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十九章 琼恩(十三)

乔治·R·R·马丁2015年06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让他们去死吧!”赛丽丝皇后愤怒的说。

琼恩预料到皇后会如此回答,皇后也没让他失望。但是虽然有心理准备,他还是倍受打击。“陛下,”他坚持道:“他们数千人聚集在HARDHOME上忍饥挨饿,风餐露宿,很多还是妇女和——”

“和小孩,是的,多么悲伤啊!”皇后把她女儿拉到她身边,亲吻了她没有长灰磷的那一半脸颊。琼恩注意到了。“我们当然为那些小家伙们表示遗憾,但是我们必须明智的意识到我们并没有足够的食物来供给他们,他们对我们还没有任何用处。所以最好还是让他们在光之王的指引下获得重生吧。”

这只是让他们等死的委婉的说法。

房间里很拥挤,希琳公主站在皇后的座位旁边,补丁脸在公主脚边翘着腿。皇后身后站着亚赛尔·佛罗伦爵士。亚夏的梅丽珊卓站在火边,她颈部的红宝石随着她的呼吸在闪闪发光——红袍女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DevanSeaworth和其他两个国王的护卫站在梅丽珊卓身边。

赛丽丝皇后的卫兵站在后面的墙边,闪亮的骑士站成一排:SerMalegorn,SerBenethon,SerNarbert,SerPatrek,SerDorden,SerBrus。有这么多残忍的野人住在黑城堡,赛丽丝只好选择让她的誓言骑士整天守在身边。拖蒙德听说了这件事,“害怕被偷走,不是吗?我希望你没没说过我的那活有多大,琼恩。雪诺,那可以吓到任何女人。我还真想给我自己找一个长胡子的女人。”然后他就放声大笑起来。

他现在不能笑。

琼恩在这里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实在抱歉为了这件事情打扰了皇后陛下。守夜人部队会处理好这个问题的。”

皇后气愤的说道:“你的意思仍然是去救那些野人。我从你的脸上看的出来。让他们死吧,在这之前你都会坚持这个愚蠢的想法。别否认这一点。”

“我必须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陛下,长城是我的,这件事我说的算。”

“是的,”赛丽丝同意道,“当国王回来时你将要给他一个答复。当然还包括你做过的其他事情。但是你似乎没有任何顾虑,做你必须做的吧。”

SerMalegorn问道,“谁会指挥这些游骑兵?”

“你是在毛遂自荐吗?大人?”

“我看起来有那么愚蠢吗?”

补丁脸跳了过来。“我来指挥!”他的铃铛欢快的叮当作响。“我们将会骑入海中,然后再骑回岸上。在海里我们都骑着海马,美人鱼会用贝壳欢迎我们的到来,奥,奥,奥,我知道,我知道。”

他们都笑了起来。甚至皇后也微笑了一下。琼恩很少被逗笑。“我不会派我的人去做我自己都不愿做的事情。我要亲自带队。”

“多么英勇啊!”皇后赞叹道。“我们批准了。在这之后会有吟游诗人来歌颂你,毫无疑问,然后我们可以找一个更谨慎的总司令。”她咂了一口酒。“让我们来谈谈别的问题。亚赛尔,把野人之王带来。”

“马上,陛下。”亚赛尔走进一扇门,过了一会带着国王血脉Gerrick走了出来。“红胡子家的Gerrick,”他宣布道。“野人之王。”

国王血脉Gerrick是一个高个子,长腿,宽肩膀的男人。看起来皇后给他穿了一身国王的旧衣服。精心清洗并且修饰过,装点着绿天鹅绒和貂皮,他的头发修剪并且清洗的很干净,火红的胡子理的恰到好处,这个野人看起来甚至就是一个南方的领主老爷。如果他走进君临的皇宫,没人甚至会感觉到奇怪。琼恩默默的想。

“Gerrick是野人们真正的国王,”皇后说道,“他家族的血脉自从RAYMUNRED-BEARD就没有中断过,反过来看曼斯。雷德就是一个乌鸦和女野人的私生子。”

不,琼恩应该反驳,Gerrick是RAYMUNRED-BEARD的兄弟的后代。对野人来说这和出自RAYMUNRED-BEARD家是一个概念。他们什么都不懂。更糟的是,他们不会去学。

“Gerrick已经同意把他的长女嫁给我亲爱的亚赛尔,以光之王的名义神圣的结合在一起。”赛丽丝皇后继续说道,“他的其他女人也会同时结婚,二女儿和BRUSBUCKLER,小女儿和MALEGORNOFREDPOOL.”

“先生们。”琼恩转向骑士们问道:“你会因为这次订婚而感到快乐了吗·”

“在海里,男人和鱼结婚。”补丁脸边唱边跳起来。“他们是这样,他们是这样,他们是这样。”

赛丽丝皇后又吸了一口气,”四个婚礼和三个一样简单.瓦尔已经住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雪诺大人.我决定把她嫁给我们忠诚的好骑士PATREK.”

“瓦尔被告知这件事了吗?陛下?”琼恩问。“以自由民的风俗来说,如果一个男人想要一个女人的话,他就应该去偷她。以此来证明他的强壮,狡猾和勇气。如果被女方的亲属抓住,求婚者就有很大的风险,更可怕的是如果让她知道他不值得拥有,那就更糟糕了。”

“野蛮的风俗。”亚赛尔评论道。

PATREK只是在轻声笑着。“没有男人质疑过我的勇气,女人也是如此.”

赛丽丝皇后皱起嘴唇,“雪诺大人,瓦尔女士对我们的风俗不会很习惯,把她带给我,我会把她教导成一个对于他的丈夫来说合格的贵族的。”

那一定很精彩,我知道。琼恩不知道如果皇后知道了瓦尔对于希琳公主的看法的话还是不是那么坚持要把她嫁给她的骑士。“如你所愿。”他答道。“但是如果我可以——”

“不,我认为你不可以。你可以走了。”

琼恩下跪,行礼,走人。

他两步并一步的离开了,每看到皇后的卫兵都对他们点头示意。皇后为了保证安全在每层楼层的平台上都派了卫兵看守。下到半路,头顶上一个声音响起,“琼恩。雪诺。”

琼恩抬头看去。“梅丽珊卓女士。”

“我们必须谈谈。”

“我们必须?”我不这么认为。“女士,我有我的职责。”

“我要说的就是你的那些职责。”她走下楼梯,她长长的裙摆摩挲着楼梯,看起来好像她飘起来了一样。“你的冰原狼在哪?”

“在我的房间里睡觉,陛下不喜欢白灵到她的房间里去。她怕白灵吓到公主。只要Borroq和他的野猪(注:是拖蒙德带人进长城时来的一个异形者,控制了一头巨大的野猪。)还在,我就不会让它离开。”现在,Borroq在LICHYARD旁的一座古墓旁定居了下来。比起活人来,死人似乎更适合陪伴他。他的野猪也很喜欢喝这些坟墓为伴,远离其他动物。“那个东西就像公牛一样大,它的牙齿像长剑一样锋利,如果我放白灵自由行动的话,它就会尾随这头野猪,这两个家伙如果碰面的话恐怕不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Borroq是你最后关心的事情。这次骑兵出巡……”

“如果你对王后说点什么的话恐怕会更有效。”

“赛丽丝有权这么做,雪诺大人。让她们死吧,你不能拯救他们。你的船沉了——”

“还有六条。一多半还没沉。”

“你的船失踪了,所有的船。没有人会回来。我在圣火中看到了这些。”

“据我所知你的圣火会说谎。”

“我错读了预言,我承认,但是——”

“一个骑在死马上的灰色的女孩。黑暗中的匕首。预言中的王子,诞生在烟与盐之地。在我看来你就没把预言读对过,女士。史坦尼斯在哪?叮当衫和他的矛妇呢·我妹妹人在何方?”

“你所有的问题都会得到答案。尽力去寻找,雪诺大人。当你找到答案,告诉我。禀冬已至,我是你唯一的希望。”

“愚蠢的希望。”琼恩转身离开了她。

Leathers在外边的院子里踱着步。“Toregg回来了。”当琼恩出现的时候他报告道。“他的父亲把他的人安置在Oakenshield,他们回在今天下午带着八十个战士回来。胡子皇后怎么说?”

“陛下不会提供任何帮助。”

“她应该在忙着拔掉下巴上的‘头发’呢吧。”Leathers抱怨道。“不过没关系,拖蒙德和我们的人足够用。”

也许足够我们到那去。琼恩关心的是回来的行程。回来的时候,他们会被上千个又饿又病的自由民拖慢步伐。缓慢的人流会像结了冰的河流一样缓慢。这会让他们非常容易受到攻击。森林中的尸鬼,水中的尸鬼。“多少人才足够?”他问Leathers。“一百·两百?五百?一千?”我该带更多的人,还是更少的人?一小队人会更快的到达Hardhome……但是没有食物该怎么办?岛上的野人已经开始吃死人。为了供给他们所急需的食物,他必须带着手推车和货车,再找一群牲畜来拉车——马,牛,狗。和小队人马飞速前往相比,这样的部队的速度就相当于爬行。“还有很多决定要做。把消息放出去。我要所有参与者都在晚班前在大厅**。拖蒙德那时也该回来了。在哪能找到Toregg·”

“和小怪物(曼斯的假儿子)在一起。有传言说他喜欢上了孩子们的一个乳母。”

他喜欢的是瓦尔。她的妹妹是皇后,她为什么就不能是呢·拖蒙德在遇到曼斯。雷德之前曾经自立为塞外之王。Toregg一定也有过同样的梦想。让他来做野人之王也比Gerrick强的多。“随他去。”琼恩说。“晚些时候我要和他谈谈。”他望向国王塔。颜色灰白,它之上的天空更白一些。下雪的天气。“祈祷我们不要遇到另一场暴风雪吧!”

在军械库外,Mully和Flea正在站岗。“你们如果站到门里去,会更暖和一些。”琼恩说道。

“那是不错,大人,”Flea解释道。“但是你的冰原狼今天没心情和我们做伴。”

Mully赞同道。“它要攻击我,真的。”

“白灵?”琼恩感到震惊。

“除非大人你养了其他的冰原狼,是的,我从没见过它这样,大人,我的意思是它充满了野性。”

他没说错,琼恩一进门就发现了。白灵没有安静的躺着,它从锻炉的的一边走到另一边,不安的走来走去。“放松些,白灵。”琼恩安慰道。“来,坐下,白灵,坐下。”当他想碰碰它时,它竖起汗毛露出牙齿。因为那只野猪,甚至在这里,白灵都能闻到野猪的气味。

熊老的乌鸦看起来也很焦躁不安。“雪诺。”乌鸦大叫。“雪诺,雪诺,雪诺。”琼恩把它赶走了,然后让纱丁升起了火。当波文。马锡尔和奥赛尔·亚威克来的时候,琼恩吩咐道“去拿一壶酒来。”

“三个杯子吗?大人?”

“六个。Mully和Flea去找个暖和的地方。你们也是。”

当纱丁离开后,琼恩坐在地图前凝视着长城以北的地图。前往Hardhome最快的路就是沿着海岸走……从东海望出发。森林在海边比较稀疏,地势平坦,起伏的小山还有盐沼是一些小麻烦。当秋季风暴来临的时候,海边会下雨夹雪和冰雹甚至冻雨,而不是雪。巨人们都在东海望,Leathers说他们中的一些会愿意帮忙。从黑城堡出发的话会比较困难,他们要从鬼影森林的腹地穿过。如果雪在长城这里是这么深的话,那在那种地方会怎么样?

马锡尔抽着鼻子走了进来,Yarwck阴沉的说道。“另一场风暴。”首席工匠宣称。”我们如何在这种条件下工作?我需要更多的人手。”

“用自由民。”琼恩回到道。

Yarwyck摇摇头。“他们只会带来更多的麻烦。马虎,粗心,懒惰……好的木匠到处都是,这一点我不否认。但是他们中很少有泥瓦匠,更没有铁匠。他们也许是很好的后备队,但是他们不按命令行事。然而我们需要用这些人来把废墟变成堡垒,这不可能,大人。说实话,这不可能。”

“这些必须完成。”琼恩命令道。“否则他们将住在废墟里。”

领导需要正直的人在身边提供忠诚可靠的谏言。马锡尔和Yarwyck显然不是善于阿谀奉承的小人,这很好……但是他们同样也无法提供任何帮助。越来越多的时候,他总能发现他们和他的意见并不一致。

特别是当涉及到自由民的时候,他们的反对意见就像深入骨髓一样难缠。当琼恩把SorenShieldbreaker安置在Stonedoor时,Yarwyck抱怨说那会让他们太过独立以至于失去控制。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些自由民会在深山里搞什么飞机。当他把TormundGiantsbane安置在Oakenshield,把MornaWhiteMask安置在Queensgate时,马锡尔指出那样的话黑城堡将会被自由民包围,并且随时有被切断补给线和援兵的风险。对于Borroq,奥赛尔·亚威克认为Stonedoor北方的森林里有太多的野猪。谁知道这个异形人会不会组建一支自己的野猪大军?

HoarfrostHill和Rimegate仍然缺少人手,所以琼恩让他们去剩下的野人首领中去找到合适的部落去这两个地方驻扎。“我们有Brogg,GavintheTrader,theGreatWalrus…HowdWanderer自有去处,拖蒙德这么告诉我,但是还是有HarletheHuntsman,HarletheHandsome,BlindDoss…YgonOld-father有一些追随者,但是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是他的儿子和女儿.他有18个妻子,其中一半是偷来的.这些人……”

“什么也不是。”波文。马锡尔说道。“我非常了解这些人,他们应该被关进大牢,而不是和我们分享城堡。”

“正是如此。”奥赛尔·亚威克同意道。“真是一个非常非常糟糕的选择。总司令大人把我们送给了一群狼,然后还命令我们摆好姿势等着被咬破喉咙。”

在Hardhome的问题上相同的情况再次发生。纱丁倒酒的同时琼恩和他们讲了会见皇后的经过。马锡尔听的很认真,对手里的葡萄酒置若罔闻。Yarwyck却喝了一杯又一杯。当他讲完后事务官长说道:“皇后陛下是明智的,让那些野人死在那里吧。”

琼恩反问道:“那就是你能提供的建议吗?事务官长大人?拖蒙德带来了八十个人。我们应该派出多少?难道我们应该派出巨人和矛妇?如果我们带着女人,那可能会让岛上的人一路上过的无比舒服。”

“女人,巨人,没断奶的孩童。这些就是总司令大人想听的答案吗?”马锡尔轻抚着在骸骨之桥得到的伤疤。“都派出去吧,剩下的人越少,我们需要填满的嘴巴就越少。”

Yarwyck的建议同样没什么帮助。“如果在HARDHOME的野人需要帮助,让这里的野人去救他们。拖蒙德知道去那里的路。听听他怎么说,他可以派人去救下他们。”

毫无意义,琼恩想。毫无意义,徒劳无功,没有希望。“非常感谢你们的谏言,大人们。”

纱丁帮他们穿上衣服。当这些人穿过军械库时,白灵跑到他们脚边嗅来嗅去,尾巴直立,充满敌意。我的兄弟们。守夜人需要领导人有伊蒙师傅的睿智,有山姆威尔。塔利的学识,有断掌科林的勇气,有熊老的固执强硬,有铁匠诺伊尔的怜悯之心。代替他们的人又是什么样子呢?

外面的雪下的很大。“刮的是南风。”Yarwyck注意到。“风正带着雪花攻击长城,看到了吗?”

他是对的。楼梯的第一层已经被白雪淹没,冰牢的木门和储藏室的大门都消失在一面白茫茫之中。“冰牢里我们还关着多少人?”他问波文。马锡尔。

“四个还活着的,两个死人。”

尸体。琼恩差点忘了它们。他本希望能从这些上次巡逻带回来的尸体上发现点什么,但是这些死人仅仅是死了。“我们要把这些冰牢挖开。”

“我会派十名事务官来做这件事。”马锡尔答道。

“把我们的那个巨人乌戈也派来。”

“遵命。”

十名事务官和一个巨人让工期大大缩短,但是当牢门再次露出来的时候,琼恩还是没感到满意。“早上的时候他们还是会被白雪所掩埋。我们最好在囚犯窒息前把他们都转移走。”

“也包括卡史塔克吗·大人?”FulktheFlea问道。“我们不能把他留在这等春天再来救他?”

“如果可以的话我会那么做。”当天晚上卡史塔克被挖出来的时候,他大声咆哮,对着靠近他的人乱丢大便,但这并没有让他的守卫更喜欢他。“把他带到司令塔。关在地下室里。”尽管已经损坏了一部分,但是熊老的故居还是会比冰牢好不少。地下二层还完好无损。

卡史塔克被带出牢门的时候对卫兵连踢带打,拼命反抗。但是寒冷削弱了他的身体,琼恩的人比他更强壮,更年轻,更有力。他们把他拖出来,带到他穿过厚厚的积雪到他的的新牢房去。

“总司令大人希望我们如何处理那些尸体?”当所有活人都被转移走之后,马锡尔问道。

“不管他们。”如果风暴埋葬了它们,那最好不过。他最终还是需要烧掉它们,毫无疑问。但是目前它们还被锁链锁在冰牢里,被厚厚的积雪所掩埋,人畜无害。

拖蒙德在他们挖完冰牢之后准时带着雷鸣般的声音和战士出现了。但是看起来他只带了五十个人,而不是八十个。但是拖蒙德从来不是那种喜欢吹牛和夸大的人。他到的时候红着脸,大叫着要喝酒吃热餐。他的胡子上挂满了冰雪,纠结的缠在一起。

有人已经告诉拖蒙德关于GerrickKingsblood和他的新身份的事情。“野人之王?”他咆哮道。“哈!更像是长毛之王。”

“他看起来很有国王的样子。”琼恩解释道。

“就像他又一头红发一样,他也有一个红色的小鸡鸡,就是这样。RaymundRedbeard和他的儿子们在长湖边战死,感谢你们血腥的史塔克家和喝醉的巨人。不是那个小儿子,我曾怀疑他们为什么要叫他’血鸦’?”拖蒙德露出满口参差不齐的牙齿笑了起来。“他总是第一个从战场上逃跑,然后再为之谱曲一首。歌手们得为懦夫找一个韵脚,所以……”他擦了擦鼻子。“如果你们皇后的骑士们想要他的女儿们,那欢迎他们。”

“女孩。”熊老的乌鸦大叫。“女孩,女孩。”

拖蒙德再次大笑。“一只有智慧的鸟儿。你想从它那得到什么,雪诺?我给了你一个儿子,最后你应该做的就是把这只该死的鸟送给我。”

“我会的。”琼恩说。“但是看起来你不会吃了它。”

拖蒙德再次大声咆哮。“吃。”乌鸦拍打着它黑色的翅膀阴暗的叫道。“玉米,玉米,玉米。”

“我们需要讨论一下这次营救行动。”琼恩说。“我希望我们能够同心协力,我们必须——”他被面孔铁青的MULLY推门而入打断了。他说克莱达斯带来了一封信。

“告诉他把信放在你那先,我晚点再看。”

“如你所愿,大人,但是……克莱达斯看起来不太正常,他面色惨白,如果您知道我的意思的话……他再发抖。”

“黑色的翅膀,黑色的消息。”拖蒙德嘀咕着。“这是不是你们这些懦弱的人常说的?”

“我们还说,Bleedacoldbutfeastafever。”琼恩告诉他说。“还有月圆之夜不要和多恩人喝酒。我们说过很多这类的话。”

MULLY也加入了进来。“我的老祖母曾经经常说:岁寒知松柏,患难见真情”“我认为这些智慧的话已经足够了。”琼恩说。“把克莱达斯带来吧。”

MULLY没有说错,老事务官正在发抖,他的脸像雪一样惨白。“岁月夺走了我的智慧,总司令大人,但是……这封信真的吓到我了。在这里看吗?”

私生子。

卷轴外面只写了这一个词。不是雪诺大人,不是总司令大人。仅仅是私生子。信被弄脏的粉红色的封蜡封着。“你们来的正是时候。”琼恩说道。你们也马上会感到恐惧。他打开封蜡,展开羊皮纸,读了起来。

史坦尼斯国王已死,私生子。他和他所有的军队都在七天的战斗中被完全消灭。告诉他的婊子女巫,我得到了他的那把魔法剑。

国王的朋友们也都死了。他们的头被挂在临冬城的城墙上。来看看他们吧,私生子。你的那个虚假的国王和你一样都在扯谎。你们告诉全世界说已经烧死了塞外之王。但是你们现在却派他来临冬城偷走了我的新娘。

我要我的新娘回来,如果你想要曼斯。雷德,就来把他带走。我把他装在一个所有北方人都能看的到的笼子里,以此来证明你的谎言。笼子里很冷,但是我用他带到临冬城的六个婊子的皮给他做了一件很暖和的衣服。

我要我的新娘回来。要你们那该死的皇后,要他的女儿和他的婊子女巫,要那个野人王子,他的小王子,小野人。我同样也要臭佬,把他们还给我!私生子!如果你能满足我的要求我就保证不去打扰你和你的乌鸦们。但是如果拒绝的话,我将会挖出你这个私生子的心并且吃掉它。

拉姆斯·波顿

临冬城的亲王

“雪诺?”拖蒙德问道。“你的脸色看起来像刚死了爹一样难看。”

琼恩。雪诺没有马上回答。“MULLY,带克莱达斯回去。夜晚很黑,路不好走,纱丁,和他一起去。”他把信递给拖蒙德。“自己看吧。”

野人看了一眼信就又给递了回来。“感觉不好……但是拖蒙德从来不会读写,他们也从来不会说什么好事……”

“不经常这样。”琼恩承认。黑色的翅膀,黑色的消息。也许这些古老的谚语有更多他所不知的智慧蕴含其中。“这是由拉姆斯。雪诺发来的。我将会读给你他说了什么。”

读完之后,拖蒙德嘀咕着。“哈!真是一个混蛋,毫无疑问。但是曼斯。雷德是怎么回事?他被挂在笼子里?怎么会这样?他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你们的红袍女巫烧死了吗?”

那是叮当衫。琼恩差点说,那是魔法,一种巫术。她如此称呼它。梅丽珊卓……尽力去寻找,她说过过。他放下信。“就像风暴中的乌鸦。红袍女预言了这个结局。”当你找到答案时,告诉我。(注:尽力去寻找,当你找到答案,告诉我。这一句话是上一个章节里梅姐对囧说过的一句话,这里应该为黑体+斜体,表示心理活动。)

“也许都是谎言。”拖蒙德抓着胡须说道。“如果有一只上好的鹅毛笔和一瓶墨水,我可以把我的鸡鸡写的有我的胳膊那么大,不是吗?”

“他知道光明使者,他谈到了城墙上的人头。他知道矛妇的数量。”他了解曼斯。雷德。“不,这些都是事实。”

“我没说你错了。但是问题是你要怎么办,乌鸦?”

琼恩握剑的手指开开合合。守夜人永远保持中立。他紧握着拳头,然后又再度松开。你的计划只会带来叛国的罪名。他想到了罗柏和他发际的雪花。杀了男孩,长大成人。他想到了布兰和他敏捷的身影。还有瑞肯那喘不过气的大笑,还有珊莎洗衣时的哼唱……你什么也不懂,琼恩。雪诺。他想到了艾丽娅,她的头发总是乱的像鸟窝。我用他带到临冬城的六个婊子的皮给他做了一件很暖和的衣服……我要把我的新娘回来……我要我的新娘回来……我要我的新娘回来……

“我认为我们最好改变计划。”琼恩。雪诺说。

他们讨论了两个小时。

哈里士和Rory接替了Fulk和Mully在军械库前站岗。“跟着我。”琼恩出来时告诉他们。白灵本应该跟在他后面的,但是在白灵出来前,他就把把冰原狼重新扔回房间。异形者和他的野猪也会在他要去的地方,他要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让他的狼远离那只野猪。

Shieldhall曾经是黑城堡的一部分,它是一个大的由黑色石头组成的餐厅。它的橡木椽子被数个世纪的炊烟熏成了黑色。在守夜人部队还很强大的时候,它的墙上还挂满了明亮的盾牌。当一个骑士要穿上黑衣的时候,他将会失去原来的装备和身份,戴上守夜人的黑色橡木盾牌。他原来的盾牌会被挂在Shieldhall的墙上。

数百个骑士意味着数百面盾牌,数百面盾牌意味着数百面纹章。它们挂满了整面墙,色彩斑斓,就像任何的骑士梦一样绚丽。

但是当一个骑士死去,他的盾牌就会被拿下来,随着主人火葬或者土葬。之后数百年的时间里越来越少有骑士加入守夜人。直到有一天当大家发现已经没有必要在Shieldhall开启任何宴席了。Shieldhall被废弃了。在最后的几百年里,它极少被使用。作为一个餐厅,它留下了很多东西——黑暗,肮脏,四处漏风,在冬天几乎无法在这里吃饭。它那巨大的地窖变成了老鼠的乐园,高大的屋顶则成为了蜘蛛的猎场。

但是这里足够坐下同时坐下二百人,如果再挤一挤,能够坐下三百人。当琼恩和拖蒙德进来时,大厅里顿时充满了议论的声音,就好像蜂巢里的蜜蜂一样。从那少的可怜的黑衣看来,这里的野人比守夜人多出了五倍。比那些已经能够褪色并且布满裂纹的剩下的盾牌还少。但是燃烧在墙边的火把都是新的,琼恩下令把长凳都搬进大厅,这样大家就能舒服的坐着。坐着的人更喜欢倾听,伊蒙师傅曾经和他说过。站着的人只想要发火。

在大厅尽头是一个讲台。琼恩站了上去,拖蒙德陪在他身边,然后抬手示意安静。但是议论的嗡嗡声更大了。拖蒙德拿出战号,吹响了它,号角巨大的声音在大厅中回响,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我召唤大家来是要去解救Hardhome。”琼恩开始说道。“上千个自由民聚集在那里,陷入困境,忍饥挨饿。我们收到报告说那边的森林里有尸鬼出没。”在他的左边他看到了马锡尔和Yarwyck。Yarwyck和他的工匠们在一起,马锡尔穿着灯芯绒衬衫,左手边是Lew,和AlfofRunnymudd.在他的右边,SorenShieldbreaker双手抱胸坐在那里.再后面一些琼恩看到GavintheTrader和HarletheHandsome在窃窃私语.YgonOldfather和他的妻子们坐在一起,HowdWanderer独自一人.Borroq坐在靠墙的黑暗的角落里.他的野猪不见踪影。

“我派去营救MotherMole和他的子民的船队遇到了风暴。我们必须尽一切可能去帮助他们,或是看着他们死去。”两个皇后的骑士也来了,琼恩看到了。SerNarbert和SerBenethon站在靠近门的地方。但是其他的皇后的人马就显得不那么明显。“我曾计划亲自带队去尽可能多的营救那些被困的自由民。”一个鲜红的身影出现在大厅的后方。梅丽珊卓女士也出现了。“但是现在我发现我不能亲自去Hardhome了。这支队伍现在改由拖蒙德带领。大家都熟悉他。我会如他要求的一样尽可能多的调拨给他人手。”

“那么你要去哪呢?乌鸦?”Borroq问道。“和你的白色大狗一起藏在黑城堡里?”

“不,我前往南方。”然后琼恩读给他们拉姆斯的信。

Shieldhall炸开了锅。

每个人都立刻开始大喊。他们跺脚,挥舞着拳头。长剑挥舞,巨斧砍碎墙上的盾牌。琼恩望向拖蒙德。他再次吹响了两声号角,比第一次更响,更长。

“守夜人在七国的纷争中永远保持中立。”在大家都稍微冷静下来之后琼恩提醒他们说。“这不是要反对波顿家的私生子,也不是要给史坦尼斯报仇,更不是替皇后和公主护驾。这个用女人皮做衣服的残忍的怪物发誓要挖出我的心来,我现在就要回应他的这些话……但是我不会让我的兄弟们放弃自己的誓言。”

“守夜人会前往Hardhome。我自己前往临冬城。除非……”琼恩停了一下。“这里有人想和我一起去吗?”

怒吼,正是他所期望的。巨大的骚动甚至震掉了挂在墙上的两面盾牌。SorenShieldbreaker跺着脚,theWanderer同样如此.ToreggtheTall,Brogg,HarletheHuntsmanandHarletheHandsome都加入了进来,YgonOldfather,BlindDoss,甚至theGreatWalrus.我找到了自己的大军,琼恩。雪诺想,我们来一决雌雄吧,小剥皮。(注:这里这些鸟语都是野人部落的名字)

Yarwyck和马锡尔悄悄地溜了出去,他注意到了,他们带来的所有人都走了。这不重要。他现在不需要他们,也不想要他们。没人愿意让自己的兄弟们打破誓言。如果非要这么做,那就让我独自承担这个罪行吧!

然后拖蒙德大吼,他所有参差不齐的牙齿都露了出来。“说的好,乌鸦。现在让我们拿出蜂蜜酒!让他们畅饮美酒,成为你的人马,当这一切都完成时,我们就组成了一只野人大军,哈!”

“我会派发麦芽酒。”琼恩心烦意乱的说。梅丽珊卓已经走了,他意识到,皇后的骑士们也一样。我应该先去见见皇后。

她有权知道自己的夫君已死。“请原谅,我必须留下你来陪他们喝酒了。”

“哈!正是我的强项,乌鸦,忙你的去吧!”

琼恩从大厅出来时哈里士和Rory马上来到他身边。我可以在会见皇后之后和梅丽珊卓谈谈,他想道。如果她能看到风暴中的乌鸦,那她也能为我找到拉姆斯。雪诺。

然后他听到了一声惨叫……和一声大的足以震撼长城的怒吼。“是从Hardin’sTower那边传来的,大人。”哈里士报告道。他本可以说的更多,但是又一声惨叫打断了他。

瓦尔,这是琼恩的第一个想法。但是那不是女人的声音。那是一个男人痛苦的呼喊。他由走变跑,哈里士和Rory紧跟着他。“是人类吗?”Rory问。琼恩持怀疑态度。难道是冰牢中的尸体跑了出来吗?

当他们赶到Hardin’sTower时,叫喊声停止了。但是巨人乌戈仍然在大声咆哮。巨人举着血淋淋的尸体的一条腿,就像小时候艾莉娅经常对她的洋娃娃做的那样,她再被强迫吃蔬菜时总会这样。但是艾莉娅不会把洋娃娃扯成碎片。死人握着剑的那只胳膊在数码之外,附近的雪被染的鲜红。

“放开他。”琼恩大喊。“乌戈,放开他。”

乌戈没有听或者说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巨人自己也在流血,剑砍伤了他的腹部和胳膊。他愤怒的把已经死去的骑士一次又一次的摔向塔楼灰白的石墙,直到人头被摔的粉碎,就像一直破碎的甜瓜。骑士的斗篷在寒风中飘荡。看起来是白羊毛品质的,镶着银边,上面绘着蓝色的星星图案。骨头和鲜血四处飞扬。

人们从四面八方不断涌来。北方人,自由民,后党……“保持距离!”琼恩命令道。“远离他们,特别是后党的人。”死去的骑士是SerPatrek。他的脑袋已经破碎的无法辨认。但是他的文章倒是很好认。琼恩可不想让后党的其他骑士冲上来为他复仇。

乌戈再一次大吼,然后把骑士的另一只胳膊也从身上扭了下来,血雾飞溅。就像一个小孩摘下一个花瓣一样,琼恩想。“Leathers,让他平静下来。他会巨人语,后退,其他人都后退。不要动武,我们吓到他了。”难道他们没看到巨人被砍伤了吗?琼恩必须在更多的人死前让这件事有个了结。他们完全不知道乌戈到底有多强壮。号角,我需要一个号角。他看到闪亮的武器指向了他。“别拿武器!”他大喊。“Wick,把那把匕首……”……拿开,他本想这么说。当Wick的利刃滑向他的喉咙时,他的话变得毫无意义。琼恩握住匕首,用尽全力才让它仅仅擦破了皮肤。

他伤了我。

当他把手放在脖子上的伤口上时,鲜血从指间流过。

“为什么?”

“为了守夜人。”Wick再次袭来。这次琼恩抓住他的手腕然后扭过他的胳膊,匕首掉在了地上。瘦瘦的事务官慢慢后退,他抬起手好像要说些什么,不是我,不是我。人们在尖叫。琼恩打算拔出长爪。

但是手指突然变得僵硬笨拙,他已经无法拔剑。

波文。马锡尔站在他面前,泪水流过面颊。“为了守夜人。”他刺向琼恩的腹部。当他的手抽回来时,匕首仍然留在它刺向的地方。

琼恩跪在了地上。他摸索着找到了刀把,试图拔出。在这个寒冷的夜晚,每吸一口气都使他感到痛苦。“白灵。”他低声呼唤着。痛苦侵袭着他。

第三刀刺向肩胛骨,他哼了一声倒在了皑皑白雪中。

他没有感觉到第四刀,只有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