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五章 风驰团(昆汀二)

乔治·R·R·马丁2015年06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消息像一股热风穿过营地。她来了。她的军队在行进。她向南疾行到渊凯,焚烧城市屠杀人民,我们北上与之交锋。

这消息青蛙得知于迪克·斯特劳,迪克得知于老骨头比尔,比尔得知于一位潘托斯人名叫米瑞欧·麦若克斯,他有一个表弟给破烂亲王当侍酒。“表弟在指挥大帐听到的,卡苟亲口所说,”迪克·斯特劳强调。“白天到来之前我们就会进发,看是不是。”

消息差不多被证实是真的。破烂亲王的命令通过他的船长们和士官们下达了。拆除帐篷,装载好骡子,备上马鞍,我们破晓时分进军渊凯。“渊凯的可怜虫急于让我们到他们的黄色城市里面去,并不是要闻一圈他们的女儿。”巴克预计,这位斜视眼米瑞士的十字弓手的名字,意思是豆子。我们会在渊凯得到供给,也许是精力充沛的的马,然后将在弥林上演:与龙后共舞。所以快跳,青蛙,为你主人的剑装上合适的刀刃,可能很快他就会需要它。

昆汀·马泰尔在多恩曾经是一位王子,在瓦兰提斯是商人的仆人,但在奴隶湾的岸上,他仅仅是青蛙,侍从大个子秃头的多恩骑士——雇佣兵叫他绿肠子。风吹团的人使用他们喜欢的名字,并心血来潮地改变它们。他们把青蛙强加于他,是因为当大人物喊出命令时他跳得是那么的快。

即使是风吹团的指挥官,他的真名字也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一些自由军团诞生于瓦雷利亚末日之后的血与混乱的世纪里。其它的昨天组建,明天就会不见了。风吹团追溯有三十年历史,知悉仅仅有一位指挥官,讲话轻柔,眼神哀伤的潘托斯贵族,人称破烂亲王。他的头发和胸甲是银灰色的,但是他褴褛的披风,由多种颜色的布料和麻线做成,有蓝色灰色和紫色,红色和金色和绿色,紫红鲜红和天蓝,都被太阳晒褪了色。当这位破烂亲王二十三岁时,正如迪克·斯特劳讲的故事,潘托斯的总督们选定他为他们的新亲王,在砍头处决他们的老亲王几小时以后。他反而用搭扣扣紧一把剑,骑上他最喜爱的马,逃至有争议的土地,再也没有回来。他曾和二子团一起纵马飞驰,铁盾团,少女的男人团,然后和五位”兄弟连”成员创立了风吹团。这六位创始人,只有他活了下来。

青蛙不清楚故事中有多少真实的成份。自从在瓦兰提斯签约进了风吹团,他只在远处见过破烂亲王。这些多恩人是新手,生瓜蛋子,箭靶子,两千人中的三位。他们的指挥官更在乎贵族同伴。“我不是侍从,”昆汀抗议,当杰瑞斯·德林克沃特提出计策时。(杰瑞斯在这里被称为多恩的杰洛德,以区别于红背杰洛德和黑杰洛德,有时候是德林克,自从大人物疏忽了喊他这个。)“我在多恩挣得我的马刺。我和你样是一位骑士。”

但杰瑞斯有这方面的权利:他和阿奇在这里保护昆汀,那意味着他一直得待在大人物的身边。“阿奇是我们三个人中最好的战士,”德林克沃特指出,“但只有你可以希望娶到龙女王。”

娶她或者与之战斗;不管怎样,我将很快面对她。关于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昆汀听说的越多,就越担心那个会面。渊凯人声称她喂她的龙吃人肉,用处(和谐)女的血沐浴以保持肌肤光滑柔软。豆子嘲笑那些传闻,但对赏银发女王滥(和谐)交的故事津津乐道。“她的船长中的一位来自一个家族,那里的男人长着一英尺长的鸡巴。(30.48厘米)”他告诉他们,“但是,即使他那玩意对她来说也不够大。她和多斯拉克人一起骑马,养成与种马性(和谐)交的习惯,所以现在没有男人能满足她。”加上书本,这位聪明的瓦兰提斯雇佣兵,似乎总是把他的鼻子戳进一些脆的纸卷中,认为龙女王集凶残与疯狂于一身。“她的卡奥杀死了她的哥哥,让她当上了女王。然后她杀死了她的卡奥,使她自己成为了卡利熙。她常做血祭,像呼吸一样容易,随意背叛她自己的人。她破坏停战协定,折磨谈判代表……她的父亲也是疯子。它运行在血液中。”

它运行在血液中。国王伊里斯二世已经疯了,所有的维斯特洛人都知道。他流放了他的两名首相,烧死了第三个。如果丹妮莉丝像她父亲一样嗜杀成性,我还必须娶她吗?多恩亲王从未提及这种可能性。

青蛙很高兴把阿斯塔波丢在背后。这座红色城市是最靠近地狱的地方,他曾经想知道。渊凯人封闭了曾被打碎的大门,使死人和垂死的人留在了城里,但这景象,他骑马踏在那些红砖街道上所看到的,将永远萦绕于昆汀·马泰尔的脑际。一条河流被尸体阻塞。女祭司披着她撕破的长袍,钉在木桩上,伴着一团闪闪发光的绿苍蝇。濒死之人难以置信地徘徊在街道上,血腥而肮脏。孩子们因一只半生不熟的小狗而打斗。阿斯塔波最后的自由国王,在深坑里赤裸尖叫,当被二十条饥饿的狗袭击时。还有火灾,大火到处都是。他可以闭上眼睛,然后看到他们还在:烈焰婆娑于砖砌金字塔上,他从未见过的任何城堡如此巨大,升上空中的羽状油烟盘绕升腾,像很多条黑色的蛇。

当风从南方吹来,即使是在这里,离城三英里的地方,空气中仍然弥漫着烟雾。在其摇摇欲坠的红砖墙的背后,阿斯塔波仍然在分崩离析,不过到如今,大多数大火已经烧完。灰烬在微风中懒散的飘浮,像宽大的灰色的雪花。离开,会不错。

大人物同意。“结束这回,”他说,当青蛙找到他时,他正在和豆子,书本,老骨头比尔掷骰子,而且输了又输。雇佣兵们爱绿肠子,他打赌和打仗一样无所畏惧,但赢之甚少。“我会需要我的盔甲,青蛙。你擦净我胸甲上的血迹了吗?”

“是的,爵士。”绿肠子的胸甲又旧又重,补了又补,有很多磨损之处。同样适用于他的头盔,他的护喉,护胫和护手,和他那不配套的护甲的其余部分。青蛙的装备只不过稍微好一点,杰瑞斯爵士的明显更差。武器师傅叫它军团钢。昆汀不曾问过,有多少其他人在他之前穿过它,又有多少人死在它里面。在瓦兰提斯,他们放弃了自己的优良盔甲,和他们的黄金他们的真实姓名一起。出身于古老荣耀的名门世家的富裕骑士,不会漂洋过海去卖掉他们的剑,除非一些臭名昭著的流亡者。“我宁愿假扮穷光蛋也不愿意装坏蛋。”昆汀宣布,当杰瑞斯向他们解释了他的计策。

风吹团拔营花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现在上马!”破烂亲王正式宣布,从他巨大的灰色战马上,用标准的高等瓦雷利亚语,它是最接近不得不用的军团普通话的。亲王的公马有斑点的臀部及后腿被褴褛的布条所覆盖——从被杀死的男人的外套上撕扯下来的布料。亲王的披风由更多的同样布料缝接而成。他是位老人,六十开外,现在他挺拔地一动不动地坐在高高的马鞍上,他的声音十分响亮能传达到营地的每个角落。“阿斯塔波只是道小菜,”他说,“弥林将是盛宴,”雇佣兵们发出狂野的欢呼。他们长矛上的淡蓝色丝绸飘带瑟瑟舞动,同时,叉尾蓝白色旗帜在头顶上空飘扬,风吹团的标志。

三个多恩人和其他所有的人一起欢呼雀跃。默不作声会引起注意。当风吹团沿着滨海道路骑马北上,紧紧地跟在血胡子和猫团的后面,青蛙排队在多恩的杰洛德旁边。“很快,”他说,用维斯特洛通用语。军团里有其他的维斯特洛人,但不是很多,也不在附近。“很快我们需要做那事。”

“别在这儿,”杰瑞斯警告说,带着哑剧演员空洞的微笑。“咱们今晚再谈,当我们宿营时。”

沿老吉斯海滨路从阿斯塔波到渊凯有一百里格,再一个五十里格从渊凯到弥林。自由军团,骑着好马,努力骑马跑六天能到达渊凯,或者用更从容的步伐得八天。来自旧吉斯的军团将花一倍半的时间,徒步行军,由渊凯人和他们的奴隶士兵组成……“跟随他们的将军,他们没行军到海里就是个奇迹,”豆子说。

渊凯并不缺少指挥官。一位名为尤卡兹·祖·渊扎克的老英雄有最高的指挥权。尽管风吹团的人只在远处撇见过他。他来去都坐轿子——它是如此庞大以至于需要四十名奴隶来扛。

他们不得不与他的手下打交道,无论如何。渊凯的小贵族跑得到处都是,就像蟑螂。他们中的一半似乎被起名为嘎子蛋,瓜子蛋,麻子汗那或嘎子耐克;区别一位吉斯人与另一位的名字是一门艺术,风吹团没有几个人精通,所以他们给了他们嘲弄的文体风格,他们自己发明的。

在他们之中最重要的是黄鲸,一个猥亵的胖男人,他总是穿着黄色的丝绸托卡,缀着金色的流苏。太沉重没人帮助甚至不能站立,他握不到自己的排水管,所以他总是散发出小便的气味,恶臭那样刺鼻,甚至浓重的香水也不能遮住它。据称他是渊凯的首富,他酷爱怪异的东西;他的奴隶包括一个长着山羊腿和蹄子的男孩,一个长胡子的女人,一个来自玛塔里斯的双头怪物,一个雌雄同体的人晚上温暖他的床。“鸡巴和阴部都有,”迪克·斯特劳告诉他们。“鲸鱼曾经还拥有过一个巨人,喜欢看他干他的奴隶女孩。后来他死掉了。我听说鲸鱼为得到一个新的开价一袋金币。”

接着是女孩将军,乘坐在一匹有着红色鬃毛的白马上,指挥一百名魁梧的奴隶士兵,她亲自培养训练出来的,他们都是年轻,精瘦,肌肉起伏,赤身果体只穿腰布,黄色的披风,长的青铜盾牌上有着性(和谐)爱的镶嵌。他们的女主人不可能超过十六岁,自命为渊凯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小鸽子不完全是一个侏儒,但是在光线不佳时,他有可能被误认为是。然而他在四处趾高气扬地走仿佛是一个巨人,迈开圆胖的小短腿,鼓起圆胖的小胸膛。他的士兵是个头最高的,任何一位风吹团的人从未见识过。最矮的身高七英尺,最高的接近八英尺。都有着长脸和长腿,他们华丽盔甲的腿部绑着高跷,令他们静若处子。上釉的粉红色鳞片覆盖着他们的躯干;在他们的头上栖息着豪华加长版头盔,饰有钢质尖鸟喙和上下摆动的粉红色羽毛鸟冠。每个人都腰挎长弯刀,手握与人一样高的长矛,顶端镶着叶状刀片。

“小鸽子繁育他们,”迪克·斯特劳告诉他们。“他从世界各地购买高个子奴隶,让男人和女人交(和谐)配,留下他们最高的后代作为苍鹭军的成员。有一天,他希望能省掉高跷。”

“拉肢刑具上面躺一小会儿也许会加速这个过程,”大人物建议。

杰瑞斯·德林克沃特笑了。“十分吓人的一群。没什么比粉红色披鳞戴羽的踩高跷者更让我害怕的了。如果有一个在我后面,我会笑得尿裤子。”

“有人说苍鹭是雄伟的,”老骨头比尔说。“如果你的国王一条腿站着吃青蛙。”

“苍鹭胆子小,”大人物插嘴。“有一次我与德林克和克莱特去狩猎,偶然发现一群苍鹭在浅滩涉水,尽情享用蝌蚪和小鱼。形成一幅漂亮的景象,是的,但接着一只鹰从头顶上掠过,他们都惊飞了起来,好像看见了一条龙。扬起的大风把我吹落马下,不过克莱特挽弓搭箭射下来一只。尝起来像鸭子,但没那么油腻。”

即使是小鸽子和他的苍鹭军与这对兄弟之蠢行相比也黯然失色,雇佣兵戏称他们为叮当大人。上次,渊凯人的奴隶士兵面对龙女王的无垢者,他们溃散逃跑了。叮当大人们想出一条计策以防止这种情况再度发生。他们把他们的士兵每十人一组用铁链拴在一起。手腕连手腕,脚踝连脚踝。“这些可怜虫没有一个能逃跑,除非他们都跑,”迪克·斯特劳解释说,笑了起来。“如果他们都跑,他们不会跑得很快。”

“他们也他*娘*的不会行进得很快,”豆子观察到。“十里格开外你就能听到他们的叮当声。

还有更多,将近疯狂或者更糟:抖脸大人,醉酒的征服者,兽王,补丁脸,兔子,驾战车的,香味英雄。有的有二十名奴隶,有的有二百或者两千,他们自己训练和装备所有的奴隶。每一人都富裕,每个人都傲慢,每个人都是一名队长和指挥官,除了尤卡兹·祖·渊扎克不接受任何人的约束,蔑视职业雇佣兵,倾向于争吵等级的高低,没完没了又无法理解。

在风吹团骑马行进了三英里时,渊凯人落后了两英里半。“一群讨厌的黄色傻瓜,”豆子抱怨道。“他们仍未苦苦思索出为什么暴鸦团和次子团转投龙女王。”

“为了黄金,他们相信,”书本说。“你以为他们为什么付给我们如此高的报酬?”

“黄金是糖,但生命是蜜,”豆子说。“在阿斯塔波我们和瘸子一起跳舞。你想在面对真正的无垢者时有那样一帮人支持你?”

“在阿斯塔波我们与无垢者作战,”大人物说。“依我说是名负其实的无垢者。用一把杀猪刀砍掉某个男孩的小鸟,递给他一顶尖尖的帽子不会使他成为一名无垢者。那个龙女王得到了真正的成品,一种不会溃败和逃跑的,当你朝他们的大致方向放屁时。”

“他们如此,龙也是。”迪克·斯特劳瞟了一眼天空,仿佛他认为一提起龙,就可能足以召唤他们大驾光临。“磨利剑,小伙子们,很快我们将有场真正的战斗。”

一场真正的战斗,青蛙想。这话卡在他的胃里。阿斯塔波城墙下的战斗,对他来说,感觉真真切切,尽管他知道雇佣兵们不这么认为。“这是屠杀,不是战斗,”战士诗人丹佐·德汉后来断言。丹佐是一名队长,身经百战。青蛙的经验仅限于练兵场和比武场,因此他没资格去质疑这样一位经验丰富的战士的判断。

最初开始时,它似乎像是一场战斗。他记得肠子被握紧的感觉,当破晓时分他被隐约呈现在他上方的大人物踢醒时。“穿上你的盔甲,懒虫,”他低吼。

“屠夫出城与我们开战啦。起来,除非你想当他刀板上的肉。”

“屠夫国王已经死了,”青蛙抵抗着睡意。这故事他们都听说了,在他们争夺那条把他们由旧瓦兰提斯带来的船时。第二任国王克里昂戴上王冠转眼又死掉了,据说,现在统治阿斯塔波的是一位记女和一位疯狂的理发师,他们的追随者们为了控制这座城市而相互战斗。

“也许他们说谎,”大人物回答。“要不然这是另一个屠夫。也许是头一位从他的坟墓里尖叫着跑回来要杀死若干渊凯人。没他*娘*的关系,青蛙。穿上你的盔甲。”帐篷里睡了十个人,到那时他们都站了起来,扭动着钻进马裤和靴子,锁子甲的长外套滑下来套在他们的肩膀上,扣住胸甲,收紧护胫或护臂上的皮带,抓起头盔盾牌和剑带。杰瑞斯,迅速依旧,第一个整装待发,阿奇紧次于他。他们俩一起帮昆汀给他的马套上挽具。

三百码远,阿斯塔波的新无垢者从他们的大门蜂拥而出,并在他们城市破碎的红砖墙下列队,晨光令他们带刺的青铜头盔和长矛尖闪闪发光。

三名多恩人从帐篷里一起涌出,加入到马线冲刺的战士中。战斗。昆汀曾被训练使用长矛利剑和盾牌,自从他足够大能走路,但现在,这些没有任何意义。战士,请让我勇敢,青蛙祈祷,远方战鼓擂响,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大人物给他指出屠夫国王,,高高地僵硬地坐在一匹装甲马上穿着一套青铜鳞甲,在清晨的太阳下耀眼地闪烁。他记得杰瑞斯临开战前悄悄走近。“靠近阿奇,无论发生什么。记住,你是我们之中唯一一个能娶那女孩的。”到那时,阿斯塔波人向前推进。

死了或者活着,屠夫国王依然让那些英明的主人们措手不及。渊凯人仍然穿着飘飘的托卡跑来跑去,试图让他们半训练的奴隶士兵维持表面上的秩序。当无垢者的长矛击溃了他们的包围圈时。如果没有他们的盟友和他们鄙视的雇佣兵,他们很可能已经不知所措,但是风吹团和猫团在马上瞬间轰隆隆地冲至阿斯塔波的侧翼,当来自新吉斯的军团从另一侧挤过渊凯阵营的时候,与无垢者短兵相接。

其余的是杀戮,但这一次是屠夫国王为鱼肉。卡苟终于把他砍倒,骑着他巨大的战马奋战通过国王的保护者,用他弯曲的瓦雷利亚钢亚拉克弯刀一下子将伟大的克里昂从肩膀到臀部劈开。青蛙没亲眼目睹,但那些看到的人声称:克里昂的铜铠甲像丝绸似的撕裂,并从内部传来一阵可怕的恶臭,上百条扭动的墓穴蠕虫。克里昂终究是死了。绝望的阿斯塔波人把他从坟墓里拖出来,立即塞进盔甲中,并将他绑上马背,希望能给他们的无垢者提供动力。

死掉的克里昂的倒下为战争划上了句号。新无垢者扔下他们的长矛和盾牌逃跑,结果却发现阿斯塔波的大门在他们身后紧紧关闭。随之而来的大屠杀青蛙尽了他的本分。与别的风吹团的人一起践踏受惊吓的太监。骑马紧跟在大人物屁(和谐)股后面,左劈右砍,当他们的楔形纵队像一只矛头似的穿过无垢者的时候。当他们从另一侧冲出来时,破烂亲王掉转马头率领他们再冲杀一次。青蛙只记得,他特别留意到尖刺青铜帽底下的面孔,意识到他们大多数都没他大。青草一样的男孩尖叫着喊他们的妈妈,他思索道,但他一样将他们斩尽杀绝。到他离开战场时为止,他的剑上流淌着鲜红的血,他的胳膊累得几乎不能抬起。

然而这不是场真正的战斗,他想。真正的战斗将很快到来,在它到来之前我们必须离开,不然我们会发现自己在错误的一边战斗。

那天晚上,风吹团在奴隶湾岸边安营扎寨。青蛙抽到值第一班岗,被派去守卫马队。恰好在日落之后杰瑞斯去那里见他,其时,半轮明月照耀在海面上。

“大人物也应该来这儿,”昆汀说。

“他去拜访老骨头比尔,输掉他的银币。”杰瑞斯说。“让他远离这些。他会照我们说的去做,即使他不太喜欢。”

“不。”情况越来越复杂化,对此昆汀自己并不喜欢。乘坐一条人满为患的船扬帆远航,在风浪中颠簸,吃着爬有象鼻虫的硬面包,喝着黑焦油朗姆酒醉倒在甜蜜忘川,睡在一堆发霉的麦杆上鼻孔中充斥着陌生人的恶臭……所有这些他都预料到了,当他在瓦兰提斯往那一小张羊皮纸上画押时,发誓他的剑为破烂亲王服务一年。那些忍受的艰辛,所有的冒险经历。

然而彻底的背叛将接踵而至。渊凯人从旧瓦兰提斯雇他们为黄色城市打仗,但现在多恩人打算叛逃转投另一方。那也意味着撇下自己的新战友。风吹团没有昆汀会选择的那种同伴,但他曾与他们一起漂洋过海,分享他们的肉和酒,与他们并肩战斗,交换故事用他理解不多的那些谈话。如果他所有的故事都是谎言,好,那是通往弥林的代价。

它不是你称之为荣誉的,杰瑞斯警告他们,回到商人之家。

“现在丹妮莉丝可能在前往渊凯半路上,身后跟着一只军队,”昆汀说,当他们走在马群之中。

“她可能,”杰瑞斯说,“但她没有。我们已经听到这样的话。阿斯塔波人曾确信她会带着她的龙南下突破重围。她那时没有来,现在也不会来。”

“我们不可能知道,不确定。我们需要偷偷地离开,在我们最终攻打那位我前往求婚的女人之前。”

“等到了渊凯。”杰瑞斯朝丘陵打了个手势。“这些土地属于渊凯人。没人喜欢,没有人想要给三名逃兵食物和住处。渊凯的北部,那里是无主之地。”

他没有错。即便如此,昆汀感到不安。“大人物交了太多的朋友。他清楚计划我们总得要溜走,前往丹妮莉丝处,但抛弃他的战友,他不会感觉良好。如果我们等待得太久,那会感觉好像我们在战争前夕当逃兵。他决不会那样做。你和我一样了解他。

“无论何时离开我们做都是当逃兵。”杰瑞斯争辩,“而且破烂亲王对逃兵的看法不容乐观。他会派出追兵,如果被他们抓到我们只有求七神保佑了。如果我们幸运的话,他们只会砍掉我们的一只脚以确保我们再也不会逃跑。如果我们倒霉,他们会把我们交给漂亮的梅里斯。”

最后那句话使昆汀踌躇。漂亮的梅里斯令他恐惧。一名维斯特洛女人,但比他还要高,差一拇指六英尺。二十年自由军团生涯摸爬滚打之后,她没有了任何漂亮之处,内心或是外表。

杰瑞斯抓住了他的手臂。“等待。再过几天,就这样。我们穿越了半个世界,再多忍耐几里格。渊凯北部的某处,我们的机会将会到来。”

“如果你说,”青蛙疑惑……但就这一次神听到了祈祷,他们的机会到来得更快。

两天后。休·亨格福德在他们的炊火旁勒住了缰绳,说:“多恩人,传你们去指挥大帐。”

“我们中的哪一个?”杰瑞斯问。“我们都是多恩人。”

“既然这样,你们一起去。”别扭又忧郁,一只手残废,亨格福德曾当过一段时间的军需官,直到被破烂亲王抓到他从仓库里偷东西并砍掉他三根手指。现在他只是名士官。

那会是什么呢?直到现在,青蛙不知道他们的指挥官知悉他的存在。亨格福德已经骑马离开了。无论如何,没时间去怀疑。他们所能做的就是集(和谐)合大人物并报告同样的命令。“什么也不承认,准备战斗,”昆汀告诉他的朋友。

“我总是准备战斗,”大人物说。

巨大的灰色帆布亭(破烂亲王喜欢这样称呼他的帆布城堡)里面很拥挤,当多恩人抵达时。昆汀片刻间意识到,绝大多数的成员来自七大王国,或者自豪地说有维斯特洛血统。流亡者或流亡者的儿子。迪克·斯特劳声称军团里面有六十名维斯特洛人,不少于三分之一都在这里,包括迪克他自己,休·亨格福德,漂亮的梅里斯,金发刘易斯·兰斯塔,军团中最好的弓箭手。

丹佐·德汉也在这里,旁边站着巨大的卡苟。卡苟——尸体杀手,大伙现在这么叫他,但不敢当他的面;他脾气暴躁,他的黑色弯刀像它的主人一样狠毒。世界上有几百把瓦雷利亚钢长剑,但只有几把瓦雷利亚钢亚拉克弯刀。卡苟和德汉都不是维斯特洛人,但两人都是队长并且深受破烂亲王的器重。是他的左膀右臂。某件重大的事在进行中。

破烂亲王本人正在发言。“尤卡兹下达了命令,”他说。“看来是,仍然幸存的阿斯塔波人从他们的藏身洞里爬了出来。除了尸体阿斯塔波什么也没剩下,因此他们倾巢而出跑到乡下,数百人,也许数千人,都饥饿生病,渊凯人不乐意他们靠近他们的黄色城市。我们被命令追捕并驱赶他们,把他们赶回阿斯塔波或北至弥林。如果那位龙女王想接收他们,她欢迎他们的到来。他们半数人得了痢疾,即使健康的人也是张吃饭的嘴。”

“渊凯比弥林近,”休·亨格福德不赞成。“如果他们不愿意改变方向呢?大人。”

“这就是为什么你有剑和长矛,休。不过用弓箭可能更好。离那些得了慢性痢疾的人远远的。我派出半数兵力进入丘陵。五十个巡逻队,每队二十名骑兵。血胡子接到了同样的命令,所以猫团也会在田野里。”

大伙儿面面相觑,低声嘀咕了几句。虽然风吹团和猫团都受与渊凯合约的约束,一年前在有争议的土地,他们分处于站线的两边,仇恨仍旧持续着。血胡子——猫团野蛮的指挥官,是一名咆哮的巨人,嗜杀成性,并毫不掩饰他的鄙视“破衣烂衫的老灰胡子。”

迪克·斯特劳清了清嗓子。“请您原谅,但这里我们都是七大王国出生。大人以前从没按血统和母语分离军团。为什么召集我们这些人在一起?”

“那是个好问题。你们朝东骑,深入到丘陵地带,接着远远绕开渊凯,前往弥林。你们会追上一些阿斯塔波人,驱赶他们北上或者杀掉他们……但是要知道这不是你们任务的目的。超出黄色城市的范围,你们大概会遇到女王的巡逻队。次子团或暴鸦团。为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服务。转投他们。”

“转投他们?”私生子骑士——奥森·石东爵士说。“你让我们叛变?”

“是的。”破烂亲王说。

昆汀·马泰尔差点笑出声来。七神疯了。

维斯特洛人不安地移动。一些人盯着自己的酒杯,好像他们希望能从那里找到一些智慧。“你认为丹妮莉丝女王会让我们进……”

“没错。”

卡苟皱眉。“这由亲王来决定,亨格福德。你的责任是执行命令。”

“一贯听指挥。”亨格福德举起他剩两根手指的手。

“让我们坦率地说,”战士诗人丹佐·德汉说,“渊凯人无法振奋士气。无论这场战争的结果如何,风吹团都会分享胜利的果实。我们的亲王晓得保持所有的途径开放。”

“梅里斯会指挥你们,”破烂亲王说。“她知道我的意图……而且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也许更相信另一个女人.”

昆汀回头看了一眼漂亮的梅里斯。当与她冷漠的眼神相交时,他打了一哆嗦。我不喜欢这个。

迪克·斯特劳仍然怀有疑虑。“那女孩信任我们她就是个傻瓜。即使是梅里斯。特别是

梅里斯。七层地狱,我不信任梅里斯,而且我还操过她几次呢。”他咧嘴笑了,但没有一个人跟着笑。尤其是漂亮的梅里斯。

“我想你错了,迪克,”破烂亲王说。“你们都是维斯特洛人。从故乡来的朋友。你们讲她一样的语言,崇拜一样的神。至于动机,你们都遭受了我的虐待。迪克,我鞭打你多于军团里的任何人,你的后背可以证明。我的惩戒让休少了三根手指。梅里斯曾被半个军团的人强(和谐)奸。不是这个军团,实际上,但我们不必提到这点。丛林威尔,好吧,你只是淫猥。奥森爵士责怪我派他兄弟去伤心地,路西弗仍对卡苟抢走了他的奴隶女孩耿耿于怀。”

“他干完她之后本可以把她还回来,”路西弗·朗抱怨道。“他没理由杀死她。”

“她长得丑,”卡苟说。“这理由足够了。”

破烂亲王继续讲好像没被人打断过。“韦伯,你惦记维斯特洛失去领地的所有权。兰斯塔我杀了你极喜欢的男孩。你们三名多恩人,你们认为我骗了你们。从阿斯塔波得到的战利品远远不如你们在瓦兰提斯被允诺的,我拿了最大的一份。

“最后一部分是真的,”奥森爵士说。

“最好的骗术总会搀杂一些真相,”破烂亲王说。“你们每个人都有充分的理由想离弃我。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知道雇佣兵反复无常。她拥有的次子团和暴鸦团拿了渊凯的金子,但在胜利的天平向她倾斜时,毫不犹豫地加入了她。”

“我们什么时间离开?”刘易斯·兰斯塔问。

“马上。提防猫团和你们可能遇到的一些长矛手。除了大帐中我们这些人,没人知道你们的背叛是一个计策。翻你们的牌太快,你们会被当成逃兵弄残废,或者当成叛徒开膛破肚。

三位多恩人离开指挥大帐时都沉默不语。二十名骑兵,都会讲通用语,昆汀想。窃窃私语所冒的风险更大了。

大人物用力拍了一下他的后背。“多棒,青蛙。屠龙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