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100章 大仇未报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还没踏进中厅,一阵爽朗的笑声就传了出来,楚乔顿时驻足,眉头轻轻一皱。诸葛玥谨慎的转过头来看向她,虽然看不到她厚厚面巾下的表情,却敏锐的察觉到了她的犹豫。诸葛玥微微挑眉,疑惑的看着她,却并没有继续往前走。

就在这时,爽朗的笑声从室内而出,年轻的男子穿着一身宝蓝色长袍,上等的织锦苏绣,姿态潇洒,步履悠然,一边笑着一边向两人走来,朗声说道:“诸葛兄,到了坞彭都不知会我,太不够意思了!”

景邯仍旧是那个样子,永远的笑容满面,邪气的嘴角,高挺的鼻子,张臂就要向诸葛玥抱来,好似老友一般,十分亲热。

诸葛玥面色不变,不着痕迹的将身子往后一退,没让景邯近身,略略点头,不远不近的淡淡笑道:“原来是小王爷到了。”

景邯扑了个空,却丝毫不觉得尴尬,笑着说道:“当日一别,已有两月,诸葛兄还是这么风采依旧啊。”

“小王爷何尝不是英姿焕发呢?”

景邯闻言哈哈一笑,缓步走过来,眼睛在楚乔这身奇异的打扮上转了一圈,随即伸出手来,一拳打在诸葛玥的肩膀上,低声说道:“好你个诸葛四,我说怎么都不知会我,原来是陷入了温柔乡,刚刚田汝成那老小子跟我说的时候我都没敢相信。”

他这一拳打下来,楚乔顿时皱起眉来,绑在小臂上的匕首一沉,险些就要当场出手,因为他刚刚的那一拳,正好打在诸葛玥肩头的伤口上。

然而,素来锦衣玉食的诸葛家四少爷却没有半点反应,眼睛斜斜的瞟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既然知道还深夜把我拉起来。”

“我还不是好奇嘛,”景邯眼睛上下打量着楚乔,好像猫儿一样的眯起来,纳闷的说道:“我倒是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佳人能将你迷得神魂颠倒?想必一定是天香国色。”

说罢,伸手就来挑楚乔脸颊上的面纱。

“哪怕是天仙下凡也与你无关,”诸葛玥果断的一把打掉景邯的手,笑着说道:“谁叫你来晚一步呢?”

“两位不要在廊下站着了,田某备下酒菜,二位老友重逢,理应喝一杯。”

田汝成腆着大肚子站在门口,身材已不复当年般英武,变得臃肿且肥胖。景邯一手搭着诸葛玥的肩,对着田汝成笑道:“我说老田,你有美人就留着孝敬四少,全把我抛在脑后。”

田汝成显然和景邯很熟,丝毫没有面对诸葛玥时的紧张,笑着说道:“您景小王爷要找美人,还用得着我吗?”

众人一路谈笑着走进中厅,楚乔始终跟在诸葛玥身边,田汝成初见显然有些惊异,没想到自己安排的女奴竟会得诸葛玥如此爱宠。看着楚乔微微点了点头,似是赞许。

宽敞的中厅里设了三席,并无主次之分,而是围着一方圆桌,上面摆着一只硕大的烤全羊。

景邯笑着说道:“老田年纪越大越豪爽了,我还以为卞唐人吃饭都跟怀宋人差不多,九十碗八十碟,用牙签挑着肉丝细细品。”

“哈哈,”田汝成哈哈笑道:“小王爷忘了,当初我可是在大吕戍边的,说起来还有一半的大夏血统。”

“来,大家尝尝,”田汝成先为诸葛玥斟了杯竹青酿,招呼道:“这是萍贵荒原上匪帮的吃法,我为了学他们的配料,特意遣手下加入了匪帮,历时两个多月才将这一手烹调之法学到手。”

景邯笑道:“听说卞唐和怀宋的商团每年都要花费巨大的财富来打压匪帮,你这家伙千辛万苦安排个奸细却只为了混进后厨当个伙夫,被唐王知道了,非拔了你的皮不可。”

“那能如何,除了正规军队,萍贵荒原上的匪帮连地方官兵都不敢招惹。我?还是算了吧。”

“哎?”景邯微微挑了挑眉:“诸葛兄,你怎么不吃。”

说罢,景邯抽出桌案上的银质小匕首,割了一大块肉,就放在诸葛玥的碗碟里,然后又割了一块肉送到楚乔碗里,笑眯眯的说道:“美人,吃吧。”

诸葛玥肩上有伤,行动不变。楚乔连忙伸出手来轻轻撕下一条肉丝来递到他的嘴边,景邯在一旁长吁短叹大叹此美人蕙质兰心,诸葛玥的眼光却幽幽的从上方看了下来,然后低头张嘴,短促间,嘴唇竟轻触在楚乔冰凉的手指上。

楚乔的眼神霎时间闪过一丝慌乱,她微微皱眉,不动声色的将肉撕成一条一条,心底却有些烦乱。

在这里见到景邯,真的让她有些始料不及。诸葛家和景王爷在朝野上向来互为声援,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楚乔就看出岭南的沐小公爷、景邯还有诸葛怀三人关系尤为亲厚。但是,那是因为当时穆合氏如日中天,魏阀也能争一日之长短,反观诸葛家行事中庸,游弋于权力漩涡之外,对待藩王的态度也十分亲和。但是如今,诸葛家一跃登上了政治舞台,作为藩属利益的景邯怎会与他表面上亲近如初?两人貌合神离,已属定然。

然而,楚乔却不知道要不要利用这一点。从理智上看,景邯的确没有杀她而后快的理由,燕北得势,对于景王爷封地来说,不能算是坏事。大夏政权和楚乔熟知的历史不同,从本质上来看,大夏的社会已经十分完善,生产力也远远不是奴隶社会的水平,官职律法军队齐备,百姓人口众多,完全没有奴隶制存在的土壤。但是却有一点,那就是赵氏皇族的来历。他们来自于关外的草原,民风彪悍,本就带着侵略性和种族优势,再加上关内人的懦弱和兵力的虚弱。如今的大夏,恰恰像是历史上的大元政权,拥有着血腥、争霸、和森严的等级制度,同时,又带着致命的不稳定。

所以,无论是燕北,还有景王、灵王、西陵王,他们都拥有赵氏皇族的血统,无论是直系,还是旁系,总有继承皇位的幻想。更何况如今大夏政权不稳,皇族地位下滑,正是各家崛起的大好时机。所以,从理论上来看,相较于依附于大夏政权高高在上的几大氏族,各位藩属地的王爷们,反而没有希望燕北迅速灭亡的愿望。相反,在必要的时候,他们还会悄悄的扶燕北一把。

那么,此时楚乔若是悄悄暗示景邯,被他带走,跟在他的身边,应该比诸葛玥更加安全。更何况他们在詹府的船上已经相见,短时间的共识已经达成。

但是楚乔却没有这么做,尽管理智上她应当如此。

相比于这个笑容满满却始终令人无法看透的景小王爷,楚乔宁愿更相信和自己有着说不明白的恩恩怨怨的诸葛玥。从感情上而言,尽管他们屡次交手,几次以命相搏,但是楚乔却觉得诸葛玥似乎不会害她。

这真的是一件很荒唐也很危险的事情,但是此刻,她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这样的直觉,已经救了她很多次了。

“诸葛兄,我在路上遇到了一个人,想必你会很感兴趣,就带来给你看看了。”

景邯拍了拍手,就见有人押着一名男子走了上来,男人浑身上下一片血污,断了一只手,更缺了一只耳朵,瘦骨嶙峋,被人拖在地上,不断的哼哼着,样子十分狼狈。

楚乔见了顿时一惊,若不是那只断手,她几乎就认不出来了,这个人,就是当初在诸葛府里,和她有深仇大恨的诸葛家大管家,朱顺。

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他竟然还没死!

朱顺看到诸葛玥,一张脸霎时间苍白若纸,一身骨头都在忍不住的颤抖着,嘴唇发白,像是沙滩上干瘪的鱼,眼睛睁得老大,惊恐的看着诸葛玥,一时间惊的连声音都发不出了。

诸葛玥微微皱起眉来,眼睛好似鹰鸩般锐利,突然嘴角一牵,淡淡说道:“小王爷,这份礼可贵重了。”

景邯一边笑着一边说道:“好说,举手之劳罢了。”

“月七,带下去。”诸葛玥转过身来,看也不再看上一眼,说道:“找个地方埋了。”

“是。”月七走上前来,一把揪起朱顺的衣领。

男人到此刻才惊恐起来,一边挣扎一边大叫道:“四少爷!饶了奴才这条狗命吧!饶了奴才这条狗命吧!放奴才一马……”

喊声渐渐远去,景邯一笑,举杯说道:“听说诸葛兄找他很久了,也难怪你找不到,这家伙加入了萍贵荒原上的一伙马帮,还混成了一个管事的,要不是我和那伙马帮有来往,也不能顺手把他擒来。”

诸葛玥举杯道:“诸葛玥欠你一个人情。”

景邯笑道:“那我可真是赚大了,全真煌谁不知道你诸葛四少一诺千金。”

酒到憨处,景邯突然貌似随意的问道:“老田,我听人说你们府上今天遭了刺客,不知道是真是假?”

楚乔和诸葛玥闻言齐齐一愣,貌似平静的留神听着。就听田汝成笑道:“可不是嘛,最近治安很差,外来人口多。”

“哦?那有没有损伤,刺客可拿住了吗?”

“没什么损伤,那刺客身手很不错,和诸葛少爷动了手,最后还是被他逃了。”

“哦?”景邯顿时来了兴致,笑眯眯的说道:“诸葛兄出手还让他跑了?那这个刺客可真是身手不凡啊!”

景邯的眼神闪烁着,笑望着诸葛玥,诸葛玥波澜不惊,轻轻摇晃着手里的酒杯,淡淡说道:“的确,她的身手很好。”

“诸葛兄可看到了刺客的脸?从武功套路上可否能看出刺客的来历?”

“在下愚钝,并没有机会看到刺客的脸,也猜不出他的身份来历。”

景邯的眼睛好似狐狸一般,高高的鹰钩鼻子显得有几分阴郁,他笑着点了点头:“这样啊,那真是太可惜了。”

“老田,我今天来,是有事要求你的。”

景邯突然转过身去,对着田汝成说道。

“有什么事是我能效劳的,你尽管说。”

“是这样的,”景邯嘿嘿一笑,缓缓说道:“我这次,是跟着詹府的船一起来的……”

“不用说了,”田汝成揉着太阳穴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定是看上人家詹府四小姐的美貌,所以混上船,现在想要为美人出头,要回她在我这里的丫鬟了。”

景邯啪的一声一拍掌,笑着说道:“老田你真是我的知己。”

田汝成苦笑道:“当你的知己有什么难,只要凡事多往女人身上想一想也就对了。人家都说李策太子是天下第一风流人,我看你景小王爷也不遑多让。”

“怎么样?肯不肯卖这个面子?”

“你都开口了,还有什么不行的,只是我这段日子要不好过了。”

田汝成唉声叹气,楚乔知道这位田城守有一位悍妻,远近闻名,看他愁眉苦脸的样子,不由得有几分好笑。

一会的功夫,三名女子就被人带了上来,人人面色惨白,显然是受了惊讶,却并没有什么伤痕。

楚乔一时间也认不出哪个是采嗪,不过事情既然这样解决,就省了她很多事。想到这里,不由得向景邯看去,却见景邯也转过头来望她,还故意眨了眨眼睛。

楚乔一愣,暗道难道他认出我来了?当下也不敢再抬头。

这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鸣锣声,原本笑容满面的田汝成一听猛的站起身来,面色巨变,再无方才的平和之气。

一名侍卫急忙跑进内室,语调惊慌的说道:“大人!萍贵荒原上的匪帮来劫城了!”

“什么?”田汝成顿时大惊,急忙问道:“来了多少人?”

“不多,只有一个匪帮,不到两千人。”

田汝成这才放下心来,腾的一声走到左侧的墙壁旁,一把拿下了挂在墙上的战刀,沉声说道:“走!跟我出去迎敌!”

“大人,”那小兵战战兢兢,小声的说道:“城内好像有奸细,那两千匪帮,已经冲进城了。”

刹那间,剧烈的惨叫声顿时从外面响起,众人转头看去,只见漆黑的天幕中无数火把高燃,整个坞彭城已经陷入了一片疯狂的虐杀之中。

田汝成的脸,瞬间变得惨白。

“少爷!”月七突然眉头紧锁的跑了进来,沉声说道:“有人带着二百多人,劫走了朱顺。”

“啪”的一声,一只竹制的筷子突然被楚乔一下折断,诸葛玥低头向她看来,即便是隔着厚厚的纱巾,仍能感觉的到女子那不再掩饰的怒火。

他伸出手来,压在了她的肩头。

外面,一片灯火通明,这个时代,杀戮,似乎总是十分平常。

以战止战,别无他法。有些仇恨,注定无法忘却。

——————分割线————

很抱歉,最近两天没心情写文,多余的话不说了,这是今天第一更,十二点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