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十八章 训龙者 (昆汀四)

乔治·R·R·马丁2015年06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长夜缓慢黑暗的脚步不知不觉地走过。蝙蝠时让位于鳗鱼时,鳗鱼时让位于鬼时。王子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醒着出神,回想着,想象着,在亚麻被单之下辗转反侧,脑中焦虑不安地想着血与火。

终于,睡眠无望,昆汀·马泰尔往顶室走去,在那里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葡萄酒,在黑暗中饮用。舌头上的味道甜蜜抚慰,所以他点燃蜡烛,给自己倒了另一杯。酒能帮我入眠,他告诉自己,但是他知道这是一个谎言。

他盯着蜡烛很长时间,然后放下杯子,将手掌放在火焰上方。一点一点下降,直到火焰灼伤了他的皮肤,立马抽回了手,痛得呜咽一声。

“昆汀,你疯了吗?”

没有,只是害怕。我不想被烧焦。“杰瑞斯?”

“我听到你走来走去。”

“我睡不着。”

“烧伤能解决问题?一些热牛奶和一首摇篮曲能很好地满足你。或者更好的是,我可以带你去夫人的神殿,给你找个女孩。”

“一个记女,你的意思是。”

“他们叫她们夫人。她们穿着不同颜色的衣服。只有穿红色的可以操。”杰瑞斯坐上了桌子。“修女们回家应该继续这种习惯,如果你问我的话。你有没有注意到老修女总是看上去像皱巴巴的李子?这就是贞洁的生活会对你做的。”

昆汀瞥了一眼阳台,树木间夜影浓重。他能听到雨点坠落的轻柔的声响。“下雨了?你的记女们都会离开。”

“不是所有的。在快乐花园有块小小的舒适的地方,她们每个夜晚在那里等待,直到被一个男人挑走。那些没有被选到的必须继续徘徊直到太阳升起,感觉孤独和被忽视。我们可以去安慰她们。”

“她们能安慰我,你的意思是。”

“也可以这么说。”

“我需要的不是这种安慰。”

“我不同意。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不是世界上唯一的女人。你想以处男之身死去?”

昆汀根本不想死。我想回到伊伦伍德城,亲吻你的两个姐妹,迎娶格温妮丝·伊伦伍德,守候她长成美女,她会怀上我的孩子。我想骑马比武,放鹰狩猎,探望我在诺佛斯的母亲,读那些我父亲送给我的书。我想克莱特、威尔和学士凯惴都还活着。“你认为丹妮莉丝听到我和一些记女发生姓关系会高兴?”

“她有可能。男人也许喜欢处(和谐)女,但女人喜欢一个知道在卧室该干什么的男人。它是另一种剑术。接受训练才能擅长。”

这奚落刺痛了他。当他站在丹妮莉丝·坦格利安面前,乞求她的帮助时,昆汀从未感觉如此像个男孩。一想到跟她上床,差不多和她的龙一样令他恐惧。要是他不能取悦于她将会怎样?“丹妮莉丝有一个情夫,”他防御地说。“我父亲不是送我来这儿在卧室里让女王愉快的。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而来。”

“你不能娶她。她有丈夫。”

“她不爱希兹达赫·佐·洛拉克”

“婚姻要爱情有什么用?一名王子应该更清楚。你的父亲为爱结婚,难说。他有多少的快乐?”

少之又少。道朗马泰尔和他的诺佛斯妻子花了他们婚姻一半的时间分离,另一半时间争吵。这是他父亲做过的唯一鲁莽的事情,听到一些谈论,唯一一次他跟随了自己的心而不是头脑,他也曾对次感到后悔。“不是所有的冒险都导致毁灭,”他坚持。

“这是我的责任。我的命运。”你理应是我的朋友,杰瑞斯。为什么你一定要嘲笑我的希望?我有足够多的疑虑,就算你不火上浇油增添我的的恐惧。“这将是一场伟大的冒险。”

“人们死于伟大的冒险。”

他没有错。在故事里也一样。英雄与他的朋友们和同伴们出发,面对巨龙,胜利回家。只是他的一些伙伴根本无法返回。英雄永远不死,不过。我必须成为英雄。“勇气是我需要的一切。你希望我作为一名失败者被多恩记住?”

“多恩不会记住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很久。”

昆汀吸吮着手掌上的烧伤斑点。“多恩记得伊耿和他的姐妹。龙不是那么容易忘记的。他们同样会记得丹妮莉丝。”

“如果她死了就不会。”

“她活着。”她必须。“她迷路了,但我能找到她。”当我做到了,她看我的方式就会像,看她的雇佣兵那样。我证明了一次自己配得上她。

“从龙背上?”

“打六岁起我就一直骑马。”

“你曾被摔下来一次或三次。”

“这从未阻挠我回到马鞍上。”

“你从没在离地面一千英尺高处被扔下来,”杰瑞斯指出。“而且马很少把它们的骑手变成烧焦的骨头和灰烬。”

我知道有危险。“我不想再听到这个。我允许你走。找一艘船跑回家去吧,杰瑞斯。”王子涨红了脸,吹熄蜡烛,蹑手蹑脚地回到床上,汗水湿透了亚麻布床单。我应该吻德林克沃特双胞胎中的一个,或许她们两个。当我可以的时候,我应该吻她们。我应该去诺佛斯去见我的母亲,她出生的地方,让她知道我并没有忘记她。他能听见外面雨点落下,敲击着地上铺的砖。

到那时,狼时不知不觉中到来,雨不停的下,猛烈地抽打着地面,冰冷的急流很快将弥林砖铺的街道变成河流。三名多恩人在黎明前的寒冷中吃早餐——简单的食物:水果、面包和奶酪,用羊奶冲下肚。当杰瑞斯为自己倒了一杯酒时,昆汀拦住了他。“不要喝酒。以后会有足够的时间喝。”

“希望如此,”杰瑞斯说。

大人物望向阳台。“我知道要下雨,”他用郁闷的语气说。“昨晚我的骨头酸痛。它们总是在下雨前疼。龙不会喜欢这个。水与火不相容,这是事实。你点燃一堆漂亮的炊火,烧得好好的,之后老天就开始下雨,接下来你的木头湿透了而你的火焰熄灭了。”

杰瑞斯低声轻笑。“龙不是木头做的,阿奇。”

“有些是。老国王伊耿,好色的那个,他建造了木头龙要征服我们。结束它坏掉了,虽然。”

幸亏这样,王子想。愚蠢又失败的卑鄙的伊耿不值得关心,但是他满怀疑虑和担忧。他的朋友们不自然的逗乐是唯一让他头疼的。他们不懂。他们也许是多恩人,但我是多恩。多年以后,当我死去,这将是他们歌颂我的歌。他突然站起来。“是时候了。”

他的朋友们都站了起来。阿奇博尔德爵士喝干剩下的羊奶,用手背擦掉沾在他上唇小胡子上的残奶。“我去取我们的演出服装。”

他返回来拿着一个包裹,是与破烂亲王第二次会面时从他那里领取的。里面有三个长连帽斗篷,由无数小方格布缝在一起,三根棍子,三柄短剑,三个抛光黄铜面具。公牛,狮子,和猿。

一切有赖于成为一个铜面兽。“他们会问一个口令,”破烂亲王曾警告过他们,当他递交包裹时。“是狗。”

“你确定吗?”杰瑞斯问他。“足够确信去赌上一生。”

王子没有误会他的意思。“我的生命。”

“这会是一个。”

“你是怎样得知他们的口令的?”

“我们偶遇一些铜面兽,梅里斯漂亮地问他们。但一名王子应该比提出这样的问题懂得更多,多恩人。在潘托斯,我们有一种说法。不要问面包师馅饼里放了什么。只管吃。”

只管吃。其中含有智慧,昆汀认为。

“我是公牛,”阿奇宣布。

昆汀递给他公牛面具。“狮子归我。”

“给我剩下一只猴子。”杰瑞斯将猿面具扣在脸上。“戴上这些东西他们怎么呼吸?”

“直接把它戴上。”王子没有心情开玩笑。

包裹里也装有一根鞭子——一根危险的的旧皮革鞭子,带有黄铜和骨质握柄,结实的足够揭开一头牛的皮。“为什么带它?”阿奇问。

“丹妮莉丝用鞭子吓唬那头黑野兽。”昆汀卷起鞭子挂在他的腰带上。

“阿奇,也带上你的战锤。我们可能需要它。”

在夜间进入弥林的大金字塔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每天日落后,门都关闭上闩,直到第一道曙光出现。卫兵在每一个入口处站岗,更多卫兵在最低的平台上巡逻,在那里他们可以俯瞰街道。以前那些卫兵是无垢者。现在他们是铜面兽。这将使所有的情况不同,昆汀希望。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交班换岗,三名多恩人走下仆人楼梯时,离天亮还有半个小时。环绕他们的墙由五十种颜色的砖砌成,但阴暗把它们都变成了灰色,直到被杰瑞斯举着的火炬照射到。长长的下降他们没有遇到一个人。唯一的声音是他们靴底磨损处刮擦着脚下的旧砖。

金字塔主门朝向弥林的中央广场,但多恩人走的是开口于一个胡同的侧门。以前奴隶为主人办事用这道门。小贩和商人从这里进进出出交付货物。

门是实心青铜的,用一个沉重的铁闩闭锁着。在他们面前站着两名铜面兽,装备有木棍,长矛,和短剑。火炬下闪烁着他们的抛光黄铜面具——老鼠与狐狸。昆汀示意大人物呆在阴影里。他和杰瑞斯一起阔步向前。

“你们来早了,”狐狸说。

昆汀耸了耸肩。“我们可以再离开,如果你们喜欢。欢迎你们站我们的岗。”他的发音不十分像吉斯语,他知道;但一半铜面兽是被释放的奴隶,有各种各样的母语,所以他的口音并未被人注意。

“玛的,”老鼠评论。

“告诉我们今天的口令,”狐狸说。

“狗,”多恩人说。

两名铜面兽(和谐)交换了一个眼色。有三个心跳那么长,昆汀害怕什么事出了毛病,不知怎的,漂亮的梅里斯和破烂亲王弄到的口令是错误的。那时,狐狸哼了一声。“狗,那么,”他说。“门是你们的了。”他们离开之后,王子又开始能呼吸了。

他们没有多长的时间。真正的换岗者无疑不久就会来到。“阿奇,”他说,大人物出现,火炬照耀着他的公牛面具。“门闩。快点。”

铁门闩又厚又重,但上好了油。阿奇博尔德爵士举起它毫不困难。当他把它竖起来的时候,昆汀拉开门跟杰瑞斯走了出去,挥舞着火炬。“现在把它带进来。快点。”

屠夫的马车停外面,在胡同里等着。车夫给了骡子一下,轰鸣着缓慢穿过,铁框车轮在砖地上发出很大声响。一头牛的四分之一部分填满车箱,和两只死羊一起。六个人徒步进入。五个穿着披风戴着铜面兽面具,但漂亮的梅里斯没有费事伪装自己。“你家大人在哪里?“他问梅里斯。

“我没有‘大人’”她回答。“如果你指的是你的同类亲王,他在附近,和五十名手下在一起。把你的龙带出来,他会在安全的距离下看着你,像承诺的一样。在这里卡苟指挥。”

阿奇博尔德爵士失望的看了一眼屠夫的货车。“这辆货车能装下一头龙?“他问。

“应该能。它能装下两头牛。”尸体杀手穿戴得像个铜面兽,他的皱纹,脸上的疤痕隐藏在眼镜蛇面具下,但熟悉的黑色亚拉克弯刀挂在他的腰部出卖了他。“我们被告知这些野兽比女王的怪物个头小。”

“深坑使他们的成长减慢了。”昆汀的读物表明,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七大王国。没有在君临龙窟里饲养和繁殖的龙,大小曾经接近瓦哈格尔或米拉西斯,更不用说黑死神,国王伊耿的怪兽。

“你带来足够多的链子了吗?“

“你有多少头龙?”漂亮的梅里斯说。“我们的链子足够十头龙用的,藏在肉下面。”

“很好。”昆汀感到头晕。这似乎很不真实。一瞬间就感觉像是一场游戏,其次像某些梦魇,像是一场恶梦,他发现自己打开黑暗之门,知道恐怖和死亡在另一边等待,却不知怎的无力去阻止自己。他的手掌汗湿光滑。他在腿上擦了擦,说。“坑外面会有更多的守卫。”

“我们知道,”杰瑞斯说。“我们要准备好对付他们。”

“我们准备好了,”阿奇说。

昆汀的肚子一阵绞痛。他突然觉得需要上趟厕所,但知道他现在不敢请假。“这条路,然后。”他难得地觉得自己更像一个男孩。然而,他们跟随着;杰瑞斯和大人物,梅里斯和卡苟和其他风吹团的人。两名雇佣兵拿出了十字弓,从货车里某处隐藏的地方。

马厩的另一边,大金字塔的地平面变成一个迷宫,但昆汀·马泰尔曾和女王经过这里,而且他记得道。他们走过三个巨大的砖头拱门,沿着陡峭的石头斜坡到深处,通过地牢和刑讯室。经过一对深深的石砌蓄水池。他们的脚步声沿着墙壁空洞地回响,屠夫的货车隆隆地跟着他们。大人物从壁灯上一把抓起一支火炬带路。

最后,一对沉重的铁门矗立在他们前面,锈蚀又令人生畏,大门紧闭,上面缠绕着一根每个环粗如人臂的链子。这对门的大小和厚度,足以使昆汀·马泰尔怀疑,这次行动方式是否明智。更糟糕的是,两扇门都清楚地被打出凹痕,里面有什么东西想逃脱。厚铁有三处地方瓦解裂开,左门的顶部似乎在一定程度上熔化了。

四名铜面兽站立守卫着门。三位手握长矛;第四位,是名士官,武装着短剑和匕首。他的面具锻造成蛇怪脑袋的形状。其他三人戴着昆虫面具。

蝗虫,昆汀意识到。“狗,”他说。

士官变僵硬。

这让昆汀·马泰尔意识到一点,某事已经失败了。“拿下他们,”他低沉沙哑地说,正当蛇怪的手飞快地伸向他短剑的时候。

他很快,那名士官。大人物更快。他将火炬扔向最近的蝗虫,反手取下战锤。蛇怪的刀刃勉强从皮革剑鞘中抽出,战锤的锤尖猛烈撞击他的太阳穴,嘎吱作响地穿过薄黄铜面具、血肉和下面的骨头。士官横斜蹒跚了半步,双膝跪下,并倒在地板上,整个身体奇形怪状地抖动。

昆汀呆若木鸡地盯着看,腹部翻江倒海。他自己的刀刃仍然插在鞘里。他甚至没有伸手去拔它。他的眼睛锁定在他面前垂死的士官,抽搐。落下的火炬躺在地板上,忽明忽暗,使每一个阴影扭曲跳跃,死人的颤动像是可怕的嘲讽。王子从未看见蝗虫的长矛向他掷来,直到杰瑞斯撞上他,把他撞到一边。矛尖擦过他戴的狮子头的面颊。即使这样,打击如此凶猛几乎戳破了面具。它会穿透我的喉咙,王子茫然的想。

杰瑞斯咒骂,当蝗虫们包围了他。昆汀听见跑步声。然后雇佣兵们从阴影中冲出来。守卫中的一个瞥了他们一眼,正好时间足够长让杰瑞斯冲进他的长矛内侧。他的剑尖从铜面具下方,向上穿透佩戴者的喉咙,正当第二名蝗虫从他的胸部长出一根弩箭的时候。

最后一位蝗虫丢掉他的长矛。“投降。我投降。”

“不。你死。”卡苟将亚利克弯刀一挥,这个人的头飞了起来,瓦雷利亚钢切割肉、骨头和软骨,好象它们是那么多的板油。“响声太多了,”他抱怨。“任何长耳朵的人都能听得到。”

“狗,”昆汀说。“今天的口令应该是‘狗’。为什么他们不让我们过去?我们被告知……”

“你被告知你的计划是疯狂的,你忘了吗?”漂亮的梅里斯说。“做你来这儿要做的事。”

龙,昆汀王子想。是的。我们来是为了龙。他好象觉得他可能生病了。我在这里做什么?父亲,为什么?几个心跳间四个人死了,为了什么?“火与血,”他呢喃,“血与火。”血汇集在他的脚下,渗透进砖头地面。火是在门的另一边。“锁链……我们没有钥匙……”

阿奇说,“我有钥匙。”他抡起战锤,猛烈又迅速。锤头击中铁锁火星四溅。然后,一下,一下,再一下。在他第五次挥击时,锁被砸碎了,链条叮呤咣当地落下,如此大的响声,昆汀确信金字塔里半数的人一定都听到了。

“把车带过来。”一次喂食后龙会更听话。让它们用烧焦的羊肉填饱自己。

阿奇博尔德·伊伦伍德抓住铁门,把它们拉开。其生锈的铰链发出一对尖叫,为所有那些直至砸碎锁头可能还在睡觉的人。一股热浪席卷而来,充满了灰烬、硫磺、和烧焦的肉的气味。

门的另一边是黑暗,阴沉的幽暗的黑暗感到好像活着、威胁、饥饿。昆汀能感觉到黑暗中有东西,盘绕等待着。战士,请赐予我勇气,他祈祷。他不想做这个,但他认为没有其他办法。此外,丹妮莉丝为什么会给我看龙?她要我向她证明我自己。杰瑞斯递给他一支火炬。他走进门内。

绿色的一头是雷哥,白色的是韦赛利昂,他提醒自己。用它们的名字,命令它们,平静地对它们说话,但要坚决。控制它们,如同丹妮莉丝在坑中控制龙。这女孩独自一人,身着几缕丝绸,但毫不害怕。我不能害怕。她做的,我也能。最重要的是表现出无所畏惧。动物能闻到恐惧,至于龙……他对龙懂得些什么?任何人对龙懂得些什么?它们已经从世界上消失了一个多世纪。

坑沿就在前面。昆汀慢慢地向前移动,火炬从一边照到另一边。墙壁、地板和天花板吸收了光线。烧焦的,他意识到。砖块烧黑,粉碎成灰。每迈一步空气就变得更热。他开始出汗。

两只眼睛在他面前升起。

青铜色的,它们是,比抛光的盾牌更明亮,带着自有的热量发着光,在龙鼻孔升起的烟的后面燃烧着。昆汀火炬的光亮扫过深绿色的鳞片,黄昏时刻森林深处的绿色苔藓,恰好在最后的光线消失之前。然后龙张开嘴,光和热冲击了他们。在一栏锋利的黑色牙齿后面,他瞥见熔炉的光亮,这睡火的闪光比他的火炬亮一百倍。龙的头比马大,颈部伸展再伸展,当头部升高,像某个巨大的绿色的蛇展开,直到两只发光的青铜眼睛低头凝神着他。

绿色,王子想,他的鳞片是绿色的。“雷哥,”他说。声音被他的喉咙卡住,出来的是一个突变嘶哑的声音。青蛙,他想,我又变成了青蛙。“食物,”他用嘶哑的声音说,记得。“拿吃的来。”

大人物听到他。阿奇抓住两条腿把一只羊从车上扛下来,然后旋转抛进坑中。

雷哥从空中截到它。它的头发出尖厉的声音,突然在羊附近张开,并从它的双颚之间喷出一束火焰,一股橙色与黄色的火旋风,从龙的绿色血管射出来。羊在它开始下降之前燃烧。冒烟的尸体碰到砖地之前,龙牙包围了它。一圈火焰仍然在尸体周围闪烁。空气中散发出烧羊毛和硫磺的恶臭。龙臭。

“我想这里有两只,”大人物说。

韦赛利昂。是的。韦赛利昂在哪里?王子降低火炬照亮下面的黑暗。他可以看到绿龙撕扯着冒烟的羊尸体,它吃的时候长尾巴甩来甩去。它的脖子上一只厚铁项圈清晰可见,上面悬挂着三英尺长的断链。破碎的链条都散落在坑中的地上,处在熏黑的骨头中——麻花状的金属,部分熔化。上次我在这里,雷哥被链子拴在墙上和地上,王子回想,但韦赛利昂挂在天花板上。昆汀退后一步,举起火炬,仰起头。

片刻,他看到的只有正上方熏黑的砖拱,被龙焰烧焦了。一溜灰烬引起他的注意,暴露了活动。某物苍白,半遮半掩,苏醒。它给自己挖了一个洞穴,王子意识到。一个砖头洞穴。弥林大金字塔的地基巨大而厚重,以支撑头顶上庞大建筑的重量;甚至内部墙壁三倍厚于任何城堡的幕墙。但韦赛利昂已经用火焰和爪子给自己挖了一个洞,一个足够睡进去的洞。

我们刚刚吵醒了它。他看到,看起来像某条巨大的白蛇,在墙壁里展开,上方它弯曲成天花板。更多的灰向下飘洒,少量摇摇欲坠的砖掉了。蛇变成了脖子和尾巴,然后龙的长的角状头出现了,它的眼睛在黑暗中燃烧像金色的煤炭。它的翅膀格格作响,伸展开来。

昆汀所有的计划从头脑中逃走。他能听到卡苟——尸体杀手向他的雇佣兵叫喊。链子,他派人去取那些链子,多恩王子想。计划喂饱野兽,趁它们麻木时用铁链锁住,就像女王曾经做过的。一头龙,或更好地两个都要。

“更多的肉,”昆汀说。一旦野兽被喂食它们就会变得行动迟缓。在多恩,他曾看到这对蛇起作用,但在这里,对付这些怪物……“把……给……”

韦赛利昂从天花板上推出自己,苍白的皮翅膀伸展,完全摊开。断掉的链子在它脖子上摇摆。它的火焰照亮了深坑,淡金色穿插着血红和橙黄,污浊的空气激增一层炎热的灰烬和硫磺,当白色的翅膀拍打又拍打。

一手抓住了昆汀的肩膀。火炬自他手中飞脱,触及地面弹起,然后滚落深坑,仍在燃烧。他发现自己与一只黄铜猿脸对脸。杰瑞斯。“昆特,这行不通。它们太狂暴,它们……”

龙在多恩人和大门之间落下来,一声咆哮,将吓跑一百头狮子。它的头从一边到另一边移动,为了查看闯入者们——多恩人,风吹团人,卡苟。最后的也是这头野兽盯着看最久的,漂亮的梅里斯,闻闻嗅嗅。女人,昆汀意识到。它知道她是女的。它正在寻找丹妮莉丝。它想要它的母亲,不理解为什么她不在这里。

昆汀挣开杰瑞斯的抓握。“韦赛利昂,”他喊道。白色的是韦赛利昂。半个心跳间,他害怕自己会叫错。“韦赛利昂,”他又喊,摸索着挂在他腰带上的鞭子。她用一根鞭子吓唬黑色的那头。我需要做同样的。

龙知道它的名字。它转过头来,目光停留在多恩王子身上有三个心跳之久。它的牙齿,闪亮的黑色匕首后面燃烧着苍白的火。它的眼睛是熔金的湖泊,烟从它的鼻孔里冒出。

“坐下,”昆汀说。然后他咳嗽,再咳嗽。

空气中弥漫着烟雾和硫磺的恶臭,令人窒息。韦赛利昂失去了兴趣。龙回过头来朝向风吹团的人,蹒跚地走向门口。也许它能闻到屠夫货车上装的肉或死去守卫的血腥味。也许他现在才看到门是开着的。

昆汀听到雇佣兵们喊叫着。卡苟喊拿链子,漂亮的梅里斯对某人尖叫闪开。龙在地上笨拙地挪动,像一个人用膝盖和肘部摸索着前进,但速度比多恩王子料想的要快。风吹团的人避开它的道太迟了,韦赛利昂放出又一团熊熊烈焰。昆汀听见链子格格作响,一只十字弓低沉地轻扣。

“不,”他尖叫道,“不,别,别,”但是太晚了。都是傻瓜,他有时间去想,箭从韦赛利昂的脖子上反弹消失在黑暗中。它的尾迹闪烁着一线火光——龙的血,燃烧着金黄和血红。

弓箭手摸索着另一支箭,龙的牙齿咬住了他的脖子。这个人戴着铜面兽面具,令人生畏的类似一头老虎。他倾斜自己的武器试图撬开韦赛利昂的下巴,火焰从老虎的口中窜出。男人双眼爆炸,带着轻柔的爆裂声,它们周围的黄铜开始流动。龙扯下一大块肉,雇佣兵脖子的大部分,然后吐咽下肚,燃烧的尸体倒在了地上。

其他的风吹团人折返回来。这超出了甚至是漂亮的梅里斯所能忍受的。韦赛利昂的角状头,在他们和它的猎物之间来回移动,但片刻后,他忽视了雇佣兵们,弯曲脖子从死人身上撕掉另一口。这次是一条小腿。

昆汀展开鞭子。“韦赛利昂,”他喊道,这次大声了一点。他能做这个,他要做这个,他父亲为了这个把他送到遥远的世界尽头,他不会辜负他。“韦赛利昂!“他厉声说。鞭子在空中劈叭作响,熏黑的墙壁充满了回声。

苍白的头升高。巨大的黄金眼睛眯起。从龙的鼻孔处几缕青烟袅袅上升。

“坐下,”王子吩咐道。你不能让它觉察出你的恐惧。“坐下,坐下,坐下。”他抡圆鞭子,在龙脸对面抽出一记响鞭。韦赛利昂发嘶嘶声。

然后一股热风连续猛击他,他听见皮质翅膀的拍打,空气中充满了灰烬和炭渣,巨大的吼叫声回荡在焦黑的砖头建筑中,他能听到朋友们疯狂地喊叫。杰瑞斯大声喊着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大人物咆哮着,

“你背后,你背后,你背后!”

昆汀转过身来,伸出左臂横在脸上,在熔炉熏风中保护眼睛。雷哥,他提醒自己,那头绿色的是雷哥。

当他举起鞭子,他看到鞭子在燃烧。还有他的手。他全身,他全身都在燃烧。

哦,他想。然后他开始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