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151章 心若死灰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天空黑沉沉的一片,云层压的极低,几乎要贴在脑门上,大雪好似灰色的鹅毛,卷在寒风里猎猎的飞着。以粗布和皮毡搭建的简易帐篷里,燕洵正在静静的坐着。火把发出微弱的劈啪声,战士们都很惶恐,眼神越发不安,战马也发出一声声令人心烦的嘶鸣,焦躁的刨着蹄子,空气沉闷,充满了恐惧和压抑的气息。

已经足足有半个时辰了,以一万大军来对抗那不到三百人的孤军弱旅,这样悬殊的比例根本就不是一场正常的战争,就算诸葛玥惊才艳绝,也不该撑到此时。月卫的弓箭早已射光,战刀都已经崩了口子,很多人都已经身受重伤,骑兵的战马全都被射死,再也无法发挥机动的灵活性,只能围聚在一起,背靠着背和上万人拼着长矛战刀。

燕北军已将他们团团包围,近身的肉搏激烈的惨不忍睹,被鲜血染红了的雪原上,燕北军的前头部队和诸葛玥的人马混战到了一处,两股浪头正面撞击在一起,战刀雪亮,冲杀之间,有大片的鲜血喷涌而出,像是滚烫的岩浆洒在雪泥沃土之上。

风声呼啸,杀声震天,战马的嘶鸣声和战士们重伤倒下时发出的惨叫声混在一起,场面如同被煮沸了的沸水,什么计策,什么韬略,都已经派不上用场了。狭路相逢勇者胜,此时此刻,人人都好似疯了一样,红着眼睛向对方挥出刀剑,断裂的肢体、喷溅的鲜血、砍掉的脑袋,像是一排排秋草一样倒下去。杀人者立刻被人所杀,临死的人却仍旧不忘抱住敌人的大腿为自己的战友赢得攻击的时间,战斗惨烈到无法想象的地步。

燕北军纵然人数上占了上风,但是却始终冲不散月卫那小小的一团阵营,外围的战士们倒下去了,里面的立刻扑上来,他们摇摇欲坠的挥刀站在那里,看似马上就要在一轮接着一轮的战役中倒下去了,却仍旧顽强的挺立着,像是甩不掉的狗皮膏药,败而不溃,哪怕周围的战友都已经倒下,唯有自己一个人,犹自各自为战,单个拼杀不息。哪怕血肉模糊,哪怕肢体断裂,哪怕只剩下一口气,仍旧会拼着挨上一刀也要张嘴撕下敌人一块肉来!

这些人,都是从小跟随诸葛玥的亲随,作为诸葛家的长房之子,打从四岁开始家族就为他请了几十个武艺师傅,更配备了五百名贴身死士月卫,十几年来他们跟随着诸葛玥转战南北,历经上百场战争杀戮,从无退缩胆怯,今日,他们更是在燕北军人的面前再一次展示出了所谓帝国花天酒地的“公子哥窝囊废”的热血忠诚。

燕洵的新任禁卫长聂古挥刀厉喝:“杀!杀掉他们!”

月九满身鲜血,一剑刺穿一名燕北军的喉管,脸上再无高手淡定沉着的风范,一把抹去了脸上的血水,高声道:“兄弟们!冲出一条血路来!”

到处都是尸首,到处都是战刀,尸体多的已经站不住脚了,战士们一边挥刀一边将绊脚的尸体踢到一边,杀声和惨叫声震耳欲聋,血泥滚着肉酱洒了一地。

一名燕北军一刀砍断一名月卫的大腿,那名年轻的月卫非但没叫一声,反而一刀穿透了燕北军的胸膛,燕北的战士在倒下去之前死命抱住月卫的腰,两个重伤垂死的人滚在地上,像是两只野狗一样的撕咬着对方,好像他们之间有着可怕的深仇大恨,然而还没等他们咬死对方,十多匹战马奔来,马上的士兵仍旧在拼杀,下面的两人却被马蹄踩碎了脑骨,脑浆喷射出来,溅到了战马的蹄子上,两个战士互相搂抱着死在一起,看起来好似亲密无间的朋友。

战场围绕着三百名月卫形成了一个赤红色的可怕漩涡,双方的阵型完全混乱,外面的燕北军冲不进来,就在外围打马吼叫着,不时的冲上去补充阵亡的同伴。就在这时,西北角的月卫突然被冲开了一个口子,聂古欢呼一声,战士们高举着血淋淋的马刀就跟在他的后面,如狼似虎般的嚎叫起来。

“保护将军!”

月九厉喝一声,年轻的脸孔一片血红,早已看不出本来面目。月卫们眼睛同时红了,齐齐转身欲冲,却被身边的敌人缠住了脚步。

聂古高声叫道:“冲!杀了诸葛狗贼!”

“唰————!”

话音刚落,一道白亮的刀光猛然袭来,聂古的脖颈间顿时被划了一道血线,下一秒,年轻禁卫长的头颅高高的飞起,身躯一挺,砰的一声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诸葛玥持刀而立,一身青色长裘越发衬得脸孔光洁如玉,嘴唇殷红,鼻梁高挺,幽深的眼睛好似深潭,炯炯有神的看着狼藉的战场,一滴血珠顺着他的额角缓缓流下,蜿蜒的滑过脸侧的轮廓。在他的背后,是上万的累累伏尸,更远处,是冒着黑烟的古老城池,再往后,是炮火连天的燕北大地和满目疮痍的大夏国土。

战争在肆虐,百姓在哀嚎,西蒙在震荡,天地在流血,他持刀站在狰狞的血泊之中,纵然一身杀戮,却犹自傲然如巍峨雪山。

“将军!”

“好样的!”

如雷的欢呼声紧随其后,诸葛玥站在血泊中央,声音清亮如鸣钟,高声叫道:“一个也不准死!全都跟我冲!”

“遵命!”

战士们齐声高呼,诸葛玥冲上人前,身先士卒,亲自带队,身手敏捷到令人眼花缭乱,刀锋卷着白雪,如同滚滚白浪,所过之处人仰马翻,一片狼藉。

月卫最后残存的一百多人士气大振,喊杀声震耳欲聋,纵横燕北所向无敌的燕北军在这股疯狂的气势下也不由得却步了,战事顿时胶着了起来。后方的军官们气的破口大骂,可是任凭他们怎样叫骂,那处被尸体隆起来的高地就是无法被攻下,无论投入多少兵力,那看起来如雨中树叶一般的一百多人,却仍旧如不死的机器一般在挥刀劈砍着。

燕洵的脸色不变,眼睛却渐渐眯了起来,诸葛玥终于出来了,他站在厮杀的最前线,青裘雪刀,身姿如矫健的蟠龙,恍惚间,燕洵似乎在他的身上看到了闪烁的金光,如九五之绚烂,灿灿夺目,令人不敢逼视。

一丝阴冷从眼底滑过,燕洵声音低沉,缓缓说道:“拿弓箭来。”

侍卫连忙回身去拿燕洵的黄金大弓,金光璀璨,炫目耀眼,燕洵穿着一身漆黑的长裘,眉眼早无当年的清澈和温和,此刻的他,好似一尊乱世战火中的杀神,周身乌黑都是被血浸染而成。指腹缓缓摩挲着弩箭,四指并拢,拇指扣紧,摸箭,搭弓,弯弩,命运的绳索在这一刻回旋倒转,昔日的画面再一次于脑海中奔腾而过,燕洵双臂发力,弩箭如同弓背的熟虾。

大风呼呼的吹着,吹过那纷飞的战火和渐渐冷却的尸体,天上的乌云翻滚着,雪花漫天飞舞飘零,远处有奔腾的马蹄渐渐由后方逼近,燕洵眼角如霜,背脊挺拔,站在万军围绕之中,以绝对的优势和姿态,轰然松开了握箭的手指!

金光璀璨的弩箭,嗖然离弦,向着那战场之上矫健的身体,猛然而去!

千万双眼睛霎时间全都凝固其上,在正午昏黄阳光的光晕之下,命运的箭激射而出,向着诸葛玥的胸膛,恍若嗜血的饿狼。

诸葛玥挥刀砍翻了一名燕北军士,猩红的血喷在他的手背上,像是滚烫的油。不用去看,只是用耳朵去听,那箭矢穿透烈烈北风的声响就传到了耳鼓之上,身躯如同迅猛绝伦的闪电,凭着感觉急速躲闪,箭锋锐利,顺着他的手臂狠擦而过,带起厚厚的衣料和大片血皮。然而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另一箭已经转瞬而来。

连珠弩,燕北楚乔的成名绝技!在国宴雪夜上,在西北战场上,他曾多次领教过楚乔的这一手箭技,早已不再陌生。然而此刻此箭出自燕洵之手,却别有一番味道,精妙也许不足,但是力道却远远过之。

一连七箭,箭箭直向要害,诸葛玥如同游龙惊盘,一一躲过,终于身躯一震,于狂风骤雨的利箭之中站起身来。目光对视只是一秒,快如闪电,却好似走过了两人对决为敌的一生。

刹那间,诸葛玥身躯如满月,轮圆臂弯,挥刀掷来,雪亮的刀锋如同白亮的电闪,雷霆般轰然还击。

短促的惊呼声在身后不远处响起,刀锋所指的男人嘴角微微一弯,带出一个令人无法察觉的笑意。他并没有躲闪,甚至面无一丝惊慌之色,反而拿起最后一只黄金之箭,蓦然拉弓,凌厉的激射而去。

天地似乎都在一时间安静的无声了,两人之间隔着千军万马,沉默对视,用尽全力发出最后的一击,无人躲闪避让,只等命运对他们的一生做出最后的宣判。

“陛下小心!”

“将军!”

惊呼声尚来不及穿透耳膜,一声战马的长嘶声时响起,雪亮的剑芒如同暗夜里闪耀的辰星,利箭刺透茫茫雪雾,由燕洵的身后呼啸而来,在诸葛玥的战刀刺穿燕洵心脏的最后一刹那,赫然击中了战刀的刀背!

那只是普通的一柄战刀,怎敌这光华浮动的旷世神兵。两股力量交加在一处,战刀轰然碎裂,宝剑却犹自保持着之前的速度前行,燕洵的利箭穿过诸葛玥的手掌射在他的胸口,紧随其后,宝剑猛然插入箭矢的尾部,竖直而下,一剑刺入了诸葛玥的胸膛,鲜血蜿蜒而下,流过剑身斜斜的血浪纹路,一直流到尾端的那两个小小的古篆之上,猩红滚烫之间,隐约可见“破月”二字。

诸葛玥的口中顿时爆出一股大大的血花,身躯踉跄退后,却强忍着没倒下去,月卫们目嗤欲裂的冲上前来,护卫在他的四周,月九眼睛通红,跪在他的身前目洒滚滚热泪,年轻的剑客猛的回过头来,满眼疯狂的愤恨和暴怒,遥遥的看向大雪中那一队漆黑的战甲。

楚乔坐在马背上,身侧是两千秀丽军,马蹄踩在雪原上,发出隆隆的声响。她的瞳孔大睁,终于看清了那皑皑风雪中的一张脸,整个人如坠冰渊,手脚四肢冷的麻木,心脏似乎被人掏出来扔到了冰天雪地之中。

燕洵淡淡一笑,伸手弹去了衣襟上掉落的一粒雪花,缓步走上前来对着楚乔伸出手,温言道:“你来了。”

诸葛玥周身鲜血,胸前的创口可怕的狰狞着,他的眼睛里好似有滚滚黑潮在翻滚着,事实再一次血淋淋的击溃了他的骄傲和自持,他的眉梢眼角一片冷峭,眼睁睁的看着,强压住喉间的那抹血腥。

诸葛玥,你还要自轻自贱到什么地步?

男人冷笑一声,声音低沉沙哑如地狱恶鬼,喃喃道:“终究,还是我诸葛玥自己一厢情愿。”

冰冷的目光射在楚乔的身上,楚乔只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她不能动,不能说话,呼吸沉重的坐在马背上,她已然看不见燕洵那虚伪带笑的脸孔,已然看不见那小山一般高的累累伏尸,已然看不见冒着黑烟的悦贡古城,已然看不见天地间的滚滚风雪,唯有诸葛玥,唯有他青裘之上的猩红鲜血,像是刺目剜心的利箭,赫然正中了她的胸口脊梁。

岁月似乎在一瞬间倒逝九年,九年前,在真煌外的皑皑雪原上,她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和燕洵站在一起,以仇恨的眼睛望着当年那个孤傲冷寂的孩子。九年之后,命运再一次给了她同等的机会,然而她却仍旧是毫无犹豫的将剑锋对准了他。

风雪依旧,物似人非。天地间瞬间变得苍茫而辽阔,唯剩滚滚风声,卷起漫天飞雪,洒在那张已然在睡梦中熟悉的容颜之上。

手指弯曲,狠狠的握紧了拳头,指甲插入掌心血肉之中,却感觉不到丝毫疼痛。

月九眼睛通红,看清她的脸孔,愤然怒骂道:“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女人,我们少爷为救你而来,你却下此毒手,今日过后,但凡月卫还有一人仍在,誓要你为今日之举付出代价!”

“大言不惭。”燕洵目光淡淡的飘过,语调清寂的说道:“去,踩死他们。”

“是!”

禁卫齐声应喝,转身就要冲上前去,就在这时,雪原之下陡然传来一阵轰然的奔腾轰鸣之声,上千匹战马呼啸而来,马背上的汉子衣衫各异,有商人、有牧民、有街头小贩、有儒衫书生、甚至还有穿着燕北官服的官员。他们策马狂奔而至,挥舞着各式战刀,不一会的功夫,就团团聚拢在诸葛玥的身后。

“少爷!”

一名四十多岁的汉子冲上前来,他穿着燕北正五品的文官官服,手拿厚背大刀,跳下马来,猛如风虎,一边冲杀一边大声叫道:“月大来迟,阿九保护少爷离开!兄弟们跟我冲啊!”

早在九年前,燕世城死于火雷塬,燕洵被困帝都,年少的诸葛玥就精心编织了这张网。不过当年他是预料不到今日的局面的,他只是小心的安插人手,潜伏在燕北境内,以图他日各大门阀对燕北这块肥肉展开争夺的时候助自己一臂之力。然后燕洵回归,燕北叛变,这些人就成了诸葛玥在燕北的耳目和手掌,上一次漕丘袭营之后,也是靠着这些人才能得以安然脱身。

大战瞬间开始,鲜血飞溅,杀声震耳欲聋,刀光耀眼夺目。

贺萧小心的靠上前来,低声问道:“大人,我们要不要为陛下助战?”

楚乔神情恍惚的看着战场,脑海中万千思绪一一飞腾,诸葛玥的脸,燕洵的脸,一一闪现,她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软弱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几乎将她整个人淹没。愤怒、痛心、悔恨、心酸,说不清的思绪将她团团包围,蒙住了她的眼睛和口鼻耳朵,很累很累,累得想要倒地就睡,即刻死去。

“大人?大人?”贺萧的声音在耳边清晰的响起,越发显得迫切。

楚乔身躯一震,登时恍过神来,她一把拔出贺萧的战刀,跳下战马就冲上前去,高声呼道:“都跟我来!”

秀丽军的战士们紧随其后,战意沸腾如滚烫的水,然而就在他们马上就要攻向夏兵之际,楚乔却一刀劈在了一名燕北军人的胸膛上,鲜血飞溅上她秀丽的脸颊,少女身姿挺拔,如同坚定的巨石高树。

一个、两个、百个、千个、渐渐的,全场的士兵都安静了下来,楚乔一言不发的攻击所有靠近她的燕北士兵,好似疯魔了一般。诸葛玥的亲随目光游移的盯着她,和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燕北的士兵们也惊异的看着她,不敢靠上前来,就连秀丽军的战士们,也一个个呆愣原地,不知该作何举动。

“阿楚,你在干什么?”

燕洵自人后走上前来,目光阴暗如深泉,定定的盯着她,声音低沉的缓缓说道。

楚乔没有说话,她只是手握着战刀,站在原地定定的望着他,望着这个她倾尽了全部心力去追随的男人,只觉得人生恍若一场浮华之梦,自己身缠丝线,好似傀儡,却久久懵懂不知。

几名燕北军人小心的试探着上前,谁知还没靠近,楚乔的战刀顿时飞掠,清亮的刀光之中,一颗人头飞上高空,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之中,无头的尸体噗通一声倒在雪地上,抽搐着,像是没死的野狗。

没有夸张华丽的招式,没有虚张声势的呼喊,她沉着冷静的将刀锋对准自己的战友,站在茫茫雪原上,身姿单薄,身边没有一个人。

“楚乔!你在干什么?”

燕洵的声音越发低沉,一边的月大见了,立刻吩咐属下马上撤离,燕洵眼梢一寒,燕北的士兵顿时又再追上去,楚乔身形利落,几个起落就挡在最前面,燕北军人们早已杀红了眼,见她对着自己人挥刀,也不管不顾的对她拼杀了起来。贺萧见了顿时大怒,捡起一把战刀怒喝道:“弟兄们!保护大人!”

战场上一片混乱,已经分不出敌我,楚乔杀红了眼,自己人的血染红了她的衣衫,她的手在剧烈的颤抖,身体却一步没退。马蹄渐远,昏迷的诸葛玥被人抬走,漆黑的战鹰在高空上挣扎的叫嚣着,冷风如同冷冽的刀子,寸寸刮在她的肌肤上。

广阔的平原上,血淋淋的尸骸铺满了整片大地,厮杀仍旧在继续,空气里充满了潮湿冰冷的绝望和死寂。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切渐渐安静了下来,她拄刀站立,脚下是鲜红的血腥,燕洵站在她的对面,目光幽幽的看着她,恍惚间,她突然觉得对面那人是那样的陌生,好似从来都没有认识过,她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问,拖着疲惫的身子,她踉跄的转过身去,只想离开。

“站住。”

低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燕洵缓步上前,士兵们潮水般的退却,只有贺萧持刀站在她的身前,虎视眈眈的注视着渐渐靠近的燕北之王。

“你让开。”

燕洵冷冷的对贺萧说道,年轻的将领抬起头来,丝毫无惧的望着他,以沉默来回应他的命令。

唰的一声,燕洵一把拔出腰间的剑,几乎就在同时,楚乔挥刀而上,多年来的默契让她不用睁开眼睛就能挡隔开他的招式,一阵激烈的火花顿时在刀剑间闪现,亮的炫目。

燕洵冷冷的笑:“怎么?你竟然也能为了他对我拔刀吗?我还以为普天之下唯有诸葛玥能令你办到此事。”

楚乔抬起头来,黝黑的双眸望向燕洵,看着他熟悉的眉眼,冷酷的唇角,恍然间怎么也无法将他和记忆中那个温和英俊的少年重合在一起,这一刻,燕洵终于从她的记忆中脱离出来,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现实是如此的鲜血淋漓,她多年执着的执念轰然坍塌,如同碎裂的琉璃,千片万瓣,再也无法拼合。

“燕洵,你骗我。”

燕洵的脸上没有丝毫愧疚之色,淡淡道:“不骗你,如何引他上当?”

万箭穿心也不过如此,楚乔苦笑,眼睛依然干涩,眼泪却流不出来,声音里带着说不出的绝望和疲惫,她不解的望着他,摇了摇头:“燕洵,你为什么变成这样了?”

她的声音凄惶如同无枝可依的小鸟,再不是那个驰骋沙场的长胜将军,再不是那个惊才艳绝的绝世将领,再不是那个凌厉果敢的秀丽大人,此时此刻,她只是一个被欺骗了的女子,多年倾心所付,皆化作汤汤之水,付诸东流。

燕洵沉声道:“阿楚,你说我变了,其实何尝不是你变了?大夏将领偷偷潜入燕北,这样重要的军情你都不向我禀报,还要在关键时刻倒戈相向对我拔剑,我身为燕北之王,杀一个大夏军人有何不妥,若不是早料到你的反应,我又何必大费周章的蒙蔽欺骗与你?燕北和我,在你的心里难道都及不上一个诸葛玥吗?”

楚乔身躯一震,愣愣的望着他,许久许久,突然神经质的惨笑出声。

“燕洵,如果燕北有朝一日对宋开战,你会设计引你怀宋的盟友前来,然后将她杀了吗?”

燕洵顿时一愣,他皱眉道:“你在说什么?”

“燕洵,你怪我对你不尽不实,可是你告诉我,你相信我吗?”

燕洵眉心微微锁起,沉声说道:“我让你回到燕北内陆,不参与战事,是为你好。”

“屠杀我的战友和军队,逼迫我离开为之奋斗了多年的事业,驱逐我远离权力中心,远离我一手开辟的战场,怀疑我,不信任我,监视我,利用我,这,都是为我好?”

楚乔的眼睛亮的怕人,狂风呼啸中,她的声音像是冷冽的刀子,尖锐的射向无边的暗夜,一年来压抑的不甘和悲伤如同潮水般翻滚而出。

“阿楚,你是我的女人,为何不可以好好的留在后方?像别的女人那样等着我凯旋?”

楚乔一愣,随即恍然失笑,她身躯颤抖,笑的眼泪都流下来了,手捂着胸口,苦涩的味道徘徊在舌尖,恍然的摇头道:“原来,你想要的是这样的女人。”

少女的眼睛那般亮,像是璀璨的星子,她定定的看着燕洵,声音低沉沙哑,问:“既然如此,你为何要来找我?”

“燕洵,你可以杀诸葛玥,但是你不该利用我,更不该以我和他的感情设这个骗局。”

燕洵的眼神中陡然闪过沉重的失望,他沉声说道:“程远早就告诉过我,你和诸葛玥关系匪浅,可惜我却一直太过自信,今天你终于自己承认了。”

楚乔听到这句话,几乎想要放声大笑,程远?他现在宁愿相信那个无耻无义的小人也不愿意相信她?她为他出生入死,鞠躬尽瘁,耗尽心血,多年追随在马后鞍前,最终,还比不上一个终日献媚的小人?她曾经以为他只是一时被迷惑,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可是现在,她却渐渐绝望了。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完全的政客,什么理想,什么信念,什么要带着她回到燕北过好日子,都比不过他的皇图野心,为了他的霸业,他可以为自己找一切合适的理由,可以相信一切对自己有利的借口,可以铲除一切阻挡在他前进道路上的人,哪怕这个人是他的师长、朋友、战友、部下、爱人……

再说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楚乔冷冷的转过头去,就要离开,可是手臂却被燕洵一把抓住,男人终于卸下了脸上的冷漠和帝王威仪,怒声喝道:“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要去找他吗?你爱上他了吗?”

楚乔默默转过身来,看着燕洵熟悉的轮廓,依稀间,似乎又看到了当年赤水湖畔的青衣少年,她缓缓的摇了摇头,低声说道:“燕洵,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爱,我只知道我在意你,我关心你,我不能忍受别人伤害你,我以你的梦想为梦想,我追随着你的步伐在前进,我做一切事都要首先考虑你,你快乐,我就开心,你失落,我就难过,我可以原谅你的错误、你的失败,可以帮你弥补你犯下的一切问题,我最大的梦想就是看到你心愿得偿,我流落异乡,无亲无故,多少年来,你就是我生存的全部意义,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燕洵闻言顿时动容,他的手心变得很烫,紧紧的抓住楚乔的手臂,微微有些激动的颤抖。

然而楚乔随即说道:“可是我现在却疑惑了,我所做的一切究竟值不值得?我到底有没有看清你?燕洵,你已经成了权力的奴隶,从回到燕北开始,你就开始怀疑,你怀疑我,怀疑乌先生,怀疑羽姑娘,怀疑西南镇府使,怀疑大同行会,怀疑一切在权利上对你有威胁的人。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我对你的忠诚,我不相信你不知道乌先生对你的拥护,你只是害怕,觉得我们的存在会威胁到你的地位,所以你千方百计的给自己找借口,将我们排挤在外。你的怨恨,你的担忧,都不过是为你的私心而生,为你的清洗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今天就算没有诸葛玥,也会是别人,你总是会给我找各种各样的罪过。燕洵,我不是怪你杀诸葛玥,我只是怪你的手段太卑劣,你不该这样践踏我对你的忠心,践踏我们之间的感情,更不该对我使用如此卑鄙的手段。”

楚乔爬上战马,临行前深深的看了燕洵一眼,郑重的说道:“如你所愿,我现在要去找他了,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他死在燕北,这一生我都不会再原谅你。”

大风呼啸一声,吹起楚乔翻飞的大裘,少女低喝一声,战马瞬间奔腾而起,秀丽军的战士们跟在她的身后,雪雾狂飞,和漫天风雪卷在一处。

燕洵站在原地,面色冷寂,久久的站立,宛若一座石碑。

他觉得,内心有一处突然迸裂了,依稀间似乎可以听到破碎的声响,肆意的杀气奔腾的流泻而出,染红了他墨黑的眼睛。

有人悄悄的走到他的身后,小声的问道:“陛下,程将军派出斥候来,说被楚大人拦在了茉莉江对岸,我们现在怎么办?”

寒风吹过燕洵的衣角,他恍惚间,似乎看到了他的父母的脸,还有九幽台前那些衣衫华丽的王国贵族……

“通知程远,马上带兵绕到闽西山下,一定要在赤水冰湖上将诸葛玥拦截。”

那人微微犹豫,问道:“若是,楚大人也赶到了呢?”

燕洵的眼睛微微眯起,闪过刀锋一般的光,许久,低沉的声音缓缓吐出几个冷冽的字:“不惜任何代价,务必将诸葛玥击杀。”

战鹰凄厉的鸣叫了一声,阴沉沉的天幕下,一片嗜血的红光。

————分割线————

共 4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这燕洵太不是东西了,亏的我因为他不是男主还遗憾了半天!

  2. 匿名说道:

    要是后来剧情改一下就好了←_←

  3. 匿名说道:

    他已经被权力蒙蔽了双眼,跟多数帝王一样 过着猜忌和孤独的一生

  4. 匿名说道:

    诸葛玥为了星儿把自己手下的月卫队人死伤这么惨重,我觉得不值得,难道这些为了你诸葛玥一人的私欲就白白死了这么多的人命,在生命面前人人平等。你诸葛玥想救星儿是你一个人的事,不能牵累别人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