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十章 丹妮莉丝(五)

乔治·R·R·马丁2015年06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每天早晨,女王都会站在西面壁垒上数奴隶湾的船。

今天,她数到25,其中一些船已经远去或正在远去,所以很难确定。有时候她可能漏掉一艘,或者把某艘船数了两次。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一个扼杀者只需要十根手指头。所有的贸易都停止了,而且她的渔民们都不敢出船到湾里。最勇敢的渔民也只是将很少几条小船开进河里,甚至这样也冒着极大风险;更多的渔船都系在弥林多彩的砖墙下面。

奴隶湾里也曾经有过一些从弥林开出的船,战船和贸易军舰。当丹妮的军队第一次包围这座城市时,它们的船长将这些船开到湾里,如今都加入并壮大了来自魁尔斯、脱罗斯、新吉斯的舰队。

她的舰队司令的建议比毫无用处更糟糕。“让他们看看你的龙,”格莱罗说,“让渊凯人尝尝火焰的味道,贸易就会再一次川流不息。”

“那些船正在困死我们,而我的舰队司令所能做的只是谈论龙,”丹妮说,“你是我的舰队司令,不是吗?”

“一个没有船的舰队司令。”

“造船。”

“战船可不能用砖石造出来,奴隶贩子们烧毁了离这里20里格以内每一根站着的木料。”

“那就骑到22里格。我可以给你货车,工人,骡子,无论你需要什么。”

“我是个水手,不是造船工人。我被派来带陛下回潘托斯,而你把我们留在这儿,为了一些钉子和废木头把我的Saduleon号撕成碎片(指丹妮为了攻弥林城把格莱罗的船拆了建造攻城器械)。我再也看不到她了。而且有可能我再也看不到我的家,还有我的老妻子了。当初拒绝达梭斯提供的战船的人不是我。我不能开着渔船与魁尔斯人战斗。”

他的苦恼让丹妮如此沮丧,甚至她发现自己想要知道斑白头发的潘托斯人是不是她的三个背叛者之一。不,他只是个老人,远离家庭又有心病。“我们一定可以做些什么。”

“是啊,我告诉过你了。建造战船需要绳索、树脂、帐篷,Qohorik的松木、Sothoros的柚木、诺佛斯的老橡木,红豆杉木、梣木、云杉木。木材,陛下。木材烧毁了,你的龙——”

“我不想再听到关于我的龙。退下。去向你的潘托斯神祈祷来场风暴击沉我们的敌人吧。”

“没有水手祈祷风暴,陛下。”

“我厌烦听到你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走。”

巴利斯坦爵士没走,“我们的储藏目前还充足,”他提醒她,“而且陛下种植了大豆、葡萄和小麦。你的多斯拉克军队正在劫掠山地的奴隶主,并解除他们的奴隶身上的锁链。这些人也在种植作物,而且将来会带着他们的粮食来弥林市场。还有你将得到拉扎林人的友谊。”

这是达里奥为我赢得的,这些才是真正的有价值的。“羊民。真希望羊有牙齿。”

“那会让狼加倍小心,毫无疑问。”

这让她大笑。“你的孤儿们怎么样了,爵士?”

老爵士微笑,“很好,陛下。很高兴你能问到他们。”男孩们是他的骄傲。“四个或五个是骑士的料子,或许十二个也说不定。”

“如果像你这样货真价实,有一个就够了。”她将会需要每一个骑士,那一天很快就要来到。“他们会为我而竞技比武吗?我希望看到。”韦塞里斯曾经给她讲过他在七大王国亲眼目睹的比武大会,但是丹妮从来没有亲眼看到过一次。

“他们还没准备好,陛下。一旦做好准备,他们会很乐意展示自己的超凡武技。”

“我希望那一天尽快到来。”她想亲吻他的好爵士的脸颊,但是刚好看到弥桑黛出现在拱形门口下面,“弥桑黛?”

“陛下,斯卡哈兹等待觐见。”

“传他上殿。”

剃顶之人由两个铜面兽跟随,一个戴着鹰面具,另一个的面具像是豺,青铜面具后面只有眼睛露出来。“殿下,有人看到希兹达尔昨天傍晚进了扎克金字塔,直到天很晚才离开。”

“他参观了多少座金字塔?”丹妮问道。

“十一”

“距离上一次暗杀有多久了?”

“26天。”剃顶之人的眼里溢满愤怒,是他命令铜面兽跟踪她的未婚夫并监视他的所有行动。

“目前为止,希兹达尔很好地兑现了他的承诺。”

“那又怎样?鹰身女妖之子们放下了他们的刀,但这是为什么?是因为尊贵的希兹达尔甜蜜的请求?他是他们中的一员,我告诉你。这才是他们服从他的原因,可以说他就是鹰身女妖。”

“如果有一个鹰身女妖。”斯卡哈兹确信,在弥林的某个地方,鹰身女妖之子们有一个出身高贵的大头目,一个秘密的指挥影子部队的司令官。丹妮不相信他的说法。铜面兽抓住了数十个鹰身女妖之子,那些活下来的俘虏面对严厉的质问时,供认出一些名字……太多的名字,似乎在她看来。所有的死亡都是一个敌人的杰作,而这个敌人将会被抓住杀死,如果是这样那真是太令人愉快了。但是,丹妮怀疑事实正好相反,我的敌人众多。“希兹达尔·佐·洛拉克是个有着很多朋友又会说服别人的人,而且他还很富有,或许是他用金币为我们买来这种和平,或者是说服其他贵族相信:我们的婚姻是最符合他们利益的事情。”

“是不是鹰身女妖,他自己知道。我可以很容易地找到真相。请允许我逮捕希兹达尔刑讯逼供,我会带给你一个招供。”

“不,”她说,“我不相信这些招供。你已经带给我太多招供了,全都毫无价值。”

“殿下——”

“不,我说。”

剃顶之人的怒容让他的丑脸更丑了。“这是个错误。伟主大人希兹达尔把阁下当傻子愚弄。你想让一条毒蛇和你同床?”

我想要达里奥和我同床,但是我为了你和你的手下的利益派他出去。“你可以继续监视希兹达尔·佐·洛拉克,但是不准伤害他。听明白了吗?”

“我不是聋子,殿下。我服从命令。”斯卡哈兹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羊皮纸便条,“陛下应该看看这个。一张所有参与封锁的弥林的战船和它们的船长的名单,以及所有的伟主大人。”

丹妮研读便条,弥林所有的权势家族的名字都有:哈兹卡尔,梅内克,夸扎尔,扎克,拉兹达尔,伽兹恩,帕尔,甚至雷兹纳克和洛拉克。“一张名单我能干什么用?”

“名单上的每个人在弥林城内都有亲人,儿子和兄弟,妻子和女儿,母亲和父亲。让我的铜面兽抓住他们,他们的生命会为你赢回那些战船。”

“如果我派铜面兽进金字塔,这将意味着重启城内争端。我必须信任希兹达尔,我必须期望和平。”丹妮把羊皮纸移到蜡烛的火焰之上,看着上面的名字燃烧起来,而斯卡哈兹对她怒目而视。

事后,巴利斯坦爵士告诉她,她的哥哥雷加会为她感到骄傲。丹妮却想起乔拉爵士在阿斯塔波给她说过:雷加战斗得英勇,雷加战斗得高贵,雷加战斗得荣誉,雷加死得不明不白。

当她下到紫色大理石厅,发现下面几乎空无一人。“今天没有请愿者吗?”丹妮问雷兹纳克·莫·雷兹纳克,“没有人为羊恳求公正或银币吗?”

“没有,阁下,这个城市正在害怕。”

“没有什么需要害怕。”

但是,当天晚上她就知道城里有很多的可怕之事。当她的年轻人质米克拉兹和凯兹米亚为她摆上秋生菜和姜丝汤的简单晚餐时,伊丽过来告诉她伽拉撒·伽拉瑞回来了,带着三个来自神殿的蓝衣仁者。“灰虫子也来了,卡丽熙。他们请求与你面谈,非常紧急。”

“带他们来我的大厅,也召集雷兹纳克和斯卡哈兹。绿衣仁者说没说是关于什么事?”

“阿斯塔波,”伊丽说。

灰虫子开始讲起这个故事。“他从清晨的薄雾中走来,一个骑在灰白马匹上的骑手,奄奄一息。他的母马在接近城门的地方蹒跚而行,一边身子全是血沫的粉红,眼睛里满是恐惧。骑手大声喊出,‘她烧着了,她烧着了,’然后从马鞍上一头栽下。这个骑手已经送到蓝衣仁者那里安排救治。当你的仆人们抬他进门时,他又哭着喊,‘她烧着了。’他的托卡下面露出骨架,全是骨头和发热的肉。”

其中一个蓝衣仁者从这里接着讲述,“是无垢者把这个人带到神殿,在那我们剥去他的衣服用冷水给他清洗。他的衣服非常脏污,我的姐妹们还发现半只箭插在他的大腿上,尽管他折断了箭杆,箭头仍然留在肉里。而且伤口感染了,里面充满了毒素。不到一个小时他就死了,临死前仍在喊着,‘她烧着了。’”

“‘她烧着了,’”丹妮重复,“她是谁?”

“阿斯塔波,殿下,”另一个蓝衣仁者说,“他曾经说过一次。他说,‘阿斯塔波烧着了。’”

“也可能是他发烧说的胡话。”

“殿下明鉴,”伽拉撒·伽拉瑞说,“但是Ezzara看到了其他的东西。”

叫做Ezzara的蓝衣仁者握紧了双手,“我的女王,”她低声说,“他的热病不是箭头引起的。他大便失禁,不只一次而是很多次。脏污都到了膝盖,而且他的大便里有干血。”

“他的马也在流血,”灰虫子说。

“这事是真的,陛下,”太监证实,“那匹灰白母马的马刺下面血肉模糊。”

“或许如此,殿下,”Ezzara说,“但是那是混在大便里的血,把他的内衣都弄脏了。”

“他流的血来自肠道深处,”伽拉撒·伽拉瑞说。

“我们还不能确定,”Ezzara说,“但是这或许意味着弥林面临着比渊凯人的长矛更可怕的事情。”

“我们必须祈祷,”绿衣仁者说,“是众神送来这个人给我们。他是作为一个预兆而来,作为一个信号而来。”

“什么信号?”丹妮问。

“一个代表着愤怒(wroth)和毁灭的信号。”

她不愿意去相信这个事实。“他只是一个人,一个腿上中了一箭的病人。一匹马带他来这儿,不是神。”一匹灰白母马(也指一种热病)。丹妮突然起身,“我感谢你们的建议,以及所有你们为这个可怜之人所做的事情。”

绿衣仁者在丹妮离开前亲吻她的手。“我们应该为阿斯塔波祈祷。”

也为我。噢,为我祈祷,我的女士。如果阿斯塔波沦陷,没有什么能阻止渊凯大军的北上。

她转向巴利斯坦爵士,“派骑手去山地找到我的血盟卫,同时召集布朗·本和次子团。”

“还有暴鸦团,陛下?”

达里奥。“是的,是的。”就在三天前的夜里,她还梦到达里奥的尸体躺在路边,眼睛无神地盯着天空,乌鸦在他的尸体上方呱噪。其他的夜里她在床上辗转反侧,想象着他背叛了自己,就像他曾经背叛他的暴鸦团的同伴团长们。他用他们的头收买我,要是他带着他的佣兵团回归渊凯,为了一桶金币出卖我怎么办?他不会那么做。他会吗?“也召集暴鸦团。马上另派骑手去办。”

次子团是最早返回来的,在女王发布召集令八天之后。当巴利斯坦爵士向她报告她的团长有话想对她说时,有那么一会儿她以为是达里奥,这让她的心狂跳。但是他说的团长是布朗·本·普棱。

布朗·本有一张满是皱纹饱经风霜的面孔,老柚木颜色的皮肤,白头发,眼角布满鱼尾纹。丹妮是如此高兴看到他那坚韧的棕色脸庞,甚至起身拥抱了他。他的眼角带着笑意,“我听说陛下将要找一个丈夫,”他说道,“但是没人告诉我,那人是我。”雷兹纳克笑喷了,他们也一起大笑,不过笑声突然停止了,当听到布朗·本说,“我们抓住三个阿斯塔波人,阁下最好听听他们怎么说。”

“带他们上来。”

丹妮在她的庄严之厅接见了他们,高大的蜡烛在大理石柱台上燃烧。当看到阿斯塔波人都半饥饿状态,她马上派人取来食物。这三个人都是一起从红城出发的十二人里活下来的:一个砖匠,一个编织工,一个修鞋匠。“你们团体的其他人遭到什么不幸了吗?”女王问道。

“残杀,”修鞋匠说,“渊凯的雇佣兵遍布阿斯塔波以北的山地,猎杀那些从烈火中逃出来的人。”

“那么,阿斯塔波陷落了?它有着厚城墙。”

“这么说没错,”砖匠说,一个有眼疾的驼背男人,“但是它们也因年久失修而破损严重。”

编织工抬起头,“每天,我们都互相安慰:龙后就要回来了。”这个女人有着薄嘴唇,失神灰死的眼睛,消瘦狭长的脸。“有人说,克里昂已经派人去找你,你就要回来了。”

他派人来找我,丹妮想,至少这多半是真的。“在我们的城墙外面,渊凯人贪婪地吃光了我们的庄稼,屠杀了我们的牧群。”修鞋匠继续,“在城里,我们忍饥挨饿。我们吃光了猫、老鼠、皮革,一张马皮就是一餐盛宴。‘切喉’国王和‘婊子’女王,互相指责对方吃死人的肉。男人们和女人们秘密地聚集在一起抽签,然后狼吞虎咽地吃掉抽到黑石签的人。Nakloz金字塔被劫掠一空,并被那些宣称KraznysmoNakloz应该为我们的所有苦难负责的人付之一炬。”

“也有人责怪丹妮莉丝,”编织工说,“但是我们大多数人仍然热爱着你。‘她正在回来的路上,’我们对彼此说,‘她带领着大军就要来了,带着给我们所有人的食物。’”

我仅仅能喂养我的自由民。如果我向阿斯塔波进军,我会失去弥林。

修鞋匠告诉他们,在阿斯塔波的绿衣仁者预见了屠夫国王将会从渊凯大军手里拯救他们之后,屠夫国王的尸体是如何被人们掘出,然后穿上铜盔甲。穿着盔甲散发着恶臭,伟大的克里昂的尸体被捆在一匹饥饿瘦马的背上,带领着他的剩余的新无垢者发起突击。但是他们正好冲到来自新吉斯的一个佣兵团的‘铁齿’之中,全无例外地被杀死殆尽。

“后来,那个绿衣仁者被钉在惩罚广场的木柱上,直到死了还挂在那儿。在Ullhor金字塔,幸存者们举行盛大的晚宴,一直持续到半夜,并把毒酒撒到他们最后的食物上,所以第二天早上没有人能够醒来。不久以后,疾病就来了——血痢疾,每四个人中有三个人死于此,直到一群临死的暴民疯狂地杀死主城门的守卫。”

老砖匠打断他说,“不,那是没得病的人们的杰作,为了逃脱血痢疾。”

“这重要吗?”修鞋匠问道,“守卫们四散逃亡,城门大开。新吉斯的佣兵团汹涌冲进阿斯塔波,后面还跟着渊凯大军和骑马的雇佣兵。‘婊子’女王临死之前用嘴唇诅咒他们,‘切喉’国王向他们投降,但被扔进角斗场,一群饿狗把他撕成碎片。”

“即使那时候,也有人声称你正在赶来,”编织工说道,“他们发誓说看到你骑着一头龙,在渊凯大军的帐篷之上高高地飞翔。每一天我们都望着天空寻找你。”

我不能去,女王想,我不敢。“城市是什么时候陷落的?”斯卡哈兹问,“后来呢?”

“杀戮开始了。神殿里的仁者们都病倒了,他们转而乞求诸神能治愈自己。佣兵团查封了殿门,并把神殿付之一炬。不到一小时,大火就烧遍了城市的每个角落。因为他们四处纵火,让大火连成一片。街道上满是暴民,四处奔逃试图逃过火焰,但是没有出去的路,渊凯军队把守着城门。”

“然而你们逃出来了,”剃顶之人说,“怎么做到的?”

老人回答道,“我的职业是砖匠,因为我的父亲和他的父亲以前就是干这个的。我祖父挨着城墙建造了我们的房子,每天夜晚挖松几块砖是很容易的事情。当我告诉我的朋友们,他们帮忙支撑住地道别让它倒塌。我们都觉得这可能是我们能逃出去的最好方式。”

我留给你们一个顾问团统治你们,丹妮想,一个医生,一个学者,还有一个牧师。她仍能记起第一次看到的红城,红色砖墙后面干燥布满灰尘,梦到残酷的梦境,然而充满了生气。蠕虫河的小岛上有亲吻的情人们,但是在惩罚广场,他们一条条地剥下人们的皮肤,裸体挂在木柱上招来成群的苍蝇。“你们能回来就好,”她告诉阿斯塔波人,“在弥林你们安全无虞。”

修鞋匠为此向她表示感谢,老砖匠还吻了她的脚,而编织工只是用石板一样坚硬的目光看了她一眼。她知道我在说谎,女王想,她知道我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阿斯塔波正在燃烧,而弥林是下一个。

“还会有更多的人过来,”当阿斯塔波人离开之后,布朗·本宣称,“这三个人骑马,更多人步行。”

“他们有多少人?”雷兹纳克问。

布朗·本耸肩,“数百,数千。有人染病,有人烧伤,有人受伤。猫团和风吹团正蜂拥在山地挥舞着长矛和长鞭,驱赶他们向北而来,一旦落后就被砍倒。”

“无数张‘嘴巴’步行而来,还有病人,你说?”雷兹纳克握紧双手,“阁下千万不要让他们进弥林城。”

“我当然不会,”布朗·本·普棱说,“我不是学士,提醒你,但是我知道你不得不把坏苹果从好苹果中间挑出来。”

“他们不是苹果,本,”丹妮说,“他们是男人和女人,染病、饥饿、恐惧。”都是我的孩子。“我本该去阿斯塔波。”

“陛下没有必要去救他们,”巴利斯坦爵士说,“你警告过克里昂国王不要与渊凯开战。那人是个傻子,而且双手沾满鲜血。”

我的双手更干净吗?她想起达里奥说过的话——所有的国王,要么是屠夫,要么是猪肉。“克里昂是我们的敌人的敌人。如果我在‘哈扎特之号角’和他结盟,我们可能已经两面夹击消灭渊凯大军。”

剃顶之人不同意,“如果你带领无垢者南下哈扎特,鹰身女妖之子们——”

“我知道,我知道。这只是‘埃萝叶’的重演而已。”

布朗·本·普棱困惑不解,“谁是埃萝叶?”

“一个女孩,我本来认为我从强奸和折磨之中救她出来,然而我所做的一切却给她带来更糟的结局。我在阿斯塔波所做的一切等于制造了一万个埃萝叶。”

“陛下可能不会知道——”

“我是女王。我知道自己的位置。”

“木已成舟,”雷兹纳克·莫·雷兹纳克说,“阁下,我恳求你,立即让尊贵的希兹达尔做你的国王吧。他能说服贤主大人们,为我们带来和平。”

“基于什么条件?”提防‘香味’总管,魁晰曾经说过。那个面具女人预言了灰白母马的到来,她对尊贵的雷兹纳克的看法是对的吗?“或许我只是个对战争一无所知的少女,但是我不是咩咩叫着走进鹰身女妖巢穴的羔羊。我有我的无垢者,我还有暴鸦团和次子团,我有三个自由民军团。”

“他们,以及龙,”布朗·本·普棱咧嘴笑着说。“在巨坑里,戴着锁链,”雷兹纳克·莫·雷兹纳克大声痛哭着说,“不能控制的龙又有什么用?甚至打开门去喂它们的无垢者都感到害怕。”

“什么,害怕女王的小宠物?”布朗·本的双眼笑成一团。头发斑白的次子团团长是来自自由军团的人,血管里流着不下一打人的血的混血杂种,但是她的龙都喜欢他,他也喜欢它们。

“宠物?”雷兹纳克尖叫,“野兽,还差不多。吃小孩的野兽。我们不能——”

“闭嘴,”丹妮说,“不准再谈论此事。”

雷兹纳克从她面前躲开,她话里的愤怒让他退缩。“原谅我,殿下,我没有……”

布朗·本·普棱推开他上前,“陛下,渊凯有三个军团对抗我们的两个,还有传言说渊凯派人去瓦兰提斯收买黄金团,那群杂种有不下一万人正在来这的路上。渊凯还有四个吉斯卡利军团,或许更多,而且我听说他们派骑手穿越多斯拉克海,有可能说动某个大卡拉萨南下夹击我们。我们需要你的龙,在我看来。”

丹妮叹气,“对不起,本。我不敢释放我的龙。”她能看到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本·普棱挠了挠他的斑白胡须,“如果没有龙去平衡,好吧……我们应该在渊凯杂种包围我们之前离开……不过首先,要让奴隶贩子们为我们的离开买单。他们能支付卡奥让他们离开他们的城市,为什么不能支付我们?把弥林回卖给他们,然后带着装满金币、宝石之类的运货马车向西进发。”

“你想要让我洗劫弥林然后逃走?不,我不会那么做。灰虫子,我们的自由民做好战斗准备了吗?”

太监双臂交叉胸前,“他们不是无——垢者,但是他们不会让你失望。这个军团发誓会用长矛和剑向你证明。阁下。”

“好,很好。”丹妮莉丝扫视一圈围绕她的这群男人的脸:剃顶之人,愁眉不展;巴利斯坦爵士,满脸皱纹,蓝眼睛里全是悲伤;雷兹纳克·莫·雷兹纳克,脸色苍白满头大汗;布朗·本,白头发、灰白胡须,坚毅如皮革;灰虫子,面颊光滑无须,无动于衷,毫无表情。达里奥也该站在这儿,还有我的血盟卫,她想。如果开战无可避免,吾血之血应该和我在一起。

她也想念乔拉·莫尔蒙爵士。他欺骗我,出卖我,但他也爱我,而且总是给我好的建议。“我以前打败过渊凯人,我会再打败他们一次。然而,在哪打败他们?怎么打败他们?”

“你想要出城决战?”剃顶之人的声音粗重充满了不相信。“那太愚蠢了。我们的城墙比阿斯塔波更高更厚,我们的守卫者也更英勇。渊凯大军不会轻易攻下这个城市。”

巴利斯坦爵士不同意,“我认为,我们不能坐等着被他们包围。他们的军队充其量是一支杂牌军,这些奴隶贩子没有战士。如果我们趁他们不备突袭……”

“机会渺茫,”剃顶之人说,“渊凯人在弥林城内有不少朋友,他们会知道消息。”

“我们可以召集多大一支军队?”丹妮问道。

“没有多大,请女王陛下原谅,”布朗·本·普棱说,“纳哈里斯怎么说?如果我们要打这样一场战争,我们需要他的暴鸦团。”

“达里奥还在回来的路上,”噢,神啊,看我做了什么?我是不是派他去送死?“本,我需要你的次子团去侦察我们的敌人。他们在哪?他们进军的速度多快?他们有多少人?怎么分派?”

“我们将会需要补给,还有新鲜马匹。”

“当然,巴利斯坦爵士负责此事。”

布朗·本挠一挠下巴,“或许我们能把他们中的某些人争取过来。如果陛下能够舍得几包金币和宝石的话……只要给他们的团长尝点儿甜头,比如说……好吧,谁知道呢?”

“收买他们,为什么不呢?”丹妮说。这种事情在‘争议之地’的自由军团之间一直持续不断,她知道。“是的,很好。雷兹纳克,此事由你来办。一旦次子团骑兵出击,关闭城门,城墙的守卫增加一倍。”

“遵命,殿下,”雷兹纳克·莫·雷兹纳克说,“那些阿斯塔波人怎么办?”

我的孩子。“他们来这里寻求帮助,需要救济和保护,我们不能对他们置之不理。”

巴利斯坦爵士皱眉,“陛下,据我所知,血痢疾会毁灭整支军队,如果不加遏制任其传播。总管说的对。我们不能放阿斯塔波人进弥林城。”

丹妮无助地看着他。龙不会流泪是件好事。“那么,如你所说。我们会把他们安置在城墙之外,直到这次……这次‘诅咒’正常地结束。在河边建立帐篷,城市西边。我们将会尽我们所能地提供他们食物。或许我们可以把健康的人与染病的人分开。”他们全都异样地盯着她。“你们还想让我说两遍吗?你们都退下,按我的命令行事!”丹妮起身,擦身挤过布朗·本,爬上通往她甜蜜的独居小屋的台阶。

两百里格隔开了弥林和阿斯塔波,然而她似乎看到西南方的天空更灰暗了,红城飘来的烟雾蒙蒙地模糊不清。砖石和鲜血造就了阿斯塔波,砖石和鲜血也造就了它的城民。古老的民谣在她脑海里响起:灰烬和枯骨就是阿斯塔波,灰烬和枯骨就是它的城民。她试图回忆起埃萝叶的脸,但是死去女孩的面貌变成眼前的烟雾。

当丹妮莉丝转过身,巴利斯坦爵士就站在她身边,身上裹着他的白斗篷抵御夜晚的冷风。“我们能打这一战吗?”她问他。

“男人生来就战斗不止,陛下。如果问我,我们能不能打赢。死是容易的事,但是胜利得来艰难。你的自由民都是训练一半且没见过血的人;你的佣兵团曾经服务你的敌人,而且一个人一旦叛变一次,他不会顾忌叛变第二次。你有两只不能控制的龙,而第三只你可能已经失去。在这些城墙之外,你唯一的朋友只有拉扎林人(羊民),他们还没有品尝过战争。”

“可是,我的城墙足够坚固。”

“不会更加坚固,当我们坐在它们外面的时候。而且鹰身女妖之子们也在城里,还有伟主大人们,这些人你都不能杀,还有你扣押的他们的人质也是。”

“我知道。”女王叹息,“你有什么建议,爵士?”

“战斗,”巴利斯坦爵士说,“弥林过于拥挤了,充满了饥饿的‘嘴巴’,而且你有太多的敌人也在城内。我担心,我们不能经受长期的围困。让我在敌人北进途中会战他们,在我们自己选择的战场上。”

“与敌人会战,”她重复,“用你称之为‘训练一半’和‘没见过血’的自由民?”

“我们都曾经‘没见过血’,陛下。无垢者会帮助强化他们。如果我有500骑士……”

“或者5个。如果我给你无垢者,我会只剩下铜面兽控制弥林。”巴利斯坦爵士没有和她争辩,丹妮闭上双眼。诸神,她祈祷,你带走了卓戈卡奥,我的日和星;你带走了我们英勇的儿子,在他出生之前;所以你有了我的血脉。现在,帮帮我,我祈求你,给我以智慧看到前方的路,给我以力量让我保卫我的孩子们的安全。

诸神没有回应。

当她再度睁开双眼,丹妮莉丝说道,“我不能打败两个敌人,一个城内,一个城外。如果我想保住弥林,我必须让这个城市在身后支持我,整个城市。我需要……我需要……”她无法说出口。

“陛下?”巴利斯坦爵士走上前,轻轻地。一个女王从来不属于她自己,只属于她的子民。“我需要希兹达尔·佐·洛拉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