆,忽觉有人在看他。一双覆着长裤的女人的腿近在咫尺,那人似乎就站在他面前。他稍微把眼睛往上一抬,正好和她的双眸撞个正着。在他诧异地喊出声前,有一两秒钟的空白。在这一刹那间,他认出了这名女子,脑袋里想着她不该在这里,但又的确是她。

三泽千都留!她剪短了头发,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同了,但的确是她。

“三泽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练习高尔夫球……”千都留举起手上的球杆。

“啊,是这样。”明明不痒,诚却抓抓脸颊。

“高宫先生也是吧?”

“啊,嗯,是啊。”听到她还记得自己,诚暗自欣喜。

“你一个人来?”

“是呀,高宫先生呢?”

“我也是。来,找个地方坐吧。”

等候的客人几乎占据了大厅所有椅子,幸好靠墙处正好有两个空位。他们在那里坐下。

“吓了我一跳,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对呀,我也是,一时以为自己认错人了。”

“你现在在哪里?”

“我住下北泽,在新宿的公司做事。”

“还是当派遣人员吗?”

“是的。”

“我记得你和我们公司的合约结束后,说要回札幌老家。”

“你记性真好。”千都留微笑,露出健康的白色牙齿。她的笑容让诚不禁认为她果真更适合剪短发。

“结果你没回去?”

“住了一阵子,但很快又回来了。”

“哦。”说着,诚看看手表,已经四点五十分了。说明会五点就要开始,他有点焦躁。

两年前的那个日子又在他脑海里浮现。和雪穗结婚前一天的那个晚上,他待在某家酒店大厅,因为千都留理应在那里出现。

他爱上了她,一心认为即使牺牲一切,也要向她表白。那一刻,他深信她才是他命中注定的另一半。然而她并没有出现。他不知道原因,只知道冥冥之中天意如此。

再次相逢,诚自知爱的种子并没有完全死亡。仅仅待在千都留身边,便让他感到飘飘然,那是一种许久不曾体会的、甜美的亢奋。

“高宫先生现在住哪里?”千都留问道。

“成城。”

“你好像说过。”她露出搜寻记忆的眼神,“已经两年半了……有孩子了吗?”

“还没。”

“不打算要吗?”

“不是不打算,是没怀上……”诚露出苦笑。

“这样啊。”千都留的表情显得不知所措。

“三泽小姐成家了吗?”

“没有,还是孤家寡人。”

“哦,有计划吗?”诚观察着她的表情。

千都留笑着摇摇头:“没有对象呀。”

“啊。”

诚知道自己心中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但同时他又问另一个自己:即使如此又能如何?“你常来这里?”他问。

“一星期一次,我在这里上高尔夫球课。解忧杂货店小说

“上课?”

“是的。”她点点头。她说,她从两个月前开始,参加每星期六下午五点的初学者课程,也就是诚他们准备参加的那个课程。

他说,他是来参加同一课程的说明会。

“这里每两个月招生一次。那么以后每星期都会见面喽?”

“是啊。”他回答。

对于这次邂逅,诚心情很是复杂,因为雪穗也会一起来。他不想让千都留见到妻子,同时,也不敢向她表明妻子要和自己一同上课。

这时,广播在大厅内响起:“参加高尔夫球课说明会的来宾,请到前台集合。”

“我去上课了。”千都留拿着球杆站起来。

“等会我去参观。”

“不要啦,好丢脸哦。”她皱起鼻子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