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十四章 布兰(三)

乔治·R·R·马丁2015年06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新月如钩,就好像锋利的小刀一样。暗淡的太阳起起落落。红色的叶子在风中低语。黑云布满天空,然后变成风暴。紧接着是电闪雷鸣,有着黑手和亮蓝色眼睛的尸鬼们聚集在山边的一个裂口旁,但是无法进入。在山下,残废的男孩坐在一个鱼梁木王座上,倾听着黑暗中的低语,任凭乌鸦在他胳膊上跳来跳去。

“你将永远不能再次行走。”三眼乌鸦曾经保证道,“但是你可以飞翔。”有时歌声会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森林之子,老奶妈会如此称呼这些歌者,但是那些唱大地之歌的歌者们都有自己的名字,一些由现在的人类已经不懂的语言组成的名字。可是乌鸦们会说,它们那小小的黑眼睛里充满了秘密,当它们听到歌声时就会飞向他然后用爪子抓他的皮肤。

满月如轮。星辰环绕着穹宇。雨滴落下,然后冻结。树枝不堪承受冰块的重量纷纷断裂。布兰和梅拉开始给那些唱大地之歌的歌者们起名字:灰尘,叶子和天平,黑色匕首,雪锁头和煤。他们真正的名字用人类的语言来说的话都太长了。叶子如是说。她是这些人中唯一一个会说通用语的,所以其他人到底如何看待布兰给他们起的新名字他还没有概念。

在经历了长城以外刺骨的寒冷之后,这个山洞显得格外的温暖,当寒冷偷偷溜出岩石,歌者们还会点起火来把它们驱散的更远。在这里没有寒风,没有暴雪,没有尖冰,没有尸鬼和异鬼来追杀你,只有梦,幽幽的火光和乌鸦的亲吻。还有黑暗中的低语。

最后的绿先知,歌者们如此称呼他,但是在布兰的梦中他依然是三眼乌鸦。当梅拉问他真正的名字的时候,他用恐怖的巨大声音咯咯笑着。“在我还年轻的时候曾用过很多名字,但是实际上我还有一个母亲,她给我的名字叫做布林登。”

“我有一个叔叔也叫布林登。”布兰说道。“他是我妈妈的舅舅,真的。他被叫做布林登。黑鱼。”

“你的叔公的名字可能还是以我的名字命名的。现在的一些人仍然是。但不像以前那么多。人们忘记一些事情,只有树木还记得。”他的声音如此的轻,以至于布兰需要使劲去听才行。

“他的大部分都和树木融为一体了。”被梅拉叫做叶子的歌者解释道。“他的生命已经超越了凡人之躯,可是他徘徊在这里,为了我们,为了你,为了王国里的黎民百姓。他的肉体已经几乎没有力气。他有1001只眼睛,但是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去看。终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我会知道什么?”在他们举着明亮的火把,回到歌者为他们准备的洞穴中时布兰问黎德家的孩子们,“树会记得什么?”

“旧神的秘密。”玖健回答道。食物,温暖的火焰和休息帮助他从旅途的折磨中恢复了过来。但是他现在看起来有些难过,温怒,眼中满是厌倦和困扰的神情。“先民们了解真相,在临冬城这一切都被忘记……但是在泽地不是这样,在我们的沼泽和湖泊中我们离大自然更加亲近,我们仍然记得。土地和水,油和岩石,橡树榆树和杨柳,它们在我们之前就生活在这里,在我们死后依然会生活在这里。”

“你也是。”梅拉说。这让布兰很伤感。如果你们走了,我不想留在这里怎么办?他差点问出来。但是他强忍住,继续保持沉默。他已经几乎是一个成年人了,他可不想让梅拉把自己看成一个哭哭啼啼的小孩。“也许你们也会成为绿先知的。”他坚持道。

“不,布兰。”梅拉忧伤的说。“绿泉水只会给极少数还是肉体凡胎的人喝,让他们去倾听树叶间的低语,以鱼梁木的眼睛去观看,以旧神的眼睛去观看。”

玖健补充道,“大多数人都没那么幸运。旧神只给了我绿色之梦的能力。我的任务就是把你带到这里。我的工作已经完成。”

月亮在天空中成为了一个黑色的洞。狼群在森林中嚎叫,在漫天的雪花中跟随者死者们嗅探。一群乌鸦杀手从山上飞出,用它们尖细的声音大叫着,黑色的翅膀拍打着白色的世界。红色的太阳起起落落。把皑皑白雪染成了玫瑰色和粉红色。在山下,玖健在沉思,梅拉很烦躁,阿多则左手持火把,右手持剑,徘徊在黑暗的隧道中。或者是布兰控制的阿多?

永远没有人知道。

山中最大的洞穴总是黑洞洞的,比焦油更漆黑,比乌鸦的羽毛更黑暗。光线就像入侵者,不被需要也不受欢迎,它们进来,然后很快就都离开了;营火和蜡烛只会在这里燃烧一小会,然后就会再次熄灭,它们简短的生命就走到了尽头。

歌者们为布兰做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王座,就像布林登大人坐的那个一样。白色的鱼梁木点缀着红色的斑纹,死去的枝条缠绕在活着的树根上。他们把王座放在最大的洞穴里的深渊旁,在那里黑色的空气反射着远处隆隆的流水声。他们在上面放上了柔软的灰色苔藓。在他被放进去之后,他们还会给他盖上温暖的兽皮。

他坐在那里,聆听着他的老师嘶哑的低语。“永远不要惧怕黑暗,布兰。”领主大人的话语中伴随着树叶和木头的衰弱的瑟瑟声。他轻轻的扭过头。“最强壮的树木会把根扎进大地最黑暗的地方。黑暗将会成为你的衣服,你的护盾,你的母乳。黑暗将会令你更强壮。”

新月如钩,就好像锋利的小刀一样。雪花无声的飘落,把士兵树和哨兵树遮盖成了白色。积雪堵住了山洞的洞口,就像一堵白色的墙一样。夏天只好在它想要出去和兄弟们觅食时打个洞出去。布兰不经常附在夏天身上和它们一起出去,但是有些夜晚他会远远的看着它们。

飞翔总是比攀爬要好。

上夏天的身已经变得和他没残废的时候穿马裤一样容易了。上一只黑色羽翼的乌鸦就要难很多,但是不像他曾经害怕的那么难,不是和这些乌鸦。“当一个人想骑一只野马时,马会反抗和踢打,尝试去咬握着卡在它嘴间的缰绳的手。”布林登大人说道。“但是一被骑过的马将会接受其他的骑手。年轻的或者老的,这些鸟儿都是被骑过的马。选一只,然后飞翔。”

他选了一只鸟,然后又选了一只,没有成功,但是第三只乌鸦用精明的黑眼睛看着他,歪着头,打量着他,快的好像他不是一个男孩在看着一只乌鸦,而是一只乌鸦在看着一个男孩。大河之歌突然变得更加响亮,火把比以前更亮了一点,空气中充满了奇怪的味道。当他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话语变成了大叫,他的第一次飞翔在撞上一面墙之后结束了,然后他就回到了残破的身体。乌鸦没有受伤。它飞向他,然后落在他的胳膊上,布兰轻抚着它的羽毛,然后又一次进入乌鸦的身体。不久以后他就可以围着洞穴飞翔了,穿梭在洞顶的钟乳石林,甚至飞出深渊,冲向寒冷黑暗的深处。

然后他意识到他并不孤独。“还有其他人在乌鸦的身体里。”当他回到自己的身体后他告诉布林登大人。“某个女孩,我能感觉的到。”

“一个女人,那些唱大地之歌中的一个。”他的老师说道。“死了很久了,至今她的一部分还活着,就好像你在某个早上肉体死去之后精神还活在夏天中一样。灵魂的阴影,她不会伤害你的。”

“所有的鸟儿都有歌者在它们身体中吗?”

“是的。”布林登大人肯定道。“是歌者们教授先民用乌鸦传递信息……但是在那些日子里,乌鸦可以说话。树有记忆,但是人类都忘记了。所以现在他们把信息写在羊皮纸上,然后把它绑在不会和其他人分享身体的鸟儿脚上。”

布兰记得老奶妈也曾和他说过一样的故事,但是当他问罗柏这是不是真的时,他的哥哥大笑并且问他是不是也相信古灵精怪。他希望罗柏现在能和他再一起。我会告诉他我能够飞翔,但是他不会相信。所以我要演示给他看。我确信他也可以学习飞翔,他和艾丽娅还有珊莎,甚至小瑞肯和琼恩。雪诺。我们都可以变成乌鸦然后生活在鲁温师傅的鸦笼里。

可是那只是另一个愚蠢的梦罢了。在一些日子里布兰不知道这一切是不是都是一个梦。也许他在外面的大雪中睡着了,梦到自己在一个安全,温暖的地方。你必须醒来,他告诉自己,你必须现在就醒来,否则你将会做梦致死的。有那么一两次他掐自己的胳膊,非常用力。但是这只会让他的胳膊受伤。开始的时候他会通过计数起床和睡觉来记录时间。但是在这里睡觉和起床变成了另一种形式的事情,梦境变成了课程,课程变成了梦境,事情立刻发生或者完全无关紧要。他完成了这些事情还是仅仅梦到他们?

“千分之一的人生来会是一个异形者。”布林登大人在布兰学会飞翔之后的某一天说道。“千分之一的异形者可以成为绿先知。”

“我认为绿先知就是那些孩子们的巫师,”布兰说。“那些歌者,我的意思是说。”

“某种意义上,你称为孩子的那些森林之子有像太阳一样明亮的金色的眼睛。但是在很久以前某个人生来就有血红色的眼睛,或者像心树上的苔藓一样的深率色的眼睛。这些记号是旧神用来标记那些他所选中赐予礼物的人的。被选中的人并不健康,他们活在人世间的日子很短暂。有得必有失嘛。但是一旦他们进入鱼梁木,他们就可以长期驻扎在其中。一千只眼睛,一百种皮肤,智慧像古树的根须一样深邃发达。这就是绿先知。”

布兰没有听懂,所以他问黎德家的孩子们。“你喜欢读书吗,布兰?”玖健问他。

“某些书。我喜欢战斗的故事,我的姐姐珊莎喜欢爱情故事,但是那些故事都太傻了。”

“阅读者在死前已经以不同的身份活过上千次。”玖健说道。“从不读书的人却只活了一次。森林中的歌者们无书可读。没有墨水,没有羊皮纸,没有可供读写的语言。取而代之的是他们拥有树木,所有的鱼梁木。当他们死后,他们的灵魂进入鱼梁木,进入叶子,树枝和根须,树就有了记忆。他们所有的歌曲和咒语,历史和祈祷,他们所知道的所有有关这个世界的事情。学士会告诉你鱼梁木对于旧神来说是神圣的。歌者们相信鱼梁木就是旧神。当歌者们死去时,他们将变成神的一部分。”

布兰的眼睛睁的老大。“他们会杀了我?”

“不。”梅拉说。“玖健,你吓到他了。”

“他不是唯一一个需要害怕的人。”

满月如轮。夏天徘徊在寂静的森林中,一个长长的灰色影子在每次捕猎后都变得更加憔悴,猎物越来越少了。山洞口的守卫战依旧进行着,尸鬼们无法进入,雪再次掩埋了它们,但是它们仍然还在那里,隐藏着,冰冻着,等待着。其他尸鬼也来加入它们的行列,它们曾经是男人,女人甚至是小孩。死去的乌鸦站在棕色的树枝上,翅膀上结着冰。一只雪熊掉落在树丛中,巨大但是骨瘦如柴,半个身体都已经露出白骨。夏天和他的族群围上去把它是撕成了碎片。后来他们饱餐了一顿,尽管肉已经腐烂而且冻住了一半,移动起来也和吃它的时候是一个感觉。

在山下他们仍然有食物可吃。上百种蘑菇生长在这里。白色的盲眼鱼遨游在黑色的河水里,但是它们吃起来和曾经吃过的煮熟的有眼睛的鱼一样好吃。他们还有从山洞中的歌者那里分享的奶酪和山羊奶,甚至还有一些在漫长的夏天储备起来的燕麦,大麦和一些水果干。几乎每天他们都会吃血色杂炖,浓稠的汤里有大麦,洋葱和大块的肉。玖健认为那可能是松鼠肉,梅拉却说那是老鼠肉。但是布兰并不在意,那确实是肉,而且很好吃,煮过之后更加鲜嫩可口。

在山洞里没有时间概念,空旷,寂静。他们和六十多个活着的森林之子还有上千个死去的生活在一起,生活在这遥远的山体下方的巨大山洞里。“人们不应该在这种地方闲逛。”叶子警告他们。“你们听到的那条暗河汹涌黑暗,向下一直流向地下暗海。那里有一些小路可以通向更深的地方,无底洞和深深的竖井,被遗忘的道路通向大地的最深处。甚至我的人都没有完全了解所有的道路——我们在这里生活了数千年的时间。”

尽管七大王国的人们称呼他们为森林之子,叶子和他的人民可远远不像小孩。聪明的森林矮人可能更接近一些。他们和人类相比没有太大不同,就好像狼和冰原狼。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是小狼崽。他们拥有坚果一样的棕色皮肤,身上的斑纹就像鹿的花纹,大大的耳朵可以听到常人听不到的声音。他们的眼睛也非常大,金色的像猫一样的大眼睛可以看到男孩所看不到的东西。他们的手上有四根手指,长着黑色锋利的爪子。

他们还会用古老的语言歌唱,所以布兰听不懂他们的歌词,但是他们的声音纯洁的就像冬天的空气。“你们剩下的人都在哪?”又一次布兰问叶子。

“走进了大地深处。”她回答。“进入岩石,树木。在先民们到达之前,这片被你们成为维斯特洛的大陆都是我们的家园,但是尽管在那时我们的人口依然很少。旧神给了我们漫长的生命但是没有给我们庞大的人口,他们担心我们遍布整个世界就好像鹿在没有天敌的情况下充满了整个森林一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期,在那些日子里我们的族群就好像冉冉升起的太阳一样。现在太阳落下,我们也渐渐消亡了。巨人也是如此,他们灭亡的原因和我们一样,也是我们的兄弟。西部山地的伟人被杀死了,独角兽也灭绝了,猛犸象只剩下几百只仍然在世。冰原狼逃离了我们,但是它们的时间也不多了。在这个人类的世界里,没有他们的生存空间,也没有我们的。”

她谈到这些的时候看起来很悲伤,这让布兰也同样感到悲伤。但是过后他会想起,人类不会悲伤,他们会憎恨并且发誓复仇。歌者们会唱悲伤的歌,人类却会战斗和杀戮。

一天梅拉和玖健决定无视叶子的警告去看一看大河。“我也要去。”布兰说道。

梅拉悲伤的看了他一眼。这条地下暗河在地下六百步的深处,下去的路途陡峭曲折,她解释道。最后一段路还需要用绳子攀爬。“阿多已经不能再把你背在背上了。我很抱歉,布兰。”

布兰记起曾经没有人可以攀爬的比他更好,哪怕是罗柏和琼恩。他真想大喊让他们离开他,但是他又想哭。但是他几乎是一个成年人了。所以他什么也没说。可是在他们走后,他进入阿多的身体然后跟着他们。

高大的马童没有反抗他的进入,就好像他第一次做的那样。在湖边的高塔上,外面下着狂风暴雨。好像一只被抽出了所有斗志的狗一样。阿多会把自己卷缩起来,藏在一个布兰无法触及的地方。他隐藏的地方在他的内心深处,布兰也无法接触的到。没有人会伤害你,阿多,他静静的对他目前的这个大孩子般的身体说。我只想像以前一样强健一段时间,我会把身体还给你,就像我以前所做的那样。

没有人知道他上了阿多的身。布兰只能微笑,做他曾被告知所需要做的事情,不断的嘀咕着阿多。然后他就可以跟随梅拉和玖健,露出开心的笑容,没有人会怀疑那是不是他。他经常跟着他们,不知道他是否受欢迎。最后,他们还是欢迎他的到来。玖健轻松的用绳子把他们送了下去,但是这一切都在梅拉用叉子抓到一条白盲鱼之后结束了,他们该爬回去了。玖健的胳膊开始发抖,他发现他无法爬到顶端,所以他们把他绑在绳子上,让阿多给他拉上去。阿多……每拉一下阿多都会喊一声。阿多阿多阿多……

新月如钩,就好像锋利的小刀一样。夏天挖出了一只胳膊,黑色的手臂覆盖着白霜,它的手指开开合合,好像要把自己从冻雪中挖出去一样。胳膊上的肉还足够填饱肚子,在那之后夏天又敲骨吸髓。当这一切都做完之后,这只胳膊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彻底不动了。

变成狼的时候,布兰和夏天还有他的族群在一起。变成乌鸦的时候,他会和murder一起飞翔,在日落时环绕小山,观察敌人的动静,感受空气中冰冷的味道。变成阿多的时候,他会探索整个洞穴。他发现山洞深处满是骸骨,竖井深深的通向大地深处,洞顶悬挂着巨大的蝙蝠骨骼。他甚至还穿过横跨深渊的石桥,在石桥的另一面发现了很多小径和石室。其中一个住满了歌者,他们都像布兰登一样坐在鱼梁木王座上,鱼梁木的根须残绕着他们,已经浑然一体。他们中的大部分在他看来已经死了,但是当他从他们面前走过时他们睁开眼睛,用目光跟随着他的火把,其中一个用满是皱纹的嘴张开又闭上,好像是要试图讲话。“阿多。”布兰对他说道,他感到了真正的阿多在内心的波动。

坐在大厅中坐在自己王座上的布林登,已经是一般尸体一半树木。他看起来更像是用扭曲的木头,陈腐的骨头和腐烂的毛皮雕刻成的可怕的雕像。在这一片废墟中唯一能让他看起来还是个活物的就是在他脸上的那只红色眼睛,就好像将要熄灭的火炉中最后还在燃烧的煤块一样.被扭曲的根须所缠绕的破成碎片的苍白的皮肤挂在一个黄色的骷髅上.

他的目光依然吓到了布兰——鱼梁木的根须从他的肌体中穿过,蘑菇长在他的脸颊,白色的蠕虫在他空着的那个眼眶里生长.他更喜欢没有火炬的时候,在黑暗中他可以假装那是对他低语的三眼乌鸦,而不是一具可怕的会说话的尸体.

有一天我也会像他一样.这个想法让布兰充满了恐惧.失去双腿已经够糟了.难道还要他把其他的部分也都失去,把余生都用来让鱼梁木爬满他的身体吗·布林登大人把他的生命变成了一棵树,叶子告诉他们.他不吃饭,不喝水,他睡觉,沉浸在梦中,他会观察这个世界.我将会成为一个骑士,布兰回忆着.我曾经可以跑,可以攀爬,可以战斗.但是那看起来像是一千年以前的事情了.

他现在是什么·只是残废的男孩,史塔克家的布兰登,一个不存在的王国的王子,一个被焚毁的城堡的主人,废墟的继承人.他把三眼乌鸦想象成了一个巫师,一个智慧的,年迈的老巫师,可以治愈他的双腿。但是那只是一个蠢小孩的梦罢了,他现在意识到。这不是我这个年纪的人应该有的幻想了,他告诉自己。一千只眼睛,一百种皮肤,像古树的树根一样智慧。这和成为骑士一样不错。无论如何几乎都一样好。

月亮在天空中成为了一个黑色的洞。在洞穴外面,世界照常运转。太阳起起落落,月亮盈缺交替,寒风怒吼。在山中,玖健。黎德变得更加温怒和孤独,这让他的姐姐很悲痛。她经常和布兰一起靠着小小的营火坐在一起,讨论这每一件事,也可能什么也不说,抚摸着躺在他俩之间的夏天。同时他的哥哥会独自徘徊在山洞中,玖健甚至还喜欢在天亮的时候向洞顶攀爬。他会几个小时都站在那里,看着外面的森林,被毛皮包裹着的身体瑟瑟发抖。

“他想要回家。”梅拉告诉布兰。“他不会尝试为自己的命运而奋斗。他说绿色之梦不会说谎。”

“他正变得勇敢。”布兰说。人唯有恐惧方能勇敢。在很久以前的那个下着夏雪的日子里,他们发现了冰原狼的幼仔,那时他的父亲和他说了这句话,他仍然记得。

“他正变得愚蠢。”梅拉说。“我曾希望,当找到你的三眼乌鸦时……现在我却怀疑我们为什么要来。”

为了我,布兰想。“他的绿色之梦。”他说。“他的绿色之梦。”梅拉提高了嗓门。“阿多。”阿多附和道。

梅拉开始哭泣。

这时布兰开始憎恨自己是一个残废。“别哭了。”他安慰道。他想抱着她,紧紧的抱着她,就好像他受伤时他妈妈曾经在临冬城对他所做过的一样。她就在那里,只有几步远,但是想要够到的话却好像有几百里格。想要到她身边,他需要用手在地上拖着伤腿爬行。地面粗糙且凹凸不平,他的速度也不会很快,身上将会满是刮伤和淤青。我会上阿多的身,他想。阿多将会抱着她,轻拍她的背。这个想法让布兰觉得非常古怪,但是在梅拉跑离火堆,冲进黑暗的隧道时,他仍然在想。他听着她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直到只剩下歌者们的歌声。

新月如钩,就好像锋利的小刀一样。时光飞逝,一天接着一天,每一天感觉都比前一天更短。黑夜更长,山洞中不曾有阳光普照,也不曾有月光洒落。甚至连星星在这里都很陌生。那些是属于地面上正常时间的世界的事物,日夜日夜日夜轮转。

“是时候了。”布林登大人宣布。

他话语中的一些东西好像冰冷的手指在布兰的背上爬来爬去。“是时候做什么了?”

“做下一步该做的事情。让你超越异形者,变成一个真正的绿先知。”

“树会教导你。”叶子说。她点头示意,另一个歌者走上前来,白色头发,被梅拉称为雪锁头的那位。他端着一个鱼梁木碗,上面雕刻着一打脸孔。好像心树的脸一样。在里面是一坨白色的浆糊,稠密厚重,有暗红色的纹理环绕其间。“你必须喝下它。”叶子说。她把碗递给了布兰。

布兰不确定的看着碗。“这是什么?”

“一团鱼梁木种子。”

这个东西的某些部分让布兰看起来很不舒服。红色的纹理仅仅是鱼梁木的汁液,他假定。但是在火炬光线的反射下它们看起来真的很像血。他把勺子伸进面团,然后犹豫不决。“这会让我成为绿先知吗?”

“你的天赋让你称为绿先知。”布林登大人说道。“这会唤醒你的天赋,并且让你和树木能够结合到一起。”

布兰不想和树结合……但是谁会和一个残废的男孩结婚呢?一千只眼睛,一百种皮肤,像古树的树根一样深邃的智慧,成为一名绿先知。

他吃下了。

它尝起来有些苦,尽管不像橡子面那么苦。第一勺是最难吃的。他差点给吐出来。第二勺稍好一些,第三勺几乎是甜的了。剩下的他很快就给吃完了。为什么他会认为是苦的呢?它尝起来像蜂蜜,像新雪,像胡椒和肉桂,像他妈妈给他的最后一吻。空的木碗在他指尖打滑落下,掉在山洞的地面上。“我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同,然后会发生什么?”

叶子碰了一下他的手。“树会教导你。树会记得。”她抬起手,其他的歌者开始在山洞中移动,一个接一个的熄灭火把。黑暗顿时笼罩了他们。

“闭上眼睛。”三眼乌鸦说道。“滑动你的身体,就好像进入夏天那样。但是这次,你要进入树根。跟着他们进入大地,到山上的树上,然后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布兰闭上眼睛,放松身体,尝试进入树根,他想。进入鱼梁木,变成一棵树。有一瞬间他可以看到被黑暗覆盖的山洞,可以听到下面奔腾的河流。

然后他立刻又一次回到了家里。

艾德。史塔克大人坐在神木林湖边的一块石头上,心树苍白的根须环抱着他,就好像老人苍老的胳膊。巨剑寒冰躺在他的膝盖上,他正在用油布擦洗。

“临冬城。”布兰低语道。

他的父亲向上看来,“谁在那?”他问道。天旋地转……布兰非常害怕,被某种力量强行拉走。他的父亲,黑色的水池和神木林开始褪色,消失。他又回到了山洞,他的鱼梁木王座上的苍白的粗树根环绕着他,就好像妈妈抱着自己的孩子。一直点着的火把来到了他的面前。

“告诉我们你看到了什么。”从远处看叶子几乎是一个小女孩,不比布兰或者他的姐妹们大多少。但是走近看的话她就老多了。她要看起来有200多岁。

布兰的喉咙很干。他强忍着说,“临冬城。我回到了临冬城。我看到了我父亲。他没死,他没死,我看到了他,他回到了临冬城,他还活着。”

“不,”叶子说。“他已经死了,孩子,不要试图把他从死亡中唤醒。”

“我看到了他。”布兰可以感觉到粗糙的木头压着一侧的脸颊。“他在擦拭寒冰。”

“你看到了你希望看到的。你的内心渴望你的父亲和你的家,所以你看到了他们。”

“人们在知道他有所渴望的时候,必须知道如何去通过鱼梁木观看。”布林登大人说道。“你看到的都是往日的阴影,布兰,你在通过临冬城的神木林的心树观看。树的时间概念和人是不同的。太阳,油和水,这些事鱼梁木不懂得的事情,不是时间的问题。对于人来说,时间就像大河。我们都在它的洪流之中,从过去到现在顺流而行,总是在同一个方向。树却不一样。他们的树根生长,死亡都在同一个地方,时间没有改变他们。橡树就是橡果,橡果就是橡树。鱼梁木……人类的一千年对鱼梁木来说就是一瞬间,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可以看到过去。”

“但是。”布兰问道。“他听到了我的声音。”

“他听到了风的低语,叶子的摩挲。你不能对他说话,你尽力去尝试了,我知道。我也有我自己的幽灵,布兰,一个我爱着的兄弟,一个我恨着的兄弟,一个我渴望的女人。通过树,我仍然可以看到他们,但是我的话语从没有传到他们耳朵里。过去的就是过去了。我们可以从过去学到教训,但是我们不能改变它。”

“我会再次看到我的父亲吗?”

“当你可以熟练使用你的天赋时,你将随心所欲的看你想看的地方,看树木看到的昨天,几年或者几千年前的记忆。人们的生命被囚禁在永恒的现在中,活在过去的迷雾和未知的未来之间。一些飞蛾的生命仅仅有一天的时间,对于它们来说一小段时间可能就相当于人类的几年或者数十年。一棵橡树可以活三百年,一棵红木可以活三千年。一棵鱼梁木可以在不被外力干扰的情况下永远活下去。对于它们来说季节更替就好像拍打一下翅膀一样,过去,现在和未来融为一体。你的视线不仅仅被限制在神木林。歌者在心树上雕刻眼睛来唤醒它们。那就是绿先知所需要学会使用的第一课……但是在那时你将会很好的通过树木本身来观看。”

“什么时候?”布兰想要知道。“一年,三年或者十年。这些我并没有看见。时间到了,它就会自己出现。我保证。但是我现在很累了,树木在召唤我,我们将在早上的时候再开始上课。”

阿多把布兰抱回住所,不停的低声咕嘟着“阿多。”叶子打着火把走在他们前面。他希望梅拉和玖健能在这儿,那样他就可以告诉他们他看见了。但是他们居住的石室冰冷无人。阿多把布兰放在床上,盖上兽皮,然后给他们升起了营火。一千只眼睛,一百种皮肤,像古树的树根一样深邃的智慧。

看着火焰,布兰决定醒着,直到梅拉回来。玖健将会不高兴,他知道,但是梅拉会对此很高兴,他不记得闭上了眼睛……但是他莫名其妙的又回到了临冬城。从神木林俯视着他的父亲。艾德大人看起来非常年轻。他的头发是棕色的,没有一丝灰白,他低下头“……让他们长大以后亲如兄弟,彼此间只有爱。”他祈祷道。“让我的妻子在她的心里原谅……”

“父亲。”布兰的声音就像是风中的呓语,叶子的呢喃。“父亲,是我,布兰,布兰登。”

艾德。史塔克抬起头,看着神木林,皱着眉头。但是他没有说话。他看不到我,布兰意识到,绝望。他想冲出去碰触他,但是他所能做的只有观看和倾听。我在树里,通过它红色的眼睛看世界,但是鱼梁木不会说话,所以我也不会。

艾德。史塔克继续祈祷。布兰感到他的眼里充满泪水。但是那是布兰的眼泪,还是鱼梁木的·如果我哭泣,树木也会同样哭泣吗?

父亲剩余的祈词都被突然出现的木头的哗哗声所淹没。艾德。史塔克融化了,就像早上的太阳。现在两个孩子在神木林里飞舞,叫喊着用树枝打闹。女孩在两人中个子更高,更大一些。艾丽娅!在她突然从一块岩石上跳起然后袭向男孩时布兰渴望的想。但是不对。如果这个女孩是艾丽娅,男孩就是布兰自己。但是他从没有留过这么长的头发。艾丽娅也从没这样和我打闹过。她用树枝打男孩的大腿,下手如此之重,以至于男孩掉进了水池里,扑腾叫喊。“安静点,笨蛋。”女孩扔掉她的树枝说道。“只是水啦,你想让老奶妈听到,再去告诉爸爸吗?”她跪下然后把她的兄弟拉离水塘,但是在她做完这些之后,他们两个就离开了。

在这之后往日的影像变得越来越快,直到布兰感到迷失和眩晕。他再也没有看到他的父亲,也没有看到像艾丽娅的女孩,而是看到了一个怀孕的裸体女人浑身湿漉漉的跪在心树前祈祷。乞求旧神能够让她生一个可以替她复仇的儿子。然后又出现了一个苗条的棕发女孩,踮着脚尖亲吻一个和阿多一样高大的年轻骑士,苍白而又凶猛,鱼梁木分成三根枝条,然后把它们像箭一样发射出去。树本身在不断的萎缩,每看一段记忆,树就更小一些,变成树苗,最终消失。只有不断的在树木间切换才能减少这种情况的发生。现在布兰看见的领主们高大坚毅,这些严酷的人们穿着兽皮和锁子甲。一些还带着他在洞穴中的雕像上看到过的面具。但是他们在他没来得及给他们起个名字的时候就消失了。

然后他继续观看,一个大胡子的男人把一个俘虏绑在心树前。一个白发女人穿过一片红色的暗红色的叶子走向他们,一把青铜镰刀拿在她的手里。

“不!”布兰想道。“不要!”但是他们听不到他的话语,只有他的父亲曾经听到过。女人拉住俘虏的头发,把镰刀放在他的喉咙上,用力一拉。穿过数个世纪的迷雾,残废的男孩只能看到男人的腿在地面上踢打……但是当俘虏的生命在一片红色的潮水中离开身体时,布兰登。史塔克尝到了血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