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八章 冲锋枪和粽子

南派三叔2015年04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我大叫了一声,举起枪就开,被胖子一下压住枪头。子弹全部打在了地上,惊天动地地响。地下那尸体的毛长得飞快。我去看那尸体的脸,尸体的眼窝一下子塌陷了下去,他的嘴巴张得更大了,绿色的液体顺着那些黑毛直往外渗。

我靠,变成粽子了!

我们两人连滚带爬地退开了好几步,我大骂胖子:“你他妈说话像放屁一样!什么时候能准点儿?”

胖子道:“我已经承认错了。老子还真没看过这样也能尸变的,这他妈简直是粽子界身残志坚的典范!”

我问他道:“你看看那百宝袋里有没有黑驴蹄子,或者其他能用的东西。”

”我靠!那袋子就那么大,你说可能有这种东西吗?你以为世界上有吉娃娃驴吗?”

我用手电照着尸体,那尸体竟然已经翻了过来。我忙把手电转到其他地方去,道:“你快去把小哥弄过来,或者弄点他的血过来也行!”

胖子忽然想起了什么,道:“我有,我有,不用现成的,我有血!”

”你的血有个鸟用啊!”

”不是我的血,是小哥的血。我之前问小哥要的。”胖子从兜里掏出一个东西。我发现是一片卫生巾,上面有一些血迹。

”你——”我真想用头撞墙,”你哪儿来的?”

”有一次小哥受伤的时候,我偷偷攒的。攒这么多很不容易。”胖子道,”我告诉你,夏天放家里,蚊香都不用点。”

”我操。”我无法理解。胖子道:“别讲究了。来吧,咱们今天耍耍威风,”说着就把那片卫生巾对着尸体,道:“趴下,把手伸出来。”

一看之下,地面上只有一摊子绿水,尸体根本不知道哪儿去了。再往地上一照,我一下就蒙了——只见那尸体趴在一旁的棺材上。

”他理解得不对啊,你确定这是小哥的血吗?”我问道。

”绝对确定!这种保命的东西,我可是从来不打马虎眼的。”胖子道,”你等等,你知道古人的发音和现代人不一样,你试试古语发音。”

”老子不会。”我道,”小哥当时震慑女尸的时候,也没有说什么啊!”

胖子扯着卫生巾,又叫了几声。见尸体还是没反应,就道:“难不成小哥的血只能搞定女尸?这尸体是爷们儿?”

我摇头,看着那长满黑毛的尸体——只有一只手,但竟然十分灵活地从棺材上跳到了地上,朝我们爬了过来。我们立即后退了十几米,生怕被他抓住。

胖子还是举着卫生巾。尸体还是完全不怕的样子。胖子脑门上青筋暴露,忽然把卫生巾直接拍在了尸体的脸上,从背上把冲锋枪翻了出来,对我道:“狗日的,不靠谱,还是咱们爷俩玩狠的吧,直接把他给秒了!”

我立即跟着他——就在尸体迅速朝我们逼近了几步的时候,我们俩举着冲锋枪直接对着尸体开火。雨水一样的子弹全部打在了尸体身上,直把尸体打得连翮了十几个跟头,一下折到了棺材后面。我们立即绕过去,就看到尸体身上全是冒烟的孔。但是尸体一个翻身还是转了过来,继续朝我们爬。

”我就说机关枪打僵尸没用,这枪的口径太小了!”胖子直接几个点射,阻碍了尸体的前进。我看到,尸体的手被我们打断了。

”未必!”我说道,”集中火力,我们把他的头打烂!”说着,我和胖子扣动扳机追着尸体一阵猛打。无数子弹打过去,打完一个弹夹我就换一个。一直打到尸体的脑袋完全破碎,尸体不动了,我们才停下来。

绿水横流,满地都是。

我和胖子在尸体边上等了半天,发现他真的不动才击掌庆贺。胖子道:“丫我就发现每人一把火器比小哥要灵光得多啊!”

”别这么说,毕竟小哥的弹药比我们充足。”我道。

胖子指了指棺材,问我还要不要看。我摇头,对胖子道:“从现在开始,任何东西都不打开了。”

不是我不想看。其实我还是很想知道,在棺材盖儿的内壁上雕刻的是什么内容,但是我实在没有精力去处理更多的突发状况了。刚才我是一念之差才答应了胖子,其实自己心中还是相当忐忑的。很显然,我们两个的体质,绝对不适合干这一行——一个是必然会撺掇我开棺材的体质,一个是开棺材必然遇到粽子的体质。我觉得以后一定要有自知之明,爷爷不让我干这一行显然是相当睿智的。

胖子想了想,点头道:“同意。”

继续往前走的路,就在那些箱子后面。那些箱子被我和胖子打得七零八落。我们走过去就看到了第三道石门,不过这道石门是从上面吊下来的。石门上雕刻了一个兽头。石门半开,下面用一台千斤顶顶着。千斤顶也是锈得十分厉害,让人感觉一碰就可能会断裂。

兽头的上方有一块石头,大概有三四百斤重。那是石门的负重石,用来压迫石门下降。

我探进去半个头,用手电照了照。然后,两个人爬了进去,看到了一个更大的石室。

这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石室,足足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有七根巨大的柱子立在石室的四周。上头是一个七星顶。这里真是稍微有点像一个墓室了,但是比起其他的大型古墓,还是显得缺乏细节。石室中间有一座和张家古楼外形很像的高台。高台前有两条小河,从墓室的前方流过。

我目测了小河的宽度,第一条小河大概六人宽,上面什么都没有,而第二条小河,也就是比较靠近我们的那条,上面有六座石头桥,每座桥的样子都很不一样。每座桥的桥头都安放着一只可怖的动物石像,说不清楚是什么,但是看上去都是阴恻恻的,不怀好意的样子。

胖子抬脚就想上去。我把他拦住了,指了指上面。我刚刚看到墓顶之上有一条绳索,是后人架上去的,而且很新,是现代的登山绳——显然是闷油瓶他们进来的时候弄上去的。

我往上一看,上面的七根石梁呈伞状,好像一把大伞撑在了石室的上方,上面雕满了奇怪的浮雕。有些浮雕上有钩子一样的造型,比如说鹰嘴、鲤鱼的尾巴,反正都好像一只只钩子一样,这是不正常的。我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浮雕是经过伪装的。安装这些钩子的目的一定是为了让绳索能够在上面这些浮雕中巧妙地穿过,肯定是古代的工匠为了吊装什么东西而设计的。完事之后,这些钩子就被雕刻成了各种各样的图案,

另一面是一把铁钩,应该是从对面甩过来,钩到了天花板上的某一处。这种准头肯定是小哥的手笔。绳子在那些钩子中巧妙地穿梭,在上面形成了一道绳桥。

这七座桥应该都有蹊跷——如果你上错了,很可能会遭遇横祸。闷油瓶为了避免多生事端,选择了从其他的途径通过——这也是他的风格,绝对不走别人给他安排好的道路。

六人宽的小河,也就是说有十米往上。以我和胖子的体力,直接过河是绝对没戏了。于是,只得走小哥给我们留下的道路。

我们找到绳索的那头,爬了上去,一路倒吊在天花板上,过了外面那条小河,来到了里面的小河前。胖子在上头往下看的时候,道:“河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难道是鳄鱼?”我道,心说就算是鳄鱼也应该是死鳄鱼了。

”不是,是个死人!”胖子道。我们从另一头下来。胖子撂下身上背的东西,立即就用铁刺做了一个钩子,来到他看到死人的地方,蹚水下去拨弄。一个黑色的东西竟被他从河里面拉了上来。

把这黑色东西拉到岸上后,我们立马闻到一股非常难闻的腐臭味道。

果然是一具尸体,而且还不是古尸——难道是小哥队伍中的人?

”会不会是走了桥,中招死掉的人的尸体?”胖子问道。

我摇头:“小哥很少会让自己队伍里的人犯这种错误死掉,除非是你这种完全没组织没纪律的人。”

我们把尸体翻过来,只见他的身上全是淤泥,带着一股熟悉的中药味,我捧出小河里的水,往尸体身上一冲,一下就看到麒麟纹身露了出来。在鼓胀的尸体上,文身无比清晰。胖子惊叫了起来:“是小哥!小哥什么时候又死了?”

共 18 条评论

  1. 花墨丶语说道:

    吓死

    1. 吴邪说道:

      当时我也吓半死

  2. 张起灵说道:

    什么鬼啦怎么又是我的尸体= =

  3. 闷油瓶说道:

    咳,所以我还在那边躺着呢?

  4. 吴邪说道:

    小哥,别玩了行吗?

    1. 张起灵说道:

      这里水太深。

  5. 起灵说道:

    憋闹,我不是给你背着的吗

  6. 吴邪(。ò ∀ ó。)说道:

    咱还有完不

  7. 吴邪说道:

    老公,你是不是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啊?

  8. 小哥说道:

    用卫生巾储存我的血什么意思

  9. 小哥说道:

    胖子,你用卫生巾存我血你几个意思?

    1. 卫生巾说道:

      怎么了?我们卫生巾挖你家祖坟了?

  10. 云彩说道:

    我的卫生巾哪去了?

  11. 盘马说道:

    那个是我….

  12. 小哥说道:

    我在逗你们玩呢

  13. 说道:

    是盘马?

  14. 匿名说道:

    看到这里我发现和之前的墓穴没有关系了啊!

  15. 吴邪说道:

    盘马老爹,咱不吓人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