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续:保卫西蒙 名将

潇湘冬儿2017年03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历史不会记住细节,只会记住结果,而百姓,却会记住你的活命之恩。西蒙第一名将,你当之无愧!】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所谓的世界末日和绝对的种族灭绝,那么白苍历七八八年,绝对是最接近死亡的一年。这一年春天,燕洵依照惯例,依旧同北地的赵彻还有青海的诸葛玥打的火热朝天,大燕的属地怀宋也多次与卞唐发生冲突,西蒙大陆上的战争进行的如火如荼。所有的人们都埋首内战,并且乐此不疲,却懵懂不知就在大燕的发源地上,一股强大而又邪恶的力量已经向他们伸出了手脚。

白苍历七八八年四月初九,一个震惊全大陆的消息惊碎了刚刚过了六年太平日子的西蒙百姓——卞唐叛臣靖安王妃带领所属三千兵马,秘密潜入美林关,于四月初八日晚和早就埋伏一在关外的犬戎人里应外合,攻占关卡,打开美林关大门,放犬戎人入关。美林关全体官兵,共计两万八千余人,集体壮烈殉国,无一生还。

而就在这同时,另一个消息则以飞快的速度传遍整个大陆。

那名一直隐藏于幕后,很少有人知道其真实身份的靖安王妃突然在犬戎人的保护下,高调的站了出来,以大夏嫡系公主的身份宣布独立,借兵于犬戎,打着光复夏氏江山,为先皇报仇雪恨的旗号,发兵东进。

而犬戎大汗王纳颜氏也高唱着维护友邦皇室血脉正统、歼除叛乱贼子的口号,一路雄赳赳气昂昂挥兵东下。

这是赵淳儿第三次出现在历史舞台上。

第一次是在七七五年五月二十日,真煌城里的那场血腥婚礼,作为新一娘一的赵淳儿因未婚夫婿燕洵而一举成名,成为全天下的笑一柄一。那一年,她十六岁。

第二次,是同年九月初一,燕洵叛逃之后,燕北宣布独立,大夏出于政治原因急于同卞唐联姻。在大夏九公主被李策遣返之后,赵淳儿孤身往唐,作为大夏的和亲公主,踏进了卞唐皇室。然而却最终因为恶意制造不洁事件、煽动中央军哗变而被驱赶出境。她不甘之下,在当年隐藏还很深的洛王的帮助下,联合卞唐大将仲彭,于眉山皇陵一陰一谋起兵,欲图造反,最终被当年还是太子的李策识破。就此以后,就再也没有了这个女人的消息。

直到这一次,十三年后,她再次以卞唐靖安王妃这个身份高调出场,打开美林关,向草原异族借兵八十万,亲自上阵,放犬戎虎狼肆虐中原。

无论是多少年之后,回想起当年那一战,那都是一场极为可怕的灾难。就算是大陆的一流如诸葛玥赵彻燕洵之流,在这场动乱的初期,也没有料到局势会急速逆转到那般地步。毕竟在刚刚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诸葛玥的想法也不过是:“与其等这些人打上门来,不如提早把他们收拾了,顺便向燕洵讹诈点军费。”

谁也没有想到,战争会惨烈到这种地步。

提起犬戎,也许所有人的第一印象都是四肢发达的乡巴佬。千百年来,这个彪悍的民族一直游弋在美林关之外,他们纵马驰骋,逐水草而居,他们居无定所,没有城市,没有统一的政权,没有先进的装备,更没有优秀的指挥官。他们打仗的时候,基本上就是首领带着一群牧民骑马冲锋,遇见弱小的就冲上去拼杀,遇见强大的敌人则掉头就跑。

所以提到他们,几乎所有的东陆军官都会不屑的骂一句乡巴佬。

但是没有人认真去想过,从七七五年燕北独立开始,一直到七八二年大夏覆灭,再到这六年来持续不断的小规模内战,西蒙已经在乱世中度过了十三个寒暑了。反观犬戎,却安安静静的过了十三年,除了小规模的劫掠,没有爆发一场大型战争。

十三年,草原上的草黄了又绿,年幼的孩子学会了骑马挥刀,战争的血液在蛰伏了十三个年头,他们终于又开始蠢一蠢一欲一动了。

美林关变成了通途,犬戎骑兵铺天盖地的涌了进来,军阵如海,刀槍如林,战马狂嘶,利箭似雨。那壮观的军队,鼎盛的尘土,让美林关附近几座城池的守军不战而溃,弃城而逃。

四月十三,犬戎红狄部、黄莽部、蓝湘部、褐血部、白尚部、黑水部六大部落,到达美林关,与最先出发的四部集结,四月十五,犬戎大汗王的本部纳颜部抵达美林。犬戎十一部全部到齐,人数多达一百五十余万。

大燕战士的血迹还没有被擦干净,犬戎大军就已经进驻了城市的心脏。百姓们战战兢兢的躲在家里,无人敢发出一声,生怕惹怒了这群北方来的煞星。但是因为军队太多,城内无法安置,犬戎人的三皇子托哈下令,命自己的亲兵杀掉一部分平民,为他打扫出几百间房子。

正是这条命令,开启了美林关的血腥噩梦。一时间,其他部族军团的首领有样学样,等纳颜明烈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整个美林关早已再无一名活着的平民。

一连十天,赵淳儿都和自己的部下住在美林关总兵府,厮杀声,惨叫一声,怒骂声,烈火焚烧声,女子被一奸一污时发出的悲哭声,刺破了黑夜的宁静,刺耳的传遍了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她的部下脸色苍白的问:“王妃,那些草原人疯了,他们在屠杀平民。”

赵淳儿面无表情的坐在黑暗之中,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静静地,没有说一句话。

赵淳儿不知道,就在离她不愿的会议厅里,犬戎人摊开地图已经开始筹谋计划着对西蒙大地的分赃,攻破了美林关,前面的土地在他们眼里完全是唾手可得。十一个部族首领争得脸红脖子粗,最终,在纳颜大汗王的协调之下,他们终于勉强达成了协议。天一亮,各位部落首领,就带着各自的人马,冲出了美林关,向着那片他们向往了几百年的花花世界猛一冲而去。

**

在包一皮括怀宋属地在内的所有势力当中,青海是第一个旗帜鲜明的站出来表示,一定会调动一切力量,帮助大燕抵抗犬戎的军事政权。

在所有人都在观望,都在等待,都在思考的时候,青海双王最先在翠微关集结军队,撤回了与大燕对持的所有军人,开关北上,对大燕的北朔关进行军事支援。

同时,青海分兵三路,由青海王诸葛玥率领主力支援北朔,大将月七带着诸葛玥的书信前往北地,秀丽王楚乔则秘密来到了卞唐,商讨共同出兵事宜。

五月初三,赵彻同意了诸葛玥的提议,带兵向燕北高原而来。而大燕皇帝燕洵竟然也放心的敞开国门,让这平时恨得牙痒痒的劲敌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自己的国土。

而早在三天之前,唐皇李修仪就已经授权辅政太傅孙棣,协同秀丽王楚乔,带着卞唐二十万大军,从唐户关出发了。

这真是一件太过于滑稽的事情,如果没有这件事,恐怕世人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竟然会有这样一天。这六年来,四方势力乒乒乓乓打个没完没了,十天一小仗,一月一大仗,彼此间恨的咬牙切齿。可是谁又能想到,他们竟然也有联手拒敌的一天呢。

无论是当代还是后世,无人可以否认卞唐秀丽王在这件事中的作用力。

她曾经是尚慎的主人,是燕北高原的守护神,是燕皇座下第一辅政亲信,是将大夏百万大军拒之于北朔门外的燕北战将。而如今她是青海王的妻子,是卞唐的辅政亲王,她的丈夫和北地大夏的掌权者赵彻是刎颈之交,她的部下将领更大多出自于尚慎高原。

而且,在犬戎挥兵东犯的这个大局势下,北地大夏在束手观望,卞唐皇室在冷眼旁观,怀宋属地别有用心,大燕一心分成几半,一边抵抗敌人,一边防备他们。唯有她,清晰准确的预见到了未来整个战局的发展,清醒的认识到犬戎人的狼子野心和猛虎之势,冷静的抛弃一切过往恩怨进行正确的战略思考,并能积极的为之奔走,联络各方势力。

这一切的一切,都注定了她是这次联军最好的协调者,也只有她,才能平息方方面面的冲突和矛盾,将那些根本不会消失的怀疑暂时压制,促成一个最起码表面上还过得去的联合团体。

这其中千丝万缕的关系,真是能让任何一个最聪明的人也头大如斗。偏偏,她却做到了。

得到卞唐、青海、北地大夏同时出兵的消息的时候,犬戎大汗王气的七窍生烟,他们在攻打美林关之前,不是没想过这个局面,可是当时所有的部族首领都付诸一笑。

笑话,谁不知道那三方和燕洵是什么关系,他们不在关键时期出来拖后腿一捅一刀子就不错了,还跑来参战?

可是事实就是这么残酷,现实摆在眼前,无情的打碎了这些草原人一个月内消灭大燕,两个月内荡平西蒙,半年之内称霸东陆的幻想。

恼羞成怒之下,犬戎人更加疯狂的大开杀戒,骑兵如尖刀般插一入燕北的心脏。

五月二十三,北朔关再一次成为了成为了整个西蒙的焦点,四国势力齐聚火雷垣,兵力多达一百二十万。

开战之前,联军推选总帅,大燕自然是当仁不让的提议燕洵,青海则是诸葛玥,北地则分为两方势力,北征北地各国的赵彻,和一直游荡在边境和燕北作战的赵飏,卞唐皇帝李修仪虽然没来,孙棣却也上报了他的名字,说是可以每日飞鸽传书,请陛下指点高明的作战策略。

各种意见一时间僵持不下,各方的参谋官和外交军官几乎将帐篷吵翻,一连两天,都没能达成一个共识。最后还是孙棣忍无可忍之下,提议由秀丽王楚乔担任此次战役的总军帅,才顿时将所有的议论都平息了下去。

楚乔虽然是青海王妃,但是在名义上,毕竟是卞唐的辅政亲王。以她和李修仪的关系,再加上当年力保唐京的战绩,大唐上下自然无不赞同。青海思考半晌,诸葛玥也大度的选择支持自己的妻子。赵彻紧随其后,附议诸葛玥,赵飏之前参与也只是不希望赵彻和燕洵占得好处,此刻自然也表示赞同。只有大燕,在提议过后的第二天早上,才迟迟表达了燕皇的意见:“无异议。”

于是,这一场盛大的令人炫目,完全由一精一锐组成的联军,顿时并入楚乔的麾下。一百二十万个男人组成的方阵之中,坐镇中军大营的,竟然是一名女子。

五月二十五日开始,北朔防御战彻底展开。

楚乔调动了六十万军队和五十万民夫,沿着落日山脉开始建筑防御阵线。她设计的壕沟和陷坑五花八门,沿着落日山一直到北朔城,军事防御阵线星罗棋布,密密麻麻的遍布整片大地。

当犬戎的先锋部队赶到的时候,三皇子托哈震惊的连嘴都合不上了。看着这眼前这壮观的防御带,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对方发疯了。

这样的军事防御没有人会找死的去攻击,所以三皇子托哈理所当然的走了另一条路——赤渡。

不能说托哈不聪明,毕竟面对着这样的防御带,没有人有胆量去进攻。

但是托哈不知道的是,在这片看似广袤可怕的防御带之后,只有五十万民夫,他们没有一把刀,没有一把槍,唯一的任务就是举着旗,在有人来的时候跺跺脚,掀起大片的灰尘。

仅此而已。

而在那个小小的赤渡城,此刻却埋伏了八十万大军,等待他的到来。

被围困那是一定的了,连续三天力战,托哈本部十万人迅速衰减为四万,鲜血蔓延了整个赤渡河口,江水染红,多日无法饮用。

没有粮食储备的托哈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联军各方势力轮番上阵,将托哈的士兵拖得几乎累死。

终于在第五天,托哈的军队派来信使,决定要缴械投降。

然而中军大营传来的命令却令所有大吃一惊,楚乔下令,不接受托哈王子的投降,除非他们先献上托哈的人头,以告慰美林关二十万军民的在天之灵。

托哈大怒,再战,却终究逃不出围困。

两日之后,他在夜里被自己的亲兵杀死,部下不战而溃,全被被联军所俘虏。

这,是犬戎东进以来,东陆军队所取得的第一场胜利!

楚乔以大胆的战术,超强的胆识,将十万大军围而一奸一之。以绝对的优势和微弱的伤亡,斩敌七万,俘虏三万,并斩下敌军首脑的首级,取得了此战的完胜。

消息传回西蒙,不管是哪国人民,无不击掌相庆。

那天晚上,赵彻坐在楚乔和诸葛玥的青海大帐里,满饮一杯,遥敬楚乔道:“西蒙第一名将的称号,你当之无愧。”

第二日,楚乔整顿大军,撤回北朔,于那片巨大的防御阵营面前,静候虎视眈眈而来的犬戎骑兵,将托哈的头颅挂在军阵之前,静静的等待着犬戎的大汗王———纳颜明烈!

**

突然间,犬戎人的军队中传来急切的锣鼓声,旗子到处挥舞,传令兵仓皇奔走,马上的指挥官面露焦虑,大声喊叫。

慌乱,非常慌乱。

诸葛玥眉梢一挑,轻踢马腹,骑兵如潮水般为他让出一条路来。铠甲如墨,大地铺金,一身青裘的男子俊美的如同天山上的神邸,巨大的雪峰矗一立在他的身后,巍峨起伏,连绵如海。风从远处吹来,吹起他鬓角的发一丝,他的双眼深邃沉寂,嘴唇殷红,邪魅高贵,如雪原上的狼王。

他策马上前,凝神望去,微微皱起双眉。

战斗刚刚打响,究竟是何事,能让向来彪悍自负的犬戎人如此慌乱?

“王!落日山西侧,发现有大量燕北骑兵,正在火速靠近。”

斥候奔来,马蹄践碎了地上的雪沫,坚一硬的膝盖跪在冰冷的地面上,朗声报告。

诸葛玥微微蹙眉,默想片刻,沉声说道:“对方带了多少人马,何人统兵?”

“暂时不知。”

“再探。”

“是。”

马蹄滚滚,两路斥候带着青海印信绝尘而去。苍红色的太一陽一挂在西方,大地血红,厮杀震耳,一连八日的围杀追捕,今日终于到了最后一战了。

燕北来人?究竟是何人?尚慎的仗这么快就打完了?

诸葛玥转身回了大帐,摊开地图细细谋算。已是傍晚,帐内光线不明,他坐于桌案前,两只烛火静静高燃,火花如豆,盈盈闪烁。

此次犬戎人入关,一路烧杀抢掠,好在燕洵反应够快,及时将燕北百姓转移,坚壁清野以待敌人。然而美林关一代的百姓还是未能幸免,死伤众多,乌廷、龟余、党嵘三地惨遭屠城,连刚出生的婴儿都死于敌手。一个深入敌后的探子回报时说,美林关附近二十八座城池,没有一丝人烟,嘉熙城内所有人,不分男一女老幼全都被犬戎人挂在城外二十里的红树林子里,集体吊死,他赶去的时候看到有成千上万只秃鹫盘旋在那片林子上,正在撕扯死人的腐肉。

听到这话的时候,青海此次出兵的将军们都在场。即便是这些久经沙场的猛将听到这个消息,也是脸色惨白,久久没能说出来一句话。最后,还是梁少卿惊恐的叫道:“那些人,他们还是人吗?”

当然是人,而且还很快就会活生生的挥舞着战刀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诸葛玥不由得想起离开青海时,楚乔说的话。她说这不是一场普通的战役,不是塞外的犬戎人和燕北燕洵的争斗,而是一种文化对另一种文化的冲击,是野蛮向文明发起的一场血腥杀戮。在这场战争里,没有人会渔翁得利,没有人可以黄雀在后。一旦犬戎人占了上风,就算最后他们能在燕北衰弱之后得到一些甜土和好处,那也必将为之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那一刻,他突然深深的明白了。

当灾难来临的时候,任何内部的争斗都无异于自毁长城。面对凶悍的犬戎骑兵,面对残忍的作战方式,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没有人可以坐享其成。

北朔防御战取得了意料之外的大胜,楚乔当年防守赤渡时发明的火炮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连续半个月的会战,犬戎人死伤惨重。终于黑水部首先败溃,黑水部首领萧达寒率部潜逃,将犬戎左翼暴露在联军的攻势之下。楚乔抓住机会,捣毁了他们的侧翼防布,刺穿了整个左侧的防线,使之和中军阻隔,完全陷入瘫痪状态。再顺势进攻,犬戎人终于在半月之后,兵败如山倒,剩下的七十万大军像是得了瘟疫一样,在各部的率领之下,仓皇分散逃跑。

楚乔顿时下令,联军分兵为青海、卞唐、北地赵彻,北地赵飏、怀宋、大燕和燕北本地守军,兵分七路,紧随其后的追杀犬戎败军。

而诸葛玥负责的这一块战区,正是落日山脉,也是燕北高原的重心之一。

“报——”

一路探马迅速回转,马上的斥候翻身跃下,手拿一物,高声说道:“王,尚慎一代的战役并未结束,此次燕军只来了三千骑兵,带兵的,是大燕皇帝。”

“燕洵?”

诸葛玥眉梢一挑,低头看去,斥候手里拿的果然是燕洵的金箭。

他不动声色的看着那只箭,眉头轻蹙,静静不语。梁少卿站在他的身边,闻言说道:“他怎么会来?还只带了这少的人?”

“马上传令月七将军,再投入两个骑兵队,攻打犬戎人的主帐。无论如何,要探明此次犬戎领军的首领身份。”

“是!”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夜已经深了,厮杀声如雷,月亮升起,又渐渐落下。整整一夜,诸葛玥坐在帐中没有休息,天明之前,月七的战报终于传来,几乎可以有八层肯定,此次坐镇犬戎中军大营的,正是现任的犬戎大汗王。

诸葛玥嘴角牵起,淡淡一笑,难怪,原来是狼王在此,难怪燕洵要亲自出手,带着一精一兵而来了。

“备甲!”

诸葛玥站起身来,立刻就有亲卫为他准备好铠甲战袍。

青海王一身苍青色的铠甲,身披铁灰色披风,手拿战刀,跨上战马。呜呜的军号声顿时响起,梁少卿从自己的大帐里跑出来,激动的抓住他的马缰,大叫道:“殿下,你可不能犯傻呀,小乔特意嘱咐过,不许你冲锋陷阵的!”

诸葛玥无奈的瞅着他,对着左右一摆手,顿时就有人上来驾着梁大学士,往大帐里走去。

“你你你,你太讲信用啦!说过的话也不算!小乔会骂死我的!”

喊声如杀猪一般凄厉,连战场上正在作战的士兵听了都为之一震。

诸葛玥静静的转头看向前面一片红光的战场,沉声说道:“出发。”

大军呼啸而过,千军万马齐声奔驰。

而此刻,就在不远处,有人来到燕洵的身侧,低声说道:“皇上,青海王亲自带兵来了。”

“是吗?”

燕洵淡淡应了一声,随即眉梢一挑,不知为何,竟染上了一抹少年般俊秀的风发意气。语调坚韧的说道:“一定要抢在青海军之前,将犬戎汗王拿下。”

“末将遵命!”

大军迅速开拔,蹄声如雷,卷起滚滚烟尘。

————分割线————

大家盼望已久的相遇就在下一章,距西蒙卷完结还有两章,我会尽快写。

共一条评论

  1. 楚乔、星儿说道:

    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