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108章 得见燕洵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暴雨倾盆,狂风呼啸,天地间一片凄迷,冷风透骨的吹着,让人脊背发寒,苍穹寂寞的盘踞在头顶,那些压抑的、低沉的、呼啸的雨水仿佛嘶吼的魔兽一般疯狂的洗刷着世间的一切。刀锋反射着火红色的光,带着嗜血的凄凉,冷然的映照着那些各异的脸孔。

墨儿的嗓子已经哑了,孩子发了疯,拼命的捶打着诸葛玥的背,这个家破人亡的孩子终于撕去了孩童的天真,他像是一只被逼到了绝境的小兽一样,睁着一双通红的眼睛,绝望的吼叫。

“星星!星星!”

孩子拼命的大叫,眼泪长流,声音像是被母亲遗弃的小狼,他伸出手来对着那个软软的躺在地上的小女孩,胸膛起伏着,大口大口的喘息,瓢泼的暴雨拍打着他的脸、他的眼睛、他的身体,一切都是赤红色的,蜿蜒的鲜血在地上汇聚成一个红色的水涡,大雨不断的冲刷,血腥的味道回荡在空气里,充溢在跌宕的冷风之中。

那一刻,楚乔紧紧的握住了手里的刀,天上的闪电一个又一个的炸开,恍的她的脸孔一片白亮。她深深的呼吸,却还是抑制不住自己身体的颤抖,她的脸孔青白,嘴唇毫无血色,眼睛却又黑又亮。她突然想起了那个孩子离去时怯生生的模样,她对自己单纯的笑,带着几丝小心的讨好,她说姐姐,我先走了,我明天再来。

我明天再来……我明天再来……我明天再来……

一腔悲愤冲上喉咙,她缓缓的抬起头来,然后跳下马背,扔掉刀鞘,将战刀高高的举在头顶,双手握紧,眼神那般冰冷,冷冷的注视着那座金黄色的大帐。

“坏人!坏人!”

孩子仍旧在哭喊着,诸葛玥也跳下马背,男人很冷静,他拍了拍身后的孩子,沉声说道:“小子,省点力气,流泪给仇人看,是懦夫的行为。”

欧阳墨伸出小手,一把抹去脸上的泪水,只是那眼神里,终于再也看不到一丝一毫属于孩子的单纯和天真了。

小星星的尸体被人随意的扔在大帐前的一条水沟里,身上只有一道致命的刀伤,已经被雨水泡的发白,她的眼睛大睁着,但却没有恨意,只是那般的惊慌,有害怕、有恐惧、有不可置信的担忧,她的身体那么小,还没有穿鞋子,惨白的小脚丫露在小裙子外面,还有一截细细的小腿。

而她的手里,竟然还握着一把匕首。

正是临别的时候,楚乔送给她的那一把。

两个中年人躺在她的身边,一男一女,想来是星星的父母。

冷风吹来,吹起楚乔身上湖绿色的裙袍,那身华贵的裙子已经湿透了,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她仰起头来,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陡然上前一步,眼神瞬时间再无半点犹豫和悲伤,那是一往无前的勇气和执着,可是冲毁一切的,毁灭一切的信念和戾气!

刹那间,雪亮的刀光,可怕的杀气,瞬间涌遍全场。楚乔整个人瞬间跃起,一道白亮的刀光划破黑暗,猛然劈下,将一切质疑的声音和目光都斩杀在战刀之中。

啊!

尖锐的嘶叫声打破的雨夜的沉默,受伤的士兵发出野兽一般的惨呼,少女抛去了所有女子的柔弱,这一刻,她是一个战士,是一个冷血无惧的杀人机器。她的刀卡在士兵的胸膛上,脚下发力,她蓦然上前,刀锋死命的抵在士兵的身上,向前疾跑。

“围住他们!保护主人!”

混乱中,有人在高声呼喊,所有人的目光都一瞬间的狂热,如今已成瓮中之鳖之局,只要将他们力毙刀下,就是大功一件。

可是这种狂热只是一瞬间的,下一秒钟,人们惊恐的发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因为就在他们匆忙布防的期间,对方已经展开疯狂的屠杀!

自始自终,他们都从未想过逃跑!

一道华丽的刀光划破虚空,冲在前方的两名士兵同时惨叫退后,其中一个甚至被砍断了一只腿,血花横飞,惨叫声起。一名士兵从后面摸上来,想要偷袭,楚乔头也不回,反手一刀,狠狠的刺入那人的心脏,少女微微弓着腰,站在大雨中,身形定格,随即猛然抽出,一道血注瞬间喷涌而出,全数激洒在她的身上。

她眉头都没皱,眼神好似长鹰般冷然四望,所到之处一片惊恐。缓缓的站直身子,而后,拖着战刀,缓步上前。

“抓住她!”

一名侍卫头子又大声叫道,诸葛玥冷哼一声,抡起手臂,只听呼的一声破空之响,破月剑的剑鞘顿时呼啸而去,而后,以一个恐怖的姿态狠狠的刺穿了那名护卫的肚子!

“叔叔,杀了他们!”

孩子全无一丝惧怕,反而红着眼睛大声叫道。

在残忍的屠杀之后,就连一个稚龄的孩童都失去了原本的慈悲和善良,他挥舞着小拳头,大声的吆喝嘶吼着,像是一个久经沙场的战争狂人。

“少东家有令,谁能拿下这三人的人头,赏金千两!”

一名内侍从大帐内走了出来,对众人吩咐道,然而还没待他说完话,楚乔和诸葛玥两人瞬间冲上前来,一跃跳进人群之中,霎时间,大堆的人马从四面八方涌来,无数的手脚战刀向他们出手,然而,惨叫声顿时冲天而起,几乎是在一瞬间,无数的嘶吼声响彻天地,破碎的肢体鲜血向周围激射,人们好似麦子一般倒在地上,残忍的屠杀让人的手脚发抖。再也顾不得什么金钱的诱惑,人群向四周飞奔,很多人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逃走,一个空白地带,只剩下诸葛玥和楚乔两人并肩而立,带着蔑视的眼神望着那黑压压的人群。

男人浑身浴血,平静的问:“还活着吗?”

“死不了。”

楚乔眼神冰冷的望着前方的众人,一字一顿的沉声说道:“你来牵制这些人,我进大帐。”

诸葛玥眉头一皱,正想反驳,就见楚乔身影瞬时间好似离弦的箭一样激射而出。

又是一轮惨烈的厮杀,诸葛玥低骂了一声,还是几步赶上前去,为她扫出一片短暂的空当。

……

偌大的大帐里,燕洵皱着眉靠在暖榻上,只留了一份原貌的阿精持刀站在一旁,听着外面的动静,沉声说道:“主人,让燕卫出手吧,这两个人功夫很硬。”

燕洵用手轻轻的揉了揉太阳穴,冷淡的说道:“不必,这些刘氏的爪牙,留在这里也好。”

“可是,”阿精皱眉道:“总不能一个刘氏本土的人都没有,这样我们在卞唐很难行事。”

燕洵摆了摆手,淡淡说道:“再等等。”

……

此时的楚乔已经冲至大帐门前,挡在她面前的,只剩下五名刘氏一族的贴身侍卫,可是她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伸出舌头慢慢的舔了一下脸颊上的鲜血,那漫不经心的态度和不将一切放在眼里的狂妄,瞬间将这几人的信心完全摧毁。

然后,她再一次举起刀锋,毫不容情,冷兵器时代最完美的杀人机器。

大帐内一片死寂,只能听到外面不断传来的厮杀声,阿精额头微微冒汗,终于忍不住再一次问道:“少东家……”

燕洵眉头紧锁,不知为何,一丝烦闷从心底升起,似乎有什么事情被他遗忘,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心底疯狂的叫嚣,可是他却听不清那声音说的是什么。外面的厮杀声那般大,让他又再想起很多不愿想起的记忆,终于,他轻轻挥了挥手,说道:“去吧。”

阿精长吁了口气,正要说话。

可是就在这时,一声清冷如雪的声音陡然响起,瞬间好似一把破空长剑,划破了这个死寂的黑夜,在天地间照下一片可怕的锐芒!

“刘熙!你给我滚出来!!!”

在逃离真煌城的那一天,站在漆黑空旷的天幕之下,燕洵就对自己说过,他再也不会惧怕任何人,再也不会畏惧任何事,所有阻挡在他面前的势力,都会被他无情的撕毁。他会用他的刀,用他的拳头,用他的力量向全世界宣告:燕北的王回来了,所有曾经加诸在他身上的罪恶和屈辱,他都会十倍百倍的奉还。

然而这一刻,他却害怕了,他甚至没有穿鞋子,就那么猛地从暖榻上跳了起来,而后,踉跄上前,竟像是不管不顾的疯子一样的冲向门口。

“少东家!”

大帐内的侍卫大惊失色,齐齐冲上前去,阿精一把拦住了燕洵,他并没有听清那个声音,而是单纯的以为自己的主人生气的要冲出去和敌人硬拼。

“主人!不要冲动!那种人犯不上你为之出手!”

兵器交击声响起,铁器碰撞的尖锐声响,楚乔的声音再一次响彻耳际:“刘熙!你滚出来!”

而这一次,就连阿精,都愣在了原地。

大风鼓舞,一阵破碎的声音登时传来,大帐的帘子被人一刀划开,一道闪电木然闪彻天际,在女子的背后炸开,天地间一片白亮,她浴血的身姿一时间竟是那般的挺拔。

她站在门口,眉心都是淡淡的不屑,她傲然举着战刀,刀锋直指燕洵,冷冷的轻哼:“刘熙,没想到是我吧。”

是啊,没想到,怎么会想到?

大帐内的烛火被外面的风雨一下吹熄,幽幽的光映照在女子惨白的脸上,这一刻,语言已不足以表达燕洵的心情,他像是一个木头一样站在原地,想要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紧紧的皱着眉,深深的望着她,却一个字也吐不出。

楚乔冷冷的看着他,语气不卑不亢,并无任何情绪上的波动,她只是以刀锋指着他:“背叛燕北,背叛大同,残杀同宗,你说,你该不该死?”

就在这时,原本隐藏在大帐外的燕卫们齐齐出动,这些经历了无数场战役的士兵自然不是刘氏的那些亲卫们可以比拟,人人一身黑衣,包裹着头脸,手拿利器从旁边的两个营帐内冲了出来,一下就将诸葛玥和楚乔紧紧的包围。弓弩手已经最好了准备,可是当他们看清那个站在场中的女子的时候,所有人齐齐一惊,愣愣的竟然忘记了出手。

诸葛玥和楚乔自然是看不到这些的,刘氏的护卫们此时已经退下,大营内一片死寂的安静。

“星儿!”诸葛玥奔上前来,持剑护在她的身前,另一只手拦在她的身前,生怕她冲动的跑出去和人拼命。只是一个简单的姿势,但是保护的意味无需言表。

楚乔望着黑暗中的刘熙,一字一顿的沉声说道:“刘熙,我是代表大同行会来取你性命的。”

楚乔冷冷的指着他,表情十分坦然:“就算今日我杀不了你,他日燕洵也必会为我报仇!背叛者,必遭屠杀,绝无生路!”

“轰隆”一声,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大帐内的白衣男子突然轻轻一笑,他仰头望着外面那瓢泼的大雨,纷乱的人影,漆黑的天幕,笑容里充满了嘲弄和苦涩。

该庆幸吗?她终于安然无恙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并且仍旧对自己完全的信任。

可是,他又该如何去面对眼前这一个乱局?

老天对他,似乎从来都没有厚待啊!

楚乔顿时微微一愣,他这个表情,这个神态,似乎那般熟悉,可是这样一场杀戮下来,她的头脑有些僵化,有些东西,她根本不会去想不会去怀疑。

她只是皱眉望着那个黑暗中的男人,然后拿着刀,缓缓的,缓缓的上前一步。

“唰”的一声,燕卫们齐齐上前。

就在这时,男子突然伸出手来,对着左右轻轻一挥。

瞬时间,所有人大惊失色,因为那个手势,是要放他们走!

“少东家!”

刘氏的管家惊慌上前一步,沉声说道:“怎么可以……”

男人的眼神顿时凌厉如冰雪,冷冷的注视着那名管家。带着愤怒、厌恶,甚至有着疯狂的杀戮。

林管家脊背发冷,连忙遵照他的指示转过头去,对着楚乔两人说道:“少东家答应放你们走了。”

楚乔和诸葛玥一愣,眼神中全无惊喜,而是像看怪兽一样的奇怪的望着男人。

林管家不耐烦的骂道:“快滚!难道还要我们送你们走吗?”

“星儿,我们走。”

楚乔皱着眉,仍旧不解的望着那片漆黑的大帐,诸葛玥拉住她的胳膊,沉声说道:“跟我走!”

之前攻打中心大帐只是战术原因,既然此刻他们竟然答应放自己走,那么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没有再犹豫的理由。

诸葛玥和楚乔骑上两匹无主的战马,诸葛玥回过头来,望着那座漆黑的大帐,沉声说道:“刘熙,他日你落在我的手里,我也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

黑暗里没有半点声音,就在楚乔马上就要策马离去的时候,一声叹息突然轻轻的响起,那么疲惫,那么无奈,好似将全身的力气都吐出体外。

男人的小声的说:“小心些。”

那声音那么小,那么轻微,可是楚乔还是听到了。她的身体顿时一震,而后,猛的回过头来。

黑压压的士兵们横在中间,看不到那人的身影,耳边所闻全是瓢泼的雨声,雷声一声连着一声,在空旷的大地来回的回荡着。

冷风吹起了她冰冷潮湿的长发,上面还有着浓厚的鲜血味,那么刺鼻,那么难闻。

“驾!”

诸葛玥冷喝一声,策马狂奔而去。

楚乔眉头紧锁,终于,还是转过头来,跟在诸葛玥的身后,踏着遍地的泥水淤泥,向着大营外狂奔。

风雨越发的大了,到处都是沉重的呼吸,士兵们面面相觑,看着敌人就这么扬长而去,一时间,众人都有着短暂的发愣。

“少主!”

阿精转过头来,焦急的叫道:“那是姑娘啊!怎么能让姑娘跟着诸葛玥走呢?”

“不然还能怎么办?”燕洵转过头来,苦涩的笑:“难道摘下面具告诉阿楚,一切都是我做的?”

云层漆黑,大雨不断,天边阳光昏黄,这漫长冷寂的一夜,终于要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