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一章 丹妮莉丝(二)

乔治·R·R·马丁2015年06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怎么啦?”当被伊丽轻摇肩膀唤醒时,她惊叫道。外面仍是夜色笼罩。她立刻意识到有麻烦了。“是达里奥吗?出什么事了?”在她的梦里,他们是丈夫和妻子,过着平凡生活的平凡人,住在一幢有着红色大门的高大石屋里。在她的梦中,他吻遍了她的全身——她的嘴唇,她的脖颈,她的胸脯。

“不是达里奥,卡丽熙,”伊丽轻声说,“是你的太监灰虫子和那个秃子。你要接见他们吗?”

“好的。”丹妮发觉她的头发凌乱,睡衣满是褶皱。“帮我更衣,我还要一杯葡萄酒,清醒一下头脑。”去忘掉那个梦。她能听见轻轻的抽泣声。“那是谁在哭?”

“你的女奴弥桑黛。”姬琪手中端着一根蜡烛。“我的仆人。我没有奴隶。”丹妮不明白。“她为何哭泣?”

“为她的兄弟,”伊丽告诉她。

他们被带到她面前,她还能依靠的只有斯卡哈日,雷兹纳克和灰虫子了。在开口前,她就知道他们带来的是坏消息。看上一眼“剃顶大人”那张气急败坏的面孔就完全清楚他要告诉她什么了。“鹰身女妖之子?”

斯卡哈日神情肃穆抿着嘴点了下头。

“死了几个?”

雷兹纳克掰着手说。“九…九个,伟大的女王。真是下流无耻之事。一个糟糕透顶的夜晚,太糟了。”

九个,这个词像把匕首插进了她的心脏。每个夜晚在弥林金字塔之下都有暗杀在发生。每个早晨太阳升起时,都要照在新鲜尸体之上,而旁边的砖墙之上则是鹰身女妖们用鲜血留下的签名。任何一个功成名就的自由人都处在死亡笼罩之下。但一晚就死掉九个……这令她惊恐。“仔细告诉我。”

灰虫子回答。“当您的仆人们在弥林砖墙边巡逻,维护陛下的和平时,受到了袭击。他们都全副武装,带着长矛,盾牌和短剑。两两并行巡逻,也成双被杀害。您的仆人黑拳和凯瑟里斯在玛兹达汗的迷宫里被十字弓射死,您的仆人莫斯阿多和杜兰在运河岸边被落石砸死,您的仆人艾兰东·金发和‘忠诚长矛’在每晚例行轮值站岗的酒馆被毒死。”

莫斯阿多。丹妮攥紧了拳头。弥桑黛和她的兄弟们被掠袭者从蛇蜥群岛上纳斯的家中掠走,贩卖到阿斯塔波为奴。尽管年幼,弥桑黛却已显示语言方面的天赋,于是善主安排她成为抄书员。莫斯阿多和玛瑟莱恩就没这么幸运了。他们被阉割,训练成无垢者。“捉到了几个凶手?”

“您的仆人逮捕了酒馆老板和他的女儿们。他们坚称自己的无辜请求饶恕。”

他们都会坚称自己无辜请求饶恕,“把他们交给‘剃顶大人’。斯卡哈日,把他们单独关押并审讯。”

“如您所愿,陛下。您是要我来软的还是来硬的?”

“先来软的。听听他们的说法和提供的名字。或许他们与此无关。”她迟疑了一下。“九个,高贵的雷兹纳克说的。还有谁?”

“三个自由人,在他们的家中被害,”剃顶大人说。“一个放高利贷的,一个鞋匠还有竖琴师里罗娜·拉赫。他们在杀她之前先剁掉了她的手指。”

女王抽搐了一下。里罗娜·拉赫能像七神中的少女一样用竖琴弹出悦耳的曲调。当她还是一个渊凯的奴隶时,她为城中每个高贵的家庭表演。在弥林她成为渊凯自由人中的领袖,在丹妮的议会里的代言人。“除了这个卖酒的,就没别的犯人啦?”

“没了,的确令在下无地自容。我们请求您的宽恕。”

宽容,丹妮想。他们会得到龙的宽恕的。“斯卡哈日,我改变主意了。严刑审讯那个家伙。”

“我会的。我可以在严刑审讯那几个女儿时让她们的父亲在旁观看。那可以从他口中挖出几个名字。”

“尽管放手去做,只要能给我供出名字。”她怒火满胸。“我不再允许有任何无垢者被杀害。灰虫子,带你的部下回到他们的营房。从今以后让他们守卫我的城墙、大门和子民。从今天开始,让弥林人去守护弥林的和平吧。斯卡哈日,给我招募一只新的守备军,自由人和剃顶之人各招一半。”

“遵令。要招多少人?”

“你需要多少就招多少。”

雷兹纳克·莫·雷兹纳克倒吸一口气。“伟大的女王,哪有钱支付这么多人的薪水啊?”

“从金字塔那里征收。叫它血税。鹰身女妖之子每杀掉一个人,就从每座金字塔征收一百块金子。”

这让“剃顶大人”脸上露出了微笑。“悉听尊愿,”他说,“但陛下您该知道扎卡和莫瑞克的伟主大人们正准备放弃他们的金字塔,离开这座城市。”

丹妮莉丝对扎卡和莫瑞克的废弃已经厌烦了,她对所有的弥林人都已厌烦了,不管大人物还是平头百姓都一样。“让他们走,但要盯紧他们不能带走了除了衣服之外的任何东西。确保他们的金子全留在我们手上,还有他们储备的食物。”

“伟大的女王,”雷兹纳克·莫·雷兹纳克低声说,“我们不能认为这些贵族打算去加入您的敌人。更可能的是他们去到山上他们的庄园啦。”

“那么他们不会介意由我们来保证他们金子的安全。山上又没有什么东西要买的。”

“他们担心他们的孩子,”雷兹纳克说。

是的,丹妮莉丝想,我也是。“我们必须同样保证他们的安全,我会从他们每人身边带走两个孩子,其他金字塔也一样,一男一女。”

“人质,”斯卡哈日高兴的说。“听差和侍酒。如果那些伟主大人们拒绝,向他们解释在维斯特洛,孩子被选中为宫廷服务是一种莫大的荣誉。”她让其他的人无语了。“去按我的命令照办吧。我还要哀悼这些死者。”

当她回到金字塔顶端的房间时,发现弥桑黛俯在床上轻声地哭泣,竭力压抑她的抽噎声。“过来和我一起睡,”她告诉这个小抄写员。“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

“陛下对小人实在是太关怀了。”弥桑黛滑进床单下。“他是一个很好的哥哥。”

丹妮用双臂环抱着女孩。“和我说说他。”

“我们小的时候,他教会我爬树。他能空手抓住鱼。又一次我发现他在我们的花园里熟睡,身上落着成百只蝴蝶。那个早上他看起来是那么地漂亮,这点……我的意思是,我爱她。”

“就像他也爱你。”丹妮轻抚着女孩的头发。“只要你开口,亲爱的,我就会把送你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我会想法设法找艘船把你送回家,回到纳斯。”

“我更愿意陪伴您。在纳斯我会感到害怕的。若是那些奴隶贩子再来怎么办?和您在一起,我更觉得安全。”

安全。这个词令丹妮热泪盈眶。“我想保证你的安全。”弥桑黛只是个孩子,和她在一起,她感觉自己也是个孩子。“我小的时候没人能保证我的安全,威廉爵士曾经做到过,但不久他就死了,而韦赛里斯……我想保护你,但……这太难了。变得坚强。我总是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但我必须要知道。我就是他们的一切。我是女王……是……是……”

“……母亲,”弥桑黛低语。“龙之母。”丹妮哆嗦了一下。“不,是所有人的母亲。”弥桑黛把她抱得更紧了。“陛下该歇息了。天马上就要亮了,还要开庭呢。”

“我们一起睡,梦想那些甜蜜的日子。闭上你的眼睛。”当她照做时,丹妮吻了吻她合上的眼皮,逗得她咯咯直笑。

但睡眠可没亲吻来的那么容易。丹妮合上了双眼试图回想起家乡,龙石岛和君临城,还有其他韦赛里斯曾对她讲述过的地方,比这里要友善的地方……但是她的思绪总是不由自主地飘回奴隶湾,就像被一阵狂风困住的小船。当弥桑黛发出熟睡声后,丹妮从她的怀抱中滑出来,走得室外黎明前的微风中,倚在冰凉的砖墙上瞭望着整个城市。成千个房顶在她脚下伸展,月光投下银白色的光影。

在那些屋顶之下的某处,鹰身女妖之子正聚集起来,谋划杀害她和那些爱她的人,把她的孩子重新用铁链拴上。在下面某处一个饥饿的孩子正哭着要喝奶,在某处一个老妇躺在那里奄奄一息,在某处男人和女人拥抱着,用饥渴的双手笨拙地解开对方的衣服。但从这上面俯视,只能看到照在金字塔和坑渠上的月光,对下面发生的事情毫无察觉。这上面只有她孤身一人。

她有龙之血脉,她能杀掉鹰身女妖之子以及他们的子子孙孙。但是一条龙不能喂饱一个饥饿的孩子,也无助于垂死妇人的痛苦。究竟还有谁敢去爱一条龙呢?

她发现自己又在思念达里奥·纳哈里斯了,达里奥长着金牙和三叉胡须,他强壮的双手放在于他佩戴的亚拉克弯刀和短剑的柄上,柄的上面几个裸女的雕像装饰着。在他动身向她告别的那天,当她为他送行时,他用拇指肚轻轻地来来回回摩擦着她们。我在嫉妒一个剑柄,她意识到,嫉妒那些金子打造的女人。把他打发给羊人们是英明的决定。她是女王,而达里奥·纳哈里斯不是当国王的货色。

“他已经去了好久啦,”就在昨天,她曾对巴利斯坦爵士说。“如果达里奥背叛了我,然后投靠了我的敌人们怎么办?”你知道有三次背叛。“如果他遇见了另一个女人,拉札林的某个公主怎么办?”

她知道这位老骑士既不喜欢也不信任达里奥。就算这样,他还是殷勤地说。“没有女人能比陛下更可爱了。除非是个瞎子才不会相信这点。而达里奥·纳哈里斯可不瞎。”

他不瞎,她想。他的双眼是深蓝色的,蓝的几乎发紫,而当他冲我微笑时,他的金牙闪闪发光。

巴利斯坦爵士确信他会回来,丹妮只好祈望他是对的。

洗个澡会有助我平静下来。她赤脚踩过草坪来到她的浴池。皮肤触到冰凉的水,激起一阵鸡皮疙瘩。小鱼轻啄着她的手臂和大腿,她合上双眼漂浮着。

一阵轻微的沙沙声让她又睁开双眼。她坐起身来溅起一点水花。“弥桑黛?”她叫到。“伊丽?姬琪?”

“她们在睡觉,”一个声音回答。

一个女人站在柿子树下,披着一件一直拖到草地的带着兜帽的长袍。兜帽之下,她的脸看起来僵硬而且反射着光芒。她带着面具,丹妮意识到,一个涂着深红色油漆的木头面具。“魁晰?我是在做梦么?”她掐了一下耳朵感觉到了疼痛。“在我刚来阿斯塔波时,我在贝勒里恩号上梦到过你。”

“你没在做梦,那时或现在。”

“你在这做什么?你是怎么通过我的守卫的?”

“我从另外的途径过来的。你的守卫根本没见到我。”

“如果我招呼他们来,他们会杀了你。”

“他们会向你发誓我根本不在这。”

“那你在这么?”

“不。听我说,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玻璃蜡烛在燃烧。很快白色母马就要来临,还有跟随在她身后其他的东西。海怪和黑色的火焰,狮子和狮鹫,太阳之子和戏子的龙。不要信任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记住不朽者的话。小心洒满香水的总管。”

“雷兹纳克?为什么我担心他?”丹妮从池中起身。水顺着她的双腿流下,在寒冷的夜风中她的双臂起满了鸡皮疙瘩。“如果你想给我一些警告的话,直说出来。你想对我做什么,魁晰?”

月光在这个女人的眼中闪烁。“为你指引道路。”

“我记得那条路。要去北方,我必须南行。要达西境,我必须往东。若要前进,我必须后退。若要光明,我必须通过阴影。”她挤干她一头银发中的水。“我对猜谜快要厌烦了。在魁尔斯我是个乞丐,但在这我是女王。我命令你——”

“丹妮莉丝。记住不朽者的话。记住你是谁。”

“龙之血脉。”但我的龙正在黑暗中怒吼。“我记得不朽者。三之子,他们这样叫我。他们承诺我会有三匹坐骑,三团火焰,三次背叛。一次为血,一次为财,一次为……”

“陛下?”弥桑黛站在女王寝宫的门口,手中拿着一只灯笼。“您在跟谁交谈?”

丹妮回头望了一眼柿子树。没有女人呆在那了。没有连帽长袍,没有涂漆面具,没有魁晰。

一个阴影,一段记忆,没有任何人。她是龙之血脉,但是巴利斯坦爵士警告过她在那血脉中存在着污点。我会变得疯狂吗?他们曾说她的父亲疯狂。“我正在祷告,”她这样告诉那个纳斯女孩。“一会儿天就亮了,我最好在开庭前吃点东西。”

“我马上给您拿早餐来。”

又是孤单一个人了,丹妮穿过烧毁的树林和烧焦的土地,在那她的人曾试图抓住龙,绕着金字塔走遍了所有的路希望找到魁晰。但是只有风吹过果树发出的声响,花园里唯一的活物就只有几只白蛾了。

弥桑黛端着一个甜瓜和一碗蛋羹回来,但是丹妮发现自己没有胃口。随着天空泛白,星星逐渐隐去,伊丽和姬琪帮她穿上一件缀着金色流苏的紫色丝质托卡长袍。

当雷兹纳克和斯卡哈日出现时,她发现自己在斜视着他们,心中念念不忘那三次背叛。小心洒满香水的总管,她满怀猜疑地嗅了嗅雷兹纳克·莫·雷兹纳克。我可以下令“剃顶大人”逮捕他并对他进行审问。这能预先阻止预言发生吗?或者某个另外的背叛者会接替他?预言是靠不住的,她提醒自己,而雷兹纳克或许真是表里如一。

在大殿中,丹妮发现她的乌木王座垫着厚厚的丝缎靠枕。这番景象让她微微一笑。巴利斯坦爵士的杰作,她知道。老骑士是个好人,但是有时太咬文嚼字了。那不过是个玩笑,爵士,她想,但是与此同时她还是坐在那堆垫子上了。

她整夜未眠的结果很快就体现出来了。没过多久,当雷兹纳克同工匠行会闲扯时,她就竭力避免打哈欠了。那些石匠们看起来对她怒气冲冲。砖瓦匠们也差不多。某些当初从事雕石砌砖的奴隶,从行会里的熟练工和师傅之类的人那里偷师学艺。“那些自由人干活太便宜了,伟大的女王,”雷兹纳克说。“有人自称是熟练工,甚至是师傅,这些头衔只有行会里的工匠才有资格授予。这些工匠们恳请陛下维护他们古老的权利和传统。”

“自由人们干活便宜只因他们饥饿,”丹妮指出。“如果我禁止他们去雕石砌砖,那么杂货商,织工和金匠们很快就会出现在我的门前,要求把他们从自己的买卖中赶出去了。”她想了片刻。“这样写吧:从今往后只有行会的成员才被允许自称熟练工和师傅……条件是行会要对那些证明自己已经具备合格技巧的自由人开放。”

“这法令马上就颁布,”雷兹纳克说。“陛下是否愿意接见高贵的希兹达尔·佐·洛拉克?”

他难道从不承认失败吗?“带他过来。”

希兹达尔今天没穿托卡长袍。他换了一件简单的灰蓝色长袍。她发觉他的发须也修剪过了,剃光了胡须并且剪短了头发,这家伙没有剃成光顶,没那么彻底,但至少那愚蠢的头发盘成的翅膀不见了。“你的理发师把你修剪得很好,希兹达尔。我希望你今天来是向我展示一下他的杰作,而不是又用关于角斗场的事来折磨我。”

他深深鞠了一躬。“陛下,我恐怕不得不讲。”

丹妮脸色沉了下来。就连她的手下在这件事上也不支持她。雷兹纳克·莫·雷兹纳克强调通过税收带来的收入,绿衣仁者提到重新开放角斗场会取悦众神。“剃顶大人”觉得那会为她赢取鹰身女妖之子的支持。“让他们打吧,”壮汉贝沃斯嘟囔着,他有次成为角斗场上的冠军。巴利斯坦爵士则建议以比武竞技来代替,他训练的孤儿们可以在场上骑马和弥林人用钝器格斗了,他的这个建议,丹妮知道它同它的好意一样是毫无希望的。弥林人渴望能看到血腥的搏斗,而不是技艺表演。另外格斗的奴隶是不穿护具的。只有小抄写员弥桑黛看起来理解女王的困惑。

“我已经拒绝你六次了,”丹妮提醒希兹达尔说。“陛下信仰七神,那或许会对我的第七次请求感兴趣。今天我并非单独前来,您愿倾听一些我的朋友们的说辞么?恰好他们也是七个人。”他把他们一个一个带上前来。“这是卡哈拉兹,这是‘黑发’巴尔塞娜,永远的勇士。这两位是‘光荣的’卡马隆和‘巨人’高赫。这边是‘斑点猫’和‘无惧的’伊索克。最后这位,是‘碎骨者’巴拉科。他们都前来声援我,恳请陛下让我们的角斗场重新开业。”

丹妮认识他带来的七个人,就算不能一眼叫出名字来。他们都是弥林的角斗士中最有名气的……曾经的角斗士,当被她的下水道老鼠们从镣铐中解救出来后,领导起义为她赢得了这座城市的人。她欠他们一笔血债。“我会倾听你们的,”她同意了。

一个接一个,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恳请她让角斗场重新开放。“为什么?”当伊索克陈述完之后,她问道。“你们不再是奴隶了,无须为主人的一时兴起而丧命了。我解救了你们。为什么你们还是希望在猩红的沙地上终结自己的性命呢?”

“我从三岁就开始接受训练,”“巨人”高赫说。“我从六岁就开始杀人。龙母说我自由了,为什么不让我自由地去战斗呢?”

“如果你想要战斗,那就为我而战。宣誓效忠于母亲之子,自由兄弟会或者坚盾团。教导我其他的自由人如何去战斗。”

高赫摇摇他的头。“以前,我为主人战斗。你说,为你战斗。而我说,为自己战斗。”这个巨人像锤头一样的拳头敲打着自己的胸膛。“为了金钱,为了荣耀。”

“高赫的说法代表了我们大家的意思。”斑点猫跨肩斜披了一张豹皮。“我上次被卖的时候,出价是三十万辉币。当我还是个奴隶时,我睡在毛皮上,从骨头啃着红肉。而现在我自由了,我却睡在稻草上吃着咸鱼,我还不一定能保证得到它们。”

“希兹达尔发誓赢家能分享到一半的门票收入,”卡哈拉兹说。“一半,他对此发誓,而希兹达尔是个可尊敬的人。”

不,一个狡诈的人。丹妮莉丝觉得自己陷入了困境。“那么输家呢?他们能得到什么?”

“他们的名字将会铭刻在命运之门上那些陨落的勇者名字中间,”巴尔塞娜宣称。据说,在八年里,她杀掉了每个派来和她对打的女人。“所有的人都要死,女人也一样……但并非所有人都会被铭记。”

丹妮对此无话可说。如果我的人民真的希望这样,我有权拒绝他们吗?在臣服我之前,这是他们的城市,他们想要挥霍的是自己的性命。“我会考虑你们所说的。谢谢你们的建议。”她起身。“明日我们继续讨论。”

“大家跪下,叩拜弥林女王,安达尔、洛伊那及先民之王,草海首领,摧毁桎梏之人,巨龙之母,风暴降生、浴火无毁的丹妮莉丝,”弥桑黛朗声道。

巴利斯坦爵士护送她返回寝宫。“给我讲个故事吧,爵士,”丹妮在爬楼梯时说。“那些有着圆满结局勇士的故事。”她的确感到需要圆满的结局。“告诉我你是如何逃离篡夺者的。”

“陛下,逃命可称不上是勇士的行为。”

丹妮盘腿在垫子上坐下,凝视着他。“请说吧,是那个小篡夺者把你从国王铁卫中解职的……”

“乔佛里,是。他们以我的年老为借口,其实另有缘由。那个男孩想为他的狗桑铎·克里冈披上白袍,而他母亲想让弑君者当上铁卫的队长。当他们告诉我时,我……我遵照命令脱下了我的袍子,把我的剑掷在乔佛里的脚下,而且说了些蠢话。”

“你说了什么?”

“真相……但是真相在朝中总是不受欢迎。我高昂着头走出大殿,但我不知道该往何处去。除了白剑塔外我没有家。我的表亲们会为我在丰收厅安排个位置,但是我不愿把乔佛里的不悦带给他们。当我收拾东西的时候我想到了我陷入这样地境地正是由于当初得到劳勃的赦免,他是个优秀的骑士却是个差劲的国王,因为他无权登上王座。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知道为了赎罪我必须寻找真正的国王,为他奉献出我残留的全部力量。”

“我的哥哥韦赛里斯。”

“我正是那么打算的。当我到马厩时,金袍子们试图逮捕我。乔佛里曾为我提供一座养老送终的塔楼,但是我轻蔑地拒绝了他的礼物,所以他改主意要送了我一间地牢。都城守备队的长官碰到了我,我空空的剑鞘给他壮了胆子,但他只带了三个人而我还有把刀子。当一个家伙向我伸出手时,我割开了他的脸,然后纵马冲过其他几个。当我策马冲向大门时我听到杰诺斯·史林特对他们大喊大叫,要他们追上我。一出红堡,街上就挤满了人,否则我就可以干净利落地摆脱他们了。结果他们在临河门那里追上了我。那些从城堡一直追来的金袍子朝那些把守城门的人大喊让他们阻止我,所以他们横起他们的长矛拦住了我的去路。”

“而你没带着剑?你是怎么通过他们的?”

“一个真正的骑士面对那些守卫是能够以一当十的。把守城门的家伙措手不及。我骑马撞翻了一个,夺走了他的长矛,用它刺穿离我最近的追赶者的喉咙。另一个人在我一穿过城门就停住了脚步,然后我就策马狂奔,沿着河一直飞奔,直到城市在身后从视线中消失。当天晚上我用我的马换了点儿钱和几件破旧衣服,第二天一早我就加入平民百姓进入君临城的洪流中。我是从烂泥门逃出来的,因此我从诸神门返回,满脸的污垢,胡子拉茬,除了一把木杖也没带武器。穿着粗衣烂衫和沾满泥巴的靴子,我看起来就是一个逃离战火的糟老头子。金袍子只是瞥了我一眼就挥手放我通过了。君临城里挤满了逃难的平民百姓,我混在他们中间。我有点银子,但我需要为横渡狭海支付旅费,所有我就睡在圣堂和小巷中,在街头食堂填饱肚子。我任我的胡子随意生长以掩饰我的年龄。在史塔克大人掉脑袋那天,我就在那看着。之后我进了大圣堂感谢七神让乔佛里剥夺了我的白袍。”

“史塔克是个得到应得下场的叛徒。”

“陛下,”赛尔弥说,“艾德·史塔克的确参与了推翻您父亲,但他对您毫无恶意。当太监瓦里斯告知我们你怀孕的消息,劳勃想要杀掉您,但史塔克大人声言反对。他告诉劳勃,如果要逼他当谋杀孩子的帮凶,劳勃就去换个首相吧。”

“你忘记了雷尼丝公主和伊耿王子吗?”

“从未忘记。那是兰尼斯特干的,陛下。”

“兰尼斯特或者史塔克,有什么不同?韦赛里斯过去常称他们为篡夺者的狗。如果一个孩子被一群猎狗袭击,哪一只撕烂了他的喉咙又有什么区别吗?所有的走狗都是有罪的。那罪行……”她的话卡在了嘴边。哈兹亚,她想到,她突然听到自己的声音说,“我要去看看深坑,”她的嗓音像孩子低语般深沉。“带我下去,如果你愿意的话。”

老人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情愿,但他是不会质问她的女王的。“遵命。”

仆人的阶梯是下去的捷径——不够宽大,而是又陡又直又窄,隐藏在墙壁中。巴利斯坦爵士提着灯笼,唯恐她跌倒。二十种不同颜色的砖头紧贴着他们,灯笼的光线之外则隐成灰黑色。他们三次经过无垢者守卫,他们像石雕般挺立着。唯一的声响便是他们的脚步踏在石阶上的轻响。

弥林的大金字塔的底层是个肃静的地方,满是灰尘与阴影。它的外墙有三十尺厚。墙内,脚步声在彩色的砖砌拱门下,马厩,隔间和储藏室间回响。他们穿过三个巨型拱门,走下一个火把照亮的斜坡,进入了金字塔内的地下室,经过蓄水池和地牢,还有一个刑讯室,那里曾是奴隶被鞭笞,剥皮和用烧红的烙铁烙印的地方。最终他们来到由无垢者把守的用带锈的铁链拴住的一对巨型铁门前。

在她的命令之下,一个人拿出了铁钥匙。伴随着铰链的吱嘎声,门开了。丹妮莉丝·坦格利安走进了火热黑暗的中心,在深坑前停下脚步。四十尺之下,她的龙们抬起了头。四只眼睛在暗影中燃烧——两只有如融化的金子,另两只宛若青铜。

巴利斯坦爵士拉住了她的胳膊。“别靠近。”

“你认为它们会伤害我?”

“我不知道,陛下,但我宁愿您别为了知晓答案而冒险。”

当雷哥怒吼时,一团黄色的火焰令黑暗瞬间变成白昼。火焰舔舐着墙壁,丹妮扑面而来的热浪,仿佛烤箱散发出的热气。在坑的另一边,韦赛利昂展开双翅,他试图飞向她,扇起混浊的空气。他想要飞向她,但当他跃起时,铁链一下子绷紧令他呯地一声摔在地上。一条如同男子拳头般粗细的铁链把他的脚拴在了地板上。套在他脖子上的铁项圈拴紧在他身后的墙壁上,雷哥也带着同样地锁链。在赛尔弥灯笼的照耀下,他的鳞片像碧玉般闪耀,烟从他的齿间冒出,骨头散落在他脚下的地板上,被烧得漆黑,踩得粉碎。空气炎热得令人难受而且飘着一股硫磺和焦肉的味道。

“他们又大了。”丹妮的声音在焦黑的石壁之间回荡。一滴汗水从她的眉梢滴到她的胸脯上。“龙从不会停止生长是真的吗?”

“如果他们有足够的食物和成长的空间。在这用铁链拴着,我想……”

“伟主大人们”曾把这个深坑当作监狱,它十分宽大足以容纳五百个人……对于两条龙来说就更宽敞了。但是,还能支持多久?当他们长到连深坑都容纳不下时会发生什么?他们是否会用火焰和爪子互相搏斗?或者他们会变得病弱,身材瘦小,翅膀枯萎?会不会最终他们的火焰都要熄灭?

什么样的母亲会让她的孩子们在黑暗中腐烂?

若我回头,我就完了,丹妮告诫自己……但是她怎能不回头呢?我早已料到它的到来。我是如此的盲目吗?或是我固执地合上了双眼,这样就无须正视权力的代价了吗?

在她小的时候,韦赛里斯曾给她讲过所有的传说。他喜欢关于龙的传说。她知道赫伦堡是如何陷落的,她听说过“怒火燎原”和“血龙狂舞”。她的一位先祖,伊耿三世,曾亲眼看着他的母亲被他叔叔的龙吞食。在数不胜数的村庄和王国中都有歌谣传唱,关于人们生活在魔龙的恐怖之下,直到勇敢的屠龙者拯救了他们。在阿斯塔波,奴隶贩子的眼睛被烧化,在前往渊凯的途中,当达里奥将光头萨洛和普兰达·纳·纪森的脑袋扔到她脚下时,她的孩子们饱餐了一顿。龙们丝毫不怕人。而一条大到足以吞食绵羊的龙吃掉一个孩子也同样轻而易举。

她的名字叫哈兹亚,她才四岁。除非她父亲撒谎。他可能是在撒谎,除他以外没有人看到龙。他的证据是烧焦的骨头,但是焦骨证明不了什么。他可能自己杀了那个小姑娘,然后烧了她。“剃顶大人”声称他不是第一个想解决掉不想要的女儿的父亲。也许是鹰身女妖之子做的这些,让它看起来像是龙犯下的罪行而让整座城市仇视我。丹妮试图相信这些……但如果真是那样,哈兹亚的父亲为什么要等到接见大厅的人几乎都已散去才上前呢?如果他的目的是煽动弥林人反对她,他就该在大厅里站满听众时讲出他的故事。

“剃顶大人”总是催促她判处那个男人死刑。“至少应该拔掉他的舌头。这个男人的谎言会毁掉我们所有人,伟大的女王。”但丹妮选择为血债付出赔偿。没人能告诉过她一个女儿的价值,所以她付了一头羔羊百倍的价格。“如果我能做到,我愿把哈兹亚还给你。”她告诉那个父亲,“但就算是女王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她的遗骨会被安放在圣恩神庙当中,一百根蜡烛会为怀念她而日夜长明。在她的每个命名日我都要回到这里,而你的其他的孩子们不会想……但这个故事绝对不许从你嘴中流出。”

“人们会问的,”悲伤的父亲说。“他们会问我哈兹亚在哪和她是怎么死的。”

“她是被蛇咬伤而死的,”雷兹纳克·莫·雷兹纳克强调。“一只饿狼叼走了她,一场急病带走她。告诉他们你该说的,但绝不要提到龙。”

韦赛利昂的爪子紧紧地抠着石头,每次他试图奔向她时巨大的铁链都嘎嘎作响。当他无法靠近时,他发出一声怒吼,竭尽全力地扭过头去,向身后的墙壁喷出金色的火焰。还要多久他的火焰就足以崩碎石头融化钢铁?

曾经,就在不久之前,他还能蹲在她的肩膀上,用尾巴绕着她的手臂。曾经她亲手来喂他切碎的烤肉。他是第一个被拴上铁链的。丹妮莉丝亲自把他领到深坑,把他关在几头公牛当中。一旦他狼吞虎咽吃饱之后就变得昏昏欲睡了,他们趁他熟睡时用给他拴上铁链。

雷哥要麻烦些。虽然有砖墙和石块相隔,但他或许还是听到了他的兄弟在深坑里的怒吼。最终,他们不得不用一张沉重铁链编织的大网趁他躺在阳台上晒太阳的时候罩住了他,而他的反抗如此激烈,以至于花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才能把他挪下仆人的阶梯,这期间他一直扭动挣扎着。六个人在搏斗中被烧伤。

而卓耿……

那个长翅膀的幽灵,那个悲伤的父亲是这样称呼他的。他是她三头龙个中最大,最凶猛,最狂野的,有着如同夜色般漆黑的鳞片和熊熊燃烧火坑一般的双眼。

卓耿飞到远处捕猎,但当他吃饱后他喜欢蜷在大金字塔的顶端晒太阳,那里曾经是弥林的鹰身女妖站立的地方。他们曾三次试图在那里捉到它,但三次都失败了。四十个她最勇敢的手下冒着生命危险试图捕捉他。他们几乎全都烧伤,而其中四人死了。上次她看到卓耿还是在第三次尝试的那个黄昏时分。那头黑龙一直向北飞去,飞过斯卡札丹河一直向多斯拉克草海的高原飞去。他再没回来。

龙之母,丹妮莉丝想。怪物之母。我对这个世界都干了些什么?我是女王,但我的王座是由焦骨堆成,而它又放置在流沙之上。没有龙,她又该指望如何能控制住弥林,更别提要赢回维斯特洛啦?我是龙之血脉,她想。但若他们是怪物,那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