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十章 丹妮莉丝(八)

乔治·R·R·马丁2015年06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大厅里回响着渊凯人的笑声,歌声,祈祷声。舞者起舞;乐者摇铃、挤压气囊发出奇异的调子;歌手用晦涩的古吉斯语吟唱古老的情歌。葡萄酒涌动——不是奴隶湾稀薄浅色的货色,而是青亭岛饱满甜美的陈酿以及魁尔斯的梦幻葡萄酒,有奇特的香料调味。渊凯人是应希兹达尔国王之邀,来签署和平条约,见证弥林远近闻名的角斗场的重生。她高贵的丈夫已经开放了大金字塔宴请宾客。

我恨这个,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想。我和这些宁愿剥了他们皮的男人饮酒作乐又是怎么一回事?

一打不同品种的肉类和鱼类都被摆上餐桌:骆驼,鳄鱼,歌唱鱿鱼,涂漆鸭子以及多角蛆,配以为口味稍许本土化的人准备的山羊,火腿和马肉。还有狗肉。没什么吉斯卡里宴里是完全没有狗的。希兹达尔的厨子烹制了狗肉四吃。“吉斯卡里人吃任何人和龙以外的会游的,飞的,爬的东西,”达里奥这么警告过她,“而且我打赌要是给个机会他们连龙也吃。”独肉不成菜,于是还有水果,谷物以及蔬菜。空气中弥漫着藏红花、肉桂、丁香、胡椒和其他昂贵香料的香气。

丹妮几乎一点儿没动。这就是和平,她对自己说。这就是我所求的,我为之奋斗的,这是我嫁予希兹达尔的原因。但是为什么尝起来却有击败之感?

“这只要再一小会儿,吾爱,”希兹达尔向她保证。“这些渊凯人协同他们的同盟与雇工很快就会离开。我们就会拥有我们渴望的了:和平、食物、贸易。我们的港口会再次开放,保证船只来往通行。”

“他们保证了那样,没错,”她回答,“但他们的战舰也留下了。他们可以在他们想要的时候再次锁紧我们的喉咙。在我眼皮底下已经开设了奴隶市场!”

“是在我们的墙外,我甜蜜的王后。那是换取和平的条件:渊凯人可像以前那样自由交易奴隶,不会有麻烦。”

“在他们自己的城市,不是我能看到的地方。”贤主们已经在斯卡哈扎德汗以南建立了他们的奴隶围栏和拍卖台,那里宽阔的棕色河流奔流入进奴隶湾。“他们当着我面嘲笑我,上演一出我无力阻止他们的秀。”

“摆摆架势,”她高贵的丈夫说。“一场秀,如你所说,让他们演戏去吧,当他们离开后,我们就能用他们留下来的水果摆摊了。”

“当他们离开后,”丹尼重复。“他们要什么时候才离开呢?有目击到骑手们在斯卡哈扎德汗之外的地方出现。多斯拉克侦察兵,拉克哈罗是这么说的,他们身后是一支卡拉萨。他们有俘虏,男人女人与儿童,为奴隶贩子们准备的礼物。”多斯拉克人不事买卖,但他们收发礼物。“这就是渊凯人为什么抛弃了这个市场。他们会带着数千新奴离开这里。”

希兹达尔·佐·洛拉克送了耸肩。“但他们终归离开了。这才是重点部分,吾爱。渊凯人会从事奴隶贸易,而弥林人不会,这就是我们协定的。再稍稍忍受这些东西一会儿,就会过去了。”

所以丹妮莉丝整个酒席期间都安静的坐着,被红色的托卡和黑色的思潮包裹,只在被提问时开口,即便他们于城内大摆筵席,她也在城墙外被买卖的男女们忧郁。留由她高贵的丈夫做演讲、为渊凯无力的笑话逗乐。那是国王的权利与义务。

桌上大多的言论都是关于明天的角斗比赛的。巴尔塞纳·黑发将要面对一头公野猪,他的长牙对抗她的匕首。卡拉兹和污点猫也要去角斗。而在这天最后的配对中,巨人果何则要去面对碎骨者拜拉阔。日落之前便会你死我活。没有什么女王的手是干净的,丹妮对自己说。她想到了多莉,Quaro和Eroeh……想到了她从没见过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叫哈再迩。几个人死在斗兽坑里总比上千人死在城门前好。这是和平的代价,我会很乐意支付。若我回头的话,我就输了。

渊凯的最高指挥官,约克哈兹·佐·扬扎克从体貌来看似乎是从“伊耿的登陆”活到现在。他驼背,满脸皱纹,没有牙齿,由两个彩条奴隶搀扶着来到桌前。其他渊凯贤主们则更不起眼了。其中一个矮小敦实,但伺候他的奴隶士兵却个个荒诞的高高瘦瘦。第三个人则年轻匀称而莽撞,但是他醉的厉害,丹妮听不懂他说的一个字。我怎么会被像这些家伙一样的人带到这个进退维谷的境地?

雇用骑士们则是另一回事了,为渊凯人所雇佣的四个团各派了一名指挥官。风吹团的代表是被称为破烂王子的潘托斯贵族,而长矛团的代表则是基洛·雷干,与其说是士兵,他看起来更像个鞋匠,说起话来含含糊糊。猫团的血胡子则为自己和其他人吹嘘,他吹嘘自己是个长着一大把胡须并对女人和美酒有惊人胃口的巨人,放屁打嗝犹如惊雷,上了每个在他所及范围内的侍女,不时的,他会拉下一名坐到他膝上,捏她的乳房,在她双腿间爱抚。

次子团也有代表,要是达里奥还在这儿,这场宴会一定会以血腥结束。没有什么应许的和平能阻止她的团长允许棕色的本·普棱溜达到弥林还活着回去。丹妮已经发誓7位使节和指挥官绝不会有任何伤害,但是那对渊凯人来说还不够。他们还收了她的人质。为了等价三位渊凯贤主和四名雇用骑士团长,弥林则送了七名自己的人去了围攻营:希兹达尔的姐(妹),两名表亲,丹妮的血盟卫Jhogo,她的司令Groleo,无垢者长官“英雄”,还有达里奥·纳哈里斯。

“我要把我的女孩们留给你啦,”她的团长如是说,将他的剑带和它镀金的荡女交给她。“为我安全保管她们,爱人。我们不希望她们在渊凯人中间犯下血腥恶作剧。”

剃顶之人也缺席了。希兹达尔一戴上皇冠第一件事就是解除了他青铜兽指挥的职务,替以自己的表亲,圆胖苍白的玛格哈兹·佐·洛拉克。这样最好,绿贤者说洛拉克和坎达克之间有血债,而剃顶之人从不吝于蔑视我的伟主丈夫,而达里奥……

自她的婚礼以来,达里奥变得越来越野了。她的和平没有取悦他,她的婚姻就更别说了,而他更为多恩人的欺骗而狂怒。当昆汀王子告诉他们其他的维斯特洛伊人已经应破烂王子之命群集于暴鸦团之下时,只有灰虫子及其污垢者来调停防止达里奥把他们都杀了。虚伪的背弃者被安全的关在金字塔的最深处……但是达里奥的怒火依旧蔓延。

他作为人质会更安全些。我的团长不是为和平而生的。丹尼无法冒险让他砍死棕色的本·普棱,在堂前嘲笑希兹达尔,激怒渊凯人或者颠覆她放弃了如此之多而得来的协定。达里奥便是战争与不幸。从今以后,她得让他远离她的床,她的心,她自己。若他不背叛她的话,他也会控制她。她不知道她更怕哪种。

当饕餮盛宴之后,所有吃剩的食物都被清理走——分给下面聚集的穷人,这一切是王后坚持的——高脚杯盛满了魁尔斯暗如琥珀的香料烈酒。接下来是娱乐活动。

一班约克哈兹·佐·杨扎克所有的渊凯阉人用古王国的旧语唱了几曲,他们的声音高亢甜美,难以置信的纯净。“你以前听过这样的唱曲么,吾爱?”希兹达尔问她。“他们有天籁之声,是不是啊?”

“是的,”她回答。“但是我猜他们可能更愿意留着男人的小水果吧。”

所有的艺人都是奴隶。那也是和平的一部分,允许奴隶主们带着他们的奴隶进入弥林而不用担心他们被解放。作为回报,渊凯人许诺尊重丹妮解放的前奴隶们的权利和自由。一项公平的交易,希兹达尔如是说,但是在王后口中留下的味道却发臭。她又喝了一杯葡萄酒冲掉那些味道。

“若能取悦你的话,约克哈兹会很高兴赠与我们那些歌手,这点我毫不怀疑,”她高贵的丈夫说。“一份稳固我们和平的礼物,我们法庭的一点装饰。”

他会给我们这些阉人的,丹妮想,而之后他就大摇大摆的回家再造更多的。世界上男孩多得是。

接下来入场的杂技演员也没能感动她,即便他们搭了个顶上是赤裸小女孩的九层高的人肉金字塔。那是在代表我的金字塔吗?王后想。那个顶上的小女孩是该是我么?

之后他的贤主丈夫引领宾客来到低些的露台,所以来自黄色之城的访客们也许能观赏夜色中的弥林。葡萄酒杯在手,渊凯人以小组的形式在柠檬树和夜开花之下于花园中漫步,丹妮发现她自己和棕色的本·普棱面对面。

他深鞠一躬。“陛下,您看起来可爱极了。好吧,您一直如此。渊凯人没有一个及您一半的美丽。我曾想是不是要给您带来一份结婚礼物,但是对老棕本来说竞价最后还是太高了。”

“我不想要你的礼物。”

“这个可能是例外,一个老仇人的。”

“你自己的?”她甜甜的说。“你背叛了我。”

“现在重提此事还真是严酷啊。若你不介意我说的话。”棕色的本挠了挠他斑灰白斑驳的胡须。“我们去了胜利的一方,就是这样。就像我们以前做的一样。那也不是我的全部。这是我手下的问题。”

“所以是他们背叛了我,这就是你要说的?为什么?我对待次子团有何不周么?我在佣金上欺骗你了吗?”

“不是那么回事。”棕色的本说,“但是不光是钱的原因。强大的女王陛下。自很早以前,我第一次战斗便已知晓。战斗之后,我跋涉过死者,找寻生还者,从某种程度上。来到这样一个尸体旁:别的什么斧兵将他整个胳膊从肩膀上剁开。他浑身爬满了苍蝇,覆盖着干涸的血迹,这也可能是没别的人去管他的原因,但在在这之下,他布满粒钉的上衣看上去皮料不错。我想可能很合我身,所以我赶走苍蝇,将它从他身上切下。但那该死的东西比它该有的重得多。在里衬下,他绣进了一枚幸运币。金子的,陛下,可爱的黄金啊。足够让任何人下半辈子体面得活的像位大人一样。但那对他又有何用呢?他带着他的幸运币,断掉一条该死的胳膊躺在泥与血沼中。这就是一课,看到了么?银子甜美而金子是我们的老娘,但是一旦你挂了,它们还比不上你躺在那里等死时拉得一坨屎。我再告诉你一次,有两种雇用骑士:老的和勇武的,但是没有两者兼之的。我的男孩们不在乎去死,就这么着了,但当我告诉他们你不能解开皮条让龙加入打击渊凯人,这样么……”

你以为我失败了,丹尼想,我要是说你错了,我算是什么人啊!“我理解。”她本会停止这个话题,但她好奇。“有足够的钱像位大人那样体面生活。你那时都把钱用哪里了?”

棕色的本笑道。“我那时还是个蠢男孩,我告诉了一个我认为是朋友的人,结果他向我们的士官告密,我的手足兄弟们便来帮我从那个负担里解脱了。士官说我太年轻,只会把它浪费在招妓之类的事上。但他让我留着那件上衣。”他吐了口吐沫。“你绝不会想相信个雇用骑士的,小姐。”

“我已经学了够多了。有朝一日我肯定会谢谢你这一课。”

棕色的本的眼睛眯了起来。“不必如此。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感谢是什么。”他有鞠了一躬走开了。

丹妮转身将目光投向她的城市。在她的墙外,渊凯人黄色的营帐在海边整齐地排成数排,由奴隶给他们挖的壕沟保护着。两个新吉斯来的像无垢者一样武装、训练的钢铁军团则从南至北跨过河岸宿营。另外两个吉斯卡里军团则在东部扎营,堵住了通往Khyzai山口的道路。而自由军团的马队和厨火则一直排到南边。白天,袅袅青烟如破烂的灰丝带高悬空中。夜晚,远处的火焰都能看到。紧贴着海湾的是最让人深恶痛绝的事,奴隶市场就在她门前。现在是日落,她看不到,但是她知道它就在那儿。那只更让她愤怒。

“巴利斯坦爵士?”她轻柔地说。

白骑士立刻出现。“陛下。”

“你听到了多少?”

“足够了。他没说错。千万别信任一个雇用骑士。”

或者女王,丹妮想。“能劝说次子团的什么人去……解除……棕色的本的职务么?”

“就像达里奥·纳哈里斯解除暴鸦团的其他团长职务那样?”老骑士看上去不太舒服。“也许吧。我可不知道,陛下。”

不,她想,你太注重诚实和荣誉。“若没有的话,渊凯人就会雇佣其他三个军团。”

“无赖和暴徒,一百个战场的渣滓,”巴利斯坦爵士警告道。“满是想普棱一样背信弃义的团长。”

“我只是个年轻的女孩,对此知之甚少,但在我看来,我们希望他们背信弃义。你会想起以前,我说服次子团和暴鸦团来加入我们。”

“若陛下希望和基洛·雷根或者破烂王子借一步说话的话,我可以带他们去您的寓所。”

“现在不是时候。眼多口杂,隔墙有耳。即便你可以小心的把它们和渊凯人分开也有人会注意到他们的失踪。我们得找安静的方法接触到他们……今晚不行,但要快。”

“如您所令。但我担心这种任务非我所长。在君临,这样的活都留给小指头大人和八爪蜘蛛。我们这些老骑士都是普通人,只擅长作战。”他拍了拍他的剑柄。

“我们的囚犯们,”丹妮建议。“和三个多恩人一起来的风吹团的维斯特洛伊人。我们还把他们关在牢里呢,是吧?用他们吧。”

“你是说释放他们?那明智吗?他们被送来是为了赢取您的信任,所以他们会一有机会就背叛陛下啊。”

“那他们会失败。我现在不信任他们,以后也不会。”若真要说,丹妮早就忘了该如何去信任。“我们依旧能利用他们。其中一个是女人,米丽斯,将她送回去,以示……以示我的尊重。若他们的团长是聪明人,会明白的。”

“那个女人是最糟糕的。”

“反而更好。”丹妮考虑了一下。“我们也得探一下长矛团的口风。还有猫团的。”

“血胡子。”巴利斯坦爵士的眉毛一紧。“若陛下恩准,我们可不想他掺一脚。陛下太年轻不记得九分铜板王之站,但这个血胡子就和那些野蛮人如出一辙。他毫无荣誉感,只对……金子,(战胜的)荣誉和血如饥似渴。”

“你比我更了解这样的人,爵士。”若血胡子可能真是最无荣誉感嘴贪婪的雇用骑士,他可能很容易倒戈,但她不愿在此类事上违背巴利斯坦爵士的忠告。“做你认为最好的。但要快。若希兹达尔的和平协议要破裂,我想有充分准备。我不信任那些奴隶贩子。”我不信任我的丈夫。“一有弱势,他们就会反咬一口。”

“渊凯人也变弱了。据说泰洛西人间传播着血扰病,并且一直传到河对岸的吉斯卡里第三军团。”

苍白母马。丹妮莉丝叹了口气。魁晰警告过我苍白母马的到来。她也告诉过我多恩王子,太阳之子的事。她还告诉了我许多许多,但都是以谜语的形式。“我不能依赖瘟疫帮我从敌人中解脱出来。放美丽的米丽斯走。立刻。”

“如您所令。但是……陛下,容我斗胆进言,还有另一条出路……”

“多恩之路?”丹妮叹了口气。三个多恩人是出席了宴席的,且匹配昆汀王子的身份,虽然雷兹纳克还是小心的将他们安排到离她丈夫尽可能远的地方。希兹达尔似乎不是嫉妒型的人,但没有男人会乐意看到一个情敌出现接近她的新娘。“那男孩看起来很开朗友善而且谈吐优雅,但是……”

“马泰尔家族古老而高贵,并且是坦格利安家族超过一世纪的忠实朋友,陛下。我有幸与昆汀王子的叔祖父一同效力于您父亲的七铁卫中。Lewyn亲王是人最希望得到的那种英勇的手足兄弟。昆汀·马泰尔拥有同样的血统,若陛下您高兴的话。”

“若他带着他夸口的这五万柄剑出现的话就能取悦我。相反他带了两个骑士和一卷羊皮纸。一卷羊皮纸就能让我的人民抵御渊凯人么?要是他是带着一队舰队的话……”

“太阳矛从不以海军力量著称,陛下。”

“的确。”丹妮所知的维斯特洛伊历史使她足以知晓那点。妮米莉亚曾将一万艘战舰停靠在多恩的沙之港,但当她嫁予多恩王子后,她就把它们全烧了,有生之年再也不近海。“多恩太远。为了取悦这个王子,我得放弃我所有的人民。你得送他回家。”

“众所周知多恩人很顽固,陛下。昆汀王子的先辈们在两百年间的大多数时候都为您的家族战斗。他不会留下你独自离开的。”

那他会死在这儿,丹妮莉丝想,除非他还有其他我看不见的本事。“他还在那里么?”

“正和他的骑士们一起喝酒。”

“把他带来见我。是时候让他见见我的孩子们了。”

巴利斯坦·赛尔弥长而严肃的脸上漂过一丝犹疑。“如您所令。”

她的国王整合约克哈兹·佐·杨扎克及其它渊凯贤主们一起欢笑。丹妮不认为他会想念她,但以防万一,她还是只是她的侍女告诉他她要出恭,以防他问起她的去向。

巴利斯坦爵士和多恩王子一起等在阶旁。马泰尔的长脸潮红。喝了太多葡萄酒,女王作结,但他已经尽他所能掩盖了。除了腰带上的一串铜太阳装饰,多恩人衣着朴实。他们叫他青蛙,丹妮想起来。她知道原因了,他不是个英俊的男人。

她笑了。“我的王子,下去的路很长,你确定要这么做?”

“若陛下您恩准。”

“那来吧。”

一对无垢者在前举着火把引路;两个青铜兽——一个鱼面,一个鹰脸——则殿后。即使在这儿,她自己的金字塔,在这样一个愉快的和平与庆典之夜,巴利斯坦爵士坚持她武装随行。小队伍安静地下行,过程中三次停顿休息。“龙有三只头,”丹妮在最后一程时说。“我的婚姻不是你所有希望的终结,我知道你在这儿的原因。”

“为了你,”昆汀说,尴尬的殷勤。“不,”丹妮说。“为血与火。”

其中一只大象从他的栅栏里对着他们吼叫,一声从底下传来的回应吼声让她被突然的热量弄得满面红光。昆汀王子则警醒的抬头看。“龙在她靠近时会知道的。”巴利斯坦对他说。

每个孩子都了解它的母亲,丹妮想。等海水干枯,山脉像枯叶一样随风飘落……“它们在呼唤我,来吧。”她抓起昆汀王子的手,领他去囚禁着她两条龙的兽坑。“待在外面,”当无垢者开启巨型铁门时丹妮告诉巴利斯坦爵士。“昆汀王子会保护我的。”她拉着多恩王子跟她一起进去,站在坑缘上。

龙们抬起颈子环顾,用燃烧的眼盯着他们。韦赛里昂已经杂碎了一根锁链,融化了另一根。他紧攀着坑顶如同一只巨型蝙蝠,他的爪子深深的嵌进烧毁的酥脆的转头。雷哥则依旧被锁链拴住,正啃噬着牛骨的烧焦残余。和她上次下来这相比,坑中骨头的厚度更深了,墙壁与地板都变得黑灰,比起转头更多的是灰烬。它们坚持不了多久了……但在之后依旧是土壤与石块。龙能像古瓦雷利亚的火龙一样在岩石里钻洞?她希望不要。

多恩王子脸白的像牛奶一样。“我……我听说有三头。”

“卓戈在狩猎。”他无需知道其他的。“白的那只是韦赛里昂,绿的是雷哥。我以我哥哥们的名字为他们命名。”她的声音在火把照明的石墙见回荡。听起来很细小——女孩的声音,而不是女王与征服者的,亦或是新晋新娘快乐的声音。

雷哥吼着呼应,火焰充斥了深坑,一根红黄的长矛。韦赛里昂则以他金橘的火焰回应。当他扑打双翼时,一团灰烬弥漫在空气里。碎裂的锁链在他腿上嘎吱作响。昆汀·马泰尔往后跳了一尺。

一个残酷点的女人可能会嘲笑他,但丹尼捏了捏他的手说,“他们也吓到我了。不必对那感到羞愧。我的孩子们在黑暗中越长越野而愤怒。”

“你……你想要骑他们?”

“他们其中的一只。我对龙的只是都来自于小时候哥哥告诉我的还有我自己在书中读到的,但据说即使征服者伊耿也不敢骑瓦哈格尔或者米拉西斯,而他的姐妹们同样不敢骑黑死神贝勒里恩。龙比人活得长,能留存数百年,所以伊耿死后,贝勒里恩也有别人骑……但没人能骑两条龙。”

韦赛里昂又发出了丝丝声。烟从他的齿缝中溢出,而在他喉咙的深处,能看见金色火焰的扰动。

“他们是……他们是可怕的生物。”

“他们是龙,昆汀。”丹妮踮起脚轻轻的吻了他双侧。“我也是。”

年轻的王子吞了吞口水。“我……我也有龙之血,陛下。我追踪我的血统直至第一位丹妮莉丝,贤王戴伦姐妹的坦格利安公主,多恩亲王的妻子。他为她建造了流水花园。”

“流水花园?”真要说的话,她对多恩及其历史知之甚少。

“我父亲最喜欢的宫殿。若我有朝一日能向您展示的话我会非常高兴的。它们由粉色大理石建造,有着湖泊和喷泉,可以俯瞰大海。”

“听起来很美丽。”她把他带离了深坑。他不属于这里。他不应该来的。“你该回去。我担心我的宫廷对你来说不是个安全的地方。你有比你想象的多得多的敌人。你让达里奥看起来像个白痴,而他不是个会忘记这等事情的人。”

“我有我的骑士。想我效忠的保卫者。”

“两个骑士。达里奥有着五百人的暴鸦团。而你还得小心的防范我的夫君大人。他看起来是个温和快乐的人,我知道,但是别被骗了。希兹达尔的王冠是源于我没错,而他还号令者些世界上最可怕的战士。若他们中的某一人想起要赢得他的宠幸,而通过挑战……”

“我是多恩的王子,陛下。我不会在奴隶或者雇用骑士面前逃跑。”

那你就着实是个傻瓜,青蛙王子。丹妮给了她狂野的孩子们最后一瞥。她能听到龙们在她引领男孩回到门边时的尖叫,看到光亮在砖石上的闪烁,火焰的倒影。若我回头的话,我就输了。“巴利斯坦爵士会叫来一对轿椅把我们带回宴席,但攀爬依旧累人。”在他们身后,巨型铁门阖上,“锵”的一声巨响。“告诉我些这个丹妮莉丝的事吧。我对我父亲的王国历史所知比我应知的少。成长过程中没有学士陪伴。”只有一个哥哥。

“那是我的荣幸,陛下。”昆汀说。

午夜过半,最后一批宾客才离去,而丹妮才回到她自己的寓所与她的大人与国王会合。希兹达尔至少很开心,虽然有点醉。“我信守了我的诺言,”在伊丽和姬琪为他们铺床时他告诉她。“你希望的和平,现在是你的了。”

而你渴求鲜血,很快我就会给你,丹妮想,但她却回答,“我很感激。”

日间的兴奋早已点燃了她丈夫的激情。还没等侍女的夜休时间,他就已经扯掉了她的袍子,将她一把翻回床上。丹妮将双臂环绕他,任他由来。像他这么醉,她知道他无法在她里面停留多久。

他是没有。事后他摩挲在她耳畔轻语道,“神灵恩准我们今晚造出一个儿子。”

弥丽.马兹.笃尔的话语犹在脑中回荡。等太阳从西边升起,在东边落下,等海水干枯,山脉像枯叶一样随风飘落。等您的子宫再度胎动,您再次怀了孩子。到了那个时候,他才会回到以前的模样,在那之前绝不可能。这里的含义已经够直白了;卓戈卡奥死而复生就和她能再诞一个活子一样。但有些秘密即便是与丈夫她亦无法分享,所以她还是让希兹达尔·佐·洛拉克抱有希望。

她高贵的丈夫很快就睡着了。丹妮莉丝只能在他身边扭来转去。她想摇他,弄醒他,让他抱着她,吻她,再上她,但即便他会这么做,之后他依旧会再度昏睡,将她一个人留在黑暗里。她在想达里奥正干些什么。是像平常那样焦躁不安吗?是在想念她吗?他是真爱她吗?他为她嫁予希兹达尔而仇恨她吗?我就不该让他上了我的床。他只是一介雇用骑士,并非一代女王的合适配偶,可是……

我一直知晓这点,但我依旧那么做了。“我的女王?”黑暗中一个轻柔的声音说。

丹妮畏缩了一下。“谁在那儿?”

“只是弥珊黛。”纳斯的小抄写员移近床。“俾人听到您的哭声。”

“哭?我没哭。我为什么要哭呢?我有了我的和平,我的国王,我有了一个女王所希求的一切。我做了个噩梦,就是这样。”

“如您所说,陛下。”她鞠了一躬准备走。“留下来,”丹妮说。“我不希望一个人呆着。”

“国王陛下和您在一起,”弥珊黛指出。“陛下他在做梦呢,但我睡不着。明早我得浴血,和平的代价。”她虚弱的笑了笑,拍了拍床。“来吧,坐下。和我说说话。”

“若您乐意。”弥珊黛在她身边坐下。“我们说什么呢?”

“家,”丹妮说。“纳斯。蝴蝶和兄弟。告诉我那些让你开心、引你发笑的的事,所有你最美的回忆。这样让我忆起世界上还忆旧存在美好。”

弥珊黛尽力了。直到丹妮最终沉沉睡去她依旧在说,不完全地织起个奇怪的梦,满是烟与火。

晨临过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