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藏海花 三日静寂

南派三叔2015年09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1

屋子里很暖和,即使是这样严寒的天气,这里仍旧能让人心情平稳的醒来。丝毫没有寒冷过夜的疲惫。

小喇嘛知道张起灵的功课还没有做完,他看着他仍旧一早就出门,来到院子里的那块石头面前,毫无目的的敲打着,上师说,这块石头最终的形状,就是张起灵心里所想的东西。

张起灵需要知道自己是谁,他也需要理解,“想”的概念。

小喇嘛觉得很奇怪,和其他人不一样,其他人天生就被赋予,我需要做些什么,想些什么,这样一种欲望和动机。而这个叫张起灵的人,似乎天生就无法理解这两点。

如果你不主动去和他交谈,他可以发呆整整一整天,自己的师兄们都说张起灵就好像被忘记告知目的地的邮差,但是小喇嘛不这么认为,小喇嘛觉得,如果邮差不知道目的地,他会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因为邮差有把东西送到目的地的想法。而张起灵,就像佛一样,如果天地间不需要他,他就在哪里,就连思考的欲望都没有。

但是上师说张起灵不是佛。

先有了,然后没有了,才是佛,而生来就没有欲望的,是石头。

张起灵需要找到自己的“想”,上师让他每天淬炼院子里的那块石头,只要他内心有一丝“想”那块石头变成什么样子。那块石头就会出现有意义的形状。

已经快一年多了,那块石头越来越小,仍旧是毫无规则的样子。

所以张起灵仍旧不能去见那个女人。

2

那个女人在寺庙里的时间,比张起灵还要长很多很多,据说是在花海冰层之下,挖掘出来的。女人并不是陷落在那里被困死,而是被葬在那个冰封的墓穴里。

南迦巴瓦里只有那个背阴的山坑之内,有一片藏花海,那里的冰层中,有很多的黑影,据说是一个部落的陵墓,只有这个寺庙的喇嘛,才知道那个地方的存在,他今年刚刚16岁,就在生日那天,被告知了这个秘密,但是他一次都没有去看过。

只有每年的7月进山,跋涉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到达那个地方。那些黑影都深深的埋在冰层之内,上师们每十年才会进去一次,做的事情他并不知道。到达那个地方的路线,只有最智慧的上师才有资格知道。

十年前,进去的上师,带出了一具冰封的尸体。他当时只有6岁,他清晰的记得,那个女人的样子。他听到上师们的对话,这个女人,并没有死,但是也并不是活着。

她被安放在一间房间里,小喇嘛只知道她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脸色非常白,不像是藏族的肤色,她被抬在毛毡上恭敬的运入房间,整个过程她就像是睡过去一样,一动都没有动过。

那个房间,从此之后谁也没有进去过。

一直到九年后,张起灵来到了这个寺庙,他说出了那个女人的相貌。

但是上师们并没有让他见到那个女人。

其中一个上师就说出了让张起灵留在这里一年的话:你如一块石头一样,见和不见,都没有区别。

3

“你既然来这里,找这个叫做白玛的女人,那么你内心应该是有想的,为何你到现在什么都雕不出来呢?”小喇嘛在早课之后,问正在午休的张起灵。

张起灵坐在院子里,自己凿下的碎石堆中一块比较大的石头上。没有回答。

小喇嘛已经习惯他这样的反应了,自顾自说道:“你是从什么地方,产生要到这里来的念头。你就是在什么地方,开始想的啊。怎么能说你是块石头呢?上师们的想法,真的想不明白。”

张起灵看了看他,不置可否。

他吃了一口糌粑,把东西放到一边小心的包好,继续开始敲打石块。

小喇嘛继续看着他,一边一个蓝袍的藏人就来到了他的身后。

这个人是庙里请的工匠,蓝袍的工匠是最好的,他们家已经传到第九代了,手艺还是一样的好。工匠拍了拍小喇嘛的肩膀,让他不要打扰张起灵。

“他是漫无目的的走到这里,然后忽然说出了那个名字。”工匠告诉小喇嘛:“他甚至不知道那是一个名字。”

“您怎么又到庙里来了。这里哪里有坏了吗?还是山上又有石头掉下来了。”

工匠轻声说道:“上师让我来,休整那件屋子后面的梁柱和炉子。”

“哪件屋子?”

工匠看了看张起灵,小喇嘛就明白了。他有些疑惑,“上师终于承认他在想了吗?”

他看着张起灵雕刻出来的,毫无规则的奇怪形状,这个形状和一年前刚刚开始的时候,似乎毫无任何的区别。

工匠指了指地上,正午的阳光下,小喇嘛看到了张起灵雕刻的那块奇怪的石头的影子,影子竟然是一个人的形状,就如张起灵刚才坐在石头上的坐姿。他一定是每天午休的时候,看着自己的影子,然后按照影子开始的第一凿。

小喇嘛笑了,他发自内心的替张起灵开心。

“你修佛修的怎么样?”工匠却似乎有些感慨,他问小喇嘛?

小喇嘛嘿嘿笑笑,不回应。工匠就继续说道:“很多人都说,女孩子最开始是没有心的,所以谁也伤害不了她们,于是恶魔派出了男孩子,英俊男子的追逐让她们有了心,当她们有了心的时候,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可以伤害她们了。所以——我们让一个人有了心,也许是为了能够更好的伤害他呢。”

4

那天晚上,张起灵被带入了那个封闭了十年的房间,见到了自己的母亲。

对于那个时候的他来说,一切仍旧显得太倡促,而让他无法理解。

白玛并没有完全的苏醒过来,当藏海花的药性褪去,她离真正的死亡,只有三天的时间。然而她等这三天,已经等了太长的时间。

张起灵并没有从白玛的口中得到任何的信息。

他甚至没有听到自己母亲呼唤自己的哪怕一声声音。

他也没有感觉到,其他人说过的,母亲带给他的,对于这个世界的一丝联系。

他唯一感觉到的,是母亲缓缓恢复的呼吸,苍白的脸庞只恢复了轻微的血色,又瞬间转向荒芜。

这一切,仍旧显得太倡促。

白玛知道这一切吗?

如她约定的那样,她从长眠中醒来,已经失去了睁开眼睛的任何机会。但是她知道,当那些喇嘛按照约定让她醒来的时候,她的儿子一定在她的身边。

那一定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孩子,感知着人世间的喜怒哀乐,她能够感觉到儿子的温暖。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他真的来了。

她用尽了所有的办法,只为自己争取到了这三天时间,虽然不够,远远不够,她想看到这个孩子成长的所有片段,所有瞬间。但是,三天,这寂静的,只有心跳声和呼吸声的三天时间,已经是她能做的全部了。

张起灵抓着妈妈的手,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觉得这一切,仍旧太仓促了。

张起灵抓着妈妈的手,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他感觉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情绪,他觉得自己抓着人世间最后一丝自己的痕迹,最后一丝自己愿意去想的东西。

没有人进到这个房间来,没有任何声音进到这个房间来。

三日寂静。

“你不能是一块石头,让你的母亲,感觉不到你的存在。”一年前,上师和他说道:“你要学会去想,去想念,你妈妈送给你的第一件也是最后一件礼物,会是你被那些人遮蔽的心。”

5

三天之后,张起灵来到了那块石头的跟前,他习惯性的拿起凿子,开始凿起来。

他以前不知道自己凿这个东西,是为了什么。

他凿了几下,忽然发现了自己手里的凿子,意识到了自己正在做什么。几乎是同时,心中一股难以抵御的痛苦,涌上了他的心头。

大雪中,他坐了下来,蜷缩成了一团。

共 13 条评论

  1. 藏海花·天葬·三日静寂说道:

      天际皓月 新雪初歇
      山川相叠 花海摇曳
      人间的面见一面少一面
      只依稀是挚爱眉眼
      心如磐石 悲喜岂在一念之间
      沉默只因世上本没有诺言
      却有人用一生将你的存在兑现
      你静静地送她走远 走远
      她只想看见你不流泪的眼
      多年后梦醒时分学会了想念
      可那些画面再未能浮现

      深蓝的天 血色浓艳
      经旗翻卷 鹫鹰低旋
      风吹过旷野歌颂着诀别
      三日静寂流淌过千年
      心如磐石 悲喜岂在一念之间
      沉默只因世上本没有诺言
      却有人用一生将你的存在兑现
      你静静地送她走远 走远
      她只想看见你不流泪的眼
      多年后梦醒时分学会了想念
      可那些画面未能浮现
      你曾停留在她身边 身边
      她只触碰到你犹豫的指尖
      石刻被发现还留在记忆背面
      却无人愿懂你的眷恋
      三日静寂变沧海桑田

  2. 说道:

    哭泣的石像……(╥﹏╥)

  3. 匿名说道:

    正好在听《三日静寂》,已泪目QAQ

  4. 冥顽不灵说道:

    从此刻起,他从神变成了人。有血有肉,会哭会笑。

  5. (。ò ∀ ó。)说道:

    终于知道藏海花的名字由来了。。。三日静寂。。。白玛也好可怜 (๑ó﹏ò๑)

  6. 张影帝说道:

    原来吴邪在喇嘛庙前看到的悲伤的小哥雕像是酱紫来的

  7. 白果果说道:

    这就是石像的由来……小哥也是人,不是佛,他也有属于人的七情六欲……

  8. 一個平凡的人生说道:

    之前聽歌還不知道是幹嘛
    看完這個就邊聽歌
    然後再次淚崩
    嗚嗚嗚嗚嗚

  9. 天天说道:

    吴邪,带我回家。
    …………张起灵

  10. 匿名说道:

    这才是真正的小哥,一生只为白玛流泪过,只为白玛跪过,孤独了半生,唯一爱的只有白玛,必竟白玛给了他生命。
    那些OOC同人文里边为了谁谁谁爱的死去活来的,精虫上脑的,不是张起灵,只是用了他名字的原创人物。
    嘛,个人感想。

  11. Mr.张说道:

    三日寂静了结一段记忆,即便以后你会重复的忘记又想起,你也能感觉到一丝丝的感情吧

  12. 匿名说道:

    小哥是人,不是神。他也有妈妈,也有与你我一样的情感。但是,这些最正常的需求,对于他来说,都是奢望。他能享受到的,也只有三日寂静。

  13. 聆星说道:

    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