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十三章 丹妮莉丝(七)

乔治·R·R·马丁2015年06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蜡烛几乎燃尽,只剩下一寸残梗突兀于一滩热蜡中,将光明洒满女王的床。烛影摇曳。

丹妮知道,它就快熄了,而当它熄灭时,又是一夜过去。

黎明总是来得太早。

她没睡着,她睡不着,她不会睡着。她甚至不敢合上眼,担心一闭一睁就已是早晨了。若她有那种能力,她会让夜成为永夜,但是她只能清醒着试图享受每一分甜美时刻,之后,拂晓便将会使它们成为渐淡的记忆。

在她身边,达里奥·纳哈里斯则像初生的婴儿一样酣睡。他会用一贯那种自信语气微笑着自夸,他有睡觉的天赋。在校场上他常能在马鞍上睡着,他称,这样到了战场上就又精力充沛了。烈日亦或风暴,全然无所谓。“一个无法立即入睡的战士是没有力量去战斗的,”他说。他也从不被噩梦困扰。当丹妮告诉他镜盾塞尔维因为他所杀的骑士们的鬼魂而饱受折磨时,达里奥只是笑笑。“要是我杀的人来打搅我,我就再把他们都杀一遍。”她于是知道,他有着雇佣骑士般的良心,或者干脆说,完全没有这种东西。

达里奥趴着睡,轻亚麻床罩纠缠着他的长腿,他的脸半埋在枕头里。

丹妮将手沿着他的脊骨拂过他的脊背,他的皮肤手感细滑如丝绸锦缎,绝少毛发。她爱在她指下的触感,爱将她的手指缠绕在他的发丝间,按摩因一天鞍马劳顿而疼痛的腓骨,环绕他的下身感受着它撑在掌间胀得坚挺。

若她是什么平常女人,她会乐意将下半生都寄托在抚摸达里奥上,追寻他的伤疤,听着他诉说他是如何得到它们的。若他开口,我会放弃我的王冠,丹妮想……但是他从不也将永不开口。在他们缠绵为一体时,达里奥也许会在她耳边轻语情话,但她知道他爱的是龙之母。若我放弃王冠,他不会想要我的。另外,当国王丢失宝冠时,一同丢失的往往还有脑袋。她也不认为有什么理由能让女王逃过一劫。

蜡烛又闪了一下便熄灭了,没于它自己的蜡迹中。黑暗吞噬了羽毛床和上面的两个人以及房间的每个角落。丹妮将她的双臂环绕在她的团长身上,将自己紧紧压在他的背上。沉溺于他的气息,滋养于他肉体的温存,两人的肌肤相亲。记住,她告诉自己,记住他的感受。她亲了亲他的肩。

达里奥翻过身面向她,睁开了眼。“丹妮莉丝。”他懒懒的拉出一个笑容。那是他的有一个天赋;他立刻醒了,像只猫咪。“黎明了么?”

“还没到。我们依旧有点时间。”

“骗子。我能看到你的眼睛,要是漆黑如夜我又如何能做到呢?”达里奥踢开床罩坐起身来。“天已经半亮了,白日很快便会到来。”

“我不想让此夜穷尽。”

“不想?那又是为什么呢,我的女王?”

“你懂的。”

“婚礼?”他大笑。“换做嫁予我吧。”

“你知道我不能那么做。”

“你是个女王。你想做什么做什么。”他的手划过她的腿。“我们还剩几夜?”

两晚。只剩两晚。“你和我一样清楚。今晚与明晚,我们就将结束。”

“嫁给我,我们就将永远尽享夜晚。”

如果我可以的话,我会的。卓戈卡奥曾是她的日和星,但他已逝去那么长的时间,让她已经忘了如何去爱与被爱。达里奥帮她回想起来。我曾一度死亡,是他将生命带回给我。我曾一度睡去,是他唤醒了我。那天,他刚从出击中归来,他将一个渊凯贤主(忘掉官方怎么翻译了,那几个城邦的翻译都不一样==)的头颅掷于她的脚边,在大堂里堂而皇之的吻了她,直到巴利斯坦·赛尔弥将两者分开(原来老巴还干过这种事……)。祖父骑士是如此的暴怒,丹妮甚是担心会血溅当场。“我们不能结婚,吾爱。你知道原因。”

他爬下她的床。“那就嫁给希兹达尔。我会送他一套精美的号角作为结婚礼物。吉斯卡里男人就喜欢神气活现的拿着号角走来走去。他们用自己的头发,配以梳子、蜡和铁做。”达里奥找到马裤套上,他从不拘于紧身短裤。

“一旦我结婚了,再对我有欲望就是最高叛逆。”丹妮将床罩拉到胸上盖住。

“那我一定是个叛徒了。”他将一件蓝色丝绸短上衣套过头,用手指理了理他的胡子尖。他为了她而重新对它染了色,由紫色重新染回蓝色,就像他第一次见到她是那样。“我闻得到你,”他说,嗅了嗅他的指尖笑了。

丹妮喜欢他咧嘴笑时露出的金牙闪耀的光辉,喜欢他胸膛上美好的毛发,喜欢他坚实的臂膀,他的笑声,当他滑进她身体时他看她的眼神、说出她的名字。“你真美,”当他穿上马靴系上带子时她脱口而出。有时候他让她帮他穿戴,但看起来今天并无此打算。那也完了。

“没美到可以结婚的程度。”达里奥从挂钩上取下他的剑带。

“你要去哪儿?”

“去到外面你的城里,”他说,“喝一两桶小酒再和人吵一架。我好长时间没啥人啦。要是可能的话我最好能找上你的未婚夫。”

丹妮将枕头投向他。“你不会懂希兹达尔一根汗毛!”

“如我的女王命令的那样。你今天要开庭吗?”

“不。翌日我将成为一个已婚的女人而希兹达尔将成为国王。让他开庭吧,这些是他的人民。”

“有些是他的,有些是你的,比如那些你给予自由的。”

“你是在责备我吗?”

“那些你称作你的孩子的,他们想要他们的母亲。”

“你就是,你就是在责备我。”

“只是一点点,聪明的小心肝儿。你会去开庭吧?”

“在婚礼之后,大概会。在和平之后。”

“你所说的永远不会到来。你应该开庭。我的新人不相信你的真实性,他们从风吹团而来。他们大多生养在维斯特洛大陆,满脑子坦格利安的故事。他们想亲眼见一见,青蛙有份礼物送你。”

“青蛙?”她边说边笑,“他又是谁?”

他耸耸肩。“什么多恩男孩吧,他是一个被称为绿肠子的大骑士的侍从。我告诉过他可以将礼物交给我代为转交,但是他不肯。”

“哦,一只聪明的青蛙。‘给我礼物。’”他又向他扔了个枕头。“要么我还会见到它么?”

达里奥抚摸着他那装饰胡须。“我怎么会从我可爱的女王那里偷东西呢?要是真是个配得上你的礼物,我会亲手将它放进你柔软的小手里。”

“作为代表你爱的信物?”

“我可不会这么说,但是我告诉他他可以将它给你。你不会让达里奥·纳哈里斯成为说谎者把?”丹妮无力反驳。“如你所愿。将你的小青蛙明天带到庭上。还有其他的维斯特洛人。”能听到除了巴利斯坦爵士意外的维斯特洛通用语实在太好了。

“谨遵我的女王之令。”达里奥深深的一鞠躬,笑了笑,离开了,留下披风飞扬的背影。

丹妮手抱膝盖坐在凌乱的床上,如此的孤立无助以至于没听见弥珊黛端着面包牛奶和无花果蹑足进来的声音。“陛下?您是不是不舒服?在漆黑的夜里奴婢听到您尖叫。”

丹妮拿了一颗无花果,它黝黑丰满,依旧沾满了晨露。希兹达尔会让她尖叫么?“你听到的是风的尖叫。”她咬了一口,但是达里奥走后连水果也失去了应有的风味。她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让伊丽拿袍子来,接着步出露台。

她的仇敌对她紧追不放,数量从不必停靠于港湾的船至少。当士兵登陆的某些日子甚至多达一百。渊凯人甚至通过海路带来木材。在他们的渠后,他们正建造着弩炮,蝎子机,高高的投石机。在寂静的夜晚,她能听到温暖干燥的空气中传来锤声。但没有围攻高塔,没有攻城锤,他们不会通过猛攻取得弥林,他们会静守在围攻线后,对她投石头直到饥荒和疾病让她的人民臣服。

希兹达尔会给我带来和平。他必须。

那天晚上,她的厨师为她用枣子和胡萝卜烤了一只小山羊,但是丹妮只动了一口。与弥林人的角逐的展望又一次让她感到疲倦。即使达里奥回来,满嘴酒气几乎无法站立,她也很难睡着。床罩下,她辗转反侧,想象着希兹达尔吻着她……但他的唇蓝而淤青,而当他插入她时,他的男根冷如冰霜。她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坐起身,她的团长在她身边睡着,但是她依旧孤独。她想摇晃他,弄醒他,让他抱她,操她,让她忘却,但是她知道若她这么做,他指挥对她笑笑打个哈欠说,“那只是个梦,我的女王,回去好好睡觉吧。”

于是她披上带帽袍子踏入了她的露台。她走到矮墙边站在那儿如她曾做过百次的那样俯视着城市。这永远不是我的城,永远不会是我的家。

淡粉色的晨曦捕捉到她依旧在她的露台上,睡在草地上,覆盖着一层嫌隙的露珠。“我对达里奥保证过我今天会开庭,”丹妮莉丝在她的女佣们叫醒她时告诉她们。“帮我找到我的王冠。哦,还有些清凉轻质的衣服。”

她一小时后开庭了。“所有人为丹妮莉丝风暴降生,不焚者,弥林的女王,安达尔、洛依拿和‘先民’的女王,大草海的卡利熙,碎镣者,龙之母而跪”弥珊黛宣读。

雷兹纳克·莫·雷兹纳克躬身面露喜色。“陛下,每一天您都变的更美丽,我想您婚姻的前景一定让您燃烧起来。哦,我闪耀的女王啊!”

丹妮叹了一口气。“召集第一个请愿人。”

距离她上次开庭已经很久,于是挤压如山的案件顷刻间涌来。大厅后部挤满了人,为优先权而大打出手。意料之中的是将脸隐匿于绿色闪光面纱之后的伽拉撒·伽拉瑞昂首向前一步,“陛下,我们最好私下交谈。”

“如果我有时间的话会的,”丹妮甜甜的回答。“我明早就要结婚了。”她与绿贤者最后的相见不怎么愉快。“你为我带来了什么?”

“我要对你说的推论是事关某位雇用骑士团长的。”

她胆敢在公开庭中说出来?丹妮感到一阵暴怒。她有勇气,我欣赏这点,但是若她认为我要再受一番指责,她就大错特错了。“棕色的本·普棱对我们的背叛震惊了我们,”她说,“但是你的警告太迟了。现在我想你该回到你的庙宇去为和平祈祷。”

绿贤者鞠了一躬。“我也会为您祈祷的。”

又是一巴掌,丹妮想,她的脸红了。

剩下的乏味女王知道的很清楚。她靠在她的靠垫上,倾听着,一只脚不耐烦的晃来晃去。姬琪正午带来了一大盘无花果和火腿。请愿人看起来无穷无尽,每两个她就笑一笑,其中一个就会眼圈发红或者轻声低语。

到了接近黄昏,达里奥·纳哈里斯才带着他的新风吹团众——从风吹团投奔他的维斯特洛人——姗姗来迟,丹妮发现自己在其他的请愿人谈话时瞟着他们。这些是我的人民。我是他们合法的女王。他们能看起来是一群肮脏的家伙,但是雇用骑士也就这样了。最年轻的那个比她还大不了易碎;最老的恐怕已经过了60个命名日。一点儿炫耀财富的迹象:金臂环,丝绸上衣,银扣剑柄。都是劫掠来的。但是他们大多数的衣服都仅仅是普通做工,满是穿着的痕迹。

当达里奥将他们带上前来时,她看到其中一个是个女人,大块头的金发,全身甲胄。“美丽米丽斯,”她的团长这么叫她,但‘美丽’可能是丹妮最不会用来形容她的词汇。她有六尺高,无耳,有着裂开的鼻子,两颊满是深深的伤疤,女王再没看过比那更冰冷的眼。至于其他人……

休·亨格福德身材修长表情忧郁,长腿长脸,身着褪色的华服。韦伯矮个却筋肉发达,头上,胸膛和臂膀爬满蜘蛛纹身。红脸奥森·斯通同麻杆儿路西弗·郎恩都称自己是骑士。伍兹的威尔即使跪下也对她投以不怀好意的一瞥。迪克·斯特劳有着谷花色的蓝眼,头发则如亚麻一般白,他的微笑让人不安。金发杰克的脸藏在林立的橘色胡须后,说话也很难懂。“他第一场战斗是咬掉了半个舌头,”亨格福德向她解释。

多恩人看起来很不同。“若陛下高兴的话,”达里奥说,“这三位是绿肠子,杰罗德和青蛙。”

绿肠子身材高大,秃顶,好像块石头,手臂粗的堪比壮汉贝沃斯。杰罗德是个清瘦搞个的年轻人,头发有着太阳条,蓝绿的眼睛满是笑意。我打赌那笑容一定赢得了不少少女的心。他的斗篷由软棕羊毛制成,镶边是沙丝,做工精良。

青蛙,那个侍从,是三人中最年轻的,也最不引人注目的,一个严肃而粗短健壮的小伙子,有着棕发棕眼。他一张方脸上嵌着高额头,粗大的下颚和蒜头鼻。他两颊与下巴上的胡茬让他看起来系那个才长胡子的男孩。丹妮一点想不通为什么别人叫他青蛙。也许他跳的比别人远。

“你们平身吧,”她说。“达里奥告诉我你们来自多恩。多恩人在我的庭上总受到欢迎。太阳矛在篡权者偷了我父亲的皇冠后一直对他忠诚。你们来见我一定承受了巨大的危险。”

“太多了,”头发有着太阳条的英俊男人杰罗德说。“我们离开多恩时总共是六个人,陛下。”

“对你们的损失我深表歉意。”女王转向他的大个子伙伴。“绿肠子还真是个奇怪的名字。”

“一个玩笑,陛下。从船上得来的。我自瓦兰提斯以来的整个旅途都饱受绿色贫血症折磨,吐个不停而且……好吧,我还是不说了。”

丹妮笑了。“我想我也猜得出来,爵士。是爵士吧,是么?达里奥告诉我你是爵士。”

“若陛下高兴的话,我们三个都是骑士。”

丹妮瞥了一眼达里奥,看见他的脸闪过一丝愤怒。他不知道。“我需要骑士,”她说。

巴利斯坦的怀疑又猛然让她醒悟。“这里里维斯特洛那么远,要自称骑士很容易。你准备好用剑与矛捍卫它的准备了么?”

“若需要的话,”杰罗德说,“但我们之中可没人敢与无畏的巴利斯坦匹敌。陛下,请您原谅,但是我们前来是用了化名的。”

“我认识的人中也曾有这样的,”丹妮说,“一个叫白胡子阿斯坦的。那请告诉我你们的真实姓名吧。”

“很乐意……但是我们请求女王宽恕,可以找个不这么人多眼杂的地方么?”

戏中戏。“如你所愿,斯卡哈日,清庭。”

剃顶之人吼出命令。他的黄铜野兽们则办了剩下的事,赶着其他的维斯特洛人和剩下的请愿人出了大厅。只留下她的顾问们。

“现在,”丹妮说,“你们的名字。”

英俊年轻的杰罗德鞠了一躬,“杰里斯·德林柯沃特爵士,陛下,我的剑听凭您使用。”

绿肠子在胸前抱起手臂。“还有我的战锤。我是阿奇博尔德·伊伦伍德爵士。”

“那你呢,爵士?”女王问那个叫青蛙的男孩。

“若陛下高兴的话,我可以先呈上我的礼物吗?”

“如你所愿,”丹妮莉丝好奇的说,但是抢在青蛙上前前,达里奥·纳哈里斯就走到他面前伸出的戴着手套的手。“把礼物给我。”

面无表情的,结实的男孩弯下腰,解开靴子,从隐藏隔层里抽出一卷泛黄的羊皮纸。

“这就是你的礼物?一纸文书?”达里奥夺过多恩人手里的卷轴展开,瞥了一眼封印和签名。“真漂亮,满是金子和四代,但是我读不懂你们维斯特洛的草书。”

“将它交给女王,”巴利斯坦爵士命令。“现在。”

丹妮能感受到大厅里充斥的怒意。“我只是个年轻女孩,而年轻女孩一定得拿到她的礼物,”她轻声说。“达里奥,摆脱,你不能嘲笑我,拿到我这儿来。”

羊皮纸上使用的是通用语,女王缓缓打开它,研究着封印和签名。当她看到威廉姆·达利爵士的名字时,她的心脏稍稍加快。她看了一遍,接着又是一遍。

“我们能知道它说了什么么,陛下?”巴利斯坦爵士问。“是一条秘密协定,”丹妮说,“在我还是个小女孩时于布拉佛斯达成的。威廉姆·达利——在篡权者的人抓住我们前将我和哥哥秘密从龙石岛带走的人——为我们签署的,奥柏伦·马泰尔亲王代表多恩签名,由布布拉佛斯的海王作证。”她将羊皮纸递予巴利斯坦爵士,让他自己读。“它写道将由联姻达成联盟,作为多恩帮助推翻篡权者的回报,我的哥哥韦塞里斯将赢取道朗亲王的女儿亚莲恩作为王后。”

老骑士慢慢的读着协定。“要是劳伯知道这个,一打败派克家,他早就去打垮太阳矛了,拿下道朗亲王和红毒蛇的脑袋了……多半还有多恩公主的脑袋。”

“毫无疑问为什么道朗亲王选择保密协定,”丹妮莉丝说。“要是我的哥哥韦塞里斯早知道有多恩公主在等着他,他早在足够成婚的年龄一到就去投奔太阳矛了。”

“而且便会亲自拿下劳伯的战锤,以及多恩,”青蛙说。“我的父亲很愿意等着韦塞里斯王子找到他的军队的一天。”

“你的父亲?”

“道朗亲王。”他重新跪下。“陛下,我有幸便是昆汀·马泰尔,多恩的王子,您忠实的伙伴。”

丹妮笑了。

多恩王子的脸一下子红了,而丹妮的会议及其顾问则一脸迷惑的看着她。“陛下?”剃顶之人斯卡哈日用急死卡里语说,“您笑什么呢?”

“他们叫他‘青蛙’,”她说,“而我们也刚知道原因。在七大王国里给孩子讲的故事是被真爱吻的青蛙会变成被施了魔法的王子。”边对多恩骑士微笑,她边转换成通用语。“告诉我,昆汀王子,你被施过魔法么?”

“不,陛下。”

“我想也是。”既没被试过魔法也不迷人,哎呀。真遗憾他是个王子,而不是个有着宽肩和沙色头发的人。“你确是来求吻的。你希望娶我,是不是此行的目的呢?你带来的礼物便是你自己。代替韦塞里斯和你的姐姐,要是我想要多恩,你和我将完成协议。”

“我的父亲希望你可能会接受我。”

达里奥·纳哈里斯露出个鄙视的笑容。“我说啊你这个小狗,女王身边需要一个男人,不是个哭鼻子的小男孩。对她这样的一个女人来说你一点不合适。你舔嘴唇的时候是不是还能尝到母亲的乳汁啊?”

杰里斯·格林特沃特的语气低沉。“小心说话,雇用骑士,你在对多恩的王子说话。”

“我想还有他软弱的保姆。”达里奥将拇指在他的剑柄上磨了磨,露出危险的笑容。

斯卡哈日满面怒容,似乎他也只能生气了。“一个男孩可能可以代替多恩,但是弥林需要一个有着吉斯卡里血统的国王。”

“我知道多恩,”雷兹纳克·莫·雷兹纳克说。“多恩出产沙子和蝎子,烈日下耸立着阴郁的红色山脉。”

昆汀王子回他。“多恩有5万的长矛与剑,誓为我们的女王效忠。”

“5万?”达里奥嘲弄。“我只数到三个。”

“够了,”丹妮莉丝说。“昆汀王子穿越半个世界给我送来礼物,我不会让他受到无礼对待。”她转向多恩人。“真希望你早在一年前就前来,现在我已经承诺与高贵的希兹达尔·佐·洛拉克结婚。”

杰里斯爵士说。“现在还不太晚——”

“我有我的评判标准,”丹妮莉丝说。“雷兹纳克,你去安排王子和他的同伴符合他们高贵身份的住所,且一定满足他们的各种需要。”

“如您所愿,陛下。”

女王起身。“那我们现在就就先这样了。”

达里奥和巴利斯坦爵士追随她上了楼梯去她的住所。“这改变了一切,”老骑士说。

“这什么也不会改变,”当伊丽取下她的王冠时丹妮说,“三个男人有什么好的呢?”

“三个骑士,”塞尔米说。“三个骗子,”达里奥阴沉的说。“他们欺骗了我。”

“而且买通了你,我毫不怀疑。”他没费神否认。丹妮打开羊皮卷又检查了一遍。布拉佛斯。这个是在布拉佛斯签署的,那时候我们还住在红门的房子里。那怎么让她感觉奇怪呢?

她想起了她的噩梦。有时候梦中也有真实。希兹达尔是不是为那些术士工作,那个梦是不是这个意思?那些梦是先遣么?神灵是不是告诉他将希兹达尔放到一边然后嫁给这个多恩王子?记忆中有些骚动。“巴利斯坦爵士,马泰尔家族的纹章是什么?”

“散发光芒的太阳,被一只长矛贯穿。”

太阳之子,她一阵冷战。“阴影和低语。”魁晰还说了什么?苍白母马和太阳之子。还有头狮子与一条龙。或者我是那条龙吗?“小心喷香水的总管。”她回忆起那个来。“梦境与预言。为什么总是谜语呢?我真恨这个。哦,让我独处吧,爵士。明天是我大婚的日子。”

那晚达里奥用各种方法拥有她,而她也积极的回应他。最后一次,当太阳升起,如多莉很早前就交给她的那样用嘴再次使他坚硬,接着狂野地骑他直到他的伤口开始渗血,在一个甜美的心跳间,她甚至分不清是他进入了她还是她进入了他。

但当太阳升起照耀着她的大婚之日时,达里奥·纳哈里斯也笼罩于其之下,他披上衣衫,用闪光的金子荡妇饰物扣住他的剑带。“你要去哪儿?”丹尼问她。“你今天不许出击。”

“我的女王真残酷,”她的团长说。“要是我不能为您杀敌,您婚后我要怎么给自己找乐子呢?”

“傍晚时,我将没有敌人。”

“现在还只是黎明,甜美的女王。白日漫漫,时间足够再来最后一次突击。我将为您摘下棕色的本·普棱的头颅作为结婚礼物。”

“不要头颅,”丹尼坚持。“这一次你送我花。”

“让希兹达尔给您花吧。他自己不会亲身去弯腰摘下蒲公英是没错,但是他又仆人会乐意代劳的。您允许我走了么?”

“不。”她想让他留下来抱着她。她想,有一天他会离开永不归来。有一天,会有弓箭手在让他一箭贯胸,或者会有十个人用矛与剑和斧砍他,十个准英雄。其中的五个会死去,但那不会让她的悲伤减轻。有一天我会失去他,就像我失去我的日和星那样。但是,求求神灵,不要是今天。“回来床上吻我。”从没有像达里奥·纳哈里斯那样吻过她。“我是你的女王,我命令你操我。”

她是用玩笑的口吻说的,但达里奥的眼神让她的词句变得生硬。“操女王是国王的工作,一旦您嫁给他,您高贵的希兹达尔会好好满足你的。要是他出身高贵不愿意干这种辛苦活,他的仆人会乐意为他代劳的。也许你可以叫你的多恩男孩上床,还有他美丽的伙伴,干嘛不呢?”他径直走出卧室。

他要前去出击了,丹尼意识到,而要是他带来本·普棱的首级,他会走进婚礼大宴,将它甩到我的脚下。七神救我。他为什么就不出身高贵呢?

当他离开后,弥珊黛给女王上了山羊奶酪和橄榄伴以葡萄干甜点的早餐。“陛下需要除了葡萄酒以外的东西来就早餐。您真是个小东西,而您今天可需要足够力气啊。”

这么个小女孩的话让丹妮莉丝笑起来。她是如此依赖这个小抄书员,以致她常常忘了弥珊黛才刚刚11岁。她们在她的露台上一期分享食物,当丹尼在橄榄上咬上一小口时,纳斯女孩用她融金般的眼睛盯着她,“现在告诉他们你不想结婚还不太晚。”

是不晚啊,女王悲伤的想。“希兹达尔的血统古老高贵。我们的结合会将我的自由人与他的人民联合起来。我们合为一体之时,也是我们的城市融合之时。”

“陛下不爱高贵的希兹达尔。奴婢想您很快就会得到另一个丈夫的。”

我今天不能想达里奥。“个女王只能爱她必须爱的人,而不是她想爱的人。”她没胃口。“把食物拿开,”她告诉弥珊黛。“是我沐浴的时间了。”

之后,姬琪将丹妮莉丝擦干,伊丽助她船上她的托卡,丹尼羡慕多斯拉克少女们的宽松沙丝裤子和彩绘马甲。比起浑身裹着坠着小珍珠穗托卡的她来说,她们要凉快多了。“帮我裹上,谢谢。我一个人弄不好这些珍珠。”

她知道她本该积极参加婚礼以及之后的那晚,她忆起她初婚的夜晚,卓戈卡奥在陌生的星空下摘取她的童真。她忆起那时她是多么的害怕而兴奋。与希兹达尔会一样吗?不,我不再是曾经的那个女孩了,而他也不是我的日和星。

弥珊黛从金字塔里再度现身。“雷兹纳克和斯卡哈日请求护送陛下去贤者庙的荣耀。雷兹纳克已经将您的婚轿准备妥当了。”

密林人绝少在城墙内骑马。他们更喜欢乘奴隶扛在肩膀上的轿、栾还有轿椅。“马会玷污街道,”一个扎克哈的男人这么告诉她。“奴隶却不会。”丹尼解放了奴隶,但是轿、栾和轿椅却依旧如以往一样充斥大街小巷,它们也当然不是由魔法支撑悬在空中的。

“白天关在轿子里实在太热了,”丹尼说。“给我备我的小银马。我不会在轿夫的肩膀上去见我的夫君大人。”

“陛下,”弥珊黛说,“奴婢很抱歉的说,您不能穿着托卡骑马。”

小抄书员是对的,就像她以往一样。托卡不是为骑乘马背涉及的,丹尼做了个鬼脸。“如你所说,但不能做轿子。在这重重幕帘后我会窒息的。让他们准备一个轿椅吧。”要是她非得戴上她的兔耳朵,就让所有的兔子都看到吧。

当丹尼落轿后,雷兹纳克和斯卡哈日鬼下身。“陛下是如此闪耀,您将每个胆敢看您的人变成瞎子,”雷兹纳克说。管家穿了一件坠着金色流苏的褐紫色绸缎多卡。“我冒失的来讲,希兹达尔·佐·洛拉克能和您相互交融是最大的幸事,这样的联姻会拯救我们的城市,您会发现的。”

“我们也是这么祈祷的。我想种下我的橄榄树看着它们果实累累。”这样希兹达尔的吻能否取悦她又有何关系呢?和平会取悦我的,我是女王亦或只是平常女人?

“今天的人群会合群蝇一样厚。”剃顶之人今天穿着黑褶裙子,配以筋肉的胸甲,还有一只手臂之下塑造成蛇形的黄铜甲。

“我难道会怕苍蝇么?你的黄铜野兽会让我远离伤害。”

大金字塔的基座里总是暗如黄昏。30尺厚的墙隔绝了街道的喧嚣也隔绝了外面的热气,所以里面凉爽昏暗。她的护卫队在门内集结。马、骡和驴站在西墙,象在东墙。丹尼要了三头那巨大奇特的野兽留在她的金字塔里。它们让她想起了无毛的灰色巨兽,但是他们的已经被截断磨平,它们的眼中溢满忧伤。

她看见壮汉贝沃斯在吃葡萄,而巴利斯坦·塞尔米则看着一个结实的马夫帮他的斑灰马上马具。三个过恩人和他在一起交谈,但是当女王出现时便住口了。他们的王子前来拜跪。“陛下,我恳求您,我父亲的力量变弱了,但是他为您事业封信啊的热情则丝毫不减当年。若我的礼貌或者我个人使您不快,那是我的忧伤,但是——”

“若你想取悦我的话,爵士,就为我高兴吧,”丹妮莉丝说。“这是我的大婚之日,他们会在黄色之城里起舞,我毫不怀疑。”她叹了口气。“起身吧,王子,微笑吧。有朝一日我终会回到维斯特洛夺回我父亲的宝座,到时候我还需要多恩的帮助。但是今天,渊凯人的军队包围了我的城市。在我能看到七大王国之前我可能就已经死了。希兹达尔也是。维斯特洛可能被海浪吞没。”丹尼吻了他的脸颊。“来吧,是我大婚之时了。”

巴利斯坦爵士帮他坐上轿椅,昆汀重新回到他的多恩伙伴那里。壮汉贝沃斯大声命令开门,而丹妮莉丝·坦格利安被带进了阳光里。塞尔米乘着他的斑灰马加入她身边。

“告诉我,”丹尼说,随着行进的队伍向贤者庙移动,“要是我的父亲和母亲能与真爱相结合,他们会选择谁?”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陛下不会知道他们的。”

“既然你知道,告诉我。”

老骑士低下头。“您的母亲也就是王后从事不忘她的职责。”他那时英俊潇洒,身披金银铠甲,白色披风从肩上坠下,但是听起来却似饱受痛苦,仿佛每个字都是一块需要跨越的石头。“但作为小女孩……她曾为一个风暴之地的年轻骑士倾倒,在一次马上比武时受到她的垂青,他也将她命名为爱与美的皇后。简单的讲就是这么回事。”

“这个骑士后来怎么样了?”

“他在你母亲嫁给你父亲那天放下长矛。之后变得异常虔诚,听说只有少女(七神之一)残能代替他心中蕾拉皇后的地位。而显然,他热情不再。一个解甲归田的骑士不再适合和皇家血统的公主交往。”

而达里奥·纳哈里斯只是一介雇用骑士,甚至不配给一个解甲归田的骑士配上金色马刺。“那我父亲呢?他有爱别的女人更甚于皇后吗?”

巴利斯坦爵士在马鞍上不安的挪了挪。“不……不是爱,要说是‘要’更合适点,但是……只是厨房的流言,洗衣妇和马夫的悄悄话……”

“我想知道,我从不认识我的父亲。我想知道他的方方面面,好的还有……其他的。”

“如你所领。”白骑士小心斟酌他的语言。“伊利斯王子……在年轻时为一个凯岩城的小姐倾倒,泰温·兰尼斯特的表妹。当她嫁给泰温时,你的父亲在喜宴上喝了很多葡萄酒,听说还说领主的初夜权被废除真是一大遗憾。只是醉酒的疯话,再没别的意思,但是泰温·兰尼斯特不是个会忘记这种话的人,或者……你父亲在闹洞房时的肆意妄为。”他的脸红了。“我说的太多了,陛下,我——”

“美丽的皇后,见到你真高兴!”另一个队伍来到她自己的队伍身边,希兹达尔·佐·洛拉克坐在他自己的轿椅上朝她微笑。我的国王。丹尼想知道达里奥·纳哈里斯在哪儿,又在做什么。若这是个故事的话,他会策马疾驰到庙宇,为我向希兹达尔挑战。

女王的队伍和希兹达尔·佐·洛拉克的肩并肩的慢慢穿过弥林,知道最后贤者庙隐现在他们面前,它金色的圆顶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真美,女王试图这么说服自己,但她心中的傻女孩却不可遏制的想着达里奥。若他爱你,他会在剑授时刻将她带走,就像雷加带走那个北方女孩一样,她心中的小女孩坚持,但是女王知道那都是傻话。即使她的团长足够疯狂去付诸实施,黄铜野兽也会在他到达她百米外前就砍下他。

伽拉撒·伽拉瑞在庙门外等着他们,身边环绕着她身穿白粉红和蓝金紫的姐妹们。比以前的少了不少。丹尼想找到伊扎拉但是没看见。溶血病也带走了她吗?虽然女王留阿斯塔波人在墙外挨饿防止溶血病的传播,但它依旧在肆虐。很多人都被打倒了:自由人,雇佣剑士,黄铜野兽,甚至多斯拉克人,但即便如此,没有一个污垢者有事。她希望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

贤者们抬了一把象牙椅子与一个金色碗上前。讲究的抬着她的托克防止那些穗绊倒,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在椅子舒适的天鹅绒座位上坐下,而希兹达尔·佐·洛拉克则跪下,解下她的凉鞋,在50个太监的歌声中与万双盐的注视下为她洗脚。他动作轻柔,香油在她的脚趾间流淌,这让她很高兴。若他也有颗温柔的心就好了,那我可能很快就会对他产生好感。

当她的脚洗净,希兹达尔用软毛巾擦干它们,再系上她的凉鞋,助她站起来。手牵手的,让俺们追随者绿贤者们进到庙宇里,那里的空气有着厚重的焚香的气味,而吉斯的神灵们在他们的壁龛的阴影里伪装肃立。

四个钟头之后,他们作为夫妻,手腕脚腕由黄金锁链绑在一起,再度露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