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153章 爆竹声声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楚乔其实一直都是醒着的,她只是不愿意睁开眼睛,她知道有人在她周围走动,有人在轻声的唤她,有人在悲切的哭泣,有人在喂她吃药,还有人在默默的看着她,不靠近,也不说话。

她全都知道,可是她不愿意醒来,她一直在昏昏沉沉的睡着,一颗心像是冰冷的枯柴,干瘪的失去了养分。她在反复的做着一个梦,梦里面冰冷一片,她漂浮在漆黑的冰湖里,四周那样冷,有碎冰不断的轻触她的肌肤,诸葛玥面朝着她,一点一点的沉下去,有幽幽的光闪烁在他的身后,映的他的脸色那样苍白,唯有一双眼睛,漆黑明亮,犹若星子,辨不出喜怒,只是那样静静的看着她,静静地缓缓的一点点的,沉沦。

生平第一次,楚乔是如此的脆弱,她疲惫的想要就此睡过去,生命已然无可留恋,曾经那些让她为之疯狂执着的梦想瞬间被人敲得粉碎瓦解,她不想去想,无力去想,甚至没有勇气睁开眼睛面对现实的一切,她想要逃避,软弱的以为不睁开双眼一切就没有发生,直到这一刻她才终于知道,原来自己也是一个女人,会痛会难过会受伤更会绝望。她拒绝吃饭,拒绝喝药,滴水不进。

直到有一天,门外突然一片喧哗嘈杂,有人在大声咒骂她,无数怨毒的话语凌厉的飞出来,一句一句的刺入她的心底,那声音是如此的熟悉,以至于她仓皇的睁眼,从床上爬下来,却只来得及看到朱成被穿透的身体。

年轻并且不会武艺的管家满身伤口,衣衫破碎满面血污,像个发狂的疯子一样,一条手臂已然被斩断,却还在试图疯狂的冲进来,鲜血蜿蜒的洒在院子里的青石板上,他的眼睛通红,一边大骂一边用仅存的手去攻击旁边的侍卫。侍卫们并没有下狠手,他们只是阻止他靠近屋子,一遍遍的将他击倒,然后再冷漠的看着他一遍遍的狼狈爬起。

“你这个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女人!”

朱成在嘶声狂吼,他浑身上下全是疮口和冻疮,很多地方化了脓,一看就是在雪地里长久潜伏留下的伤势。

紫苏抱着她,努力的想要以颤抖的手蒙住她的眼睛,然而楚乔站的笔直,她像是一杆锐利的枪,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看着朱成不断的被人击倒,再不断的爬起,一次次的向她冲来。

“住手。”

楚乔缓缓的低声说。

“住手!”

她突然大声叫道,踉跄的推开荆紫苏就跑出去,外面的风那样冷,像是冷冽的刀子,她发狂的跑,用力推开前面拦阻的侍卫,大声的叫:“都住手!”

“我杀了你!”

朱成大叫一声,笨拙的挥刀就冲上来,楚乔傻傻的站在原地,此时此刻,她似乎再也不是那个身手矫健的现代特工了,她站在原地,对着迎面的一刀不闪不避,眼睁睁的看着那柄战刀当头斩来。

然而,就在剑锋刺破她衣衫的一刹那,一只利箭当空而来,精准的穿透了朱成的心脏,鲜血从年轻管家的嘴里喷射而出,全部洒在了楚乔的脸颊上。男人的身体一震,瞳孔瞬间放大,他的膝盖一软,砰然跪在地上,楚乔一把扶住他,只见男人用充满厌恶痛恨的眼神望着她,用尽最后一口力气,将一口带血的浓痰吐在楚乔的脸上,冷冷的骂:

“贱人!”

“砰”的一声,朱成倒在地上,灰尘飞起,像是长着翅膀的小虫沾在楚乔的染血的脸颊,她缓缓的抬起头来,却只看到燕洵冷漠的脸孔。

将弓箭放下,燕洵面色阴郁的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沉声说道:“我已经昭告天下,说是你设下的圈套引诸葛玥前来,并将他杀死。这个人是跟随诸葛玥一同来到燕北的,所以来的快了些,我估计再有几天,诸葛家的刺杀死士就会一批批的前来了,不过我派了大批人手保护你,你不必担心。”

楚乔看着燕洵,她恍惚间甚至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到底姓甚名谁,她努力的想,睁大眼睛想要看清他,却觉得头发疯的疼,阳光照在他的身上,金灿灿的,她睁不开眼。

侍卫们拖走了朱成的尸体,鲜血蜿蜒的淌了一路,那双怨毒的眼睛却仍旧睁着,恶狠狠的看着她,似乎想将她吞到肚子里去。

燕洵很快就带人离开了,院子里安静下来,下人们挑来大桶的水,哗的一声泼在地上,一遍遍的洗刷着地上的鲜血,楚乔站在那里不动,没有人敢来吵她,荆紫苏小心的靠上前来,颤巍巍的去拉她的衣角,轻声的叫:“月儿?月儿?”

风吹在她的身上,身体都是寒澈澈的冰冷,紫苏轻摇着她的手臂,声音里渐渐带了哭腔。

门外突然传来年轻男子愤怒的怒骂声,阿精喝骂着那些拦阻他的侍卫,大步冲进来,看到楚乔的样子,鼻子顿时一酸。他也不管周围还有下人,一把将楚乔扛起来就往屋里走,外面那么冷,楚乔却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单衣,侍女们惊慌失措的冲上来为她搓手搓脸的取暖,她呆愣愣的任人摆弄,像是已经死了一样。

“姑娘,你别这样。”

阿精红着眼睛对她说:“不怪陛下,一切都是程远那个奸佞小人在谗言惑主,姑娘,你要坚强一些。”

阿精的声音听起来那么远,像是从遥远的天那边传来的,楚乔微微转头,疑惑的看着他,过了许久,她才缓缓的沉声问道:“贺萧呢?”

楚乔的声音听起来那么沙哑,像是破碎的风箱,阿精微微一愣,好像没听明白她的话一样,傻傻的问道:“啊?什么?”

“贺萧呢?秀丽军的士兵呢?他们怎么样?有事吗?”

“没事没事,”阿精连忙答道:“他们什么事都没有,现在就在卫武所里,他们想来看你,只是你还在养病,陛下不许外人来打扰。”

“哦。”楚乔默默的点了点头,神情十分平静,她又再问道:“诸葛玥的人马,全都死了吗?”

“全都死了,尸体都被打捞上来了,大部分都在,有些太深了,没捞到,不过想来也不活了。”

“诸葛玥呢?他,捞到了吗?”

阿精微微舔了舔嘴唇,见楚乔表情平静,沉声说道:“已经捞到了,被岳将军护送着还给大夏了,赵彻亲自来接的。因为是全尸,我们还换取了诸葛家一百万金的赎金。”

楚乔仍旧是木然的表情,她的眼睛发直,只是不住的点头,阿精紧张的说道:“姑娘,你放心,没人毁坏他的尸体,送回去的时候还是好好地,陛下还给准备了上好的棺木……”

“人都死了,还要棺木做什么。”

楚乔淡淡的说道,随即站起身来,她已经六七日没吃东西了,只是在开始的时候被灌了点药,走起路来轻飘飘的,险些摔倒。紫苏想去扶她,却被她推开了,她颤颤巍巍的来到书案前,拿起纸笔,似乎想要写字。

“我给你磨墨。”紫苏连忙跑上前来,为她研磨。

屋子的门此刻还是正开着的,风吹进来,卷的满书案的书册哗哗乱翻,紫苏着急的吩咐丫头:“快把门关上啊!”

再低下头的时候,却见楚乔已经写好了,她将书信折好交给阿精,平静的说道:“麻烦你把这封信交给贺萧,让他按照上面的吩咐去做,一定要阻止诸葛家的杀手进燕北。”

阿精愣愣的接过,却见楚乔挥手极快的又写了一封,交给他道:“这封信交给乌先生,告诉他,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达成信念的方式却有很多种,我已在尚慎洒下了种子,现在我把那里交给他了。”

随后,楚乔提笔又写了封信。

“这封信交给缳缳,跟她说,一切拜托她了。”

阿精心里生出一丝不祥的预感,直爽的男人傻楞楞的问:“姑娘,你不是要寻短见吧?”

楚乔抬起眼睛看着他,眼神仍旧是那么清亮,可是阿精却觉得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是的,是不一样了,以前姑娘纵然冷静淡定,但是当她看着你的时候,你会真切的感受到她的情绪和她的喜怒哀乐。而现在,即使她看着你,你也感觉不到她的视线。她的眼神望着你,却似乎也穿透了你,越过身体,越过房屋,越过院墙,越过天边的流云远月……

“不会。”

楚乔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过头,对紫苏说:“我饿了,拿点东西来吃。”

荆紫苏顿时就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她才高兴的答应了一声,飞快的跑了出去。

饭菜是一直准备好温着的,紫苏带着下人们手脚麻利的摆了一大桌,站在楚乔的旁边兴奋的说道:“这个是陛下派人送来的,你大病初愈,吃这个最好。这个是于大夫开的药膳,补脾胃的,你几天没吃东西,不能吃太荤腥的,这是我亲手熬得鸡汤,用文火喂了十一个时辰了,你快尝尝……”

渐渐的,紫苏的声音一点点的低下去了,她手足无措的看着楚乔,只见她端着饭碗,只是机械性的一口一口的将米饭扒进嘴里,大口大口的咀嚼吞咽,很快就吃了一碗,然后自己起身又盛了一碗,坐下来继续吃。

她的吃相很吓人,像是饿了很久的乞丐一样,拼命的往嘴里扒,荆紫苏被吓坏了,颤巍巍的想去拉住她,却见楚乔埋着头根本就不理会。紫苏咬住嘴唇,眼泪一点一点的落下来,她使劲的拉住楚乔的胳膊,悲声哭道:“月儿,你难受就哭一声吧,别这样憋着,会憋坏的,你难受就哭一声吧!”

楚乔一言不发,仍旧在吃饭,她机械性的嚼着,似乎想将心里面的那些痛苦和压抑一同嚼碎咽下去。

屋子里很静,只有紫苏的抽泣声,阿精拿着三封信,只觉得自己手指冰凉,他想要说什么,却顿时触碰到楚乔寒澈澈的眼神,女子冷冷的抬起头来,淡淡说道:“你走吧。”

阿精离去的时候,楚乔已经在吃药了,大夫们一批批的走进来,背着大大的药箱,院子里似乎又有了生气,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阿精却觉得更冷了。

刚出了门,就看到站在胡杨树下的燕洵,云碧这个地方名字虽好,但是却是个贫困的穷乡僻壤,穷山恶水的,每年都有大雪灾,在这里生活的百姓,总是填不饱肚子,于是每年都在逃荒,时间长了,除了一些年迈的老人家,就只剩下这些胡杨树了。

见他出来,燕洵也没有回头,将手里的几封信递过去,燕洵一一拆开,仔细的看,三封信都不长,燕洵却看了足足有大半个时辰。最后,他将信原封放好,交给阿精道:“按照她说的去做。”

阿精面孔通红,好像做了贼被人发现一样,他沉默了半晌,终于沉声说道:“陛下,姑娘会不会想不开自尽啊?我听她像是在交代遗言一样。”

燕洵面色不变,给了阿精和楚乔一样的答案:“不会。”

“那……”阿精又问道:“为什么要让姑娘背上谋杀诸葛玥的这个罪名呢?诸葛家的死士会疯狂的报复不说,姑娘也会很您的呀?”

“恨我?”燕洵声调上扬,闻言沉声一笑,淡淡的说:“那也比死了好。”

阿精微微一愣,恍惚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不完全明白,他又问道:“陛下,我们随便拿一具尸体去骗大夏骗诸葛家,不会有事吗?我们收了他们的赎金的。”

燕洵没有回答他,只是伸出手来,指着前面茫茫的雪原,缓缓说道:“阿精,你知道燕北地图上为什么不标注云碧这个地方吗?”

阿精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问到这个,他摇了摇头:“不知道。”

“因为这里没有用,”燕洵语调低沉,冷淡的说道:“这里太小,怪石嶙峋,无法耕种,也不能做牧场,寸草不生,赤水不流经这,千丈湖离这也很远,气候恶劣,一到冬天就有雪灾,地理位置偏僻,连犬戎人攻入关都不来这边劫掠,无论是军事上还是经济上,都是燕北的负担,没有半点作用,所以连地图上都不标注这里了。”

他冷冷的笑了一声,声音那般低沉,缓缓的转过头来:“如今的诸葛玥对于诸葛家,就是云碧对于燕北,存在只是耻辱和负担。对于一个轻率冒进、肆意妄为,并且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对一个女人的迷恋上的帝国将军,你以为等待他的下场是什么?诸葛家的人和他撇清关系还来不及,谁会给他收尸呢?”

阿精恍然大悟,说道:“哦,难怪陛下要用姑娘做幌子,原来是志在诸葛家。”

燕洵面无表情的看着远方,缓缓道:“诸葛玥的死只是个开始,诸葛阀、赵彻、乐邢将军、还有当初举荐他的蒙阗,都会受到此事的波及,大夏不是正在乱吗?赵齐已死,赵嵩又是个扶不起来的,魏阀和赵飏的势力太软了,我不妨帮他们一把,只有大夏内部不稳,我的江山才能坐得稳当。”

阿精愣愣的说不出话来,他站在那里,风吹着他的脸孔,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呆。

“阿精,别总和程远较劲了。”燕洵看着他,皱着眉淡淡道:“你已经不是一个民间组织的刺客杀手了,燕北东征在即,你是我的心腹。玩政治,就要有一个玩政治的手段和态度,很多人是需要被牺牲的,如果你看不开这一点,那么你永远只能像大同行会那些不切实际的妄想者一样,做一辈子的黄粱美梦,却一辈子都品尝不到权力的味道。”

燕洵转过头来,不去看阿精呆滞的表情,有句话他没有说出来,狮子虽然凶猛有用,但是难以控制,有些时候,他其实只是需要一群狗。

至于阿楚,她总会明白的,杀诸葛玥势在必行,以她的名义设这个圈套也是无奈之举,一来诸葛玥此人难以易与,若非非常手段实难掌控,二来,他也的确需要这件事情的后续效应,等到大夏因为此事分崩离析的时候,她自然会明白,他才是对的。

至于她对诸葛玥的感情,燕洵嗤之以鼻,当年他活着的时候他都不害怕,难道还会害怕一个死人?她现在只是像往常一样,发发脾气难过两天罢了,时间会冲淡一切,而他,有的是时间。

阿精沉默着,想了想,突然开口问道:“陛下,姑娘很伤心的,你不进去看看她吗?”

“没时间了,我今晚要去关上,赵彻来这够久的了,该让他回家去看看了。”

燕洵说完就离去了,阿精站在原地,看着燕洵骑上马,在禁卫的护送下越走越远,恍惚间,突然想起了很久之前在圣金宫里他曾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自己当时劝他一切要以大局为重,他转过头来反问自己“若无阿楚,我要燕北何用?”

那句话他记得清清楚楚,直到今天尚在耳边回荡,可是现在,陛下是不是已经将这句话给忘了?或许他没有忘,燕北始终没被他放在眼里,他的心太大,智慧也太高,他的眼睛,是望着整个天下的。

阿精低着头,已然不知是非对错,也许从他跟随他的那一天起,就已然注定会有今日了。

他转身向卫武所走去,以往挺拔的背脊不知为何竟有些弯曲,好似有什么东西压在他的身上,让他再也无法挺直的行走了。

楚乔整整休息了五天,精神终于完全恢复了过来,紫苏整日的陪着她说话,说她们小时候的事,说她从来没见过的父母亲人。紫苏嫁人了,夫婿是一个军官,昨日还见她接到了一封信,看那喜上眉梢的样子,似乎很是满足。

这几天楚乔很正常,好好吃饭,好好吃药,平时不睡觉的时候,她还在院子里做些拉伸运动,她之前大病一场,脸颊瘦的脱了像,现在渐渐好起来,只是面色仍旧是苍白的。荆紫苏很是奇怪,晚上的时候偷偷去看,却发现她虽然躺在那里,却根本没闭上眼睛,常常是睁眼到天明,一夜无眠。

今天是新年,关上的战役三天前就已经结束,圣金宫急下八面金牌招赵彻回京,赵彻无奈下,只得撤兵,燕洵趁机攻打雁鸣关,虽然没能攻下,但是大夏也付出了五万多的伤亡,也算是新年前给燕北的一份大礼了。

燕洵提前一天赶了回来,云碧突然间作为燕北皇帝过年的所在,地方官员都激动的好似被打了鸡血,到处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

荆紫苏早上的时候拿来了新的衣裳,是大红的,上面绣着百朵百合,看起来吉祥喜庆。楚乔却看着不舒服,觉得那颜色像血一样,一点点的蔓延过来,指尖都不愿意去触碰。

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消息应该发出去了,尚慎也托付给了乌先生,至于秀丽军,跟着她已经没有前途,乌先生和羽姑娘是大同行会的骨干,被燕洵所忌,不便掌兵,只有托付给同样拥有燕氏血统并且身为女儿身的缳缳,她是燕北的翁主,又有火云军在手,应该可以给秀丽军一个好的前程。

这个地方,也没必要再继续待下去了。

燕洵进来的时候,房间已经空了,一切如常,整齐干净。

他恍惚间想起了当年他和赵淳儿定亲时的那一晚,一颗心突然就直直的冷了下去,不是没想到,只是却也抱着一丝希望,也许她想通了呢?也许她已经不怪自己了呢?毕竟他们在一起快十年了,她一直是那么包容他的,无论他做了什么,她都是可以原谅他的。他曾放弃了西南镇府使,曾放弃了燕北,曾杀了她的部下,曾怀疑她排挤她,她不是都没有离开他吗?只是一个诸葛玥,只是一个诸葛玥而已,阿楚纵然对他有感恩之情,又怎及得上自己和她十年相守的情谊?

他们也许只需要谈一谈,只要他开诚布公的将自己的想法全都说出来,她应该是可以理解他的。就算生气,也早晚会气消的,大不了再让她回来掌兵,如今大局已定,也没什么顾及的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驽定,这几日,他反复在心里安慰了自己几百遍,可是此刻,看着这整洁干净的屋子,他却猛然间心慌了,他急忙往外跑,行走间衣袖刮掉了书桌上的一块小东西,只听啪的一声,清脆的声响传到耳朵里,燕洵低下头去,却见幽幽的灯火下,一枚纯白的玉石戒指掉在地上,已经被摔成很多瓣,幽幽的反射着烛光,微微有些刺眼。

燕洵愣愣的站在那,看着那枚戒指,恍然间想起了阿楚当日的话:“如果诸葛玥死在燕北,我将永远也不会原谅你。”

我将永远也不会原谅你……

永远……

“月儿?”

荆紫苏推开门,开心的跑进来喊道:“跟我出门看花灯去!”

猛然看到呆愣在原地的燕洵,紫苏吓得急忙跪地叩首,好一阵没听到燕洵的声音,小心的抬起头来,却见男人直挺挺的站在那里,满脸落寞,好似浓浓的雾霭,挥之不散。

楚乔走在街上,牵着马,穿着一身很普通的青色披风,四周都是欢乐的人群,彩灯高燃,衣衫鲜艳,小孩子们提着花灯来回奔跑。

那些彩灯做的十分精巧,有长龙,有凤凰,有老虎,有鲤鱼,有白梅高树,有东海寿星,有小狗,有雏鸡,有乖巧的猫儿,也有可爱的兔子……

天上放着焰火,整条街上都飘着浓烈的酒香,张灯结彩的,街边的小贩还在叫卖着,两旁都是成排的彩灯灯谜,远远的冰场上,有驾着旱船花灯的百姓在跳着年舞,唢呐喜气洋洋的吹奏着。

那么多人从楚乔身边经过,没有人停下来看她一眼,人们手挽着手,丈夫牵着妻子,妻子挽着孩子,孩子回头招呼着奶奶,奶奶还要搀着苍老的爷爷,每个人都是有家有亲人的,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他们走出了贫穷的家门,来到热闹的街上,喜笑颜开的欢度这难得的节日。

“阿楚,我从来没有对你说过,这些话我只说一次,你要听好。我要谢谢你,谢谢你在地狱里陪了我这么多年,谢谢你在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没有遗弃我,谢谢你一直站在我身边,若是没有你,燕洵他什么也不是,他早就已经死在八年前的雪夜里了。阿楚,这些话我以后不会再说了,我会用一生来弥补,有些话,我们之间不必说,我们应该互相明白。阿楚是我燕洵的,只是我一个人的,我会护着你,带你离开,我八年前牵了你的手,就再也没打算放开过。”

“燕洵,我从没有家乡,是因为有你在,我就把你的家乡当做自己的家乡了。”

“阿楚,相信我吧。”

相信我吧,我会保护你,照顾你,不让你受到伤害,不让你受一丝委屈,相信我吧,我会让你快乐,相信我吧……

眼泪一行行的从楚乔的眼里涌出,没有声音,就那么无声的滑落,滚过她尖尖的脸孔,滑过瘦瘦的下巴,冷风吹过来,像是薄薄的刀子,那么疼。她牵着马,缓缓的走。

过往的一切在眼前凌乱的飘散,那个伟岸高大的身躯终于轰然碎裂,碎成很多块,轻飘飘的飞,像是轻盈的鹅毛。

突然间,午夜的大钟被敲响,一群孩子猛然跑来,撞在她的身上,一个小女孩一下倒在地上,坐碎了手里的彩灯,那是一只小鱼,做的不是很像,白色的,红红的眼睛,看起来倒像是兔子,肚子上画了一个金元宝。孩子捧着坏了的灯开始哭,越哭越大声,楚乔愣愣的停住脚步,然后蹲下身子,伸手为她抹眼泪,从怀里掏出一定银子就要塞给她。

就在这时,一阵震耳欲聋的鞭炮声突然传来,守岁的时辰过了,家家户户都燃起了炮竹,孩子一愣,傻傻的忘记了哭泣,捂住耳朵兴奋的大叫。

楚乔却好似被隐形的巨人猛然打了一拳,脸上霎时间毫无血色。

“你若是敢死,我就追杀你到阎王殿去!记住没有?”

男人转过头来,剑眉竖起,恶声恶气的呵斥。

她赌气的扬头:“你若是死了,我就放一百挂鞭炮,庆祝我再也不用念念不忘的记着要还你人情。”

炮竹声越来越响,噼里啪啦的连成一串,楚乔突然间泪如泉涌,那些潜藏在记忆里被她努力压制的画面再一次如山洪般喷薄而出,撕心裂肺的疼痛瞬时间袭来,将她的冷静和自持击的灰飞烟灭。

“你……你怎么啦?”

孩子被她吓坏了,在鞭炮声中大声喊道:“你别哭了,我不用你赔还不行吗?”

鞭炮声渐大,楚乔终于再也忍耐不住,于热闹喜庆的街头跪坐在地,捂住脸孔,放声大哭。

————分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