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四章 湖怪

南派三叔2015年03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我同秀秀坐皮筏先去了湖中。

我们很快就乘着皮筏来到了湖中心,秀秀绑着安全绳先下了湖。在湖上,我们的远处还有几艘裘德考的皮筏船,岸的一边灯火通明,能听到各种奇怪的声音,俨如泰国的芭堤雅。那些嘈杂的世俗声音,经过风和水面的过滤,在远远的湖中心听起来,却有一种浮世空灵的清静感。

这种感觉很是奇妙,可能是因为湖中心是安静的,远处的声音被风吹成碎片,裹进耳朵里,似乎是另一个世界飘来的絮语。

天上下着毛毛细雨,在昏黄的风灯下,能看到牛毛一般的雨丝风灯照亮的湖水是深黑色的,有着浅浅的波浪,船身在波浪中轻轻地晃动。其他几艘船都离我们很远,远远看去,有如漂浮在水上的孤灯。

我看着绑着秀秀的安全绳绷得很紧,一边看着时间,一边享受着奇异的感觉。这个时候如果大家都平安就好了,那我就能什么心思都没有地在船上看美女游泳,开几瓶啤酒躺在船上发呆,听着雨声、风声和人声。

想了想我又否定了自己的这种想法。那种悠闲的时候,自己肯定没心思去享受这些,肯定又会想着搞点刺激的。男人他妈的都是贱货。

正发着呆呢,忽然一边的定时器响了,我看向湖面,便去拉安全绳——秀秀应该要上来了。

可拉了一下,我发现安全绳松了。我用力提了几下,完全不着力。我心中一惊,难道秀秀身上的安全绳断掉了?

就在我想着秀秀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忽然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喂”。

我急忙转头一看,就看到秀秀正趴在船舷上,身上的潜水设备已经挂在船边上,正笑着看着我。湿润的头发贴在她的皮肤上,脸在黑色湖水的映衬下显得特别特别白,白得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我松了口气,就道:“被你吓死了。怎么回事,安全绳怎么断了?”她道:“我上来看你在发呆,就吓唬吓唬你呗。”

我走过去拉她,她却一下游开了,划拉着湖水,看着我,慢慢地对我道:“我还不想上船,你要不要下来陪我游一会儿?”

我苦笑,这丫头的性格真是古怪,便回道:“我们再不回去,他们该担心了。”

“我如果怕人担心,就不会出现在这儿了。”她像一条美人鱼一样.在水里又侧着贴近了船眩,“来吧,吴邪哥哥,陪我游一会儿。”我看着她白嫩的皮肤和纤细的身体在水中舒展,真有跳下去和她一起游的冲动,可是现在实在没有这个心情。我摆手道:“那你就再游一会儿,我在这儿等你。”

她看我无奈的样子,咯咯一笑,一下一个翻身人水,再出水的时候.已经离船很远了。只听得她叫了一声:“这么无趣,真的会变成大叔的哦。”

我看着不由苦笑,点了支烟抽着。

漂亮可爱的女孩总是让人心旷神怡,我此时也稍微安下了心。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发现湖面上有些地方似乎和之前不同了。

远处裘德考的几艘船中.有一艘离我比较近的船上灯不亮了,那个方向现在一片漆黑。

回岸上了吗?我略微有些诧异。不可能啊,几分钟前还能看到。

也许是鬼佬在船上开始乱搞了,关灯不让别人看见。我心说,人家就是不一样,到哪儿都是按自己的想法来,什么也不在乎。正想着,忽然就听到远处裘德考的另一艘船那边,传来了几声惊叫声。

我站起来转头看去,就看到另一边船上的灯光也立即熄灭了,风声中传来了一连串的尖叫,接着我就听到了什么东西落水的声音。

我心中觉得不对,立即对湖面大叫“秀秀回来”,一边打开船上的探灯,朝那个方向照去,一边拿起对讲机,对岸上的小花呼叫。

一直没有人接上头,我一边等着,一边摇动探灯,在水面上照来照去,只看到刚才船停留的方向那边什么都没有。

“秀秀!”我大吼了一声,吼完忽然就看到探灯照到的水面上出现了一道水痕,似乎有什么巨大的东西从水里漂过。盗墓笔记小说

那东西离我的船其实还很远,但是我的后背已经毛起来了。我一边对着对讲机大叫,一边开始找船桨,之后继续对着湖面大叫秀秀。

也不知道是我的心理作用还是其他原因,我觉得我叫了很长时间,但是秀秀一直没有回应我。我也知道在水中游泳,耳朵贴在水面一般只能听到水的声音。正心急如焚时,忽然,我就感觉船非常诡异地晃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船底游了过去。

“秀秀?”我立即转身,提起风灯看船后,一下我就愣住了。

我竞然看到船后漆黑一片的湖水中出现了其他颜色。

在湖面下最多一掌深的地方,潜着一个庞然大物。

那东西是浅色的,至少在探灯的照射下是浅色的,但是上面有几十个黑色的斑点,让人一眼看去就觉得那是一个从水下探上来的巨大的莲蓬:这是什么东西?

我惊惧,但是又感到莫名其妙。这么多次潜水,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东西,这湖说到底又不是尼斯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东西在里面?

我举起船桨,小心翼翼地探头过去,就看到那东西的颜色一暗.似乎又沉了下去。我脑子已经蒙了,也不敢再叫,只看到那水下的暗影很快就越过了我的船底,到了船的另一边,再次贴近了湖面。

我看到它上面的黑点更大了,我的经验告诉我,现在必须关灯。不管秀秀现在怎么样,她看不到灯光,直接往岸边游去是最保险的。否则,无论是谁,现在在水里恐怕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我小心翼翼地退到探灯边上,手哆哆嗦嗦地去摸那个开关。啪的一声,探灯熄灭,水面立即变成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了,除了风灯照出的船舷边缘的一块。

不过,就在我惊恐万分觉得要完蛋的时候,对讲机响了——秀秀已经上岸了。

我心有余悸,立即回航,忽然对于这里的水域有了非常不祥的预感。

第二天,我带着小花和潘子去找当时我被二叔救出来的地方。

二叔的人已经全部撤走了,我并不太记得那个地方在哪里,只是根据记忆在树林里搜索,很快我便发现了被人伪装过的人口。

我淡然翻开那些伪装一看,却发现那一条裂缝和我当时看到的完全不同。它变得非常细小,只能通过一只手,里面虽然深不见底,但绝对不可能通过一个人。

小花比画了一下,就失笑,问我道:“你以前是一只蟑螂?”

“这个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笑。”我没空理他。把那些伪装全扒开后,我发现再也没有其他缝隙了。

“怎么回事?”我喃喃自语,“这山的裂缝愈合了?”

“有可能,但是可能性不大。”小花道,“也许是你说的岩层里的那种东西在搞鬼。”他抓了一把缝隙边缘的碎石闻了闻,似乎也没有头绪。

接着他拿出样式雷,对比了一下山势,道:“别管了,这个地方和样式雷标示的人口完全不在同一个地方。看来这山里的情况很复杂,很可能这里所有的裂缝都是通的。”他指了指湖的另一边临着山的地方,“正门人口应该在那边——我靠!”

我被他吓了一跳,低头一看,只见小花的手电照到的岩石裂缝中,竞然有一只眼睛死死地瞪着我们。

我几乎摔翻在地上,顿时一只满是血污的手从缝隙里伸了出来,一下抓住了我的脚,

我吓得大叫,猛踢那只手,就看到那只手在不停地拍打着地面,从缝隙里传来无比含糊的声音。

我愣了几秒,忽然意识到那声音很熟悉。我看着那手,听着那声音,瞬间反应了过来:是胖子!这是胖子!

他怎么被卡在这里?

我又惊又喜,立即就朝边上大叫:“快来人,把这石缝撬开!里面是自己人!”

共 10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

  2. 匿名说道:

    小哥到底在哪

  3. 瓶子裡的天真说道:

    胖子終於回來了,
    小哥嘞,好想小哥。
    沒有胖子和小哥,就不想看了

  4. 匿名说道:

    胖子回来了

  5. 匿名说道:

    这一篇文章其实删掉更好,因为不合逻辑,刚到湖边就仅仅秀秀一个人下了回水,也没设定个目标,好像好玩似的,为怪而写怪,是个败笔

    1. 猜测说道:

      我第一反应就是。秀秀被调包了,因为那个女孩没有理由一个人从胡中心游到岸边,况且还有无邪在湖中,这里也许是一个提醒前段。

  6. 吴邪说道:

    我只要我的小哥

  7. 闷油瓶说道:

    我在这

  8. 胖子说道:

    快救你胖爷爷

  9. 胖子说道:

    地图在我肚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