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083章 再入奴籍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越往南走,天气越发的暖和,青驴一路奔驰,足足跑了一个多时辰,正午烈日当空,山路九曲十折,又过了一道山梁,只见那之前还健步如飞的青驴突然噗通一声趴在地上,再也不肯起身。

楚乔和梁少卿一个跟头栽了下去,楚乔身手利落,一个前滚翻就稳住了身形,梁少卿却摔得惨了,咕噜噜的滚了几圈才停住,还没站起身来,就哇的一口吐了出来,气味熏人,一身狼藉。

“你没事吧?”楚乔好心走上前去,沉声问道。

年轻的书生好不容易站起身子,一边叉着腰喘着气,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你这…这不讲道……道理的女人,我……我好心救你,你、你却将我的行李都给扔了,简直,简直岂有此理。”

“那,”递过去一块白绢,楚乔沉声说道:“擦擦嘴吧。”

“算、算我倒霉。”

梁少卿喘着粗气走到青驴身边,伸手就想将毛驴拉起来,谁知那驴累得极了,任梁少卿怎样拉扯,却死活也不肯起身,年轻的书生气的眼睛通红,气极说道:“好啊,现在连你也来跟我作对。”

“它跑的太急了,一时半会歇不过来。”楚乔说道:“你要干什么?”

梁少卿大怒,大声叫道:“我要干什么?我要回去拿东西!”

“你现在回去,等于找死。”

“我不回去才是找死呢?没有通关文谍,没有行走草书,我怎么去唐京?”梁少卿怒气冲冲的嘟囔:“更何况,他们和我无冤无仇,我做事向来奉公守法,他们为何要与我为难?”

楚乔拿起自己的宝剑,看也不看他一眼,蹲在倒在地上的青驴身边,漠不关心的说道:“你若是不想活了就回去吧,看看拿回了通关文谍和行走草书,你还没有没命去唐京。”

“嗨,你刚刚救了我,还驮着我跑了这么远,谢谢你啊!”少女笑颜如花,眼睛眯成一道弯月,脸颊上有两颗小小的酒窝,看起来清丽可爱,远不像她平时的那般严肃。

书生被楚乔吓到了,在原地踟蹰了半天也没敢回去,听她说这话忍不住插嘴道:“这位女侠,你要谢的话是不是应该谢我啊,救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能对着一个畜生道谢?”

“你救我?”楚乔疑惑的皱起眉来,缓缓的回过头看向这名傻头傻脑的书生,淡笑着问道:“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啊?你这姑娘怎么这样?是非不分恩怨不明,对救命恩人这个态度,连个谢字都不说还出言讽刺?”

“是你杀了那些官兵?还是你驮着我冲出了重围?你什么都没做凭什么说是你救了我?”

“你……你……”梁少卿张口结舌了半天,终于磕磕巴巴的说道:“是我进去和他们讲明道理,晓以大义,然后…..”

“然后他们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乖乖的放我们走了?”

梁少卿一愣,登时就没了言语,楚乔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走到他面前,小小的个子还没到他的肩膀,却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说道:“有正义感是很好,但是还要有脑子,没这个能力以后就少管闲事,要不是有一头好畜生,今天你就要和我一起命丧黄泉了。”

少女淡淡一笑,从怀里掏出两张大夏通用的银票放在他的手里,说道:“你的东西一定是拿不回来了,这里有些银子就当是弥补你的损失,耽误了你的事情,真的很抱歉。这里还是不太安全,我可以送你到下面的城镇,你看如何?”

“哼!”梁少卿一把打落了楚乔手中的银票,怒气冲冲的说道:“我堂堂七尺男儿,行得端走得正,有何畏惧?我看跟你在一起才不安全,小小年纪,却遭到官府围剿追捕,不是江洋大盗也是惯犯偷儿。”

书生走到青驴身边,使了吃奶的劲,拼命的将毛驴拉了起来,随即一步一踉跄的拉着毛驴向着山下走去。

楚乔站在原地,笑眯眯的看着书生远去,捡起地上的银票,大声喊道:“书呆子!这钱你真不要吗?”

梁少卿头也不回的大手一挥:“死也不要!”

话犹在耳,两个时辰之后,在东郭镇的马匹奴隶市集上,再一次看到眼前男人的时候,楚乔忍不住呵呵的笑出声来。

“姑娘,要买奴隶家丁吗?这个好,身强体壮,能抗能干,买一个顶寻常三四个。这个,以前是武术教头,犯了事才被入了奴籍,武艺高强,还识文断字。哎?您眼力真好,这个相貌俊秀,虽然年纪小点,但做个书童亲随最合适不过,最适合姑娘您的身份。”

奴隶贩子热心的向楚乔推荐着,少女目光含笑的在一众奴隶中扫了两眼,然后指着角落里满脸通红的梁少卿说道:“老板,那个怎么卖?”

“那个啊,”这老板是一个精明人,眼珠一转,拉着楚乔到一边说道:“那个是城守刚刚抓到了,没有通关文谍,也没有行走草书,还硬说自己是读书人,刚刚被送到这里叫卖。他没有奴籍,也没有正规的卖身文书,所以,姑娘开个价,我看差不多,就卖给您了。”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楚乔拉着被命名为阿七的梁少卿走在热闹的长街上,女的娇俏可人,男的虽然狼狈了些,却也是一表人才玉树临风,一时间惹的街上行人人人注目。尤其是看到梁少卿背上还插着一颗草标,身前双手捆绑的时候,更是议论纷纷了。

“喂!你快给我解开!”

楚乔懒懒的回过头去,笑眯眯的问道:“有你这样跟主人说话的吗?”

“什么主人?我堂堂一名读书人却被你以金钱俗物来买卖,简直是有辱斯文!我会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

“错!”楚乔一口打断他的话:“第一,不是我让你来多管闲事的。第二,你对我也没有救命之恩,反倒是我救了你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书呆子。第三,我之前要给你钱,可是你说你死也不要。若是有钱给城守交进城费,就不会被查行走草书,也不会被当做奴隶被抓起来贩卖。所以,你会变成这样完全是你自作自受,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你、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我、我……”

“唰”的一声,绳索落地,楚乔笑着将两张银票递过去:“咱们就此别过,以后别再被人抓住了。”

“大丈夫行于世间,有所为有所不为,我死也不会要你的钱的!”

看着梁少卿的背影迅速消失在长街的尽头,楚乔摇头淡淡一笑,若不是自己时间紧迫兼且自顾不暇,真的应该将他的行李物品抢回来。世事迫人,如今,他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此番冒险进城买马已经犯了大忌,实不宜多生事端。

在汤马岭暴露了行踪,一时间整个东南都布满了帝国的爪牙和眼线,原本两天就可以到达的路程,躲躲闪闪之下竟足足走了五天。五天过后,楚乔终于来到了距白芷关不过五十里的贤阳城。

想要通过白芷关进入卞唐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走陆路,从白芷关口进入卞唐境内的第一座大城白芷城,走这条路需要两国签署的文书,即为通关文谍,还要大量的金钱打通方能入境。白芷关作为卞唐北方最大最强的关口,其防范的严密程度自然无需质疑。楚乔当然不会有正常的通关文谍,她也没有强行冒险入关的打算,所以这条路几乎可以不去考虑。

第二条路就是走赤水上的水路,现在没有战事,对水上的防范也不如关口那样严密,楚乔知道有很多黑船暗暗的做这种买卖,专门以高价运送那些没有通关文书却想要入关的人。所以,她不得不冒险再进城,偷偷打听这样的商家。

连续在黑市上转悠了两天,终于谈妥了时间,定在明日晚上三更,于三十里外的乾水沟下船。

天色已晚,楚乔行色匆匆的走在长街上,为了掩饰行藏,她穿了一身男装,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一般,唇红齿白,模样俊俏。贤阳城是大夏的门户边境,占地极广,各地的商旅行人都要经过此处,热闹繁华之象竟丝毫不逊色于真煌帝都,现在已是深夜,街上仍旧人来人往,各种商户叫卖街头,热闹非凡。

以后都要走水路,将刚买的马匹牵到马市上贱价卖了出去,然后买了一些干粮食物,正准备离开,却被一伙人数众多的奴隶贩子吸引,楚乔眉头紧锁的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巨大的铁笼子放在空地上,八九十名年轻的奴隶站在里面,有男有女,其中以一名穿了一身儒生长袍的男人尤其醒目显眼,已经有几名徐娘半老的中年贵妇在一旁笑吟吟的打量,不断的向货主询问着价钱。

“嗨!”

楚乔斜斜的倚在在笼子上,手拿着一把瓜子,对着里面的男人叫了一声,然后呸的一声吐出一颗瓜子皮,笑吟吟的,十足一个富贵人家的败家子弟。

男人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皱起眉来,满脸的厌恶,也不答话,随即无精打采的低下头去。

“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你运气不错啊,这才几天,又有新东家接受你了!”

梁少卿闻声顿时一惊,猛的抬起头来,上下打量她一番,认出她来,顿时惊喜的叫道:“啊!是你?你怎么这个打扮?”

“你又不是不知道,”少女嘿嘿一笑:“我是江洋大盗嘛。”

“哦,对。”话刚一出口,梁少卿顿时改口摇头道:“不对不对,你怎么会是江洋大盗,一定是官府的人误判,冤枉了好人。”

“呵呵。”楚乔笑出声来,调侃他道:“这是吹了什么风,我们一身正气行得端走得正的堂堂七尺男儿说话也变得这样口不对心了,怎么?有事求我啊?”

“姑娘,快救我出去吧。”梁少卿垮着一张脸:“你不能看着我被当成奴隶来侮辱啊,我说什么他们都不相信,这里我人生地不熟,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

“救你?”少女啪的一声将瓜子都扔在地上,瞪大了眼睛:“怎么救?”

“当然是将我买出去了?”

“那怎么行?”

“那怎么不行?”

楚乔连忙摇头道:“您堂堂一名读书人,却要被一群走徒平民以金钱俗物来买卖,简直是有辱斯文,玷污了您的身份,我怎么能干这种事?”

梁少卿瞠目结舌脸孔通红,想了半晌,才磕磕巴巴的说道:“时间紧迫,事态紧急,这个、这个文人气节,暂时、暂时可以先放一放。”

楚乔闻言顿时扑哧一笑,正想说话,突然见一名五十多岁一身绫罗绸缎满脸胭脂水粉的肥胖妇人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大步走了过来,隔着笼子一把抓住了梁少卿的衣领,叫道:“就这个。”

老板一愣,笑眯眯的说道:“夫人,那我刚刚说的那个价?”

“就按你说的办!”

“好嘞!您稍后!”

梁少卿见了顿时面如土色,求救的向楚乔望来。

只见那妇人身后跟了十多名点头哈腰的下人,还有二十多名刚刚买下的奴隶,一个个全都相貌清秀,俊秀高大。

楚乔暗暗乍舌,笑眯眯的走上前去,缓缓说道:“这位夫人,您都一般年纪了,买这么多精壮男子,您受得了吗?”

妇人闻言顿时不高兴,冷冷的看了楚乔一眼,说道:“哪来的小兔崽子,滚一边去。”

“我是为您好啊,不如,您让一个给我吧?”

“想得倒美!”妇人怒声喝道:“再敢胡言乱语,小心我打折你的狗腿!”

“哎哟,真凶!”楚乔连忙闪到一边,对着老板大声喊道:“老板!这奴隶她出多少钱?我出双倍!”

此言一出,正在准备将梁少卿拉出笼子的老板顿时一愣,瞪着一双金光闪闪的眼睛就向这边望来。

“双倍?”妇人嗓子尖锐,冷声说道:“我出四倍,敢跟我争!”

楚乔笑吟吟的靠在笼子边上,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出十倍。”

“我出二十倍。”

楚乔摇了摇头,说道:“我出四十倍。”

“我出一百倍!”

“我出二百倍!”

“我出一千倍!”

“哇!一千倍啊!”楚乔笑容可掬,乍舌道:“那就让给您吧,我可争不起。”

老板乐的脸都开了花,忙不迭的冲上前来:“钱夫人,原本的定价,两片金叶子,现在您出价一千倍,就是两千片金叶子,成交。”

妇人刚才不过是逞一时之快,横看竖看这个小白脸奴隶也不值两千片金叶子,眼珠一转,顿时大声叫道:“好啊!木老板,你和人串通好了阴我!”

“这、这是怎么话说的,我敢阴谁也不敢阴您啊!”

“哼!我不买了,咱们走着瞧!”妇人大喝一声,转身带着下人们就怒气匆匆的离去。

木老板站在原地,颇有些摸不到头脑,左右看了一圈,才看到靠在笼子旁边站着的楚乔,连忙小跑着跑上前来,笑着说道:“这位小公子,那位夫人走了,这个奴隶既然您看好了,就卖给您了,就按您刚刚说的那价,二百倍,四百片金叶子。”

“木老板,你欺负我年小不懂事吗?”楚乔展颜一笑:“之前是和那位胖妇人制气,我才给了这么个价,现在她走了,你还问我要这么多钱。您这卖的不是奴隶,是皇子吧。”

木老板张口结舌,嘿嘿笑道:“那您说,您给多少。”

“和你们之前定好的一样,两片金叶子。”

“什么?”木老板大吃一惊,皱着眉说道:“那我还不如卖给老主顾,何苦为了您得罪一个人呢?你多少得给加点。”

楚乔冷哼一声,抬腿就要走:“爱卖不卖,不卖您就再找您的老主顾去。”

“哎!等等,等等,”木老板叹了一声,说道:“得,就卖给您吧。”

梁少卿顿时松了口气,可是脸上的笑容还没散开,就听楚乔说了句石破天惊的话来:“可是老板,我今天没带钱,要不我给您打一欠条吧,回头我准还您。”

“什么?”在场的所有人顿时一愣,木老板更是气得七窍生烟,怒气冲冲的说道:“我说小公子,您不是耍着我玩呢吧,我可是一把岁数了,在这贤阳城也活了二十来年,还没见过你这样的主顾。”

“嗨!嗨!”梁少卿小声的叫道:“你干什么?快给钱啊!”

“我真没钱了,”楚乔回过头来,苦着脸说道:“不信你来翻翻,我都花没了,谁让之前给你你不要的?”

梁少卿顿时脸色一白,可怜巴巴的说道:“那怎么办?”

“没办法了,只有这样了。”

梁少卿刚想问她想怎样?突然只见少女唰的一声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身体瞬时间旋风般横扫,一刀架在木老板肥胖的脖子上,笑吟吟的说道:“说了打欠条给你你不要,现在,我只好明抢了。”

木老板牙关打颤,哆哆嗦嗦的说道:“好、好大的胆子!”

“我的胆子大不大我不知道,不过木老板您的胆子却挺大的,脖子顶着刀,还能说话这么利索。”

“放下我们老板!”

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楚乔笑眯眯的四下望了一眼,随即凑到木老板的耳边,缓缓说道:“你这样的身家,却为了两片金叶子死了,你说值吗?”

匕首顺着木老板的脖颈轻轻的划下,顿时兴起一溜细细的血珠,年过六旬的人贩子顿时撕心裂肺的惨叫了起来。

“闭嘴!”楚乔一脚踢在男人的小腿上,柳眉一竖,俏脸冰寒,冷声喝道:“还不放人!”

“快!快放人!”只是一道小小的伤口,木老板却哭得连鼻涕都要掉出来了。

楚乔瞥见笼子旁拴着一群马,正是木老板的马匹。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少女猛的跃起,一脚狠狠的踹在木老板的胸口上,拽起梁少卿,翻身上了马背,“驾”了一声,就迅速的绝尘而去!

“快!追上他们!”

木老板大声疾呼,可是哪里还有他们的影子。漫漫长夜,冷月如霜,只余下一地清辉。

城外一处破旧的城隍庙里,梁少卿坐在干草上,楚乔拿出包袱里的干粮递给他,笑着说道:“吃点吧。”

梁书生犯别扭的没有接过,楚乔也不勉强,将几张银票递过去,说道:“明日我就要离开了,以后我们不同路,你再出事我也救不了你,这些钱,你收下吧。”

梁少卿眉头一皱:“你不是没有钱了吗?”

“谁说我没钱了?”

“你刚才在市集的时候说的。”

楚乔眉梢一挑,说道:“我有钱,只是不多了,只剩下这些,若是给了他,那你以后怎么办?况且就算我有很多,也不会给那种人贩子。”

梁少卿闻言微微动容,想了好久,终于问道:“你只剩下这些钱了,都给了我,你怎么办?”

“我不会有事的,”楚乔轻轻一笑,诚恳的说道:“不是我,你也不会落到这个田地,虽然这里面有你自己发傻的缘故,但是我也难逃干系,收下吧,以后做事谨慎一点,别傻楞楞的多管闲事了。”

梁少卿少见的没有反驳,握着那几张银票,静静出神,一言不发。

楚乔深吸一口气,靠坐在柱子上,眼望着窗外的明月,眼神静谧,失去了平日里的锐利,多了几分女性的柔和。

梁少卿抬起头来,奇怪的看着她,突然张口问道:“你这是要去哪?”

“我吗?我回家。”

“你家在卞唐?”

“不是,”少女轻轻的摇了摇头:“我家很远,要走很长时间的路。”

“现在道上不太平,你一个女孩子,要多加小心啊。”

楚乔微微一笑,没有答话,眼神好似柔和的月光,睫毛又黑又长,在脸颊上投下一道剪影。梁少卿见她不答话,自报家门的说道:“我要到卞唐去。”

楚乔低声应了声:“哦。”

梁少卿的声音里突然充满了向往和喜悦,好像自己在说一件很值得自豪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我要到卞唐的唐京去拜访曹仲谋老先生。”

“卞唐的礼部大学士曹仲谋?”

“是啊!你也知道曹老先生?”

楚乔点了点头:“曹先生诗文无双,名满天下,谁人不知。”

“你说的对,”梁少卿说道:“我这次万里迢迢,就是慕名而来的,我一定要见一见曹先生,和他探讨一番,聆听曹先生的精妙高论。”

“心里有崇拜敬仰的偶像是好事,只是未必要靠近他,若是失望而归,岂不可惜。”

“怎么会?”梁少卿顿时不高兴的说道:“曹先生学究天人,名满天下,我怎么会失望?”

“是吗?”楚乔一笑:“那就祝你得偿所愿吧。”

外面的风吹了进来,地上的火把噼啪的响,梁少卿默想半晌,试探的问道:“官府的人,为什么要抓你啊?”

楚乔也不抬头:“你不是知道吗?”

梁少卿一愣:“我知道什么?”

女子满不在乎的说道:“你不是说过吗?我是惯犯偷儿,说的没错,我就是偷了东西被发现,于是才被人追捕的。”

梁少卿一愣,顿时就傻了眼,楚乔转过头来,笑眯眯的说道:“对,你吃的东西,手里的银票,都是我偷来的,就连我第一次买你的钱也是偷别人的。你现在知道自己的处境,还要不要坚持七尺男儿的豪气不要这些银票不吃这些食物呢?”

“我…我…”

梁少卿我了半天,仍旧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楚乔见了扑哧一笑,笑容灿烂,牙齿洁白,一时间险些恍花了梁书生的眼睛。

然而就在这时,只见楚乔猛的眉头一皱,顿时收敛笑容,猛的转过头去,像是一只警觉的豹子般坐起身来,夜风萧萧,不一会,只听静谧的夜里,有数不清细碎的脚步声响起,快速的向破庙靠近。

这时,就连梁少卿都听出了问题,男人紧张的靠了过来,小声的问道:“是不是木老板的人追来啦?”

楚乔没有说话,心里却已经将这可能否决。以木老板的能力是不可能调动这么多的人马的,并且只听来人的脚步,就能听出对方人人习武,且武艺不俗。她缓缓的站起身子,手按在佩剑上,缓缓说道:“待会一定要跟在我的身后,能不能活命,就看你自己了。”

话音刚落,一道白芒突然闪现而出。危险!楚乔的反应何其之快,身体下意识的挪动,身形一闪,猛扑了过去,胳膊朝右一挥,一道寒芒陡然射向浓厚的黑暗之中,只听噗的一声闷响,外面传来一声惨叫,随即一只银色劲箭就狠狠的插在了身前。

对方已经下定决心不留活口,今晚这一站,果真凶险万分!

“跟上我!”楚乔低喝一声,一个翻滚就闪到窗子旁边,拔出腰间长剑,一剑架开迎面而来的箭雨,嘈杂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一阵密集的箭雨瞬间如同飞蝗一般冲向两人。

杂乱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无数人影冲进破庙,一言不发,拔出腰间长刀猛的就砍上前来!

寒光暴涨,两名身穿黑色夜行衣的人冲至眼前,不待楚乔动手,一人的刀就已经劈到了楚乔的头顶。

出手!拿腕!楚乔的动作迅猛如电,只听咔嚓一声骨折声响,错骨!刀落!刹那间,黑衣人顿时匍匐在地,像是一摊烂泥一样的嘶声惨叫起来。

“傻子!跟上!”一把拽住被吓得手忙脚乱的梁少卿,楚乔飞身而起,一脚狠狠的踹在另一人的胸口上,嚓嚓的骨头碎裂声,男人满口喷血,狂飞而去。少女身子一晃,一把拔出腰间长剑,大开大合,完全舍命的生猛路子,强劲的冲撞,巧妙的躲闪,精准的劈砍,一时间,少女精准的杀人技术和强大的血腥气势,竟让这些人望而却步,不敢靠上前来。

“上!上啊!”

为首的头领推攘着不断后退的手下,大声疾呼,楚乔转头冷冷的望向他,嘴角冷笑,一把掷出最后一把飞刀。刀身好像长了眼睛一般,嗖的一声没入男人的心口,男人双眼顿时圆瞪,脚下一颤,噗的一声,就倒在地上!

刀光晃眼,破庙窄小,能进来的人不多,只见楚乔身形经过之处,一片狼藉,宝剑雪亮横飞,全部一招致残,重要的是楚乔身上无处不是武器,她左右两手同时攻击,手脚腿肘都能制敌于死地,一时间,无人可挡,所向披靡。

然而就在这时,身后的梁少卿突然传来一声惊呼,楚乔想也没想,身子猛地一侧,瞬时间,一阵剧痛猛然从左肋下传来,来不及查看伤势,手上一错,宝剑横削,破月长剑斜飞而过,对方的脑袋顿时少了半边。鲜血飞溅而出,全都喷在梁少卿的脸上,连鸡都没杀过的书生顿时大叫一声,声音凄厉,比让人砍了头的叫的还要惨烈!

不可思议的快,受伤在身的女子动作更加迅猛,娇小的身体在狭窄的空间里左突右支,一会的功夫,地上就已经躺满了敌人。

“抱住我!”少女突然厉喝一声,梁少卿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听门外又有大批的敌人迅速奔进,男人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奴隶贩子为什么要下这么大的力度来缉拿自己,在这个空挡,却见楚乔甩开腰间的钩锁,横臂一甩,一把就勾住了屋顶的横梁。

少女如猿猴般登时就拽着绳子窜了上去,梁少卿想要抱住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又一轮密集的箭雨顿时袭来,楚乔蹲在横梁上,绳索的钩子一把勾住了梁少卿的腰带,然后抓紧绳子的另一端,大力跃下,和梁少卿相交而过,眨眼间,碍手碍脚的男人就被她运上了屋顶!

“快!快放箭!”

“拽住绳子!”楚乔大喝一声,随即拉住绳子,几下就攀爬了上去,箭雨密集而来,楚乔一个不小心,肩头中招,鲜血淋漓。

“啊!你受伤了!”

“少废话!”楚乔冷喝一声,一脚踢碎了屋顶的瓦片,拉着梁少卿就由横梁爬了出去。

弓箭噼里啪啦的都射在横梁上,有人大声喊道:“目标上房了,上去抓!”

可是,等他们跑出去爬上房的时候,哪里还有楚乔的影子。

黑衣人们面面相觑,过了一会,一人一把脱下了黑色的外衣,怒气冲冲的说道:“这样的天罗地网都给她跑了!真是白活了这么多年!”

只见那身黑衣之下,所穿的赫然是一件军装。

另一人摇了摇头,说道:“汤马岭那边也折了不少人手,若是寻常女子,帝都哪里会许诺我们这么多的好处。”

“我看,这件事不干也罢。”

“你倒是想干,”男人摇了摇头:“以后再想抓她,可是难上加难了。”“你怎么样啊?”

浓郁的黑夜里,梁少卿背着楚乔在狭窄的小巷里迅速的奔走着,肩头上的伤还不要紧,可是左肋下的伤却十分严重,鲜血长流。

楚乔闷哼一声,咬着牙沉声说道:“放我下来。”

“啊?”

“放我下来!”

女子沉声说道:“他们没追上来。”

“谁说我们没追上来啊!”

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在黑暗中响起,两人齐齐一惊,抬起头来,只见木老板带着二十多个人手笑吟吟的走了出来。

梁少卿大叫道:“果然是你!”

木老板看都没看他一眼,绿豆小眼紧紧的盯着楚乔,笑眯眯的说道:“臭小子,仇家不少啊,正找着你呢,真是踏破草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梁少卿突然站起身来,伸出双臂挡在楚乔面前,鼓足勇气大声叫道:“要抓你抓我!不要伤害她!”

“不要伤害她?”木老板冷哼一声:“老子一个也不放过!”

“来人啊!把这小子抓起来,长的倒是俊俏,一定能卖一个好价钱。”

众人轰然而上,几下就将身受重伤的楚乔和手无缚鸡之力的梁少卿抓了起来。

木老板大手一挥:“走!回市集!”

白天没写完,晚上补回来。

向大家推荐一个好文《凤翔》,此书作者写的九张机很嚣张,和花花沙滩宝宝她们有一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