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段子 | 张家与凡人

南派三叔2017年03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全场静默,苏万有一瞬间想举手,看现场的气氛,把头埋了下去,张千军万马显然不明白我提问就是一种戏虐,只是本能的感觉到气氛不对。
胖子解释道:“他说笑话呢,他的真实意思是:不信世界上有五鬼搬运这种东西,你不如详细说说,你们张家人什么时候靠这种手段混生活了?”

“和你这种人是讲不清楚的。”张千军万马一脸的不屑:“你们不知道那个水泥墩子么,我已经露了一手,你们不信自然有人信。”

小张哥接话道:“不对啊,你们和族长在一起那么多时间,他没有在你们面前忽然消失过么?他会这种小手段,没给你们表演过么?”

我和胖子对视了一眼,心中很不是滋味,闷油瓶在我们面前忽然消失,这个我就不知道如何形容了。
反正他一直以来想消失就消失,想出现就出现。
我听说过九门之首张启山家中的大佛,是忽然出现的,我也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在云顶天宫,闷油瓶在石道爬行的时候,有一瞬间忽然在我眼前消失了,当时我只觉的是我的错觉。

小张哥就乐了:“哎呀,看来你们也不是很熟吧,啧,你看,你们不姓张,就算朋友关系再好,很多事情他也不会告诉你们。”

难道,闷油瓶其实是个道士?
他每次消失,都不是自己走掉的,而是用法术搬运走的?我摸了摸下巴,心中出现了闷油瓶穿着道服的样子,心中觉的好笑,我确定小张哥是在耍我。

我甚至能从小张哥的眉角看到和我之前相同的戏虐,这是一种戏弄。这些张家人,从底子里我都能感觉到,他们心中是有普通人和自己的区隔的,虽然我为他们这个族群做了那么多事,但是他们内心,仍旧认为我是一个“凡人”。

这种对于凡人的习惯性分类,让我非常不爽。

我还想说话,黑瞎子放好东西,就在小张哥身后对我摆了摆手,让我别问了。

我们又扯了一会儿皮,终于不欢而散,也没答应他们夹喇嘛,黑瞎子送我们出来,胖子就不愿意了:“我说瞎子,你什么毛病,留这么两个东西在家里,这两个摆明是骗子,苏万,你师父老糊涂了,你是年轻人,这种诈骗方式你得说你师父。不行,我必须报警去。”

黑瞎子没理他,看着我知道我有话要问,我问道:“他们什么意思?你真信他们?还是说你另有打算?”

黑瞎子勾住我肩膀,轻声笑道:“我和他们是一伙的,水泥墩子是我偷的,眼镜是我放的,我是他们的托。我没法戳穿他们,我得让他们觉得,我和他们是一伙的,这样咱们真出发,他们才不会防着我,只会防着你们。”

我皱眉头看黑瞎子,“有这个必要么?你们干嘛非要玩这种虚的?老老实实夹喇嘛,装什么大尾巴狼?”

“我们想骗一个人。”黑瞎子说道:“你要想入伙,你也得帮忙,这一趟没他不行。”

“谁?”我们异口同声的问,黑瞎子说道:“他的外号叫做小沧浪,是个无证老中医。”