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蛇沼鬼城(下) 第二十一章 第二夜:它

南派三叔2015年03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我感觉有点过意不去,但是我立即明白闷油瓶说的没错,我并不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在这么疲劳还未完全恢复的情况下,我不可能很好的守夜,一个不小心大家都会在危险之下。这时候让闷油瓶守全夜,其实是形势所逼。

胖子也没反对,只道:“我看一个人还不够,小哥你一人守不了这么大的地方,晚上我陪你半宿,熬过今天晚上,咱们明天换个地方再使劲休息。”

闷油瓶想了想,没做什么表示。胖子道:“就这么定了。”

我心里想着是否也别睡了,但是转念一想,明天闷油瓶肯定得休息,我休息完可以顶他明天的,这样想心里也舒服了一点。

胖子伸了个懒腰,道:“这事儿基本上就这样了,也别琢磨了,咱们再想想明天怎么办?小哥你刚才说你有办法能找到入口,那又是怎么回事?”

闷油瓶看了看他,道:“这个办法很难成功,不提也罢。”

胖子立即道:“别,千万别,你先说来听听,我可不想就这么回去。”

闷油瓶沉默了片刻,就看了看我们:“我们去抓文锦。”

一下我和胖子都楞了,随即我就苦笑了,一边笑就一边摇头。确实,这个办法很难成功,我们到达这个营地已经是十分困难的事情,这里况且目标巨大,还有信号烟,文锦只有一个人,而且还能逃跑,在这么大的树海中寻找一个人,大海捞针。

胖子本来满怀希望,这时候也颓然缩了起来,道:“你还不如说去抓他三叔,难度几乎一样。而且,说不定文锦还不知道那入口呢,小吴找到的那本笔记上不是说她没进入这里就回去了嘛。”

闷油瓶往篝火里丢了几根柴,道:“不会,她一定知道。”

“为什么?”

“我的感觉。”

胖子看了看我耸肩,就没辙了,叹了口气:“感觉,我的感觉就是这一次肯定白跑了。”喝了一口水,一脸郁闷。

几个人都不说话了,我靠在那里想了想,却感觉闷油瓶这么说还是比较有根据的。

按照事情的来龙去脉来推断,一切的源头都在那些录像带上,裘德考和我都收到了录像带,我们都通过不同的方式,得知了文锦若干年前的一次考察,从而促成了这一次考察。所以,文锦寄出录像带的目的,应该就是引我们来这个鬼地方。

我三叔此行的目的,是为了跟踪裘德考的队伍,搞清楚他们到底在追踪什么东西,查探这么多年来他们在华活动的真是目的,但是裘德考的队伍在进入魔鬼城之前就他娘的崩溃了,跟踪就失去了意义,以我三叔的性格,他会在和黑瞎子汇合之后,对着剩下的裘德考的人严刑逼供,问出裘德考此行的目的。

所以三叔可能得到的信息,应该是有限的,这种情况下看来,寄出录像带的文锦肯定是知道最多的人,没有理由三叔能知道的线索,文锦会不知道。

想到那些盘带子里,我心里有点不太舒服,那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真的抓到文锦,我一定要问清楚。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我对胖子道:“不管怎么说,文锦知道的概率比不知道的大得多,我觉得我们现在已经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不应该去考虑这些,最困难的,应该是抓到文锦这件事上。”

胖子点起一只烟,抽了一口就道:“这不是困难,这是不可能,她看到我们会跑,就算她身上带着GPS,在这么大的地方我们也不一定能逮住她。”

“也许我们可以做个陷阱诱她过来。”我道。

“你准备怎么诱?色诱吗?”胖子没好奇道:“咱们三个一边跳脱衣舞一边在林子里逛荡?”

我叹了口气,确实麻烦,如果她是向着我们的,那我们一边叫喊,或者用火光什么做信号,总有得到回应的时候,两边互相修正方向,就可能碰上,但是问题是她见到我们竟然会逃,这是为什么呢?

我就郁闷道:“你们说,为什么她在峡谷口看到我们的时候,要跑呢?托定主卓玛传口信给我们的不是她吗?她当时在那里出现,应该是在等我们,为什么没有和我们汇合?难道她真的神智失常了?”

闷油瓶缓缓的摇头,说神智失常的判断是我们在看到她满身泥污的时候下的,现在知道她满身泥污是有原因的,那么显然文锦在当时看到我们的时候是极度冷静的。她逃跑是她根据形式判断的结果。

胖子不解。“这么说她逃跑还有理了,我们又不会害她,她跑什么啊。”

“冷静……逃跑……”我却听懂了他的意思,背脊冷起来。

文锦害怕什么?

在她的笔记中,她的口信中,都反复提到了她在逃避一个东西,这个东西被她称呼为“它”,而且,她告诉我们,那个“它”就在进入柴达木盆地的我们之中。那么,只有一个比较合理的说的通的可能性,我啧了一声道:“难道,文锦逃走,是看到那个‘它’,就在我们几个人之中?”

闷油瓶点头,“恐怕就是这样。”

我一下看向胖子,看向帐篷里的潘子,又看向闷油瓶,心说我靠,不会吧。

“当时在场的是,小哥,小吴,我,大潘四个人,这么说来,咱们四个人里,有一个人把她吓跑了?”胖子也看了看我们,“咱们中有一个坏蛋?”

我和闷油瓶都不做声,胖子立即举手说:“胖爷我可是好人,绝对不是我,我对你们那小娘们一点也不感兴趣。”

“这只是一个想法,也许并不是这样。”我对这样的说法感觉很不舒服,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出生入死过,我宁愿相信文锦逃开是她疯了。

“关键问题是,那个‘它’到底是什么?”胖子道:“小哥,你也不知道吗?”

闷油瓶抬眼看了看他,摇头。

“会不会有人易容成我们几个样子,我们其中的一个是有人假扮的?”胖子问道,说着用力扯自己的脸皮,表示自己的清白:“你看,胖爷我的脸皮是原装的。”

“我想到过这一点,刚才你睡着的时候,我已经检查过你和潘子了。”闷油瓶道:“没有问题。”

我想起看到他的时候,他正蹲在潘子边上,原来是在搞这个名堂,看来他老早就想到这件事情,但是一直没有说出来。这人还真是城府深。

胖子就看向我:“那小吴呢?”

我立即拉自己的脸:“放心,绝对是原装的。”

“难说,你可是半路加进来的,说不定你就是假扮的。来,让我胖爷我检查一下。”胖子伸手过来,用力拉了一下,疼的我眼泪流出来,才松手,道:“算你过关。”

“所以,应该不是这方面的问题。”闷油瓶指了指我口袋里文锦的笔记,问我道:“这上面有相关的记载吗?”

我拿出来,就摇头,“能肯定的是,在文锦的描述中,这个‘它’是在追踪他们,应该是有智力的,而且我感觉,肯定应该是一个人吧,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用这个‘它’。”

胖子站起来,喝了几口水,把水壶递给闷油瓶道:“说起来,追踪他们的,不就是你三叔吗,会不会那个它就是你三叔呢?黑灯瞎火的,文锦看错了也说不定,你不就和你三叔有点像吗?”

我心说我帅多了,闷油瓶接过胖子的水壶,刚要说话,就在这时候,胖子忽然就一下伸手过去,去捏闷油瓶的脸。一下捏住用力一扯。

共 19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那个蛇会说话

    1. 匿名说道:

      同意

  2. 匿名说道:

    我感觉是阿宁算是第五个人却是死亡的人也可以用它来称呼

    1. 匿名说道:

      第十一个人是谁?

      1. 文锦说道:

        天真

    2. 匿名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

  3. 匿名说道:

    这个它应该是汪藏海的后代,一直写的很含糊。

    1. 说道:

      不是说吴邪就是汪藏嗨嘛

  4. 阿宁说道:

    导演给盒饭

  5. 导演说道:

    好嘞,再等会儿

  6. 说道:

    三叔是解连环吗

  7. 南派三叔说道:

    潘子就是它的势力,所以文景会跑。第十一个人是齐羽,也就是复活的吴邪。

    1. 说道:

      赞一个

  8. 齐羽说道:

    是我

  9. 匿名说道:

    胖子胆儿真大

  10. 匿名说道:

    *

  11. 闷油瓶说道:

    羞羞羞 你捏人家的脸

  12. 胖子说道:

    我喜欢你

  13. 汪藏海说道:

    我不是吴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