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156章 自由万岁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乌云遮盖着太阳,日头阴霾,惨白的阳光无力的照在北风呼啸的战场上。

时间过得无比漫长,初秋的风带着燕北特有的寒气,横扫过苍茫的原野,从凌晨到正午,从正午到黄昏,鲜血流满了整片火雷塬,艳红的火云花放肆的怒放,张扬的舞蹈着染血的花瓣,好似朵朵妖红。数不清早上还活蹦乱跳的鲜活生命,此刻如同断了根的麦子,大片大片的躺在冰冷的土地上。

土地已经失去了原本的颜色,鹰鹫在天空上盘旋着,随时都会俯冲下来享用这一场难得的盛宴,尸骸堆满了平原,伤病们躺在小山一样高的尸海中哀声悲嚎,声音像是失去了家园的孤狼,发出悲伤的泣吼,但是更多的,却是连惨叫都已经叫不出了,只能像是死狗一样的躺在地上,偶尔被寻找伤员的医护兵踢上一脚,才会发出一声哼哼,表示自己还活着。

傍晚时分,天空下起了小雨,细雨如牛毛,冰凉凉的浇在身上。战壕的尸首上还着着火,雨丝打在上面,激起一层嘶嘶的白雾。

程远踩着尸体走过来,多年的征战给他略显阴柔的面孔披上了一层血色坚韧的光芒,他的大腿被流箭射伤了,用白布粗糙的绑上,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

夕阳下,一处不高的土坡上,玄衣的男人直直的站在一株杨树下,燕北的鹰旗在他的头顶轻轻的飘荡着,枯黄的干草在他的脚下飞舞着,不时的打着旋。他的眼底空茫一片,似乎是正在看着什么,可是那眼神却好似越过战场,越过血光,越过了天边的浮云……

程远突然有些愣,他静静的站在原地,没有走上前去。

“程远吗?上来吧。”

燕洵并没有转过头来,他的声音很平静,带着舒和的淡定,程远弓着身走上去,单膝跪在地上,沉声说道:“启禀皇上,秀丽军已经从东南方的玄羽军团防线突围而出,玄羽将军是刚刚赶到的二线兵团,仓促成阵挡不住楚大人的攻击面,秀丽军的骑兵绕过了禁卫军的正面攻击,直接插入玄羽将军的军队之中,等我们想要拦阻的时候已经晚了,修陆军从左翼逃窜,目前已经往西北余道方向去了。”

燕洵静静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程远舔了舔发干的唇皮,继续说道:“末将已经传信给高将军和陆将军,命他们在余道关拦截,第一军团也会分出三万守军,在大西北境内分批狙击,龙吟关也做好了战斗准备,通往卞唐的南疆水路也被我们严密监控把守,就算秀丽军背生双翼,我们也能将他们射下来。”

燕洵仍旧没有说话,他站在那里,好似对眼前耳边的一切都毫无所闻,程远有些紧张,小声的试探着问道:“皇上?”

“你继续说。”

“我军伤亡惨重,第三团第七团全军覆没,第四团第八团第十一团的军团长阵亡,部下战士也死伤过半,杜若临将军率领的第十三军团拒绝作战,如今上层军官已经被看押管制起来了,但是下层官兵仍旧不肯听从调配,他们在这里不但起不到作用,我们还要分出兵力看守他们……”

燕洵闻言微微转过头来,轻轻的挑起眉梢,沉声说道:“拒绝作战?”

“是、是的,”程远吞下原本的话,换了一种比较温和的方式说道:“第十三军团的官兵,全是来自尚慎高原。”

冷风吹过,细雨打在燕洵的鼻梁上,他缓缓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皇上,再次阻截住秀丽军只是时间问题,但是末将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燕洵面无表情:“说。”

“是,如果我军成功包围楚大人,那么请问皇上,我们该以一种怎样的方式进攻?是全力突击,还是迂回围困,是击杀,还是生擒?还请皇上明示。”

耳侧的风突然大了起来,他静静的站在那里,寒风吹过他的身体,吹起瑟瑟翻飞的袍袖,远处的战场仍旧有小股的火苗,一整日的激战夺去了战士们的锐气,此刻,他们疲惫、委顿、衣衫破烂。整整两万禁卫军,还有后增援的三路万军团,虽然有一路中途退出战事,但是还是在秀丽军的面前大吃败仗。楚乔率领着九千秀丽军,像是一只刀子一样的刮破了他的包围圈,缳缳三万火云军没有做到的事,她却轻而易举的做到了,燕洵不得不承认,在军事上,阿楚是一个难得的天才,她对战局的把握和控制,她在军队中的威信和地位,连自己都是不能比拟的。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心底的沉重像是海浪一样一层一层的覆盖上来。此刻,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她终于还是逃了,在自己没有感情用事没有儿女情长的情况下击败了自己,逃出生天?还是该难过她终于彻底的离开自己,再也不会回过头来?

有一种讽刺的滋味在心间升起,让他不自觉的想要冷笑,他淡淡的看着程远,突然开口道:“程远,你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劝我说你不堪大用,我却还是要重用你吗?”

程远闻言顿时一惊,连忙双膝跪地,磕头道:“圣上厚爱,末将万死不足以报答。”

“因为你很像是以前的我。”

程远猛的抬起头来,震惊的看着燕洵,却不再说话。

“我知道,你的父母亲人全部都在战火中死去了,你的妻子和妹妹被大夏的军队抓去做军妓,你哥哥也是大同的将领,却死在了内部的暗杀之下。”

程远的眼睛渐渐变得通红,他跪在地上,一个字也不说,嘴唇青白一片。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就如同我一样,我也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燕洵抬起头,望着夕阳血红的床穿透天边的阴云,洒下一片惨红,他嘴角轻轻弯起,静静说道:“一个人可以有很多心愿,但是总要先活下去,如果死了,那就什么心愿都完不成了。”

程远的眼角突然一阵滚烫,泪意湿润了他的视线,被整个燕北骂做卑鄙小人的程将军紧紧的握住拳头,深深的垂下头去。

天上飞过苍白的大鸟,从燕洵的视线中划过,燕洵看着它,目光悠远,像是长长的线,失去了维系的目标,终于再也找不到凝聚的焦点。他沉默了许久,才沉声说道:“秀丽军战力太盛,不宜正面阻其锋芒,开放边境,透消息给赵飏和魏舒烨,快要入冬了,就让阿楚来为我们打开大夏这个胶着的战场吧。”

程远微微一惊,即便以他的深沉,也难掩脸上的震惊之色,好久,才小声说道:“大夏如今囤积在雁鸣关下的全是重甲兵,楚大人率领的全是轻骑兵,末将怕大夏仓促间无法阻住楚大人的去路。”

“那就拖住她的脚步。”

燕洵转过身去,向着巍峨的北朔城走去,漆黑的战马跟在他的身边,夕阳照在他的身上,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有低沉的声音缓缓传来,像是草原上终年游弋的风。

“通知北朔、尚慎、回回的百姓,就说他们的秀丽大人,就要离开燕北了。”

大风吹起他翻飞的衣角,腰间的宝剑泽泽的反射着血红的光,男人的脚步那么沉重,一步一步,缓缓走进了那座漆黑巍峨的牢笼,冥冥中,似乎有黄金的枷锁将他整个人锁住了。黑烟在远方冉冉升起,惨叫哀嚎声不断的传来,死一般的沉默笼罩在火雷塬的上空。

阿楚,我曾说过,所有人都可以背叛我,你不可以,因为你就是我唯一的光源,是照耀我漆黑天空的太阳。

如今,我的太阳熄灭了。

四面楚歌,腹背受敌,孤立无援,逃生无门的时候,你可会想起我吗?

阿楚,我在你的背后看着你。

**

战斗来的毫无预兆,燕北各路大军对他们的到来保持了一种透明的状态,楚乔开始还抱着天真的幻想,以为是燕洵不忍心对她下手,终究放她离开。然而,在龙吟关外,看到那些背着包袱拖着儿女的百姓们的时候,她的心突然跌进了万丈冰潭,彻底的绝望死寂。

晨光中,密密麻麻的人流如同一条长龙,有人推着大车,装满了大箱小箱,锅碗瓢盆都在叮叮当当的作响,有人挥舞着鞭子,驱赶着自家的牛群羊群,妇女抱着哇哇啼哭的孩子,坐在石头上袒露着半边胸膛,在冷风中给孩子喂奶,还有人挑着扁担,里面放满了番薯和玉米,每走一段路就要坐下来吃上一顿。

疲惫、辛苦、仓皇,各种不同的表情源源不断的出现在百姓们的脸上,但是当他们看到秀丽军的旗帜的时候,全都不约而同的欢呼起来。百姓们蜂拥上前,对着军队大声喊道:“大人到啦!大人在这呢?”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拉着小孙子挤在前面,孩子的小脸被冻得通红,他们对楚乔大声叫道:“大人,咱们这是要去哪啊?”

“是啊大人,咱们这是要去哪啊?”

“不管去哪,俺都跟定大人了,可不能让大人自己走了。”

“大人,您走怎么不事先说一声啊,俺的庄稼还没收呢,幸好俺走得快,要不都追不上了。”

……

秀丽军的战士们静静的站在空旷的原野上,谁也没有说话,他们都不约而同的转过头去看向楚乔,少女一身青色披风,身姿挺拔的坐在马背上,像是一杆锐利的标枪。她的表情很沉着,不见丝毫震惊和惊慌,于是战士们纷纷放下心来:不用担心,大人神机妙算,一定早就计划好了。

“大人。”

贺萧策马赶上前来,在她的耳边轻声唤着。

楚乔缓缓的转过头去,贺萧离她这样近,近到让他察觉到了她目光中一瞬间的恍惚和迷茫,他的心里突然升出一丝难过和痛惜,多年的相处,让他不再如当初那样执着盲目的相信着眼前这个少女的能力,两年来,他看到了那么多,他看到了她的消沉,看到了她的哭泣,看到了她的软弱,看到了她的迷茫,她不是传说中那个战无不胜的神话,更多时候,她只是一个年轻的女子,固执的傻傻的承受了太多的责任和压力,就连流泪,都要躲在没人的角落里。但是这一切并不影响他对她的忠诚,反而让他生出了一种更为复杂的情愫。像亲人,像兄长,像部下,更像知己。

他伸出手,不轻不重的握了一下她的肩膀,沉声说道:“大人,贺萧在这了。”

是啊,贺萧还在这,秀丽军还在这,她并不是孤立无援的。

可是很快,雁鸣关的方向就仰起了大片崛起的烟尘,斥候急忙奔回来,急忙汇报道:“大人,前方二十里处,赵飏亲帅十万大军,正在火速前来,只要我们离开龙吟关口,必遭伏击。”

这一刻,楚乔几乎想要大笑出声。

燕洵,燕洵,你好精明的手段!

开关让路,不费一兵不足;以百姓拖延,摧毁她骑兵的高速机动优势;借大夏之手,阻断她的前路。就算大夏对这个消息有所怀疑,但是也不能放任楚乔这样的燕北军事头目带着秀丽军进入大夏境内,哪怕明知燕洵另有目的,此战也都必不可免。

他精准的摸透了尚慎回回百姓们的心思,摸透了她楚乔的心思,更摸透了赵飏的心思。

也许在小规模的战场上,她还可以通过战术的运用和高明的指挥手段胜他一场两场,但是说道谋算人心,巧妙的运用各方势力,她远远不及燕洵的如海心机。

百姓们也发现了东边翻飞的烟尘,有低低的恐慌在人群中散开,尽管大家还是信心满满的想“大人在这呢,不用害怕”,但是想起大夏的铁血军队,还有秀丽军不满五千人的编制,他们不由得开始犹豫了起来。

贺萧已然返回龙吟关下,有战士大声喊道:“城上守军,请开城门,放百姓们进去!”

连喊了三遍,才有人拉着长调慢悠悠的说道:“皇上有令,若要进城,就请秀丽军的战士们先进城。”

“大夏军队转瞬即来,请先让百姓入城!”

“皇上有令,请秀丽军的战士们先进城!”

单调的回音一遍遍的响起,大风呼啦一声吹起,扬起遍地的尘土草屑,楚乔仰着头,看着龙吟关上飘荡着的黑鹰战旗,紧紧的握住了拳头。

“大人?”

有士兵在旁低声的叫。

“大人!”

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人围拢过来。

“大人,怎么办?”

百姓中开始有人惊慌的嚷,孩子们被那森冷的气息所摄,惊慌的大哭,数不清的声音在耳边嘈杂的问:

“大人,怎么办?”

“大人,敌人就要来了。”

“大人,进城去吧,避一避也好。”

“大人,回去跟陛下道个歉吧,他会原谅你的。”

“大人,我们誓死一战,下命令吧!”

“大人,大人,大人……”

燕洵,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楚乔对着虚无的天空冷冷的笑,心底的最后一丝柔软也被现实击的粉碎。

你希望看到什么?看到我孤立无援?看到我四面楚歌?看到我成了丧家之犬,无奈下夹着尾巴仓皇逃回燕北对着你摇尾乞怜吗?

燕洵,你太小看我了。

“将士们,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你们都看到了。”

楚乔坐在马上,伸出手来,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以低沉的嗓音缓缓说道:

“我们的王,燕北的皇帝,他抛弃了曾经的誓言,背弃了我们当日对着燕北大地、对着回回雪山许下的承诺,长庆的百姓们尸骨未寒,忠于皇帝的屠刀就举在了大同的脖颈上。乌先生死了,羽姑娘死了,缳缳郡主死了,小和将军死了,边仓将军、希睿将军、阿都少将,一个个的死在大帝国狂热梦想的野心份子的手上。如今,刀锋悬在了我们的头顶,战士们,在你们的面前,是大夏的十万大军,他们厉兵秣马摩拳擦掌,正等着我们送上门去,在我们的身后,是已然变质的燕北大军,他们正站好了姿势,准备好口水,等着吐在我们的头顶,然后嘲笑我们是没用的懦夫。在我们的身边,是被国家欺骗抛弃了的父老乡亲,战士们,我们该何去何从?”

冷冽的回声静静的回荡在荒原上,没有人说话,他们都仰着头,目光灼灼的看着楚乔。

楚乔突然跳下马背,手指着士兵们大声喝道,声音尖锐凌厉,好似赫赫战鹰:

“是回头当独裁者的走狗,受背叛誓言的叛徒的嘲笑?还是放弃我们的亲人,独自逃命?抑或是冲向前面二十倍于我们的敌人,赢得一个军人应有的尊严和荣光?”

楚乔仰头大吼道:“战士们!你们想活命吗?”

“想!”

不管是军人还是百姓全都异口同声的厉吼,声音穿透云层,惊散了上空盘旋的飞鸟。

“你们想当叛徒吗?”

“不想!”

“在死亡和当叛徒中选一样,你们选择什么?”

人们高声狂呼:“誓死不背叛大同!”

楚乔迎风而立,高声呼道:“战士们,乡亲们,跟随我,服从我,听从我的号令,如果要死,就让我们用自己的鲜血来诠释大同的最后一次荣光!头可断,血可流,我们的信念永不熄灭!燕北万岁!大同万岁!我们的自由万岁!”

山呼海喝同时响起,千万双手举在半空:“大人万岁!”

————分割线————

明日下午三点准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