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十一章 丹妮莉丝(十)

乔治·R·R·马丁2015年06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在一片绿色草海中,山丘宛如一座石岛。

丹妮花了半个上午的时间才从上面爬了下来。当她到达山底的时候已经喘不过气了。她全身肌肉酸痛,并且感觉像是有了发烧的前兆。岩石也擦破了她的双手。不过这样要比以前好多了,她挑出一个烂掉的水泡一边心想。她的皮肤变得粉红而又娇嫩,一丝淡淡的乳白色液体从她碎裂的手掌中渗漏出来,但是她烫伤的部位在逐渐愈合。

在下面看上去山丘显得更为庞大。丹妮已经习惯地把这座山丘称之为龙石,一个和自己出生时所在城堡一样的名字。虽然对于龙石岛她毫无记忆,但她并不大可能会忘记这座龙石山。矮树丛和多刺的灌木丛覆盖了龙石山的低山坡;高处只见一排参差不齐的裸露岩石以险峻之势直指天空。就在那儿,在那破碎的巨砾、锋利的山脊以及针状的尖顶之中,卓耿在一个很浅的山洞里筑起了自己的巢穴。他已经在那住了好一段时间了,第一眼见到山丘的时候丹妮便意识到。空气中充斥着灰烬的味道,视线之内所有岩石和树木均被烧成焦黑色,地上散落着燃尽的碎骨,而这也正是他的家。

丹妮明白家的诱惑有多大。

就在两天前,她在岩石的尖顶攀爬时发现了一条指南的水源,在落日的余晖下闪烁着一丝微光。一条小溪,丹妮心想。虽然细小,但是会把她带到稍微大一点的溪流,然后随后流入某条河流,而在世界这边所有的河流都是斯卡扎单河的分支。一旦找到斯卡扎单河,她只需要顺流而下便能回到奴隶湾。

当然了,她宁愿骑在龙翼上飞回弥林。可是卓耿似乎并没有这个意思。

古瓦雷利亚的龙骑士靠的是强大的咒语和带法力的号角来控制自己的坐骑。而丹妮莉丝用的是一个词和一条鞭子。骑在龙背上,她常有种再次初学骑乘的感觉。当她鞭打自己银母马的右肋时,母马便向左奔去,因为马匹的第一本能是远离危险。而当她的鞭子落在卓耿的右侧时,他却转向右方,因为龙的天性便是进攻。然而,有时她鞭打哪里似乎都没有关系,有些时候他会按照自己的意愿载着她飞行。要是他不愿意,无论用鞭子或者语言都无法让卓耿转向。鞭子对他造成的愤怒远比伤害要多,她已经意识到;他的龙鳞已经变得比牛角还要坚硬。

无论黑龙每天飞的再怎么远,到了傍晚他也会凭着本能回到在龙石山的家。这里是他的家,不是我的。她的家在弥林,在她丈夫和情人那。那里才是属于她的地方,是的。

继续走下去。如果回头我就完了。

天高云淡,回忆并辔而行。长草中疾驰而过的马匹有如蝼蚁。而那一轮银月却仿佛触手可及。明亮湛蓝的溪水从山下淌过,在阳光下泛起粼粼波光。我还能见到这样的景色吗?在卓耿的背上她才感到完整。在天空中飞翔时,全世界的苦难都无法触及她。叫她如何抛弃这一切呢?

然而,是时候了。一个女孩也许可以一辈子花在玩耍上,但是她已经是一个成年女人,一个女王,一个妻子,一个上千人的母亲。她的子女们需要她。卓耿曾在鞭子下屈服,她也必须如此。她必须重新戴上皇冠,回到自己的乌木长凳和她高贵的丈夫怀中。

回到希兹达赫身旁,接受他那不温不火的吻。

今天早上的阳光猛烈,蓝天万里无云。这很不错。丹妮的衣服连碎布都算不上,根本无法起到保暖的作用。在飞出弥林的颠簸途中她的一只凉鞋从脚上滑了下去,她把另外一只留在了卓耿的巢穴里,只能穿一只鞋子还不如光脚行走。她的托卡徽章和面纱都遗弃在了角斗场内,她的亚麻束腰内衣也经不起多斯拉克海洋上炎热白昼和严寒夜晚的煎熬。衣上汗水、长草和泥土已经到处都是,丹妮从褶边撕下了一条布来包扎自己的胫骨。我看起来一定衣衫褴褛,还很饥饿,她想,但如果天气保持暖和的话,我就不会冻死。

她在龙石山的旅居是孤单的,而大部分时间也都在疼痛和饥饿中度过……但尽管如此,她仍然有一种奇特的快乐感。一点点疼痛,一个空腹,还有夜晚的寒颤……当你能够翱翔,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再来一次我也愿意。

姬琪和伊莉会在金字塔顶层等待她回归弥林,她告诉自己。还有她可爱的抄书员弥桑黛以及她的那些侍童们。他们会为她献上食物,而她也能沐浴在柿子树下的水池里。能洗洗干净的感觉一定很不错。丹妮不需要镜子也知道自己有多脏。

而且她也很饥饿。有一天早上她在南山坡下发现了一些野生洋葱,后来又发现了一颗长满淡红色叶子的蔬菜,看起来像是某种卷心菜的变种。是什么都不要紧,因为她吃了之后并没有身体不适。除此之外,她还从卓耿巢穴外涌泉形成的小池塘里抓到了一条鱼。她尽力靠龙吃剩的东西来填肚子,吃那些烧焦的骨头和大块的焦肉,咬起来一半是炭一半是生的。她知道自己需要更多食物。某天她赤足把一个裂掉的羊头骨踢了出去,一直顺着山丘的边缘滚了下去。当她看着它顺着斜坡翻滚进草海时,她意识到自己必须跟着走。

丹妮踏着轻快的脚步从高草丛处出发。她的脚趾感受着土地的温暖。周围的草和她一样高。当我骑着银马,和我的日和星一并走在卡拉萨最前面的时候,这些草并没有这么高。她边走边用角斗场主之鞭轻拍自己的大腿。那条鞭子,和背上的碎布,就是她从弥林带出来的全部。

她穿行在绿色的国度中,然而长草丛已不复记忆中夏日的浓密碧绿。即使在这里,也能够感受到秋天的气息,而冬天也即将降临。草丛的颜色比起她印象中要更为黯淡,一片片濒临变黄的病怏怏的绿。不久之后它们就会变成褐色。这片草原正在向死亡靠拢。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对多斯拉克海并不陌生,一望无垠的草海,从科霍尔的森林一直延伸到圣母山和世界的子宫湖。她初次见到这片草海时还是个小女孩,刚嫁给卡奥卓戈,向着维斯·多斯拉克前进,准备将自己引见给多希卡林。草原无限延伸的景象美得让她窒息。那时的天空很蓝,草原一片苍郁,而我也心怀希冀。那时乔拉爵士也在她身边,她的粗野的大熊。伊莉、姬琪和多莉娅会照顾她,在夜晚她的日和星会抱着她入睡,他的孩子在她的体内成长。雷戈,我给他取名为雷戈,多希卡林说他会成为骑着世界的骏马。这是她最开心的记忆,甚至连在布拉佛斯红屋子的朦胧记忆也无法比拟。

但是所有欢乐的回忆都在红色荒野化为灰烬。她的日和星从马上摔了下来,巫魔女弥丽·马兹·笃尔谋杀了她肚子里的雷戈,而丹妮也用双手扼杀了空壳卡奥卓戈的生命。随后卓戈的卡拉萨也烟消云散。波诺·寇自称卡奥并带走了不少骑兵和奴隶。贾科随后也如法炮制并带走了更多人。他的血盟卫马戈强暴并杀死了埃萝叶,一个丹妮莉丝曾从他手下救过的女孩。要不是她的龙在卡奥卓戈火葬的火焰和浓烟中诞生,恐怕丹妮已经被带回维斯·多斯拉克和多希卡林的老妪们度过余生了。

火焰吞噬了我的头发,但丝毫没有伤到其他地方。在达兹纳克的角斗场情况也一样。这点她还是能想起来的,虽然之后的事情只是一片迷雾。太多的人,尖叫着,推挤着。她想起了马儿们在嘶叫,还有从翻倒手推车上洒了一地的甜瓜。有一支长矛从下面飞了过来,随后是许多支十字弓箭。有一支离丹妮如此的近,她能感受到它从脸颊旁擦过。剩下的箭从卓耿的鳞片上飞掠而过,有的藏匿在其中,有的穿过了他翅膀的薄膜。她记起来黑龙在她身下扭动着,在她不顾一切想要靠在他长鳞的背上所产生的撞击下而颤栗。他的伤口在冒烟。丹妮目睹其中一支箭突然变成火焰。另外一支在龙翼的拍打下脱落下来。她看到肆虐的人们被烈火完全笼罩,他们把手举得高高的,像是在跳某种疯狂的仪式舞。一个穿戴绿色托卡的女人伸出手揪住了一个哭泣的孩子,把他拉到自己的手臂之下防止被烈焰吞噬。虽然丹妮能够清晰地看到徽章的颜色,却无法看到女人的脸庞。人群在从她身边踏过,混乱地扭作一团。有的人着了火。

然后一切都开始消散,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弱,人群开始缩小,长矛和弓箭也随着卓耿的爬升而向后脱落。爬升,爬升,还在爬升,金字塔和角斗场也已经都在身下,他也没有把她从背上甩下。他的羽翼自由地舒张,享受着经阳光照晒过后砖墙上冒出来的热气。如果我从上面摔下去而死,这也值了。她当时这么想。

他们往北飞去,飞过了河流,卓耿和他那负着伤的翅膀带着她滑行于云层间,云层的移动彷如幽灵军队一般瞬间驶向后方。丹妮瞥见了奴隶湾的海岸以及穿过了沙漠和废墟,沿着海岸线行进的古瓦雷利安大道,直到它的尽头至于西边。是回家的路。很快的,下面除了在风中泛起涟漪的绿色海洋之外,便什么也看不见了。

第一次在天上翱翔,时间似乎过了千年。有时候她真的有这种感觉。

随着太阳逐渐升高,温度也同样在上升,没过多久她的头已经开始嗡嗡作响。丹妮的头发正在重新长出来,但速度并不快。“我需要一顶帽子”,她大声说。在龙石山上她曾试图给自己用野草的茎秆编一顶,就象以前和卓戈在一起时,她看到那些多斯拉克妇女们做的那样。但不知是因为用的草种类不对,还是单纯缺乏必要的技能,她编的帽子总是会在手里散落开来。再试一次,她对自己说。下一次你会做得更好。你是真龙血脉,你一定能编出一顶帽子的。她试了又试,但是最后一次尝试的结果仍然不比第一次的实验品好多少。

当丹妮找到在山上瞥见的那条小溪时已经是下午了。这是一条十分不显眼的小溪,涓涓缓缓潺延,微弱得比她手臂还要窄……而她每在龙石山上多待一天,手臂也比之前要细小一圈。丹妮用手掌掬起一瓢清水,往脸上拂去。当她把手比作成杯状放入水中,手指的关节与小溪底部的泥土相碰触,发出了嘎吱的声音。虽然她想要更冰凉清澈的水……但是现实并非如此,如果要把希望放在空想上,她最想要的是救援。

但她依然希望有人前来寻找她。也许巴利斯坦爵士会来;这是她的第一个女王侍卫,他发誓用自己的生命保护她。她的血盟卫对多斯拉克海也不陌生,而他们的性命与她的更是牢牢地束在一起。她的丈夫,希兹达赫·佐·洛拉克,或许也会派遣搜寻队。还有达里奥……丹妮在脑海里想象他驰骋于绿色高草中,骑着马冲她而去,微笑着,金牙在落日的最后一缕余晖下闪耀着璀璨的光芒。

这些人中只有达里奥成为了人质送到渊凯人手中,从而确保渊凯的统帅不会受到任何伤害。达里奥、赫洛、乔戈、格里奥,以及希兹达赫的三个家属。到现在为止,她所有的人质都肯定被释放了。可是……

她不知道达里奥的刀刃是否还挂在墙上,在她的床边等待着他回来领取。“我把我的宝贝们留给你了,”他说过。“替我保存好,吾爱。”她不确定渊凯人是否知道,达里奥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送走人质当天下午她曾问过巴利斯坦爵士。“他们一定听过那段谈话。”他回复道。“纳哈里斯甚至还大肆宣扬陛下对他……特别的……赞赏……请您原谅我,可是谦虚并不是这个队长的美德之一。他对自己最自豪的是……他的剑术。”

你其实想说,他最自豪的是和我同床共枕吧。可惜达里奥才没有笨到在敌人面前吹捧这一点。然而这都不重要了。现在渊凯人一定都退兵返乡了。这才是她做这一切的目的。为了和平。

她转身看自己走过的路,龙石山彷如一个攥紧的拳头在草海上凸现出来。它离我好近。我已经走了好几个小时,但它仍然看起来触手可及。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卓耿巢穴外的涌泉池内还有小鱼。她在那的第一天就抓到了一条,回去的话也许能抓到更多。那儿还会有残留的焦骨,上面夹杂着小块的肉,那些卓耿的剩饭。

不,丹妮对自己说。如果我回头,一切就完了。也许她能够在龙石山上活上个好几年,在岩石上享受阳光的沐浴,白天的时候骑乘在卓耿身上,到了傍晚以啃食他的剩饭充饥,望着草原由金色变成橘红,但是,这样的生活并不是她与生俱来的。于是她再次转过身来,背对着远处的山丘,闭上耳朵,任由那飞翔与自由之歌在风中、在坚石缭绕的山脊间消散。那条小溪由东南向南流淌而去,起码在她看来是这样的。把我带到河边,这是我唯一的请求。带我到河边,剩下的路由我自己来走。

时间过的很慢。小溪蜿蜒曲折,丹妮一直跟在后面,时不时用鞭子扫一扫大腿打发时间,试图不去想自己走了多远,头有多疼,或者是肚子有多空。抬起脚,往前走一步,再走一步,接着走下一步。她还有什么选择吗?

草海十分平静。风吹过的时候,草秆之间的触动发出阵阵叹息,它们的窃窃私语只有神灵才能听得懂。小溪偶尔流经一块石头时,便会汨汨作响地从旁边绕过。泥土从她脚趾间挤出,发出细微的咯吱声。昆虫围绕着她嗡嗡而叫,那些懒蜻蜓、发亮的绿蜂还有咬人的蚊蚋小得几乎看不见。当它们停在她手臂上时,她便心不在焉地拍打它们。有一次她撞见了一只老鼠正在小溪中饮水,她的出现令它突然奔窜于草茎中,消失于高高的草海当中。有时她还能听到鸟儿们的歌声。那音乐让她的肚子咕咕作响,但她没有任何网去捕捉这些小鸟,到目前为止,她也没有见过一个鸟巢。我曾经渴望飞翔,她心想,现在这个愿望实现了,而我却渴望偷蛋。她不由地大笑。“人疯神更狂,”她对着草海说道,后者发出了低语声,似乎在表示赞同。

当天她一共三次见到了卓耿的影子。有一次他距离远得看上去像一头老鹰,滑翔于遥远的云层间,但是丹妮已经能够认出他的样子了,即便他仅有斑点般大小。第二次他从太阳下飞过,黑色的翅膀伸展开来,然后全世界都仿佛陷入了一片晦暗。还有一次他正好走她头上飞过,他们的距离是那么的近,丹妮甚至听到了翅膀拍打的声音。有那么一瞬间丹妮以为他在追捕自己,可是他却继续往前飞去,丝毫没有留意到她的存在,然后突然消失在东边。还好,她心想。

傍晚在不知不觉中降临。随着金色余晖浮现于遥远的龙石山尖顶上,丹妮绊倒在一座低矮的石墙旁,周围杂草丛生,残破不堪。也许这是一座寺庙的某个部分,或者某个村子领主的大厅残余。而在石墙前面,更多的废墟映入眼帘——一口古老的井,还有一圈圈小茅屋压出的草印,虽然它们已不复存在。它们应该是用泥土和草茎搭起来的,她判断,但是长期的风雨也已经将其冲刷成一片残迹。在日落之前丹妮一共发现了八个茅屋废墟,不过在更遥远的草海中,一定埋藏着更多。

这座石墙比其余废墟存活的都要久。虽然它甚至还没三尺高,充其量由两块建筑物的突起相遇而成,可它仍然能够提供遮蔽,再加上夜晚很快将至。丹妮缩进一个角落,扯下废墟周围的一些杂草,并给自己搭起了小窝。她全身疲乏,双脚上都起了新鲜的水泡,还有几个对称的印在通红的脚趾上。一定我走路的方式,她咯咯地笑着想。

随着黑夜的降临,丹妮安顿了下来,并合上了眼睛,但她却一直睡不着。草原上的夜晚是寒冷的,土地如冰一样硬,自己的肚子也是空的。她不自觉地想起了弥林,想起了她的情人达里奥,她的丈夫希兹达赫,伊莉和姬琪,让人心疼的弥桑黛,巴利斯坦爵士,雷兹纳克还有剃头人斯卡哈日。他们会怕我已经死了吗?毕竟我骑在龙背上飞走。他们会不会觉得他吃了我?她想知道兹达赫是否还是国王。他的皇冠是从她那得到的,而他又能否在她缺席期间保住王位呢?他想让卓耿去死。我听到他说那句话了。“杀了它,”他尖叫道,“杀了这个野兽,”他的脸上充满了兽欲。壮汉贝沃斯当时跪在地上,边发抖边呕吐。毒药,一定是毒药。那些蜂蜜蝗虫。希兹达赫一直想让我尝尝,但是贝沃斯把它们都吃光了。她让希兹达赫成为了她的国王,带他上了自己的床,为了他再次开放角斗场,他没有理由想让她死。但还能有谁呢?雷兹纳克,这个洒满香水的总管?渊凯人?还是鹰身女妖之子?

远方,一声狼嚎响起。这让她感到伤心而又孤单,但最主要还是饥饿。月亮从草海中爬上天空,丹妮终于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不安宁的睡眠中。

她进入了梦乡。所有的烦恼,所有的疼痛都烟消云散,她仿佛漂浮了起来,上升到云空中。她再一次飞了起来,盘旋着,欢笑着跳着飞翔之舞,群星在她周围旋转,在她耳边絮絮低语,道出秘密。“要去北方,你必须南行。要达西境,你必须往东。若要前进,你必须后退。若要光明,你必须通过阴影。”

“魁蜥?”丹妮喊。“魁蜥,你在哪里?”

她看见了。她的面罩由星光组成。“记住你的身份,丹妮莉丝,”一个妇女的声音在星辰中低语道。“龙是知道的,可是你知道吗?”

第二天早上起来,她的全身酸疼而又僵硬,手臂上,大腿上,脸上都爬满了蚂蚁。当她意识到那是什么的时候,她踢开了用干草杆作成的床铺和毯子,艰难地站了起来。她浑身都是发痒的咬痕和发炎的红肿。这些蚂蚁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呀?丹妮把它们从手臂上、大腿上和肚子上扫了下去。她用手摸了摸头发被烧掉处的粗糙头皮,结果发现了更多的蚂蚁在她头上,还有一只正沿着她的脖子往下爬。她把它们抖落地面,然后用赤脚碾死一只又一只。可是,它们的数量太多了……

原来石墙的对面正是一座蚁冢。她很想知道这些蚂蚁是怎么从对面爬过来并找到她的。对于它们来说,这些摇摇欲坠的石头一定跟维斯特洛大陆上的绝境长城一样高耸。世界上最壮观的长城,她的哥哥韦赛里斯过去常骄傲地说,好像是他亲自筑起似的。

韦赛里斯还给她讲过穷困潦倒的骑士故事,说他们在七大王国街道旁的偏僻小路里睡在老树篱下。若是此时丹妮能有一个厚厚的大树篱的话,要她做什么也愿意。最好是一个没有蚁冢的树篱。

太阳才刚刚升起。深蓝色的天空上还有几颗明亮的星星依然不舍离去,徘徊在天际。也许其中一颗是卡奥卓戈,在那片永夜之地骑着他炽热的战马,微笑着望着我。从草原上放眼望去,龙石山依然看得见。它看上去是那么得近。到现在为止我一定都走了十几英里的路了,可是看上去它离我仍然只有一小时的路程。她想再次躺下,闭上眼睛,然后让自己重归睡眠。不。我必须接着走。找到小溪。只要跟着小溪走。

丹妮花了点时间确认了一下她前进的方向。她可不想因为走错方向而错过她的小溪。“我的朋友,”她大声说。“要是我紧跟着我的朋友,我就不会迷失方向。”她不敢在水边睡觉,因为在夜晚会有动物前来饮水。她曾见过它们的踪迹。丹妮很可能会成为一头野狼或者狮子的盘中餐,虽然她不是什么丰盛的大餐,但对于那些野兽来说,这也起码比什么没有要好。

当明确了哪一条路通往南方之后,她边走边算着步伐。小溪在她踏出的第八步时出现在眼前。丹妮用手做杯状舀了一点水喝。溪水让她的肚子痉挛,但这可比口渴要容易忍受多了。除了高草上闪烁的清晨露珠之外,她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喝了。而除非她愿意咀嚼这些草,丹妮也没有任何食物。我可以尝试吃蚂蚁。这些又小又黄的东西小到没有什么营养,但草原里有红蚁,红蚁的个头会大一点。“既然我迷失在一片海洋,”她边说边沿着蜿蜒的小溪蹒跚而行,“那么也许我能找到一些螃蟹,或者一条肥大的鱼儿也说不定。”她的鞭子轻轻的拍打在大腿上,啪,啪,啪。一步一步来,小溪会带她回家的。

正午刚过,她沿着小溪来到了一片灌木丛,弯曲的枝节上挂满了绿色的硬果子。丹妮可疑地斜望了它们两眼,便从其中一枝上摘下了一颗,咬了下去。果肉酸而耐嚼,过后还有一阵熟悉的苦涩。“在卡拉萨里,他们用这种浆果来伴着烤肉吃,”她告诉自己。大声说出来会让她感到更加得确定。她的肚子开始咕咕叫,接下来丹妮发现自己已经在用双手摘果子,并把它们往嘴里塞。

一小时后,她的胃开始抽搐,疼痛让她无法继续吃下去。当天剩下的时间内她也一直在干呕出绿色的粘液。如果我待在这个地方,我会死的。也许我现在正在缓慢地死亡。如果多斯拉克人信仰的马之神前来夺走她的性命,带她回到星群卡拉萨中的话,她就能够和卡奥卓戈重逢,驰骋在永夜之地的星空中,直到永远。在维斯特洛大陆,坦格利安家族的人都以火葬来给生命画上句号,可是在这儿谁会给她堆起柴堆呢?我的肉体会成为野狼和吃腐肉的乌鸦的食物,她悲伤地想,而蠕虫则会在我的乳房上钻出洞来。她的目光再次移回龙石山。已经小了很多。她隔着好几英里都能看到风蚀山顶上冒出的浓烟。卓耿已经打猎归来。

日落的时候,她蹲在草里,发出阵阵呜咽。每一条粪便都比前面的更松软,更难闻。当月亮出现的时候,她排泄的已经是棕色的液体。她喝的越多,拉的就越多,但是拉得越多,她也感到更口渴,为了止渴她又一次爬到小溪旁,捞起吮吸更多的水。当她最后终于闭上眼睛,丹妮已经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力量再次睁开它们。

她梦到了自己逝去的哥哥。

韦赛里斯就同上一次她见到时一样糟糕。嘴唇痛苦地扭曲着,他的头发全部燃尽,熔化的金子流过的部分,无论眉毛或脸颊或是眼睛,无一不焦黑地在冒烟。

“你已经死了,”丹妮说。

是被谋杀的。虽然他的嘴唇并无动静,她却能听到他的声音,在她耳边回响。你从未为我默哀,妹妹。死了没人悼念是很难受的。

“我曾经爱过你。”

曾经,他痛恨地说道,她打了个寒颤。你应该成为我的妻子,为我怀上银发紫瞳的孩子,以保证龙家血脉的纯正。我一手把你带大,教导你,让你知道自己的身份。我给你提供食物。我甚至卖了母亲大人的皇冠来养你。

“你伤害我。你还恐吓我。”

只有在你唤醒真龙之怒的时候才这样。我爱过你。“你把我卖给别人。你背叛了我。”

不。你才是背叛者。你背叛了我,背叛了你的血脉。你那个只会骑马的丈夫和他臭气熏天的野蛮部落,他们欺骗了我。他们是骗子。他们答应给我一顶黄金王冠,却给了我这个东西。他摸了一下从脸上一直缓缓下流的熔化金子,手指上即刻冒出了一缕烟。

“你本来可以得到你的王冠的,”丹妮告诉他。“我的日和星会为你赢得王冠的,只要你肯等待。”

我等得够久了。我花了一生时间等待。我才是他们的国王,他们合法的国王。而他们竟然嘲笑我。

“你本应和总督伊利欧在潘托斯等我们的。卡奥卓戈必须向多希卡林引见我,而你没有必要跟随我们的。这是你做出的选择,你做出的错误决定。”

你想唤醒真龙之怒吗,你这个小贱货?卓戈的卡拉萨是我的,他手下的十万骑兵全是我的。这一切都是用你的初夜换来的。

“你始终没有明白。多斯拉克人没有买卖的概念。他们只有馈赠礼物和接受礼物的习惯。如果你能再等等……”

难道我没有等吗。为了我的皇冠,为了我的王座,为了你。这么多年的等待,我却只等来了浇在我头上的融化了的金冠。他们凭什么把龙蛋赠予你?那根本就该是我的。假使我拥有一头龙,我要让世人知道龙家的箴言究竟意味着什么。韦赛里斯忽然狂笑,直到他的下巴融化并从他那张冒着烟的脸上脱落,血液混合着和熔化了的金子从他的嘴里流下来。

当她醒来的时候,几乎喘不过气来,她的大腿全是滑腻的鲜血。

有那么一瞬间她并没有意识到那是什么。周围的一切开始变亮,高高的草丛在风中沙沙作响。不,求求你,让我再睡多会吧。我真的很累。她尝试钻回自己睡觉时扯下来的草堆里头。有的草茎摸起来湿湿的。又下雨了吗?她坐起来,担心自己会不会睡着的时候弄脏了身子。当她把手指伸到面前,她闻到了血的味道。我是要死了吗?而当她看到了苍白的弯月悬挂在草海的上空时,便明白手上的不过是自己的经血而已。

如果她没有这么害怕和难受的话,这也许还是个解脱。可是她突然打起猛烈的哆嗦来。她用泥土擦拭手指,并拔了一把草抹去大腿间的血迹。真龙绝不会哭泣。她现在流的血不过是经血罢了。但这怎么可能?现在还只是新月之时。她努力回想上次月经的时间。是上一个满月么?抑或前一次?还是再前一次?不,不可能是那么久之前。“我乃真龙血脉,”她向着草海,大声说道。

已经不是了,草海低低地回应,是你把自己的龙锁入了黑暗当中。

“因为卓耿烧死了一个小女孩。她的名字……她叫……”丹妮悲哀地发现,她想不起小女孩的名字。假若她的泪水还没有被火焰烧干,她必然会大哭出来。“我是龙之母。我永远也不会有自己的女儿。”

没错,草海低语,而你却背弃了他们。

她饥肠辘辘,酸痛的脚起满了水泡,而之前的痉挛也似乎变得更加严重。她的内脏中仿佛爬满了毒蛇,扭曲着咬着肠胃。她用颤抖的手捞起了一点泥水。到正午的时候,水就会变暖,而在傍晚时分则会变得很清凉,好让她的眼睛一直保持睁开的状态。当她把水泼在脸上的时候,她看到了大腿上的鲜血。她破烂束腰内衣上的卷边沾满了血。而看到这么多的鲜红色,她吓坏了。经血,这只是我的经血而已,但她记不起自己流过这么多的量。会不会是水?如果是水的话,她就完了。因为这样一来她必须得喝水,否则会渴死。

“走下去,”丹妮命令自己。“跟着小溪走,它会带你去斯卡扎单河。在那里达里奥会找到你。”可她使尽了全力才勉强站住脚,而好不容易站住之后却怎么也动不了,浑身发烫,血流不止。她放眼望向那无尽的蓝天,在阳光下眯成一条线。大半个早上已经过去了,她十分气馁地意识到。她逼自己抬起脚,往前踏了一步,然后又一步,没过多久,她又一次走了起来,跟着那条小溪。

天气变得越来越暖,阳光猛烈地照耀着她头上被烧焦头发的残留。水花从她的脚底溅开。她走在了小溪上。在小溪上走了多久了?她的脚趾在松软的褐色泥土中感到很舒适,脚上的水泡也没有那么疼了。在小溪里行走与否,我必须坚持走下去。水往低处流。这条小溪会带我到河边,而河水会指引我回家。

其实不会,或者说不完全会。

弥林不是她的家,从来都不是。那座城市充满了奇怪的人,他们信仰者奇怪的神灵,有着奇怪的头发,那儿的奴隶穿着加穗的托卡,那里以嫖娼为美,屠杀为艺,而狗肉则是一道美食。不,弥林永远是座属于鹰身女妖的城市,而丹妮莉丝无法成为鹰身女妖。

绝对不是,草海用乔拉·莫尔蒙粗哑的音调回答。你得到了警示,陛下。让这座城市自生自灭,我曾说过。你的战争在维斯特洛大陆上,我告诉过你。

虽然只是一声细语,但是丹妮感觉他就在她的身后。我的大熊,她想,我亲爱的大熊,他曾经爱过我,也背叛了我。她是多么地想念他。她想再见一下他那张不太好看的脸庞,用手臂绕着他,把自己贴在他的胸膛前,但她知道如果自己回头,乔拉爵士将不复存在。“我在做梦,”她说。“一个白日梦,一个行走之梦。我孤单一人,迷失在这片草海上。”

迷失,是因为你选择逗留,在一个从来不属于你的地方逗留,乔拉爵士低语,声轻如风。孤单一人,因为你把我从你的身边赶走。

“你背叛了我。用我的信息来换取金钱。”

为了回家。这是我毕生的愿望。“还有我。你想要我。”丹妮能从他的眼中看出来。

是的,草海忧伤地低声作答。“你吻了我。你从未经我允许,可是你还是这么做了。虽然你把我卖给了敌人,但是吻我的时候是真心的。”

我向你提供谏言。把剑和矛都留给七大王国,我曾告诉你。把弥林留给弥林人,往西行,这是我的话。可是你没听进去。

“我必须拿下弥林,否则我的子女们会在行军中饿死。”丹妮仍旧能看到在穿越红色荒野时,被留下的尸体痕迹。她绝不想再看到同样的景象。“我必须攻下弥林城,来养活我的人民。”

你攻下了弥林,他告诉她,可是你却在那儿逗留。“为了成为一个女王。”

你是一个女王,她的大熊说。是维斯特洛的女王。“那里离我好远,”她抱怨。“我很疲惫,乔拉,我对战争感到厌倦。我想休息,想欢笑,想种些树苗,然后看着它们茁壮成长。我只不过是一个年轻的女孩。”

不。你是真龙血脉。低语声逐渐变弱,仿佛乔拉爵士离她越来越远。真龙不会去种树苗。记住这一点。记住自己的身份,还有注定要成为什么。记住家族的箴言。

“血火同源,”丹妮莉丝对着摇摆的草海说。

一块石头在她脚底翻转。痛得她单膝跪地,喊出声来,她多么希望自己的大熊会上前扶她起来。可当她转过头寻觅他的踪影时,只有一条流淌的小溪……和无尽的草海,微弱地摇摆着。是风,她告诉自己,是风在吹草丛,并让它们摆动。但实际上根本没有风。太阳在头顶,全世界都处于一片静止和曝晒中。蚊虫云集在空中,一只蜻蜓在小溪上悬停着,突然从这边移到另一边。草丛又动了起来,却很无缘无故。

她在水中笨拙地摸索着,找到了一块拳头般大小的石块,她将其从泥土中抽了出来。虽然算不上武器,但总比空手要强多了。丹妮从眼角瞥见草丛再一次动了起来,从她的右边传来。草丛继续摆动着,垂了下来,仿佛在向国王屈膝,不过没有国王出现在她面前。周围是一片绿色的世界,空荡如也。一片绿色的世界,万籁俱寂。一片枯黄的世界,奄奄一息。我该站起来,她告诉自己。我必须继续走。我必须要跟着小溪走。

从草海中传来了一阵微弱的银叮铃声。

是铃铛的声音,丹妮心想,她露出了笑容,脑海中浮现出卡奥卓戈的样子,她的日和星,以及他扎在辫子上的铃铛。当太阳从西边升起,在东边落下,当海水干涸,山脉如枯叶般随风散落,当我的子宫再度胎动,当我再次怀上孩子,卡奥卓戈就会回到我的怀抱。

然而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铃铛声,丹妮又想起。她的血盟卫找到她了。“阿戈,”她小声说。“乔戈,拉卡洛。”达里奥会不会也和他们在一起呢?

绿色的草海打开了一道缺口。一个骑手从中出现。他的辫子乌黑而油亮,皮肤如抛过光的铜块般黝黑,眼睛形如苦杏仁。发际铃铛叮当作响。他系着一条部落徽章,身穿彩绘背心,一把亚拉克弯刀佩戴在腰一侧,一条皮鞭在另一侧。一把猎弓和一袋箭囊悬挂在他的马鞍上。

一个独行的骑手。一定是个斥候。他的任务是在卡拉萨的最前方寻觅猎物,找到一片肥美的绿地,并且嗅出藏匿的敌人。要是他发现了她,他会杀了她,强暴她,或者奴役她。充其量他会把她送到多希卡林的老妪身边,毕竟那儿才是一名好的卡莉熙在她们卡奥死后应去的地方。

不过,他并没有看到她。草丛把她掩盖得很好,而他也在望着别处。丹妮顺着他眼睛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阴影飞过,巨大的翅膀伸张开来。虽然黑龙离他们有一英里远,但是这名探子却整个人都僵硬了,直到他的马儿在惊恐中嘶鸣。他仿佛从梦中惊醒,挥鞭催马,以最快的速度飞驰过高高的草丛。

丹妮看着他离开,当他的马蹄声归于沉寂,她开始大声高喊。她一直喊叫到声音沙哑……直到卓耿再次出现,喷出冲天的烟雾。小草在他的面前倒伏。丹妮跃上他的背部,她浑身散发着血和汗的臭味,并且充满恐惧,但这都不重要。“要想前进必先后退。”她对自己说。她裸露的双腿紧夹着龙的脖子。她踢了他一脚,即刻卓耿便直入云空。因为丢了鞭子,所以她只好用手和脚奋力将龙转向东北方,斥候逃跑的方向。卓耿很情愿往那飞,也许是他能感到骑手的恐惧。

一打心跳声之后他们已经飞过了多斯拉克人,他的马依然在身后飞奔着。丹妮在左右都能看到被烧毁的草丛余烬。卓耿以前来过这里,她意识到了。他狩猎过的痕迹散布在这片绿海中,就像一连串黑色的岛屿。

一个庞大的马群出现在他们下面,有着二十多个骑手,但是他们一看到龙,就转身开始逃跑。黑影降临到头顶上时马群撒开蹄子狂奔,直到马儿们口吐白沫,蹄子撕裂大地……尽管它们很敏捷,但是马终究不会飞。很快一匹马开始落后于同类。龙咆哮着下降到它上方,顷刻间这只可怜的野兽便烈火熊熊,但仍然还在奔跑着,尖叫着,直到卓耿降落在它身上,折断了它的脊背。丹妮紧紧抓着龙脖子,用尽所有力量不掉下来。

马尸过于沉重,无法带回巢穴,于是卓耿就地处理了自己的猎物,撕开块块烧焦的肉。周围的草丛逐渐化为灰烬,空气中漂浮着浓烈的烟雾和烧焦的马鬃气味。饥肠辘辘的丹妮滑下了龙背,开始和他一同进食,用她裸露,发烫的手从死马身上剥下大块还在冒烟的肉。在弥林我是穿着丝绸的女王,靠蜜枣和涂上蜂蜜的羊肉充饥,她回想起来。如果我高贵的丈夫看到现在的我会怎么想呢?希兹达赫会被吓坏,毫无疑问。可是达里奥呢……

达里奥会大笑,抽出亚拉克弯刀切下一大块马肉,然后坐下来和她一起吃。

当西部天空的颜色变得像血肿瘀伤一样时,丹妮听到了马蹄声正在逐步接近。她站起来,在褴褛的束腰上擦了擦手,挺立在龙身边。

贾科卡奥发现了她。他以及身后的五十多名骑兵,从那飘起的烟雾中显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