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六章 胖子肚子上的神秘图形

南派三叔2015年03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我们把胖子肚子上的图案描了下来,花了将近两小时的时间,可见图案有多复杂。

哑姐检查了半天,也查不出胖子到底是什么毛病。胖子所有的体征都是正常的,身上除了自己划的那些划痕之外,只有一些擦伤和瘀伤,非常轻微。用潘子的话来说,他自己和姘头从床上下来都比这严重得多。

但是胖子就是不醒,眼睛睁得死大,像死不瞑目一样,人怎么打都没用,完全没有反应。我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胖子的眼睛合上。

因为很多人在,哑姐没有和我再说什么。我松了一口气,但是也已经知道,她这一关,现在不过迟早要过,撑不了多久了。

小花也懂一点医学方面的东西,和哑姐讨论了一些可能性,都被否掉了。“植物人也不过如此。”哑姐道,“我们现在没有仪器,没法测试他是否有脑损伤。但他现在好像是处于一种植物人的状态。”

我看着胖子身上的这些笔画,心中无限感慨。

从他肚子上那么多血痕来看,这石缝里面的通道一定极其复杂,他用脑子完全记不住,所以只能选择这种自残的方式,将路线记录在自己的身上。

“植物人,什么植物?巨型何首乌。”皮包在边上笑,“这个吃了不成仙就撑死。”

潘子就道:“这是三爷的朋友,说话规矩点儿。”

“哟,三爷您随便从地里一刨,就能刨出个朋友来,不愧是三爷。”皮包道。刚说完,他就被潘子一个巴掌拍翻在地。

我没心思看潘子教训手下,问哑姐:“还有没有其他可能性?”

哑姐道:“现在的问题是可能性太多。他现在处于深度睡眠状态,深度昏迷就可能是脑损伤,但是他头部没有外伤,所以也可能是窒息导致的。最好的情况就是他过段时间自己醒,如果他一直不醒,那只能送他出去,到大医院去。”

正说着,一边的胖子忽然就翻了个身,咂了咂嘴,挠了挠自己的裆部和屁股,喃喃道:“小翠,你躲什么啊?”

哑姐愣住了,看了看我。我也没反应过来,隔了好久,我才问道:“植物人会有这样的举动吗?”

哑姐摇了摇头,忽然就笑了,一边笑一边扶额。我忽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想着我就要上去摇胖子,可被哑姐拦住了。

“让他睡会儿。”哑姐道,“如果是刚才那种打也打不醒的睡法,说明他可能很久很久没有睡过了。”

哑姐留下来照顾胖子,我和潘子走出帐篷,立即去找小花商量对策。小花正在和其他人交代什么,我让他和潘子到我的帐篷里来。

一进帐蓬,我就掩饰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对他们道:“我们现在必须马上下去!”

“别急。”小花道,“越是这种情况,越急不来,必须把亊情分析透了,才能决定该怎么做”

“要多少时间?”我道,“不如我们边下去边商量” 盗墓笔记小说

小花按住我的肩膀,指了指帐蓬外面,轻声道:“我知道你很急,但是我们准备东西也需要时间。”

潘子道:“小三爷,我们是下去救人,必须准备妥当,否则不仅救不了他们,还可能把自己也搭上。”

我知道他们说的有理,只好焦虑地坐下。小花指了指外面:“我们出去商量。对于这群新伙计,如果我们在帐篷里自己商量,他们心里会起疑的,”

我心里叹气,跟着他们出去。人夜后,这深山中的诡异妖湖上反而明亮起来,月光苍白地洒在湖面上,能看到对面的悬崖。乍然升起的明亮有一种妖异之感,反而使我们看不清石滩另一边裘德考队伍里的情况。

小花把其他人叫过来,把样式雷和胖子肚子上的路线图全部摊在帐篷的防水布上。从样式雷和胖子肚子上的路线围对比可以看到,两者完全没有共通之处。根据胖子路线图上的路线可以推断,这座山的岩层里有非常复杂的自然裂缝体系,犹如蜘蛛网一般,其中有一条似乎通往闷油瓶他们所在的区域。而闷油瓶他们是从样式雷标示的路线进入的,也就是说,这些裂缝在山体岩石中,和样式雷标示的路线是相通的。

我不知道胖子是靠什么在这么多裂缝岔路中找到正确路线的,也许是他的运气好,或者是他一条一条地试探出来的。但是显然,通过这一条裂缝回去寻找闷油瓶他们,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这就意味着,我又要进人到那压抑狭窄的空间内。我曾经不止一次发誓,绝对不会再让自己进入到那种境地中去,但是命运的玩笑却一次次地告诉我什么叫身不由己。

小花道:“有几点也是必须要考虑的。比如说,胖子到底被困在那缝隙里多少天了?看样子有可能困了几天了,那说不定在他刚刚被困住的时候,底下的人还活着,但是现在已经遇难了。他刚被救起的时候神志混乱,让我们去救,但也许已经来不及了。”

“这一点如果胖子不醒过来自己和我们说,我们的考虑没有意义。”我道。

“对,不管怎么说,我们得当成下面的人还活着去应对一切。”潘子道,“如果他能醒最好,不能醒我们还是得下去。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想起闷油瓶的古刀,心里不是滋味:“但是我们不能无限期地等下去,你们现在就去准备,五小时之后,我就去把他叫醒,问出消息后立即出发,如果问不出来,我们也必须出发了。”

潘子和小花对看了一眼,显然有些犹豫,我道:“不能浪费胖子给我们带来的信息。”

潘子就点起一支烟,点了点头,对身边的几个伙计说道:“好,一切听三爷的。你们分头准备,五小时的时间。”

那几个小鬼都很兴奋,立即点头,小花带着他们分头走开了。潘子又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什么话欲言又止。

“怎么了?”我问道。

潘子轻声道:“小三爷,这些孩子都是苦出身,我们在考虑事情的时候,要给他们留点余地。他们并不是炮灰,他们也都是人命。”

我看着潘子,忽然心中就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潘子递给我一支烟:“五小时后,我和花儿爷带一半的人下去,秀秀和皮包留在上面,如果我们出事,好歹还有一次机会。”

我点头,立即就想先回去收拾装备,没想到潘子一把抓住了我:“等下,你不能下去。”

“为什么?”我一下就急了,“要我在上面等,我宁可下去。要不这样,我和你下去,小花留在上面。”

“我们没有其他办法,这是必需的措施。”潘子指了指我的脸,“你现在是三爷,你在就有希望,如果你出事了,那就真的完了。如果三爷都死了,你说这儿谁还会理我们。”

我愣了一下,知道他说的很有道理。

“小三爷,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好好走吧。”潘子凑过来轻声道.他给我点上烟,然后站起来对其他人大吼道:“三爷说快点,别磨磨蹭蹭的,想不想发财了!五小时后还没准备好的,就留在上面喝西北风!”

共 26 条评论

  1. 小哥棒棒哒说道:

    小哥千万不要有事啊

  2. 闷油瓶说道:

    我命大,放心吧!

  3. 无邪说道:

    盘子啊,对不起你啊!

  4. 匿名说道:

    希望潘子没有事,好喜欢潘子

  5. 匿名说道:

    看得我好紧张!

  6. 盘牛老爹说道:

    大潘兄弟快挂了

  7. 解雨臣说道:

    没错,潘子就是在张家古楼里面死的,小三爷,你大胆的往前走,莫回头呀,莫回头(T ^ T)

    1. 匿名说道:

      好可怜

  8. 吴邪说道:

    刚想跳跃,忽然就听到,从山洞的角落之中传来了一个声音。我愣了一下,那是一个人的呻吟声。我试着把手电来回地转,但发现我看不到这个人在什么地方。这个洞太大了,全是丝线,手电光不够清楚,根本找不到边缘。
    完了,我中毒了,这种毒气还能产生幻听吗?我心说。忽然就听到又是一声传来,我咳嗽了几声,发现唾沫中已经开始带血,就弯下腰来。忽然,洞穴壁上,也亮起了手电光。
    我转头,仔细往那里看,那里的手电暗了,有一个声音叫道:“小三爷!”
    ”潘子!”我惊了一下,但是没法靠过去看。对方道:“小三爷,快走。”声音相当微弱。接着,我听到了一连串的咳嗽声。
    ”你怎么样?”我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潘子在黑暗中说道:“说来话长了,小三爷,你有烟吗?”
    ”在这儿你还抽烟,不怕肺烧穿?”我听着潘子的语气,觉得他特别地淡定,忽然起了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
    ”哈哈哈,没关系了。”潘子道,”你看不到我现在是什么样子。”
    我心中的不祥感越来越甚,道:“别磨蹭了,赶快过来,你不过来我就过去扶你。”说着,我用手电去照,隐约能照到他的样子,我就意识到为什么前几次我都看不到他。
    潘子似乎是卡在了岩层中,我扩大了光圈,一下子就看到,他的身子融在岩层里,成了人影。
    潘子的咳嗽声传来,我一下坐在地上,问道:“怎么回事?小花他们呢?”
    ”花儿爷应该没事,其他人都死了,那玩意儿太厉害了,我醒来的时候就在这儿了。”潘子道。
    ”你等我,我过来,我帮你砸开。”
    ”千万别过来。”潘子道,”小三爷,你不知道我在石头里的部分现在是什么样子。你过来也不可能救得了我,太危险了。小三爷,你有烟吗?你先把烟给我,我和你说几件事情。”
    我看不到潘子,但是我忽然就觉得浑身的力气都没有了,我意识到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气氛。
    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气氛,但是我能知道。
    ”小三爷,烟!”潘子虚弱地叫着,”我没时间了。”
    我把烟和打火机拿了出来,问潘子道:“你在哪儿呢?”
    那边的手电亮了起来,我找了一个丝线少一点的空当,把烟和打火机都扔了过去,我不知道潘子有没有接到,就听到潘子叫了起来:“小三爷,你就不能靠谱一次吗?你把烟先给我点上不行吗?”
    我脑中一片空白,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潘子道:“小三爷,别点烟了,你背上是不是有枪?”
    ”有!”我道。
    ”把枪给我。”潘子道,”小三爷,我得自己给自己来个了断。你走吧,如果有时间,我还想和你聊会儿。但是你也没时间了,你也没工夫可怜我,等下你要是过不去,就会和我一样,你快走吧。如果你能出去,记得找人搜索整片后山,花儿爷出去后,一定是在后山。”
    我把枪甩了过去,就听到了潘子的笑声:“得了,小三爷,好家伙,想不到临死前拿到的是这种枪,这对着脑壳打都不一定能把自己打死。”
    我站了起来,就听到一声枪响,接着,潘子就笑了起来:“小三爷,走吧。”
    ”别催我,我前面的路也不那么好走,等下要是挂了,咱们在黄泉路上还能做伴。”
    ”小三爷,有我潘子在,还能让你受累?”随后,我就听到一声拉枪栓的声音。”小三爷,潘子我没力气说别的话了,最后再为你保驾护航一次吧,我去见三爷了,你机灵点,给我和三爷有个好的交代。”
    ”你想干什么?”我问他。潘子道:“你往前走吧。小三爷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走,别回头。”潘子说着说着,就唱了起来,
    我往前小心翼翼地探身过去,心中的酸楚无法形容,才迈过去一步,一下子我的后脑勺就碰到了一条丝线,我心中一惊,心说死就死了。瞬间,我听见一声枪响,丝线上的六角铜铃被打得粉碎。
    ”大胆地往前走!”潘子笑道。
    我继续往前走,眼泪一下子就流下来了,我根本看不清楚前面的路。我一步一步地走着,就听到枪声在身后不停地响起。
    ”通天的大路,
    九千九百九千九百九哇。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
    从此后,你搭起那红绣楼呀,
    抛撒那红绣球呀,
    正打中我的头呀,与你喝一壶呀,
    红红的高粱酒呀,红红的高粱酒嘿!”
    我终于走到了独木桥的尽头,走进了通道里。
    雾气已经逐渐笼罩了整个洞穴,我几乎无法呼吸,只得往前狂奔。忽然听到身后一声枪响,潘子的声音消失不见了。
    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一路往前狂奔。前面又出现一个楼梯通往水下。我跳了下去,等我浮起来的时候,已经在那个全是水潭的毒气洞中了。胖子把我拉了起来,说道:“行啊,我都已经在给你念往生咒了,想不到你还活着。”
    ”继续念。”我对胖子道。
    边上就是通道,我们一路冲进去,一下就回到了之前熟悉的那条通道里。不知道是什么驱使着我们,我们觉得非常地恐惧、害怕。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只是一路狂奔下去。终于,我看到前面出现了光亮,接着,我们一下就冲了出去。

    1. 说道:

      莫名戳了泪点

  9. 吴邪(。ò ∀ ó。)说道:

    胖子你能靠谱点不,睡着了’在想神马啊

  10. (。ò ∀ ó。)说道:

    潘子。。。还能活多久呢。。。

  11. 三叔说道:

    我的好潘子啊

  12. 似雨若离说道:

    酒七杯,敬你潘子义薄云天,

    义往直前,义无反顾,古楼洞穴

    身长眠,亦不悔。

    1. 浅若说道:

      文艺Orz

    2. 潘子说道:

      有妹子你这句话,老子死也值了

  13. 闷油瓶说道:

    我要屎了!别管潘子了,来救我

  14. 匿名说道:

    能不能别老剧透。。。

  15. 吴邪说道:

    潘子不要死……

  16. 潘子说道:

    小三爷,你大胆的往前走,莫回头

  17. 湖怪说道:

    我是来搞笑的吗?

  18. 说道:

    剧透啊喂x剧透了看到后面就没意思了……

  19. 剧假透的人该死说道:

    真的很烦,都看过了,为什么还要回来剧透,有病啊

  20. 匿名说道:

    潘子能顾及到队里小鬼头们的安全 真心佩服

  21. 小翠说道:

    胖哥好坏

  22. 读者第一遍说道:

    死胖子做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