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071章 难下杀手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黎明前的一刻,黑暗笼罩大地,微波粼粼的湖面反射着细微的光芒,清冷且惨白,两岸的脚步声像是催命的冤魂,终于在这时紧追上来。楚乔肩头染血,嘴唇青白,连番的战斗和负伤逃亡,已经让她的体力达到了最大限度的透支,可是当敌人的气味散播在鼻息中的时候,她顿时以巨大的意志力站起身来,双眼眯起好似尖锐敏捷的豹子,随时等待危机前来的那一刻。

轻微的脚步声,踏在刚刚破土的青草上,悄无声息,这一小队共有二十多人,外加四条恶犬,领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丛林野战追击者,也许是见到了之前同伴惨死的模样,让他们明白自己所要刺杀的人并不是待宰的羔羊,转而更加的小心谨慎了起来。一行二十人无一人发出声音,就连猎犬都懂事的屏住呼吸,缓缓前行。

月光凄然,黑夜里一片肃杀,楚乔面色冷静,表情沉着,身为国家安全局的超级指挥官,在危机来临的时刻保持镇定乃是必要的守则和铁律。005能在多年的艰巨任务中保持超优的战绩绝对不是偶然,也许她的单兵作战能力不及行动9处的超级特工们,但是她冷静沉着的头脑、机敏锐力的心智、快速绝伦的应变、以及坚定强大的信心绝对可以在军部位于翘楚,保证她在战斗中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人群缓缓逼近,突然猎犬齐齐向左侧奔去,狂啸声起。

黑衣刺客们顿时大喜,一人冷然说道:“快!爪子在那边!”

二十多人迅速从楚乔面前掠过,少女握紧手中的匕首,长吸一口气,吊着敌人的尾巴,缓缓跟上。众人正在全神贯注的盯着前方带路的猎犬,犬吠声在丛林里嘈杂的响起,让人忽略了其他声音,丝毫不知索命的煞星正在后方缓缓靠近。

手握匕首,追上走在最后面的敌人,一把死死的捂住敌人的嘴巴,匕首顺势而下,狠狠的插入敌人的颈部大动脉,旋转,横向拉扯,鲜血顿时无声的飞溅,那人挣扎两下,随即气绝,在楚乔对人体精准的死穴确认下毫无还击的余地。

人群仍在极速的前行,丝毫没有人留意到后方,迅速换下死者的衣物,将头脸包裹上之后,楚乔俨然又是一个黑衣刺客,在这样漆黑一片的灯光下,根本无人会察觉。

楚乔混在人群之中,趁着猎犬狂吠又以同样的手法送了两名刺客归西,这时,猎犬停了下来,围着一棵大树狂叫,刺客头领小心的退后,沉声说道:“爪子在树上,点火把!”

明亮的火把登时亮起,众人抽出弩箭,蓄势待发,静静等待时机,头领冷喝一声,高声说道:“上面的人,你们逃不掉了。”

冷风突然吹来,清脆油绿的树枝间,大红的衣衫突然一闪而过,一阵密集的箭雨随之射去,密密麻麻呼啸如蝗,然而,片刻后,却没有半丝惨叫声响起,显然是并没有得手。

一阵扑朔声突然在树枝上响起,红色衣角闪现,隐约可见一人在林中挪腾。众人精神一振,又是一轮利箭,可是半晌过后,却仍是一无所获。

头领眉头紧锁,沉默半晌,突然沉声说道:“锯树!”

众人闻言一愣,随即纷纷拿出战刀开始伐树。

楚乔一身黑衣,丝毫没有被人发觉,也规规矩矩的加入了伐树大军的洪流之中。

四周古木参天,粗壮巨大,想要斩断一棵树何其艰难,何况他们还没有趁手的利器。忙活了半天,眼开就要得手,大树摇摇晃晃就要倒下来,突然只听噗的一声,众人连忙抬起头来,只来得及看到一道红影闪过上空,在漆黑的天幕下划过一道暗红色的影子,就此消失在另一株树上。

众人顿时傻眼,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

红川高原地势极高,气候寒冷,树木粗壮高大耐寒,却并不像热带雨林那般茂密紧凑。众人呆呆傻傻的仰着头,看着这样巨大的间隙,不由得一阵头皮发麻。

自己正在面对的,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强者?

“你们几个,上去看看!”

头领顿时沉声吩咐道,被他点到名字的人霎时间面如土色,可是碍于命令,却不得不小心谨慎的开始爬树,人人退后,不敢争前。

这大树极高,足足有二十多米,上方枝叶才繁茂了起来。八名刺客刚一上去,下面立时显得空旷,头领虎目一扫,顿时皱眉,沉声说道:“怎么少人?”

众人互相对望,相顾愕然,头领反应最为迅速,一把抽出腰刀,沉声低喝:“有敌人!”

然而,还没待他找到敌人的方向,一阵令人心惊的弩箭声顿时响起,众人魂飞魄散,这样近距离的发箭怎能抵挡,只是仓促的一轮就有五人命丧黄泉!

火把坠地,刚刚下了雨,丛林又阴又湿,顿时熄灭,四下里登时陷入一片黑暗。

众人穿着打扮全都一样,如何分辨?头领大惊,这时,一个黑影陡然闪到自己身旁,来人身材矮小,一身黑衣,低声说道:“爪子在那边!”

头领一愣,抬头望去,然而,就在他抬起头来的那一刻,他已经知道自己上当了。杀手的刺杀机会永远就在那么短暂的一瞬间,尽管他洞悉一切,也已经来不及了。冰冷的匕首霎时间插入了他的咽喉,让他连惨叫都无法发出一声。

“头?”

对面的黑暗中,有人在愚蠢的试探着,而回应他的,却只是一只嗜血的利箭,瞬间封喉,血脉喷溅。

楚乔身形犹如鬼魅,在对方惨叫出声之前,登时闪身而上,以同样迅捷的手法将利刃刺入剩下两名刺客的胸膛,只是喝一口茶的时间,九名身手老辣的刺客,就在她高效率的行动下全部了账,一个不留!

就在这时,上方的八名刺客已经攀到树顶,似乎察觉到下面的情形,刺客们经验丰富的没有发出声音,而是默不作声的迅速向下攀爬。

楚乔来到刚刚被锯了大半的大树旁边,找好角度,突然挥起地上的战刀猛烈的劈砍下去。

只听咔咔声不断响起,上面的人顿时意识到她要干什么,一个个魂飞魄散,纷纷加快速度。然而就在这时,大树猛然断裂,向着有人的巨树的方向迅猛而去,夹带雷霆之势,轰隆一声,大树猛烈摇晃,上面的人顿时从二十多米的高空呼啸而下,砰砰声响,重重的摔在地上,一时之间,竟无人能够完好无损的站起身来。

楚乔哪里会给他们缓过气来的时间,一轮箭雨密集而去,刹那之后,地上就已再无活口。

大树仍在摇晃着,四下里一片死一样的安静。一个红色的影子从上方飘飘荡荡的飘了下来,少女拉下黑色的面巾,抬手接过红影。

只听一阵叽叽喳喳之声响起,捆绑在红色衣袍之下的,竟是一只年幼的黄色小鸟。小鸟被沉重的衣服绑住,飞不高,只能在大树之间滑翔扑腾,连叫声都被衣服遮住。

少女葱白的手指拂过小鸟嫩黄色的羽毛,一身黑衣仍旧掩饰不住那浓烈的血腥之气,伸出手来轻轻放开,小鸟欢呼一声,振翅而飞。

黑夜中,少女身形犹如鬼魅,转瞬就消失在一片浓郁的夜色之中。

“李策!”

少女的声音清脆,回荡在水潭边。

“乔乔,我还在这呢。”

男子站起身来,开心的摇着手臂,看着楚乔迅速跃到身边,朝她的身后张望了两眼,说道:“都被你干掉了?”

楚乔默不作声,来到水池边,用手掬起一捧水,喝了下去。

“乔乔,太厉害了!”

李策开心的蹲在楚乔身旁,楚乔皱眉看着他一身破烂的衣裳,随手将他的外袍又扔还给他,说道:“穿上。”

“哦。”男人听话的穿上衣服,表情兴奋,丝毫没有身为猎物的半点自觉。

“乔乔,咱们现在还去找他们吗?”

楚乔皱起眉来,李策一愣,顿时有些尴尬,解释道:“我是觉得,我们可以把他们都干掉,这样我们逃跑也方便些。”

少女竖起一根手指,缓缓的摇了摇,沉声说道:“第一,是我,不是我们。第二,敌人有上千人,你觉得我能杀掉几个?若是你还是像刚才一般看到只老鼠都大呼小叫,我早晚被你害死。别怪我没事先通知你,在没有退路的时候,我很愿意将你交出去为自己换一条生路。”

李策皱起眉来,一副难过的样子,拽着楚乔的衣角:“乔乔,别这么绝情嘛。”

少女突然闷哼一声,吓得李策急忙缩回了手,只见刚刚被他拉扯的地方又有大股的鲜血渗出,显然是又添新伤。

楚乔皱眉查看一番,只见左肋下竟有一处箭伤,伤口不是很大,但是却在迅速的渗血,疼痛难忍,这样的伤口她刚才竟然没有发现。

“乔乔,你又受伤了。”李策眉头一皱,担忧的说道:“怎么样?要不要紧?你要坚持住。”

楚乔手按在伤口上,闭上眼睛靠在树上,沉声说道:“帮我包扎。”

“啊?”

“帮我包扎!”

少女的声音顿时锐利了起来,李策点头如蒜倒,笨手笨脚的撕下一条衣衫,掀起少女的衣服,露出她被鲜血染红了的娇嫩肌肤。

一只箭头,深深的插在了左肋下,两侧肿胀发红,李策抓住折断的箭矢,皱着眉说道:“乔乔,疼的话就叫出来,要么你咬着我吧。”

楚乔闭着眼睛,深深吸了口气,静默不语。

李策的脸孔少见的露出一分郑重,握住箭矢,突然眉头一皱,一把拔了出来!

鲜血顿时飞溅,李策一把用布条紧紧的捂住伤口,楚乔痛苦的闷哼一声,整个人向前倒去。李策张开另一只手臂,一把将少女紧紧的抱在怀里。

“乔乔?乔乔?”李策的声音顿时有些惊慌,看不到少女的脸,只能感觉到手上粘糊糊的鲜血,让他的心紧紧的抽搐,他面色紧张的急促轻呼:“乔乔?你怎么样?”

“还死不了。”

低沉沙哑的嗓音缓缓响起,少女沉吸一口气,下巴靠在李策的肩膀上,重重的呼吸。

李策松了一口气,迅速为她包扎止血。夜幕昏暗,一片冰冷,少女的身体寒冷如冰,李策突然知道,她已经无法在经受一次打斗了。

然而,就在这个要命的时刻,急促的脚步声突然在远方响起,两人顿时犹如紧张的兔子一般,坐直了身子,双眉紧锁,眼神锐利。

“该怎么办?”楚乔眉心皱在一起,自己已经没有了战斗力,这里的血腥味这样厚重,等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唯一的出路,就是拿下李策,以自己这身打扮来换取一个混乱的局面,让自己可以安然逃脱。

她的眼神缓缓的瞟向坐在一旁的男子,只见男人紧锁眉头,表情是少见的郑重和严肃。

她不是救世主,救人也要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当见义勇为威胁到自己生命的时候,聪明的人立时就会知道应该如何选择。

况且,李策的死会给燕洵带来巨大的利益,她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必须知道该怎么做,也理应如此做。她还有更重的重担在肩,还有人在等着她,她的生命还很宝贵,不允许轻易的放弃。

手指沉重的摸向小腿上绑着的匕首,蓄势待发。

“乔乔!”李策突然转过头来,面色郑重,沉声说道:“我去将人引开,你趁机逃走,千万要小心!”

楚乔一愣,瞪大了眼睛。

李策脱下身上的外衣,披在楚乔的身上,又从腰间拿出一只金属长筒,交到她的手里,说道:“我不会武艺,这是我父皇专门为我做的防身利器,你只要一拉动引线,就会有五十根飞针射出来,上面有剧烈的毒药,沾身必死,可以连发三次,你小心保管,关键时刻可以救你一命。”

楚乔愣愣的拿着那只金属圆筒,眉头紧锁,不解的望向李策,似乎想要看透这男人一般。

“呵呵,是不是突然间发现自己爱上我了啊?”

李策突然展颜一笑,露出一口白皙的牙齿,笑着拍着楚乔的肩膀:“没关系,等回到真煌,你还是有机会的。”

“李策!”楚乔突然拉住将要离去的男人,沉声说道:“这东西给你,我用不着。”

“我也用不着,其实我不太会用,我听他们说的那么吓人,害怕一不小心那针发到自己身上,那岂不是完蛋大吉?你先给我试试,要是好用我以后回去多做一批。”

楚乔皱眉,轻咬下唇,终于放开手掌,沉声说道:“小心点。”

李策一笑:“乔乔也是,等回去之后我还要找你学功夫呢。”

楚乔点了点头,男人就站起身来,踉跄的扒开地上的荆棘,向着有嘈杂脚步声的方向而去。

“哎!你带上刀啊!”

李策也没回头,只是随意的摆了摆手,清冷的月光映照之下,只见男人手里竟拿着一块嶙峋凹凸的石头,上面血迹斑斑,他衣衫破烂,脚步踉跄,哪里还有一丝一毫卞唐太子的风范,像是一个落魄的乞丐一般。

楚乔看着他的背影,握着匕首的手渐渐放开。

******

对不起大家,我又生病了,我会尽快,今晚有能力的话就补上昨天那一章。

共 3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整部小说跌宕起伏精彩绝伦,好看

  2. 匿名说道:

    6666666

  3. 高价股说道:

    呵呵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