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十一章 席恩(七)

乔治·R·R·马丁2015年06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白日像是被史坦尼斯偷走了一样:无影无踪。

临冬城已经从睡梦中醒来几个小时了,它的城垛和高塔上挤满了穿着羊毛身披盔甲和皮衣的人,等着似乎永远不会到来的袭击。当天空开始泛白,鼓声也渐渐消失,但是战号声又吹响了三次,一次比一次接近。雪还在下。

“风暴今天就能停,”一个幸存的马夫大声坚称。“为什么呢,现在还不到冬天啊。”席恩若有胆的话一定笑出声来。他想起老奶妈曾经给他们讲的故事:风暴呼啸了40日,40夜,一年,接着十年……风暴埋葬了城堡与城市,整个王国都埋藏在百尺积雪之下。

他坐在大厅的后面,离那些马儿不远,看着阿贝尔、罗文和一个名叫松鼠的鼠棕色头发的洗衣妇用厚片儿的培根油煎炸的隔日棕面包发动了袭击。席恩用一大杯黑色淡啤酒和足以咬动的厚发酵面饼解决了早餐问题。若再来几杯啤酒,大概阿贝尔的计划听起来就不那么疯狂了。

卢斯·波顿睁着浅色的眼睛打着哈欠和他滚圆的孕妇老婆——胖薇尔达——走了进来。几位贵族和头领早已在等待,其中就有霍斯本·安伯,恩尼斯·弗雷和罗格·里斯维尔。在长桌的远处,韦曼·曼德利虎视眈眈的盯着香肠和煮蛋,而坐在他旁边的老迈的洛基大人则用勺子舀起粥送到掉光了牙的嘴里。

拉姆西大人跟着出现了,他按着剑柄走进前厅。今早他心情极端不佳,席恩可以确定。他猜战鼓让他一夜无眠,又或者有人惹他不快。说错一个词,一个不妥的眼神,或者一次不合时宜的笑声,任何人都会惹得大人狂怒不已而代价便是那个不知趣的家伙的皮了。求求你,我的大人,不要看这边。只需一瞥,拉姆西就会知晓一切。我的脸上明白的写着,他会知道的,他总是知道的。

席恩转向阿贝尔。“这不会成功的。”他把声音压得很低,连马也听不到。“在我们离开城堡前我们就会被抓住。就算我们成功逃脱了,拉姆西大人也会追我们到天涯海角,不光是他,还有本·布恩斯和他的女儿们(指那些猎狗)。”

“史坦尼斯大人就在墙外,听声音来说离得不远。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与他会合。”阿贝尔的手指在他的琴上舞蹈着,歌手有着棕色的胡须但是他的头发大多已经变得灰白。“若私生子真来追我们的话,在他剩下的生命力恐怕得悔得不轻。”

考虑一下,席恩想。相信吧,告诉你自己那时真的。“拉姆西会用你的女人们要挟的,他会折磨她们,”他这样告诉歌手。“他会捕获她们,蹂躏她们,再拿她们的尸体去喂狗。若她们之前让他一翻好逮的话,也许他就用她们的名字给他的下一批母狗命名了。至于你,他会扒了你的皮。他和扒皮人还有为‘我舞蹈的达蒙’会以消遣你为了,到时候你会痛苦到求着他们让你解脱。”

“阿贝尔的话,”松鼠说。“坚如橡木。”阿贝尔自己却只耸了耸肩。“别管她说的,我的王子。”

拉姆西正在高台上和他父亲争吵,但是他们离席恩实在太远所以他不能听清他们在说什么,但是胖薇尔达的圆圆的粉脸说明了一切。他能听到的是怀曼·曼德利叫着要再来点香肠,罗格·里斯维尔被独臂的哈伍德·斯托特的笑话弄得哈哈大笑。

席恩猜测自己是不是还能活着看见淹神的含水大厅,或者只有他的幽灵徘徊在临冬城。父亲已死。宁愿死也不要以臭佬的身份就这么活下去。若阿贝尔的计谋出了差错,他们都得在拉姆西手上痛苦而缓慢的死去。这次他非得把我从头到脚的剥皮。席恩不知道还有什么样的痛苦能比得上皮肤被一点一点从肉上剥离下来的苦楚的百分之一。阿贝尔很快就会知道了。但是为了什么呢?珍妮,她的名字叫珍妮,她有着错误的眸色。一个戏子参与了这一切。波顿大人知道的,拉姆西也一样,但是其他人都被蒙蔽了,即使是这个有着狡猾微笑的血腥诗人。这次命运用你开玩笑了,你和你的婊子杀手门。你们都会为一个错误的女孩而死。

在罗文把他交到燃烧塔的废墟里的阿贝尔手上时,他几乎要说出真相,但是他最后还是管住了他的嘴巴。歌手看起来急于带走艾德·史塔克的女儿,若他知道拉姆西的新娘只是个管家的女儿的话,那么……

大厅的门被撞开了。

寒风席卷,夹杂着冰晶的在空气中闪着蓝白的光芒。霍斯汀·弗雷爵士裹着及腰的雪抱着一具尸体大步走进来。长桌边的人都放下了被杯子勺子转而对这番恐怖景象目瞪口呆。大厅安静了。

又是一起谋杀。

当霍斯汀大步走向高桌时,雪从他的斗篷上滑落,只听见他的靴子与地板的碰撞声。一大批弗雷家的骑士和武装人员紧随其后,其中席恩认识的有大瓦德,那个小个子的狐狸脸的瘦棍。他的胸膛和双手以及斗篷都溅满了鲜血。

浓重的血腥味惊了马,狗从桌子底下溜出,四处嗅闻,人们则从长椅上纷纷起身。霍斯汀爵士怀里的尸体在火炬的光芒下闪闪发亮,那是结在盔甲上粉色冰霜。外面的寒冷已经把他的血冻结了。

“我哥哥梅里特的儿子。”霍斯汀·弗雷将尸体放到高台下的地板上。“猪一样的被宰了然后推下了雪堤。他只是个男孩。”

小瓦德,席恩心想。那个个头大的。他看了一眼罗文。他们有六个人,他记起。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可能做了这一切。但是洗衣妇注意到了他的眼光。“这不是我们的杰作,”她说。

“安静点,”阿贝尔警告她。

拉姆西大人从高台上走下来到男孩的是提前。他的父亲缓缓的站起来,浅色的眼,淡漠的脸,无比严肃。“这是邪恶的罪行。”这一次卢斯·波顿的声音足够响亮。“这具尸体在那儿找到的?”

“在鉴于废墟下,大人,”大瓦德回答。“有着古旧的怪兽滴水嘴的那个。”男孩的手套凝结在他表弟的鲜血里。“我告诉过他不要独自外出,但是他说他要去找个欠他银鹿的人。”

“哪个人?”拉姆西询问。“给我他的名字。把他只给我,男孩,我就用他的皮给你作件斗篷。”

“他没说,大人。只知道是在玩骰子时欠下的。”弗雷男孩迟疑了一下。“只有白堡的人玩骰子。我说不出名字,但是在他们中间。”

“大人,”霍斯汀·弗雷沉不住气了。“我们知道谁做了这一切,杀了这个男孩还有那些其他的人。但是,他没有亲自动手,从没。他太肥太懦弱去自己动手。但是是他的主意。”他转向怀曼·曼德利。“你能否认么?”

白堡领主一口咬掉了一半的香肠。“我承认……”他用袖子擦了擦满嘴的油光。“……我承认我对这个可怜的男孩知之甚少。拉姆西大人的侍从,是么?这男孩几岁了?”

“上次命名日时是九岁。”

“真是年轻,”怀曼·曼德利说。“但这也算因祸得福,若他长大了,他得长成一个弗雷。”

霍斯汀爵士一脚踏上桌面,打翻了的桌板直接撞上怀曼大人臃肿的肚子。杯子碟子四处翻飞,香肠洒落了一地,许多曼德利的人不停咒骂,有些则抓起刀碟酒壶,任何可以用作武器的东西。

霍斯汀·弗雷爵士从长剑出鞘跳向怀曼·曼德利。白堡领主试图躲开但是桌板把他死死钉在了椅子上。血花四溅,剑刃削掉了他四分之三的下巴。薇尔达夫人浑身发抖仅仅抓住她领主丈夫的手臂。“停下来,”卢斯·波顿命令。“别抽风了。”在曼德利的人越过长桌试图伸手去抓弗雷的人时,波顿的人冲上前去。有个人拿着匕首冲向霍斯汀爵士,但是大个的骑士转了个圈抓住了他的肩膀将他的手臂拧了下来。怀曼大人放低重心,结果翻倒在地。在曼德利像一头棍状的海象一样躺倒在扩散的血泊中时,年迈的洛基大人正不断呼唤着学士。

恐怖堡用了40名枪兵才分开混战的双方结束了这场屠杀。此时已经有六个白堡的人和两个弗雷家的死在地板上了。一打多的人受了伤而其中一个私生子的男孩,卢顿,则做着吵闹的垂死挣扎,哭爹喊娘的同时试图将一把粘稠的内脏塞回他大张的肚子里。拉姆西大人让他闭了嘴,他从一个斯蒂尔山克斯的人手中抽过长矛一把扎进了卢顿的胸膛。即使如此屋顶之下依旧回响着叫喊祈祷与咒骂声,还得加上受惊的马屁的嘶鸣和拉姆西的母狗们的狂吠。斯提尔山克斯·威尔顿不得不用他的长矛的末端重击地面好几下,这样整个大厅才安静到足以听到卢斯·波顿的声音。

“我见到你们都想要血债血偿,”恐怖堡伯爵说。手臂上站着一只渡鸦的罗德里学士站在他旁边。乌鸦油黑滑亮的羽毛如同火炬里的煤油。湿的,席恩发现。在他的主人的手里有一卷羊皮纸。那应该也是湿的,黑色的翅膀黑暗的消息。“在我们自己兵戎相见前,你们不如将它们用在史坦尼斯大人身上。”波顿大人打开羊皮纸。“他的军队在三条路程外的地方,被雪封住忍饥挨饿,我这次可是受够了任由他高兴等着他了。霍斯汀爵士,召集你的骑士和武装到大门,既然你对战斗是如此的渴望,那么就充当前锋好了。怀曼大人,**你白堡的人马到西门,他们也会从那里进攻。”

霍斯汀·弗雷的长剑到剑柄为止都几乎染满了鲜血。他脸上也溅满了血点看起来就像雀斑一样。他放下了剑说,“谨遵大人命令。但是在我呈上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的项上人头后,我会来取猪油大人的。”

在四个白堡骑士环绕下,曼德里克学士伏在怀曼大人身上为他止。“你得先过了我们这关,爵士。”他们之间最年长的开口道,他是个留着灰胡子的面貌冷峻的骑士,他的骑士袍上显示着紫底三条银色美人鱼的纹章。

“乐意之极。一次一个或者全部解决都一样。”

“够了,”拉姆西大人挥舞着他沾满血的长矛吼道,“再威胁一次我就统统砍了你们。我的父亲大人刚刚说了!忍着你们的愤怒,统统对觊觎者史坦尼斯发泄去吧。”

卢斯·波顿点头表示赞许。“如他所说。一旦我们解决了史坦尼斯你们有的是时间对付对方。”他转过了头,他浅色的眼珠在大厅里来回搜寻直到他找到了席恩旁边的石人阿贝尔。“歌手,”他叫道,“唱点抚慰性的歌儿。”

阿贝尔鞠躬致意。“若大人乐意的话。”他抱着琴,漫步上高台,灵敏的挑过一两具尸体,接着翘着腿坐在了高桌上。当他开始弹时——那是一首席恩从没听过的忧伤温柔的歌——霍斯汀爵士,阿尼斯爵士和他们的弗雷家的人马转身领着马匹离开了大厅。

罗文抓住了席恩的手臂。“洗澡。就是现在。”

他从他的触摸中扭出来。“白天?我们会被看到的。”

“大雪会掩护我们的。你聋了么?波顿现在正放出他的人马。我们得在他们之前回到史坦尼斯国王那里。”

“但是……阿贝尔……”

“阿贝尔能照顾好他自己,”松鼠小声说。

这简直疯了。无望,愚蠢,注定完蛋。席恩喝干他最后的几滴淡啤酒然后勉强站起来。“找到你们的姐妹。灌满小姐的浴盆要很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