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老九门 芝麻

南派三叔2015年09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芝麻

张启山当时往南山走,遇到的第一个阻碍,叫做伯明翰,听名字像是个英吉利人,其实是本地人。叫这个名字是因为以前洋人当过脚夫,洋人给他起了外号。

伯明翰是当地的巨富,有枪有人,和当地百姓关系融洽,和附近的官员关系很好。心气很高,从来不把新上任的布防官放在眼里。张启山请了三四次,都没有请动他。

上面的命令是礼合,收编这些富商的地方武装,统一训练,统一布防。张启山不能动武,对方是知道的很清楚的,也就更加肆无忌惮。

张启山只能多方打听,后来打听到,这个伯明翰有一个爱好,喜欢微小的雕刻,小佛珠上雕刻观音,米粒上雕刻出的木兰花,极其嗜好,不惜重金购买收藏。

微雕在中国历史悠久,最著名当属王叔远的《核舟记》,后来也出了很多工匠专研方寸之间刻下大千十里的功夫。

伯明翰本身也是一个雕刻工匠,所以对此有所着迷,据说伯明翰当时当脚夫的队伍,是一只英国的传教士队伍,他希望通过跟着传教士布道,雕刻十字架,获得一些收入,入云贵之后,发现了某地盛产一种黄粉色的云土,云土是大烟中的上品,而这些黄粉云又是云土中非常特别的品种,他暗中售卖,很快成了地方巨富,之后生意扩张,成了地方一霸。

烟土生意凶险万分,伯明翰能支撑下来,必然有过人的天赋,张启山知道他不同一般的富商,此人长期混迹于云贵军阀之间,对于玩枪的很熟悉,很难恐吓。于是以重金,去扬州郑小西处求了一颗芝麻,送给伯明翰。

这颗芝麻,价值比它大几百倍体积的黄金还要贵重很多,九门人称:“黄杨芝麻”,是因为郑小西在这颗芝麻上,雕了一颗栩栩如生,枝叶茂密的黄杨树。

伯明翰看了之后,十分喜欢,听说张启山这里还有很多,便来拜访,惊见郑小西就在张启山府上,刚雕完水浒108最后一将。

伯明翰知道郑小西过去十五年,找最好的芝麻,用油过,晒去水分烤成碳化,几千颗芝麻里挑出一颗来做料,每年雕刻十余将,到十年止一共雕刻了107将,只缺一将,他却再也不雕刻,到现在已经五年。据说是因为想求一次“不满”,所以最后一将永远不会起手,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能让他将108将雕完。

这108个人物全数雕刻在108颗芝麻之上。惟妙惟肖,用放大镜看着眼眸清晰有魂,刀力雄劲,堪称杰作,最精细的是,这些芝麻上的人像边,甚至还刻有他们的名字。

雕完郑小西就到了张启山后院的佛堂,挑了一件佛堂中的东西,之后扬长而去。

这108颗芝麻耗时15年,必为孤品,以当时郑小西的身价和艺术价值,无法估量价格。伯明翰自知张启山如此做来肯定不是为钱,所以用钱肯定无法说动张启山让贤,一时奇痒难耐。又不愿就范,在堂上坐立不安,出言试探:长官为何突然有如此雅兴,做起这芝麻里的道场来了。莫不是还是为了布防的事情,那些人是我的人,我在乡里多年,年年见这个大帅来,那个大帅去,来了都说保一方太平,哪个能说到做到,到最后,保卫一方太平的,还不是我这个做小生意的,所以军爷你尽管布防,防的住您是英雄,防不住,日本人来了,我也有自己的办法,但这些人是我多年立身之本,我是不会交出来的,不用煞费苦心了。

张启山哈哈大笑,将这108颗芝麻掬起,倒入一边的芝麻碗内,碗里还有半碗芝麻,刚才是用作郑小西的原料。伯明翰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108将落入碗中,瞬间不可分辨。张启山将芝麻碗推到伯明翰面前。

“这108颗比黄金还贵的芝麻,你能找的出来吗?”

伯明翰眼神烁然地看着这碗芝麻,冷冷道:“军爷,你莫非把我当小孩子,你若把这碗芝麻给我,这108颗芝麻,在2个时辰内,我就能派人找出来。值钱的东西,就是值钱的东西,值钱的人,就是值钱的人,藏的再深,他终归是不一样的。”

张启山笑了起来,这时候,门外忽然出来了黑芝麻糊的叫卖声,张启山端起芝麻碗,走到门外马路边,看到一处挑担卖黑芝麻糊的。喊道:“我这儿有些好芝麻,你帮我捣了,煮碗黑芝麻糊给我。”

“马上佛爷。加桂花糖吗?”

“加。”

那挑担的点头,接过那碗黑芝麻,倒入臼中,伯明翰惊起想阻止,他已经三锤下去,粉末飞溅,伯明翰一下坐在地上。

芝麻连同里面的108将,捣碎成了粉末,冲成了一碗黑芝麻糊。

扑鼻的香味涌来,水温太烫,张启山没有去拿,默默道:“15年的心血,你觉得下的去手?”

“他懂个屁。”伯明翰气的浑身发抖,咬牙切齿。“他要是知道里面有什么,给他八辈子的胆子他也不敢下手!”

“真的吗?”张启山看着他。

芝麻糊贩端了过来,扇动上面想让芝麻糊稍微凉一些,芝麻的香味引的府里的人探头往外望。

“刚才这个芝麻,很值钱啊。”张启山对贩子说道:“这一碗,够你几辈子吃穿不愁了。”

“佛爷你开玩笑,一碗芝麻糊,就是一碗芝麻糊。”贩子笑道,“哪能这么值钱。”

张启山大笑端过来,吃了一口,往自己的府里走去,对伯明翰边走边说:“你我在门内看到郑小西在雕刻一颗芝麻,于是我们都知道了这些芝麻的价值,但是门外的人不知道,你把最贵的芝麻递给他,你怎么和他说这碗芝麻价值连城,他还是会做成芝麻糊给你。你我现在面临的问题,不是门里人,是外来人,但我不是只想和你说这些,关键是,我用如此昂贵的办法告诉你这个道理,就是想让你明白,要对抗这个门外人,我愿意花多大的代价,你就算不识趣,也绝对挡不了路。”

伯明翰没有跟过来,他对着张启山喊道:“我在这里40多年了,我还会被你唬住!!明日我就带我手下过来,看他们服你还是服我!”

“明天8点半。”副官对伯明翰喊道。

张启山挥挥手,门被关上,他坐到躺椅上,开始认真的喝起芝麻糊来。副官过来,看着张启山:“爷,怎么吃那么香?”

“这碗贵。贵惨了。”张启山啧一声。

共 9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我爱三叔

    1. 小哥说道:

      恩恩

      1. 匿名说道:

        我爱小哥

  2. 贺蓝星说道:

    闷油瓶小哥哥是我的

  3. 小文说道:

    如果我身边有一个潘子,就好了~

  4. 匿名说道:

    下贱

  5. 匿名说道:

    这碗芝麻糊真心贵惨了。。。

  6. 匿名说道:

    突然想到了小花的300亿印章。。。
    九门的人,就是不一样!

  7. 小哥说道:

    心疼惨了。。。我都肉痛。。。不要给我啊啊!!!我可以给你好多芝麻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