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十九章 琼恩(八)

乔治·R·R·马丁2015年06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他的名字叫旺·卫格·旺·达尔·旺,Leathers告诉我的。很绕口的名字,我知道。Leathers叫他旺·旺,这样似乎就好多了。”旺·旺几乎不像老奶妈讲的故事里的巨人,那些巨大的野蛮生物早餐都喝掺血的粥,能吞下整头公牛,连毛发、牛皮和牛角都不剩。这个巨人根本不吃肉,尽管他也是个可怕的家伙,特别吃下一篮子树根,把洋葱、芜菁甚至是生的硬萝卜在他那方形巨齿下咬碎的时候。“他是个忠实的工作者,虽然让他理解你想要让他干什么并不容易。他勉强能说古语(OldTongue),但是对通用语一窍不通。然而,他不知疲倦,力气也是无穷的。他能做一打人的工作。”

“我……大人,那人决不会……巨人吃人肉,我认为……不,大人,我感谢你,但是我不能让我的人守着这样一个生物,他……”

琼恩·雪诺并不吃惊。“如你所愿,我们会把巨人留在我这儿。”说实话,他也不舍得和旺·旺分开。你什么都不懂,琼恩·雪诺,耶歌蕊特会说,但琼恩只要有机会就和巨人说话——通过Leathers或是他们从鬼影森林带回来的某个自由民——而且正在学习越来越多的关于自由民和他们的历史。他只希望山姆能在这儿把这些故事记录下来。

这并不是说他对旺·旺所代表的危险视而不见。巨人在感受到威胁时会狂暴地击打,而且那些巨大的手掌强壮得足以把人撕成两半。他让琼恩想起阿多。阿多的两倍高大,两倍强壮,却只有一半的聪明。这个想法甚至能让赛勒达修士清醒。但是如果托蒙德的手下里有巨人,旺·卫格·旺·达尔·旺可以帮我们对付他们。

当门在他下面打开时,莫尔蒙的乌鸦正嘟哝着他的厌恶,这表明是‘忧郁的’艾迪回来了,带着一大壶酒和一盘鸡蛋和腊肠。艾迪的倒酒显然让波文·马尔锡等的不耐烦,只等着他离开好继续,“托勒特是个好人,而且讨人喜欢。埃恩·伊梅特一直是个好警卫官。”然后他说道,“然而,你的意思是把他们送走。”

“我们需要好人在长坟堡(LongBarrow)。”

“妓(河蟹)女的**,人们都这么称呼它,”马尔锡说,“但不管怎样,你打算用这个野人Leathers取代伊梅特做我们的警卫官,这是真的吗?那个职位通常是为骑士保留的,或者至少是个游骑兵。”

“Leathers是野人,”琼恩温和地表示赞同,“我可以向你证明。我在练习场和他试过招,他拿一把石斧都与大多数骑士用城堡铁匠打造的精钢剑一样危险。我承认,他没有我想要的耐心,而且有些男孩会惧怕他……但这也不全是坏事。总有一天他们会走上真正的战场,熟悉某种恐惧对他们有好处。”

“他是野人。”

“是的,在他宣誓之前。现在他是我们的兄弟,他可以教授男孩们的不只是剑术,让他们学习一些古语单词和自由民的某些生活方式对他们没有坏处。”

“自由,”乌鸦抱怨,“玉米,国王。”

“人们不信任他。”

那些人?琼恩可以问他,有多少?但是那只会引出他不想讨论的话题。“我不想听这个,还有别的事吗?”

赛勒达修士大声说道,“有个男孩萨丁(Satin),听说你想让他做你的事务官和侍从,代替托勒特。大人,那男孩是个妓(河蟹)女的……一个……恕我直言……一个来自旧镇妓(河蟹)院的painted(?)娈童。”

而你是个醉鬼。“他在旧镇是什么身份不是我们关心的,他学东西很快而且很聪明。其他新兵开始的时候轻视他,但他赢得了他们的认同,并和他们所有人成为朋友。他在对战中无所畏惧,甚至勉强能读会写。他应该能胜任为我送餐和备马,你不这么认为吗?”

“很有可能,”波文·马尔锡板着面孔说,“但人们不喜欢这样。按照传统,司令官大人的侍从都是高贵出身的小伙子们,且为传达命令受过专门训练。大人相信守夜人的弟兄们会追随一个妓(河蟹)女投入战斗吗?”

琼恩的脾气上来了,“他们追随过更糟的。熊老为他的继任者留下几句关于这类人的忠告。我们在影子塔有一个厨子喜欢强奸修女,每占有一个他都在自己身体上烙印一个七角星。他的左臂从手腕到手肘都是星星,小腿上也是。在东海望,我们有个人点着了他父亲的房子,然后锁上门,他的整个家庭都被烧死,一共九人。无论萨丁在旧镇做过什么,他现在是我们的兄弟,而且他将成为我的侍从。”赛勒达修士喝了些酒,奥赛尔·亚威克用匕首切开一根腊肠,波文·马尔锡面红耳赤地坐在那儿。乌鸦闪动着翅膀喊,“玉米,玉米,杀死。”最后,总务长大人清了清喉咙说,“司令大人知道怎么做最好,我确定。我可以问问关于冰牢里的那些尸体吗?它们让人们不安。是继续让人看守它们?当然,那会浪费两个好人,除非你担心它们……”

“……会站起来?我祈祷它们会。”

赛勒达修士脸色惨白,“七神救我们。”酒水顺着他的下巴滴下一道红线,“司令大人,尸鬼都是怪物,不该存在的生物,众神眼中的禁忌。你……你不能想着试图去跟它们交谈?”

“它们能交谈?”琼恩·雪诺问道,“我认为不会,但是我不能确定。它们或许是怪物,但它们死前也都是人。还剩下几个?我杀死那个尸鬼当时正坚持要杀死莫尔蒙司令,很显然,它记得自己是谁和哪能找到莫尔蒙大人。”伊蒙学士会明白他的意图,琼恩不怀疑;山姆·塔利会感到害怕,但他也会理解。“我的父亲大人曾经告诉过我:每个人都必须要了解他的敌人。我们对尸鬼了解很少,对异鬼则了解更少。我们需要去学习。”

这个答案并不能让他们满意。赛勒达修士用手指摩挲着挂在脖子上的水晶项链说道,“我认为这是最不明智之举,雪诺大人。我会向‘老妪’祈祷举起她的明灯为你照亮智慧之路。”

琼恩·雪诺的耐心耗尽了。“我们都需要多一点儿智慧,我确定。”你什么都不懂,琼恩·雪诺。“现在,咱们讨论瓦迩好吗?”

“当然,那么?”马尔锡说,“你释放了她。”

“到长城之外。”

赛勒达修士倒吸一口冷气,“国王的战利品,陛下发现她不见了会无比愤怒的。”

“瓦迩会回来的。”赶在史坦尼斯之前,如果诸神慈悲。“这你怎么能知道?”波文·马尔锡询问。“她说她会。”

“那如果她说谎呢?如果她遇到意外呢?”

“为什么,那么,你们就有机会再选出一位你们喜欢的司令大人。在那之前,我恐怕你们仍需要忍受我。”琼恩喝下一口麦芽酒,“我派她去找‘巨人杀手’托蒙德,并带给他我的提议。”

“如果容许我们知道的话,这份提议的内容是?”

“与我在鼹鼠村做出的提议相同。食物、庇护所、和平,如果他能把他的兵力加入我们,同我们共同的敌人战斗,帮助我们守护长城。”

波文·马尔锡并没有表现出惊讶,“你打算让他通过长城。”他的声音暗示他一直知道此事,“为他和他的追随者打开大门,数百、数千。”

“如果他还有那么多人的话。”

赛勒达修士划了个星星的符号,奥赛尔·亚威克咕噜一声。波文·马尔锡说,“有人可能称之为叛国。这些是野人。野蛮人,侵袭者,强奸犯,更像是野兽而不是人。”

“托蒙德不是那些东西,”琼恩说,“不会更甚于曼斯·雷德。但即使你说的每个词都对,他们仍然是人。波文,活人,像你我一样的人类。凛冬将至,我的大人们,等冬天来临,我们活人将需要站在一起对抗死人。”

“雪诺,”莫尔蒙的乌鸦尖叫,“雪诺,雪诺。”

琼恩不理睬它。“我们一直在审问我们从鬼影森林带回来的野人,他们中的几个讲述了一个有趣的故事,关于一个叫做‘鼹鼠之母’的森林女巫。”

“‘鼹鼠之母’?”波文·马尔锡说,“一个普通的名字。”

“据说她把自己的家安在一棵空心树下面的洞穴里。无论真相如何,她曾经预见了一支船队的到来运送自由民安全地穿越狭海。数千从战斗中逃生的人在绝望之际选择相信她。‘鼹鼠之母’把他们都带到了艰难堡,去那儿祈祷并等待来自狭海对面的拯救。”

奥赛尔·亚威克沉着脸,“我不是游骑兵,但……据说艰难堡是个不祥之地,被诅咒的地方。甚至你叔叔都那么说过,雪诺大人。他们为什么会去那儿?”

琼恩面前的桌子上有一张地图,他调转它以便他们能看到。“艰难堡坐落在一个隐蔽的海湾,还有天然的海港,水深足以漂浮最大的船。附近陆地上有丰富的木材和石头,水域里富含鱼类,近海还有成群的海豹和海牛。”

“这些都对,我不怀疑,”亚威克说,“但那是个我一晚都不愿住的地方,你知道那个传说。”

他知道。艰难堡曾经差半步就变成一个村镇,长城以北唯一真正的村镇,直到600年前地狱(莫非地狱不是场所,而是活物?)吞没它的那个夜晚。村民被叼走成为奴隶或当肉食屠杀殆尽——这取决于你相信哪个版本的传说,他们的家园和厅堂在冲天大火中燃为灰烬,大火燃烧的如此热烈,以至于远在南方长城上的守夜人认为是太阳从北边升起来了。之后,烟灰如雨般在鬼影森林和颤抖海降落几乎长达半年之久。商贩们回报说在艰难堡曾经矗立的地方只能见到噩梦般的废墟,到处是烧焦的树木和骨头,水里挤满了肿胀的死尸,让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回响在隐然耸立在settlement之上的巨大悬崖壁上坑坑洼洼的岩洞口。\

自从那晚之后,时光匆匆来去已经六个世纪,但艰难堡仍然让人避之唯恐不及。野人们曾经重建过艰难堡,有人告诉过琼恩,但是游骑兵们声称杂草丛生的废墟徘徊着食尸鬼、恶魔和张着嗜血大口的火灵。“我也不会选择那种避难所,”琼恩说,“但是听说‘鼹鼠之母’布道说:自由民会在曾经的地狱之地找到拯救。”

赛勒达修士绷起嘴唇,“拯救只有通过祈求七神才能找到,这个女巫是送他们全部下地狱。”

“也是拯救了长城,或许,”波文·马尔锡说,“这些是我们所说的敌人。让他们在废墟之中祈祷吧,如果他们的神派来船队搭载他们去更好的世界,那当然好。在这个世界,我没有食物喂养他们。”

琼恩活动一下握剑的手指,“卡特·派克的舰队时常驶过艰难堡,他告诉我那里除了岩洞没有庇护所。尖叫的岩洞,他的人这么称呼它们。‘鼹鼠之母’和那些跟随她的人会死在那儿,死于严寒和饥饿。他们中的数百人,数千人。”

“数千的敌人,数千的野人。”

数千的人类,琼恩想,男人、女人、孩童。他的怒火在体内升腾,但当他说出来时,声音平静冰冷。“你们这么盲目吗?或者是你们不愿意睁开眼睛去看?等所有这些敌人都变成死人,你们认为会发生什么?”

门上乌鸦抱怨,“死,死,死。”

“让我来告诉你们会发生什么,”琼恩说,“死人会再次站起,他们中的数百、数千。他们会成为尸鬼站起来,黑色的手淡蓝的眼睛,然后将向我们袭来。”他站起身,握剑的手指开开合合,“你们都下去吧。”

赛勒达修士面色灰白满头大汗地站起来,奥赛尔·亚威克生硬地起身,波文·马尔锡紧闭嘴巴面色苍白。“谢谢你的宝贵时间,雪诺大人。”他们离开,再没说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