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十一章 狮鹫的重生(格里夫/琼恩克林顿)

乔治·R·R·马丁2015年06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他首先派出了弓箭手。

BlackBalaq率领一千名弓手。年轻的时候,琼恩·克林顿和很多骑士一样都看不起使弓箭的人,不过在逃亡路上,他逐渐明了事理。以它自己的方式,箭与剑一样具有杀伤力,于是为了长路,他坚持让“无家者”HarryStrickland将Balaq的部属分为十个一百人的兵团,并把每个兵团安排在不同的船上。

船队中的六艘始终保持聚拢,将它们的乘客运送到风怒角(其他四艘落在了后面,不过最终会追上来的,瓦兰提斯人保证过,但是格里夫权当作它们已经丢了或者是在别的地方登陆了),这样就为军团保留下了六百名弓手。这次行动证实两百名足够了。Forthis,twohundredprovedsufficient.“他们会试图放出信鸦。”他告诉BlackBalaq。“盯着学士塔。在这儿。”他在营地烂泥上画出地图,在上面指出位置,“射下每一只飞离城堡的鸟。”

“这就是我们要做的。”盛夏群岛人回答道。

Balaq的人中三分之一使用十字弓,另外三分之一使用来自东方的双曲形牛角筋腱制的弓。维斯特洛后裔们所携带的大紫杉木长弓比这些更好,而最好则是BlackBalaq自己和他的五十个盛夏群岛人所珍藏的用黄金之心所制的好弓。只有用龙骨制成的弓才能超过用黄金之心制成的弓。无论拿的是什么弓,Balaq的人都是目光锐利、经验丰富的老兵,早已在上百回战役、突袭和冲突中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他们将在鹫巢堡中再次证明自己。

城堡在风怒角的岸线逐渐升起出现,站在高耸的暗红岩石的悬崖上,三面环绕着破船湾的汹涌波涛。唯一的通路被闸门所守卫,闸门之后则是被克林顿称为狮鹫之咽的光秃长垄。想突破长垄必然要付出血的代价,因为长垄暴露在城堡主门两侧双圆塔上守卫者们的矛、石及箭下。而当他们到达主门之后,门内的人还会往他们的头顶倒下沸油。格里夫预计得损失一百个人,也许更多。

他们只损失了四个。

闸门前的树林为进攻提供了可能,于是福兰克林·佛花能够以灌木为隐蔽,带着部下骑着他们在营地时驯养的山羊前进,出现在树林外离闸门二十码之内的地方。树木的碎裂声从城垛上引下来了两个人;BlackBalaq的弓箭手在他们能擦眼睛看清羊之前就把他们干掉了。闸门原来只是和上了却没有加栓;这为第二轮推进又提供了便利,而城堡专用的警号响起时福兰克林爵士的人已经在咽喉长垄上行进了一半的距离了。

他们的四爪锚挂上护墙时,第一只信鸦飞了出来,过了一会儿第二只也出现了。被箭射下来之前,两只鸟都没有飞出一百码。一个守卫向第一个到达大门的人头上浇下一桶油,不过由于他没时间把油烧热,桶造成的伤害倒是比里面装的东西要大。城垛各处很快响起了剑刃互击的鸣响。黄金勇士团的士兵从城齿间爬上来,沿着墙道奔跑,大喊着“狮鹫!狮鹫!”,这是克林顿家族古老的战吼,一定会让守卫者们更加困惑。

也就个把分钟。格里夫骑着一匹白马和“无家者”Harry一起通过了咽喉长垄。当他们靠近城堡时,他看见第三只信鸦从学士塔拍翅而出,不过被BlackBalaq射了一箭。“不会再有信了。”他对近处的福兰克林·佛花爵士说。接着从学士塔飞出来的就是学士。他的手臂拍打着,他也许以为自己是只鸟。

那就是所有抵抗的终结。剩余的守卫们卸下自己的武器。而正是如此迅速,鹫巢堡再次归他所有了,而琼恩·克林顿也再次成为了领主。

“福兰克林爵士,”他说,“仔细检查要塞和厨房,把你找到的每个人都赶出来。Malo,学士塔和武器库也是一样。Brendel爵士负责马厩、圣堂和兵营。把他们都带到院子里来,别杀了任何人,如果他不是拼命想死的话。我们要赢得风暴地,我们并不会是屠城者。确保你们查看了圣母祭坛下面,那儿藏着条能通向一个秘密避难所的楼梯。另外一条在西北塔楼的楼梯则直接通向大海。没有人可以逃脱。”

“他们不会的,我的大人。”福兰克林·佛花承诺道。

克林顿看着他们散开冲了出去,然后向“半学士”点了点头。“哈尔顿,你负责白嘴鸦。今晚我要放出消息。”

“让我们期待他们还留了几只信鸦给我们。”

甚至“无家者”Harry都被他们迅捷的胜利所震撼。“我从没想过可以这么容易。”总指挥一边说,他们一边走进大厅,看看克林顿家族五十代人所坐着统治的雕饰镀金的狮鹫之位。

“会越来越难的。至今我们都是出其不意地拿下他们。这不会永远持续的,就算BlackBalaq射下王国里每一只信鸦。”

Strickland研究着墙上退色的壁毯、无数红白玻璃菱形窗格组成的拱窗,以及矛、剑和战锤的搁架。“让他们来吧。这地方能抵挡二十倍于我们的人,只要我们储备良好。然后你说有条路可以通往大海?”

“在下面。悬崖下的一个隐蔽的小湾,只有退潮时才会出现。”不过克林顿并没有“让他们来”的意愿。鹫巢堡虽然坚固但是很小,而他们越坐在这儿就越觉得它小。不过附近还有一座城堡,不但大得多也很坚固。攻下它,然后整个王国都会为之震撼。“你必须原谅我,总指挥官。我必须去看看我安葬在圣堂之下的领主父亲,距上次我为他祈祷已经过去了太多年。”

“当然,大人。”

当他们分开时,琼恩·克林顿并没有去圣堂,而是来到了鹫巢堡最高的东塔的屋顶。当他爬上去时,他记起了过去的情景——百次是和他的领主父亲,他喜欢站在那儿眺望树林、岩崖和大海,也知道他所见的一切都属于克林顿家族,还有一次(就一次!)和雷加·坦格里安。雷加王子那是刚从多恩回来,他和他的护卫在这儿停留了两个星期。那时候他那么年轻,而我更年轻。我们两个都还只是男孩。在欢迎晚宴上,王子拿出他的银弦竖琴为大家演奏。一支爱情与宿命的歌谣,琼恩·克林顿回想起来。而当他放下竖琴时大厅里的每个女人都在啜泣。当然,男人们没有哭。特别是他的亲生父亲,他只爱土地。ArmondConnington领主大人将整晚的时间都花在了在和Morrigen大人的争论时,试图将王子拉到自己的一边来。

通往塔顶的们关得如此紧,显然好多年都没有人开启过了。他不得不用肩膀把门顶开。但是当琼恩·克林顿走出到高高的城垛上是,眼前的景致如他记忆之中一样醉人:满是风化岩石和凹凸峰壁的悬崖、下面的大海在城堡脚下如同无休的野兽一般咆哮不安、无边无际的天空与云彩、以及满是秋色的树林。“你父亲的土地很美。”雷加王子当时就站在琼恩如今所在的位置上说。而当时那个男孩的他回答说:“有一天它们都将是我的。”就好像那会打动将要继承从中轴到绝境长城的整个王国的王子似的。

鹫巢堡最终会是他的,就算只是短短几年。从这里,琼恩·克林顿可以统治直到西面、北面和南面的多个联盟的广阔土地,就像他父亲和他父亲的父亲从前所统治的一样。但是他父亲和他父亲的父亲从未失去他们的土地,而他失去过。我升得太高,爱得太深,怕得太多。我试图抓住一颗星,遥不可及的、陨落的星。

鸣钟之战之后,伊利斯·坦格里安夺去了他的头衔,然后以一种疯狂地背信弃义与怀疑放逐了他,领土与领主身份仍属于克林顿家族,交给了他的堂弟Ronald爵士,那个琼恩在去君临服侍雷加王子时作为代城主的人。劳勃·拜拉席恩在战后完全摧毁了狮鹫家族。Ronald堂弟被允许留下他的城堡和头衔,不过丢了领主身份,之后就只是鹫巢堡的骑士,而九成的土地被收走,划分给附近支持劳勃的那些领主。

RonaldConnington几年前就死了。现在的鹫巢堡骑士是他的儿子罗兰,据说在战争中死于河湾地。那最好不过了。琼恩·克林顿的经验中,人们会为了自以为是自己的东西而斗争,即使那些东西不过是他们偷来的而已。他并不享受以弑亲来庆祝归来的念头。红罗兰的父亲很快从自己领主堂兄的衰落中得到了好处,的确,但是他的儿子那时还是个孩子。琼恩·克林顿甚至都不及他可能该恨的那么恨Ronald爵士。那是他自己的错。

他在石堂镇失去了一切,因为他的傲慢自大。

琼恩·克林顿已经知道了劳勃·拜拉席恩正藏在镇上某处,身负重伤且独自一人,他也知道插在长矛顶上的劳勃人头会结束这场叛乱,就在彼时彼地。他年轻气盛。怎么不会呢?伊利斯任命他为国王之手还给了他一支军队,而他必须证明他值得如此信赖,值得雷加的爱。他应该自己杀了那叛乱的领主,然后在七大王国的历史上为自己刻下一席之地。

所以他扫荡了石堂镇,封锁镇子,开始搜索。他的骑士们挨家挨户地找,砸碎每一扇门,查看每一间地窖。他甚至派人钻进阴沟,但是劳勃仍然不知怎么地躲过了他。镇民们藏起了他。他们将他从一处庇护所迁往另一处,总比国王手下先一步。整个镇子就是一个叛贼窝。最后他们将篡位者藏在一个妓院里。什么样的国王会那样,会藏在女人的裙子后面?而当搜索拖延着,艾德·史塔克和霍斯特·徒利带着叛军来到了镇上。钟鸣与战斗接踵而来,而劳勃就手持利刃从窑子里出现了,几乎在镇名起源的旧圣堂台阶上杀了琼恩。

之后多年,琼恩·克林顿一直告诉自己不该自责,他做了任何人能做的一切。他的士兵搜索了每一个小屋和棚窝,他提出了赦免与奖赏,他抓了人质并把他们吊在鸦笼里,发誓如果劳勃不被交出来,他们不会得到任何饮食。一切均无益助。“泰温·兰尼斯特本人都做不了更多。”流亡第一年的一晚他向“黑心”坚持道。

“那就是你的错。”米斯·托因回答说,“泰温大人根本不会操心什么搜索。他会直接把整个镇子和里面所有的活物付之一炬。男人和男孩、待哺的幼儿、尊贵的骑士和神圣的修士、猪和妓女、耗子和叛军,他会把他们全烧了。当火熄灭,只有灰烬留下时,他就会派出自己的手下寻找劳勃·拜拉席恩的骸骨。之后,当史塔克和徒利带着他们的军队现身,他会提出赦免他们,而他们也会接受,然后夹着尾巴回家。”

他没有错,琼恩·克林顿倚着他祖先们的城垛反省。我想要在单打独斗时杀死劳勃·拜拉席恩的荣誉,我不想要屠夫的称号。所以劳勃逃跑了,在三叉戟河杀死了雷加。“我辜负了父亲。”他说,“但我不会辜负儿子。”

克林顿下来时,他的部下已经将城堡守卫队和幸存的居民聚集到了院子里。虽然罗兰爵士事实上已经随詹姆·兰尼斯特前往北方某处了,但鹫巢堡中并不是没有狮鹫之裔。囚犯之中有罗兰的弟弟Raymund,他的妹妹Alynne,和他的私生子,一个名叫RonaldStorm的愤怒的红发男孩。所有这些都将是有用的人质,如果红罗兰回来试图夺回他父亲偷走的城堡。克林顿命令将他们禁闭在西塔,加以看守。女孩开始哭泣,而那私生子试图咬靠近他的矛手。“你们两个都给我停下。”他向他们厉声说道,“我们不会伤害你们,除非红罗兰干下什么十足傻冒的事情。”

只有部分被捕者在琼恩·克林顿上次当领主时就已经在这里服务了:一位头发灰白的军士长,瞎了一只眼;一对洗衣妇;在劳勃叛乱时代就是马童的如今的马夫;厨子,如今长得巨大无比的胖;还有城堡的铁匠师傅。格里夫在旅途中留起了胡子,这么多年来是第一次,而出乎意料的是它们几乎都是红的,虽然在火焰中时不时会有一丝灰。穿着一件绣着家族双狮鹫纹章的红白战袍,色彩交错、随时准备战斗,他看起来就像曾是雷加王子之友之伴的那位年轻领主的更老更严厉的版本……但是鹫巢堡的男女们依然像看待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他。

“你们中的一些人会认识我。”他告诉他们,“另一些人会记住我。我是你们从逃亡中归来的合法领主。我的敌人曾告诉你们我已经死了。那些传闻都是假的,正如你们所见。以你们服侍我堂亲的忠诚来服侍我,那么你们中的任何人都不会被伤害。”

他将他们一个接一个唤上前,询问每个人的名字,然后命令他跪下并宣誓效忠。一切都很快。守卫队的士兵——在攻击中只幸存了四个,老军士长和三个男孩——将他们的剑放在他足前。无人抗命。无人死亡。

那一晚在大厅,胜利者们大啖烤肉与刚捕的鱼,灌下城堡地窖里浓烈的红酒。琼恩·克林顿坐在狮鹫之位上主持宴会,与“无家者”HarryStrickland、BlackBalaq、福兰克林·佛花和被抓的三个年轻狮鹫共享高台。这些孩子都是他的血亲,而他觉得应该了解一下他们,但当那私生子男孩宣布说:“我爸爸会回来杀了你”时,他认为自己已经了解得够多了,于是命令他们回自己的牢房,然后原谅了自己。

“半学士”哈尔顿没有出席宴会,琼恩领主大人发现他在学士塔,躬身对着一堆毛边羊皮纸,身周散着各种地图。“想推断出军团其余的部分可能在哪儿么?”克林顿问他。

“如果我能的话,大人。”

一万人从福隆泰利斯起航,带着他们所有的武器、马匹、大象。至今不到一半在维斯特洛出现,正在或是接近他们预定的登陆点,一个在雨林边缘的废弃岸线……琼恩·克林顿所熟知,所曾经拥有的地方。

几年前,他绝不会有胆量试图在风怒角登陆;风暴地的领主们对拜拉席恩家族和劳勃国王都极端的忠诚。但自从劳勃和他的弟弟蓝礼都死了以后,一切都改变了。史坦尼斯是个过分严厉冷酷的人,无法召唤起人们对他的忠诚,甚至是他不在半个世界之外时也是一样,而风暴地没什么理由热爱兰尼斯特家族。而琼恩·克林顿在这里并不是没有朋友。一些年长的领主应该依然记得我,他们的儿子也应该听说过我的故事。而每个人都知道雷加,和他那据说被砸死在冰冷石墙上的儿子。

幸运的是他所坐的船是首先到达目的地中的一艘。接着要做的就只是建立一个营地,在本地的小老爷们发现任何他们危险的踪迹之前,集合到岸的部下并迅速前进。而在此黄金勇士团证明了他们的英勇。如果是家庭骑士与本地民众进行匆忙集合,那种混乱会必然耽搁这次行军,而他们却没有显示出任何混乱的征兆。他们是Bittersteel的后裔,他们饮着军纪的母乳长大。

“明天这时候我们将占领三座城堡。”他说。攻占鹫巢堡的这支军队只使出了他们四分之一的力量;崔斯坦·河文爵士已经向Morrigen家族的的鸦巢城进发,而同时提图斯·培克则向Rain家族在Wyldes的要塞进发,两个人分别带着一支规模相似的队伍。其余的人留在营地,在军团的瓦兰提斯军资官GorysEdoryen的指挥下守卫他们的登陆点及王子的安全。希望他们的数量会不断壮大;每天有更多的船落在了后面。“我们的马还是太少了。”

“也没有大象。”“半学士”提醒他。至今没有任何一艘载象的船出现。最后一次看到他们是在里斯,在风暴将舰队吹得七零八落之前。“马在维斯特洛有的是。大象就——”

“——无关紧要了。”无疑这些巨兽在对阵战役中会非常有用,但是要在战场上面对敌人他们还得花点时间恢复体力。“那些羊皮纸有没有告诉你些有用的东西?”

“哦,很多很多,大人。”哈尔顿给了他个浅浅的微笑,“兰尼斯特极易树敌,却在交朋友方面非常艰难。据我所闻,他们与提利尔家族的同盟正在衰败。瑟曦太后和玛格丽王后为了小国王就像两只母狗在抢鸡骨头似的斗个没完,而她们俩都被指控叛国和放荡。梅斯·提利尔已经放弃了围攻风息堡,转而行军君临去拯救他的女儿,只留下一支象征性的兵力以保证史坦尼斯的人始终被关在城堡里。”

克林顿坐了下来:“接着说。”

“在北方兰尼斯特依靠波顿家,在河间地则依靠佛雷家,这两个家族长期都以不忠与残酷著称。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大人仍在叛乱中,而铁群岛的铁民们也自立了一个国王。似乎没人提到谷地,在我看来艾林家族没掺和这任何一边的事。”

“多恩呢?”谷底很远;多恩很近。“道朗亲王的幼子已与弥塞拉·拜拉席恩订婚,这意味着多恩人也投向了兰尼斯特家族一方,不过他们在骨路有一支军队,在亲王隘口还有一只,正在等待……”

“等待。”他皱起了眉头,“等什么?”没有丹妮莉丝和她的龙,多恩就是他们主要的希望。“给阳戟城写信。道朗·马泰尔必须直到他妹妹的儿子还活着,而且已经归来宣夺他父亲的王座了。”

“照您说的办,大人。”“半学士”瞥了眼另一张羊皮纸,“我们登陆的时机几乎不能更好了。我们在每一方都有潜在的朋友与联盟。”

“但没有龙。”琼恩·克林顿说,“所以要把这些联盟都争取到我们的阵营里来,我们必须有什么能回报他们的东西。”

“黄金与土地是惯来的动机。”

“如果我们能有任一的话。领地和赏金的承诺也许能满足一些人,但是Strickland和他的战士们会期待着首先选择领地和城堡,那些在他们祖先逃亡后被夺走的土地和城堡。所以,这两个不行。”

“我的大人还有一样奖赏可以提供。”“半学士”哈尔顿指出,“伊耿王子之手。一次联姻,可以为我们带来某个高贵的盟友家族。”

给我们的光明王子一个新娘。琼恩·克林顿将雷加王子的婚礼记得太清楚了。伊莉亚配不上他。她从一开始就多病羸弱,而怀胎生子只让她更加虚弱。雷妮丝公主出生之后,她的母亲卧病在床足足半年,而伊耿王子的出生差点要了她的命。她再也不能怀孕生子了,之后学士如此告诉雷加王子。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某天也许终将回家。”克林顿告诉“半学士”,“伊耿必须保持自由以便到时与她成婚。”

“大人考虑得最周全。”哈尔顿说,“既然那样,我们也许应该考虑向潜在的盟友们提供一个小一点儿的奖赏。”

“你的建议是?”

“你。你没有结婚。一位伟大的领主,依然强壮有力,除了那些刚被我们剥夺了财产的堂亲外并无后嗣,一个古老的贵族家族后裔,拥有一座坚固的城堡以及广阔富饶的土地——这些土地无疑会被伟大的国王所保留,甚至可能扩大,一旦我们得胜凯旋。你有着战士的美名,也将作为伊耿国王之手作为他的声音宣讲,并且统治王国——只是没有国王之名而已。我会认为有许多野心勃勃的领主会想要把他的女儿嫁给这样一个人。甚至,也许,连多恩亲王都想。”

琼恩·克林顿的回答是一个漫长冰冷的注视。“半学士”也有像侏儒那样地惹恼过他。“我不这么认为。”死亡正在慢慢爬上我的手臂。任何人都不能知道,任何妻子也不能。他低头看自己的脚。“准备给道朗亲王德信去吧。”

“遵命,大人。”

琼恩·克林顿那晚在领主房间就寝,在脏兮兮的红白天鹅绒华盖下那张床曾属于他父亲。黎明时他被雨声和一个侍者的轻轻敲门声唤醒,这侍者焦急着想知道他的新领主老爷准备吃什么早餐。“煮鸡蛋,炸面包,还有豆子。再来一罐子酒。要地窖里最差的酒。”

“要……最差的?大人?”

“你听见我说的了。”

当食物和酒被送上来,他栓上门,将罐子里的酒全倒在只碗里,然后把手浸了进去。酸醋浸浴是莱莫尔夫人对那侏儒的嘱咐,那时她害怕侏儒会感染灰鳞病,但是每天早上要一罐醋的话会暴露的。酒是一定要上的,而他觉得没有必要浪费了一罐好陈酿。四只手指上的指甲现在都黑了,虽然拇指上还没有。中指上的灰色已经蔓延过了第二个指节。我应该把它们砍掉,他想,但我要怎么解释少了两个手指的事?他不敢让灰鳞病的事情被人知道。这似乎是很奇怪,人们能够兴致勃勃地面对战斗、冒着死亡的危险拯救自己的战友,但如果同一个人患上了灰鳞病的话,却会立即放弃他。我真应该让那该死的侏儒淹死的。

晚些时候,再次穿戴整齐并戴上手套,克林顿检查了城堡,并送话给“无家者”HarryStrickland和他的军官们,让他们一起参加他的军事会议。九个人在书房集合:克林顿和Strickland、“半学士”哈尔顿、BlackBalaq、福兰克林·佛花爵士、MaloJayn、BrendelByrne爵士、DickCole和LymondPease。“半学士”带来了好消息。“从MarqMandrake营地发来的消息到了。瓦伦提斯人让他们上岸的地方原来是伊斯蒙岛,带着将近五百个人。他已经占领了绿石堡。”

伊斯蒙岛是离风怒角不远的一个岛,从不是他们的目标。“该死的瓦伦提斯人这么渴望甩掉我们,以至于一看到一点陆地就把我们的人扔在那儿了。”福兰克林·佛花说。“我跟你打赌该死的石阶列岛上也有一半地儿散乱着咱们的小伙子呢。”

“还有我的大象。”HarryStrickland用一种哀痛的语调说道。“无家者”Harry,他想他的大象了。

“Mandrake手下没有弓箭手。”LymondPease说,“绿石堡沦陷之前有没有信鸦飞出来呢?”

“我想有的。”琼恩·克林顿说,“不过它们带了什么消息出去呢?最好的情况是,一些海上来的混乱侵略者。”甚至在他们从福隆泰利斯出航之前,他就指示过所有的军官,在前期战斗中不要竖起军旗——不要伊耿王子的三头龙,不要他自己家的狮鹫,不要黄金勇士团的头颅或是黄金军旗。让兰尼斯特猜疑那是史坦尼斯·拜拉席恩,是世界列岛的海盗,是树林中的亡命逃犯,或是任何他们挂记着想要责难的人。如果抵达君临的情报是令人困惑而自相矛盾的,那就更好了。铁王座的反应越慢,他们就会有更长的时间来积聚力量和拉拢盟友。伊斯蒙岛应该有船,它是一个岛。“哈尔顿,给Mandrake发消息,让他留下一支驻军后带着其余的人过来风怒角,带上捉到的贵族俘虏。”

“遵命,大人。碰巧伊斯蒙家族和两位国王都有血亲关系。真是好人质。”

“赎金也可观。”“无家者”Harry开心地说。“也该是派人去请伊耿王子的时候了。”琼恩大人宣布。

“他在鹫巢堡的墙后会比在营地里更安全。”

“我会派人骑马去。”福兰克林·佛花说,“不过那孩子不会喜欢安全呆着的点子,我告诉你。他想要呆在最紧张的地方。”

我们在那年纪都这样,琼恩大人回想着。“到了举起他的旗帜的时候了么?”Pease问道。“还没。让君临顶多以为是某个流亡领主带着一些雇佣剑士回来收回自己的与生权利好了。那是个一个古老的家族故事。我甚至会给托曼国王写信,尽量详述我夺回自己领地与头衔的经过并向他请求宽恕。那就够他们研究一阵子的了。而当他们犹豫不决的时候,我们会向风暴地和河湾地发出真诚的盟邀。还有多恩。”那是决定性的一步。不多的领主会因为恐惧受损或期待收获而加入他们这边,但是只有多恩亲王才有力量对抗兰尼斯特家族和他们的盟友。“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拉拢道朗·马泰尔。”

“那希望很小。”Strickland说,“这个多恩人惧怕着自己的影子。都不是你说的那种害怕。”

不会比你更害怕。“道朗亲王是个谨慎的人,这是实话。除非他确信我们会赢,要不然他是不会加入我们这边的。所以要说服他,我们必须展现出自己的实力。”

“如果Peake和Rivers成功的话,我们就控制了风怒角的更有利部分。”Strickland争执道,“就这么几天就拿下四座城堡,这是个辉煌的开端,但我们仍然只有一半兵力。我们应该等等余下的人。我们还需要马,还有大象。等待,这是我的建议。聚拢我们的力量,将一些小领主拉拢到我们阵营里来,让LysonoMaar急着派出他的间谍来发现我们能从我们的敌人身上学到什么。”

克林顿朝那肥胖的总指挥冷冷地看了一眼。这个男人不是“黑心”,不是苦钢,不是梅里斯。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等着七层地狱都结冰也不愿意冒险再弄出一片水泡。“我们穿过半个世界不是为了过来等待的。我们最好的机会就是在君临得知我们是谁之前迅猛地出击。我的意思是占领风息堡。这个几乎无法攻占的要塞,和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在南方的最后一个落脚点。只要攻下风息堡,它会在我们需要撤退时提供可靠地防护,而赢得风息堡也能证明我们的力量。”

黄金勇士团的军官们交换着眼神。“如果风息堡依然被忠于史坦尼斯的人所守卫,我们就是从他手里夺下它,而不是从兰尼斯特手里。”BrendelByrne指出,“为什么不和他联合对抗兰尼斯特呢?”

“史坦尼斯是劳勃的弟弟,同样来自将坦格利安家族推翻的家族。”琼恩·克林顿提醒他,“况且,他在千里之外,统帅着不知还剩多少的兵力。整个王国就在我们脚下。试着和他联系上就需要半年,而他几乎没什么能给我们的。”

“如果风息堡如此坚不可破,那么你的意思是怎么攻下它呢?”Malo问。

“用诡计。”

“无家者”HarryStrickland表示反对:“我们应该等待。”

“我们会的。”琼恩·克林顿站起身,“十天。不会再久。准备时间需要这么久。第十一天的早晨,我们将向风息堡进发。”

四天后,王子前来加入了他们,领着一百骑士的骑行队伍,后边还有三头大象缓步跟随。莱莫尔夫人也伴随着他,再次穿上了有着隔断的白色袍子。他们前头的是RollyDuckfield爵士,肩上披着一条雪白的斗篷。

一个可靠的人,而且真诚,克林顿一边看着Duck下马一边想道,但是配不上御林铁卫。他尽了全力劝阻王子赐予Duckfield那条白袍,指出这份荣誉应该留着给那些忠诚地为他们的队伍带来更多光荣的更有声誉的战士,以及那些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对他们的需求给予帮助的伟大领主们的儿子,但是男孩并没有被说动。“如果需要,Duck会愿意为我而死。”他说,“而那就是对我的御林铁卫的所有要求了。弑君者不也曾是个极富盛名的战士,也同样是大领主的儿子。”

最后我说服他将其他六个位置保留了下来,以防Duck身后会拖着六个小鸭子,一个比一个更炫目胜任。“护送陛下到我的书房来。”他命令道,“马上。”

然而,伊耿·坦格利安王子完全不像曾经的年轻的格里夫那么恭顺了。大半个小时过去后,他终于在书房里出现了,身边带着Duck。“克林顿大人。”他说,“我喜欢你的城堡。”

“你父亲的领土很美。”他说。他银色的头发被风吹起,而他的眼睛是深紫罗兰色的,比这个男孩的更深。“我也是,陛下。请坐。Rolly爵士,我们现在不需要你的陪伴了。”

“不,我想要Duck留下。”王子坐了下来,“我们已经和Strickland还有佛花谈过了。他们告诉了我你所计划的对风息堡的进攻。”

琼恩·克林顿没有表现出他的愤怒。“而‘无家者’Harry试图劝你推迟对吗?”

“确实,他这么做了。”王子说,“但我不会。Harry是个老娘儿们,不是吗?你在这方面是对的,大人。我要进行这次攻打……除了需要一个变化。我的意思是进攻队伍要以我为首。”

共一条评论

  1. 李大爷说道:

    没人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