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十九章 寄生

南派三叔2015年03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他的表情满是无辜,甚至有点幸灾乐祸,我却完全愣住了,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足过了一秒钟才想到把腿收回来看看他到底干了什么。

一看却只看到我的伤口,血是有,却丝毫没有血管被挑的惨状,我动了一下,除了伤口的疼痛也没有任何的不适。

我疑惑地看向他,他静静地看着我,我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到底是哪条血管断了?

看着,他忽然缓缓地笑了,笑得很含蓄,很无奈,我更加的莫名其妙,他才道:“这是一个玩笑。”

“玩笑?”

他失笑,拍了拍我,递给我水壶,让我自己洗一下伤口,对我道:“你的人生一定很枯燥。”

我慢慢理解了他的意思,也没生起气来,只是觉得好笑,心说你小子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也不见得你生活得多乐腾。

不过,这一下却让我对他有了改观,虽然原先也不觉得这人有问题,不过因为我们两个背景实在太相似了,虽然我确定我自己是这样的性格,但是我能明白,他在那种生活经历下,最有可能是个什么样,或者会被逼迫成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也是所有到现在我遇到的,倒斗这一行里的人的唯一共同点,不管是胖子、闷油瓶还是潘子、三叔等这些牛人,他们做事情都是极端功利性的,倒也不是说完全的功利主义,但是他们没有艺术家的那种“干一件和现实生活完全没关系也没人能理解我的事情”的脑筋。

但小花的这个笑话,说起来有点无厘头,完全没有任何意义,这儿也是我一下反应不过来的原因,倒斗的人永远应该是有事说事的,不应该是这样。这个玩笑,让我一下意识到,他和他们不一样。

也许是因为他是唱戏的。这让我不禁想起了当年老九门二爷的趣事,那个绝顶英雄又如孩子一般的二爷可能是老九门最可爱的一个人。

处理完伤口,我贴上了无数的创可贴,整只脚好像后现代的艺术品,然后套上袜子,就见他往洞的深处看了一下,就让我去看,我一看,发现那些头发竟然开始向洞口蔓延,显然被小花的血吸引着。

我就问他接下来怎么办,他这德行恐怕连移动都不方便,要不是我不知道我们在这儿到底是干什么,我就自己做主把他先送到悬崖下去。

“这段时间,我们就暂时不要进去了。”小花揉着伤口的位置说道,“婆婆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过来。现在我们进去也没有必要了,我们接下来,就等消息。”

这洞里尽头的铁盘,看做工看不出是什么年代的,也不知道是何作用,更不知道小花说的“棘手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洞内的情况已经一目了然,确实没有再进去的必要。

我想起老太婆说的,这两支队伍需要互相配合,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种配合法,心中隐隐总觉得不安。

他的伙计又过了两小时才上来,几乎不成人形,看到满地是血吓了一跳,我们把情况说了,然后在他的帮助下,把小花吊回到了悬崖顶端。之后,他又下去,准备更多的药品和食物。

之后的几天,生活犹如鸟人一般,在悬崖上的巢里,只有方寸大的地方,四周都是深渊,可谓要么就不活动,一活动就是世界上最强的体力运动。

小花的定力十分之好,要么就是玩手机游戏,要么就是呆呆地看着远处的雪山,在悬崖之巅一边眺望仙境一般的景色,一边打俄罗斯方块有一种很错乱的美感,总让我感觉不真实。

而我也不输给他,靠在悬崖上,高处的风吹过,整个视野里,包括脚下所有的绿色茂密的树冠拂动,绿浪之中,和小花聊聊过去的事情,发发呆,感觉很像等待戈多里的两个傻瓜。唯一痛苦的是上厕所。那剧烈地破坏了所有的美感,而且时刻有生命危险。

在此期间,悬崖下的伙计每天都要去一次附近的村里,用那里的电话确认消息,开始几天都没有任何的音讯,但是到了第三天,从悬崖下就吊上来一个巨大的信封。

我们拆开,发现里面全部是纸和照片。第一张,就是胖子和云彩还有闷油瓶的合照,胖子穿着条短裤,在那条我们熟悉的溪边做了一个黄金荣的POSE,闷油瓶坐在一边的石头上,云彩配合胖子摆了个POSE,她身上可能穿着胖子带给她的ELAND少女装,清纯中还带出了一丝性感,很符合胖子的恶趣味。

照片的后面胖子就写了三个字:羡慕吧。

我骂了一声,看了看一边穿着带血背心的小花,心说他娘的的难道站错队伍了。

剩下的很多照片,都是他们进山时候拍的,阿贵也在,似乎还是他们带队伍进山,我看到了老太婆坐在銮驾上,活脱脱一老佛爷,不由就想起了陈皮阿四,心说不都说倒斗的人晚年悲惨吗?这些人要是不那么纠结,晚年的生活质量绝对比富豪高吧。

一路翻着,就看到他们来到了当时我把他们拉出来的岩石口子上,那是山脚下,到处是灌木,也亏得他们能找到,他们所有的装备都堆在那个口子附近,闷油瓶穿着洞穴探险的衣服,似乎正在准备进入。

之后就没有人物的照片,全是洞穴内部的情形,要是拍到了人也是偶然拍到。

小花看着不耐烦,就快速地翻过,一直翻到一张被红笔打了一个记号的照片,拿了出来。

我们看到,那是一段岩石的通道,就是我之前爬出来的那种,闪光灯下通道壁的颜色很是惨淡,但是能看到,闷油瓶在最前面,让开了身子,让后面的人拍他挡住的东西,那竟然是一块石板,上面浮雕着一只圆形的类似于星盘的图案。

照片拍得十分的清晰,我一下就发现,那图案,肯定就就是我们之前在长满头发的洞里尽头,那只铁盘上看到的。铁盘的四周,还雕刻着非常多的小图案,后面几张照片,都是拍那些图案的细节。

小花看着吸了口冷气,显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我让他翻过来,看照片的后面,果然有人写了一行字。

我看到那张照片,一下就明白,闷油瓶他们的行动,和我们的行动是有关系的,而他们的目的地,和我们的目的地竟然也有关系。

照片后面的那句话,证实了我的推测,但是也没有给我们更多的提示。

从入口入内七百米,遇到第一道障碍,解开这道障碍的关键应该在你处,不知你处情况,请尽力分析。

写得非常清楚明了。

由此可以推断出,他们在巴乃,从我当时从石山里出来的裂缝重新进入之后,可能凭着样式雷发现了通往那座霍老太认定的,山中古楼的道路,但是道路中却出现了障碍,这个障碍应该就是照片上拍的东西。

我没法知道那是一道门,还是石头隔离墙,甚至只是一块石头的截面。但是,毫无疑问,这上面的图案,应该就是铁盘上的图案,两者内在存在着一种联系。

如果真如老太婆所说的,张家楼的另外几层是在那片岩山之中的某一座内部,那么,修建并且隐藏这座古楼的人,以及重修古楼的样式雷,又及在千里之外的峭壁上装置那只铁盘的高人,必然也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其中的故事,可能同样复杂得不可想象。

我们把关键的照片一张一张地夹在我们“巢”的钢筋上,一张一张仔细地观察起来。

我几乎可以肯定,那面石壁上的浮雕,刻的就是铁盘,那片圆形的浮雕,应该就是铁盘本身。

而铁盘四周刻的图案,就很值得细细品味了。从浮雕的刻法上来看,整面石壁的浮雕,都不能算是精品,也就是说,它没有多少艺术价值,很多线条甚至都没有完成,这面浮雕肯定只是一个坯,没有经过细的打磨。

从风格上来说,有很明确的清代特征,应该和样式雷脱不了关系。如果是样式雷主持的设计,但是却又有点敷衍了事,可见这种设计的目的,肯定是功能性大于装饰性,看来,这块挡住路的石壁不会那么筒单。我们把照片按照顺序排好,从十二点的位置看起。

第一张照片拍出来的浮雕,是一直奇怪的动物。

中国传统浮雕中的动物,我几乎能背出来,什么貔貅猞猁,但是这只动物,却非常少见,虽然还是比较抽象,但是我还是可以立即认出来,那是一只“犼”。

“犼”种东西,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说是麒麟的爷爷,麒麟算是上古的神兽,但是普遍认为低龙一等,“犼”是麒麟的祖宗,以龙为食物,属于食物链的最上层了。另一种,则认为它是“魃”的一种,也就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粽子。

浮雕中的“犼”,被一种奇怪的东西束缚着,和下面的铁盘浮雕是连在一起的。

第二张照片的浮雕,和第一张的犼看上去似乎是连在一起的,整个图案是一个整体,我却看得出是装饰的需要,那是几个人,不过,能看得出来,那些人,都没有右手。

没有右手的人,一共是九个,有远景有近景,都赤裸上身,下身是瓦裤,做逃跑状,但是并不慌乱。

我深谙此道,看到了好东西,忍不住卖弄,我指着那几个人道:“没有雕琢,也没有反复修角的痕迹,这几个人几乎是一气刻出来的,虽然如此,但是人物的动态身形,前后错落跃然壁上,操刀的是顶级的工匠。虽然他不重视,但是多年的技法让他随便几刀都能刻出自己的神韵来。”

小花的注意力不在这边,却问道:“为何不重视?”

我道:“古代的工匠分为两种,一种本身手巧又精通各种工程技术,称为掌案,但这种人一般只做精巧的小东西,这种打磨石头的陋活应该不是他们干的,另一种是我们称之为能工巧匠的纯手工工匠,这些人身怀绝技,但是终日劳作,靠体力和手艺吃饭,这种人是工匠而不是艺术家,所以,他们不会严格要求自己,能偷懒的一定会偷懒。”

我刚才判断这块石壁上的浮雕是功能性的,也是基于这个,能让工匠全力以赴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有一个很难伺候的东家。

小花点头,示意我继续往下看。

再下一张照片,是在六点的位置,雕刻的东西就有点难理解了,那还是一群人,却明显不是刚才逃跑的那一批人,因为这些人的手都是健全的,而且,有明显的服饰特征。我一眼就能认出来,那肯定不是汉族人。

这群人,手里都拿着长刀,戴着奇怪的头冠。人数很多,工匠在这里用了重叠的构图,没法数出到底有多少人,而看他们的姿态,似乎是在埋伏。

我觉得很难理解,按照一般的惯例,从总体的构图来说,所有的图都是在独立地表达一个意思,但是这里的浮雕,三幅连在一起,却也十分的自然。很难说是否有两层意思。

这样最后一幅浮雕就很关键,我立即去看最后一张照片。

最后一张照片的浮雕,却出乎我的意料,倒不是浮雕上的东西很匪夷所思,而是,那地方,根本就没有浮雕,而是三个梅花形排列的深孔。

四片主要的图案,都是由大量的装饰性线条天衣无缝地联系在一起的,配上浮雕,很像是一只古怪的时钟。

小花看到这儿,对我扬了一下眉毛,不知道是他想到了什么,还是想表达什么异议。接着就问我:“你有什么想法?”

我啧了一声,心中还是无法释怀,这些图案,到底是联系的,还是独立的?如果是联系的,那么,我似乎有点小小的眉目。

共 19 条评论

  1. 不解说道:

    吴邪在困境时怎么都不用类似于老痒利用潜意识的能力?难道是漏掉了?

    1. 南派三叔说道:

      说得真他妈的对,我怎么忽略了呢?

    2. 科普君说道:

      因为青铜树那一章 是一个精心策划出来的骗局

  2. 小黄鸡说道:

    能力是有限制的,而且因为时间短,也很弱

  3. 小哥说道:

    过了那么久能力消失了

  4. 吴邪说道:

    不,是因为有青铜古书才可以

  5. 照片说道:

    他们干嘛都看我

  6. 匿名说道:

    为什么进入张家古楼,要去四川找线索

  7. 死亡如风说道:

  8. 死亡如风说道:

    贵圈真乱。

  9. 匿名说道:

    我济南人,上星期看到城市新闻上济南在哪挖出了一座古墓,南派三叔说的难不成是真的?@南派三叔

    1. 白果果说道:

      你想多了。。。
      也不看这是三叔什么时候写的。。。
      你上个星期看见。。。
      有卵用。。。
      吴三省:还是太年轻…… 눈_눈

  10. 匿名说道:

    小哥不在没安全感

  11. 似雨若离说道:

    ?_?

  12. 老子是老狗说道:

    机关应该是两地联通的吧,需要吴邪他们配合小哥他们才能通过障碍。
    不要问我相隔两地怎么可能,汪藏海那老奸巨滑,丧心病狂的什么事做不出来?
    也不要问我怎么知道和汪藏海有关,这么多斗倒下来除了秦岭神树,难道看不出都和汪藏海有关?

  13. 吴老狗是也说道:

    机关应该是两地联通的吧,需要吴邪他们配合小哥他们才能通过障碍。
    不要问我相隔两地怎么可能,汪藏海那老奸巨滑,丧心病狂的什么事做不出来?
    也不要问我怎么知道和汪藏海有关,这么多斗倒下来除了秦岭神树和蛇沼鬼城,难道看不出都和汪藏海有关?
    ID不雅,换个,顺带补充,谢谢!

  14. 边山说道:

    蛇沼鬼城汪藏海不是去过吗?去见西王母求长生丹。

  15.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不开心说道:

    吴邪和小花莫名违和感
    不,我要站定小哥

  16. 无邪说道:

    我要娶老婆,秀秀,阿宁,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