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十五章 盲眼女孩(艾莉亚一)

乔治·R·R·马丁2015年06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每到夜晚,她的梦中满是闪亮的星星和月亮照在雪地上的白光,但每到清晨醒来,眼前只有无尽的黑暗。

她睁开眼睛,抬起头用那双盲眼扫视周边的黑暗。梦如此美丽,却已褪去。她舔了舔嘴唇回忆着。绵羊的叫声、牧羊人眼中的恐惧、狗群在被她一只一只杀死时发出的哀号,以及她狼群发出的咆哮声。自从雪开始下,这种捕猎日渐稀缺,但昨天他们又享受到了这样的盛宴,有绵羊、狗以及新鲜的人肉。她的一些灰色的远亲害怕人类,甚至死掉的人类,但她不怕。死掉的人是食物、活着的人是猎物,而她,是夜狼。

但只是在她做梦的时候。

失明的女孩侧身坐了起来,伸了伸脚。她的床只是冰冷石头架子上塞满碎布的床垫,所以醒来之后经常觉得四肢僵硬。她赤着长满茧子的小脚,轻轻地走向水槽,静如影。冷水泼在脸上,然后再拍干。“格雷果爵士”她想,“邓森、-甜嘴-拉夫、伊林爵士、马林爵士、瑟曦太后”,这是她的晨祷。这是吗?不,她想,不是我的。我是无名之辈,而那是夜狼的祈祷。终有一天她会找到他们、追捕他们,享受他们的恐惧、品味他们鲜血的滋味,会有那么一天的。

她在衣架上摸索到了她小小的衣服,闻了闻,以确定它们还够干净。在黑暗里,她穿好了衣服。她仆人的衣服还在她挂的地方,这是一件未经染色的羊毛外衣,由粗棉纱织成,走起路来沙沙作响。她将外衣套在头上,轻轻的拉下,最后穿的是袜子。两只袜子一只黑色、一只白色。黑色那只在顶部缝了一圈布,白的那只没有,所以她能够分清楚左右脚,不会穿错。尽管还是很瘦,但她的腿每天都长长,变的结实富有弹性。

对这个变化她感到高兴,水舞者需要有力的双腿。瞎眼贝丝不是水舞者,但她不会永远是贝丝。

她知道去厨房的路,不过她的鼻子已经在她之前就到了那里。辣椒和炸鱼的味道,她对自己说,顺着大厅闻过去,是乌玛烤箱里传出的新鲜面包的味道。香味让她的肚子咕咕作响。夜狼享受了盛宴,但这填补不了盲眼女孩的胃。梦里的肉给不了她营养,这一天她早就知道了。

她打破了自己吃沙丁鱼的速度记录,炸鱼块上的辣椒油太烫了,刺的手指火辣辣的痛。她从乌玛早上烤的面包上面扯下来一块,擦干净手上的油,配一杯兑水的葡萄酒吃掉了。品味着食物的味道和香气,感受着手指上茧的粗糙、滑腻腻的油、辣椒钻进手背的刺痛。听觉、嗅觉、味觉、感觉,她提醒自己,尽管看不到,但还是有很多方法去认识这个世界。

在她身后有人进了房间,柔软的拖鞋移动起来就像老鼠一样安静。她的鼻孔微张,是慈祥之人。男人的味道和女人不同,而且空气里有着少许橘子的味道。当他能得到桔子的时候,他喜欢嚼橘子皮让呼吸中带着甜味。

“今天早上你是谁?”她听到慈祥之人问到,当他坐到桌子上首他自己的位置上时。敲击声,她听到,接着是细小的破碎声,他打破了早餐的第一个鸡蛋。

“无名之辈”她回答到。“撒谎,我知道你,你是瞎眼的女乞儿。”

“贝丝”在她不再是临冬城的艾莉亚·史塔克之后,曾被叫做贝丝,或许这就是她又重新捡起这个名字的原因,又或许,只是因为这个名字更适合一个瞎子罢了。

“可怜的孩子”慈祥之人说道,“你希望重见光明么?请求我,你就能够看见。”

他每天早上都问同样的问题。“或许我希望这以后再发生吧,不是今天”她的脸平静如水,隐藏了一切,什么都没有显露出来。

“如你所愿”她听到他剥蛋壳的声音,然后是他拿起盐勺时发出的轻微但清脆的碰撞声,他喜欢鸡蛋上面加些盐。“我可怜的盲女孩昨晚在哪里乞讨?”

“绿色鳗鱼旅店。”

“自从上次离开我们,你又学到了哪三样新事情呢?”

“海王依然在生病”

“这不是新事情,海王昨天在生病,到明天他还是会在生病。”

“或者死掉。”

“当他死了,那会是一件新事情。”

当他死后,将会选出新的海王,新的强者会出现,这是布拉佛斯的方式。在维斯特洛,国王死后王位将由他的长子继承,但在布拉佛斯没有国王。“TormoFregar将会是新的海王。”

“这是他们在绿色鳗鱼旅店里说的么?”

“是的。”

慈祥之人轻轻咬了口鸡蛋,女孩听到他咀嚼的声音。他从不在嘴里有食物的时候说话。吞下食物之后,他说:“有些人说葡萄酒里有智慧,这些人是傻瓜。毫不怀疑的是,在其它的旅店里,那些人提到的是其他的名字”。他又咬了一口鸡蛋,咀嚼、吞咽。“你学到了哪三件你以前不知道的事呢?”

“我知道有些人说TormoFregar毫无以为将成为新的海王”她回答道,“一些醉醺醺的家伙。”

“好了,你还学到别的什么了吗?”

维斯特洛的河间地下雪了,她几乎就要说出口。但慈祥之人肯定会问她怎么知道的,而她知道他肯定不会喜欢她的答案。她咬了咬嘴唇,回想起昨晚“妓女S’vrone有孩子了,她不确定孩子的父亲是谁,但是认为很可能是她杀死的那个泰洛西佣兵。”

“了解这些是有益的,还有吗?”

“美人鱼女王选择了一位新的美人鱼,以取代被淹死的那位的位置。她是一名Prestayn女仆的女儿,年方13岁,贫穷但是可爱。”

“在开始的时候,他们都是这样的。”慈祥的人说道,“除非是亲眼见到,否则你不可能知道她是否可爱,但你现在看不到。孩子,你是谁?”

“无名之辈。”

“我看到的是瞎眼的乞女贝丝,她是一个肮脏的骗子。牢记你的职责——凡人皆有一死。”

“凡人皆有一死。”她收拾起碗、杯子、刀和叉子,把它们统统推到脚下。最后她抓住她的手杖。它有五尺长,修长而柔软,约有她拇指粗细,皮革包裹的手柄约一尺长。一旦你学会使用的方法,它比眼睛还管用,流浪儿是这样告诉她的。

那是骗人的。他们经常骗她以测试她。没有什么手杖能比一双明目更好。但有手杖总比什么都没有好,所以她经常把它放在身边。乌玛曾经因此叫她“手杖”,但名字又有什么关系呢?她就是她,无名之辈。我是无名之辈,一个盲女孩,侍奉千面之神的仆人而已。

每个夜晚吃晚餐的时候,流浪儿都会带给她一杯牛奶,告诉她要喝掉。牛奶有一种奇怪的味道,喝起来很苦,盲眼女孩很快就对它生厌了。就算在牛奶触及舌头之前,那微小的气味也能够提醒她这是什么。这让她有呕吐的冲动,但她忍住了,照样把牛奶喝干净。

“我得失明到什么时候?”她会问。“直到黑暗对你来说就像光明一样亲切,”流浪儿会说:“或者只要你向我们提出要求。只要你提出来,你就可以重新看到。”

那时候你们就会把我送走了。瞎了也比那样好。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在她第一次醒来看不见的那天,流浪儿牵着她的手,带着她穿过黑白之院下面岩石构成的拱顶和隧道,迈过陡峭的石头台阶进入神庙。“爬的时候数数有多少级台阶,”流浪儿告诉她“用你的手指拂过墙壁,那上面做有标记。眼睛看不到,但可以清楚的摸到。”

这是她的第一课,接下来还会有很多。

毒药和药剂下午开始接触。嗅觉、触觉、味觉能帮她,但研磨毒药时,触摸和品尝可能是危险的,甚至流浪儿调制的一些毒药连闻一闻都不安全。烧伤的指尖和起泡的嘴唇成为了家常便饭,又一次她更是病到几天都吃不下任何食物。

晚餐是语言课,盲眼女孩了解布拉佛斯语言并且说起来也还过得去,几乎没有她原有的粗鲁口音,但慈祥之人还不满意。他坚持要她继续提高高等瓦雷利亚语并且学习里斯和潘托斯语言。

到了晚上,她继续和流浪儿玩撒谎游戏,但没有眼睛去看的话,这游戏变得非常困难。很多时候她只能通过语气和用词来判断,另外的时间流浪儿允许她把手放在她脸上。起初,这游戏很难很难,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当她快要因为挫折而尖叫的时候,事情变得容易起来。她学会了分辨谎言,感受谎言的游戏中眼睛和嘴周围肌肉的运动。

其它的职责依然和以前一样,只是当她去做的时候,会绊倒家具、撞到墙上、摔掉盘子,绝望无助地在神庙里迷路。有一次她差点一头摔下台阶,但在另一段生命里,在她还是那个叫艾莉亚的女孩的时候,西利欧·佛瑞尔教过她平衡之道,不知怎么的,她就及时恢复了平衡才没有掉下去。

有些夜晚,当她是阿利或黄鼠狼或者猫儿,甚至是史塔克家的艾莉亚的时候,她会哭着入睡。但无名之辈没有眼泪。眼睛看不见之后,就算是最简单的工作也充满危险。在厨房给乌玛帮厨的时候,她把自己烧伤了十几次。又一次,在切洋葱的时候,她切到了自己的手指,骨头都露出来了。有两次,她找不到自己地下室的房间,只好睡在台阶下面。角落和壁炉让神庙显得变化莫测,尽管盲眼女孩已经学会用耳朵去听,但她的脚步的回声在天花板和三十个高大的神像的长腿之间传递,听起来好像墙壁自己会走一样。黑色的水池同样也会发出听起来奇怪的声音。

“你有五种感官”慈祥之人说道“了解如何使用另外四种,能够减少划伤或者擦伤。”

现在,她能感觉到皮肤上的气流,通过嗅觉他能找到厨房、通过不同的气味她能分辨男女。通过脚步声,她能够分出乌玛、仆人或者侍僧。只要靠近到嗅觉范围内,她能够将一个人从一群人中分开(但对流浪儿和慈祥之人不行,除非他们故意,否则几乎不会发出任何声音)。神庙里燃烧的蜡烛也会散发出味道,即使是那些没味道的蜡烛,也会通过灯芯散发出缕缕淡淡的烟雾。一旦她学会了用鼻子去听,它们也有自己的声音。

死人也有自己的味道。艾莉亚的工作职责之一就是在每天清晨在神庙里寻找死人。无论他们选择躺在神庙的什么地方。在他们喝掉水池里的水死掉之后,帮他们闭上眼睛。

这个早上,她发现了两个死人。

其中一个是男子,死在陌客的脚边,孤零零的蜡烛闪烁着摇摆不定的光,照在他的身上。她能够感觉到蜡烛的热量,蜡烛燃烧发出的气味也刺激着她的鼻子。她知道燃烧的蜡烛有着暗红色的火焰,如果用眼睛去看的话,尸体将会是沐浴在红光之下。在尸体被侍僧清理掉之前,她跪了下来,感受他的脸。手指经过下巴的轮廓线,穿过他的口鼻,触碰到了他的头发,他的头发是蜷曲的,很厚。这是一张英俊的脸,他很年轻,仅身着单衣。她很想知道是什么原因令他来寻求千面之神的恩赐。濒死的布拉佛斯人经常能够找到来黑白之院的路,加速他们生命结束的过程。但艾莉亚在他身上没有发现伤口。

另外一个是一位老妇人,她躺在一张理想的床上——在一个隐藏的壁龛里。那里特别的蜡烛总是容易让人想起那些爱过和失去的事物。温柔而甜蜜的死亡,慈祥之人经常这样说。她的手指告诉她,老妇人是面带笑容死去的。她并没有死去太久,身体摸起来还有温度,皮肤也还像鞣过上千次的皮子一样柔软。

当仆人们把尸体带走的时候,盲眼女孩跟着他们,他们的脚步声就是她的向导。当他们向下走的时候,她就开始计数,现在她知道所有台阶的数量。黑白之院的下面是储藏室和隧道构成的迷宫,就算是双眼正常的人也常常会迷路。盲眼女孩了解这里的每一寸地方,当与记忆有偏差的时候,手杖会帮她找到正确的路。

死去的人的尸体被放置在地下室里,盲眼女孩在黑暗里工作。她剥掉死人的衣服、靴子以及其它物品,清空他们的钱包清点他们的财产。通过触摸来分辨不同的钱币,是在她失明之后,流浪儿教她的第一件事。布拉佛斯钱币就像是老朋友一样,她只需要将手指划过钱币的表面就能将他们认出来。来自其他大陆和自由贸易城邦,尤其是来自遥远的远方的钱币分辨起来就困难的多。瓦兰提斯的钱币是最常见的,小小的金币和铜星差不多大,一面是王冠、一面是头像。里斯的金币是椭圆形的,上面的图案是裸女。其它地方的钱币上面图案也是各异,有船舶、大象或者山羊。维斯特洛的钱币正面是国王的头像,背面是一条龙。

老妇人没有钱包,身上也没有值钱的东西,只有纤细的手指上戴着一枚戒指。在英俊的年轻人身上她找到了4枚维斯特洛的金龙。当背后的门轻轻打开的时候,她正在用拇指感受金龙的磨损,试图确认上面是哪一个国王。

“谁在那里?”她问道。“没人”那声音深邃、粗糙、冷冰冰的。

声音在移动。她迅速走到一边,抓起手杖,举起来护住了脸。响起了木头相撞的声音,这一击的力道几乎把她的手杖打掉。她握紧手杖,开始反击。然而,在他本来应该在地方,她只击中了空气。“不在那儿”那个声音说道,“难道你是瞎子?”

她没有回答。说话声会掩盖他发出的声音。他一定会移动的,她知道。左边还是右边?她跳向左边,向右挥动手杖,但什么都没打中。一记痛击从背后袭来,打在她腿上。“你聋了吗?”她转身,左手持手杖,挥出,依然落空。左边传出了笑声,她朝右边挥出了手杖。

这次她对了。她的手杖啪的一声打到了他的上面,碰撞带来的震动传到她胳膊。“不错”那个声音说道。

盲眼女孩不知道这是谁的声音,或许是某个侍僧吧,她猜测。她不记得曾经听过这个声音,可是谁说千面之神的仆人不能像改变他们的外表一样轻易的改变他们的声音呢?除他之外,黑白之院平时只有两个仆人和三个侍僧,乌玛是厨师,另外还有两个人是慈祥之人和流浪儿。其他的人来来去去,或许很神秘,但是只有这些人是常住黑白之院的。今天这个克星不会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女孩冲向侧面,手杖飞舞,却听到身后传出声音。几乎是同一时间,他的木棍就到了她两腿之间,在她试图转身的时候,朝她小腿削去。她站立不稳单膝跪地,以至于咬到了舌头。

女孩停了下来,不动如石,他在哪里?

身后,男子笑了起来。他利落的敲打她一边的耳朵,然后迅速击中了她依然站立的那一只腿。她倒了下来,手杖也落在了石头地上。她怒了。

“继续,捡起你的棍子,今天我要好好修理修理你。”

“没谁能欺负我。”女孩手脚并用在地上爬,直到找到了她的手杖,她才带着满身伤痕和尘土站了起来。地窖寂静无声,他走了。或许没走?现在正站在她旁边?她没办法知道。仔细寻找他的呼吸声,她对自己说,然而什么声音都没有。她等了一会,然后把手杖收起来,继续刚才的工作。要是我能看到,我一定把他打的浑身是血。终有一天慈祥之人会让我恢复光明,我一定会给刚才这人颜色看看。

老妇人的尸体已经冷了下来,小伙的身体则已经僵硬,女孩已经习惯这些了。她和死人在一起的时间比和活人在一起的多。当她是运河上的猫儿的时候她就失去了她的朋友们。老布鲁斯科和他有病的脊背,他的女儿泰丽亚和布瑞亚,船上的哑剧演员,快乐码头的玛丽和她的妓女们,还有其它那些流氓和码头边闲晃的混混们。最重要的是她失去了猫儿她自己,甚至比失去双眼更重要。她喜欢做猫儿多过做阿盐、乳鸽、黄鼠狼和阿利。当我杀掉那个歌手的时候我也就杀死了猫儿。慈祥之人说过他们会用任何方法让她失明,好让她学会使用身体的其它官能,但他没说要半年这么长的时间。盲眼侍僧在黑白之院里很常见,但是很少有像她这么年幼的。不过女孩丝毫不感到遗憾,戴利恩是守夜人的逃兵,他唯有一死。

她也是这样对慈祥之人说的。“你是神么?可以决定谁可以活谁必须死?”他问她。“我们在祈祷和祭祀之后,赐予被千面之神选中的人以恩赐。从最开始我们就一直是这样做的。我告诉过你我们的使命是如何开始的,我们中的第一个是如何回应盼望死亡的奴隶的祈祷的。最初恩赐只赐予渴求死亡的人。但是有一天,我们中的第一个听到一名奴隶不是祈祷自己的而是他主人的死亡。他热切的渴望祈祷得到回应,为此愿意付出他的一切。在我们中的第一个看来,这种牺牲能够取悦千面之神,所以在那个夜晚他回应了奴隶的祈祷。之后他找到奴隶,对他说-你愿意为这人的死付出你的一切,但奴隶除了生命一无所有。你的余生都将为千面之神服务,这就是他向你所要求的-从那之后,我们就有了两个人。”慈祥之人握着她的手臂,轻柔却坚定。“凡人皆有一死,我们只是死亡的工具而不是死亡本身。当取歌手性命的时候,你用的是千面之神的力量。我们取人性命,但是我们没有资格去评价他们,明白吗?”

不,她想。“明白”他说。“你在撒谎,因此你必须行走在黑暗之中,直到你明白这一点。或者你想离开我们,只要你提出要求,你就能够重新看到东西。”

不,她想。“我不会要求的”她说。

那天晚上,在晚餐和一小会儿撒谎游戏之后,盲女孩往头上绑了条破布袋,希望能挡住她那无用的眼睛。她拿起乞讨的饭碗,请流浪儿和帮她变出贝丝的脸。失明之后,流浪儿就帮她剪了头发,现在的的样子被她叫做哑剧演员,因为哑剧演员一般剪成这个样子好更适合戴表演用的假发。当然这个样子也很适合乞丐,可以帮助他们免受跳蚤和虱子的骚扰,这比假发更有用。“我也可以给你弄个流脓的疮口出来,但是这样你会被旅店的门房或者酒店的老板赶出来的。”流浪儿最后给她加了一些水痘印在脸上,还在脸颊的一边给她加了颗一般丑角才有的痣,上面长着深色的毛发。“是不是很丑?”盲女孩问道。

“当然不漂亮。”

“好的。”就算她还是那个叫艾莉亚·史塔克的蠢女孩的时候,她也从来没有担心过长得不漂亮怎么办。只有父亲说过她漂亮,哦,还有琼恩。

雪诺,很多时候人们这样叫他。母亲经常对她说,如果她像姐姐珊莎那样勤洗头并且保持衣服整洁的话,她也会漂亮的。对她姐姐和姐姐的朋友以及其他人来说,她不过是马脸艾莉亚。现在她们都死了,连艾莉亚也死了,所有人都死了除了琼恩,她的私生子哥哥。有些夜晚,在旧衣贩码头的酒馆和妓院里偶尔会听人谈起他,有人叫他长城上的黑野种。就连琼恩也不知道盲女孩贝丝,想到这她就觉得伤心。

她穿的衣服很旧,磨损的厉害,破破烂烂,但温暖且干净。在身上她藏了三把匕首,一把在靴子里,一把在袖子里,还有一把带刀鞘的她藏在背后。布拉佛斯城市很大,人民一般比较善良,更多的会去帮助一个盲眼女孩而不是去伤害她。但这里也有一小部分害群之马,会觉得她是那种好被打劫的。利刃就是为这些人准备的,不过好在到目前为止女孩还没有被迫使用它们。破烂的讨饭木碗和蒙在眼上的麻绳的装扮帮助了她。

当日路时泰坦神像的巨吼声传来的时候,艾莉亚就动身出发了。她一步一步数着数迈下神庙的台阶,经过运河上面的桥梁到达众神之岛。通过衣服和身体的贴合以及裸露在外的双手感受到的潮气,她敢肯定现在的雾一定很厚。她早就发现,布拉佛斯的迷雾下,什么奇怪的事听起来都是正常的,今晚半个城市都会是半盲的了。

当她经过那些神庙的时候,会听到天文教派的侍僧们在他们的占星塔顶为每一颗星星唱歌。空气中传来的缕缕青烟的味道,则表明红袍僧又点燃了他们光之王神庙外巨大的铁火盆。很快她就能感受到空气中的热量,因为拉赫洛的信徒们在高声祈祷,祷词是“长夜黑暗,处处险恶。”

水边对她来说并不陌生,猫儿经常在旧衣贩码头的码头和小巷为布鲁斯科叫卖牡蛎,蛤蜊,扇贝。现在有了破烂的衣服、凌乱的头发以及丑角才有的痣,她看起来和以前一点都不像。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她还是远离大船和快乐码头还有其它那些猫儿以前经常出没的地方。

通过气味她能分辨出每一个旅店和酒馆,黑船员有海水的味道,Pynto则是酸葡萄酒、臭奶酪还有Pynto自己的臭味,他可是从来不洗头也不换衣服的。补帆者烟雾弥漫的空气里总是烤肉的香气,七灯妓院里充满着香薰的味道,而锦宫里则是梦想成为交际花的年轻女孩子们的香水味。

每个地方也都有自己与众不同的声音。Moroggo和绿色鳗鱼客栈晚上大都有歌手在唱歌,放逐者客栈则一般是就餐的人用他们含糊不清的声音七嘴八舌地唱着。Foghouse外面老是挤满了从蛇舟上面下来的船夫,他们就神、妓女以及海王是不是傻瓜这类问题争执不休。锦宫则安静的多,只有爱意的低语、丝绸礼服摩擦的沙沙声以及女孩子咯咯的笑声。

贝丝每晚都在不同的地方乞讨,她很早就明白只要她的出现不是那么频繁,一般客栈的门房或酒店的老板就更容易容忍她的存在。她昨天晚上呆在绿色鳗鱼客栈外面,因此今天经过血桥之后她向右转(而不是向左)打算去旧衣贩码头的另一边的Pynto的店转转。尽管嗓门大而且有股臭味,但在他的咆哮声和从来不洗的脏衣服之下,Pynto有颗善良的心。经常在店里不挤的时候,他会允许她进去取暖,时不时的他还会给她一杯啤酒、一盘食物,还会对她讲他的故事。听Pynto自己讲,他年轻的时候是石阶群岛最臭名昭著的海盗,现在最喜欢的就是跟人讲他过去的辉煌事迹。

今晚她很幸运,小酒馆几乎是空的,她要了火边的一个安静小角落,刚刚双腿交叉坐下,就感觉到有东西从她大腿上擦过。“又是你呀”盲眼女孩说。她挠了挠他耳朵后面,猫就跳到她腿上来,发出满足的呜呜声。布拉佛斯到处都是猫,尤其Pynto的店里最多。老海盗相信猫能带来好运,还能帮他的酒馆除去老鼠。“你认识我,是吗?”她低声说。猫们才不会被丑角的痣蒙骗呢,它们记得运河上的猫儿。

对盲女孩来说,这是一个美好的夜晚,Pynto今天心情不错,给了她一杯兑水的葡萄酒,一大块臭奶酪和半个鳗鱼派。“Pynto是个很好的人”他宣布,然后又坐下来抓着她跟她讲他掳获香料船的事迹,这些故事她已经听过几十遍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酒馆里人渐渐满了起来,Pynto很快就忙的不可开交不会再注意盲女孩,但他的一些常客会往她的讨饭碗里丢一些硬币。一些桌前坐着的是陌生人:满是血和油脂味道的伊班捕鲸者;两个头发里抹了香精的布拉佛斯人;一个来自罗拉斯的胖子抱怨Pynto的桌位对他的肚子来说太窄;最后是三个里斯人,他们是好心人号上的水手,船在暴风雨中受损严重,昨天才缓慢的驶到布拉佛斯,今天早上被海王手下的人扣押。

里斯人坐在离火最近的一张桌子,一边喝黑朗姆酒一边轻声交谈。他们压低了声音这样就没有人(noone)可以听到他们在谈什么了,但盲眼女孩恰恰就是那个“没有人”(noone),所以她几乎听到了他们说的每一个字。一度她好像能够通过腿上呜呜叫的公猫那小小的黄眼睛看到这三个里斯人。他们一个老、一个年轻、还有一个少了只耳朵,他们三个都有着浅亚麻色的头发和里斯人特有的光滑白皙的皮肤,这是他们继承自古自由堡垒的血统。

接下来的清晨,当慈祥之人问她学到了哪三件以前不曾知道的事情时,她准备好了。

“我知道为什么海王扣押好心人号,因为它贩卖奴隶,数百奴隶,包括女人和小孩,都被绳子一起拴在船舱里。”布拉佛斯是由逃跑的努力建立的,贩奴在这里是被禁止的。

“我知道这里奴隶来自哪里。他们都是维斯特洛的野人,来自一个古老的被诅咒的地方,叫做艰难堡。”当她还是临冬城的艾莉亚·史塔克的时候,老学士跟她讲过艰难堡的故事。“在那场塞外之王被杀的大战之后,野人们四处逃散。森林里的女巫说,要是他们想去艰难堡,将会有船过来把他们带到温暖的地方。但除了被风暴带到北方的好心人号和大象号,没有别的船来。他们在艰难堡抛锚维修船只,发现了野人。上千野人聚集在那里,他们没有足够的空间,所以他们说他们只能带走女人和孩子。野人们没有食物,男人们只好把他们的妻子和孩子送上船。船刚刚出海,里斯人就把野人们赶到甲板下面,用绳子拴起来。他们打算把野人都卖到里斯去,就在那时他们又遇到了另一场风暴,两艘船分开了。好心人号损坏严重,所以他们的船长没得选择只能把船驶往这里。大象号可能已经回到了里斯了。Pynto酒馆里的里斯人认为大象号还会带着更多的船回去。他们说现在奴隶价钱看涨,而在艰难堡还有成千的女人和小孩。”

“知道这些是有益的,现在我们知道两件事了,还有吗?”

“是的,我知道你就是那个打了我的人。”她的手杖突然出现,重重地打中了他的手指,他的手杖当啷一声掉在地板上。

牧师向后退去,缩回了手。“一个盲女孩怎么会知道这个?”

我看到你了。“我告诉了你三件事,没必要告诉你第四件。”或许明天她会告诉他从Pynto店里跟她回来的那只猫的事,那只猫躲在房梁上,看着下面的他们。或许她不会告诉他,既然他有秘密,那她也可以。

那天晚上乌玛为晚餐准备的是盐焗螃蟹。当她的杯子被递给她的时候,盲女孩嗅了嗅然后三大口把喝完,之后她抽了一口气,丢掉了杯子。她的舌头像着火了一样,当她又大口喝了一杯酒之后,嗓子和鼻子也像火烧起来。

“酒没用,水只会让你更热。”流浪儿说告诉他。“吃这个”一块面包塞到了她手机。女孩把面包塞进嘴里,咀嚼、吞咽,确实有些帮助,吃了第二块之后,身体感觉好点了。

清晨来临了,当夜狼离她而去之后她睁开了眼睛,她看到了以前从来没蜡烛的地方一根牛油蜡烛正在燃烧,它那不确定的火焰前后摆动就像快乐码头的妓女。她从来没有看过如此漂亮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