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075章 战前阴云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七七五年上半年,注定是个多事之秋,震撼人心的事件接踵而来,奔流不息的历史长河惊疑不定的回首眺望,担忧的注视着大夏皇朝的各大世家和当朝皇权,天下百姓的眼睛齐齐凝聚帝都,他们单纯的头脑可能还无法理解政客们的尔虞我诈,但是多年战乱中求生的本能让他们警觉的发现:巨大变革的时代也许就要来临,天边残云呼啸,风起云涌。

他们眺望着未来曲折茫然的道路,在为自己的明天而感到焦虑。

大夏皇朝传承三百年,之前政权的建立更是可以追溯上千年的历史。其间,经历了叛乱、外袭、分裂、国战、内讧、兵变等诸多灾难,但是大夏的皇权仍旧顽强的挺立至今。在世人眼中,这个铁血尚武的政权是最坚固的象征,他们拥有强悍的国家军队,忠诚的红川军人,在红川大陆这块艰苦的土地上,他们的先祖用牙齿和血泪开辟出广袤的国土,历经千年风雪,无人可以动摇其分毫。无论是穆合氏这样的氏族,抑或是唐宋等自称正统的东陆皇室。

然而,没有人能够想到,正是五月二十日深夜,在帝都西南的偏僻一角,走投无路的一万官兵们所发出的怒吼,却险些摧毁了大夏皇朝长达千年的统治。

那一天,燕北的鹰旗迎风招展,发出狮子一样的怒吼,震撼了整个世界。

**

“公主殿下!”

女官穿着一身繁琐的宫廷礼服,衣袖间有细细的青鸾图腾,梳着高高的发髻,面色惊慌的疾步奔到内宫门的正门,拉住少女的手臂,惶然说道:“大典就要开始了,您怎么还在这里?礼部的何大人宋大人陆大人都在公主府中等您,几名诰命此刻还在百合堂上跪着呢!”

“苗姑姑,”身穿大红吉服的少女惊慌失措的拉住了女官的手:“怎么办?已经过了时辰,他却还是没有回来,会不会出事?”

女官大约二十出头的年纪,但却显得十分老成,她安慰的搂住赵淳儿的肩,柔声说道:“宫外此刻百姓欢腾,难免拥挤,耽误个一时片刻也是有的,你不必担心了。”

赵淳儿咬着下唇,心底的担忧却怎样也抹不去,她说服自己听从女官的话,不去多做他想,跟在女官的身后,就向后宫走去。

黑暗中,女官的眉头却缓缓的皱了起来,皇家各项礼制都有其固定的时间,普通百姓怎么敢阻拦皇家的车驾,这里面,一定出了什么她们不知道的变故。

就在这时,一骑快马突然响彻宫门,赵淳儿顿时回过头去,只见一名士兵狼狈的奔进宫门,马蹄急促,却被宫门的守卫拦住了脚步。

“我有重要事情要禀报皇上,放我进去!”

守卫们不动如山,拦在士兵的身前,声音低沉的说道:“请出示陛下的手谕或者令牌。”

士兵满头大汗,怒声吼道:“事关重大,耽误了你十个脑袋也砍不起!”

“什么事?”赵淳儿眉头一皱,转身就走上前去。

“公主殿下?”只看了一眼赵淳儿的服饰打扮,士兵就认出了她的身份,顿时一惊,疾步走上前来,伏在赵淳儿的耳边急切说道:“公主殿下,大事不好!燕北世子燕洵在城南竖起反旗,带着西南镇府使的兵马杀过来了!”

“嘭!”

淳公主手上的一只暖手抄顿时落在地上,年轻的天之骄女脸色飒白,嘴唇青紫,震惊的无法言语。

“他们的人控制了前往长老会和帝都府尹衙门的道路,长老大人将军们还都在宫中,公主殿下,此事须尽快禀报,早做决策!公主殿下?公主?”

“啊,哦,你说得对。”淳公主回过神来,脖颈僵硬的点了点头,惊恐之色缓缓退去,强作镇定的说道:“你跟我来。”

士兵一喜,跟在淳公主的身后就想进去。

宫门的守卫眉头一皱,胆大的走上前来沉声说道:“公主殿下,这不合规矩。”

“什么规矩?”女官皱眉怒道:“公主殿下带个人还要经过你的批准吗?你是谁的部下,竟然这么大的胆子!”

“苗姑姑,不要说了。”赵淳儿面色苍白,转身就向内宫的方桂大殿走去,今晚的大婚仪式就是在那里举行,此时此刻满朝官员们都已经到齐。

几人跟在她的身后,鱼贯穿过宫门,守门的侍卫眉心紧锁,和另外几名侍卫打了个眼色,冷风凄厉,吹过门檐。

经过春花阁、紫薇廊、路过圣贤门,就是御花园。此时天色漆黑一片,四下里风灯闪烁,一片死寂,赵淳儿突然停住脚步,脸孔白的吓人,回过头来对着那名士兵招手道:“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士兵急忙上前,弯着腰,恭敬的垂着头。

赵淳儿走上前去,几乎要和那士兵贴在一起了,后面的女官见了眉头一皱,刚想说话,突然只听“啊”的一声惨叫登时传来,只见那士兵顿时暴起,一脚狠踹向公主的小腹,少女一个骨碌就倒在地上,华丽的长袍刮在回廊上,嘶的一声撕下一大截来。

女官大惊,厉声高呼:“有刺……”

声音刚刚出口就戛然而止,只见那士兵满身鲜血,在原地抽搐挣扎。赵淳儿狼狈的从地上爬起身,像是一只笨拙的小狗一样爬上前去,举起手中的黄金匕首,对着士兵的胸口就狠狠的插下!

鲜血飞溅,点滴殷红,大股大股的血脉带着温热的腥气飘散在空气之中,少女的衣衫脸孔满是鲜血,却仍旧不断挥刀,刀身刺入血肉的声响四下回荡,听起来令人心胆巨寒!

“公主!公主!”

女官被惊呆了,带着哭腔的爬上前去抱住赵淳儿的身体,死死的拉住了她的手,连续不断的叫:“他死了,他死了。”

“嚓”的一声,匕首顿时落在地上,少女双眼大睁,颓然坐下,手脚都几乎在止不住的颤抖。

“我杀了人,我杀了人……”

“公主,出了什么事?可是这人冒犯你吗?”

“苗姑姑!”赵淳儿一把紧紧的握住她的手,眼睛通红,沉声说道:“你现在马上出城,去城南寻找燕世子,告诉他,不要冲动,不要做傻事,不要自取灭亡。他不愿意,我知道,我全都明白,我不逼他了,我现在就去向父皇说清楚。”

“公主,你说什么?”

“快去!”赵淳儿大怒,腾的一下站起身来,说道:“马上去找到他,将我的话转达,就说我现在就去向父皇请旨,我不嫁了,我不逼他了。”

“公主……”

“苗姑姑,拜托你了。”

大串的泪滴自赵淳儿的眼中落了下来,她的脸庞苍白若纸,嘴唇青紫一片,一双眼睛却布满了血丝。年轻的小公主紧咬着下唇,强忍着不哭出声来,脖颈上还有大片血迹,双手紧紧的抓住女官的手臂,好似要将指甲插入对方的血肉之中一样。

女官毕竟年纪也不大,被吓得哭了,不断的点着头,说道:“公主,你放心吧,我一定找到燕世子。”

“那好,”赵淳儿一把抹去眼泪,点头说道:“那你快去,宫外现在很乱,你小心行事。”

“恩,公主放心。”

两人短暂的交代一下,就转身分手,朝着南北两个方向疾步而去。

冷风呼啸吹来,卷起地上的灰尘和树叶,女官脚步匆忙,抄小路小跑,然而刚刚转过一座假山,一道白亮的刀芒猛然划过,女官双眼大睁,还没看清楚来人,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黑暗中,几名男子缓缓走了出来,为首的赫然是刚刚城门前的守卫。

“于哥,淳公主……”

“没关系,她不会说出去的。”男人面容坚毅,沉声说道:“封死北城门,去西门接应姑娘。”

**

深夜,骁骑营的程副将还在睡梦之中,刚刚在南营和士兵们喝了点酒,此时此刻,他正搂着一个丰满的军妓睡得香甜。

“大人!大人醒醒!”

勤务兵急切的摇晃着他的手臂,程副将眉头紧锁,怒气冲冲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勤务兵沉声说道:“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大人,西南镇府使的华统领来了,样子很着急,说有急事找您。”

“华杰?”

程副将迅速坐起身来,沉声说道:“他来找我干什么?”

“属下也不知道,不过华统领神色惊慌,好像出了大事。”

“去看看。”程副将穿好衣服,大步就走出卧室,年轻的军妓缓缓睁开眼睛,眼神锐利,好似银狐。

“程将军,你可算是醒了。”

“让华统领久等了,深夜到访,不知道有何贵干?”

华杰身为西南镇府使的统领,在官职上和赵彻赵齐等人平级,但是因为西南镇府使向来式微,他这个统领做的也没什么面子,程副将虽然只是个副统领,在官职上低他一等,但却并不怕他。短暂的客套之后,就进入正题。

“程将军,出大事啦!”华统领面色惊慌,沉声说道:“燕洵反了,带着西南镇府使的一万官兵去攻打圣金宫了,现在已经到了长水街了!”

“什么?”程副将大惊,猛地站起身来,厉声喝问。

“我军中贺萧副统领带着全军一起追随燕洵,杀了骁骑营两个跟随巴雷大人的师团拉练兵马,我也是刚刚收到军中属下的线报才得知的。我刚刚已经派人去圣金宫、府尹衙门、南北军机处、还有绿营军报信了,程将军,请你马上集结兵马,再晚就来不及了。”

程副大惊,还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连忙点头:“我明白了,华统领,你的忠勇必当得到帝国的嘉奖。”

“嘉奖?”华杰苦笑一声:“我现在是将功赎罪,只希望不要被判个失察之罪就好。”

程副将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同华杰一样,他也已经看到此人暗淡的前途。

“我先走了,还要去绿营军一趟。程将军,你要快,时间紧迫,我们已经落后一步了,帝都的安危全系在你一人的肩上。”

程副将立正答道:“定不负将军期望。”

这一刻,他突然有些尊重这个绰号为“华鼻涕”的窝囊统领了,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程副将回房穿好铠甲,对着勤务兵沉声说道:“去通知各营参将速来大帐集合,吹响集合号,让全军在围场上待命。”

勤务兵点头答道:“是!”

话音刚落,只见勤务兵眼睛突然大睁,眼眶突出,惨哼一声,嘴角就流出血来。程副将一愣,惶然看去,只见一只利箭穿透了勤务兵的胸膛,鲜血淋漓的从心脏处渗透而出,箭头狰狞,嗜血如狼牙。

“嘭”的一声,勤务兵轰然倒地!身姿绰约、体态丰满的军妓站在他的身后,仍旧挂着脸孔上的娇媚笑容,手上拿着一只小型弓弩,粲然一笑,露出编贝般白皙的牙齿,然后轻轻的扣动扳机。

“飕!”箭矢呼啸而来,这样近的距离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抗和躲避,程副将眼睁睁的看着那只弩箭穿透了自己的心脏,体力迅速的流失,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一声,大片的血花在胸前炸开,男人闷哼一声,身体沉重的倒在温暖的大床上。

军妓笑容一敛,利落的穿好衣服,撩开大帐的帘子,帐外一片静谧,月亮又大又圆,高高的挂在半空。女子拿出腰间的信号弹,对着天空就发了出去。一道蓝色的火焰在空中高高的炸开,灿烂夺目,在这样喜庆的夜晚,漫天火树银花之下,没有引起任何怀疑。

西城的一处不起眼的民居里,白衣如雪的女子站在庭院当中,仰望着天空中蔚蓝色的火焰,面色冷漠,许久,对着一众属下沉声说道:“不惜一切代价,在一个时辰之内,彻底瘫痪绿营、骁骑、南北军机四处大营。”

夏执和兮睿等人沉声应是,边仓上前说道:“姑娘,宫里一切太平,东北两方的城门都在掌控之下,楚姑娘的计划成功了。”

“恩,”羽姑娘点了点头:“焰火计划,现在开始。”

月凉如水,清辉泄地,这个晚上,整座真煌城都沉浸在疯狂的欢愉和喜悦之中,然而,无人觉察的野兽却在缓缓靠近,将狰狞的利爪暗暗的伸入了帝国最柔软的软肋之中。

大同行会多年安插下的密探开始了疯狂的剿杀,在不知不觉间瘫痪了整座帝国的联络纽带。这一晚,向来崇尚平等和平博爱的大同行会,露出了他们锋利可怕的牙齿,在楚乔和羽姑娘两人的策划下,一场场血腥的谋杀毫无顾忌的开始,帝国失去精英无数,损失之重,难以估算计量。

骁骑营第二师参将汪白杨,于睡梦中被强行灌入砒霜,死于剧毒。

绿营军副统领姜孟,被自己的小妾用绳子勒死。

绿营军第三师第五师第九师参将,吕阳、萧乾、呼延圣三人酒后在路上遭到刺客的袭击,被人乱箭射死,所带三十个护卫全军覆没,无一人逃脱。

北军机处军长薛世杰,死在自家的茅厕里,原因不明,凶手不明。

南军机处井水中毒,当晚整座大营完全昏迷,处于瘫痪,无人察觉外面动向,直到三日后帝都之乱被解,才有人发现他们,而这时,南军机处的士兵们已经有半数不在人世了。

一个时辰之后,一队黑衣人马快马驶进了皇城西门,守门的门卫们仿若看不到这群人一样,没有发出一个声响。

“左丘,带话给殿下,一切顺利,按计划行事。”

“是,姑娘。”忠心的下属离开皇城,楚乔脱下一身血腥点点的黑色夜行衣,露出里面的锦绣华服,疾步走向隐蔽在花丛中的一顶轿子,轿夫们抬起轿子,不发一言,向前大步而去。

片刻之后,轿子停在方桂大殿的宫门前,外面的黑暗里杀戮不断,这座皇城却仍旧沉浸在一片奢靡的海洋之中,隔得老远,就有婉转的音乐和欢笑声远远的传来。

“姑娘,到了。”

侍从低着头,缓缓说道。

楚乔下了轿子,一身浅蓝色的裙袍,熨帖的穿在她的身上。少女眼神如水,清澈的望着前方,她的背脊挺得笔直,毫无畏惧之色,抬起脚来就向着大殿走去。

“姑娘,”低沉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四名轿夫齐齐跪在地上,少女停住脚步,只听沙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男人用压抑着的语调缓缓说道:“前途难测,路途难行,请姑娘为大同珍重,为殿下珍重。”

楚乔身体轻轻一颤,有莫名的情绪在胸腔里激荡开来,多年的期盼和等待,像是一场大火一般灼烧了她的心神,风风雨雨的坎坷磨难,让她的眼睛更加明澈,让她的背脊更加挺拔,让她的双肩更加坚韧,她坚信,她必定有能力顽强的走下去。就如同多年前那个少年在生死困境中的发出的狮子一般的誓言:“我自信,天不绝我燕北。”

无所谓理想,无所谓大同,一切只是因为最初的那个承诺。

“我们一起回燕北?”

“我们一起回燕北!”

忽的一声,大风吹起她张扬的裙角,少女高昂起头颅,向着方桂大殿,稳健的迈出脚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