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125章 并非酸儒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阳光明媚,转眼又过一日,贤阳刘氏的确曾在五日前进城,只是之后却取道南阴,直奔辽东大地,捐献大批粮草,以供劳军。

楚乔不知燕洵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但是与其等在这风声鹤唳的唐京城,莫不如前往辽东大地寻找燕洵。

这天清晨,楚乔买来了马匹干粮,和梁少卿在街边吃面,两人均一身男装,一副远行的打扮,倒无人上来盘查。

吃饱喝足,梁少卿抬起头来说道:“小乔,我们什么时候走啊?”

“我马上就走,你随意。”

楚乔一边说一边放下碗筷,翻出钱袋来付账。

“别开玩笑了,”梁少卿一笑说道:“你一个人去我家,我父亲不会让你进门的。”

楚乔无奈的叹气,只觉得这几天自己的忍耐力越发好了,她缓缓的转过头来,以极为平静的语气问道:“谁告诉你我要去你家?”

“还用别人告诉我吗?我心里明白。”

梁少卿眨巴着眼睛,眼睛里竟多了几丝感动:“之前那位救我们的公子对你有情,我是看得出的。”

身体顿时一冷,猛的打了一个寒战,楚乔愣愣的,顿时就说不出话来。

“你别胡说八道。”

过了好久,她才小声的轻斥一句。梁少卿叹息道:“你也别否认了,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介意的。他虽然看起来家世不错,也颇有些身份,但是你不还是选择和我一同离去了吗?小乔,你的心意我明白,这段日子,你吃苦了。”

男人犹自沉浸在自我的感叹之中:“虽然我父母未必会认同你的家世,但是只要我坚持,他们想必会妥协的。我们家在当地虽然是世家大族,但是我父母都不是顽固的人,我母亲为人很好的,你一定会喜欢她。咦?小乔,你这是什么表情?你怎么好像要哭了?你是感动的吗?啊?你要去哪,我还没吃完啊,你等等我啊……”

然后,梁少卿刚气喘吁吁的从后面追上前来,就见前面有一群手拿棒子虎视眈眈盯着他们的男人,缓缓走过来。

“小……小乔……”

“什么事?”楚乔缓缓皱起眉来,沉声说道。

“我数一二三。”

“又干什么?”

“一……”

“喂,喂,我说书呆子,不会又有麻烦吧?”

“二……”

“对面那些人是谁?”

“三!跑啊!”

梁少卿一把抓住楚乔,两人转身就开始狂跑,后面的人见了也一边大骂一边随后狂追。

楚乔气的脸蛋发红,大声叫道:“那些是什么人?”

梁少卿看起来文弱,跑起来却飞快,连楚乔跟着都有点吃力:“我的仇家!”

“FUCK!”楚乔大骂,这混蛋的仇家竟然比自己还多,再这样下去,恐怕将来有一天就算她登高狂喊“我是燕北楚乔”也没人肯相信了。

梁书呆显然对唐京城的大街小巷极为了解,七拐八绕跑出十多条小巷,总算摆脱了后面的追兵。楚乔郁闷的想杀人,她堂堂一个现代特工当代造反头子,竟然被一群手拿锄头铲子棍子的百姓追的满街跑,这事若是传出去,自己一世英名尽毁!

“书呆子,我告诉你,咱们现在立马分手,你再敢跟着我我就打断你的腿!”

梁少卿一愣,一边喘气一边说道:“别这样嘛,你一个人走,我会担心的。”

楚乔真是怒了:“跟着你我才倒霉!”

“不行!”

梁少卿急了,竟然霎时间将他心心念念的圣人教诲抛到了九霄云外,上前一把从后面抱住楚乔,大叫道:“不行走!”

楚乔一挣,竟然没挣脱,怒道:“死呆子,你松手!”

“不松!”

“不松我打你了?”

梁少卿此次极有气节:“打死也不松!”

然而,就在楚乔想要给这家伙一个狠狠的过肩摔的时候,一道黑影猛的扣在头上,眼前顿时一片漆黑,楚乔心下猛然一惊,想要出手却发现那呆子还紧紧的抱着自己,就在这短暂的一刹那间,反击的最佳时机已经过去。只感觉身上力道陡增,砰砰砰似乎有大批人凌空扑了上来,将两人死死的压在下面!

“头!我抓到那小子了!还有个同伙!”

……

刹那间,楚乔绝望了,这个穿越了整个大夏南部封锁线,逃过上百次追踪和围击,甚至还从卞唐上万中央军的包围下逃出生天的战地逃龙,终于再一次在梁少卿的协助下,落入罗网。

—*—*—*—*—*—*—*—

“砰砰!”

两声闷响,楚乔和梁少卿就被倒了出来,这处似乎是一个黑漆漆的菜窖,底下空间极大,上面却只有窄窄的一个出口,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梯子被抽了上去,想要爬上去,就只能顺着倒倾泻三十度的墙壁做蜘蛛人。楚乔自问自己既没有蜘蛛人的触手,也没有危急关头救命的蛛丝,这样高难度系数的作业,还是不要做了。

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上面突然露出一线光亮,里面的人连忙捂住眼睛,只听轰隆一声,就有大堆的东西被人抛了下来,里面的人顿时扑上前去争抢,原来是一堆已经发霉了的馒头。

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楚乔心中的沮丧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了,她郁闷的揉了揉太阳穴,靠在墙壁上,却发现墙壁湿滑,刚一靠上去就感到一股透体的寒气袭来,她皱起眉来,抱着双膝直起身子。

“砰砰”,梁少卿拍了拍自己的肩膀,黑暗中也看不清他的脸,只能听到男人的声音在耳边说道:“小乔,靠在我身上睡。”

楚乔很生气,但是却懒得和他发脾气,她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缓缓闭上眼睛,将头埋在膝盖上,静静的等待。

“小乔,你生我气了?”

还用问吗?不过还好,总算有那么一点自知之明。楚乔头都懒得抬,准备好好休息一会,等待时机,再逃出这个万恶的地方。

“你别生气了,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就当没听到。

“哎,不过这样也好,若是不被抓起来,你又要走了。”

梁少卿嘟嘟囔囔的,楚乔听了却稍稍有些感动,她在心里暗骂:这个死呆子。可是那丝怒火,却渐渐的消散了。

“小乔,天气冷,我们说会话吧。”

楚乔没说话,但却听着,轻轻的嗯了一声。周围都是吃馒头大声咀嚼的声音,这些人似乎在这里呆了很久了,一个个狼吞虎咽的,好像被饿了很长时间。

“我前几天听说,卞唐要打仗了,要和燕北打仗,大夏也会加入的,是真的吗?”

楚乔微微一愣,想了想问道:“你听谁说的?”

“街上的人都这么说。”

“哦?”楚乔微微挑眉:“那那些人怎么看,觉得谁会赢,希望谁赢?”

“那还用说,自然是大夏会赢,这么多年,大夏在战场上何尝失败过?”

少女微微一撇嘴:“那不一定吧,前阵子真煌之战,大夏不就是输的一败涂地吗?”

“哎,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梁少卿叹道:“大夏兵多将广,树大根深,建国百年,佣兵上百万,沃野千里,良田无数,坐拥万里江山,百姓几千万,兵员源源不断,更是红川正统,虽然因为内部不察,被燕北有机可趁,但是燕北的优势只是暂时的,一旦大夏缓过这口气来,稳住地方藩王和朝中世家的势力,挥师北上,燕北如何抗衡?说实在的,若不是大夏之前刚刚扫平了穆合氏的势力,你以为燕北能对抗大夏的禁卫军?笑话一样。”

楚乔一愣,没想到这番话竟是出自这书呆子的口中,感兴趣的说道:“为什么这么说?”

见楚乔搭腔,梁少卿顿时得意了起来,侃侃而谈道:“穆合氏在大夏势力极深,当初几乎可以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元老会的其他六方世家,刚刚拔出这方势力之后,大夏的朝中各个部门都出现了大批的官职空缺,有些部门甚至暂时陷入瘫痪。军事部、元老院、纠察院、尚律院、军法处、京城治安局,都是一片真空空缺,即便是其他世家们积极抢夺这些官职,但是皇家却不愿意放手,而且他们各自争抢的结果,就是各处的官员迟迟没有定论,势力在多方的争抢中来回动摇,于是,当内乱爆发之后,帝国无法做出准确有力的防守和反击,更无法做出快速的调配和反应。此乃其一。”

楚乔越发惊讶,说道:“那第二呢?”

梁少卿说道:“第二,就是世家们见到皇室秋风扫落叶一般的铲除了穆合氏,生出了兔死狐悲之心,有意纵容燕北做大。”

楚乔顿时一愣:“什么意思?”

“小乔,你知不知道帝国元老会存在已经有多少年了?”

楚乔微微皱眉:“据说是和帝国同时崛起的。”

“是的,当初建国的时候,除了赵氏,大夏共有十九门氏族,都是佩罗真煌的旧部,建国之后,因为佩罗氏一族的势力远远高于其他各族,所以就尊佩罗氏为王。佩罗真煌崇尚东陆文化,后来改国姓为赵,也就是现在的赵氏了。但是建国之后,朝中无论是军事力量,还是政治力量,其他的十九门都占有重要的比重,连皇室也不敢与其正面冲突,直到佩罗真煌的嫡孙,佩罗合合的出现,才算是稍稍缓解。佩罗合合是个雄才伟略的皇帝,他将自己的子孙们分封出去,为各地的藩王,经过几十年的努力,终于渐渐建立起皇室的力量。后来的帝王们有样学样,分封藩王,就成了大夏的传统习惯。”

梁少卿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叹息道:“不过无论是什么样的政策,在慢慢施行的过程中,都会露出其内在的毛病和弊端。就比如如此分封制,不但渐渐做大了藩王的力量,更让世家们抱成一股以图生存,他们可以内斗,但却绝不赶尽杀绝,因为他们知道,一旦门阀力量衰退,就是自己的灭亡之时,所以,这一次皇室表现出这么大的力量以雷霆之势摧毁了穆合氏一族,怎能不让其他门阀们忌惮?不然,单单只是诸葛阀、魏阀的家族军,就足以挽救真煌将倾的大厦,可是为何当晚却没有一点举动?”

男人的声音渐渐低沉,小声的说道:“他们是坐山观虎斗呢,希望大夏和燕北拼个两败俱伤,这样皇室就需要继续依靠门阀,而门阀们借机吞掉燕北,这样也会得到自己的田土,所以,不是燕北太厉害,而是皇室的强大触动了第三方的利益,门阀们有意纵容,燕北才有机会得此田土。此乃其二。”

楚乔不服气的说道:“你说的也未必全对,我听说当晚战乱刚起的时候,门阀的首领都在内城皇宫之内,根本无法出城召唤家族军。”

“你以为各大世家只有一个首领?”

梁少卿笑道:“这么跟你说吧,我们家,只是一个普通的世家。但是除了我父亲之外,家族里的叔叔、伯伯、庶出的叔伯兄弟,都是有话语权的。一旦家主不在,家中必然有其他能担大事的主事之人。每个世家,就是一个小型的帝国,拥有君主和元老会,拥有财部户部拥有武装力量。目前帝国剩下的六大世家之中,以诸葛一门长青不衰,虽然一直没有穆合氏那样的风光,但是却从来没有衰败过,三百年掌管帝国大权,你知道他们的身家有多大吗?”

楚乔摇了摇头,却恍然这里摇头对方是看不到的,连忙说道:“有多大?”

“诸葛一门的财力,比三国中最为富庶的怀宋,可能还要多出几十倍。”

“怎么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梁少卿说道:“国家收赋税,可是却要供奉朝中官员的俸禄,要养活全国的大小官吏,要治理河道,要供养军队,每逢灾年还要倾国库的向他国购买粮草安抚灾民。反之,世家不但每年能从国家那里领取俸禄,连家族军都是国家出钱帮着供养,贵族不交税,不纳粮,白白占据着最肥沃的土地,免税经营商号,垄断各种帝国经济命脉,这样三百年下来,只进不出,你算算会有多少钱。”

楚乔暗暗乍舌,就听梁少卿继续说道:“我父亲说过,帝国最大的弊端,不在分权,不在藩王佣兵,而在世家揽财。财富都聚集在少数人的手里,就是大患,但是帝国现在却没有动摇他们根本的办法,一个不好,反而遭到反噬。世家不像藩王,所以大夏宁愿打十个燕北,也不敢动一个门阀,因为藩王势力都是独立的,并且还是属于皇室内部的事情,而世家一旦惹急了,他们大可以群起而反对,大不了推翻了重立,反正赵氏一族的藩王那么多,扶一个傀儡上台并没有大不了的。”

“听你这么说,帝国的权利,是分别掌握在世家的手中的。”

“也可以这样说。”梁少卿点头道:“不过世家大多比较低调罢了,他们就好比河岸边的礁石,而藩王皇室就好比河道里的流水,虽然流水翻腾,气势惊人,辉煌的时候风光无限呼风唤雨,但是你可见过永远奔腾的河道?流水终将东去,政治人物是不可能长盛不衰的。而礁石虽然沉默,却坚定无比,他们默默无声的发展着,一代一代积累着大量的财富。所以,藩王们叛乱总是惊天动地,搞得世人皆知,而世家们叛乱,却是潜移默化,于无声中改朝换代。”

楚乔不得不对梁少卿刮目相看,感叹道:“你的意思就是,这场战争要么不打,只要开战,燕北必败。”

“不对,”梁少卿点头道:“是一定会打,而且燕北必败。之前和大夏的争夺,可能各有胜负甜土,但是一旦门阀出兵,那就是燕北灭亡的征兆。”

楚乔缓缓的点头,然后说道:“你说的很对,很有道理,我没想到你能说出这番话。”

梁少卿闻言嘿嘿一笑,挠头道:“平时看书看的,游学时,也经常和学子们辩论。”

“不过你忽略了一点。”

梁少卿一愣,连忙说道:“我忽略了什么?”

“你计算了帝国皇室的力量,藩王的力量,他国的力量,门阀的力量,却独独忽略了最大的一方。”

“谁?”

“百姓。”

“百姓?”

“是的,”楚乔点头说道:“天底下人数最多的,占据田地最多的,拥有潜在力量最多的,百姓。”

梁少卿挥手笑道:“你不要开玩笑了,百姓?你不如说奴隶更好,他们没有自由,没有武器,拿什么作战?锄头吗?再说了,你难道觉得百姓们会胆大包天的去支持燕北?古往今来都没有的事情。”

楚乔目光变得犀利了起来,她缓缓的说道:“为什么不可能?梁少卿,你也被人抓去当过奴隶,你应该最了解奴隶的心思,他们并非愚钝的猪狗,并非没有头脑的木头,他们是人,和你们这些贵族一样,是有思想的人。他们也想要活下去,拥有自己的土地,拥有自己的房屋,拥有自己的家庭,为什么他们就要给别人做猪做狗当牛做马?他们也许现在还不敢,但那只是因为他们没有这个希望,一旦有朝一日,一个政权旗帜鲜明的打出人民的旗号,你说这些人会如何?是拿起武器来保护自己的利益,还是继续俯下身子去舔贵族的脚趾?”

梁少卿呆住了,这个话题是他们那些学子们从来没有讨论过的,眼前漆黑一片,可是他却好似看到几丝光明。

“民为本,百姓的利益,方是天下大势的正统。民心所向,才是正统之道,书呆子,早晚有一天,你会看到愤怒的民众拥有多么大的力量,在这股力量之前,什么门阀,什么氏族,什么帝国皇室,都会像是九月的枯树一样不堪一击。”

整个地窖安静了下来,梁少卿的呼吸有些急促,他反复的念叨着“民为本”这三个字,好似走火入魔了一般。

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一阵哭声,渐渐的,哭声越来越大,那些刚刚疯抢馒头的人们都停了下来,他们向着这边望来,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却好似有一把火在他们的心中燃烧了起来。

“这位姑娘,我们,真的会有自己的土地吗?”

一个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带着几丝激动的颤抖。身处黑暗之中,楚乔也不再掩饰自己是女子的身份,那些人听到她的声音,自然认出她是一名女子。

听着那些哭声,楚乔只觉得胸腔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悲愤,她重重的点了点头,坚定的说道:“会的,一定会的,就在燕北,只要你们到了那里,你们就是自己的主人。”

“燕北…燕北……”

有人在默默的念着,他们像是在海上看到了灯塔的旅人,默默的望着西北方的方向。

那里,大雪纷纷,战火不断,但是,在那片雪白的土地上,一个新兴的政权正在冉冉升起,举着民众的旗帜,照耀着这些黑暗中的人们。

“小乔,我知道你是谁了。”

一个坚定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楚乔一惊,只听梁少卿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是大同行会的信徒,对吗?”

楚乔一笑,说道:“不对,我不信大同。”

“啊?”梁少卿一愣,皱起眉来:“可是你的说法和大同很像。”

“是的,是很像,只是我的更加现实一点。”

楚乔微笑道:“我只是希望,穷人可以有自己的土地,可以有衣穿,有房住,有怨有处诉,有苦有处说,世间有稍稍公正一点的律法,代表着大部分人的利益,杀人要偿命,欠债要还钱,如此而已。”

梁少卿沉默半晌,突然说道:“对不起小乔,我不能和你同行了。”

楚乔一愣,问道:“你说什么?”

“我要去燕北了,我不能和你同行了。”

“你要去燕北?”

“是的,”书呆子沉声说道:“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我要过去看看。”

楚乔顿时一笑,拍着他的肩:“希望能在燕北看到你。”

“你也要去?”梁少卿顿时大喜,连忙说道:“太好了,我们一起去。”

“不行,”少女缓缓摇了摇头:“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就在这时,菜窖顶上的盖子被人一把打开,强烈的光线猛的照射而入,有女子的声音冷漠的响起:“把里面的人都带出来。”

楚乔闻言顿时一愣,因为这声音,竟是这样的熟悉!

————分割线————

生病了,感冒发烧,晚了一点,不好生意啊。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那个书生是个什么鬼,有毛病吧,就知道拖楚乔的后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