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续:保卫西蒙 青海

潇湘冬儿2017年03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青海是一片广袤的土地,如果你不曾踏足于此,那么你将永远也无法想象,在那片血污的森林之后,隐藏着一个如此美丽的天堂。】

赤风向东,二百八十余里,雄关如铁,名为翠微,巍峨高耸,如沧浪之山。

诸葛玥策马而行,身后跟着百余匹战马,他如今的贴身护卫队长郭淮带着二三十名士兵走在最后,护卫着几十辆青布马车。风从东方迎面吹来,带着泥土的香气,又是一年春暖花开,青海大陆 ,已是一片繁花璀璨的艳丽之色了。

到了关口,看守的侍卫早就接到消息,见到诸葛玥,恭敬的行礼之后,就打开了沉重的城门。

诸葛玥对着一辆马车静静的说道:“三叔,恕我不送了。”

马车的帘子被掀开,露出一张老迈却仍显清俊的脸。只是这张脸的主人此刻愁眉不展,一双修长的眼睛里满是懊恼,抬起头来,最后一次哀求道:“殿下,是我糊涂,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诸葛玥默不作声,只是淡淡的看着他,那眼神风轻云淡的,可是却好似镜湖封冻,就那么冷冰冰的将一切都反射回去,没有一丝感情。

老人继续哀求道:“大夏已然国灭,大哥他们一支早就随了七殿下去了北地,如今红川境内时燕洵那小狼崽子主事,你让我回去,我可如何是好啊?”

“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老人几乎要落下泪来,一骨碌爬起来,在车上就跪了下去,悲戚着说道:“殿下,是三叔不好,是我鬼迷了心窍。不过三叔也是看你子嗣凋零,才想把绸儿嫁给你,我对她没恶意的,我只是……”

老人的话还没说完,诸葛玥已经调转马头,背脊如槍,没有一丝犹疑。

老人一惊,突然大声叫道:“我什么也没做!我只是想想!”

“想想也不行。”

诸葛玥的声音很平静的在风中回荡,像是一片飘在水面上的叶子。

“他们是我的妻儿,你就是在脑子中过一下,被我知道了,也不行。”

一只雪白的鸟从青海平原上飞过来,嘴里衔着一根树枝,看起来,是刚刚安家筑巢的雄鸟。

“郭淮,送他们出去。”

大门开上,许久,又重重的关闭。他一言不发的带着队伍回去,马蹄声声,牧草青青,雄鹰盘旋,一切都安宁而平静。

这就是青海,是他的家,他以铁腕掌管这里的一切,统治这里的一切,也必然会守护这里的一切。任何可能会威胁到这种平静的东西,都要被无情的铲除掉。哪怕,只是想想。

“嘀嗒嘀嗒!”

一阵清脆的马蹄声突然响起,诸葛玥抬起头来,就见她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衣衫,骑在马背上,远远的奔来。

“吁!”

楚乔勒住马缰,在马背上竖直身子,向远处的关口望去,皱眉问道:“你三叔走了?”

诸葛玥点头:“恩。”

“怎么不叫我来送?”

诸葛玥笑道:“他故土难离,想家要回去,闹腾你干什么?”

楚乔不乐意的皱着眉:“他是你的长辈,我不送送多不好看。”

“有什么不好看的。”诸葛玥随意一晒,打马上前,说道:“我跟他也不亲。”

反正不走也走了,楚乔无奈的一叹,扁扁嘴说道:“这可是你不让我送的,事后可别挑我理,说我不给你面子。”

两人笑呵呵的闲话家常,就往家的方向走去。驿道笔直,两旁碧草纷纷,鲜花如繁,隐隐有诱人的香气远远袭来。这条驿道是通往关外的必经之路,如今红川局势已定,燕北入主东土,卞唐内战平息,怀宋归顺大燕。政局稳定,商贸便渐渐发展起来,青海政策开明,卞唐也和青海建立了正经的商贸往来,是以这条驿道很是繁华热闹,这么一会的功夫,已经有十多队商行车队路过了。

诸葛玥和楚乔都穿着寻常人的服饰,身后的侍卫也未着铠甲,是以看起来就如普通人家出游一样。

不多一会,忽听前方锣鼓声声,抬眼看去,竟是有人嫁女,白马红轿,吹吹打打,一路蜿蜒而来。

诸葛玥见了,笑道:“今日倒是喜庆,出门就遇到百姓办喜事。”

说罢,就吩咐郭淮等人让出路来,众人退到驿道之外,那喜队远远的走来,新郎坐在马上,倒是仪表堂堂,远远的冲诸葛玥拱手,感谢他的让路之谊,诸葛玥也微笑着点头还礼。

楚乔看着那只喜队,记忆突然间有些恍惚。隐隐记得,似乎已是好久之前,她也曾坐过喜庆的王撵,伴着一路的鼓乐,走在这条刚刚修建完毕的驿道上。

那时的她,已经身怀六甲,腰身早已存不住了。她了解这里的风俗,女人怀着大肚子出嫁,难免会有些流言蜚语。但是他却坚持,说定要在孩子出世之前给她一个正式的名份。所以,她就再次成了这天底下最具非议的新娘,穿着宽大的喜袍,坐着帝王的玉辇,一路走进了那座专为她修建的富丽堂皇的宫门。

这世上的事,总是千奇百怪,很多时候,你奋力的为一件事拼搏,却未必能达成理想。而有的时候,你无心插柳的一次回眸,却注定能许下一生都剪不断的缘分。

那一天,梧桐台上,她凤冠霞帔,在青海这片天地的见证下嫁作了他的妻。紫金绿线,锦缎华服,他用半生的心血,为她织了这场盛大的婚礼,在他于困境中一手一脚打下的土地上,给了她一个终生可依的家门。

俯首叩拜,她满心感恩,这一生不敬神佛,却终得神佛保佑,在百战之后,九死余生,得了这份天下女子都求不得的良人。

他这样的人,值得这世上所有忠贞的女子用尽一生去爱。

而她,却是这万千生灵中,最幸运的一人。

那一晚,他为她拔钗卸妆,红烛未剪,西窗已明,一路生死,终究还是盼到了这一日。

就像是这青海大陆 上的风,游弋了千百回,东南西北的四处刮,却终究还是要回到赤风之地,找到自己的家门。

“星儿?”

诸葛玥皱眉叫道:“发什么呆呢?”

楚乔顿时回过神来,笑着说道:“我想到我们大婚的时候,你可没骑着马来接我。”

诸葛玥若有所思的看着那队渐渐远去的队伍,点头道:“是啊,要不我们再办一次?”

“好啊,我是没意见。”

两人一边玩笑着一边走,不一会,就进了秋叶城,由后宫门进了星月宫。

然而刚刚走到太和殿外,就听里面传来一阵喧哗,内侍正要通报,诸葛玥一摆手,皱着眉就走了进去。

果然不出所料,院子里,下人们全都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他的儿子正撅着小屁股,使出吃奶的劲将自己的那点东西往宫门里拽,而院子里,某人的枕头被摆在门口,显然已经被放逐在外了。

“舟儿,你干什么?”

刚刚三岁半的孩子听到声音吓了一跳,一个屁股蹲就坐在了地上,小心翼翼的回过头来,用手捂着眼睛,从手指缝里往外看,果然看到自家老爹那张臭臭的脸。

做都做了,又被抓个正着,还有什么好说的。

诸葛云舟豁出去了,站起身来,一挺小肚子,大声说道:“舟儿在搬家!”

“你又搬什么家?”

却听儿子理直气壮的说道:“爹爹五天,舟儿五天,到五天了。”

诸葛玥一个头两个大,是的,当初是有这么个说法。他和楚乔两个人,别看平时看起来精明干练,宠 起孩子来那叫一个无法无天,这孩子直到两岁,都一直和他们同屋而住。可是这个这个,有些时候,还是很不方便的。比如夜深人静,夜黑风高,干点有利于身心健康的事情,旁边总是有个耳朵比兔子还好使的小家伙瞪大眼睛瞅着你,这也太惊悚了吧。

最后,诸葛玥忍无可忍,和儿子约法一章,父子分殿,每人霸占楚乔五天,这才暂时得了几个逍遥放肆的夜晚。

可惜,从此以后,也让诸葛云舟对他老爸的信任度大幅度下降,每隔三五天,这人总是要以各种理由拒不归还娘亲。小家伙越来越不满意了,干啥干啥,欺负俺年纪小说话没人听是吧?娘亲说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你不搬出来,我就搬进去。

所以今天,趁诸葛玥出门办事,诸葛云舟很有毅力的挪着小短腿,将自己的家伙事全都搬进了楚乔的寝殿,还将诸葛玥的枕头扔了出来,以示自己的决心。

“嗯哼,”诸葛玥清了下嗓子,很有内容的说道:“舟儿,你已经长大了,要学会做一个男子汉,不能总是粘着你娘亲。”

小诸葛仰着脑袋,眨巴着眼睛很认真很认真的看着他爹。诸葛玥以为自己说教成功,连忙很不要脸的趁热打铁道:

“父亲在你这么小的时候,已经能弯弓骑马,通晓诗书了,你要把心思都用在正经事上,别每天想着这些没用的事,听懂了吗?”

小诸葛点了点头,很乖巧的说:“听懂了。”

诸葛玥大喜过望,这小子,终于开窍了。

“但是不好使。”

小诸葛瘪着嘴,对着楚乔伸出一双红彤彤的小手,很委屈的说道:“娘亲,手疼,可累了。”

楚乔看着自己宝贝儿子那个样子,顿时百炼钢化作绕指柔,三步并做两步走,指挥下人帮他搬起东西来了。

诸葛玥站在院子里,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妻子瞬间变节,一颗心如秋风扫落叶般的苍凉。

深夜。

某人蹑手蹑脚的起身,穿好衣服出了大殿。

外面负责接头的人很得意的问道:“他睡了?”

“恩。”楚乔点头:“快走快走,明早我还得起早回来。”

“死小子,跟我斗。”

“小点声,小家伙耳朵好使着呢。”

夜黑如墨,某小孩趴在窗头,凝望着外面并肩而行的俩人,很悲伤的叹息道:“娘亲已经背叛我了呀。”

青海在很久以前还不叫青海,很久以前,这里没有名字。很久以后,有人走上了这片土地,只见青草如海,天地广阔,所以取了这个名字。

诸葛云舟以前不叫诸葛云舟,他叫诸葛孔明,后来他娘做了个梦,梦到一个拿扇子的老头带着雷公来劈她,所以才给他改了这个名字。

星月宫以前不叫星月宫,这里以前是一片荒无人烟的土地,自从有一家人来到此地之后,这里才建起了大大的宫殿,有了平静安宁的生活。

英雄们走出了波澜壮阔的战场,回到了琐碎平静的生活,当生命不再跌宕起伏如怒海行舟时,你才会体会到生活的快乐。

过日子嘛,这才是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