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091章 冤家聚头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今日第一更】

第二天一早,楚乔还是决定暂时离开这里,大夏和卞唐联姻,国内动乱渐渐平息,近日来,甚至还听说夏皇近期就会从云都迁回真煌,一旦大夏的脚步稳定下来,下面必定会攻打燕北以维护帝国的尊严。三百年来,大夏皇朝还是首次遭遇这样沉重的打击,让这只老虎缓过劲来,燕北将要承受多么巨大的滔天怒火是可想而知的。在这之前,她必须赶回燕北,和燕洵并肩作战。

但是她也不能就这样放下荆家的姐姐们不管。这一点,就是楚乔为人处事的必要原则,对待敌人,她可以心狠手辣,为了达到一定得目的,她可以适当的不择手段,但是对于亲人和朋友,她却保留着一份绝对的真诚和维护。就算她本质上和荆家人并无瓜葛,但是当初临惜的雪中送炭,汁湘的关照帮扶,还有荆月儿的这个小身子,都让她产生一种无法抗拒的责任感。

一个合格的国家特工,也许没有高超的技术手段,没有过硬的军事技能,没有强悍的身体素质,没有丰富的战斗经验,但是却绝对不能没有责任心,他必须要对自己的组织、战友、上级、乃至国家保持高度的忠诚,对于自己肩上的责任拥有充分清楚的认知能力,只有这样,他才能在艰苦危险的工作环境下仍然保持高度的信念和强硬的心理素质,充满坚韧的战斗下去。这也是拥有强悍高科技装配和巨大财富供应的M国特工却屡屡栽在以色列摩萨德手上的原因,问题只在在于后者是宗教立国,他们的精英们都是拥有高度的国家忠诚和宗教信仰的,这样的条件就使得他们很难再金钱面前动摇乃至叛变。

而楚乔,正是这样一个人。她虽然没有宗教的信仰,但是却有自我坚定的人生信条。无论做什么事,都有一个明确的底线,而这,也是她当初在最后关头冲回真煌救出西南镇府使的主要原因。

据楚乔所知,詹府会在坞彭城停留两日,然后继续前往唐京,这两天的时间,就是她想办法将荆家姐妹救出去的大好时机。

一大早上,天还没亮就有人在小声的敲门,楚乔一下子坐起身来,穿好外套就打开舱门。荆紫苏站在门口,略微有些局促,她后面跟着一个年级不大的女子,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眉清目秀,虽然没有荆紫苏漂亮,但是身材极好,凹凸有致,个子高挑,即便是穿着奴仆衣衫,也难掩一身的灵气。

“月儿,打扰你休息了吧,早了点。”

荆紫苏局促的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楚乔礼貌的摇了摇头,说道:“快进来吧,我也早就醒了。”

“采嗪昨晚跟五小姐出门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等她回来了,我带她来见你。”

梁少卿站在一旁,有些好奇的看着荆紫苏两人,见她们看过来,连忙书生气极浓的拱手道:“两位姑娘好,在下梁少卿,字……”

“少罗嗦,出去给我们把风。”

楚乔冷冷说道,梁少卿一愣,正想反对,见楚乔眉毛一竖,顿时就没了火气,别别扭扭的走出房门,小声嘟囔道:“认识的人倒不少。”

见门关上,楚乔顿时一笑,让道:“两位姐姐请坐。”

“月儿,这是你四叔家里的锦廉,你小的时候还抱过你的,你还记得吗?”

楚乔只能微笑着打着哈哈,她怎么会记得,不说她根本就是个借尸还魂的冒牌货,就算是真的荆月儿,恐怕也不会记得那么小的时候的事吧。

三个人坐在那里,一时间都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气氛有些尴尬。那个锦廉似乎很是内向,只是不时的用眼角悄悄看一眼楚乔,并不敢上前来说话,看样子胆子极小。楚乔仔细看她,见她身形消瘦,脖间的衣领下面,似乎有被抽打过的鞭痕,虽然她极力的用衣衫掩饰,但是还是有一小部分露了出来。

看来她们在这里过的并不好。楚乔默默记在心上,要带她们走的念头更加强烈了。

锦廉四处看了看,突然咧开嘴小声的笑了笑,声音小小的,带着几分怯懦,说道:“月儿,你这可真好,还有床,还有窗子,被子也不潮。”

紫苏也笑着说道:“月儿年纪虽然小,但却有本事,我回去跟锦廉说收拾了陈双那帮人的少年是我们的妹妹,她还不肯相信呢,哎,别说她,就连我现在也不敢相信,感觉像是做梦一样,月儿,你学了功夫了,对吗?”

“恩,”楚乔点了点头,说道:“学了几招防身的把式。”

锦廉壮着胆子说道:“你不知道,那天陈双他们被关起来的时候,我们大家都开心死了。”

“难怪月儿一来就住在上舱里头,就是有本事。”

楚乔见她们开心的样子,心下也升起了几丝温暖,她温和的问道:“紫苏姐,你们现在做什么工作?住在哪里?”

“我们是做些打扫清洗活的,住在下舱,上个月还是二十人的大通铺,不过前些日子已经换到十二人房了,还是托了采嗪的福。她现在是五小姐的贴身丫鬟,很得宠呢。”

“是啊!”锦廉兴奋地说道:“她现在和你一样,也是住在上舱里面的,跟另外三个上等丫鬟一起,五小姐为人和气,是五个小姐中最好亲近的,有她在,我们也少受了很多欺负。”

“是吗?”见她们俩说的高兴,楚乔也心不在焉的随声附和道:“那真是了不起。”

紫苏说道:“可不是嘛,前些日子,五小姐还给了采嗪一套丝绸做的衣服,我已经很多年没摸过那么滑溜的料子了,小姐很喜欢她,采嗪命真好,说不准将来小姐一高兴,就会为她指一个好婚事嫁出去。只要能嫁一个上等的御手,或是厨子,她这辈子就有福了。”

楚乔温和的微笑,心下却突然升起几丝心酸,她看着荆紫苏和锦廉身上的伤,缓缓叹了口气,回身从药箱里拿了点上次剩下的伤药,说道:“别说别人了,我给你们上点药吧。”

荆紫苏顿时一愣,有些尴尬的想要掩饰,可是她的伤口都在脖子上和脸上,根本遮不住。她尴尬的笑笑:“前天做错了点事,被掌事罚了,累得锦廉还替我挡了几次,没什么的,就要好了。”

到处都有这样的事,贵族压迫平民,平民欺负奴隶,奴隶和奴隶之间却也有上下之分,楚乔也不说什么,一边为她们上药一边说道:“两位姐姐,你们就想这样当奴仆当一辈子吗?没想过离开吗?”

“离开?”紫苏一愣,茫然的问道:“离开去哪?我们没有身份文书,有没有钱,也没有什么可以投奔的亲戚,不是出去就又会被抓起来吗?要是再换一个人家,还不一定就比詹家好,其实詹府对待奴仆已经很不错了,除了大小姐二小姐脾气坏一点,其余的都很好,子瑜少爷更是随和。”

说到这,紫苏突然一愣,猛的转过头来问道:“月儿,你不是准备要逃跑吧?”

楚乔一愣,连忙摇头。

“这就好,”荆紫苏摸了摸楚乔的头,说道:“你虽然有本事,但是也不要冲动行事,你当初能卖给子瑜少爷,难保将来逃出去不会再被人抓住。这个世道,是没有我们这些人的活路的,如今我们姐妹好不容易重逢,千万不要冒险。我现在只希望我们能好好的在一起,小心的伺候主子,不惹大错,就可以了。”

“是啊,听说在卞唐,奴仆也是有工钱的,若是将来詹府迁回卞唐,我们没准还有工钱拿呢,可比在大夏的时候好多了。”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楚乔眉头一皱,走上前去,刚一拉开房门,一个尖锐的声音登时冲入耳内。

女子也不顾楚乔站在门口,探头就向里看,一眼看到荆紫苏和锦廉,顿时开口骂道:“不要脸的小蹄子!果然跑这找男人来了,看我不扒了你们的皮!”

锦廉顿时面如土色,一下站起身来,就像紫苏的身后藏去,荆紫苏也是面色苍白,站起身来,说道:“小云姐,我们,我们只是过来坐坐。”

“两个狐媚的小贱人,还敢犟嘴,都给我滚出来!”

梁少卿这时从后面探出一个脑袋,皱着眉头说道:“这位姑娘,你怎么能出口伤人?”

小云回过头去,狠狠的剜了梁少卿一眼,嘴上却没有反驳,只是在锦廉经过她身边的时候,伸出手来一把拧在锦廉的手臂上,厉声呵斥道:“走快点!还要我来背你吗?”

锦廉啊的叫了一声,被紫苏一把拉了过去,紫苏连忙点头哈腰的跟小云道歉赔礼,锦廉则泪眼蒙蒙,捂着手臂畏畏缩缩的不敢说一句话。

小云得意的哼了一声,目光扫过楚乔和梁少卿的脸上,一副你们能奈我何的样子。

楚乔的双眉缓缓的皱了起来,脚步不自觉的上前一步,这时,荆紫苏陡然走上前来,一把将她挡住,一边向小云道歉,一边伸出手来偷偷的按住了楚乔的手。

直到荆紫苏几人离开,楚乔都没有说一句话,她坐在床榻上,低着头,胸口起伏着,紧紧的皱着眉头。

梁少卿看出来她心情不好,也不敢上前来打扰。

过了好半晌,外面已经完全明亮,甲板上的人也越来越多,梁少卿终于小声的问道:“小乔,我们今天走吗?”

“走,”楚乔低声说道,她站起身来,就向舱外走去,边走边说:“你先吃点东西吧,我去向少主人辞行。”

经过甲板的时候,看到了锦廉,她跪在地上,拿着一块抹布,正在船尾擦甲板,远远的看到小乔,开心的眼睛一亮,连忙回过头去。不一会,就见荆紫苏从后面小跑上来,开心的冲着楚乔挥手,一点不高兴的样子都没有。

楚乔站在原地,冲着她们摆了摆手,看着她们开心的样子,突然觉得心里很沉重。

她深吸一口气,不再多想,就向上舱走去。登上楼梯的时候,看到大船下面还停泊着一艘小船,轻舟乌篷,样式虽然简单,但却十分精致,在这样烟雨碧波之上,别有一番清韵的雅致。

看来是有外人登船了,楚乔也没在意,也许是另外两艘大船上的下人来禀报事情,径直走了上去。

见到詹子瑜身边的丫鬟,楚乔恭敬的说明来意,一会,那丫鬟就从内舱走出来,奇怪的看了楚乔一眼,说道:“你跟我来吧。”

楚乔一路跟随丫鬟走到内舱,站在一个房间的门口,小丫鬟说道:“主人正在会客,你在这等会吧。”

楚乔点了点头,就静静的等着。

过了一会,舱内传来响动,似乎有人向门边走来,接着,有清晰的人声传了过来,出了詹子瑜的声音外,还有一个男声,听起来竟是十分耳熟。

就在楚乔努力思考是来者是何人的时候,舱门已经打开,楚乔小心的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却霎时间头皮发麻,险些夺路而逃!

男人一身墨绿色长袍,锦衣华服,眼眸如星,一个坚挺的鹰钩鼻,显得有几分阴郁,即便是笑着,也让人觉得这男人满腹心机。他随意的看了两眼,舱门外只有楚乔和那名小丫鬟两人,尽管楚乔已经很快的收敛全部表情低下头来,却还是被对方撞个正着。

男人顿时一惊,眉头紧紧皱起,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楚乔,然后伸出手来,挑起她的下巴,眼神好似犀利的鹰一样,紧紧的盯着她。

“小王爷?”詹子瑜微微一愣,轻声叫道。

楚乔认命般的抬起头来,避开男人的手,然后恭敬的拜了下去:“奴才给主子请安。”

“奴才?”男人上上下下的将楚乔打量了一番,然后突然笑道:“好个标致的奴才啊!”

詹子瑜说道:“小王爷见笑了,舍妹回来之后我一定原话转告他,累得小王爷白走一趟,真是对不住。”

“詹少爷客气了,说起来,您这次回唐我还没来得及送你呢,这次在江上遇见,也是缘分。”

“在下一介草民,哪能劳烦小王爷大驾相送,折杀我了。”

“哈哈,”男人哈哈笑道:“詹少爷向来是个雅致的人物。”

小王爷眼梢微挑,看了眼垂首站在一旁的楚乔,说道:“小奴才,你叫什么?”

楚乔低着头,声音平静的说道:“奴才名叫小乔。”

“小乔,小乔,”小王爷笑道:“是个好名字。”

说罢,大步转身离去。

众人顿时围在两侧,恭恭敬敬的送他出门。等到四周完全安静下来,楚乔才缓缓的抬起头来,额头冷汗直冒,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她知道,她所有的计划必须马上停止,她必须马上离开,不论有什么原因,不论有什么人需要她的帮助,她都必须马上走。

因为之前出去的人,正是她的老相识,景小王爷——景邯。

众人回来的时候,人人一脸奇怪,刚刚在场的,不光是詹子瑜,还有大姑爷顾公恩,大小姐詹子芳,还有六小姐詹子筠,而此时跟回来的,竟然还多了二小姐詹子葵。

詹子芳当先问道:“你和景小王爷相识?”

楚乔皱着眉,只能硬着头皮说道:“不认识。”

“那他为什么对你另眼相看?”

“这个,奴才不知道。”

“该不会?”詹子葵皱着眉头望向楚乔,想了半晌沉声说道:“该不会外面的传闻是真的吧?”

詹子芳一愣:“什么传闻?”

“景小王爷好男风啊!”

楚乔闻言,顿时喉咙一咽,只听顾公恩在一旁接口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就要改变策略了,五妹物应酬他,也许还不够。”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登时集中到了她的身上,楚乔只感觉身上凉飕飕的,一片冰冷。

“嗯,我是来,来跟少主人辞行的,少主人答应过我,船靠岸后,就会放我离开。”

“不行!”詹子葵当先说道:“凭什么让你走?”

詹子瑜皱眉道:“二姐,这事是我决定的。”

“此一时彼一时,”詹子葵说道:“景小王爷竟然赶了上来,我们离开的时候没跟他打招呼本就不妥,这次回京我们也急需要一个靠山来仰仗,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我们怎能不抓住?”

“不过是几句戏言,你们何必当真?”

“就算是戏言,我们把事情做足,也显示出我们对他的重视。”詹子芳说道,随即转过头来看着楚乔,说道:“你,回去收拾收拾,准备一下,上岸之后,随我去拜访景王爷。”

楚乔缓缓皱起眉来,眼梢微挑,斜斜的打量着面前的几人,忍了一早上的怒火在心底一拱一拱。她们这是要做什么,将自己送给景邯吗?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之前的那名丫鬟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进来,一把推开门,气喘吁吁的说道:“少主人,大小姐,二小姐,大姑爷,六小姐,那个……那个小王爷,他又回来了!”

“什么?”众人齐齐一愣,顾公恩沉声问道:“他又来干什么?”

“他带着大包小包还有很多仆人,说是,说是要住在我们船上,和我们一同上京!”

哐啷!詹子芳手里的茶杯顿时摔在地上,众人面面相觑,惊喜异常,互相看了半晌,终于齐齐将目光转向楚乔的脸上!

楚乔霎时间只感觉头晕目眩,她知道,逃跑计划,彻底告吹了。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废话太多

  2. 匿名说道:

    太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