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段子 | 一个盲区

南派三叔2017年03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我听到铁鸟两个字的时候,已经觉得其中必然会有蹊跷。

文法是一件非常玄妙的事情,在古玩鉴定这一行,很多时候对于文字遣词造句的熟悉,可以非常容易的识别赝品,因为每一个朝代的文法习惯都有细微的差别,特别是古籍的鉴定。

马王堆帛易是出土的一处易经原本,和现在流传的周易就有不同,很多古籍经年累月传抄,很难回溯到当年最初的版本,这个时候依靠文法可以比对传抄的时代,来判断哪个版本更接近本源。

铁鸟二字,虽然看似神秘玄妙,但是现代的文法,在古文中甚少,多用于民国时期,解放初期一些博古的文人的诗歌,或者一些伪预言的文本,用来指代飞机。

但这个词语绝不可能从一个少数民族猎人嘴巴里说出来。此外,只有在飞行中的飞机才可能被误认为鸟,如果是残骸,则决无可能还保有任何的形状。

所以,生锈的铁鸟,到底是什么?我等他的回答。

“你不轻易下结论。”小张哥顿了顿看着我,发现我没有任何反应,失望的说道。

我没有接话,我知道他有答案,他喝了口啤酒,我才开口说道:“看不见的墙,如果墙是看不见的,那么墙另一边的世界,他应该能直接看到,但那个猎人没有提任何这方面的事情?但他又说,他遇到的是这个世界的边缘,如果他能看到对面的世界,他应该只会说他看到了一面墙,而不会强调是这个世界的边缘,如果他看不到对面的世界,那么墙就绝对不是‘看不见’的透明状态。不太对吧。”

小张哥惊讶的看着我,我继续道:“说谎的基本要领是把事情说的引人入胜,充满了细节,你讲这些的时候,很投入,我看不出你有主观瞎扯的欲望,那么,也有可能你被人骗了,你说的这些内容细节很紧凑精彩,但是有非常大的逻辑问题,你如果还有卖着官子最好马上抖出来,我不想听一个故事。”

我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不管如何,别尝试骗我。直接告诉我,那片森林里有什么?”

小张哥吸了口气,才道:“我没骗你,只是没说一个细节,这个猎人在遇到这面墙的时候,是在一片黑暗中,他看不见那面墙,不是因为墙看不见,而是因为他看不见,那是一个区域,进入那个区域的人,眼睛会失明。”

他能摸到这面墙,顺着墙走,他还能摸到地面上无数铁鸟,那是生锈的埋在泥里的一些雕像,之所以他知道是铁的,是因为铁特殊的气味。等他离开那个区域之后,他的视力才逐渐恢复。

“一个盲区?”我终于听到了我没有听到过的事情,看了看胖子,胖子又看了看瞎子,我忽然明白了逻辑,为甚么小张哥夹这个喇嘛,首先找的是瞎子。

“盲区里面是什么?”胖子问道,那面墙是什么?

“是一座古墓的灵殿外壁,我甚至知道墓主可能是谁?但没有人可以进的去,因为,我们只要一靠近那个区域,就什么都看不见。”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和西王母的毒气一样让人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