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章 臭佬(席恩二)

乔治·R·R·马丁2015年06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他们交给他一匹马,一面白旗,一件柔软的羊毛上衣和一件温暖的羊毛披风。“回城堡去”,Damon(达蒙?)Dance-for-Me(?)一边帮浑身发抖的臭佬爬上马鞍一边说道,“你也可以逃跑,然后看看在被我们逮住前能跑出多远”。达蒙咧嘴一笑,用鞭子轻抽了一下马屁股,这畜生嘶叫着跑了起来。

臭佬不敢回头,他害怕达蒙,害怕那YellowDick(这啥?黄小子?黄JJ?),害怕那咕哝声,害怕跟在他身后的一切。这一切都是拉姆斯大人的恶作剧,臭佬想,一个残忍的考验。给我一匹马,释放我,然后看我会干什么。他们以为我会逃走?他们给了我一匹罗圈腿,而且饿得半死的可怜畜生,没有任何指望能跑过拉姆斯大人那些骑着良马的猎手。拉姆斯大人最喜欢让他的猎犬们狂吠着追逐那些鲜嫩的猎物。

此外,他能往哪儿跑?他的身后是军营,挤满了恐怖堡的人马和莱斯威尔家从溪流地带来的军队,还有达斯丁伯爵夫人的部属。卡林湾以南的大路上,波顿大人和弗雷家的军队正高擎恐怖堡的旗帜向北开进。在大路东边,是咬人湾荒凉贫瘠的海岸和冰冷咸涩的海水。在西边,是绵延无际的的颈泽,到处游荡着毒蛇,蜥狮,还有带着毒箭的沼泽魔鬼。

“他”不会逃。“他”不能逃。

我会把“他”送到城堡。我会。我必须。

这是灰色的一天。阴湿而多雾。南方刮来的风吹在脸上,仿佛潮湿的吻。透过缕缕晨雾,卡林湾的废墟已经触目可及。臭佬的马走向废墟,马蹄从灰绿色的淤泥中挣脱出来时发出细微的挤压声。

我曾经来过这里。这是一个危险的念头,他立刻就为此后悔。“不”,他想,“不,那是另外一些人。那是在我知道我的名字之前。”他的名字是臭佬,他必须记住这一点。臭佬,臭佬,押韵韭草。

当“那个人”走在这条路上时,一支军队紧随着他,在史塔克家的冰原狼旗下,伟大的北境之王奔向战争。而臭佬孤身一人,松木棍上挑着一面白旗。当“那个人”走在这条路上时,骑着迅捷暴烈的骏马。而臭佬胯下这可怜的畜生,瘦的皮包骨,令他只敢慢慢地走,生怕会从马背上栽下来。“那个人”是一位好骑士,而臭佬在马背上扭捏不安。已经太久了。他不是一位骑士,甚至算不上是个人。他只是拉姆斯大人养的动物,甚至还比不上狗,大概接近于寄生虫。“你要装扮的像是一位王子”,昨天晚上,当臭佬侵泡在浴缸中滚烫的水里时,拉姆斯大人对他说,“但是我们知道真相,你是臭老,你永远是酬劳,无论你闻起来有多么香甜。不要相信你的鼻子,记住你的名字,记住你是谁。”

“臭佬”。他说,“您的臭佬。”

“只要帮了我这个小忙,我就让你作我的小狗,还让你每天都能吃上肉”,拉姆斯大人许诺,“你也许会企图背叛我,会企图逃跑,反抗,或者站到我的敌人那边——别出声,我不想听你的否认。你敢骗我,我就割了你的舌头。只要是个人,若是处在你的立场上大概都会想要反抗我,但我们都清楚你是什么,不是么?如果你起了背叛我的念头,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你最好先数一下你的手指头好搞清楚那样作的代价。”

臭佬知道代价。七根,他想到,七根手指头。一个人有七根手指头也还算将就。七是一个神圣的数字。他仍然记得当拉姆斯大人命令行刽子手剥掉他无名指上的皮的时候有多么痛苦。

空气既潮湿又厚重,臭佬在遍地的水坑之间沿着残存的栈道小心地择路而行,这些栈道是当年罗卜.史塔克的前锋为了让大军快送通过沼泽而铺设的。曾经耸立此处的巨墙如今只剩下散落的石块。这些黑色的玄武岩石块是如此巨大,当初把它们堆在这里至少需要一百人。这些石块中有一些已经深深地沉入沼泽只露出一角;其他的随处散布,好像是被诸神遗弃的玩具,开裂,破碎,长出斑斑苔藓。昨夜的雨令这些巨石闪烁着潮湿的光泽,在早晨阳光的映照下仿佛被涂上了一层黑油。

远处是那些耸立的塔楼。

酒鬼塔倾斜的几乎快要倒塌,然而它已经这样子耸立了五百年。孩童塔好像长矛版直刺云霄,尽管它破烂的屋顶透风漏雨。门卫塔粗壮宽厚,是三座塔中最大的一座,却布满泥污和苔藓,一棵扭曲的怪树从北侧的塔身长了出来,残破的石墙依旧屹立在东方和西方。卡史塔克家占据了酒鬼塔,安柏家占据了孩童塔,他回忆道,罗卜则宣布门卫塔归他本人所有。

他只要闭上眼睛,就可以看到那些旗帜在凛冽的北风中不屈地飘扬,猎猎作响。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吹在她脸颊上的风是从南方刮来的,而卡林湾上唯一飘扬的旗帜则是漆黑底色映衬下的一头金色海怪。

他正被人注视。他能感觉到那些眼镜。当他抬起头,瞥见了那些苍白的面孔从门卫塔的垛口后面和孩童塔残破的顶楼上盯着他。传说中森林之子就是在那里召唤洪水将整个维斯特洛大陆一分为二。

堤道是穿越颈泽的唯一一条陆路,而那些塔楼就好像瓶塞一样牢牢塞住了它的北端。堤道很窄,任何从南方来的敌人都必须从这些塔楼的下方穿过。要攻击三座塔楼中的任何一个,攻击者都需要在将后背暴露给另外两座塔楼上的射手的情况下去攀爬那异常湿滑的泥污石壁。堤道之外的沼泽是无法通过的。无边无际的该死的沼泽,流沙,还有乍看起来相当坚实的闪闪发光的绿草地,当你踩上去的时候就会发现那其实是深潭。到处都是毒蛇,毒花,还有巨大的长着匕首般牙齿的蜥狮。同样危险的还有沼泽的居民。很少能见到,总是隐藏着的泽地人,吃青蛙的人,泥人。Fenn和Reed,Peat和Boggs,Cray和Quagg,Greengood和Blackmyre,这些都是他们给自己取得各式各样的名字。铁民把他们统称为沼泽魔鬼。

臭佬越过一具腐烂的马尸,一支箭头从它的脖子里穿透出来。当他靠近的时候一条长长地白蛇蜿蜒着爬进了死马那空洞的眼眶里。在死马后边他看到了骑手。确切地说,是骑手的残余。乌鸦扯下了骑手脸上的肉,野狗钻到锁甲下面挖走了他的内脏。再往前,还有另一具已经深深陷入淤泥之中的尸体,只有脸和手指露在外面。

随着进一步靠近塔楼,可以看到尸体到处散落着。尸体的伤口处生长着血花,苍白的花瓣有如女人的嘴唇般丰满润泽。

驻军不可能认出我。他们中有些人或许会记得那个还不曾知道自己名字的小男孩儿,但是臭佬对他们而言是陌生人。自从他最后一次照镜子已经过了很久,但是他知道自己看起来有多老。他的头发有很多已经脱落,剩下的也变得苍白,像稻草一样干燥脆弱。地牢中的生活令他像老妇人一样虚弱,而且瘦的几乎一阵强风就能吹倒。

还有他的手拉姆斯大人送给他一副手套,精致的黑色皮手套,既柔软又舒适,里面填充着羊毛用来掩饰他失去的手指。但是如果有人观察的够仔细,应该能发现他的三个手指无法弯曲。

“站住!”有人高喊,“你要干什么?”

“谈判”,他催马向前,挥舞着白旗好让他们都能看到,“我没有武器”。

没有回应。在墙的那一边,他知道,铁民们正在讨论是认可他还是要在他的胸前插满箭矢。那没关系。迅速的死亡要比作为一个失败者回到拉姆斯大人身边好上百倍。

然后大门打开了。“快!”就在臭佬转向传来喊声的方向时,箭矢射出了。箭矢是从他右侧那些半浸在沼泽中的大块碎石之间射出的,箭杆扯破了他的旗子后耗尽了力量就挂在那里,在一瞬间他好像看到一双赤脚一闪而过(此处是瞎翻的)。这一惊把他吓得不轻,白旗掉落在地,自己也从马鞍上摔了下来。

“到里面来”,有人高叫,“快点,蠢货,快点!”

臭佬手脚并用地爬上台阶,这时又一只箭矢从他头顶飞过。有人抓住他一把拖到塔楼里面,大门随之轰然关闭。

他被拉起来,随后被粗暴地推到墙边,一把匕首抵在喉头。一张留胡子的脸凑了过来,贴近到他能数清那人的鼻毛,“你是谁?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快回答,不然我会让你和他一样。”那个门卫猛然扭过他的头朝向门边腐烂发绿,爬满了蛆虫的尸体。

“我是个铁民”,臭佬答道。这是个谎言。确实,那个他“曾经是”的男孩是个铁民,但臭佬是从恐怖堡的地牢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看着我的脸。我是巴隆大人的儿子,你们的王子。”他应该说出那个名字,但不知为何那个词堵在了他的喉咙里。臭佬,我是臭佬。臭佬,臭佬,押韵尖叫。有那么一小会儿他险些忘了这一点。没有任何人会屈服于像臭佬这样的东西,无论他处在多么令人绝望的境地。他必须再一次装作是一位王子。

抓着他的人眯起眼审视他的脸,嘴唇因怀疑而扭曲。他的牙齿是棕色的,他的呼吸散发出浓啤酒和洋葱的臭气。“巴隆大人的儿子已经被杀了。”

“我的兄弟们。那不是我。拉姆斯大人在临冬城之战后俘虏了我。他派我来这里和你们谈判。你是这里的指挥官?”

“我?”那个男人放低了他的匕首,向后退了一步,几乎在尸体上绊倒,“不是我,我的大人。”他的锁子甲锈迹斑斑,他的皮衣正在腐烂。一只手背上的溃疡还在流血。“拉尔夫.肯宁是指挥官,船长说指派的。我只是门卫,就是这样。”

“那么这是谁?”臭佬踢了尸体一脚。

门卫盯着那具尸体,好像第一次看到他。“嗯他喝了那些水。肚子坏了。我不得不割断了他的喉咙好让他停止尖叫,这是为了他好。你不能喝那些水,所以我们喝浓***卫揉着脸,他的眼睛红肿发炎。“以前我们把尸体拖到地窖去,可那里所有的墓穴都被淹没了。现在没有人愿意去做那些麻烦事,我们就把死人留在他倒下的地方。”

“对死者而言还是地窖比较好。把它们送到水中,交给淹神。”

门卫大笑,“在那下面什么神也没有,我的大人。那里只有老鼠和水蛇,白色的东西,和你的大腿一样粗。有时候它们会爬上台阶,在你睡觉时咬你。”

臭佬回忆起恐怖堡的地牢,那只老鼠在他的牙齿间蠕动,温热的血的味道留在嘴唇上。如果我失败了,拉姆斯大人会把我送回那里,但首先他会剥掉我另一根手指上的皮。“守军还剩下多少人?”

“还有一些。”门卫说道,“我也不清楚。总之比以前少了。还有一些在酒鬼塔,我想。孩童塔里没人了。达庚.柯德几天前去过那里,据他说那里只剩下两个活人,他们靠吃尸体为生。达庚把他们两个都杀了,如果你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卡林湾已经陷落了,臭佬确认。只是还没有人觉得应该告诉他们这个事实。他擦了擦嘴以掩饰破碎的牙齿,然后说:“我有话对你们的指挥官说。”

“肯宁?”门卫看起来有些困惑,“他这些天都没有说话(瞎翻的,没看懂)。他快要死了。也许已经死了。我我已经记不起有多久没见过他了。”

“他在哪儿?带我去见他。”

“那谁来守门?”

“他。”臭佬踢了死尸一脚。

这个举动引得门卫一阵大笑。“啊,为什么不呢?跟我来。”他从墙上取下一个火把,挥舞它直到明亮的火焰燃烧起来。“走这边。”门卫领着他穿过一道门,然后登上一道螺旋阶梯,在他们爬阶梯时闪烁的火炬之光映照在黑石壁上,影影绰绰。

阶梯尽头的房间黑暗,烟雾缭绕,而且闷热。一张破皮子挂在狭窄的窗口用来隔绝湿气,一大块泥煤在火盆里闷烧着。房间里的气味很臭,那是霉菌、尿液和粪便的气味,那是烟熏和疾病的气味。污物堆积在地板上,一堆稻草就在房间的角落里,这就是拉尔夫.肯宁的床铺。

拉尔夫.肯宁缩在一大堆毛皮下瑟瑟发抖。他的武器放在身边——剑与斧,锁子甲,铁头盔。他的盾牌纹饰是风暴之神的云之手,闪电从指尖迸射而出,直落怒海。但盾牌上的涂料已经褪色、剥落,下面的木头正在腐烂。

拉尔夫也正在腐烂。毛皮之下的他赤身裸体而且发着高烧。苍白浮肿的肉体上布满流脓的溃疡和疮痂。他的头扭曲畸形,一边脸颊夸张地肿胀起来。他的脖颈充血膨胀到几乎要把脸埋住。一侧的手臂肿胀的像一段原木,上面爬满白色的蛆虫。看起来已经有很多天没人给他洗澡,也没人给他洁面。他的一只眼睛溃疡流脓,胡须和干掉的呕吐物纠结在一起。

“他这是怎么回事?”臭佬问道。

“沼泽魔鬼的箭射中了当时正在护墙上的他。只不过是擦伤,但是他们的箭矢喂了毒,箭头上涂了粪便和别的什么更糟糕的东西。我们用沸酒浇过伤口,但那没什么用。”

我没办法和这个“人”谈判。“杀了他”,臭佬命令门卫,“他的心智早已离他而去,剩下只有污血和蛆虫。”

门卫目瞪口呆地望着他,“船长大人任命他为指挥官。”

“当马垂死的时候,你应该送他一程。”

“什么马?我从来都没有过马。”

我有过。回忆席卷而来。Smlier(席恩以前坐骑的名字)的尖叫听起来就和人类一样。他的鬃毛着了火,眼睛也瞎了,痛苦不堪。他人立起来,胡乱拍打着四蹄。不,不。那不是我的马。臭佬从来都没有过马。“我会替你杀了他。”臭佬拿起拉尔夫.肯宁斜放在盾牌上的剑,他剩下的手指还足以抓牢剑柄。当他挥动利刃划开稻草堆上那个“人”肿胀的喉咙时,黑色的污血与黄色的浓汁从破裂的皮肤里喷涌而出。肯宁猛烈地痉挛了一阵,随后归于平静。一股可怕的恶臭充斥了屋子。臭佬跑到楼梯上,这里的空气潮湿而寒冷,但比较起来要清新得多。门卫跌跌撞撞地跟在他后面,脸色苍白,努力想要止住干呕。臭佬抓住了他的手臂,“谁是第二顺位的指挥官?剩下的人在哪里?”

“在城垛上。要么就在大厅里。不是在睡觉就是在喝酒。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带你去。”

“现在就去。”拉姆斯大人只给他一天时间。

黑石砌就的大厅天护板很高,尽管四处透风仍然充斥着烟雾。石墙上点缀着大片的白色苔藓。很久以前,这里的壁炉曾经熊熊燃烧,然而现在只有一块泥煤在熏黑的炉床里冒着微弱的火苗。一张有着几个世纪历史的雕花大石桌几乎填满了整个房间。那是我曾经坐过的地方,那是我最后一次坐在这里,他回忆道。罗卜坐在桌子的一端,大琼恩坐在他的右边,卢斯波顿坐在左边。葛洛佛挨着赫曼·陶哈,卡史塔克和他的儿子们坐在他们对面。

两打的铁民正坐在桌边饮酒,当他进去的时候有几个人抬起呆滞无神的眼睛看着他。剩下的则视而不见。所有人他都不认识。有几个人穿的斗篷上别着银鳕鱼胸针,那是柯德家的家徽。这个家族是铁群岛上并不引人瞩目的一员,他们的男人被认为是窃贼和懦夫,女人则和自己的父兄上床。因此他的叔叔在率领铁舰队返航时选择将这些人留下来并不令他感到吃惊。这将会令他的工作更加容易。“拉尔夫.肯宁死了。”他宣布,“这里谁说了算?”

正在饮酒的众人茫然地盯着他。一个人大笑起来。另一个轻蔑地吐了口唾沫。最后一个柯德家的人答道:“是哪位问的?”

“巴隆大人的儿子。”臭佬,我的名字是臭佬,臭佬,臭佬,押韵脸颊。“我奉霍伍德勋爵和恐怖堡继承人拉姆斯波顿大人之名前来此地,他在临冬城之战后俘虏了我。他的大军就在你们北方,他父亲的大军在你们南方。然而拉姆斯大人决定表示仁慈,如果你们能在太阳下山之前献出卡林湾。”他拿出了他们交给他的信并把它扔到那群酒鬼面前的桌子上。

一个人捡起那封信,玩弄着那上面粉红色的蜡封。然后他说道:“一张羊皮纸?这可真他妈的好。我们需要的是奶酪和肉。”

“我们需要的是钢铁”,旁边的一位老人说道,他的左手是木质假肢,“剑,战斧,还有弓,上百张弓,还有用它们射箭的人。”

“别说什么【铁民决不投降】,”臭佬发话了,“去和我爸扯这些淡去吧。巴隆大人在劳勃王打破了他的城墙的时候屈膝求饶,另外他也已经死了。如果你不肯投降随你的便”,他指了指那封信,“打开蜡封,读读那些内容。那是保证你们安全的条款,拉姆斯波顿大人亲手写的。放下你们的剑,跟我出去,拉姆斯大人会给你们食物,然后送你们去磐石海岸,在那里会有一艘船接你们回家。除非你们死掉。”

“这算是威胁吗?”一位柯德家的人向前挪动了脚步。一个大块头的男人,有着死白的肤色,突出的眼球和宽大的嘴,看上去好像他父亲是和一条鱼生了他。但是他仍然佩戴着长剑。“达庚.柯德绝不屈服。”

不,请你听,你必须听。只要想想如果他没能规劝守军投降就悄悄回到兵营的话拉姆斯大人会怎样对他就会让他尿了裤子。臭佬,臭佬,押韵侧漏(我故意的)。“这就是你的答案?”这句话在他听起来可真是蠢。“这条鳕鱼是代表你们全体讲话吗?”

那个他认识的门卫看起来不太确定。“维克塔里昂大人命令我们坚守,他确实是这样命令的,我亲耳听到的。守住这里直到我回来,他是这样对肯宁讲的。”

“嗯”,那个独臂的老人说道,“这便是他所说的。他回去参加选王会,但他发誓他将戴着浮木冠回来,带领着上千的军队。”

“我叔叔不会回来了。”臭佬告诉他们。“选王会加冕了他的弟弟攸伦,而鸦眼有另一场战争要打。你以为我叔叔很重视你们?他当你们一钱不值。你们只不过是被他扔下等死的累赘而已。他抛弃你们就好像涉水上岸时刮掉靴子上污泥。”

这些话触动了听众们。他可以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出这一点,当他们彼此张望的时候,当他们对着酒杯皱眉的时候。他们都在担心自己被遗弃了,这念头引导着我令他们确信了这一点。这里没有铁群岛著名首领的亲属,也没有伟大家族的血脉。他们都是奴仆和盐妾的儿子。

“如果我们投降,我们就能离开?”独臂老人问道,“这信上都说了些什么?”他用手肘轻轻推了推那个羊皮纸卷,它的蜡封仍然完好无损。

“你们自己看吧,”他回答。但他几乎确定在场的没有人识字。“拉姆斯大人对俘虏将信守承诺,只要你们同样对他信守承诺。”他只不过会取走几根脚趾,手指或是其他什么东西。他还可能割了我的舌头,或者剥掉我腿上的皮,从脚后跟直到大腿根。“放下你们的剑向他臣服,你们就可以活命。”

“骗子!”达庚柯德抽出了他的长剑,“你是个变色龙。我们凭什么要听信你的承诺?”

他喝醉了,臭佬确信。这个酒桶正在发言。“相信你想要相信的。我带来了拉姆斯大人的消息。现在我必须回去他身边。我将品尝以野猪肉和萝卜烹制的美味晚餐,就着浓烈的红酒。跟我一起回去的人将共享这盛宴,而留下的人将在一天内死去。恐怖堡伯爵将率领着他的骑士从堤道进攻,同时他的儿子也带着自己的军队从北面夹击。那就不会有慈悲。战死的人是幸运的,还活着的人会被留给沼泽魔鬼。

“够了!”达庚.柯德咆哮着,“你以为你能吓倒铁民吗?滚!在你滚回你主人身边前我要切开你的肚子,把你的内脏挖出来,还要让你亲自把它们吃掉!”

他或许还想说更多,但是突然间他的目光变得呆滞。随着一声闷响他的前额中间钉上了一柄飞斧。柯德的剑从手指间滑脱了,他像上钩的鱼一般猛地抽搐,随后他裂开的脸撞在了桌子上。

是独臂老人掷出了斧头。他站起身来,手里还有另外一柄飞斧。“还有人想死吗?”他问其他人。“大声讲,我能看到。”鲜血在柯德的头颅四周汇聚,猩红色的细流沿着石壁的缝隙蔓延开来。“我想活着。我不想呆在这个地方烂掉。”

一个人喝了一大口啤酒。还有一个在用酒洗手指上的血,刚才血流到了他所坐的地方。没有人讲话。当独臂老人把飞斧插回皮带,臭佬知道他赢了。他几乎觉得自己又变成一个“人”了。拉姆斯大人会对我感到满意的。

他用两只手拉下海怪的旗帜,动作因为那些失去的手指而显得很笨拙。但感谢那些拉姆斯大人留给他的手指。在铁民们准备离开之前又花掉了大半个下午。这里的铁民比他之前所认为的要多——门卫塔有四十七个,酒鬼塔有十八个。有两个已经垂死,没有任何希望生还;还有五个虚弱到不能走路。仍有五十八个准备充分,随时可以战斗。即便他们如此虚弱,仍然足以在拉姆斯大人进攻卡林湾时杀死三倍数量的敌人。所以他很明智地派了我来这里。在爬上马背准备带领他那衣衫褴褛的破烂队伍穿过沼泽回到北方人的营地时,臭佬这样对自己说。“把你们的武器留在这里。”他告诉他的囚犯们,“剑,弓,还有匕首。任何进入视线内的武装人员都会被杀掉。”

归程花费了三倍于臭佬独自一人前来的时间。他们为四个不能走路的人准备了简陋的轿子,而剩下的那一个则由他儿子背着,所有这些都拖慢了队伍。所有铁民都充分意识到自己现在沼泽魔鬼的毒箭前暴露无遗。如果我死了——臭佬只希望那个弓手能射的准些——希望能死的迅速干净。一个人类应有的死亡,不要遭受拉尔夫.肯宁曾遭受的苦难。

那个独臂老人一瘸一拐地走在队伍最前面。他说他的名字是威尔·汉博利,他在大威克岛有一个老婆和三个盐妾。“她们中有三个在我们出发时已经怀孕”,他自夸道,“而且我家人往往生双胞胎。我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数数我有了几个新儿子。我或许会用您的名字命名其中一个,我的大人。”

啊,命名为臭佬。他想。要是他淘气就切掉他的脚趾,让他吃老鼠。他回过头吐了口口水。拉尔夫.肯宁或许才是比较幸运的那个。他想。

当拉姆斯大人军营出现在地平线上的时候,青灰色的天空凄凄沥沥地下起了小雨,一位哨兵注视着臭佬一行人静静地通过。空气中弥漫着篝火被雨水浇灭后散发的潮湿烟气。一列骑手在一位盾牌上有马头纹饰的贵族带领下来到他们身后。臭佬知道他是谁,莱斯威尔大人的一个儿子。罗杰或者是瑞卡德。他分不清这两个人。“这就是全部?”栗色公马背上的骑手问道。

“所有还没死的,我的大人。”

“我以为会有更多人。我们曾三次进攻,三次都被他们赶了回来。”

我们是铁民,臭佬想到。骄傲油然而生,在一瞬间他又成了一位王子,巴隆大王的儿子,派克岛的血脉。然而甚至只是想想这些都是危险的。他必须想起他的名字。臭佬。我的名字是臭佬,押韵虚弱。

他们就这样站在营地外面直到一群猎犬的狂吠宣告了拉姆斯大人的到来。”妓魇”霍瑟·安柏跟在后面,还带着半打他的收藏品。Skinner(剥皮者),SourAlyn,DamonDance-for-Me,theWaldersBig,Little也跟来了。猎犬群集在他们周围,向着这些陌生人呲着牙低吼。私生子的女孩儿们,臭佬想,然后他记起来当拉姆斯大人在场的时候绝对,绝对,绝对不能提那个词。

臭佬滚鞍下马,屈膝下跪。“我的大人,卡林湾是您的了,它最后的守卫都在这里。”

“好少。我本来希望能有更多人。他们是相当顽强的敌人。”拉姆斯大人的白眼珠闪闪发光。“你们一定饿坏了。达蒙,Alyn,去照顾他们。给他们红酒和浓啤酒,还有任何他们能吃得下的食物。剥皮者,让学士们给他们疗伤。”

“好的,我的大人。”

有几个铁民在蹒跚地走向营地中间的篝火之前咕哝着对拉姆斯大人表示了感谢,有一位柯德家的人甚至试图去亲吻拉姆斯大人的戒指,但那些猎犬在他靠近前把他赶了回来,艾莉森还咬掉了他耳朵上的一大块肉。然而当鲜血顺着他的脖子流下来的时候,他还在不停地一边鞠躬一边奉承拉姆斯大人的仁慈。

当最后一个人也离开之后,拉姆斯大人回过头对着臭佬微笑。拉姆斯伸出手臂绕过他的后颈紧紧拥抱他,贴过脸来在他的面颊上吻了一下,并且耳语道:“臭佬,我的老朋友。他们的真的把你当成他们的王子?这些血腥的白痴,这些铁民,简直连神都要发笑。”

“他们想要的只是回家,我的主人。”

“那么你想要什么?我的臭佬?”拉姆斯大人温柔地轻声细语,好像他是他的情人。他的呼吸有着红酒和丁香的香气,非常甜蜜。“英勇的功绩值得奖励。我不能把你的脚趾和手指接回去,但是无疑我能给你一些你想要的东西。想要我给你自由吗?让你从对我的服务中解脱出来,和那些铁民一起回到你们那冰冷大海中的荒凉岛屿,恢复王子的身份?或者你更愿意作我的忠实仆人?”

仿佛有一把冰冷的剃刀抵在他的脊梁上。要当心,他对自己说,要非常,非常地当心。他不喜欢拉姆斯大人像个贵族一样微笑,不喜欢他闪烁的眼睛,不喜欢他嘴角边喷溅的唾沫之前他必须看着这些(才给点好脸就皮痒了!!!)。你不是王子。你是臭佬,仅仅是臭佬,臭佬,押韵丑陋。给他答案,他想要的答案。

“我的大人,”他说道,“我的位置就在这里,跟您在一起。我是您的臭佬。我只想要服侍您。我想要我只想要一皮囊的红酒,这足够作为我的臭佬红酒,您最浓烈的红酒,一个人所能畅饮的最大量的红酒”

拉姆斯大人大笑起来。“你不是一个“人”,臭佬,你只是“我的人”。你会得到你的红酒。瓦德,去拿些红酒来。不要害怕,我不会把你送回地老去,我以波顿家的名义发誓。我会把你当做我的小狗,每天给都你肉吃,还要给你留下足够多的牙齿好让你能咬得动。我允许你和我的女孩儿们睡在一起。本,你能不能给他做个项圈?(噗嗤!)”

“我会做一个,我的大人。”老BenBones说道。

那个老头能作得比现在这个更好的。在这个夜晚,这里除了这个项圈,还有一张破毯子,外加半只鸡。为了这半只鸡臭佬必须必须从狗嘴里把它抢下来,但这是自从离开临冬城以来他吃得最好的一顿。

还有红酒。这红酒既浑浊有酸臭,不过很浓烈。臭佬像条狗一样蹲在狗群中,狂饮直到头昏脑胀,干呕不止。他擦了擦嘴,继续狂饮。

然后他闭眼躺下,等醒来的时候发现狗在舔他的胡子。夜空中镰刀般的新月刺破厚重的乌云。黑暗中某个地方传来男人的惨叫声。他把狗退到一边,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第二天清晨,拉姆斯大人派出三名骑兵沿堤道南下告知他的父亲道路已经通畅。在门卫塔塔顶,在臭佬降下派克岛的金色海怪旗的地方。波顿家的剥皮人旗帜高高飘扬。沿着朽坏的栈道,一排木桩深深地插进沼泽地,上面钉着剥了皮的尸体,溃烂的,鲜红的,湿漉漉的尸体。六十三具尸体,臭佬知道,六十三个人都在这里。其中一具有着一截断臂,还有一具的嘴里塞着那卷羊皮纸,上面的蜡封仍旧完好无损。

三天后,卢斯波顿大军的先头部队穿越了卡林湾的废墟,以及那六十三个可怕的哨兵。四百个穿着蓝色和灰色军服的弗雷家骑兵,阳光穿透云层映射在他们的矛尖上闪闪发亮。老弗雷大人的两个儿子率领着这支队伍。其中一个雄壮有力,生了一副突出的强壮下颚,粗壮的手臂肌肉虬结。另一个则是秃顶,尖鼻子上的那两只靠得过近的眼睛透着饥渴,一小撮棕色的胡须很难遮住瘦弱的下巴。这是霍斯丁和Aenys,臭佬在知道自己名字以前就认得他们。霍斯丁是头公牛,并不易怒,但一旦发火就谁也拦不住,被称为是老瓦德大人麾下最凶猛的战士。Aenys更加年长,也更加残忍,而且更加聪明——更像是一位指挥官而不是战士。这两个人都是经验丰富的军人。

北方人紧跟在前锋后面,他们破碎的旗帜在风中招展。臭佬注视着他们通过。大部分都是步兵,而且人数是如此之少。他还记得少狼主麾下的那支南征大军,在临冬城的冰原狼旗下行进。接近两万名手持剑和矛的战士着追随少狼主离开故乡投入战争,如今回来的十不存二,而且绝大多数是恐怖堡的人马。

在队列中间最拥挤的地方,一个人穿着黑灰色的板甲和血红色的皮罩衫,他的护胸甲被锻造成一张在痛苦中哀嚎的人脸的形状。他的肩上披着粉色的羊斗篷,上面绣着斑斑鲜血。长长的红绸流苏从紧紧关闭的头盔上披洒下来。这样泽地人的毒箭就杀不了卢斯波顿,臭佬在刚看到那人时心想。一辆由六匹重挽马拉的带封闭车厢的四轮马车紧随在那人身后行进,发出吱吱呀呀的噪音。马车前后都有十字弓手保护着。蓝黑色的天鹅绒帷幕把车里的乘客和围观者的视线隔绝开来。

在更远处是是辎重车队。满载着给养和战利品的货车隆隆驶过,然后是挤满伤员的马车。在队伍末端,是更多的弗雷家的军队,至少有一千人,也许更多。弓箭手,长矛手,拿着镰刀和尖头木棒的民兵,自由骑手和骑射手,此外还有上百名骑士。

当拉姆斯大人大步向前去迎接他的父亲的时候,臭佬戴着项圈,拴着锁链,破衣烂衫地和其他狗一起跟在拉姆斯大人脚边。可是当黑甲的骑士摘掉头盔,露出的却是一张拉姆斯大人不认识的面孔。拉姆斯大人的笑容一瞬间凝固在脸上,紧接着怒容满面:“这他妈的算什么?戏弄我吗?”

“只是小心罢了”,出现在四轮马车帷幕后面的卢斯波顿轻声说道。

恐怖堡伯爵(应该是公爵了?)与他的私生子并没有太多相似之处。他的脸刮的很干净,皮肤光滑,虽然称不上英俊过人但也绝非相貌平平。长期的战斗并没有给他留下伤痕。尽管年过四十,仍然没什么皱纹,在他身上几乎看不出岁月流逝。他的嘴唇很薄,抿在一起的话就几乎看不到了。他仿佛是永恒不变的存在,在卢斯波顿的脸上,喜悦和愤怒的表现几乎完全一样。眼睛是他和拉姆斯唯一相似的地方。他的眼睛像冰一样,臭佬很想知道卢斯波顿是否曾经哭泣,如果是的话,当眼泪流过他的面颊时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

有一个叫席恩葛雷乔伊的男孩儿曾经非常喜欢拿波顿大人开玩笑,当他们和罗卜史塔克一起开会的时候。他嘲弄波顿大人细软的嗓音,还编造关于水蛭的笑话。那时他一定是发了疯、这绝不是一个可以拿来开玩笑的男人。你只要看上波顿大人一眼,就知道他的一个小指头里的残忍就比全体弗雷加起来还要多。

“父亲。”拉姆斯大人在波顿大人面前跪下。

卢斯波顿大人审视了他一会儿,“你长高了。”接着他转过身帮助两位年轻女士从四轮马车上下来。

第一位又矮又胖,生了一张红色的大圆脸,貂皮兜帽下面露出三层肥大的下巴。“我的新夫人”,卢斯波顿大人说,“瓦德女士,这是我的儿子。拉姆斯,亲吻你继母的手。”拉姆斯大人照办了。“接下来是艾丽娅女士,你的未婚妻,我相信你不会忘了她。”

这个女孩很瘦,比记忆中要高,但这还不足为奇。她穿着带白色缎子镶边的灰羊毛外套,外罩白色貂皮斗篷,扣着银色狼头胸针。棕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背上。然而她的眼睛

这个女孩儿不是艾德公爵的女儿。

艾丽娅的眼睛和她的父亲一样,是史塔克家族的灰眼睛。随着年龄的增长,女孩儿的个头会变高,头发会长长,胸部会逐渐丰满,但眼睛的颜色不可能改变。这是珊纱的小玩伴,管家的女儿,简妮,这才是她的名字。简妮.普尔。

“拉姆斯大人”,这女孩儿在他面前欠身。这不会是真的,真正的史塔克只会向他的脸上吐口水。“我祈祷能成为您的好妻子,并给您带来强壮的儿子追随左右。”

“你会的。”拉姆斯大人允诺,“很快就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