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六章 又到二道白河

南派三叔2015年04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秋天的二道白河十分冷,好在小花很温馨地给我准备了衣服。我裹着冲锋衣就跟到了他的边上,和他一起往前走。我问他:“你该不是想到这里来自杀吧?”

他看了我一眼,摇头,继续往前走。我道:“那你准备来这里长住?你为什么选这么寒冷的地方?”

他看着前方,过了很久才道:“不是这里,我要到那里去。”我抬头,顺着他的目光我看到了前面地平线上耸立的那连绵的雪山。

我在那一瞬间不得不停下脚步,愣了一会儿,才继续追上去:“你要进山?”

他没有回答我,只是一路往前,直直地往雪山走去。

一路上闷油瓶没有说一句话,而且他也不打算停留。不管我是否能跟上,他都一路往前走。

我一路不停地追问,都没有任何结果。好几次我都内火上涌,心说就这么算了,你丫想去死就去死吧。

我的判断是,闷油瓶本身就是为了死亡而去的,因为我在他身上看不到任何食物包裹。他一路往前,身上就只有那个背包。以我们上次进山的经验,这样的装备进山之后不到三天就会饿死,更不要说回城了。

我越走越觉得要糟糕,很快就看到有拉人上山的小黑车。我一路上只好看到一个商店就买些东西,往我的包里硬塞。买那些干货不占多少空间,包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塑料袋子。

之后我们两个上了小面的,一路往山上开去。

这个时候,闷油瓶才看向我,对我道:“你不能跟着我去。”

”如果我劝你别去,你会不去吗?”我问他。他摇头,我就火大了:“狗日的,所以,如果你劝我别去,我也不会听的。所以你别多嘴了,我就要跟着。”

他看向我,又把脸转了过去,真的就不说话了。

我们一路什么也没说,一直到了山中的一个旅游客栈。下来的时候,气温已经相当低了,他径直走人客栈,订了房间。我看也不看就跟了上去,此时我心里赌上气了。

闷油瓶还是一句话都没有,等到房间里躺下来,我就开始后悔了。

以我们现在的情况进山,之前闷油瓶准备的装备是正确的,而我的装备太简陋了,必死无疑。恐怕连我们的目的地的一半都到不了,我就会冻死在里面。闷油瓶一定是明白这点,才完全不阻止我,因为我一上雪线,面临的问题必然就是立即死亡还是退缩。我用我的生命去威胁他,在这一次似乎是没有什么用的。

闷油瓶以前说过,他只救不愿意死的人,如果对方自己可以选择死还是不死,而对方选择了死亡,他是不会插手的。我现在的情况和他说的一样——如果我自己选择上雪线,跟着他然后冻死,他是不会插手救我的。

我趁他休息的时候,立即出去添购装备。旅馆里的驴友很多,我拿着现金,这里买一点,那里买一点,钱不够了,就和旅馆老板刷卡,以十比八的比例换取现金,继续收购。好不容易凑了一套眼下可以用的装备出来。

我穿上之后,简直是惨不忍睹。小花的冲锋衣本来就不够厚,我不得不在外面再套了一件,显得相当臃肿,简直像只狗熊.两只手套各不一样,左手的还是女式的,特别小,戴上之后几乎不能操作,所有的工作基本都得靠右手。

登山靴倒是一双的,不过之前的主人显然是双汗脚,臭得简直可以熏死粽子。我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穿上。

还有一些登山吃的压缩饼干,我归整了一下,把炊具、无烟炉这些东西全部装进弄来的大登山包里,然后把之前买的零食打散了装进一个大塑料袋,也放了进去,才勉强安心。

弄完之后,我也回去休息,躺到床上我就打起了退堂鼓。我不知道我是为了什么,但是我实在无法让他一个人进山。我没有任何理由劝他,因为我不知道他到底要干吗,我只能跟他进去,知道他想干什么了,才有办法说服他回来。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一次,我的行为非常糟糕。半夜我完全睡不着,醒来后给老爹和小花各打了一个电话,把我的想法和小花说了。

老爹只说让我玩得开心点,我心说怎么可能开心得起来。小花听完之后,沉吟了片刻就道:“这件事情我本打算建议你不要跟下去,不过我觉得你可以暂且一试。毕竟如果什么都不做,你这辈子都不会安生的。但是我建议你进去的时候注意距离,现在是秋天,长白山还没有封山。你该知道跨过哪一条线再往里走就九死一生了,如果你在这条线之前都没有劝回他,你就回头吧,”

我道:“但是他根本不和我沟通,我如何去劝?”

”我相信,他既然来和你道别,你只要说,即使他不回答,也还是会把你的话听到耳朵里的。”小花说。

第二天中午,我和闷油瓶一起出发。他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我一眼,我也看了他一眼,我道:“放心,就陪你走最后一程。”他才转身出发。

之后的一切没有什么值得记述的,就算是记流水账也没有必要。一晃就是三天,我们进入了雪线。

秋天是长白山的旅游旺季,雪线以上有很多景点,甚至还有可以补给的地方,我很兴奋地在雪线上的几个景点完成了资源的补充。

再往里走,走过有游人的区域,就是之前我们进入雪山的小道,如今已经完全不同了。但是闷油瓶还是很有办法。他一路往前走,不停地看四周的山和太阳的方位,那一天的黄昏,我们到了一座雪山的山脊上。

黄昏中,我又看到了熟悉的景象:雪山在夕阳下,呈现出一种温暖与冰冷完全无缝衔接的感觉。当时闷油瓶就在同样的夕阳下,对着远处的雪山膜拜。但是这一次他并没有跪下来,而是淡淡地看着,夕阳照在他的脸上,有一种极致的苍凉之感。

共 24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闷油瓶和小三爷才是真爱

  2. 瓶子裡的天真说道:

    不知道為什麼跟著他?哈!天真你已經愛上了你的悶油瓶了

  3. 匿名说道:

    为什么守护青铜门的是吴邪,而不是吴二白或吴三省,既然想把吴一穷这一支洗底,为什么吴邪又要当成齐羽养,那失踪的齐羽又在哪?

    1. (。ò ∀ ó。)说道:

      我只能说,天知道。。。

      1. 说道:

        不,三叔知道

    2.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说道:

      齐羽就是鬼影,你说他去哪了?

      1. 吴邪说道:

        鬼影是张启(不是起)灵

    3. 匿名说道:

      齐羽被打入 它 组织的内部了 不过最后一切都结束了 铁三角加齐羽都一起团聚了

  4. 匿名说道:

    很好奇守门的时候闷油瓶吃什么度日

    1. 豆豆说道:

      可能吃自己身上长出来的蘑菇 (我记得是藏海花提了这么一句,当然都是天真的猜想)

  5. 呵呵说道:

    盗墓炒作炒的不错!!但是越到后面越呵呵!!

    1. 言初说道:

      呵呵你个大头鬼,这两个字亲密的人说是玩笑,陌生人说就是嘲讽。那么我就问一下,你凭什么嘲讽三叔?你没有三叔的文笔,没有他曾经写盗墓时的投入,没有他在受人讽刺后再站起来的勇气,没有经历过人生低谷与高峰并存的痛苦,更没有稻米们对于盗墓的一颗诚心。你没耐心去理解,所以不明白,所以讽刺。不觉自己很可笑吗。

    2. 言初说道:

      盗墓笔记,前半盗墓,后半盗心。

  6. 匿名说道:

    只能对你们这些喷子表示呵呵

    1. zero说道:

      同意

  7. 吴邪说道:

    闷油瓶,我特么爱你。

  8. 小哥说道:

    突然好心疼闷油瓶、好希望一直活着

    1. 匿名说道:

      小哥不会死的

  9. 呵呵那个说道:

    呵呵你别看啊,cao!

  10. 远处的雪山说道:

    什么时候膜拜的我
    -_-

  11. 胖子说道:

    鬼吹灯己经完结。不知道三叔能不能把青铜门后面的终极写出来呢?

  12. 我就要跟着说道:

    我就要跟着!你特么是我家小哥,我不跟你跟谁?!

  13. 天真说道:

    三叔挖了那么多坑埋得过来吗

  14. 言初说道:

    盗墓笔记,前半盗墓,后半盗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