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番外:荒城 第四章 玉碎

潇湘冬儿2017年03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一个声音静静的响起,在极远的宫门处,那里灯火太盛,晃得人眼睛发晕。可是管姝白却好像瞬间被人点了穴,死死的看着,隐在宽大袍袖中的手腕剧烈的颤抖着,像是即将死去的病人一般,再没有了半点气力。

一抹明黄色的身影,映在重重灯火之下更显华贵,数十名宫人侍卫小心的伺候在两侧,众星拱月般将他围在当中,俊逸挺拔,卓尔不群。而在他的身侧,一抹浅粉色的身影盈盈而立,手指莹白,娇怯却坚定的拽着他一抹袖管。

便像是一个垂死的溺水者去拽一块浮木,费尽周折,使尽力气,好不容易握在了手,却发现那浮木竟是一条剧毒的水蛇。

腥甜从喉咙涌出,意识却瞬间分明了。

这女子,她并非不识,似乎打从入宫的那一日起,这人便已在宫内生活着了。名叫孟素心,听说她只是一名粗使侍女,机缘巧合下呈了宠,也不过是封了一个极低的位份,便再无下文了。这么多年来,后宫内你争我夺,生死相搏,却始终无人注意到这个没有子嗣、没有封号、没有过硬的身家背景、更没有帝王宠爱的安静女子。

有大片的黑在眼前萦绕着,管姝白想笑,却笑不出来。

好啊,好高明的算计啊!

侍卫已撤去,只留她一人站在那,背后是漆黑的宫墙,宛若一堵叠翠的山峦,巍峨的矗立在那,仿若铡刀一般的切断了这一生的所有念想。她一身白衣早已被染得血红,身下血迹蜿蜒成狰狞的一束,紫黑如墨,那是她已足六月的胎儿,终于在这样一个滑稽可笑的夜晚离她而去了。她脸色苍白的犹如一张纸,两颊却泛着病态的红晕,琵琶骨处伤口又再崩裂,鲜血潺潺而出。仿若是不忍再看眼前这不堪的一切,她伸出左手挡住眼睛,却有大滴的眼泪至指缝间滚落。

这些年的恩爱缠绵,终究成了一场笑话。所有的山盟海誓,也不过是精确到了极致的谋算与利用。

管姝白,管姝白,事到如今,还不清醒吗?

她冷笑,一张脸苍白若鬼,眼睛却有着慑人的光,唇角的笑纹渐渐扩大,终究癫狂的大笑出声,眼泪随着笑声而下,笑她的自欺欺人,笑她的痴心妄想,笑她的愚不可及!

“燕凛!我怎么就信了你?”

她冷了眼,唇角却仍旧笑着,声音暗哑凄厉如鬼的一字一顿道:“我怎么就信了你?”

皇帝站在那,一双眼如黑曜石般,幽深如水,好似通透,却将所有的情绪都敛住了,连一丝一毫的波动都看不分明。曾经的她是多么迷恋这双眼睛啊,可是如今看去,却只觉得透骨的冷,几乎要将血脉也一齐冻住了。这个俊秀邪美的男人,这个她爱了这么多年信了这么多年的男人!

“人生如棋,从来落子无悔,小白,你输了。”

清淡温润的声音,好似一湖平静的秋水,就这样在这个冷萧肃杀的夜晚静静的响起。燕凛站在那里,看着浑身浴血的女子,淡淡的说道。

多熟悉的话呀,他素喜对弈,不管是朝堂上的权术,还是闺房里玩乐。她便苦苦的学来,在他闲暇时对上一局,她总是输,往往输了便要耍赖,他也总是这样温和的对她说“落子无悔,你输了”。

本是那样甜蜜的回忆,可是此刻回想起来,却有着刀刺般的痛楚。管姝白死死的看着他,眼白血红一片,咬着牙低声道:“为什么?”

燕凛道:“时间合适,地点合适,人也合适。”

好似一把铡刀猛的铡断了所有的生机,这一刻,过往的一切回忆轰然碎裂,化作千千万万只利箭,将最后那抹固执瞬间洞穿。胸口有一口血,闷闷的吐不出,便如大锤一般凿在五脏六腑上,那么深那么深的钝痛。

原来只是这样,没有原因,也没有阴谋,不过是她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出现在他面前,便凑巧做了这颗合适的棋子。帮助皇帝韬光养晦,平衡后宫,让外间以为他耽于美色,掉以轻心,并吸引所有敌视的目光,保护他真正心爱之人远离后宫纷争,可以安全的等待着他掌控大局。

不过是这样,不过是这样。

“为什么是我呢?”

他沉默片刻,淡淡道:“管旭势大,足以与顾家制衡。”

是了,在她进宫前,宫里最受宠的便是顾晋安的姐姐顾兰锦,顾家乃是异性藩王,早有了不臣之心。她进宫后与顾兰锦相斗,终究扳倒了她,她父亲也在朝堂上帮着他拔了顾家这个眼中钉。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久到她都快要不记得了。

她捂着胸口,腹痛的已经麻木,那是她的孩子,她心心念念盼望了多少个日夜喝了多少的苦药才等来的孩子。她还记得她第一个孩子也是这样丢掉的,那是顾家已败,他却并没有杀了顾兰锦,只是降了她的份位。那女人却并不甘心,在一次小宴上将她从高高的台阶上推下去,她当时慌极了,使劲的抱住肚子,从那么高的台阶一路往下滚,头磕破了,鲜血长流,她却全不在乎。那日的阳光晒极了,照在脸上明晃晃的一片,明明那么暖,她却觉得冷的发颤,周围围了那样多的人,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能救她的孩子。

那个孩子终究还是死了,她于雨夜中醒来,绝望的大哭。当时顾兰锦也已有孕在身,大腹便便即将临盆,太后因此没有处置她而是将她安置在冷宫。她知道后勃然大怒,抽出刀来一路奔至冷宫,一刀结果了她。就此除了逃跑了的顾晋安,顾氏满门被屠,一个也没活下来。太后知道后大怒,斥她恃宠而骄谋害皇嗣,将她打入宗人府要依法处置。他接到消息后从朝堂上赶来,将她从宗人府抱了出去,他当时眉头紧锁,抿紧了唇角,死死的抱着她,一遍遍的说:我们还会有孩子的。

我们还会有孩子的!

是了,终于还是有了,可是却被他留作诱饵,亲手杀死了!

如今想来,当年的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既定的戏码。顾家已败,顾兰锦留不得,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一样留不得,哪怕那孩子身上也流着他的血。

她小产之后身子虚弱,一路提刀走进冷宫竟然无一人阻拦,难道不是他借她的手去铲除顾兰锦和她肚子里的祸害?

他是如此的狠,哪怕是对着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孩子。

是了,毕竟,他有那么多的妻子,又有那么多的人巴不得要为他生孩子。

他用了五年的时间设了这个局,先除顾家,再斩管氏,今日的这一场仗中,她是棋子,当年的漏网之鱼顾晋安也是棋子,他所图的却是西南的三位藩王。经此一役,天下五位藩王已去其三,削藩势在必行,再也无人能阻挡住他的脚步。

心痛到麻木,是不是就感觉不到痛了?可是为什么她还是会觉得疼,疼到想要学皇后那样,恨不得一头撞死在这。

她仰起头,只觉得这一生好笑极了,原来所执着的一切,所坚持的一切,竟都是错了。

她蹲下身子,捡起刀来,那刀太过沉重,她摇摇晃晃几次都没成功。侍卫们戒备的看着她,好像是怕这仅有一口气的女人会突然暴起伤害到他们的君王一样。

她轻轻一动,便有更多的血自她身上涌出,刀尖划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尖鸣。侍卫们紧张的围上前来,将她和皇帝隔开,四周都是红灿灿的火把,好似要将这天也点燃了,森冷的刀锋一排排的对准她,只要她稍有异动就能将她刺得稀巴烂。

孟素心有些不安,紧紧蹙着眉,眼底波光盈盈,略带不忍的看着她,手指纤细莹白,如上好的美玉,轻轻拽着皇帝的袖子,指尖轻颤,触碰到了皇帝修长的腕。

皇帝转过头去,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背,然后将她的手握在掌心,微微上前一步,将她挡在后面。

仅是一个微小的动作,就几乎将姝白的坚持一下击的粉碎,只觉得眼前大片大片的黑影闪过,晕眩的几乎就要倒下去。她狠狠的咬住舌尖,几乎要将舌头咬烂,步步带血的缓步上前,死死的看着燕凛,哑声问道:“我只问你一句,这些年的种种,过往的每一个日日夜夜,是不是全都是假的?”

燕凛眉心微蹙,神色却仍旧是平静的,他站在那里,背后是璀璨的灯火,光芒耀眼犹如神邸,高贵凌然的好似所有人在他面前都如草芥尘埃般是不值一提的微末。

他沉默良久,终于略略点头,极清淡的吐出一个字:“是。”

姝白喉头一甜,一股血便涌上来,她极力压制,将那口血吞咽下去。原来都是假的,这五年来的恩爱岁月,竟没有一丝一毫的真心。万箭穿心也不过如此吧,管姝白已不想再多说什么了,她仰头望天,只觉得这夜冷极了。

“小白,你若愿意,你依旧可以留在朕身边,朕不会因为你父亲的事而薄待你,你依旧是这宫里的主子,是朕的贵妃,朕还可以进你的位份,只要你愿意。”

燕凛看着她,神色稍缓,抬起手腕,微微露出一节清瘦修长的指骨,遥遥的伸向她,依稀带了一丝期盼,管姝白冷笑,只觉得他这话说的好笑极了,她眉梢轻挑,扯出一抹绝代芳华的笑来:“进位份,皇上想给我什么位份?皇贵妃?还是皇后?我若为皇后,皇上身边这位要如何自处?”

“你若不想留在宫里,便走吧。”燕凛眸色深沉,淡淡说道,一旁的近臣似觉不妥,想要劝谏却被他阻止了:“你曾经说过你不喜欢皇宫,朕如今放你走。”

燕凛说完便不再看管姝白,转身便走,说道:“常喜,送她出宫。”

常喜点头应是,带着人便走上前来。管姝白目光一冷,挥刀便迎上去,完全是自杀的搏命打法,常喜忙吩咐侍卫不得伤她,可是却怎么也近不得她的身去。

人声鼎沸,兵刃尖鸣,冷月下灯火辉煌处刀剑如林,齐齐对准了那个曾经最高贵的女人。孟素心回头惊恐的望着,只见管姝白像疯了一样,这些年来她虽然深居简出,却也听说过她的传闻,传说中管姝白精明干练,聪明绝顶,没想到今日竟这样自寻死路?她转过头去看皇帝,只见燕凛冷着一双眼,笔直的看着前方的路,好像对身后的一切充耳不闻,可是他握着她的手却是那样有力,几乎要将她的指骨捏断了。这样的他是她所不熟悉的,让她觉得心慌害怕,她轻轻的去唤他,他却好像完全听不到,只是拉着她一步一步的走远,一步一步的走上那汉白玉垒成的冰冷玉阶。

“娘娘!娘娘!你走吧!别自绝了生路啊!”

常喜大叫,可是她哪里还听得到,她抱了死志,招式越发凌厉起来,刀锋如雪,片刻间便有几名侍卫伤在她的刀下。众侍卫急了,拔出刀迎上去,鲜血顿时飞溅而出。

常喜一惊,正要去阻止,忽听身后一声尖啸,有人怒吼道:“燕凛!纳命来!”

常喜转头,只见一抹蓝影从内侍群中一跃而出,剑光吞吐,有如游龙,直奔皇帝面门而去!

“护驾!”

“保护皇上!”

孟统领面如土色,大叫一声便急冲上去。燕凛眉头一皱,闪身躲开锋芒,探手成爪捏住剑锋,咔嚓一声,便已将利刃折断,反手一掷,便将断剑插入刺客胸口。那刺客倒也强悍,哼也不哼一声,挥着那半截断剑俯冲而来,这次却不取燕凛,而是直奔着孟素心而去!

“啊!”孟素心怕的掩住眼睛跌倒在地,大叫道:“皇上救我!”

“混账!”

燕凛大怒,闪身便挡在孟素心身上。

就在这时,内侍群中又有几人跃出,无一不是身手高明之辈,居高临下的站在玉阶上,挡住孟统领等人。管姝白眼睛一亮,趁着混乱几步冲上玉阶,挥刀便向燕凛冲去。

又一名刺客冲出来攻向孟素心,燕凛不能兼顾,臂上已受了刀伤,他却凌然不惧,依旧冷笑着与为首的那人拆招。那刺客狞笑一声,合身扑上,一时间竟对燕凛的招式不闪不避,举着断剑狠狠刺来,厉声喝道:“燕凛!去死吧!”

“皇上!”

“陛下!”

“娘娘!”

一时间,所有的声音都好似凝固了,燕凛五指犹如利刃,狠狠的穿进了那刺客的心口,在他的胸前凿开了一个血肉模糊的大洞!那刺客却好像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一样,看也没看他一眼,只是睁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挡在皇帝面前的女人,他的断剑插进了女人的心脏,鲜血涌出,滚烫的滴在了他的手腕上。

灯火照在刺客的脸上,赫然正是逃逸了的顾晋安。此刻他满脸鲜血,紧拧着眉,胸口血肉狼藉,几乎能看到跳动的心脏,他蓦然退后一步,不无嘲讽的狂笑起来,满是鲜血的手笔直的指向燕凛,哑声道:“你如此对你,你还要救他?”

说罢,仰天倒下,气息全无。

断剑从管姝白的胸口拔出,噗的一声喷出一股鲜血,她身躯一软,便要倒地,燕凛一把接住她,将她抱入怀里。

“为什么?”

他的一双眼睛几乎黑成了极夜,看不到一丝波光,管姝白也是愣了,她不是懦弱之人,虽是报了死志,却也恨不得亲手杀了他泄愤。冲到他近前的时候,提起刀的那一刻,她甚至依旧报了这样的想法,可是,可是当看到顾晋安的剑迎向他的时候,身体却好像先于头脑做出了反应。她愣在那,手足发抖,脸色苍白的像鬼一样,悔恨,羞愧,愤怒,种种情绪仿若厉鬼的手爪紧紧的扼住了她的颈子,她呆愣许久,眼眶发红,想说什么,却猛的咳嗽起来,血沫喷溅,污了一张脸,气若游丝的说道:“你这般……欺…。我骗我,我怎能让你死在……别人的手上?”

燕凛狭长的眼睛狠狠眯起,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狰狞的跳出来,却被他死死的压制着,他呼吸沉重,声音更加低沉,再不复平日的淡漠,冷到了极致:“你恨我,便来杀我。”

管姝白深吸一口气,挥拳便打在他的肩膀上,可是她受了那么重的伤,哪里还有力气,拳头轻的像棉花一样,自己伤口处的鲜血却随着她的用力而涌出,她却全然不管,仍旧一下一下的捶打着。似乎是终于意识到没有用,她费尽力气撑起身子,攀上他的肩,张嘴便死死的咬在他左侧的脖颈上。

她咬的那么狠,那么用力,一行血珠自他的脖颈划下,落入她如云的鬓发中。

终于,她松开了口,似乎是连这点力气也没了。

“我要死了……燕凛,我杀不了你了。”

她的声音轻轻的在他耳边响起,嘴唇苍白,缓缓蠕动着,就好似这五年来每个日夜里细碎的亲吻一样,一个极轻的笑容苦涩的留在唇边,她的手腕无力的垂下,落在冰凉的玉阶上。

广场上死寂无声,许久无人敢说一句话,孟素心从地上爬起来,走到皇帝身边,手指颤抖着去碰他的袖管,低低叫道:“皇上?”

“我没事。”

他低声说,竟用了“我”来自称,孟素心低下头,退后几步。

天边阴云散了,月华洁白,像是一层冷霜,冷冷的罩在这满是血色的宫门上。终篇:

空荡荡的大殿上,窗子大敞着,夜幕如大鹏鸟巨大漆黑的双翼,缓缓的从西方垂落,殿门前蓄着一汪清池,池水倒映着一盏盏宫灯,迤逦成一条绚丽的虹,越发显得大殿深处光线暗淡,几乎连人的面容都瞧不清。皇帝独自坐在那,正在埋首批折子,殿内燃了苏荷香,香气淡淡的,被风一吹就散了。往常这个时候都是要燃金盏香的,只是皇帝前几日说金盏难制,耗时又久,便吩咐内务府消了这道香的供奉。大燕这段时间战事频繁,怀宋的三位藩王造了反,虽说已经平息了干戈,但到底是伤了元气,朝廷财政紧张,连皇帝在自己的吃食上也苛刻了许多。

有宫女进来奉茶,见皇帝终于直起腰,揉了揉颈子,常喜忙在一旁低声道:“夜深了,皇上该歇歇了,皇后娘娘的婢女刚儿来说娘娘昨夜吹了风,早上起来身子就不大爽,一整天也没吃几口饭,皇上您要不要过去看看。”

皇帝沉默片刻,说道:“朕还有些奏折要处理,你叫太医给皇后好好瞧瞧,再跟皇后说,让她好好休息,朕闲了就去看她。”

“是。”常喜答应一声,便再没了声音。殿上是长久无声的静默,好似没了人,只能听见殿外冷风吹过火红的枫叶,发出瑟瑟的声响。皇帝依旧埋首在案牍前,丝毫没有想要休息就寝的意思,常喜是伺候过前朝的人,从这个角度看去,只觉得皇帝像足了先皇,掩映在重重灯火之后,连眉目都是模糊的。

殿门微启,小太监福子猫着腰跑进来,在常喜耳边耳语两句。常喜挥手将他遣退,几步上前,低声说:“皇上,皇后娘娘打发何太医来请脉来了。”

皇帝连头都没抬,好像完全没听到一样,常喜大着胆子又说了一句:“皇上颈子上的伤该上药了,再不治,怕是会落下疤痕。”

月光从蒙了素纱的窗格间漏进来,依依带着寒气,茶盏渐渐冷了,宫女又上前换了一杯。常喜出了养心殿,何太医还侯在廊下,这老太医是伺候过先皇的,很有几分倔脾气,便是常喜这个养心殿的首领太监也不敢得罪,将他打发了已是三更了,天黑的像是浓墨一般。皇帝终于起了身,说是要去皇后宫里,常喜想说天太晚了,皇后怕是已经睡了。却又想即便是被吵醒,皇后也是愿意见皇上的,便收了声。

轿辇穿过窄巷,宫灯摇曳,照出一片摇晃的光影,两侧的树影依稀间有些狰狞,夜宿的寒鸦被惊起,扑朔朔的飞的老远。夜已深,四下里越发安静,路行一半,皇帝突然叫了停,侍卫太监宫女们齐刷刷站了一地,却并没听到轿辇里面还有什么吩咐。常喜抬起头,只见只隔了一道宫墙的西北方,是一处偌大的宫殿群,楼阁错落,富丽堂皇,可惜没有半点灯火,安静的像是巨大的陵寝,没有一分人气。

那是翠馨店,前朝时叫楚岚殿,是先皇宠妃楚淑妃的寝宫,而在本朝,至今只有荣贵妃住过。楚淑妃和荣贵妃都曾是皇帝的宠妃,只可惜下场都不太好,新晋的妃子们觉得这里晦气,没人愿意住,皇帝和皇后也并没有说要如何处置这里,宫人们只得将它暂时封起,没想到才这么两个月,就已荒废成了这样。

“皇上,还去皇后宫里吗?”

常喜问了一句,半晌,皇上低声道:“不去了,回吧。”

月光自云层里钻出,白晕晕的,极远处的莺歌别院里传来一阵飘渺的歌声,像是一袅烟火,柔柔的回荡在湖面上。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这段没看懂,何正文有何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