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原来随时死是这么一种感觉

南派三叔2015年09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昨天从深圳回杭州,路上的专车司机是一个中越战争老兵。我的表弟的父亲也是,小时候听过不少故事,但是那个时候可能照顾到还子的幼小的心灵,或者太小了实在不明白打死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所以并没有太过刺激的印象。

我对于战争的非常好奇,我并不热血,喜欢在炮火中前进的感觉,我好奇的是,那种人随时会死亡的恐惧。

那种恐惧应该来自于上战场前的共鸣,上战场之后,很多人大概都认为自己是特别的,自己的想法意见多少对周围人都是重要的,所有人都应该是这样的想法,然后第一次冲锋,发现并不是,身边的人中弹的顺序毫无逻辑,如果自己能侥幸活下来,并不会加强自己是特别的感觉,而是非常强烈的感觉到,自己并不特别,下一次冲锋,任何一刻,自己都会中弹。

“并没有特别的方法可以活下来。”这是我们的专车司机和我们讲述的故事中,我最强烈的感觉。

司机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他是新兵,军列到达之后,他就合连长说,连长我是新兵,你们先上,我们可以学习点经验,否则我们上去就是送死,连长告诉他,你不上是肯定死,你上了还有机会活下来。你放心,不管你们怎么样,我都会带你们回家。

当时司机很生气,心说好好好,上就上,又什么大不了的。当时连长是他老乡,他只认识连长一个人。

那一年他19岁,连长带着他们上前线,来到前线不到伞分钟,连长的头部和脖子中弹,脑浆都被打了出来。

他看着连长,连长当时也看着他,这才明白战争是怎么会事。他对连长说,你这个傻瓜,你不是说要带我们回去吗?我只认识你一个人,你不能死的。连长那个时候动不了,也不知道死了没有,血和眼泪一直在流。

我第一次知道,头部中弹的人,还可以哭。

所有战争中的死亡,对于不认识的人,是一个状态,对于认识的人,是完全不同的状态。

我在想,连长那个时候在想什么?他为什么会哭。他是否预见过,自己会以一种这样的状态死去。

在死亡之前,他可能还在预见新兵们的死亡,只是一瞬间,所有的未来都和他没有关系了。

后来我发现我不用自己去体会。因为他后面的经历,非常明确简单了,一个随时会死的人,在死亡来临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非常简单。

如果不是当事人自己说出来,仅是用文字去表现,很难有这种震撼。你们可以想象他对我说。

“那个时候弹片打在我的头上,我想起我连长的头,我想完了完了,这一次我肯定是要死了。应该是要死了”

太朴实的描述了。

第一次作战,100多个人,回来53哥。连长被背了回来,在溪水里洗干净脑浆和血,后勤在一周之后才出现,连长裹在被子里,已经腐烂了。卫生员指挥他们说:把这些臭的挪一边去。

他拿枪顶这卫生员的头:你再说一句,我立即崩了你。

不是对连长有多深的感情,只是这个人是在我的面前被打死的,没有经历过这些的人,没有资格在我面前评论战场上下来的死体。

第二次作战,100多个人,回来42个,他的排长是个混蛋,自己不冲上去,用抢逼新兵们冲上去,老司机发誓,有机会,我一定要杀掉他。排长在这次战斗里,立了三个三等功,两个二等功。他觉得很不公平,因为这个排只剩下了三个人。功劳全部都是这个逼他们的排长拿了。

这个排长后来调防,之后会杭州的时候,已经是副营长了,升的很快,军列开着,声音很强,在军列上,这个副营长在厕所里被人一枪打死。

“不是我杀的,如果是我杀的,我会承认的,我杀了20多个越南人,杀掉他我不会觉得害怕的。也许是我老乡杀的,因为我们都捡了手枪藏回来的。”

“上战场之前是害怕的,真的开始打仗了,中国人比谁都狠。”他看着我:“真的不是我杀的。”

共 6 条评论

  1. 十年说道:

    中国人,比谁都狠

  2. 冥顽不灵说道:

    逼到绝境,我们不会妥协。

  3. 匿名说道:

    木有新兵上越战之说,那时轮战,别说新兵连训练到分下连队的过程,就是到了老山,备战还得半年呢

    1. 告诉白玛,我爱她儿子!说道:

      那么较真干嘛

      1. 小哥说道:

        白玛儿子就是我。。。老公

  4. 白果果说道:

    我已经患了“我”字恐惧混乱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