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150章 双雄汇聚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这一天,整个燕北都弥漫在漫天的风雪之中,百年不遇的风暴像是发狂的疯子,在原野上打着转的肆虐狂吼着,雪积三尺多厚,打在脸上像是细小的石块,生生的疼。战马都被皮革裹住了肚子和眼睛,却仍旧在惊慌失措的顾盼,战士们披着皮裘顶着风帽,被风吹的睁不开眼睛,只能在雪原上艰难的步行跋涉。

行至茉莉江,楚乔突然命令全军停步,孙才着急的上前来询问,却只看到一个冰冷的背脊。年轻的女将军站在一处被风的雪坡上,眺望着远处的茫茫雪海,远方飞鸟惊乱,雪雾迷洒,久久伫立不语。

走下来的时候,孙才恼怒的推开一旁拉住他的战士,上前愤怒的说道:“楚大人,你到底在干什么?军情如火,陛下生死危亡之际,你却还有心思在这里看风景?”

楚乔的目光淡淡的从他的身上掠过,像是隆冬的冰凌,寒澈澈的刺入人心底最脆弱的不安。

少女还很年轻,可是不知为什么,所有认识她的人站在她的面前都会不自觉的忽略掉她的年龄,无法控制的颤抖和恐慌。尽管天气这样冷,但是孙才的额头还是有汗水缓缓渗出,刚刚察觉到有一丝不妥,楚乔就已经下令道:“把他绑起来。”

没有一秒钟的犹豫,秀丽军的战士们迅速上前,几下就将孙才捆绑个结实。年轻的军官挣扎的大叫:“你们干什么?楚大人,你要造反了吗?”

楚乔冷冷的看着他,眼神锐利的刺入,透过他表面的震惊和愤怒,毫不费力的看到了潜在的惊慌和担忧。她的心渐渐有些发寒,像是冰层下流动着的水,森冷冷的。

“贺萧,把随身带的所有炸药都拿出来,将茉莉江炸开,留下三百人坚守,明早之前,若是有一个人从对面冲过来,你们就不必来见我了。”

“是!”

贺萧冷然答道,楚乔翻身爬上马背,对着属下说道:“我们走。”

“楚大人!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

楚乔缓缓回过头来,冷冷的看了孙才一眼,很平静的说道:“我当然知道。”

“你在阻止我们的人援救陛下,你这是谋逆!”

楚乔微嘲,淡淡一笑:“孙大人,是你们太天真,还是我楚乔在你们的眼里真的就这么蠢?你说悦贡城只逃出你一个人,那为什么现在后方有五路大军在追着我们?我是顺道返回尚慎,提前一天上路这才来得及到此,那么那些本部的黑鹰军为什么这么快也赶到这里?你说诸葛玥带着五万大军神不知鬼不觉的袭击了悦贡的粮草,围困了陛下,那么你来告诉我,如今已到年关,陛下不好好的在本部里呆着,跑到这千里之外来做什么?”

孙才被问得哑口无言,瞪大了眼睛一声不吭。楚乔冷笑一声,目光越发寒冷,语调阴森的说道:“孙大人,如若今日的事是我错怪了你,那么他日我定当当着所有人的面对你磕头赔罪。但是如果是你有意欺骗与我,小心你的脑袋。”

“走!”

大军呼啸而过,马蹄敲打在雪原上,像是隆隆的战鼓。不一会,后方就传来震天的雷鸣声,炸药虽然制作粗糙,但是足够份量的炸药放在一起,还是足以炸开那些冰层的,茉莉江是赤水的支流,水深浪急,没有一天一夜的时间休想冻实,有三百名弓弩手在此,黑鹰军就别想轻易过河。不管前面的情况是怎么样,总要去看一看的。

楚乔下定决心,微微眯起眼睛,眼锋锐利,像是一只看到了猎物的豹子。

“大人!”贺萧策马追上前来,并骑奔在楚乔的身边,多年的患难与共,让他们既是主仆,又亲密如战友,俊朗的将军沉声问道:“前面是出了什么事?”

寒风呼呼的吹着,从两人之间狠狠的刮过去,雪粒打在脸上,十分的疼。楚乔沉默良久,终于沉声说道:“也许,是程远谋反了。”

贺萧转念一想,将前后事情串联在一起,果然有几分可能,但是破口骂道:“早就知道那孙子不是什么好东西!”

楚乔没有说话,她眼神直直的望着前方,使劲的甩了一下鞭子喝令战马,但愿,但愿她的猜测是正确的,因为,她实在不愿意去猜想另外一种可能。

不会的,不会的。

燕洵他,总不会这样负我。

“驾!”

楚乔厉喝一声,将满腔的担忧都深深的压下去,战马放足狂奔,驰骋在茫茫雪原上,像是一股漆黑的风暴,太阳渐渐被阴云遮住,天地间灰蒙蒙的一片,恍若黑夜。

*—*

诸葛玥的出现是毫无预兆的,按照原计划,引楚乔前来,派兵随后追击,悦贡积极调兵,都不过是做出的假象迷惑诸葛玥而已,最终的目的就是将诸葛玥引出明西山谷,再派两万弓弩手于谷前射杀,战事会在明西山谷前结束,绝不会波及到燕北内陆,更不用说波及到悦贡这样的重城了。

所以,当诸葛玥突然出现在悦贡城里的时候,全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惊慌,只因为燕洵已经带着悦贡最后的军队前往明西山谷前设伏了。

悦贡城最终还是被诸葛玥一把火烧了,在燕洵得到消息火速赶回来之际,诸葛玥一身青色大裘,站在城外一箭之地的歇马坡上,当着燕洵的面亲手将一只火箭射在了高高的城门上。得到攻击讯号之后,三百发火箭齐发,射在全城被浇了桐油的悦贡城中,老天也助了诸葛玥一臂之力,大风肆虐之下,不仅仅是城中的粮草,连带整个城市,都在这场大火中化为一片焦土。

燕洵所帅的两万大军目嗤欲裂,这些人中有一半都是悦贡的本土军官,见到家园被毁,父母妻儿生死不知,悲愤下勃然大怒,还没待燕洵下令就汹涌呼啸着冲了上去。战事发生的十分仓促,没有列队没有阵型,完全是疯狂的冲杀,凭着一股哀兵之痛,燕北战士的速度快的惊人,像是一群嘶吼着的饿狼。然而,还没等他们靠近,三百名月卫的利箭就刺穿了他们的胸膛,箭矢如破天之雨雾,呼啸袭来,任何血肉之躯都无法和这股力量抗衡,大约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之后,两军中央已再无一个站立的活人。

北风吹过鲜血淋漓的战场,滚滚的风声之中似乎还能听到垂死的人粗重的呼吸,燕洵站在另一侧,在刚刚悦贡守军冲上去的时候他没有阻拦,实际上他也根本就来不及阻拦,所以他坐视这一万守军死于乱箭之下,像是一批无人理会的秋草。此时此刻,燕洵的贴身禁卫站在他的背后,像是一片黝黑沉默的林子,仍旧是一万人,无声无息,静静的默立着,对着同胞的死亡无动于衷。

这是继卞唐之后燕洵和诸葛玥的第一次见面,虽然战争持续了一整年,大小交锋无数,诸葛玥还曾带兵冲击过燕洵的大帐,但是他们始终没有碰面。如今,目光如闪电般在半空中沉默的交汇,没有什么锋利的火花,一切都像潜藏在暗涌之下的礁石,静静的,悄无声息的,沉重的碰撞在一起,水面微微翻滚,内里却是暗流涌动,外人不足以看出那隐藏在其中的锐利和锋芒,只有深谙内情的人,才能领悟这是怎样的一种摄人胆魄。

从少时的真煌城外,到长大后的屡次交锋,这双同样精彩艳绝手掌一方权势的男人,在权利的立场上,他们相对而立泾渭分明,在军事的能力上,他们手段惊艳势均力敌,在政治的角逐上,他们誓为仇敌无法调和,而阴差阳错的是,他们竟然爱上了同一个女人,这样的宿命和际遇,让他们这一生都无法坐下来平心静气的欣赏对方的优点和才华,只要碰撞,必然是流着滚烫的血,分个胜败输赢,打个你死我活。

诸葛玥看到燕洵的时候,长久高悬的心突然就放下了,刚刚走出明西山谷,他就知道自己上当受骗,区别只是此事究竟是燕洵一人主导,还是有楚乔参与其中?是燕洵渗透了西南镇府使,还是楚乔亲自暴露了她的行踪?战场上转瞬生死变幻莫测,在这样的生死关头,这些事情对于别人来说也许早已无关痛痒,但是对于他,却无法置之于度外。他可以很肯定的认为楚乔不是那种人,可以很自信的觉得自己在她心里绝不是无关紧要的路人甲乙,然而他却无法衡量燕洵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无法去评估当自己和燕洵的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她的眼睛会担忧的看向哪一方。

诸葛玥自嘲的冷笑,就算她不会为了自己背叛燕洵,但是也不会为了燕洵来杀掉自己。这样,也许就可以了。

燕洵看到诸葛玥的时候,却远没有诸葛玥这般镇定,内心的厌恶和憎恨如藤蔓一般滋生爬起。正是眼前的这个人,让自己失去了第一次逃离真煌的机会,受了八年猪狗不如的囚禁之苦,在自己匍匐于地宛若猪狗般垂首苟存的时候,他在享受着帝国门阀贵族的荣耀,锦衣玉食鲜衣怒马,在自己忍辱偷生受尽别人欺凌的时候,他在漠然而视冷眼旁观,在自己家破人亡零落成泥的时候,他的家族一跃而起,踏着满地的白骨血腥,成为了帝国新的声音,在他好不容易创下这巍峨基业之后,又是他亲手毁灭了他不败的神话,给了他重重一击。

而且,还有阿楚……

想到这里,燕洵心底的烈火就熊熊的燃烧了起来,长久压抑着的愤恨和怒火好似喷薄的火山,一发不可收拾。

时至傍晚,夕阳西下,东边的地平线下,隐约可见黑色朦胧的轮廓,那是燕北的战马,隔着千山万水,也可以嗅到空气里战马吞吐的气息。灰尘弥漫,足足有三四万人。

诸葛玥静立不动,燕洵也没有说话,战争到了他们的面前,侮辱咒骂会显得太过幼稚。燕洵部下的一名士兵策马奔出阵营,来到诸葛玥队伍之前,高声叫道:“不要放箭!”

月卫们静悄悄的,以漠然的眼神望着这个颇有胆色的士兵,士兵紧张的舔了下嘴唇,开始了战前滔滔不绝的讲演,内容十分老套,无非就是一些大夏残暴不仁,燕北兴的乃是正义之师,尔等擅闯我们的土地,侵犯我们的领土,对于此等挑衅我军誓不会妥协,我们的援兵就在前面,如果你们想要一个逃生的机会,就马上放下兵器投降,跪地求饶云云。

劝降兵讲的口干舌燥,义正言辞,然而他的对面却没能给予他半点回应,见他说完了,诸葛玥轻轻的挥了挥手,毫无感情的说道:“干掉他。”

立即,乱箭齐发,英勇的演说家被射成了马蜂窝,身躯直挺挺的倒下去,脚却还套在马镫上,战马受惊,向后跑去,将那人一路拖拽,鲜血染红了一路。

燕北的军人们终于暴怒,愤怒的声音弥漫全场,上万人齐刷刷的拔出战刀,雪亮的刀锋像是狰狞的海洋,一下覆盖住了众人的眼睛。

男人们互相对望,目光穿越了亘古的时空,终于,战斗的号角被隆隆吹响,土灰色的尘土将大军掩盖,有人高呼一声,战马瞬间拔蹄,高耸的枪林刀海肆虐的冲向对方,战争轰然开始,来的没有一点预兆。

夕阳西陲,天色渐暗,诸葛玥的骑兵队人数虽少,但是好似一柄锐利的宝剑,他们弩箭无双,箭无虚发,可以一边冲击一边射箭射完了之后还可以随后补上一刀,他们全都是武艺精湛的高手,无一是普通的士兵,三百人所向披靡,穿营破阵如履平地,丝毫不为对方的人数所惊倒。

而燕洵的部队,也是百里挑一的精锐,人数众多,兵甲齐备,每一个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经验丰富,气势如虹。

战斗在刚一开始就显露出可怕的残忍度,鲜血飞溅,断臂齐飞,战马以头相撞,四蹄在半空相交,庞大的列阵汹涌推进,如同山洪海啸般势不可挡,震得人脊背发寒,头皮发麻。

————分割线————

要出去吃个饭,先更这些,晚上10点左右二更。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不喜欢燕洵

    1. 呵呵哒说道:

      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