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题外话、吴邪的十年感触

南派三叔2015年08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这十年里面,我做过很多次梦,我梦到过少年的他,和我在少年的时候相遇,梦到过青铜门前的白骨,梦到过再见时他已经变成陈皮阿四那样的东西。很多可能性在十年的时间里,足够让我一个一个的设想,一个一个的接受,我也梦到年轻时候的三叔把我拴在树下,自己一个人不知所踪。

在一切没有开始之前,我最有印象的应该是我的三叔吧,从小在餐桌上——我家的桌子放在窗前,窗外是一座桥,桥的那边有一家弹棉花的,他们家的小孩总偷偷到我家窗前,把我家纱窗弄破,偷我放在餐桌上的小玩具——我父母就一直会说起三叔闯的祸,三叔好玩,来我家的时候,家里人在油渣,三叔总不会帮忙做家事,举我放在头顶,就带我出去抓蛐蛐。

我的心思很细,回忆起这些来,特别是这十年间,我能看到很多以前看不到的东西。我喜欢抓蚱蜢。因为蚱蜢抓来,就是自己看看,不会叫也不会和蟋蟀一样,有竞争的成分在里面,但三叔喜欢争斗,所以他的目的一直很明确。

对于我来说,抓蚱蜢是力所能及的,抓蟋蟀需要到肮脏的地方,翻开砖瓦。蟋蟀看起来也非常的可怖,风险很高,所以我一直跟着三叔,看他翻开石头,踩死油葫芦,扑那些在枯叶湿泥中跳跃的蛐蛐。也许从小的时候,跟着三叔去窥探他的世界,已经成了我的习惯之一。

黑暗中,我的脑海闪过很多人,爷爷的笔记本,长沙镖子岭。爷爷那一代人,很多时候求的是一顿饱饭,一张暖和的床。要满足这些,爷爷他们往往要竭尽所能,他们的爱情几乎都是在一些瞬间中发生的。爷爷他们往往是在田埂拉着翻犁,看到远远的一眼,就觉得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那个时候的人,为了简单的目的,使用简单的手段,但做着这个时代无法想象的残酷抉择。

所以爷爷对于人心是绝望的,这也是他那么喜欢狗的原因。朝霞阅读

在这十年的时间里,我越来越理解爷爷,甚至也越来越理解闷油瓶对于这个世界的淡漠。什么是人呢?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有自己完整的一整套需要解决的问题。每一个人都太复杂了,以至于你和其中任何一个人有所联系,都是在和他所有需要解决的问题联系。

十年里面,我越发明白自己能给予最好的东西,如果不是能够解决对方需要解决问题的元素,那么你就算挖心掏肺,对方调转枪头的决绝会让你目瞪口呆。

而世界上大部分的人,并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他们只知道别人有什么,而他不可以没有。

所以大部分人心是无解的,你能拿出的所有,必然填不满蜘蛛网一样在人和人之间融汇的巨大欲望。

如果我是闷油瓶的话,如果一次一次的经历这样的人心,我宁愿人世间只有我一个人。少有人能阅尽浮华之后,仍旧天真无邪,可天生单纯的人,只能生存在无尽的孤独里。

我抬头看四周的繁星,它们还在变化,变成了奔跳的蛐蛐,变成了十年里一幕一幕让我难过和无法理解的人心。

远处有一盏灯火,缓缓出现,似乎是油灯,和这些繁星不同,那是遥远的火光,犹如鬼火一样。

我的心在刚才的思绪中沉重了下去,一时间无法分清楚是现实还是幻觉。

那盏火光越晃越近,我才慢慢醒悟过来,听着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心中恐慌。

如果是胖子和小花,按照原来的计划,不应该从这里出现,在这长白山底,怎么会有人持灯而行。

难道是小哥在门里呆烦了,出来遛弯?

共 10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闷油瓶是从小就经历这样的人心,他的眼睛才可以那样淡然

  2. 天真无邪说道:

    这十年里,我经历了太多让我难过,又无法理解的人心,真的好累好累……

  3. 匿名说道:

    心疼小邪

  4. (。ò ∀ ó。)说道:

    只有我注意到遛弯了吗

    1. ‖查无此人‖说道:

      我也。。。

  5. zero说道:

  6. 妹子说道:

    无邪成长的代价好大

  7. 张起灵说道:

    我等着你

  8. 血色海棠说道:

    吴邪这十年经历了什么,我们都无法体会到QAQ。

  9. ‖查无此人‖说道:

    在这十年里,所有人都成长了,但让人欣慰的是他们都没有真正的改变,他们,还是他们。
    所幸,这一切,都没有真正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