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丝帐

南派三叔2015年09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丝帐许久没有换过了。

她半夜入不了眠,睁开眼睛,便看到床边垂下的帐面,在月光下看着有一些暗淡。原来可是丝丝的带着光亮,好像最白的银拉出的丝一般。

果然再好的东西,也总是由好往坏了去。

以往一过立秋,她就会亲自拆下这块帐头,亲自去漂洗,她知道这东西的脾气,得小心伺候着,一寸一寸地过水。

如今不让她下床,这东西没人伺候了,倒也显得越来越不值当被这么细心对待起来。

也许,下一个立秋的时候,才会有人敢动这个东西,但那个人,必然不是自己了。

中午大夫和他说的那些话,虽然是在屋外,但是她还是听到了几分,自己的病,不知道还有多少日子可熬。

她舒了口气,胸中的那丝痛楚似乎好了一些。多少日子了?她记不清楚,病中人,数不得日子,她娘自小就是这么教她的,她自小多病,不数日子,不管病了多久,也只算作一日。想起来没有那么苦楚。

可是,自己不数日子可以,他却不会不数。

比起自己的痛苦来,她心中那丝隐痛,更多是来自于他,这些苦楚的日子,自己一个笨女人能忘记,那个聪明的男人,却记得好比刀刻一样。

以前当她还是个小丫头的时候,面摊之前吃面的那些个背着货囊帐袋的,老娘嘴巴里的精明男人,却没有一个是开心的样子,似乎是有理由的。

她看着那丝帐,思绪又抽了回来。苏州来的师傅裁剪的帐帘用了心思,垂摆的地方很不相同。帐帘的钩子带着翡翠镶嵌的挂条,黄金的部分透雕着鸳鸯。她曾经觉得土气,不过帐钩这东西能做得如此精细,市面上也少见。没得可挑,也就带了回来,和这特别的丝帐放在一起,倒也般配。

下一个帮他洗丝帐的人,会是什么样子呢?这东西价值连城,总不会损毁掉,他也颇喜欢这帐子的质地,应该会留下吧?留下来,总要清洗。

要不要给那个人留一封信呢?她又想,留了,那个人会不会觉得自己多事?

她心中有些忐忑,有些不开心,又有些担心。

她忽然很不想别人碰这件丝帐,脏就脏点呗,她就想这东西永远挂在这里。

有些心痛,如果可以,她想能够一直这样下去,就算病好不了,一辈子只能躺着,但能每天看到他,她也不想离开。

恍惚中,她又想起了他救她的那一刹那,她被人架在肩膀上,面前是可怕而不可知的命运,她已经绝望了,那个时候,她看到了他,好像看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然后他就来了,她看着他犹如天神一样从天而降,拦在了他们面前。之后的每一句话,她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你常跟在我身边吧,没人敢欺负你。”

“真的?”

“我这个人,对女人说的话,绝对不会食言。”

他确实做到了,她心想,可惜她没有想到,她能看到的一辈子,却不是他的一辈子。

子夜,她默默下了床,身边的他静静地躺着,在她的身边,他总是可以睡得很沉,她小心翼翼地不发出声音,一点一点地把丝帐拆了下来,在院子中洗净。

病弱的身体,已经很难用出力气,每一次动作,都牵动着她胸口的痛楚,她洗着,脸色越来越苍白,头发凌乱地垂下来。她用湿润的手抹去脸上的碎发,看不清,眼角的是沾上的水,还是她的眼泪。

最后一次,她告诉自己,还是要像往常一样。

她没有看到二月红站在屋内看着她,他根本就没有睡着。

两个人都没有惊动对方,安安静静地,站在同一片月光下。

共 6 条评论

  1. 村头牛师傅说道:

    哎,好想让三胖子开老九门的坑,不知道能不能如愿

    1. 小文说道:

      三胖子必定一眼绿光一路雷管的冲进去~

  2. 匿名说道:

    赞丫头
    颂二爷

  3. 吴邪我命说道:

    已经开了好伐?
    不过坑太大

    1. …………说道:

      又一个大坑

  4. 老九门说道:

    我有啥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