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九章 戴弗斯(四)

乔治·R·R·马丁2015年06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即使是在狼穴的幽暗之中,戴佛斯·席渥斯仍然能感觉到这个清晨有什么不对劲。

他被说话声吵醒,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到洞穴门口,但是门板太厚了,他一句话也听不清。清晨已至,但是加尔斯没有像每天早上那样带来稀饭作为早餐。这使他忧虑重重。狼穴里的每一天都是重复的,于是任何改变通常都意味着情况变得更糟。今天可能是我的死期。加尔斯现在可能就坐在磨刀石旁,打磨他的卢夫人。

洋葱骑士并未忘记威曼·曼德勒最后对他说的话。带这家伙去狼穴然后砍了他的脑袋和手,胖伯爵这样命令到。要是我看不到这个走私犯的脑袋插在长枪上,并且牙齿还叼着一颗洋葱,我一口晚饭都吃不下去。每天晚上戴佛斯脑子里都回响着这些话而睡去,每天早上醒来又立刻想起这些话。他应该忘掉这些,但加尔斯一直乐意于提醒他。他给戴佛斯起了个新名字——“死人”。每天早上他来的时候总是说,“这儿,给死人的稀饭。”晚上则是:“吹掉蜡烛,死人。”

有一次加尔斯带着他的夫人们去向死人展示。“婊子貌不惊人,”他一边说一边爱抚着一条冰冷的黑铁,“但是当我把她弄到红热再让他摸摸你的老二,你准会哭着找妈妈。这是我的卢夫人。只要威曼伯爵一声令下,她就会砍掉你的头和手。”戴佛斯从没见过比卢夫人还大还锋利的斧子。加尔斯整天都在打磨她,另一个守卫说。我绝不会乞求怜悯,戴佛斯下定决心。他将会像个骑士一样死去,只求他们在砍掉他的手之前能先砍掉他的头。即使是加尔斯也不会残忍到拒绝这点要求吧,他希望。

穿过大门传来的声音微弱而又低沉。戴佛斯站起来,在囚室里踱来踱去。作为一间囚室,这里相当宽敞并且有种奇妙的舒适感。他怀疑这里可能曾是某位贵族的卧室。它的大小是他在黑贝塞号上那间船长舱的整整三倍,甚至比萨拉多·桑恩在他的瓦雷利亚号上享有的小舱还大。然而,唯一的窗户在多年前就已经被砖封死,一面墙上仍然有一个大的足够容纳一只茶壶的灶台,在墙角的隐蔽处修建了一个还能用的厕所。地板是用满是裂纹的弯曲厚木板铺就,而他睡觉的小床闻起来尽是霉味,但这些不舒适之处比戴佛斯预计的还是温和多了。

送来的食物也令他惊讶。不再是通常作为牢饭的稀粥、剩面包和烂肉,看守给他拿来了新鲜捕获的鱼,新鲜出炉的热面包,无香羊肉,芜菁,胡萝卜,甚至还有些螃蟹。加尔斯对此并不太高兴,“死人不该比活人吃的还好。”他不只一次抱怨到。戴佛斯有了能在夜间御寒的毛皮被子,能生火的木柴,干净的衣服,和一支动物油脂蜡烛。当他要求纸、鹅毛笔和墨水,Therry第二天就拿给了他。当他要求一本书,好让他坚持阅读,Therry就带回了一本七星圣典。

尽管这一切让他觉得舒适,但牢房仍然是牢房。墙壁由坚固的石头砌成,厚的足以隔绝外界的任何声音。门是用橡木和铁制成,而守卫一直把它闩起来。四套沉重的铁镣铐从天花板上垂下,等着有一天曼德拉伯爵决定将他锁起来,让“婊子”送他上路。也许就是今天。下一次加尔斯打开门,也许就不是给我来送饭。

他的肚子咕咕作响,表明早晨已经溜了过去,但是仍没有食物送来的迹象。最糟糕的不是死亡,而是你不知将会在什么时候怎样死去。在他的走私生涯中,曾经见识过一些监狱和地牢的内部情形,但那些都有别的囚犯共享,那样总会有人可以一起聊天,一起分享你的恐惧和希望。但这里没有。除了守卫,狼穴里只有戴佛斯·席渥斯自己。

他知道城堡地下确实有地牢——密牢、刑讯室和黑暗中大黑老鼠跑来跑去的阴湿洼地。在看守的要求之下,它们此刻全部空了出来。“这儿只有咱们,洋葱。”Bartimus爵士对他说过。他是牢头,一个形容枯槁的独腿骑士,脸上有伤疤还瞎了一只眼。当Bartimus爵士端着酒杯的时候(而他几乎每天都端着酒杯),总是喜欢吹嘘自己当年是如何在三叉戟河战役中救了威曼伯爵的性命。狼穴就是对他的奖赏。

“咱们”当中的其他人包括一个戴佛斯从未见过的厨子,六个底层军营的卫兵,两个洗衣妇,还有两个照看囚犯的狱卒。Therry是年轻的那个,其中一个洗衣妇的儿子,一个十四岁的男孩。年长的那个叫加尔斯,高大、秃头、沉默寡言,每天都穿着同一身油腻的皮革上衣,脸上总是一副怒容。

走私者的经历让戴佛斯·席渥斯具有一种感知别人什么时候不对劲的能力,加尔斯就不好相处。当他在场的时候,洋葱骑士总是非常小心地管住自己的嘴巴。而当Therry和Bartimus爵士在的时候他就没那么沉默。他感谢他们带来的食物,鼓励他们聊聊自己的希望和经历,礼貌地回答他们的问题,而从不用自己的问题追问他们太紧。所以当他提出一些小小的要求:一盆水和一小块肥皂,一本用来读的书,更多的蜡烛。大部分都得到了准许,戴佛斯也适时地表达自己的感激。

没人会谈及曼德勒伯爵、史坦尼斯国王或者佛雷们,但他们可以聊其他的事。Therry希望等到自己够岁数的时候可以投身战场,在战斗中努力拼搏成为一名骑士。他也喜欢抱怨自己的母亲。她同时和两个守卫上床,他吐露了这个秘密。两人看守着不同的地方,永远不会知道对方的存在,但是如果有一天哪一个把这事捅出去,他们就会打的头破血流。一些夜晚男孩甚至会带上一皮囊的酒来到牢房,和戴佛斯一边喝酒一边聊他曾经的走私生活。

Bartimus爵士对外面的世界毫无兴趣,或者说其实是自从他的一条腿断送在野马和学士的锯子之下以后,他就对任何事情都没兴趣了。尽管如此,他却转而爱上了狼穴,没有什么比讲述它那漫长而又血腥的历史更令他热衷的了。这个洞穴比白港更古老,骑士告诉戴佛斯。它是由琼恩·史塔克国王为了防护白刃河口而修建的,以此抵御来自海里的侵略者。许多北境之王的幼子都把主座设在那里,还有许多兄弟、许多叔叔、许多表亲。他们中的某些把城堡传给自己的儿子和孙子,史塔克家族在此开枝散叶。格雷史塔克是传承最久的一支,占据狼穴长达五个世纪,直至他们反叛了临冬城的史塔克,擅自投向了恐怖堡。

他们衰败之后,城堡由其他很多人经手过。菲林特家族占据了一个世纪,洛克家族占据了快两个世纪。Slates,Longs,Holts,andAshwoods曾在此当道,效忠于临冬城以确保河道平安。三姐妹岛的Reavers曾经夺走城堡,把这里当做他们在北境的据点。在临冬城与谷地的战争期间,这里被“老猎鹰”奥斯古·艾林所包围,还被他以“魔爪”著称的儿子所焚毁。当老国王艾德瑞克·史塔克太过软弱无力保卫国家的时候,狼穴一度为石阶列岛的奴隶贩子们所占有。他们会用烧红的烙铁为俘虏打上印记,然后用鞭子抽打他们,把他们漂洋过海倒卖出去,而这些同样由黑石墙见证。

“紧接着,一个漫长的严冬降临了。”Bartimus爵士说。“白港冻得严实,连港口都结了冰。寒风从北方呼啸而来,使得奴隶贩子们围着火堆挤成一团,当他们互相取暖的时候,新国王杀了过来。他是布兰登·史塔克,山羊胡艾德瑞克·雪诺的曾孙,人们称之为冰眼。他夺回了狼穴,把奴隶贩子们扒光,然后把他们丢给他在地牢里找到的原本锁在那里的奴隶们。据说他们把奴隶贩子的肠子挂在心树的树枝上,作为向诸神的献祭。旧神,不是那些从南方传来的新神。你的七神不懂冬天,冬天也不认识他们。”

戴佛斯无法与这些事实争辩。从他在东海望的所见所闻来看,他也不在乎去了解什么冬天。“你信仰什么神?”他问独腿骑士。

“旧神。”当Bartimus爵士咧着嘴笑的时候,看起来就像一架头骨。“我和我的人来得比曼德勒家要早。很可能,我的祖先也把肠子挂在心树上。”

“我从不知道北方人要向他们的心树作出血祭。”

“北境的事你们这些南方佬不知道的还多着呢。”Bartimus爵士回答他。

他说的没错。戴佛斯坐在蜡烛旁边,看着他在监禁期间逐字逐句修改过的那封信。我当走私贩比骑士更称职,他对妻子写到,当骑士比当首相更称职,当首相比当丈夫更称职。非常抱歉。玛雅,我深爱过你。请原谅我对你犯下的错。万一史坦尼斯输掉战争,我们也就会失去家乡。你就带着孩子们穿过狭海去布拉佛斯,教导他们怀念我的温和,如果你愿意的话。万一史坦尼斯赢得了铁王座,席渥斯家族就能得以幸存,而且戴冯会留在宫里。他会帮你为其他的孩子谋得贵族爵位,他们就可以作为侍从效劳,然后赢得骑士的身份。这是他能给她的最好的忠告,尽管他希望这个忠告能显得更聪明一些。

他也给三个幸存的儿子每人都写了一封信,让他们记住那个用指尖给他们起名的父亲。给史提芬和小史坦尼斯的信写的简短、生硬而又笨拙。如果照实说,他对他们的了解太少,还不到对几个被烧死并坠入黑水河的大儿子们的一半深。给戴冯写得长一些,告诉他看见自己的儿子成为国王的侍从他有多么骄傲,提醒他作为长子有责任保护他母亲和弟弟们。告诉陛下我尽了全力,他在结尾写道。非常抱歉我辜负了他。当君临城下烈火焚河那天我遗失指骨的时候,把我的好运也一起丢掉了。

戴佛斯慢慢换着读这几封信,每一封都读了又读,斟酌着是否需要修改或是增加一些语句。当一个人望向生命的终点,应该有更多的话要说,他想,但是难以出口。我做得并不是那么糟,他试着告诉自己。我从跳蚤窝出身,一路爬到首相的位置,我还学会了读书写字。

他还在猫着腰读信,这时忽然听见铁钥匙碰撞的声响。半个心跳的时间之后,囚室的门晃晃悠悠地打开了。

从门外走进来的人并不是某个看守。他高大而又憔悴,长着一张线条分明的脸和一头灰棕色头发。一柄长剑从胯部垂下,身上那件深染成绯红色的披风在肩膀处用一个盔甲铁拳形状的沉重的银色胸针牢系着。“席渥斯伯爵,”他说,“我们时间不多。请你跟我来。”

戴佛斯警惕地审视着陌生人。那个“请”字让他困惑。一个即将被砍掉脑袋和手的人不应当享受此等礼遇。“你是谁?”

“叫我罗贝特·葛洛佛吧,如果你乐意,大人。”

“葛洛佛。你是深林堡伯爵。”

“那是我哥哥盖伯特的职位。过去是现在也是,这得多亏你的史坦尼斯国王。他从那些抢走城堡的铁民贱种手里夺回了深林堡,并且归还给它的合法主人。当你被关在高墙之内的时候,外面还发生了更多的事,戴佛斯伯爵。卡林湾已陷落,卢斯·波顿带着奈德·史塔克的幼女返回北境。一大群佛雷跟随他回来。波顿放出乌鸦,召集所有的北境领主前往荒冢屯。向他们要求宣誓效忠和人质……以及作为艾丽娅·史塔克和他的私生子拉姆斯·雪诺婚礼的见证人,这场婚姻意味着波顿家对临冬城的所有权。现在,你会跟我来了吗,还是不会?”

“我还有什么选择,大人?跟你走,或是留下来陪着加尔斯和卢夫人?”

“卢夫人是谁?一个洗衣妇?”葛洛佛变得不耐烦了。“如果你跟我来,我就会把一切解释给你听。”

戴佛斯站起来。“如果万一我死了,恳请大人能把我的信发出去。”

“我对此做出承诺……如果你死了,你的信不会留在葛洛佛或是威曼伯爵的手上。快点,跟我来。”

葛洛佛带着他穿过一个漆黑的大厅,走下一条破旧的楼梯。他们穿过城堡的神木林,心树长得巨大,纠结的枝干吞噬了所有的橡树、榆树和桦树,苍白的树枝甚至挤进了高处俯瞰的城墙和窗户。树根有一个人的腰那么粗,树干是那么宽阔以至于上面刻着的人脸看起来肥胖而且愤怒。鱼梁木的另一边,葛洛佛打开一扇生锈的铁门,并且停下来点了一支火把。当火焰烧得红热起来,他带着戴佛斯沿着台阶再次向下进入一个桶状的圆形地窖,那里的哭墙用盐做成坚硬的白色外壳,每走一步海水都在他们脚下来回搅动。他们穿过几个地窖,以及一排又小又湿,非常难闻的房间,跟戴佛斯禁闭的地方不可同日而语。接着是一面空白的石墙,葛洛佛推了推墙就转动开了。墙的另一边是一条又长又窄的隧道,依然很有多台阶。他们顺着台阶走上去。

“我们在哪?”当他们攀爬的时候戴佛斯问。声音在黑暗中轻轻回响着。

“台阶下的台阶。这条通道从城堡阶梯之下向上延伸直至新城堡。一条密道。这本来不该让你看到的,大人。你本该被处死。”

给死人的稀饭。戴佛斯继续攀爬。

他们从另一面墙边爬上来,但这面墙是用条板制成,远的那一边上涂满灰泥。远处的房间舒适温暖,装备舒适,地上铺着一张密尔地毯,桌上点着一些蜂蜡蜡烛。戴佛斯听见不远处传来管乐器和小提琴的演奏声。墙上挂着一副褪色的羊皮纸北境地图。地图下面,白港的巨型伯爵——威曼·曼德勒正坐在此。

“请坐。”曼德勒伯爵一身盛装。他的天鹅绒上衣是浅蓝绿色,衣服边沿、袖子和领子都绣着金线。外面披着一件白貂皮披风,用一个金色三角别在肩膀上。“你饿了吗?”

“不,大人。您的看守为我提供的伙食很好。”

“那边有酒,如果你渴了可以喝点。”

“我是来和你谈判的,大人。我的国王命我这么做。我不是来和你喝酒的。”

威曼伯爵叹息一声,“我在前面的谈判中让你感到被羞辱了,我知道。但我是有原因的……请坐,请喝点酒,我恳请您。为我儿子的平安归来喝一杯。威利斯,我的长子和继承人。他回家了。你听见的欢迎宴会就是为了这个。他们在人鱼厅吃鳗鱼派和鹿肉烤栗子。薇尔菲德在陪着她将要出嫁的佛雷跳舞。其他佛雷正在高举酒杯为我们的友谊祝福。”

音乐声之下,戴佛斯能听见很多人嗡嗡的说话声、杯盘撞击声。但他什么也没说。

“我刚刚从贵宾席那边过来,”威曼伯爵接着说道,“我吃得太多了,就跟以往一样,白港所有人都知道我肠胃不好。我的佛雷朋友们不会对我长时间的造访厕所起疑心,我希望。”他把酒杯翻过来。“在那,你喝点酒吧,我不能再喝了。坐下,时间很短,而我们要说的太多。罗贝特,给首相倒酒,如果你那么好心的话。戴佛斯伯爵,你什么都不会知道,你已经死了。”

罗贝特·葛洛佛倒满一杯红酒拿给戴佛斯。他接过,嗅了嗅,然后喝下。“我是怎么死的,这个可以问吗?”

“用斧子。你的头和手被挂在海豹门上,你的脸被转向朝外这样你的眼睛就能望向港口。到目前为止,你已经腐烂透了。虽然我们在把你的脑袋钉在铁钉之前用焦油浸泡过。食腐鸦和海鸟在你的眼睛上争食,他们说。”

戴佛斯不舒服地转了身。这种感觉很诡异,作为一个死人。“如果大人乐意,能告诉我替我死的是谁吗?”

“这个重要吗?你长了一张大众脸,戴佛斯伯爵。我希望这么说没有伤害你的感情。那个人和你肤色一样,鼻子的形状一样,两只耳朵也没什么不同,留着长胡子但是可以剃掉修成你的形状。你可以肯定我们给他很好地浸了焦油,嘴里还塞了一颗洋葱让他的脸看起来更扭曲。Bartimus爵士看到他的左手指节都少了一截,跟你一样。那家伙是个罪犯,也许这个能给你点安慰。他这一死可比他活一辈子做出的贡献大多了。大人,我对你并无恶意。我在人鱼厅向你显示出的仇恨只是一场小丑的闹剧,为了取悦我们的佛雷朋友而已。”

“伯爵大人应该去演戏。”戴佛斯说,“您和您的人都演技绝佳。您的好女儿像是最迫切的想看到我死的人,而那个小女孩……”

“薇拉。”威曼伯爵微笑了。“你看到她有多勇敢了吗?哪怕是我威胁要把她的舌头拔出来,她也提醒我不要忘记白港对临冬城的史塔克家族欠下的恩情,一份我们永远也偿还不完的恩情。薇拉用心灵说话,其实里雅夫人也是一样。如果你能的话就原谅她吧,大人。她是个傻瓜,是个被吓坏了的女人,威里斯就是她的命。不是每个男人骨子里都有龙骑士伊蒙王子或是星眼赛米恩的影子,也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像我的薇拉和她姐姐薇尔菲德那样勇敢……薇尔菲德其实什么都明白,但是她仍然无所畏惧的扮演着自己该扮演的角色。”

“当和骗子打交道的时候,就算是诚实的人也必须说谎。只要我唯一还活着的儿子仍然是俘虏,我就不敢公然与君临为敌。泰温·兰尼斯特大人亲自写信告诉我,威里斯在他手上。如果我想让他安然无恙的被释放,他告诉我,我就必须对自己的叛国罪做出忏悔,让整座城市投降,向铁王座上的男孩国王宣誓我的忠诚……还要对卢斯波顿,他新任命的北境守护屈膝下跪。如果我拒绝,威里斯就会像一个叛国者一样死去,白港会被暴风雨般的攻击倾覆,而我的人民就会拥有和卡斯特梅的雷耶斯一家一样的命运。”

“我很胖,很多人认为肥胖让我变得懦弱和愚蠢。也许泰温·兰尼斯特就是其中之一。我给他送回一只信鸦,说我会屈膝投降,并且打开城门,但是那必须是在我的儿子被送回来之后,不是之前。但是麻烦来了,泰温恰好死了。后来佛雷家带着文德尔的尸骨出现在这里……声称要用一桩联姻来促成和平。但是在我看到威里斯好端端的,一根毛不少的回来之前,我不想给他们他们想要的东西。然而如果我不证明我的忠诚,他们也不会给我威里斯。你的到来恰好给了我做这件事的时机。那就是在人鱼厅我对你失礼的原因,也是让那颗头和那双手在海豹门上腐烂的原因。”

“你冒了很大的风险,大人。”戴佛斯说。“如果佛雷家看穿了你的诡计……”

“我没有冒任何风险。如果佛雷家有人非要爬上我的城门,近距离的仔细查看那颗嘴里含着洋葱的人头,我就会谴责我的狱卒的失误,并且把你交出去平息事端。”

戴佛斯的脊梁骨一阵发凉。“我明白了。”

“希望你能明白。你自己也有儿子,你说过。”

三个。戴佛斯心想,尽管我实际上生了七个。

“我马上就要回到宴会上去向我的佛雷朋友们敬酒了。”曼德勒继续说。“他们监视我,爵士。他们的眼睛日夜都不离开我,鼻子不停的尝试嗅到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叛变气息。你看见他们了,傲慢的杰瑞爵士和他的侄子雷加,那个披着真龙名字,假笑着的蛀虫。他们身后站着赛蒙,腰里的钱币叮当响。他收买了我的好几个侍从,还有两个骑士。他老婆的一个侍女,还和我手下的一个傻子上了床。如果史坦尼斯想知道为何我的信上说的那么少,那是因为我甚至不敢相信我的学士。席奥默只有头脑,没有心灵。你在我的大厅里已经听到他怎么说了。当学士们戴上项链的时候,就应该完全放下过去的效忠对象。但是我忘不了席奥默是出生在兰尼斯港的兰尼斯特,和凯岩城的兰尼斯特有远亲关系。敌人和错误的朋友包围了我,戴佛斯伯爵。他们像蟑螂一样侵扰我的城市,夜里我总是觉得他们在我身上爬来爬去。”胖伯爵的手指深深陷入掌心,整个下巴都在颤抖。“我的儿子文德尔,作为一个宾客去了孪河城。他吃了瓦德侯爵的面包和盐,把他的剑挂在墙上,和他的朋友们一起大快朵颐。然后他们谋杀了他。谋杀,我是说,希望那些佛雷们都被他们自己的谎言噎死。我和杰瑞一起喝酒,和赛蒙开玩笑,向雷加保证他能和我挚爱的小孙女牵手联姻……但是别认为这说明我忘记了过去。北境记得,戴佛斯伯爵。北境记得,而这小丑的游戏就要结束了。我的儿子终于回来了。”

威曼伯爵话里的某些东西让戴佛斯感到彻骨的寒冷。“如果你要的是公正,大人,去史坦尼斯国王那里寻找吧。没人比他更公正了。”

罗贝特·葛洛佛插进来说道:“你的忠诚让你充满荣誉感,大人,但是史坦尼斯·拜拉席恩仍然只是你的国王,不是我们自己的。”

“你们自己的国王已经死了。”戴佛斯提醒他们。“在红色婚礼上,他在威曼大人的儿子身边被谋杀了。”

“少狼主是死了。”曼德勒承认,“但是那个勇敢的男孩不是艾德大人唯一的儿子。罗贝特,把那个小伙子带上来。”

“立刻就去,大人。”葛洛佛闪身出门。

那个小伙子?难道是罗柏史塔克的兄弟之一在临冬城的废墟中生还?曼德勒大人是不是在他的城堡里私藏了一位史塔克的继承人?是他们寻找到的真的史塔克男孩,还是只是一个以假乱真的男孩?但是他怀疑无论是真是假,北境都会为这个男孩起兵的……但是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可不会承认假冒者。

和罗贝特·葛洛佛一起进来的小伙子不是史塔克,也别想伪装成一个史塔克。他比少狼主被谋杀的兄弟们都要大,看起来十四,五岁的样子,眼神看起来甚至更加成熟。纠结的棕黑头发底下的脸庞,甚至显得有些凶恶,宽嘴巴,尖鼻子,尖下巴。“你是谁?”戴佛斯问道。

男孩看向罗贝特·葛洛佛。“他是个哑巴,但是我们在教他认字,他学得很快。”葛洛佛从腰间拔下一根匕丵首,递给男孩。“给席渥斯大人写写你的名字。”

房间里没有羊皮纸。男孩把字母刻在了墙上的一根木头梁柱上。W…E…X。他倾身重重的刻下X。当他刻完的时候,他把匕丵首往空中轻轻一抛,接住它,然后站在那里欣赏他的刻痕。

“Wex是铁民。他是席恩葛雷乔伊的侍从。Wex之前在临冬城。”葛洛佛坐下来。“史坦尼斯大人关于临冬城发生的事情知晓多少?”

戴佛斯回想着他们听说的故事。“临冬城被席恩·葛雷乔伊攻占,他过去是史塔克大人的养子。他杀了史塔克家两个年幼的儿子,把他们的脑袋挂在城墙上。当北境人民去撵走他时,他把城堡里所有的人都杀了,包括最小的孩子,然后他自己被波顿的私生子干掉了。”

“不是干掉了。”葛洛佛说,“俘虏了。而且带回了恐怖堡。私生子剥他的皮。“

威曼伯爵点着头。“你说的故事是我们都听说过的版本,里面谎言的含量就像布丁里的葡萄干一样多。是波顿的私生子把临冬城的所有人杀掉的……拉姆斯·雪诺,在男孩国王把波顿的姓赐给他之前,他还叫这个名字。雪诺没杀了所有人,他留下了女人们,用绳子绑在一起,赶回恐怖堡为他的体育运动服务。”

“他的体育运动?”

“他是个好猎手,”威曼曼德勒说,“而女人是他最喜欢的猎物。他把她们的衣服扒光,把她们放到树林中。她们先行半日,然后他就派出猎狗,吹着号角追袭她们。有时候,有些妞儿逃脱了追捕,传播开了这个故事。但是大部分的妞儿没这么幸运。当拉姆斯抓住她们的时候,把她们都强奸了,剥皮了,把她们的尸体喂给狗吃,然后把她们的人皮带回恐怖堡作为战利品。如果她们在体育运动中让他满意,他就在剥皮之前先割了她们的喉咙。否则,反之。”

戴佛斯脸色苍白。“诸神慈悲。怎么会有人————”

“他的邪恶深入血液。”罗贝特·葛洛佛说。“他就是强奸的私生子产物。一个雪诺,无论那男孩国王怎么说。”

“有过这么黑心的雪诺吗?”威曼伯爵问。“拉姆斯强行和霍伍德伯爵的遗孀结婚,取得了他家的土地。之后就把她锁在塔楼里,完全将她忘却。传说她实在忍受不了饥饿而啃食自己的手指……而兰尼斯特对于国王的正义的诠释,就是给了这个杀人凶手奈德·史塔克的小女儿。”

“波顿家总是又狡猾又残暴,但是这一个已经是一只披着人皮的野兽。”葛洛佛说。

白港伯爵倾身向前。“佛雷家也好不到哪儿去。他们谈论着狼灵和异形者,声称是罗柏·史塔克宰了我的文德尔。何其自大!他们根本不指望北境相信他们的谎言,而是认为我们必须装作相信,否则就必死。卢斯·波顿对于红色婚礼上他所扮演的角色扯了谎,他的儿子对临冬城陷落扯了谎。但是只要他们手里还攥着威里斯,我就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吃下这堆臭狗屎,并且赞颂它的香味。”

“那现在呢,大人?”戴佛斯问。

他希望能听到威曼伯爵说,现在我将宣誓效忠史坦尼斯国王,然而胖伯爵露出了古怪的一闪而过的微笑,他说:“现在我要去参加一个婚礼。只要是长了眼睛的人就能看出来,我太胖,骑不了马。在我还是一个男孩的时候,我喜欢骑马,当我长成一个年轻人的时候,我骑术不错,还可以在比武名单中赢得一些小喝彩。但是那些日子已经结束了。我的身躯已经变成一个比狼穴还要可怕的监牢。就算如此,我还是必须去临冬城。卢斯·波顿要看到我屈膝下跪,而他为人口蜜腹剑、笑里藏刀。我将会乘驳船担架前往,一百名骑士护送,和我来自孪河城的好朋友们同行。佛雷们是过海来到这里的。他们没有带马,所以我将送他们一人一匹驯马,作为宾客的礼物。在南方,主人们给宾客礼物吗?”

“有些送,大人。在他们的宾客离开的那一天。”

“那么也许你能理解。”威曼曼德勒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我已经有一年多都在修葺战船了。你看到了一部分,但是更多的都在白刃河里藏着。尽管我痛失了一些马,但是我指挥的重装马的数量仍然多于颈泽以北的任何一个领主。我的城墙很坚固,地窖里装满银子。古城和寡妇望将为我打前阵。我的旗下还拥有众多小领主和封地骑士。我可以让史坦尼斯国王得到白刃河以东所有土地的支持,从寡妇望到拉姆斯门,直至羊头山和断裂支流的源头。只要你能满足我的出价,所有这些我都保证能做到。”

“我可以把你的条件带给国王,但是————”

威曼伯爵打断了他的话。“我说的是,如果你同意我的价码。不是史坦尼斯。我不需要国王,我只需要一个走私犯。”

罗贝特·葛洛佛接下了话茬。“我们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在罗德里克·凯索爵士试图把城堡从席恩葛雷乔伊的铁民手里夺回来的时候,临冬城里发生的所有事件。波顿的私生子声称葛雷乔伊在一次谈判中谋杀了罗德利克爵士。Wex说不是这样。但是不等到他学会更多的词语,我们无法知道哪怕一半的真相……但是他来的时候知道是和否,所以如果你能找到合适的问题,就可以了解很多的情况。”

“是私生子谋杀了罗德利克爵士和临冬城的人们。”威曼伯爵说。

“他同时也杀了葛雷乔伊的铁民。Wex看到了被砍倒的想要投降的人。当我们问到他是如何逃脱的时候,他拿起一截粉笔,画了一棵有着一张脸的树。”

戴佛斯想了想。“是旧神救了他?”

“在一定程度上说是。他爬上了心树,藏在树叶里。波顿的人对神木林搜查了两次,杀掉了所有发现的人,但是没有人想到要爬上树看看。是这么回事吗,Wex?”

男孩抛起葛洛佛的匕丵首,接住它,点了点头。

葛洛佛说:“他在树上待了很长时间。他在树枝上睡觉,不敢下来。最终他听到树下有说话声。”

“已死之人的说话声。”威曼·曼德勒说。

Wex伸出五根手指,用匕丵首敲了每根手指一下,然后收回四个指头,又敲了一下最后剩下的那根手指。

“他们有六个人。”戴佛斯说。“六个人。”

“其中两个是奈德史塔克被谋杀了的儿子们。”

“哑巴怎么会告诉你这个信息呢?”

“用粉笔。他画了两个男孩……还有两头狼。”

“小伙子是铁民,所以他决定最好不要现身。”葛洛佛说。“他只是听。六个人没有在临冬城的废墟停留多久,四个从一条路走了,两个从另一条路走了。Wex跟踪了那两个,一个女人和一个男孩。他一定是走在下风方向,这样狼就闻不到他的气味。”

“他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威曼伯爵说。

戴佛斯明白了。“你想要那个男孩。”

“卢斯·波顿拥有艾德大人的女儿。要想挫败他,白港必须拥有奈德的儿子……和冰原狼。狼可以证明我们所说的孩子的身份,如果恐怖堡想要否定他的话。这就是我的价码,戴佛斯大人。把我的领主走私回来,我就承认史坦尼斯·拜拉席恩是我的国王。”

老习惯让戴佛斯席渥斯摸向颈部。他的断指节是他的好运,而现在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他感觉他需要一些好运来完成威曼曼德勒交给他的任务。但是指节丢失了,所以他说:“您有更好的人选为您服务。骑士或者伯爵或者学士。为什么你需要一个走私犯呢?你已经有了船。”

“我有船。”威曼伯爵认可道。“但是我的船员都是河工,或者从未在咬人湾以外航行的渔民。为了这个原因,我必须找一位曾经在更黑暗的海水中航行过的船夫,一位知道如何逃过危险,不会被看见,也不会被丵干扰的航行者。“

“那个男孩在哪儿?”不知为什么,戴佛斯知道他不会喜欢这个答案。“您想让我去哪儿,大人?”

罗贝特·葛洛佛说:“Wex,告诉他。”

哑巴抛起匕丵首,接住它,然后将它旋转着扔向威曼伯爵墙上装饰着的巨大羊皮地图。匕丵首尖扎进墙壁,手柄微微颤动。男孩咧嘴笑了。

有半个心跳的功夫,戴佛斯简直想要求威曼曼德勒把他送回狼穴,让他回去听Bartimus爵士讲故事,听加尔斯说起他那些要命的女人。在狼穴里,甚至是囚犯早上都有稀饭吃。但是世界上还有另一些地方,人们早饭吃人的血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