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三章 丹妮莉丝(四)

乔治·R·R·马丁2015年06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绿衣仁者伽拉撒·伽拉瑞在12位白衣侍者的陪同下来到了大金字塔,这是侍者都是年纪尚未足够进入神殿愉悦花园进行服务的贵族少女。这些小姑娘美若画中人,身穿着白袍带着白色面纱,象征着她们的纯洁,而那一身绿色的骄傲老妇人,则被她们环饲其中。

女王热情的迎接他们,招来弥桑黛去照看好这些女孩,提供给她们食物和娱乐。而她(女王)则同绿衣仁者一同共进私人晚餐。

她的厨师为她们准备了散发碎薄荷芳香的精美蜜汁羊羔肉,配上丹妮非常喜爱的小个绿色无花果。两位丹妮非常喜爱的人质为她们上菜斟酒,有雌鹿般眼睛的小女孩叫Qezza,那个瘦小的男孩叫Grazhar。他们是兄妹,是绿衣仁者的远亲。他们在她们进来时用亲吻迎接她们,并且问她们是否对服务满意。

“他俩非常贴心,他们两个都是”,丹妮保证,“Qezza有时会给我唱歌,她的嗓音很可爱。而巴里斯坦爵士正在以维斯洛特的骑士方式教导Grazhar和其他男孩。

“他们是我的血脉”,绿人仁者说,Qezza往她的杯中倒满了深红色的酒,知道他们能取悦光之主我很高兴,我希望我也能如此。”老妇人的头发全白了,皮肤如同羊皮纸一般,但是岁月没能暗淡她的双眼。它们如她的袍子一样碧绿,悲伤的双眼中充满智慧。“请原谅我这么说,光之主看起来…很累。你睡觉了吗?”

丹妮只能苦笑,“睡的不好.昨天夜里三艘奎尔斯的平底战船在夜色的掩护下逆流而上到了Skahazadhan(河名)。龙母之子的战士向他们的船帆射出火箭雨,向他们的甲板上投掷燃烧的沥青。可是那些战舰快速的逃脱了,没受到什么损伤。奎尔斯人意图封锁河流,如同他们封锁海湾那样。而且他们不再孤单,三艘从新吉斯来的战舰加入了他们,还有一艘脱罗斯武装商船。”脱罗斯回复她结盟的请求的方式是宣称她是妓女,并且要求她把弥林归还给它的伟主大人们(咱能不用这坑爹的名字么)。然而比起玛塔里斯的回答这还算好的,玛塔里斯人派来了一辆装着雪松盒子的拖车。她在盒子里发现了她的三位使节腌渍过的头颅。“也许你的神能帮助我们。请他们降下一阵大风拂去海湾里的那些战舰。”

“我会祈祷并作出献祭。也许吉斯的神灵们能听到我的请求。”伽拉撒·伽拉瑞抿了口酒,但是她的眼睛没有离开丹妮。“墙内的风暴如同墙外边猛烈。更多的自由民死于昨夜,大概是这么告诉我的。”

“三个”说出来留下一丝味道在她嘴里。“懦夫们闯进了某些纺织工的家,对任何人都无害的自由民。她们所作的只是创造美丽的事物。她们送我一副挂毯(丹妮在审判中帮助了她们),我一直挂在床上。鹰身女妖之子捣毁了她们的织布机,强奸她们并割断她们的喉咙。”

“这事我们已经知道了。当然光之主已经有勇气用慈悲来回答暴行了。您并没有伤害任何您留为人质的贵族子弟。”

“当然,不会”丹妮成长并乐于担当她的责任,她有时会害羞,有时鲁莽,有时温和,有时阴郁,但一直都是清白(这里不知怎么翻)的。“如果我杀了为我拿杯子的人,谁会为我倒酒,服务我用餐呢?”她说,试图轻描淡写。

女祭司并没有笑,“剃头者可以把他们喂你的龙,那句怎么说来着,一命换一命。每有一个青铜野兽倒下,就要有个孩子送命。”

丹妮把她的食物放到了盘子上,她不敢看Grazhar和Qezza站在哪,害怕她会哭出来。剃头者的心肠比我硬多了他们有一半时间在为质子争吵。“鹰身女妖之子正在他们的金字塔里大笑”斯科哈兹(光头党的头头)这么说,就在今天早上。“如果你不会取他们的头,他们算什么好人质?”在他眼里,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妇人.Hazzea,(那个被卓耿杀死的小女孩)已经足够了。用孩童鲜血买来的和平算什么好和平?“那些谋杀不是他们的罪行,”对伽拉撒·伽拉瑞无力的说道.“我不是屠夫女王。”

“为此弥林将给以感谢,”伽拉撒·伽拉瑞说,“我们听说阿兹塔波的屠夫国王已经死了。”

“他在指挥进军攻击渊凯时在被自己的士兵所杀,”满是恨意的话语自她口中而出。“他极其冷酷,替代他的人自称为克里昂二世,那人在被割喉前统治了八天。而后杀死他的人获得了王冠和克里昂一世的妃子。阿兹塔波人称他们为割喉王和妓女皇后。他们的追随者在街道激战,而这时,渊凯和佣兵们在城外等待。”

“现在是危急关头。陛下,我能冒昧的提出我的建议么?”

“你知道我有多重视你的智慧。”

“那就听我的,现在结婚。”

“哦,”丹妮并不意外。“我常常听你这么说,‘你是个小姑娘,看看你,你还是个半大孩子,太过年轻和柔弱来自己承担这么重考验。你需要一位国王从旁助你承担重任。’”

丹妮插了一大块羊腿,咬了一口,慢慢嚼着。“告示我,一位国王能够一口气把扎罗的战舰吹回奎尔斯么?他能拍拍手打破对阿兹塔波的围攻么?他能填饱我的子民的肚子么?他能为我的街道带来安宁么?”

“你能吗?”绿意贤者问道,“国王不是神灵,但是仍比一个强壮的男人能做的多。当我的人民看着你时,他们看见的是一位跨海而来的征服者,来杀害我们,奴役我们的孩子。一位国王可以改变这种看法。一位出生高贵的纯种吉斯血统的国王可以让这个城市在你的统治下和解。否则,我担心,你的统治将会如同它开始的方式那般的结束,在血与火中。”

丹妮把她的食物放到盘子里。“那么吉斯的神会挑选谁作为我的国王和伴侣呢。”

“希兹达尔·佐·洛拉克”伽拉撒·伽拉瑞坚定的说。

丹妮假装很意外,“为什么是希兹达尔?斯科哈兹出生也很高贵。”

“斯科哈兹是Kandaq,希兹达尔是洛拉克。陛下请原谅我,但是只有吉斯人才明白这中间的不同。我常常听说你是征服者伊耿,智者杰赫里斯(Jaehaerys),巨龙戴伦(Daeron)的血脉。而高贵的希兹达尔是伟大的MAZDHAN,英俊的HAZRAK,解放者ZHARAQ的血脉。”

“他的先祖和我的一样都已故去。难道希兹达尔靠高举他们的余威去保卫弥林,击败敌人?我需要拥有战舰和刀剑的男人。你给我个先人。”

“我们需要一位先人之子。先祖对我们很重要。嫁给希兹达尔·佐·洛拉克,和他生个儿子,一个儿子,他的父亲是鹰身女妖,母亲是真龙。预言将在他身上验证,而你的敌人将如雪一般融化消失。”

(他将是骑着世界的骏马)丹妮知道预言将如何。预言将随风而去。洛拉克不会有这么个儿子,不会有鹰身女妖和龙的继承人(当太阳西升东落,当大海干枯,当大山被风如树叶般吹走)只有那时她的子宫才会重新苏醒…

…但是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有别的孩子,数万在她打破他们的枷锁时尊她为母亲的子民。她想起坚盾,想起弥桑德的兄弟,想起弹得一手好竖琴的女人RYLONARHEE。没有婚姻能够让他们重生,但是一个丈夫可以帮助结束屠杀,那这将归功于她死去的婚姻。

(如果我嫁给希兹达尔,会使斯卡哈兹转而反对我么?)比起希尔达兹,她更信任斯卡哈兹,但是斯卡哈兹将是国王的心头之患。他太易动怒,太爱记仇。他会因为这场婚礼记恨我。希兹达尔受到尊敬,至少她看到的如此。“我尊敬的夫君怎么看?”他问绿衣贤者。(他怎么看我?)

“陛下只需问他。尊贵的希尔达兹在下边等候。如果你愿意,去把他叫上来。”

(你逾越太多了,女祭司),皇后想到,但是她咽下了愤怒露出笑容。“为什么不呢?”她派巴里斯坦爵士去把希尔达兹带来。“要爬很久,让无垢者帮他上来。”

在贵族向上爬的时候,绿衣贤者结束了用餐。“如果陛下允许,我将告退。您和尊贵的希尔达兹有很多事要讨论,我不能再打扰了。”老妇人在唇上轻涂一点蜂蜜,给了QEZZA和GRAZHAR每人额上一个亲吻。戴上她轻柔的面纱。“我会返回神庙祈祷神灵向女王彰显智慧。”

在她走后,丹妮让QZEEA再次添满杯子,遣开女孩,命令希兹达尔·佐·洛拉克觐见。(如果他胆敢为他宝贝的竞技场说一个字,我就把他从台阶上扔下去)。

希兹达尔内穿着马甲,外套一件朴素的绿袍子。他躬身而进,神情肃穆。“你为什么不对我微笑?”丹妮问他。“我有那么难看么。”

“在觐见这样的美人时,我总是如此严肃。”

这是个好的开始。“与我同饮”丹妮亲自给他斟满。“你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绿衣贤者似乎认为如果我选了你做我丈夫,我所有的麻烦都会消失。”

我绝不会做出这么鲁莽的断言。人生来就要奋斗,忍受苦难。我们的困苦只会在死亡时解脱。然而,我会对你有帮助。我有金子、朋友和影响力。古吉斯的血液在我血管内流淌。尽管我尚未婚姻,但我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因此我可以给你继承人。我能让这城市和解并且结束夜间的街头谋杀。”

“你能么?”丹妮观察着他的眼睛“为什么鹰身女妖之子会为你放下刀子?你是他们中的一员么?”

“不是。”

“你能告诉我你怎么做到么?”

他笑道“不行。”

“剃头者有办法找到真相。”

“我毫不怀疑斯卡哈斯很快能让我招供。在他那一天,我会是一个鹰身女妖之子,两天,我就是鹰身女妖,三天,连你父亲都是我小时候在日落国杀掉的。然后他会把我钉在木桩上,而你会看着我死,但在那之后,谋杀会继续”希尔达兹身子倾向她“或者你可以嫁给我,让我试着阻止他们。”

“为什么你想帮我?为了王冠?”

“王冠会让我满意,我不否认,然而,比那更多,我想向你保护你的自由民那样保护我的人民,这让你很奇怪?弥林承受不起另一场战争了,陛下。”

这是个好答案,也是个诚实的回答“我从不想要战争,我曾击败了渊凯,却在我本可洗劫它时饶恕了它。我拒绝了在克里昂国王进军渊凯时加入他,甚至现在,在阿兹塔波被围城时,我仍未出兵。至于奎尔斯,我从未做过伤害奎尔斯的事。”

“并不是有意的,但是奎尔斯是个商人的城市,他们爱银币的叮当声和金子的光芒,你粉碎了奴隶交易,消息从维斯洛特传到了亚夏。奎尔斯建立在奴隶制上,同样的还有托罗,新吉斯,里斯,泰洛斯,瓦兰提斯……这名单很长,我的女王。”

“让他们来,在这里他们会发现比克里昂更残酷的敌人。我宁愿战死也不会让我的孩子们重新被奴役。”

“也许还有另一个选择,渊凯人会被说服允许你所有的自由民保持自由,我相信,如果陛下允许黄色之城今后可以无碍的交易和训练奴隶。将不再会有流血。”

“省下那些奴隶的血,让渊凯来买卖和训练他们,”丹妮说,但是她认识到即使这么说,事实也是,这会是我们可以希望的最好的结局了。“你还没有说过你爱我。”

“我会,如果这能让陛下高兴。”

“这不是一个恋爱中的人应有的回答。”

“什么是爱?欲望?没有一个健全人会看到你后不想拥有你,丹妮莉丝。然而,这并不是我要娶你的原因。在你来之前,弥林正在死亡,我们的统治者是不能勃立个起的老头和皱巴巴的阴立个道干的像灰尘的老婆子。他们站在他们的金字塔上喝着黄色的酒,谈论着古代帝国的荣耀打发时光,砖块从他们脚下崩碎。习俗和忠告像铁链般锁着我们,直到你到来,用火和血惊醒我们。一个新的时代来临了,新的事成为可能,嫁给我。”

他看起来不难看,丹妮告诉自己,而且他有种国王的腔调,“亲我”她命令。

他再次抓住她的手,亲吻了她的手指。“不是那样,如同我是你妻子般地亲我。”

希尔达兹轻握她的肩膀,如同她是一只小小鸟。前倾身体,把他的嘴唇按到她的上。他的吻轻柔且干燥、短暂。丹妮没有感到激情。

“我能……再亲你次吗?”他在结束时问她“不。”在她的平台,她的浴池里,小鱼在她泡澡时咬她的腿,即使它们的亲吻也比希兹达尔·佐·洛拉克热情多了“我不爱你。”

希兹达尔耸耸肩“会的,迟早,有这样的情况。”

不是我俩,她想,不像和达里奥那般,我想要的是他,不是你。“有一日我会返回维斯洛特,去夺回属于我父亲的七国。”

“人总有一死,但是每天想着死并不好,我活好每天如同它将要来临。”

丹妮双手合拢“言语象风,即使爱和和平的话语。我更相信行动,在我的七国,骑士执行任务,向所爱的少女证明他们的价值。他们在龙穴里寻找魔法宝剑,装满金币的箱子和被盗的王冠。”

希兹达尔皱了皱眉头。“我唯一知道的龙就是你的,魔法宝剑就更稀少了,如果你愿意,我很愿意为你戴上王冠和戒指,还有成箱子的金子。”

“和平是我所愿。你说你可以帮助我结束夜间的街头谋杀。那我说去做吧。结束这场阴影之战,我的大人。那是你的任务。给我90个没有谋杀的白天和夜晚,我将会知道你值得这王座,你能做到么?”

希兹达尔看起来在考虑“九十天九十夜没有尸体,然后在第九十一天我们结婚?”

“或许吧,”丹妮说,带着害羞的神色。“但是年轻的女孩众所周知总是善变。我还是想要一柄魔法宝剑。”

希兹达尔笑了。“到时候你会拥有的,陛下。你的愿望就是我的命令。最好告诉你管家开始筹备我们的婚礼。”

“没什么比这更会让高贵的雷兹纳克高兴了。”如果弥林人知道将要进行一场婚礼,就算希兹达尔的努力结果为零,也许仅仅这个也能换来夜晚短暂的安宁。剃头者不会高兴,但是雷兹纳克·莫·雷兹纳克会高兴的跳舞。丹妮不知道她更担心哪个。她需要斯卡哈兹和黄铜野兽,她不再相信雷兹纳克的任何建议。当心香水总管,雷兹纳克有共同原因和希兹达尔和绿衣仁者一起设计算计我么?

希兹达尔·佐·洛拉克刚走,穿着白披风的巴里斯坦爵士就出现在丹妮身后。多年的王室服务经历早已教会他如何在女王休息时保持低调,但是他并没有走远。(他知道)她一眼看见,(而且他不同意)。他嘴唇边上的皱纹加深了。“恩,”她对他说,“看起来我又要结婚了。你为我高兴吗,爵士?”

“如果那是您的命令,陛下。”

“希兹达尔不会是你会为我选择的丈夫。”

“为您选择丈夫不是我的工作。”

“不是,”她同意,“但是你的理解对我很重要。我的人民在流血,死去。一位女王不仅属于她自己,还属于整个王国。婚礼或者屠杀,那是我的选择,一场婚礼或者一场战争。”

“陛下,我能直说吗?”

“当然。”

“还有第三种选择。”

“维斯洛特?”

他点头。“我发誓服务陛下。无论你去哪都要保护你的安全。我站在你这边,无论这里或者君临……但是你的路应是回到维斯洛特,登上你父亲的铁王座。七国绝不会接受希兹达尔·佐·洛拉克为国王。

“不会超过弥林接受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为女王。绿衣贤者有这个权利。我需要一位国王在我旁,一位有古吉斯血统的王国。否则他们将总是视我为打破他们大门,把他们小孩钉在木桩上,偷窃他们财富的野蛮人。”

“在维斯洛特,你将会是返家的迷途之子,告慰你的父亲。在你回来时你的人民将欢呼鼓舞,所有善良之人将爱戴你。”

“维斯洛特很远。”

“留在这不能把它变的更近。我们一离开这地方……”

“我知道,我会。”丹妮不知如何让他明白。她比他还渴求维斯洛特,但是她首先要治愈弥林。“九十天很长,希兹达尔可能失败。他只要做,就会为我们争取时间。用来结成联盟,加强我们的防御,来——”

“那如果他没有失败呢,陛下会怎么做?”

“她的职责”她的语气冰冷。“你见过我哥哥雷加结婚。告诉我,他是为了爱还是为了责任?”

老骑士犹豫了“伊利亚公主是个好女人,陛下。她友善而聪明,有着温柔的心和甜蜜的话语,我知道王子非常喜欢她。”

喜欢,丹妮心想,这个词听着很响亮。我也会喜欢希兹达尔,迟早,也许。

巴里斯坦爵士继续,“我也见证了你父亲和你母亲的婚礼,请恕罪,但是那没有快乐,王国付出了很大的损失,我的女王。”

“如果他们不爱对方,为什么要结婚呢。”

“你的祖父命令的。一个森林女巫告诉他,一位王子将诞生于他们的结合。”

“一个森林女巫?”丹妮很惊讶,“她跟随旧石城的珍妮来到王庭。一个惊人的东西,看上去很怪异,大多数人说是个侏儒。尽管对珍妮女士,她总是声称自己是一位森林之子。”

“她怎么了?”

“盛夏厅”这个词充满了厄运。

丹妮叹气,“退下吧。我很累了。”

“遵命。”巴里斯坦爵士躬身,转身退下。但在门口,他停住了,“请恕罪。陛下有一位访客。我应该告诉他回去明日再来吗?”

“是谁?”

“纳哈里斯,暴鸦团已经回到了城市。”

达里奥,她的心在胸膛里乱跳。“有多久……他什么时候?”她好像说不出话。

巴里斯坦爵士好像明白了。“他回来时陛下正同绿衣贤者在一起。我知道你不想被打扰。团长的消息可以等到明天。”

“不。”(当我的团长离我如此之近,我怎么会想睡觉?)马上带他来。恩……我今晚不需要你(守卫了)。与达里奥在一起我很安全。哦,叫伊莉和姬启,如果你愿意就太好了,还有弥桑德。”(我需要打扮,把我打扮漂亮。)

在她的女伴来时她也对她们这么说。“陛下想要怎么打扮?”弥桑德问到。

(星光和海泡石),丹妮想,(一缕丝绸,留我的左胸裸露,让达里奥开心。哦,头上插上鲜花。)当他们初次见面时,达里奥一直在向她送鲜花,从渊凯一路一直到弥林。“把那镶有珍珠的灰色亚麻礼服穿在身上,哦,还有我的白狮子皮。”她在卓戈的狮子皮中总是觉得安全。

丹妮在她的平台上接见了船长,坐在梨树下的一个石刻长登上。半弯的月儿爬上了天空,加入群星之中。达里奥进入平台。(即使他站着也显得很得意)。团长穿着条纹马裤,塞进紫色的高皮靴中,一件白色的丝绸衬衣,一件金环背心。他三叉的胡须呈紫色,显眼的胡子呈金色,卷曲的长发中分两边。在他的一个屁股后挂着细剑,另一个是把多斯拉克弯刀。“明艳的女王”,他说,“在我离开后您更漂亮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女王习惯了这样的恭维,然而达里奥的赞美还是要比雷兹纳克,扎罗或者希兹达尔的要舒服。“团长,他们告诉我你在Lhazar为我们做的很好。

“您的船长为服务他残忍的女王而活。”

“残忍?”

他的眼睛里反射出月光。“他跑在他所有人前面来看她的脸庞,却被仍在一边煎熬,而她却毫不在乎的和一个快死的老女人一起吃羊肉。”

(他们没告诉我你在这),丹妮想,(或者我急着召见你是犯了个错误)。“我正在和绿衣贤者用晚餐。”最好不要提到希兹达尔。“我急切的需要她的睿智建议。”

“我只有一个紧迫的需要:丹妮莉丝。”

“我要些食物吧?你肯定饿坏了。”

“我两天没吃了,但是现在我在这里,享受你的美丽就足够了。”

“我的美丽不会填饱你的肚子。”她摘下一个梨扔给他“吃了这个。”

“如果我的女王命令。”他咬了一口梨,他的金牙在闪闪发光。果汁流到他紫色的胡子上。

她内里的女孩想要狠狠的亲他。(他的吻将会猛烈而痛苦),她告诫自己。(而且如果我叫出来或者命令他,他也不会停止。)但是女王知道这很蠢。“告诉我你的旅程。”

他毫不在意的耸耸肩膀。“渊凯人派了雇佣兵封锁Khyzai路(通向“羊人”领地的路)他们叫自己“长矛”,我们在夜间袭击了他们,送一些人去了地狱。在Lhazar我杀了两个我的队长,他们意图偷窃女王让我送给羊人做礼物的珠宝和金盘子,一切如我所保证的。”

“你在战斗中损失了多少人?”

“九个,”达里奥说,“但是一打“长矛”战士觉得加入暴鸦团好过死,所以我们赚了3个。我告诉他们跟随你的巨龙作战会比和他们作对活的长,而他们认同我的话。”

这使她谨慎起来“他们可能是渊凯的间谍。”

“他们太笨当不了间谍。你不知道他们。”

“你也是。你信任他们吗?”

“我信任我所有的人,自从我可以吐唾沫。”他吐出一颗种子,用笑容回应她的怀疑。要我把他们的头提来见你吗?

我会的,如果你命令。一个秃头,两个有辫子,还有一个把他的胡子染成四种颜色。什么样的间谍会留这样的胡子,我问你?那投掷者可以在四十步外打中虫子的眼睛,一个丑陋的家伙懂马,但是如果我的女王说他们必须死……”

“我没那么说,我只是……让你盯着他们,就这样”她觉得这么说很傻。她总是觉得和达里奥在一起时有点傻。(迟钝,小女生样,反应慢。他怎么看我?”她换了个话题,“羊人会送给我们食物么?”

“谷物将会由驳船自Skahazadhan送来,我的女王,其他货物将由篷车自Khyzai运到。”

“不能是Skahazadhan。河流已经被封锁了。大海也是。你也许看见了海湾外的船。魁尔斯人赶走了3艘我们的渔船,捉住了其他的。剩下的不敢离开港口。我们还仅有的贸易被切断了。”

达里奥把梨核扔远。“魁尔斯人血管里流的是牛奶,让他们看看你的龙,他们就跑了。”

丹妮不想谈论龙。农夫们仍然带着烧焦的骨头前往她的宫廷,抱怨丢失了绵羊,而卓耿还是没有回到城市。有人报告在河北岸见到了它,在多斯拉克海的青草上。落入坑中,韦赛利昂挣开了一条锁它的铁链,它和雷加一天天越来越凶猛。铁门曾经被烧得红热,她的无垢者告诉她,没人敢与它们接触。“阿兹塔波一样也在被围攻之中。”

“这个我知道。一个长矛团的活够了告诉我红色之城在人吃人。他说很快会轮到弥林,所以我割了他的舌头喂给一只黄狗。没狗会吃说谎者的舌头。当黄狗吃了,我知道他说的是真话。”

“我在城里也有战斗。”她告诉他鹰身女妖之子和黄铜野兽,砖块上的血。“我的敌人环饲我,在城里和城外。”

“攻击,”他曾说,“一个被敌人环绕的人不能保护他自己。试试,在你躲开刀剑时,斧子将会在背后袭击你。不,当面对许多敌人是,找出最弱的,杀了他,穿过他逃跑。”

“我能跑到哪?”

“跑到我床上,我的臂弯,我的心里。”多斯拉克弯刀和细剑的剑柄被打造成金色的妇女的形状,裸体而放荡。他用拇指以一种下流的方式掠过她们,展露出邪恶的微笑。

丹妮感到血涌上了脸。这几乎是他在爱抚她。(如果把他拉上床他会不会觉得我很**?)他让她想做他的情妇。(我再也不能单独见他。靠近他太危险。)“绿衣贤者说我必须找一位吉斯国王,”她说,慌乱不安,“她力促我嫁给高贵的希兹达尔·佐·洛拉克。”

“那家伙?”达里奥轻笑。“为什么不是灰虫子,如果你想要一个太监在你床上?为什么你想要一个国王?”

(我想要你)。“我想要和平。我给希兹达尔九十天去结束谋杀。如果他做到了,我将选他做我丈夫。”

“选我做你丈夫,我会在九天里做到。”

(你知道我不能那么做),她几乎说出来,“你与阴影作战时你必须与投射它的人作战,”达里奥继续。“杀光他们,夺取他们的财富,我说,低语就是命令,你的达里奥会给你一堆他们的脑袋,比金字塔还要高。”

“如果我知道他们是谁——”

“Zhak、Pahl和Merreq,他们,和其他剩下的,伟主大人,还会有谁?”

他的勇敢如同他的血腥。“我们没有证据这是他们所为。你能让我屠杀我自己的臣民么?”

“你的臣民很高兴杀掉你。”

他走了太长时间,丹妮几乎忘了他曾是什么人。佣兵天生不忠,她提醒自己。(易变,不忠,无情。他永远不会超越自我,他永远不是当国王的料。)“金字塔很坚固”,她向他解释。“我们要花大代价才能解决他们。我们一攻击一个,其他的就会起来反对我们。”

“那就用什么办法把他们剔出金字塔。一场婚礼也行。为什么不?答应希兹达尔,所有伟主将会来参加婚礼。等他们聚集到神庙,让我收拾他们。”

丹妮很惊骇,(他是一个怪物,一个英勇的怪物,但是还是个怪物。)“你要把我变成屠夫国王?”

“当屠夫比当肉好。所有的国王都是屠夫。女王就不同·”

“这个女王就是。”

达里奥耸耸肩膀“大多数皇后没有主意,只是来给国王暖床生孩子。如果你想做那种女王,最好嫁给希兹达尔。”

她的怒容闪现“难道你忘了我是谁?”

“不,你呢?”

(韦赛里斯会因他的无礼砍掉他的脑袋)“我是真龙血脉。不要给我上课。”当丹妮站起来了时,狮子皮自肩膀上滑下,滚落在地上。“退下。”

达里奥欠身“我遵从旨意。”

当达里奥出去,丹妮莉丝叫回巴里斯坦爵士“我要暴鸦团回去。”

“陛下?他们刚回来…·”

“我要他们走。让他们侦查渊凯内陆,保护从Khyzai路上来的篷车。从今以后达里奥向你汇报。给他所有应得的荣誉,付给他的人高价钱,但是别再让他到我面前。”

“如你所说,陛下。”

这晚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她甚至召唤伊莉,希望她的爱抚能助她休息,但是一会功夫,她就让多斯拉克女孩离开,伊莉甜蜜、温柔且乐意,但是她不是达里奥。

(我做了什么?)她想,在空床上缩成一团。(我等他回来等了这么久,然后我又把他遣走。)“他会把我变成怪物,”她自语到,“一位屠夫女王。”但是她想起卓耿离开,(其他的)关在深坑里。(我手上也有鲜血,我心里也有。我们没那么不同,达里奥和我,我们都是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